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蒋明被杀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02    作者:吕颜

医院。

沈书意不是逞强的人,手腕上的烫伤不太严重,不过倒也很明显,不去医院处理一下,等晚上谭宸从军区回来之后,一想到面对谭宸那张生气的面瘫脸,沈书意感觉自己还是先处理好伤口,争取最好的认错态度。

在沈书意看来谭宸应该是冷漠寡言的男人,带着军人的冷硬,可是有的时候,他却偏偏却带着几分幼稚,还认死理,固执的厉害,就如同沈书意今天手腕和手背上这两处烫伤而言,在那样的情况之下,沈书意不管如何都会冲进火场去检查的,担心有人会丧生在火场里,按理说她这样即使受了一点小伤,那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谭宸虽然知道事实的确如此,但是他依旧会生气,这种怒气来的很是直白,让沈书意都没有办法给自己辩解几句,所以这会沈书意只能来医院处理伤口,尽可能减少谭宸的怒火等级,否则他要是看到沈书意烫伤了还不去医院处理伤口,估计都能当场发飙。

“不用担心,只是轻微的烫伤,回去一天三次涂上药膏,注意不要碰到水了,等伤口结疤之后在用这种去疤痕的芦荟胶,只是表皮烫伤,不会留下什么伤痕的,不过饮食需要注意了,这几天以清淡为主,酱油醋这一类的调料不要碰。”烧伤科的中年女医生很仔细的将注意事项都说给沈书意听,拜陆纪年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医生知道沈书意是冲进火场里救人,所以态度就显得格外的亲切。

“谢谢,我知道了。”沈书意点了点头,余光扫了一眼站在窗口边,双手环着胸口,笑的幸灾乐祸的陆纪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恨不能立刻就给谭宸通风报信,好让谭宸过来狠狠的训一顿沈书意。

“放心,放心,你家男人虽然面瘫了一点,到时候会板着脸生气一点,至多将你扒下裤子打屁股而已,他绝对舍不得真的打你的。”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陆纪年很是无耻的笑着,到现在他脸上还火辣辣的痛呢,也不知道当时混乱的时候哪个疯女人乘机在他的俊脸上抓了一爪子。

沈书意悠然的抿着嘴唇,目光平静,陆纪年这么一点打击,她绝度是不为所动,说起来也只有和谭宸在一起的时候,沈书意才会偶尔幼稚化,会被谭宸给气的炸毛抓狂,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冷静淡定的。

“手受伤了不能碰水也不能洗菜做饭了,而且医生说让我吃清淡一点,这几天只能吃素了。”清脆的声音里夹带着笑意,沈书意瞄了一眼表情一愣,随后恨不能狂化的陆纪年,脸上笑意加深了不少,让他在一旁幸灾乐祸!

“你舍得让你家男人从部队训练回来之后跟着你吃稀饭?”陆纪年绝对是无肉不欢的吃货,之前跟着关煦桡吃那勉强入口,算是煮熟的食物已经让他嘴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

这会要跟着沈书意后面天天吃青菜萝卜喝白粥,陆纪年苦着俊脸,眯着眼思索着,他是丢下关煦桡这个同居室友出去饭店里吃呢,还是买本食谱回来,将关煦桡训练成可以烧出色香味俱全的厨师。

沈书意向着住院楼这边走了过去,倪大伟受了伤,他自己也没有什么钱更没有可以联系的家属,所以从看守所送到医院之后,警察就通知了沈书意过来,毕竟医药费还是需要有人垫付的。

六人病房里,倪大伟被揍的有些惨,鼻青脸肿着躺在床上吊水,不过幸好也只是皮外伤,只是看起来有点严重,并没有真正的伤到内脏器官。

佟海峰原本已经将倪大伟这件事给兜下来了,可是佟宝只是心疼自己撞死了人的爱车,再加上翟月和沈书意过不去,沈书意要保下来的人,翟月肯定不会对方好过,所以佟宝直接就一个电话过去了拘留所,倪大伟就这么被狠狠的揍了一顿送到医院来了。

“老板,你怎么来了?”诧异的看着进门的沈书意,倪大伟眼睛一亮,这个清瘦的青年,这会精神倒是好了不少,挣扎的坐起身来。

“手上还有点滴,你继续躺着吧,等从医院出来之后,应该就没事了。”沈书意快速的开口,看着倪大伟那青肿了都紫了血的眼睛和脸颊,终究还是没有多问他的伤口。

“我不用坐牢了?”倪大伟一怔,狂喜浮现眼中,可是随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后又晦暗了眼神,看了看沈书意,犹豫的开口,“老板,那个死者呢?警方怎么处理?”

“你不要有心理负担,那三个做口供的证人也交待了,其实他们并没有看到你推人,只是等红灯时候,天气太热,大家都暴躁的很,后面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拥挤,他们指控你也只是心虚而已,至于死者,开车的司机基于人道主义会补偿一百万的慰问金。”沈书意大致的将事情说了一下。

佟海峰出面之后,三个信誓旦旦指控倪大伟的证人都改了口供,所以这件事也能算是一个意外来结案,死者家属这边也“听潮阁”更新最-快,全由佟海峰赔偿一百万来了结这件事。

“柳设计师,你也来了。”看到拎着果篮进来的陆纪年,倪大伟也终于从失落的情绪里走了出来,毕竟即使不是他的责任,但是人终究是在自己眼前被撞死的,所以倪大伟心里头还是有些负担的,不过终究知道自己没有被冤枉成杀人犯,情绪上倒恢复了不少。

“好好养伤,等恢复了再来古韵上班。”陆纪年笑着开口,倒是依旧保持着人畜无害的优雅一面,陆纪年的腹黑估计也只是对他认可的朋友才会展现,如同沈书意,或者关煦桡。

这会病房外突然传来了噪杂的叫骂声,外加东西被打砸的平平砰砰声,而熟悉的声音让沈书意一愣,转过身向着病房门口走了过去。

“什么叫没有高级病房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啊,让我和这些人挤一个病房,你们医院是不是不想开了!”怒火冲天的吼叫着,一边叫还一边怒骂起来,蒋明用力的一脚踹在病房门上,暴戾的气息让他看起来像是发狂的野兽。

如果说倪大伟被打的很是凄惨,但是和完全成了猪头脸的蒋明比起来那可是好太多了,之前蒋明在一营就被洪海波暴怒的了一顿,而之后蒋明带着一营这些手下在KTV唱歌,结果又碰到了沈书意,还没有来得及动手报仇,就被王少华和魏子他们给冲出来狠狠的又打了一顿。

洪海波打人只是怒到极点,忍无可忍了,可是王少华这些圈子里的少爷们,从小到大那就是打架打大的,手段阴的狠,而蒋明就倒霉的被狠狠的揍了一顿,尤其是脸真的被打的连他爹妈都认不出来了。

这口恶气蒋明怎么都吞不下去,可是蒋海潮这个小叔却不答应给自己出头,而医院这边因为高温酷暑,不少老干部身体都有些不适,高级病房也就没有了,蒋明一想到自己被安排到普通病房,这两天的火气直接爆了出来,在医院里闹起事来。

怎么又遇到了,冤家路窄啊!沈书意站在门口看着不远处走廊里打砸闹事的蒋明,估计是他的气势太过于凶狠暴虐,所以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不敢拦,一眨眼的功夫,咨询台这边还有最近的病房都被蒋明给砸了个稀巴烂,似乎还感觉不够出气,蒋明拿着角落的拖把砰的一声将监控探头也个砸烂了,顺带的砸了两台电脑。

“这就是KTV找你麻烦的那个小营长?这么嚣张?”陆纪年自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这会也直接挤到门口看热闹,只是蒋明这张脸实在被打的很是凄惨,估计没有个把月都不能恢复成人形,所以陆纪年认了好一会才认出这就是之前被王少华和魏子他们暴打的一营营长。

“依仗着他小叔蒋海潮是警备司令部副司令所以才敢这么为所欲为。”说实话沈书意自己都诧异这些官二代军二代们怎么就这么嚣张跋扈,他们稍微有点脑子也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而且一家医院就算是蒋海潮亲自过来也不敢这么嚣张的打砸,还对医护人员动手。

“这年头因为这些二代们太嚣张而被彻查丢官帽的官员还少吗?平日里将这些二代当龙蛋一样宠着惯着,出事了,反正有他们老子给他们摆平,只要自己孩子不受欺负不受委屈就行了,长此以往,这些二代们有脑子才奇怪。”俊美的脸上带着冷笑,陆纪年讥讽的开口,所以说起来王少华这群真正军区的太子爷其实还不错。

虽然不至于像谭宸和关煦桡那么优秀,但是至少他们不会这样为所欲为的嚣张跋扈,胆大包天到以为天下就是他们家掌控的,这么嚣张,早晚都会出事。

这边沈书意和陆纪年还在旁观着,但是估计是有医院的病人家属看不惯蒋明这么嚣张跋扈的一面,也或许是因为他这么随意打砸,飞溅的玻璃碎片伤到了人,所以一个男人气愤的冲了过来。

有了第一个见义勇为的人,而其他围观的人也愤怒的一拥而上,至少中国男人的血性还没有安全的消失,而蒋明原本就气的够呛,这会刚发泄了一下,谁知道竟然还有人敢冲上来,所以蒋明更是怒火中烧了起来。而医院保安这会也都过来了,可是估计是交待了蒋明的身份,保安却没有阻拦蒋明,反而是要将几个见义勇为的病人家属给抓起来,让场面就显得更加混乱不堪了。

“周少,真的只能麻烦你了。”医院副院长不停的擦着额头的汗,他自然是知道蒋明的身份,哪里还敢让这个少爷在自己的医院里出事,但是又不敢去拦蒋明,谁知道竟然看到周子安从电梯里出来,副院长只感觉看到了救星。

“放心,我来处理。”周子安优雅一笑,带着贵公子的尊贵气息,他原来就准备过来看看蒋明,谁知道竟然还闹出了这么一出。

“小意。”周子安走到走廊这边,看了一眼混乱的一群人,余光一扫,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沈书意,和她背后的陆纪年,莫名的,周子安笑容沉了几分,眼神复杂的从陆纪年的脸上扫过,直觉之下,周子安感觉这个男人不少惹,而且他和小意的关系应该非常好,否则小意这样的高手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的后背留个一个普通朋友。

“周少?”沈书意微微一笑,目光柔和,看起来并不熟络却也不显得疏离,只是如同最普通的熟人一般,而她身后的陆纪年则是玩味的笑了起来,两眼冒着精光,沈书意笑容不变,可是脚却向后狠狠的踩了下去。

“我先去处理一下,你的手没事吧。”语带着温柔,即使知道沈书意已经有了谭宸,可是周子安却一句不遮掩自己对沈书意的关心,只是他的态度拿捏的极好,不会让人感觉到厌烦。

说话晚,周子安直接向着混乱的人群走了过去,陆纪年暧昧的笑了起来,修长的身体靠着门框,“啧啧,不知道你家男人知道你被周家少爷给惦记了,会不会吃醋吃到酸死。”

“谭宸没你这么无聊……”沈书意的笑声突然顿了下来,看着明显围成一团乱的众人,隐隐的有种不安的感觉,“你说时间是不是太长了一点?”

虽然是蒋明在闹事,但是医院保安也过来了,为什么还没有平息事态,反而感觉越来越乱了,让沈书意感觉似乎是有人故意在里面推波助澜,制造混乱。

“想太多了啊。”陆纪年笑着拍了拍沈书意的头,远远的看了一眼,蒋明依旧叫嚣着在怒骂着什么,估计医院保安是忌惮他的身份,所以不但不敢阻拦,反而还拦住了四周热心的病人家属,这才导致越来越混乱。

周子安皱着眉头,这是有人故意在挑唆闹事?是蒋明的仇人,可是就是这一瞬间的犹豫,几个扭打的男人中,其中一人猛然的向着周子安踉跄的掠了过来,而他手里正抓着一块三角形的玻璃,被衣服遮挡着,在混乱里倒是不容易让人发现。

那些暗杀自己的杀手吗?周子安眼神一沉,他虽然身手比不了沈书意他们,但是却也是练过的,这样一而再的被人追杀,让周子安直接冷了脸,可是就在躲闪的一瞬间,看着叫嚣的蒋明,周子安怔了一下,快速的向着蒋明身后躲了过去。

现场太混乱,打砸声,叫骂声都响成了一片,而当蒋明倒了下来,其中几个被病人家属还起火难消的要踢蒋明几脚,可是几脚,可是当蒋明的身体抽搐着,颤巍巍的抬起捂住腰侧的手,那黑红的血迹让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杀人了!”凄厉的喊叫声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而一开始还扭打在一起的保安包括其他人都呼啦一下退到了一旁,而狼藉一片的地上蒋明脸色苍白的抽搐着,可是因为被刺中了脾脏,所以即使随后反应过来的医生来抢救,但是蒋明却还是没有救了。

沈书意和陆纪年也快速的走到了前面,蒋明已经停止了呼吸,尸体倒在血泊之中,腰侧脾脏处插着一块足足有十多厘米长,**厘米宽的玻璃,鲜血流了一地,蒋明僵硬的脸上还残留着死前的痛苦和狰狞之色,而围观的人或许是因为都参与到了这一次的打斗里,呼啦一下,人都跑走了,只留下医院的保安还有沈书意周子安他们在。

“院长,冷静一点,立刻报警!”周子安正色的开口,看了一眼脸色煞白成一片,不停颤抖的副院长,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死去的蒋明,这一刻,周子安都不清楚之前那个凶手到底是为了杀自己还是为了杀蒋明。

如果是杀蒋明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之前明明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在自己躲避之后,他却直接转了方向杀了蒋明,锋利的玻璃直接插到了蒋明的腰侧,狠戾毒辣,根本不给蒋明一点活路,这让周子安隐隐的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线索却是在脑海里一晃而过。

陆纪年脸色比起周子安更加的难看,刚刚沈书意说不对劲的时候,陆纪年还以为沈书意太多虑了,谁知道蒋明竟然就在混乱里被人给杀了,或许是意外,但是也有可能是谋杀,但是陆纪年却发现自己的警觉性和敏锐性比沈书意这个离开龙组几年的人还要差一些。

“周少,周少,你一定要和蒋司令帮我们解释清楚啊,这和我们医院真的没有关系,都是这些病人家属情绪太激动,混乱里不知道是什么人失手杀了蒋少爷。”副院长报了警之后,倒冷静了一点,快速的向着周子安哀求着,这要是蒋司令将责任怪到了自己头上,那他这辈子就完了,他去年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副院长的职位上来。

“院长,我知道,我会和蒋司令说清楚的,这只是意外,和医院没有关系。”周子安朗声的开口,镜片后的目光让人感觉到信任和安心。

警察来的比蒋海潮快多了,可是因为不少病人家属看不惯蒋明的嚣张跋扈,都参与到了打斗里,所以警察的口供根本录不到,现场也是一片混乱,作为凶器的玻璃片也被法医带回去取证化验了,看看能不能找到指纹。

走廊里原本是有监控探头的,可是之前蒋明一个人打砸的时候,用拖把将探头给打了,这也导致没有了最直接的证据来寻找凶手,当然了,不管是医院,还是周子安,包括其他涉案的保安和病人家属都认为这是意外,估计是什么人一时冲动杀了蒋明,可是当时太混乱,大家情绪又激动,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动的手。

“我怎么感觉你像是柯南一样,走到哪哪里就要死人。”陆纪年和沈书意在病房门口,更不可能看到这边的情况,所以警察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了一下,这会陆纪年扭头看了看沉思的沈书意,“算了,不管是意外还是被人给杀了,蒋明那也是自作自受。”

“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沈书意皱着眉头,这只是一种感觉,所以具体的她也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沈书意抬头看向正和警察说话的周子安,其他围观的人不知道发生过了什么,周子安难道也没有注意到吗?当时他应该在蒋明身边的。

蒋海潮过来之后给蒋明收了尸,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亲侄子,没有孩子的蒋海潮红了眼,他大哥当年在车祸里为了救自己而死了,而蒋海潮自己的孩子也死在车祸里。

蒋家经过那一次惨烈的意外之后,就余下蒋海潮和蒋明两个人了,至于蒋海潮的妻子因为独子丧生在车祸里,精神一直不好,蒋海潮对蒋明一直当儿子一样看待,他的命是车祸发生时,大哥扑过来抱住自己才活下来的,可是如今,他却连大哥最后的血脉也给断了!

洪海波!袁德明,还有谭宸、沈书意!这些人的面孔在脑海里一一的浮现而过,蒋海潮将白布拉了起来盖住了蒋明的脸,猛然的攥紧了拳头,这份血海深仇,他会让他们加倍的偿还!

对蒋海潮而言,警方这边找不到有利的口供和证据,也抓不到凶手,但是蒋海潮明白如果不是沈书意等人,蒋明不会在医院,不会意外被人给杀了,所以这份仇他直接就记到了沈书意等人的头上了。

等谭宸从部队回到揽月苑时,沈书意正坐在沙发上思索着,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一眼,恹恹的开口招呼着,“回来了。”

“嗯,出什么事了?”大步的走了过来,谭宸明显看出沈书意情绪不对劲,结果一走近就闻到了沈书意身上的药味,黑眸一沉,视线落在了沈书意涂抹着烫伤药的手腕和手背上。

“白天你在训练就没有打扰你了。”沈书意看了看被烫伤的手,不在意的一笑,等谭宸坐下来之后,疲惫的靠在谭宸的肩膀上,“今天蒋明被杀了,你知道吗?”

“知道。”简短的回答了两个字,谭宸依旧蹙着眉头紧盯着沈书意受伤的手,似乎在看什么苦大仇恨的敌人一般,冷酷着峻脸,眼神肃杀。

“没事,已经上药了,医生说过些天就能好,只是表层皮肤烧伤,不会留下疤痕的。”明显能感觉到谭宸那凶狠的眼神盯着自己手腕上的烫伤,沈书意柔柔的开口,满脸谄媚娇软的笑容,快速的转移着话题,“蒋明被杀的时候我也在医院,蒋海潮过来的时候看我的眼神恨不能将我当场给宰了,我估计他是将我当成杀人凶手了。”

真正杀害蒋明的凶手找不到,当时医院里太混乱,现场几十号人扭打在一起,所以根本没有人知道是谁刺了蒋明那一下导致蒋明死亡了,蒋海潮找不到直接的凶手,自然而然的将罪名推到了沈书意他们的身上,如果不是他们在KTV和蒋明发生第二次冲突,将人打到住院,蒋明又怎么可能被杀身亡。

终于,谭宸将目光从沈书意烫伤的手上收了回来,看了一眼沈书意,沉声开口,“这几天注意安全,蒋海潮不会明着来的。”

对于蒋海潮这样位置上的人,他既然要报复,也只是会周密部署,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不会让人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更不可能会查到蒋海潮自己头上,所以他即使要报复,也需要周密的计划,这样谭宸反而不担心,如果蒋海潮鱼死网破的直接买凶杀人报复,谭宸才不放心沈书意的安全。

“蒋明是个军二代吧,之前有人要杀周子安,周家也一直没有查出来,周子安也是官二代,还有死掉的马力虽然只是个城管,可是开车撞死他的人是佟宝,谭宸,你有没有感觉好像是有什么人在针对这些官二代军二代?”

沈书意琢磨了一下午,将这些天自己身边的事情给联系串联到了一起,忽然发现好像是有人在针对这些权利滔天的世家,尤其是针对他们的孩子,“我记得那一次在歌厅包厢的时候,趁着断电的时候的,当时周子安和周淮都在,可是杀手明显是冲着周淮下手的。”

“周淮今年才从成都军区过来N市的,蒋海潮一直在军区里,周子安如果做了什么事,绝对不会留下把柄,按理说如果只是单纯的报复这些二代们,倒有可能,可是这样有预谋有财力的报复,绝对不是单纯的一种泄恨和仇富仇权,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或者摊到了同一件事上才被人报复?”

“如果有事,周家会查到的。”谭宸沉声的开口,周栋很看重周子安这个独生子,而且周子安行事谨慎小心,他如果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即使有人要报复,周子安自己也知道,而不会到如今周家都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人要报复周子安,甚至不惜高价聘请雇佣兵来杀周子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安。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