137章 找到线索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06    作者:吕颜

饭菜已经端上了桌,沈书意将最后一道汤放在了餐桌上,看了一眼不过对比一下容温和谭宸、关煦桡这两个小辈,不得不说岁月沉淀之后的容温绝对是被老天偏心的宠爱,容貌之上看起来比起谭宸似乎大了十岁不到,不像是长辈和晚辈,更像是年龄差距比较大一点的兄弟。

而比起谭宸面瘫的峻脸,浑身带着生人莫近的冷酷气息,容温周身散发出来的那份优雅那份淡漠,配上他丝毫不显老的清俊五官,若是在深秋时节,走在落叶飘零的香榭道上,颀长的身影,俊雅却冷淡的面容,随风扬起的围巾,这个男人绝对能让所有的女人尖叫爱慕。

“学姐,你眼睛都要直了。”沈书意笑着看着不时瞅着容温不眨眼的南宫晚,学姐神经果真不是一点点的粗,沈书意第一眼见到容温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震慑和压力,无形之中都会升起戒备和警惕,这是真正的强者才具有的气势。

可是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不时吃几口菜,然后就眼睛发直盯着容温看的南宫晚,沈书意笑着摇摇头,难道学姐就感觉不到压力吗?不过想起进门的时候,南宫晚竟然直接从容温的胳膊下钻进来了,沈书意发现自己的想法其实挺多余的。

“难道你不好奇容大叔是怎么保养出来的?”南宫晚压低了声音和沈书意咬耳朵开口着,这可是大叔级别的男人了,可是这张脸,太让女人嫉恨了!尤其是南宫晚这种已经很快就要奔三十的女人,羡慕嫉妒恨那!

沈书意转过头看着自以为声音压得低,不会让餐桌上的三个男人听见的南宫晚,自己该不该提醒学姐,其实谭宸他们的耳力好的惊人,别说只是压低了声音,估计就是隔着一堵墙他们也能听见。

“小意。”谭宸的声音冷沉的响起,给沈书意夹了一筷子的菜,即使讨论的对象是容叔,可是谭宸依旧醋意十足的打断了沈书意和南宫晚之间的对话,冷酷的板着面瘫脸,不愿意沈书意的视线不时的停留在容温的脸上。

这种醋意来的莫名其妙,其实也不是那种翻腾的激烈情绪,就是钝钝的涩涩的感觉压在心里头,一想到沈书意的注意力落在其他男人身上,谭宸就有些的涩然,或许是真的将一个人放在心尖上疼着宠着,恨不能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自己一个人。

这种霸道的占有欲其实谭宸知道多少有点不正常,或许在心理上学上而言甚至算是一种轻微的病态,可是谭宸却没有办法改,他也改不了,这辈子他认准了这个人,就是一生一世的抵死缠绵。

抬头看着沈书意柔和静美的面容,五官精致而漂亮,总是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让人感觉到一种冷静和理智,幸好,幸好小意是喜欢着自己的,幸好小意干脆利落的放开了秦炜烜,否则谭宸真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做出相爱相杀的事情来。

虽然在沈书意看来容温的确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俊雅尊贵,淡漠疏离,可是对沈书意而言,或许是容温身上的气势,或许是因为他是谭宸的长辈,所以沈书意对待容温其实也是一种对待长辈的尊敬和敬畏。

“吃吃看这个秋刀鱼,这可是我第一次做。”有些无奈谭宸的吃醋,沈书意夹了鱼放到了谭宸的碗里,对着谭宸眯眼一笑,心里头有些的甜腻,这种无时无刻都被谭宸在意的感觉如同暖流一般融入到了心里渗透到了灵魂最深处,(”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沈书意桌子下的左手轻轻的拍了拍谭宸的腿,他这个醋真的没有必要吃。

秋刀鱼肉质鲜嫩,沈书意将秋刀鱼打了花刀腌制之后清蒸,然后做了高汤淋在鱼身上,一口咬下去,鱼肉的白嫩鲜美加上汤汁的味道,入口即化,让人都忍不住的将舌头都要给吞下来。

谭宸大手瞬间握住了沈书意拍在自己腿上的小手,牢牢的握住,不给沈书意半点挣脱的机会,低头吃着碗里的鱼,味道的确很好,再加上是沈书意给自己夹的,这个面瘫的男人瞬间温柔了峻冷的脸庞,眼神温柔的夹了一筷子鱼送到而来沈书意的碗里。

秋刀鱼并不太大,几筷子下来,其实也没有多少了,南宫晚吃了一口,果真味道极好,而一旁的容温却自律了很多,或许看鱼并不是很大,所以只夹了一筷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动筷子了。

“学妹的厨艺真的不错。”南宫晚笑着开口,夹了一筷子鱼自然而然的送到了容温的碗里,半点没有察觉到这样的举动让在座的所有人都震惊的一愣,甚至包括一旁的容温。

学姐该不会看上容叔了吧?可是这年纪,绝对的老夫少妻?沈书意抬头看着一旁的南宫晚,她的眼中并没有什么爱恋的光芒,只是如同关心照顾一个普通朋友一般,毕竟不管是沈书意还是南宫晚,她们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同桌吃饭,什么菜好吃给朋友夹一筷子太正常了。

容温低头看了一眼米饭上的鱼肉,微微怔了瞬间之后,神情又恢复了惯有淡漠,动作优雅的继续吃着午餐,当然也包括了这一筷子的鱼肉。

一餐饭吃的挺和乐的,谭宸话极少,算得上是沉默寡言,唯一一点的热情都放在了沈书意的身上,容温身上带着那份上位者的尊贵和优雅,话也不多,偶然说一句,问了问谭宸和关煦桡在N市的境况。

不过沈书意和关煦桡不时的开口说着话,也算是带动了气氛,南宫晚其实话并不太多,只是她似乎半点没有察觉到容温的身份非同一般,也似乎忘记了之前走廊里那几个年轻的保镖都是持枪的,依旧将容温当成了普通朋友,不时的和沈书意说几句,倒也融入到了氛围里。

“有什么事都可以问陆肆。”客厅里,容温站起身来,几个年轻的保镖也恭敬的站在一旁,容温看了一眼沈书意,略显得清冷的嗓音却带着认同之后的关切和照顾,“你的电脑系统重新检查一遍,黑洞系统一旦被触发会自动的将病毒植入到你的电脑里。”

国安部的黑洞系统是集结了国安部顶尖的电脑高手设计完成的,沈书意虽然很及时的关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但是黑洞系统自带的追踪病毒其实已经进入到了她的系统里,只要下一次沈书意开机,国安部的系统会自动追踪和锁定沈书意的电脑,从而将人给抓住。

“谢谢容叔。”沈书意点了点头,其实多少还是没有办法将容温这一张俊雅的脸庞看成谭宸的长辈,谭宸甚至是容温一点一点的教导出来的,他很多的技巧和战斗经验也都是容高温当年在国安部的基地里亲自教授的。

“那什么,学妹,我也走了,今天谢谢你了。”知道沈书意在这里还有事,金色丽都的行政部陆主任都在门口等着了,南宫晚也站起身来道别,倒是跟着容温一起离开了房间。

陆主任再次进了房间,不过倒没有之前在办公室里的锐利,对沈书意和谭宸、关煦桡多了一份亲近,笑呵呵着,看起来如同弥勒佛一般,“三年前的事,让我仔细想想?”

金色丽都虽然在外人看来是一处奢华的消钱窟,当然了,金色丽都的老板也以为这是自己最成功的一份产业,日进斗金也不足为奇,却不知道金色丽都其实真正的核心是掌控在国安部的手里,而这样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谋略,即使有人来查,不管怎么查都查不到国安部这边来。

“嗯,三年前,过年前突然离职了,应该是孤儿院的孩子。”沈书意补充了几点,这也都是她根据周淮的话推测出来的。

金色丽都里面的员工来来往往都有不少人,变动的也很快,毕竟是娱乐场所,很多人干着干着就换地方了,时间又这么久了,所以陆主任想了十多分钟之后,这才开口道,“她叫钱红,是来金色丽都打工的,五官挺好看,性子倒是有点柔弱,突然就离职了,后来打电话过来说是家里有事。”

因为这个钱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而且也只是最普通的客房清扫人员,所以即使离职了,金色丽都也不会在意,当然国安部这边也不会留意,只是陆主任记性好,再加上沈书意说的这几点还是想起这个人了。

陆主任虽然回想到了这些,可是却也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沈书意就地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彻底将电脑系统给重新梳理了一边,果真发现了被国安部黑洞系统植入进来的病毒,清除出去了之后,这才黑进了公安系统的户籍资料,将钱红的名字输入了进去,也幸好她是孤儿院长大的,所以查起来倒是容易了多了。

“对,就是她。”陆主任的确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即使只是三年前一个无关紧要的女孩子,除了面试的时候见过之外,看过她的简历和资料,再也没有交集了,但是却还是一眼认出了电脑屏幕上钱红的容貌来。

天翔孤儿院,沈书意快速的将孤儿院的名字输入到了系统里,孤儿院还在,只是在郊区,离市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如果是为了钱红报仇的话,那么这个人肯定是认识钱红这个女孩子的,再结合钱红的性格,有可能是孤儿院一起长大的人,这样一查的话就简单容易多了。

离开金色丽都之后,沈书意看向身边的谭宸和关煦桡,“我想要去天翔孤儿院一趟。”关煦桡还要工作,这话主要是询问谭宸的。

宸应了一声,已经打算陪着沈书意一起过去,和关煦桡又说了一下谭沐即将要过来的事,让他将能用到的人事先联系一下,还有蒋海潮已经和谭宸他们算是不死不休了,蒋海潮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袁德明,所以袁德明这边也需要让关煦桡提前找人给保下来。

汽车向着天翔孤儿院开了过去,沈书意让谭宸在批发市场这边停了下来,买了不少孤儿院能用到的东西,这才再次去孤儿院奔了过去。

“真的太感谢了,太感谢你们的爱心了。”天翔孤儿院的院长是个慈和的老人,六十来岁,眼神里带着感激之色,虽然如今政府各界对孤儿院也有很大的帮助和扶持,可是孤儿院里的孩子大都数是有缺陷的,所以花销也大,总是入不敷出。

“院长,你太客气了,我今天过来还想要麻烦院长……”这样场面上的话,谭宸自然不会说,所以沈书意微笑着和满脸感激的院长交谈着,可是刚说到一半手机响了起来,却是之前雷所长打过来的电话,“谭宸,我接个电话。”

将打听钱红的事情交给了谭宸,沈书意快速的拿着手机向着院长办公室外走了过去,安静的走廊里接起电话,“雷所长,你好,是不是查到什么了?”

“小沈啊,今天我也算是给你交个底了,这事估计不是小事。”电话另一头,雷所长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夹着烟,狠狠的抽了一口,白色的烟雾从口鼻之中喷吐出来,神色有点凝重。

“雷所长你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有我们担着,绝对不会连累到你的。”沈书意坚定的开口,嗓音清和,却给人一种莫名的信任和安心。

既然关煦桡选择了雷所长,而不是这个辖区派出所现在的所长钟家生,想必也是更为信任雷所长的为人,所以才会将他拉入到自己的阵营里,所以沈书意自然也选择相信了雷所长。

“三年前这个案子我问了一下,的确有几个人还记得,毕竟当时快过年了,又是深夜过来报案的,还是强“听潮阁”更新最快,全奸案,所以大家印象也比较深刻,一问之下有几个人虽然支支吾吾的,不过其中一个是我的死忠部下,他告诉我三年前这个案子负责的两个警察一个叫蔡阳,不过他从警校分过来不过半年的时间,可是三年前突然就外调到走了,还有一个负责案子的警察正是我们现在的所长钟家生。”

雷所长话说到这份上了,沈书意一听就明白为什么雷所长之前语调有点严肃了,同样一个案件,负责的两个警察一个被远远的调走了,一个却平步青云的高升,甚至成了派出所的所长,再联系这个案子被在公安局的系统里被消除了档案,无声无息的被人给抹去了,那么抹去的这个人必定是钟家生。

“雷所长,你知道蔡阳现在在什么地方吗?”沈书意开口,精致如画的脸上带着沉思之色,一个才从警校毕业出来的警察,想必骨子里带着正义和血性,当初钱红来报案被强奸了,只怕蔡阳是不愿意同流合污,所以才被人给调走的,而选择同流合污的人必定是钟家生。

可惜周淮只是大约记得这事,根本不知道三年前他过来N市那天晚上到底和哪些圈子里的人一起玩闹,这事又是谁给他善后的。

周淮当时因为心情不好,来了N市之后基本每天都是夜夜笙箫的喝酒玩闹,周子安自然没有时间天天陪着周淮去胡闹,所以周淮不清楚当初钱红这事是谁善后的,周子安估计都不知道还有这事,善后的人或许是为了巴结周家,出了事,对他们而言大手一挥就能天下太平了,却没有人想到钱红这个受害者会怎么样。

“我查了,蔡阳被调走之后,第三个月就因为收受贿赂被开除了,现在消息全无。”雷所长这才明白了其中的猫腻,他就说为什么钟家生三年前坐火箭一般节节高升,敢情是因为昧着良心做了黑心事。

“雷所长,你把蔡阳的资料发给我,这事你暂时不要查,如果真能有结果了,我会告诉你的。”沈书意走到角落里坐了下来,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将邮箱告诉给了雷所长,蔡阳绝对是这件事的知情人,找到他说不定事情都清楚了。

蔡阳当初没有和钟家生同流合污,他必定私自调查了,说不定他也知道钱红的一些情况,也知道钱红有没有什么亲密的人,会在钱红出事之后给她报仇。

下午三点钟差不多是最热的时候,酷暑难耐,也接连半个多月都没有下雨了,也幸好孤儿院处在郊区,四周种植了不少的树,热归热,倒是没有市区那么高的温度,不过也不敢让孩子们多活动,这会都集中在大房间里开着空调,让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坐在椅子上看动画片。

沈书意打开邮件,上面是蔡阳当初的资料,三年前的蔡阳看起来是阳光的大男孩,很是帅气,笑容爽朗,这样才从警校毕业的年轻男孩子,还没有被社会上的气息所玷污,所以才会那么执拗的要帮助一个被欺负的女孩子,导致自己丢了工作,最后还被开除了。

要查蔡阳倒是容易一点,毕竟有名字有简历和住址,查起来只是时间的问题,如今看来,事情很快就要查出来,沈书意合上电脑,却也不知道谭宸和院长交谈的怎么样了,有没有问出什么来。

“怎么了?”这边沈书意刚站起身,回头就看见走廊里站着一个小泪包,红红着眼眶,气鼓鼓着小脸,虽然身上只是最普通啦啦文学更新最快的小t恤和短裤,但是估计孩子只有四岁,长的圆乎乎的,要哭不哭的样子格外的讨喜。

“他们天天看奥特曼打小怪兽!”小泪包抽抽鼻子,好奇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软软的开口,“可是我想看叮当猫!”

若是普通人家,电视肯定是小孩子要看什么就看什么,即使一家有两个孩子,一个哭了,家长肯定是过来又是宠又是哄的,可是孤儿院里的孩子,即使哭了,却也只能自己离开大房间,因为没有人会因为你哭泣而妥协,也没有人有时间来安慰你。

“我这里可以放叮当猫。”沈书意笑着开口,将没有收起来的笔记本又打开了,搜索到了叮当猫,打开,一旁小泪包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

“谢谢姐姐。”嘴巴甜的跟吃了蜜糖一般,小泪包直接抱住沈书意的腿道谢着,自己直接坐在了地上,可是看了看笔记本,扭头为难的看着沈书意,弱弱的开口,“会不会弄坏?”

“没事。”沈书意宠溺的拍了拍小泪包的头,回头看着身后走过来的谭宸,“问出来了?”

“院长知道的不多。”谭宸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坐在地上的小泪包,沈书意的笔记本一般不给外人碰,当初谭宸知道秦炜烜都没有用过她的电脑之后,得意的跟什么似的,可是这一转眼,一个小破孩竟然就能用沈书意的电脑,谭宸沉着面瘫脸,第一次感觉小孩子什么的的确很碍眼。

或许小泪包也是挺敏锐的,感觉到背后森冷的气息,不舍的将目光从笔记本的屏幕上转移开,只看到的一双大脚,目光上移之后是笔直的一双腿,仰起头继续看着,终于看到了谭宸森冷的面瘫脸,眼神锐利的跟刀子似的,小泪包也不知道是往后仰的姿势太过了一点,还是被谭宸的冷面给吓到了,结果砰的一下,直接往后摔了过去。

眼明手快着,沈书意快速的将人给拉住,顺手抱了起来,而小泪包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粗粗的小胳膊直接搂着沈书意的脖子,将刚刚还哭的脏兮兮的小脸埋首在沈书意的肩膀处,无尾熊一般趴在沈书意的怀抱里。

直接黑了峻脸,谭宸忽然生出了和当初谭骥炎一样的心思,要将眼前的小破孩直接打包空投到无人沙漠里去,有多远丢多远!他竟然还敢抱着小意,还敢用他那小破脸蹭着小意的脸!

“大怪兽!”小泪包瑟瑟着声音颤抖的开口,即使没有回头,他也能感觉到背后那骇人的气息,估计也是因为是孤儿院的孩子,平日里对人的目光格外的敏感,所以这会小泪包虽然被谭宸给吓到了,可是却用力的抱紧了沈书意的脖子,小屁股一拱一拱着,似乎要钻到沈书意的身体里,这样就不要面对身后的大怪兽了。

“谭宸。”沈书意无奈的开口,看着谭宸那满是醋意的峻脸,黑沉沉的都能滴出水来,让沈书意都有些哭笑不得,再看着自己怀抱里的小泪包,估计谭宸太威慑了,小泪包用力的在沈书意的怀抱里拱着,死死的搂住沈书意的脖子,让沈书意都有点呼吸困难了。

“下来!”还较真上了,谭宸大步走了过来,要将沈书意身上碍眼的小破孩给扯下来,可是小泪包身体抖了一下,更是八爪鱼一般抱紧了沈书意,扭动着小屁股,想要摆脱谭宸的大手。

“谭宸。”沈书意不得不开口阻止了谭宸,安抚的拍着小泪包的后背,感觉到脖子上一热,沈书意不由瞪了一眼谭宸,温柔的开口,“不哭不哭,哥哥是坏人,不哭啊。”

一瞬间,谭宸黑着脸,莫名的感觉到委屈,恶狠狠的瞪着沈书意怀抱里的小泪包,这还是小意第一次对自己吼,之前碰到秦炜烜的时候,小意都是护着自己的,可是如今却为了一个只见了一面的小破孩竟然吼自己,谭宸越想脸越黑。

红着眼睛,泪水滚滚的眼睛里流淌出来,小泪包终于松开手,不过依旧无尾熊一般虬在沈书意的怀抱里,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谭宸,估计谭宸的脸太吓人,小泪包啊呜一声,又吓得扭过身抱着沈书意不撒手。

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看着怄气的两个人,谭宸黑着脸,一双黑眸沉沉的看着自己,活脱脱的委屈模样,而怀抱里的小泪包更是眼泪滚滚,双手紧紧的搂着自己,让沈书意第一次拿这两个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忽然,视线里瞥见一个身影子角落里一闪而过,沈书意一愣,快速的将没有防备的小泪包一把塞到了谭宸的怀抱里,自己迅速的向着外面追了过去,那个人是……是蔡阳!

大眼瞪小眼,谭宸瞪着眼看着小泪包,小泪包同样泪眼汪汪的瞪着谭宸,越看越不顺眼。

“不许哭!”谭宸冷着面瘫脸直接命令道。

“呃……呜呜……”可惜小泪包不是谭宸手底下的兵,这会谭宸话一出口,小泪包终于控制不住的呜呜的哭了起来,眼泪珠子不要钱的掉下来,哽咽的开口,“大怪兽。”

“不许哭!”眉头一皱,谭宸冷着脸,要将小泪包丢下来,可是小泪包却物极必反的一把搂住了谭宸的脖子,将满是泪珠的脸埋到了谭宸的脖子上,似乎看不到谭宸的脸就不会害怕了。

明显感觉到脖子上那泪水和鼻涕都给糊上去了,谭宸脖子上青筋都暴突而起,沉着脸,似乎考虑着要不要将小泪包强行给拉下来丢到垃圾桶里去。

“等一下!”沈书意快速的开口,眼前的男人突然站住了,可是就在沈书意靠近的瞬间,男人突然向后攻击而来,一拳头打向沈书意的脸。

“蔡阳!”沈书意抬手挡下蔡阳的攻击,清冷的眼神制止了蔡阳,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这里,可是刚刚和院长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院长有什么不对劲,看来院长看起来很慈和,却也是个精明人,只怕是她通知了蔡阳,否则蔡阳不会一个照面就逃走。

“你们还想怎么样?”蔡阳收回手,阴冷的目光愤怒的盯着眼前的沈书意,满满的戒备和警惕,蔡阳一直在孤儿院这边帮忙,而刚刚他接到院长的电话,这才知道有人来打探钱红的事情,蔡阳这才趁其不备的想要逃走,却没有想到被沈书意给看到了还拦了下来。

若不是刚刚看到蔡阳的脸,沈书意真的没有办法将眼前这个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阴郁的男人和资料上那个爽朗帅气的年轻警察联系到一起,这些年他过的估计很不好。

“你是不是为了钱红的案子一直在上访调查?”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如果说三年前因为钱红的事情,蔡阳即使被开除了,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这样落魄狼狈的地步,而且他的眼神变的太多了,满满的仇恨和愤懑,带着一种警惕,这让沈书意突然想到蔡阳有可能走上了一条最为艰难的路。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蔡阳没有回答反而是反问的看向沈书意,当年,他才从警校毕业没有多久,就快要过年了,可是蔡阳第一次真正的接手了一个案子,不是那些小偷小摸打架闹事的案子,而是强奸案!

可是蔡阳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伸张正义,可以还给钱红一个公平,可是呢?第二天早上他就被告知这个案子不要查了,一起办案子的钟家生还偷偷的给了自己一张卡,上面有两万块钱。

蔡阳反应过来之后,直接将卡丢给了钟家生,他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调查?可是蔡阳却发现案子被抹除了,钱红的口供还有那沾有jing液的衣服也都失踪了,一切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蔡阳决定去找钱红这个受害者,可是当他赶到钱红的出租屋时,这个还年轻受了委屈和凌辱的女孩子,却被几个恶棍扒了衣服拍下了照片,而他们威胁的理由很简单,就是钱红不要再多事,如果敢报警的话,那么这些照片就会在钱红的学校里广为流传。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