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章 两个条件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03    作者:吕颜

“哇,我就知道小意你不会舍得饿着你家男人的。”看着桌子上卖相极好的菜肴,昨晚上没有来蹭饭吃的陆纪年只感觉自己亏了,亏大发了啊!

沈书意手腕被烫伤了,医生交代要吃的清淡一点,而且就陆纪年对谭宸的了解来看,这个面瘫脸铁定要生气,自然不可能准沈书意下厨房弄吃的,所以昨晚上陆纪年就没有厚脸皮的过来蹭饭吃了,和关煦桡在相隔不远只有几分钟步行路程的家里自己弄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晚饭吃了。

谁知道今晚上过来竟然看到桌子上的一大堆色香俱全的菜肴,至于味道,陆纪年只看这卖相就知道肯定好吃,绝对可以媲美五星级大厨的手艺了。

关煦桡和沈书意对望一眼,看着一脸馋像恨不能立刻就扑上桌子大吃特吃的陆纪年,两人很是同情的摇摇头,估计一会陆纪年就会知道真相的残酷了。

“谭宸哥怎么会做菜?”关煦桡看了一眼厨房,透过磨砂玻璃的的隔断能看见一抹高大伟岸的身影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但是谭宸做出来的菜,只有一个字来形容——甜,不管什么菜什么调料到了他手里,最终就变成了甜腻腻的味道,这都可以算得上是柳叶胡同十大诡异事件榜首。

“冰箱里菜多了,我的手不能沾水,他怕我背着下厨所以干脆将所有的菜都烧了。”沈书意无奈的笑着,不得不说如果不品尝味道,谭宸这厨艺真的可以去应聘星级酒店的厨师了。

冰箱里存了不少蔬菜肉类什么的,谭宸担心沈书意偷偷下厨,又感觉将这些没用动过的蔬菜直接丢了浪费,所以干脆衣袖一卷的亲自下厨了,就算是甜的也吃不死人,再说还有陆纪年这个吃货在,让他以后再敢来家里厚脸皮的蹭饭吃。

想到此,面瘫着峻脸的谭宸又用勺子挖了一勺子白糖倒进了锅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谭宸阴森的狭长的凤眸,怎么看怎么的阴险。

等最后一道蘑菇肉片汤上桌之后,陆纪年这会都捂着饿瘪的肚子,一脸委屈的瞅着谭宸,丝毫不认为自己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做这表情有多么的影响人的食欲,吞了吞口水急切的开口,“可以吃了吧?”

宸冷淡的开口,将手里的筷子递给了沈书意,以为要吃的清淡一点,担心以后手腕上的烫伤会留下疤痕,所以沈书意晚上吃的只是白粥。

“煦桡,你也吃粥?”陆纪年的筷子举在半空中,错愕的看着一旁同样盛满了一大碗白粥的关煦桡,要说谭宸为何和小意同甘共苦的放着一大桌子的好菜不吃,选择吃粥,陆纪年还是能明白的。

可是为什么关煦桡也要吃粥呢?可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呢,陆纪年阴险十足的笑了起来,目光无比“贪婪”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们就吃白粥吧,这些菜我就一个人笑纳了,否则还真糟蹋了谭宸亲自下厨的好意。”

“不用客气,吃完就行,还有洗碗。”谭宸面瘫着峻脸开口,黑眸之中目光锐利的看了一眼陆纪年,大有他不答应,以后就不要上门来蹭饭吃的凶狠。

“放心,所有的菜我保管一个人吃完,吃不完你们塞都给我塞进肚子里,碗筷我也会洗的,大家分工合作嘛。”丝毫没有察觉到上当,或许是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这些色相俱全的佳肴给吸引了,陆纪年将胸脯拍得咚咚响,夹了一大块鸡腿放到了碗里。

自作孽,不可活!沈书意和关煦桡再次对望一眼,同情无比的看着不知道灾祸临头,还大放豪言壮语的陆纪年,两个人也不吃粥了,就这么瞅着陆纪年,期待的看着他要下鸡腿之后的表情。

甜的?陆纪年诧异的愣了一下,狠狠的咬下了一大口,又怀疑的看了看碗里油润润的肥鸡腿,又看了看碟子里的鸡腿,青椒和红椒切了片一起炒的,还能看到老干妈辣椒了的辣椒片和辣椒籽,不可能是甜的吧?

陆纪年咀嚼了几口,果真是甜的,甜腻腻的鸡腿肉吃到口中有点腻味的感觉,可是陆纪年还是忍着吞了下去,看了看桌子上的红烧带鱼,这红汪汪的色泽,看起来就是重口味的麻辣!

可是再吃一口,还是甜的,甜的让人都有些反胃,陆纪年皱着眉头,怀疑的看了一眼已经低头喝粥的三个人,筷子刷刷的在桌子上飞舞着,每个盘子里的菜都夹了一筷子,最终忍不住的干呕了两声,不敢相信的看向沈书意和谭宸,惨兮兮的反问着,“为什么都是甜的?”

沈书意无良的笑着,投给陆纪年一个好自为之的笑容,优哉游哉的喝着自己的白粥,配着小酱瓜,在这样燥热的酷暑夏天里,这样吃起来还挺不错的。

“谭宸哥的厨艺从来都是化腐朽为神奇,不管什么菜都能烧出甜味来。”关煦桡温和的脸上也染满了笑意,安慰的拍了拍吃瘪的陆纪年,低头喝粥,白米熬的很糯,粥都有些糊糊的,味道真的不错,只是一会估计就会饿,关煦桡已经决定回去之后再吃两个面包垫垫肚子。

“你们这些阴险小人!”终于知道上当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谭宸和关煦桡都陪着沈书意喝粥,这么甜的菜能吃吗?鸡腿是甜的,带鱼是甜的,就连蘑菇肉片汤都是甜的,陆纪年英俊的脸上表情终于彻底崩塌了。

“言出必行。”谭宸薄凉的丢出四个字,他可没有忘记刚刚陆纪年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将这些菜都给吃了,吃不完的话,谭宸危险的眯了眯凤眸,其中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半个小时之后,沈书意和谭宸还有关煦桡坐在客厅沙发上在商量着关于周子安被暗杀这件案子的情况和关煦桡利用职务之便调取过来的一些资料。

“周子安的情报能查到的不多,而且他行事小心谨慎,真的做什么了那也绝对是斩草除根,不可能给自己留下把柄,等着仇人来报复,而且周栋应该也彻查了,但是依旧没有头绪。”关煦桡翻阅着手里的文件夹,他查到了不少资料,有些甚至是机密的东西,可是周子安这里的确查不到什么。

“佟宝就不同了,大事小事几乎一大筐,但是基本都是些小事,对方完全没有财力和物力来报复,唯一不和的也就是毛市长的孙子。”沈书意这里也查不到什么情况,和之前她推测的一样,根本找不到什么线索,如果她能查到的话,想必周家早一步都查到了。

“那么就可能是一件小事,对周子安而言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小事。”低沉的声音醇厚的响起,谭宸沉着面瘫脸,冷静的分析着,“他藏的很深,背景很深,周子安甚至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这么一个人。”

“那蒋明的死也许不是意外,凶手有可能杀的是周子安,当时混乱里,周子安利用蒋明躲过了一劫。”沈书意习惯的将事情往最坏的一面猜测,再联想到蒋明的死亡,和蒋海潮将自己和谭宸当成了仇人,沈书意柔和表情的脸上神色越来越复杂。

“蒋海潮如果和我们死磕,蒋海潮的位置,周家只怕动了心思。”沈书意不由想起周子那俊雅尊贵的一面,如果当时凶手是冲着周子安来的,蒋明的死不单单是为了替周子安挡了一次,更是周子安为了在蒋海潮被拉下位之后,让周家的人上位做的铺垫,而蒋明就这么被当成棋子牺牲利用了。

如今的N市军区是三分天下,当然,关煦桡的两个旁系叔伯在争夺,还有一股是袁德明这样没有投靠任何派系的小股势力,周家如果提前做准备,那么蒋海潮一旦落马,关家两股势力互相争夺,鹬蚌相争,渔翁之利的情况之下,这个位置很有可能就被周家的人给拿下来了。

“看来周子安果真不如面瘫脸对你好啊,为了谋夺蒋海潮的位置,竟然将小意挡枪来使,所以小意,你就该果断的和周子安断绝一切关系,死死扒着你家面瘫脸男人不撒手。”餐桌前,陆纪年无比谄媚的对着谭宸笑着,这一大桌子的菜还都原封不动的放在这里。

陆纪年一想到自己之前夸下海口保证将这些菜都吃完,陆纪年恨不能找块豆腐撞死自己,谭宸这个死面瘫太阴险了,还有小意和煦桡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谭宸坑害!

蒋明的死,不管能不能找到凶手,当然,凶手肯定是找不到了,毕竟这凶手是来杀周子安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如何,蒋海潮都会将这份仇恨记到沈书意和谭宸身上,周子安不管是利用蒋明躲过了刺杀,还是利用蒋明的死来谋算蒋海潮的位置,他都是亲手将沈书意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让她成为了蒋海潮报复仇恨的对象。

谭宸看了一眼满脸谄媚的陆纪年,转过头看向沈书意,那面瘫脸上写满了肯定之色,小意就不要和周子安有任何来往了,最好将他拉入黑名单,当然,这和周子安没有陷害沈书意没有关系,谭宸纯粹就是因为吃醋的关系。

一看谭宸这样子知道他松口了,陆纪年话来一下将这些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却甜腻无比的菜肴刷刷的向着垃圾桶里倒着,心里头那叫一个高兴和痛快,终于不用自掘坟墓的吃这些菜了。

周淮来N市的次数并不多,而且今年才来N市,既然暗中的人连周淮都要动手,而且第一次动手的对象就是周淮,沈书意沉着小脸思索着,是不是周淮也牵扯到这件事里了?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军区。”沈书意抬头看向一旁的谭宸,至于古韵厂里重新装修的事情就交给陆纪年了,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

宸这边刚答应下来,沈书意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依旧是沈父的电话,沈书意犹豫了一下,翟月被抓了,还在公安局里关押着,关键是翟月太自大,什么罪都给认了,她以为有翟家这个强大的背景,即使她认罪了,也没有人敢拿她怎么样。

所以等翟正椿打理好了关系,带着律师到公安局之后,看到翟月签字画押的口供和笔录,再看着警方审讯室的监控录像,翟月大言不惭的承认了唆使死者马力的家属去沈书意的工厂古韵打架闹事,甚至也承认了让他们放火烧厂。

这些证据之下,律师对着翟正椿摇摇头,不要说将人给捞出来了,就凭着这些口供,翟月的罪名是铁板钉钉了,而且这件事佟海峰已经要撇清楚关系了,莫家在暗中也放出了消息,N市圈子里谁不知道古韵背后的沈书意是莫五爷护着的人,是莫家日后的继承人。

翟月只能继续留在看守所里,估计只有她还在高枕无忧的做着美梦,等翟正椿将自己捞出来,然后到沈书意面前耀武扬威一下。

而这边翟正椿也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他只能找到沈父和沈母,不管如何,翟月叫沈母一声姨妈,沈父一声姨父,就冲着这份关系,沈家人也必须得帮忙,所以沈父的电话再次打到了沈书意这里。

“我回沈家大宅一趟。”听着电话里沈父的以死相逼,沈书意冷笑着挂了电话,她是了解沈父的性格,这样以死相逼的戏码绝度做不出来,那么唆使沈父这样做的人只有沈素卿了,看来有些人是永远学不乖的,如同翟月一样,即使被抓到了公安局,却依旧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

“我陪你。”谭宸站起身来,从茶几下面拿了车钥匙,他并不阻止沈书意回沈家,但是也绝对不会放任沈书意一个人回到沈家。

过去的那么多年里,谭宸没有办法参与到沈书意的生活里,没有办法去安慰和保护那个在沈家大宅孤苦无依,却依旧挺直身板要强好胜的小女孩,但是如今,他绝对可以保护小意不受任何人的欺负。

沈书意原本不打算让谭宸陪着过去的,沈家那些人,对沈书意而言总感觉有些的丑陋,她从骨子里不希望谭宸看到她过去那软弱愚蠢的想要维系这一份根本不存在的亲情,这让沈书意总感觉有点难为情,可是对上谭宸那坚定的黑眸,沈书意只能妥协了,看到就看到吧。

汽车向着沈家大宅开了过去,黑暗里,只有马路两边的路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沈书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了一眼峻冷着脸庞开车的谭宸,那一点点难为情忽然就散了不少。

“我小的时候很倔,其实我自己知道沈素卿是故意陷害我的,但是每一次我都不说,都狠狠的欺负回去,落实了自己的恶名,我总想着是不是有一天我爸和我妈也能关心一次……”打开了话匣子,沈书意倒没有感觉到多难为情了,而谭宸的手在同时伸了过来,略显得粗糙的大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让她忽然感觉到了一份温暖和力量。

等沈书意差不多说完的时候,沈家大宅已经到了,而大门口的路灯之下,秦炜烜正焦急的等待着,可是当看到谭宸率先下车时,原本就瘦削颓废不少的俊脸在瞬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间阴沉下来,阴毒的厉色从眼眸深处快速的闪过。

“小意,你来了。”可是那愤怒只是一瞬间的,秦炜烜依旧风度翩然的向着沈书意招呼着,无视着一旁的谭宸,只是过于瘦削的俊脸,再加上他眼下浓郁的黑眼圈,神色倦怠而疲惫,怎么看都能感觉出秦炜烜的状态并不太好。

“走吧。”对着谭宸招呼了一句,沈书意淡漠的无视着眼前态度过于殷勤的秦炜烜,主动的挽着谭宸的胳膊迈开步子向着沈家大宅走了过去。

今晚上过来一趟,沈书意其实并不是为了翟月,目光不由偷偷的瞄了一眼身侧的谭宸,夜色之下,峻冷的脸庞上线条刚硬而冷厉,会让人感觉这个男人非常难相处,太过于冷酷,可是只有沈书意明白谭宸隐匿在冰冷背后的温柔和关心。

大宅里灯火辉煌,沈母和翟月的母亲坐在一起,两个人都红了眼眶,沈素卿在一旁安慰着,看到沈书意过来了,两个年长的女人眼神都带着仇恨和愤怒,可是却知道有求于沈书意,所以她们只能压下这份恨意。

而一旁的沈父板着脸,面色不愉,看到沈书意和谭宸进来之后,怒火直截了当的显示在眼中,依旧端着大家长的态度,或许也是因为沈书意的回来,让沈父知道她还记挂着沈家,因此也就态度强势高傲了很多。

却独独只有翟正椿脸色复杂着,看不出仇恨也看不出怒意,翟正椿能爬到今天这一步,他可不是善良角色,而再看着沈书意这平静无波的脸,翟正椿隐隐的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这个孩子明明和小月差不多大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明明才大学毕业,可是心机城府却让人害怕,这么多年,自己竟然一直没有看出来。

当然了,对于翟家而言,沈家这门亲戚只能说是穷亲戚,翟正椿自然不会放在眼里,平日里都不会有来往,如果沈书意和沈素卿是男孩子的话,翟正椿或许还会多注意一点,毕竟这年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知道哪天有谁会得势。

但是沈家中有两个女儿,在翟正椿看来女儿最终智能是嫁人的角色,不足为惧,所以翟正椿只知道沈家两个女儿,一个体弱多病,一个叛逆难驯,所以根本没有留心,谁知道翟月竟然就栽在了沈书意手里,而沈书意背后还有一个莫家。

“哼,你还知道回来!这是沈家,你带一个外人过来做什么?”冷着声音开口,沈父训斥的态度很是强势,不满的看向面瘫着脸的谭宸。

如果说最开始沈父对沈书意还有一点愧疚,但是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之后,这份愧疚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再加上沈书意和谭宸在一起了,沈父更是不喜,如今翟月坐牢和之前沈素卿被抓在拘留所关了几天,都是因为沈书意,所以沈父如今对沈书意半点愧疚都没有不说,甚至还带着几分抵触和仇视。

“如果不欢迎我和谭宸的话,那我们这就走。”沈书意笑着开口,态度很是平静,不再会因为沈父和沈母的忽视而难受,这边一听沈父这话,沈书意二话不说的挽着谭宸直接要转身就离开。

“你!”猛然的愤怒从心里头炸裂开,沈父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浑身气的直发抖,却拿沈书意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说以前的沈书意虽然桀骜不驯,但是毕竟还是听话的,还是忌惮他这个当父亲的,可是如今的沈书意根本就无法管教。

“沈勋。”翟正椿朗声的开口,将满脸怒色的沈父给拉坐了下来,心里头满是不屑和鄙视,这么一个女儿,怎么看也被素卿这个病弱的丫头强,更何况沈书意背后还有一个莫家,如果不是沈勋有眼无珠,这样忽视沈书意,莫家的势力就可以为自己所用,可是如今,翟正椿知道根本不可能挽回沈书意,她和沈家的关系早已经破裂了。

再看沈书意这冷静淡笑的模样,翟正椿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今天即使搬出了沈家众人,只怕也无法救下翟月,可是沈书意如果一点都不在乎沈家众人,为什么这么晚了她还会回到沈家呢?或许她还是在意这点亲情和血缘关系的吧,毕竟沈勋可是她的亲生父亲。

“不管小月做了什么,那都是你血缘至亲的表姐妹,你怎么能狠下心来将人送去公安局!?”怒火冲天的开口,沈父恨铁不成钢的怒瞪着沈书意,小时候她即使叛逆难驯,但是也只是叛逆而已,可是如今自从和谭宸认识之后,出手却一次比一次狠,上一次抓了素卿在拘留所,她就狠心绝情的不理会。

如今又将小月送去公安局抓了起来,一想到此,沈父的怒火怎么都压不住,愤怒的盯着不知道悔改的沈书意和被他迁怒的谭宸。

“首先,翟月被抓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她教唆人到我的工厂里打砸放火,被抓了,那是公安局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办法将人给捞出来,”沈书意平静的开口,目光却是看向一旁的翟正椿,和沈父,沈书意早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所以这些话不需要自己说什么,翟正椿应该也明白。

“小意,你这是答应不追究了?”翟正椿缓缓的开口,却故意将话给说的明白,让沈书意无法反驳,她如果不追究,莫家就不会插手,这么一来,翟正椿要将翟月从公安局里给捞出来可容易多了。

“答应我一件事,我保证莫家和我都不会追究翟月的事情,该怎么活动,那是你们和公安局的事情,和我绝对无关。”沈书意微微一笑,果真还是和翟正椿这样的聪明人说话更简单明了。

条件?翟正椿皱了皱眉头,他终究是老奸巨猾的性子,并没有因为沈书意的松口立刻就喜出望外,而是思索着沈书意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但是只要条件不过分,翟正椿为了翟月这个女儿肯定会答应的,他也只能答应。

“你还敢说条件?”沈父再次怒了起来,对沈父而言,既然是家里人,就该互相帮忙,可是沈书意不但陷害家里人,到如今竟然还要谈条件才愿意救翟月。

“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翟正椿也和沈书意一样直接无视了只会发怒,完全看不清楚形势的沈父,正色的和沈书意谈起了条件。

若不是翟月这件事的发生,翟正椿完全不会正眼看沈书意,可是如今,翟正椿知道沈书意完全有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

“两个条件,第一,摆一桌酒席,当然,不需要外人出面的,翟月和沈素卿亲自给我赔礼道理三鞠躬,这个条件不过分吧?”笑了笑,沈书意目光向着一旁脸色阴郁的沈素卿瞄了过去,当年被冤枉了这么多次,背了这么多恶名,沈书意既然抓到了机会,她自然要悉数的讨回来。

翟正椿一愣,这个条件的确不算过分,不管如何,放火这件事翟月的确做错了,既然要做,就不能被人抓到把柄,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可是翟月是个女孩子,翟正椿惯的厉害,也就养成了她这千金小姐的性子,根本不懂什么算计和城府。

沈书意!一旁沈素卿恨的牙痒痒,让她给沈书意道歉?凭什么!虽然平日里,沈素卿会做戏,装柔弱装可怜,但是那都是装的,是为了演戏,可是真的让她给沈书意赔礼道歉,沈素卿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好,我答应。”翟正椿没有犹豫太久,思索了一下便答应下来沈书意开出来的第一个条件,虽然说翟月肯定会炸起来,但是对翟正椿而言,一时的低头道歉,比起翟月被判刑坐牢要好太多了,而且沈书意也说了不需要有外人在场,这样也算是全了翟月的面子。

“第二个条件,我希望沈素卿和秦炜烜订婚,日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即使见面了也当是陌生人。”这个条件一开出来,客厅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莫名其妙的说出了这个当条件。

倒是谭宸只是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拿面瘫脸上带着温柔之色,大手静静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一开始沈书意要回沈家,谭宸还以为她有些的放不下沈家众人,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终究是血缘关系,在谭宸看来沈书意放不下沈父也没有什么,却没有想到她愿意回来沈家竟然是为了这个。

秦炜烜一旦和沈素卿订婚了,那么日后他再也没有借口和理由来找沈书意,想要破镜重圆,沈书意太了解秦炜烜,在商界他一直有着好名声,如今订婚了,他如果再来找沈书意,这就等于是出轨,秦炜烜爱惜自己的羽毛,他绝对不会这样。

“小意?”秦炜烜诧异的愣住,眼神复杂的看向沈书意,她为了断绝和自己的关系,竟然愿意开出这样的条件!一时之间,秦炜烜脸色异常的难看,那种维系出来的冷静和深情都消失殆尽,只余下满满的愤怒和不甘心。

“当然,做为你们二位订婚的贺礼,我会和秦天朗亲自讨个人情,让他不继续打压秦氏集团的生意。”对上秦炜烜愤怒的眼神,沈书意平静的丢出了自己的贺礼,就冲着这份贺礼,沈书意明白秦炜烜会同意的,他已经被秦天朗打压的够呛,为了秦氏集团,他一定会妥协的,毕竟当年他选择和自己在一起,不也是为了自己背后的莫家,利益和感情,秦炜烜从来都知道自己该选择什么。

怒火在脸上僵硬住,秦炜烜犹豫着,他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用着当条件,他不是不想和沈书意复合,利用沈书意背后的莫家,可是沈书意的心太狠太绝情,她一旦选择分手根本不会给自己复合的机会,而如今如果秦天朗能放弃打压秦氏集团,那么秦炜烜必定可以继续扩张秦氏集团的版图。

这两个条件,可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条件,就连最开始愤怒的沈素卿都满脸喜悦的看向秦炜烜,上辈子没有实现的梦想,这辈子就要实现了,她可以和炜烜哥订婚了,日后结为夫妻。

“你们什么时候想通了答应了,就可以电话告诉我,告辞。”来沈家的目的都达成了,沈书意也懒得看表情不一的众人,直接拉着谭宸就离开了,压低了声音开口,“这一下不用吃醋了吧,秦炜烜不会再来纠缠了。”

谭宸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邀功的沈书意,看着她眉开眼笑的小模样,走出沈家大门之后,谭宸用力的将人给拥抱在坏里,大手亲昵的抚摸着沈书意的头,沉声的开口,“我会给你一个家,一个真正的家。”

“你不给的话,我随便去外面找个男人结婚生子去。”低声的笑着,沈书意从谭宸的怀抱里探出小脸来,顽劣的威胁着,刚想要继续说什么,谭宸的吻却已经落下,直接堵住沈书意的唇,不让她说出这些话来,即使是玩笑话也不行。

秦炜烜追出了沈家大宅,远远的看着汽车前拥吻的两个人,双手狠狠的攥紧成了拳头,他妥协了,为了秦氏集团,秦炜烜只能妥协,因为他不妥协的话,也不可能得到莫家的帮助,可是为什么这一刻,心突然很痛很痛,似乎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一般。

“炜烜哥,你还有我。”虽然有些不甘心秦炜烜这么深情的看着不远处的沈书意,但是即将要订婚的喜悦,让沈素卿没有愤怒,快速的走到了秦炜烜身边,温柔无比的开口。

可惜这一次,秦炜烜并没有看沈素卿一眼,只是冷冷的收回目光之后,峻冷的身影直接向着沈书意的小楼走了过去,无视着身后沈素卿那错愕的苍白面容。

揽月苑里,陆纪年和关煦桡并没有回去,当然了,关煦桡是打算回去的,可是陆纪年却想要凑热闹,想看看沈书意回沈家大宅会闹出什么风雨来,所以打着看门的名头赖在这里。

“什么?你就开出这么两个条件来?”当听到沈书意的描述,陆纪年皱着眉头,怀疑的看着沈书意,他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纵然这丫头不会让翟家吐三口血来,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么大方的放过翟家啊。“不对,绝对有猫腻,肯定有殷勤,丫头,你在算计什么呢?”

“我就不能大方一次,当一次老好人?”沈书意挫败的开口,无视着陆纪年这么犀利的眼神,自己人品有这么差吗?

谭宸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对于她到底有没有算计什么,还是真的大方的放过了翟月,谭宸都不在意,只要小意高兴就好,谭宸这会正在弄着少爷连这一阶段的训练计划,虽然不至于让他们成为强悍的连队,但是基本的能力还是必须训练出来的,王少华他们身份都不同,至少有点防身技巧,日后也能保护自己。

“好吧,我投降,别用这么一双牛眼瞪着我。”被陆纪年给看的毛毛的,沈书意笑着举手投降,缓缓的开口,“翟月被抓,警方这边佟海峰是不插手的,佟海峰不插手,就说明周家不准备插手了,我感觉周子安不单单是看中了蒋海潮的位置,估计也看中了翟正椿这个好位置。”

所以周子安利用蒋明的死将沈书意和谭宸推到风口浪尖上,沈书意也准备利用翟月的事情反将军一次,周子安利用自己和莫家来算计翟月,也等于是算计翟正椿,而沈书意大方的不追究,周子安要继续算计翟正椿,只能继续关押翟月,那么就不关沈书意什么事了,让翟正椿和周家去斗。

而最主要的,秦天朗那里还欠了沈书意一次,沈书意要回这个人情,让秦炜烜和沈素卿订婚,这样也算是摆脱这两个人了,之后的事情也和她无关了,不管如何,周子安想要利用自己的手来算计翟月扳倒翟正椿,那是不可能的,沈书意已经精明的将自己给抽出身来了,周子安要算计翟正椿,那么只能他自己出面了。

而沈书意再联想到了蒋海潮,周子安估计是准备暗中撮合蒋海潮和翟正椿联手,毕竟他们共同的敌人就是自己,沈书意这么一退出,周子安的如意算盘就打不响了,而且如果蒋海潮和翟正椿真的联手,对莫家也有影响的。

“看来周子安和翟正椿要狗咬狗一嘴毛了,你们有没有什么人,现在可是好机会上位啊。”陆纪年身为龙组一员,他是不能插手政界的事情,否则这么好的机会,这么人人想要的两个好口子,一个是银行,一个是警备司令部,可都是让人眼热流口水的好位置。

谭宸不为所动的继续在弄着自己的训练计划,关煦桡只是温和一笑,对这些他是没有兴趣的,可惜谭亦哥不在这里,否则谭亦哥肯定会有所行动的。

第二天,沈书意给莫念打了电话,莫家放出风声,翟月的事情莫家不会追究,但是如果还有第二次,翟正椿就等着给翟月收尸吧,再有第二次,莫家可不会走法律途径了,黑帮中人自然有他们解决问题和麻烦的方式。

而收到这个消息的周子安震惊的一愣,随后苦笑起来,看向周栋,“爸,看来我们小瞧了小意。”之前的计划根本无法实施了,之前周子安利用沈书意和翟月来算计翟正椿,到时候等翟正椿和莫家斗的两败俱伤时,周子安来坐收渔翁之利。

可是周子安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放弃了报复翟月,如果他继续扣押着翟月,但是可以要挟到翟正椿下台,但是也等于和翟正椿撕破了脸。

而这个时候,沈书意正坐在谭宸的车子里直奔军区而去,对于暗中有人要杀害周子安的案子,沈书意还是很有兴趣的,周淮如今还是进了军区,也在所谓的少爷连,所以沈书意打算过去问问周淮,说不定他知道点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