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翟月被抓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01    作者:吕颜

“你下去吧。”笑眯眯的开口,沈书意将车子停在了角落里,不远处古韵的大门口已经围堵了上百号人了,有几十号是死者马力的家属,其余围观的都是工业园的工人,这会自己要是下去,沈书意想想就头皮发麻。

“为什么我去?你不才是倪大伟的老板吗?”抗议声随即响起,陆纪年眉头一皱,一脸鄙视的看向沈书意,这丫头果真心是黑的,半点没有不好意思啊,“你不愿意下去送死我难道就愿意早死早超生吗?”

陆纪年就算是身手好,可是他也不能动用真功夫,而且下面可是死者那几十号的家属,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自己,这要是动起手来,自己不死也要脱层皮。

“难道你指望让我去?要知道你可是天天过来蹭饭吃呢。”沈书意依旧是眉眼弯弯的笑意,很是无良的丢出威胁的话来,对着不甘心的陆纪年眨了眨眼睛,“这大热天的食欲不振,我晚上还准备好好做个好菜给大家补补。”

“最毒妇人心!真该让谭宸那个面瘫来看看你腹黑阴险的真面目。”被美食所俘虏之下,陆纪年咬牙切齿的开口,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沈书意,理了理衣服之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下车向着古韵大门口走了过去。

沈书意从朱老板这里承租下这个服装厂之后,古韵的手续办理的很快,只是开业投产之后,因为被那些雇佣兵给绑架到了X省,所以古韵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陆纪年帮忙处理的,工业园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陆纪年这个新上任的设计师兼代理老板很快就被大家所认识了。

“柳设计师,你过来了。”这边门外也被吓的够呛,这些死者家属来势汹汹,直接对着门口又是哭又是嚎的,还在地上烧着冥钞,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手里还捧着死者的遗照,即使是大白天的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门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会看到陆纪年如同看见了救星一般。

“就是你们,就是你们害死了我老公,你们这些杀千刀的凶手,杀人偿命啊!”马力的老婆眼睛一亮,看到陆纪年之后,就听见四周的人议论说他古韵这家服装厂的代理老板,马力老婆直接哭嚎的冲了过来。

“停停停!有话好好说,我什么时候害死你家老公呢?我要是害死人了,警察不会抓我吗?我还能出现在这里,你到底是谁啊?”装起糊涂来,陆纪年声音加重了不少力度,浑厚深沉了不少,成功的盖住了现场的噪杂声,让四周安静下来。

不得不说陆纪年还是很有临场应变能力的,这话一说,大家也都感觉很对,如果陆纪年真的害死人了,怎么可能大摇大摆的过来上班。

“你们和警察串通一气,你们这是官商勾结,草菅人命!”女人一抹眼泪,恶狠狠的开口,尖利的声音再次哭号起来,“你们这些畜生那,禽兽不如,你们害死我老公了,我怎么办那?我上有老人要抚养,下面有孩子要上学要吃喝,你们这些畜生,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我也不想活了,我直接一头撞死在这里一了百了。”

“你们这是不承认了!”这边看陆纪年太冷静,还不承认罪行,几个男家属立刻气焰嚣张的叫骂起来,抡着拳头,凶神恶煞的将陆纪年给围住了,似乎只要陆纪年再说出什么话来,肯定就抡起头打人了。

“你们让我承认,至少也要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无缘无故的就指控,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很是无辜的笑着,不得不说现在的陆纪年很有魅力,年轻有为,带着伪装用的眼镜,气质儒雅,面带笑容,其实这气质背后绝对是伪装的腹黑和邪魅,唯恐天下不乱。

四周围观的人也这样附和的开口,既然要指控,总要说清楚事实吧,否则没头没脑的,再看陆纪年那完全可以欺骗世人的俊脸和无辜表情,众人明显就偏信了陆纪年。

女人看着四周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围观群众,终于还是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哭喊起来,指天骂地的,陆纪年无奈的开口,“既然是我工厂里的职工,那么我相信公安机关肯定会查清楚案子,而且凶手即使是我们厂里的职工,但是和我们工厂没有实际的关系。”

“你们这是要抵赖了?”一个男家属眼睛一横,怒气冲天,怒吼的咆哮着,“和这些畜生说什么,砸,砸了他们的厂子!”

哗啦一下,明显一看就像是打手的十多号男人直接向着大门口冲了过去,而几个死者男家属和女人则是向着陆纪年冲了过去,场面瞬间混乱起来,打砸声叫骂声,再加上炮竹噼里啪啦的声音,简直就是乱成一锅粥了。

趁着混乱,陆纪年快速的躲到了安全的地方,饶是如此,脸上还是被某个女人的指甲给狠狠的挠出了三道血口子,衬衫扣子也被抓掉了几粒,头发凌乱的,黑发上还有鞭炮点燃之后炸飞的纸屑,怎么看怎么的狼狈。

“哼,你敢笑一声试试看!”陆纪年打开车门坐了进来,警告的看了一眼压着笑的沈书意,抬手凶狠狠的在沈书意的头上揉了两下,“没良心的丫头!也不看我是为了谁弄的这么狼狈。”

“抱歉抱歉。”沈书意非常没有诚意的道歉两声,有些无奈的看着不远处混乱的局面,声音倒是依旧很是平静,带着几分清冷,“是有备而来的,我已经通知厂里的人不要阻挡,随他们打砸闹事去,反正这损失由佟海峰给我包了。”

即使说是倪大伟将马力推出马力被佟宝给当场撞死的,责任也在倪大伟身上,和沈书意这个工厂老板是没有直接关系的,而且这件事佟海峰既然已经插手介入了,按理说不可能有人过来闹事,这些人死者家属,还有那些混杂在家属里的打手,明显就是过来寻衅滋事的。

既然是翟月和佟宝唆使马力的家属来闹事,这损失自然有佟海峰来承担,沈书意现在出去,光天化日的也不可能制止住上百号故意闹事的人,而且厂里的女职工偏多,要是一不小心将她们给打伤了,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那你让我出去干什么?”陆纪年擦掉脸上的血迹,快速的扭头看着一旁已经挂了电话的沈书意,为什么他有种被人给狠狠阴了一般的不安感觉。

“那什么,总要让围观群众和厂里的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否则我们之后重新开工,不是要背上莫须有的罪名。”摸摸鼻子,沈书意不厚道的笑着,马力家属来势汹汹,挡肯定是挡不住的,但是话要说清楚,挑明白了,而且他们这么一打砸,不管是厂里的职工还是四周围观的群众都知道自己是无辜的,日后对古韵的名声而言也比较好。

“而且你不是看到记者和媒体也过来了吗?佟海峰即使能压下媒体这一块,但是还有这么多围观的人拿着手机拍照,到时候流到了网上,古韵至少名声是打不出去了,还省了广告费。”无商不奸,沈书意笑了笑,广大人民群众还是很明辨事理的,既然古韵是无辜被打砸,这个名声传出去的也算是好名声,大家还是比较同情弱者的。

陆纪年彻底无语了,看了一眼沈书意,甘拜下风,她果真该从龙组离开从商,这算计和谋略可是一套一套的,刚刚陆纪年和马力老婆的对话,想必四周的人都听到了,倪大伟的事情和古韵其实并没有关系,死者家属再愤怒伤心也不能打砸工厂,这纯粹就是挑衅滋事。

古韵厂里的女职工偏多,沈书意刚刚也打电话通知了生产厂长,让他带着所有女职工从后门出来,不要正面冲突,所以马力的家属虽然还在打砸工厂,倒是没有出现什么人员受伤,而四周的人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这些行凶者,只是介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并没有会出面干涉,也没有敢出面,毕竟这些打手看起来就是凶悍异常。

“不好,他们竟然敢放火!”沈书意突然表情一变,快速的打开车门冲了下去,而副驾驶的陆纪年扭头一看,果真古韵的厂房上空冒起了黑烟。

服装厂都是布料居多,如果有人恶意放火,瞬间火势就能蔓延起来,再者这些天高温酷暑,天气干燥,原本就是火灾易发的气候,陆纪年也是脸色一变的冲了下去。

而四周围观的人这会都惊恐的叫了起来,估计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些凶徒打砸了工厂不说,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放火,这一下四周的人不再是围观了,有的开始报警,有的找灭火器,现场再次混乱起来。

“谁他妈的敢进来,老子就不放过他!”带头的打手凶残的开口,砰的一声,将一把椅子狠狠的砸在了窗户玻璃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一地,让四周的人都忌惮的后退了几步,打砸的上百号人这会都快速的退了出来,而厂房里浓烟滚滚而起,火势瞬间就蔓延开来。

恶狠狠的冷笑着,带头的人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得意的笑容,沈书意却已经快速的跑了过来,看着这些嚣张的凶徒,眼神一冷,砰的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

男人只感觉小腹剧烈一痛,巨大的力度之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直接被沈书意给踹飞了出去,直接从工厂门口,砰的一声被一脚给踹进了火场里。

“柳设计师,把这些人都给我放倒了,等警察过来,我去灭火!”沈书意阴冷的开口,眼神肃杀的骇人,看着一旁冲过来的一个男人,凌厉着目光,身体一个后退,快速的一挥手,一掌直接劈在了偷袭者的颈部,在男人昏厥的瞬间又是一脚将人给狠狠的踹到了安全的角落里。

“你注意安全!”陆纪年冷笑的接过话,他和沈书意都属于冷心冷情的人,骨子里带着疏离和冷漠,但是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他们还真的做不出来。

这样燥热的天,火势如果烧起来,不单单是古韵一家工厂,甚至可能连累到四周其他的厂房,更不用说古韵里面还有可能有职工并没有出来,这可是草菅人命。

沈书意快速的冲进了火场里,原本百来号人呼啦一下都惊恐的让开了,不得不说沈书意刚刚一出手太有震慑了,这会他们根本不敢拦人。

被沈书意一脚踹进来的男人正蜷缩在地上猛烈的咳嗽着,浓烟滚滚而起,四周的火焰灼热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烧人,男人努力的爬了起来,刚看到沈书意进来了,倏地一下,眼瞳惊恐的收缩着,身体不停的向后退着,但是后面滚滚而来的热浪和火焰,让男人却又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你想要干什么?”惊恐的开口,男人声音颤抖着,双腿不停的哆嗦,腹部还是一抽一抽的剧痛着,但是在巨大的惊恐之下,这种疼痛却已经被男人直接给忽略了。

“怕了?”沈书意笑了起来,声音清脆悦耳,可是却带着丝丝慑人的寒意,沈书意一步一步走向僵硬着身影不敢动的男人面前,看了一眼车厢里的火焰,冷冷的眯着眼,一手将男人的手臂给抓住,咔嚓一声,卸掉了他的手腕骨。

“啊,你这是犯法的,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惊恐的惨叫声响起,男人不顾一切的疯狂的喊叫着,“救命啊,救命啊!”

可是外面一片的噪杂,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估计即使是听到了,也不会有人敢进来救人,毕竟这会即使待在车间里,那热浪已经要将人给烤熟了一般。

“放火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叫呢?”沈书意的眼神可以说很冰冷,将男人的手和脚卸下骨头之后,直接从车间里那着一块长布条将男人给绑在了车间门口,冷酷的转身离开。

沈书意身后男人更是一声又一声的凄厉惨叫声,其实他只要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他虽然被绑在这里,但是并没有危险,沈书意这样做也只是吓吓他而已。

车间里并没有人,火是在车间这边放的,但是却因为风蔓延到了不远处的宿舍楼,按理说火只是蔓延过来的,宿舍楼里应该也没有人了,可是沈书意却还是不放心的用湿毛巾捂住口鼻,一间房门一间房门的敲了起来。

外面已经可以听到消防车的声音,因为宿舍楼这边火势小了很多,所以消防车最先灭火的就是车间这边,防止火势继续蔓延,浓烟滚滚之下,沈书意快速的敲着门,而房间里小女孩嘶哑的哭声让沈书意一惊,果真还有人在。

“妈妈,妈妈……”床上,一个五岁的小姑娘沙哑着声音不停的哭喊着,她父母都在N市打工,因为是暑假了,所以才将孩子接过来,小姑娘的父亲在工地打工,住的是钢构的房子,条件差了很多。

古韵这边是宿舍楼,里面还装了空调,四个人一间房,也有独立的浴室,再加上小姑娘跟着父亲住也不方便,所以直接住到了工业园这边,大早上的,小姑娘母亲就离开了去接自家男人,顺便买些好菜回来给女儿补补身体,她哪里知道古韵一大早就出事了。

“别哭。”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对着房门里大声的喊着,“退到角落里站好了,阿姨马上救你出来。”因为浓烟太呛人了,沈书意说了一句话之后,自己都被呛得咳嗽起来。

小姑娘哭着缩在墙角,沈书意砰的一声将门给踢了开来,浓烟弥漫里,找到了缩在床角落里的小姑娘,一把将人给抱了起来,柔声的安抚着,“阿姨去看看其他房间还有没有人。”

姑娘点了点头,小小的身体蜷缩在沈书意的怀抱里,而沈书意快速的将人抱了出来,对着余下的几间房门大声的敲喊着。

其他人在最开始知道这些打手打砸车间的时候就出去了,所以这会并没有什么人,沈书意抱着小姑娘快速的冲了出去,而消防兵也冲到了这边,护送着两人离开了宿舍楼。

“丫丫!”这边,沈书意刚出来,一道凄厉的女声激动的叫了起来,女人快速的冲了过来,而沈书意怀抱里的小女孩灰头灰脸着,但是却还是笑着叫了一声妈妈。

“老板,谢谢你,谢谢你。”女人抹着泪,一把抱紧了自己的女儿,而她身后的男人也是感激的对着沈书意不停的鞠躬着,他们半点不知道将女儿丢在宿舍楼里睡觉,竟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刚刚在人群里找不到丫丫,男人和女人都崩溃了,要冲进去救人,被现场的消防官兵和其他工友给拦住了。

事发突然,其他工友也不知道小姑娘还在宿舍楼里睡着,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幸好沈书意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找了,这才将人给救出来了。

“没事。”不在意的笑了笑,沈书意对着喜极而泣的夫妻两人点了点头,向着一旁的陆纪年走了过去,而角落里,十多个打手都被陆纪年给敲晕了,倒在了一起,而马力的家属也被吓得够呛,半点不敢再闹事了。

虽然是恶意纵火,不过消防兵来的还是比较快的,再加上四周围观的群众都参与了救火,虽然车间烧的乌黑,索性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危险。

“手没事吧?”陆纪年看向沈书意的手,原本白嫩的手背和手腕处却多了一处烧伤,被烫出了水泡,破了皮,这会看起来有点严重,都能看见破皮下面鲜红的嫩肉。

“小伤。”这会沈书意才察觉到手腕上有点痛,瞄了一眼,并没有在意,目光看向一旁正指挥一切的佟海峰,来的够及时,估计佟海峰也不知道事情竟然会闹的这么大吧,翟月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马力的家属并没有被拘留,但是被陆纪年打晕的这些打手都被警察给抓了起来,他们以为聚众闹事,即使放火了,但是当时人这么多,法不责众,根本不怕被抓被判刑,最多关三五个月,反正这事大家一口咬定不知道是谁做的,几十号人,即使派出所也查不出什么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或者每个人交点钱了事。

可是谁知道陆纪年和沈书意反应这么快,将所有打手都给敲晕了丢在这里,佟海峰阴沉着脸,看着事态控制住了,媒体这边也打了招呼,这才大步向着沈书意走了过去,“沈小姐,今天的事非常抱歉,是我没有处理好。”

“佟局长,这事压是压不住的。”沈书意淡淡的开口,笑容显得有点冰冷,昨晚上周子安打了电话给沈书意,大致的说了一下之前绑架的事,秦天朗虽然做了,但是他也是被利用,希望沈书意可以抽空出来吃个饭,算是和秦天朗将这事给化解了。

至于翟月也找了这些雇佣兵绑架沈书意的事,周子安就更没有隐瞒了,虽然翟家和佟家也算是联姻了,但是不管是佟宝还是翟月都不足为患,所以周子安并不需要对两家示好,所以他自然没有隐瞒翟月找人绑架沈书意的事。

再加上今天这事,也是翟月暗中通知死者马力的家属,怂恿他们过来古韵闹事,而这些打手也是翟月找来“听潮阁”更新最-快,全的,这事沈书意可不准备善了,否则以后翟月天天这样不死不休的纠缠着,那还不得烦死。

沈书意冷着眼神,一想到刚刚的小姑娘很有可能烧死在火场里,对于翟月的事,她更不准备善罢甘休了,既然要闹,那就闹大,闹的人尽皆知,让翟家都保不住翟月。

“沈小姐,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佟海峰皱着眉头,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她这话一出口,佟海峰就知道沈书意不准备善了,但是这事如果闹大了,翟月就麻烦了。

陆纪年双手环着胸口,懒洋洋的站在一旁,并不插手佟海峰和沈书意之间的交手,按理说之前翟月找人绑架沈书意,她并不准备追究,结果翟月倒是以为沈书意怕了她了,依仗着翟家的家世背景,竟然不死不休的继续纠缠,估计是个圣人都要发火,更不用说在陆纪年看来沈书意可算不上是什么圣人。

“沈小姐,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我会让小月亲自上门给沈小姐赔礼道歉。”佟海峰心里头也气的够呛,翟月太没有脑子了,她和沈书意还算是表姐妹,可是这脑子根本是一个天一个地。

翟月即使报复到了沈书意,但是也会将小宝给扯到这些是非里,不管是超速还是酒驾,只要小宝是佟家人,那么这事就不可能善了,佟海峰好不容易和沈书意达成了协议私了了这事。

至于意外死亡的马力家,佟海峰也准备一次性补偿一百万的死亡赔偿金,将这件事彻底的压下去,谁知道翟月竟然这么没脑子的再次将事情给闹大了,甚至连放火这样的事也敢做。

佟海峰这会虽然在保翟月,甚至对沈书意的态度都有些的低下,但是佟海峰是准备事后让翟月的父亲翟正椿和沈书意去和解去,至于是搬出亲戚关系,还是用其他手段利益,不管如何,这件事佟海峰是管不了了。

“佟局长,不是我不讲情面,关键是佟局长你该知道翟月的性子,她亲自道歉之后会善罢甘休吗?只怕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回来,这可是一块定时炸弹,佟局长你自己也要考虑清楚,一旦成了一条船上的人,日后翟月真的做了什么,佟家可是也会被牵连到的。”似笑非笑的开口,沈书意平静的目光看着一旁脸色负责的佟海峰。

如果翟月只是针对自己,沈书意倒也算了,但是翟月为了一己私恨,连放火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事绝对不可能善了。

佟海峰也知道多说无益,而且他多少有点了解沈书意的性子,她如果可以商量的话,那么不需要佟海峰低声下气,绝对就可以商量,但是沈书意如果下定了决心,只怕谁来了也没有办法让她改变决定。

佟海峰终究不发一言的转身离开了,一旁陆纪年对着沈书意比了比大拇指,懒懒的搭着她的肩膀,软骨头一般靠着沈书意,悠然的调侃着,语调邪魅,“小意,你可真的是老奸巨猾,竟然还光明正大的挑拨翟家和佟家的关系。”

“关系牢固的话,不是外人挑拨就有用的,如果关系不牢固,即使没有人挑拨早晚也会破裂。”沈书意懒懒的开口,至于翟月,沈书意眼神冰冷了几分,她既然敢这样草菅人命,那么就等着被抓吧。

沈书意之前的话,佟海峰知道是挑拨,但是也的确事实,而且今天这事闹的太恶劣了,影响极坏,工业园这边围观的群众就有上百号人,压是压不下来了,更何况沈书意背后是莫家,更不可能压下来。

至于翟月,佟海峰知道如果自己派人去抓了,那等于和翟家直接撕破脸,这样没有必要,所以佟海峰考虑片刻之后,直接将抓捕翟月,带回公安局审讯的任务交给了关煦桡,这样一来,翟家即使仇恨也是仇恨沈书意和关煦桡,不会迁怒到佟海峰身上。

天太热,翟月正在翟家别墅门口喝着早茶吃着点心,当佣人带着关煦桡和另外一个警察上门时,翟月诧异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一愣,站起身来,带着千金小姐的架子,“你来做什么?是不是沈书意那个女人又嚼舌根了?”

马力是城管队的一员,意外死亡之后,翟月知道人性都是贪婪的,所以她这么一挑拨,马力的家属立刻就答应去沈书意那里闹事,毕竟只要闹事,多少能捞到一点钱,而且翟月也答应给马家十万块当补偿。

那些打手有些是街上的小混混,有些是马力在城管里的同事,平日里耀武扬威惯了,今天每个人只要愿意出去,马家一个人给一千块,当然,这个钱也是翟月暗中出的,让马力的老婆出个面而已,所以才有了早上声势浩荡的闹事,甚至还放火烧了车间。

“翟月,你涉嫌教唆他人故意纵火,影响极其恶劣,这是拘捕令。”关煦桡拿出了拘捕令,这事暂时还没有闹大,媒体那边也被佟海峰给压着,莫家也没有插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旦要闹,只怕会闹的满城风雨,所以佟海峰才会避其锋芒,直接将翟月给丢出来了。

“你要抓我?”倏地一下语调提高了不少,翟月脸色一变,随后冷冷的笑了起来,“警官,我想你是弄错了吧?这个拘捕令是谁签发的?”

翟月和佟宝他们这些圈子里的小姐少爷们,从小到大谁没有闹过事,弄出格过,就冲着他们的身份,也没有人敢对他们怎么样,更不用说还有拘捕令,在翟月看来这根本就是一出笑话。

“关警官,我想这事是弄错了吧!”翟正椿匆忙的跑了过来,西装笔挺之下,可是脸上却带着几分凝重之色,他早上才上班没有多久,佟海峰的电话就过来了,翟正椿当场脸色就变了,随后快速的赶回来,正好碰到关煦桡拿出拘捕令这一幕。

“抱歉,这是佟局长亲自签署的拘捕令。”关煦桡温和一笑,毫不客气的将佟海峰也给丢出来了,看了一眼不敢相信的翟月,和脸色阴霾的翟正椿,对着身后的部下一个示意,“将人抓起来带回局里去。”

“爸!”翟月尖声的喊叫起来,躲避开走过来的两个警察,愤怒的看着笑容温和的关煦桡,随后求助的看向翟正椿,“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说话啊,你打电话给佟叔叔啊!”

可是翟正椿毕竟不傻,既然是佟海峰签署的拘捕令,翟正椿知道事情根本压不住了,看了一眼翟月,沉着脸,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一路尖叫着,翟月形象大失的挣扎着,可是却被警察直接拷上了手铐带进了警车里,而此刻,翟月终于知道一丝害怕了,可是随即想到了翟月的家世和背景,想到了佟宝的家世和背景,翟月又冷静下来,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关煦桡。

“你不要太得意,你告诉沈书意那个贱人,有种的她就弄死我,否则早晚我要弄死她!”翟月阴厉的开口,眼神恶毒的厉害,沈书意这个贱人敢对自己动手!她真的活得不耐烦了,既然她想死,翟月阴冷的笑着,那自己就送她一程。

看来小意将人给抓起来果真是对的,关煦桡余光瞄了一眼满脸狰狞之色的翟月,这样的女人依仗着翟家的家世,为所欲为惯了,她或许都没有想到那一把火可能会烧死人,如果火势蔓延开来,控制不住,甚至可能有很多无辜的人惨死在火灾里。

以前关煦桡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谭亦哥总像是有莫名的压力一般,不断的扩张势力,可是如今,关煦桡却渐渐明白过来,如果他们想要伸张正义,首先需要的不仅仅是公正公平,而是有可以打压这些权贵的势力,这样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

今天如果沈书意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她的厂房可能就这么被打砸被烧毁了,连个喊冤的能力都没有,只能自认倒霉,谁让她得罪的是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可是因为沈书意背后有莫家,所以佟海峰才不得不妥协,翟月这个根本不知道轻重的凶手才能被抓捕归案。

公安局里,沈书意和陆纪年正在录口供,几个打手都被抓了起来,这会人都清醒过来了,带头的人看到沈书意之后直接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估计之前被沈书意给绑起来丢在火场里让他直接吓破了胆子。

“沈书意!”当被抓进公安局的翟月看到沈书意之后,新仇旧恨之下,整个人愤怒的尖叫起来,一旁的警察一个没有注意,翟月直接挣脱的向着沈书意跑了过来,眼神恶毒而狰狞。

“呦,果真是风水轮流转,你也有今天啊。”笑着开口,沈书意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手腕上被拷上手铐的翟月,她的眼中只有愤怒只有要报复的仇恨,却独独连一丝忏悔和愧疚都没有,沈书意笑容冷了几分,“翟月,你还真的大胆,连教唆人放火的事情都敢做,你难道不知道会烧死人的吗?”

“烧死了又怎么样?那是你的工厂防火措施做的不到位,要追究的也该是你这个法人代表的罪名,和我有什么关系,沈书意,你以为你能打倒我吗?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果真没有一丝一毫的自责和内疚,翟月阴冷的笑着,恶毒的词语不断的丢了出来,“等我出去了,沈书意,我要让你身败名裂,不得好死,和我斗,沈书意,你就等着跪在我脚下求饶的时候吧!”

“这么说你是承认那些人是你找来的,是你教唆他们放火的了?”挑衅的一笑,沈书意并没有生气,反而故意丢出语言陷阱让翟月上钩。

不得不说翟月这种大小姐脾气最受不了被人挑衅,尤其是被沈书意挑衅,翟月也是真的没有认识到她让人放火有什么不对,依旧带着盛气凌人的骄纵,“是我让人做的又怎么样?沈书意,你今天算是走运,可是下一次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我不需要什么好运,我只需要看着你坐牢就好了。”眼神冰冷的看着翟月片刻,沈书意冷冷的收回目光,对着一旁的关煦桡微微一笑,率先迈步离开,不理会身后翟月那鬼吼鬼叫的叫骂声。

不得不说翟月是真的一点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尤其是拘捕令是佟海峰签署的,所以翟月对佟海峰也是一肚子的意见,根本不理会他的指示,骄纵的厉害,关煦桡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一点都不推脱。

沈书意以为这样就能扳倒自己吗?翟月冷笑的坐在审讯室里,她如果推脱了,反而会被沈书意看不起,敢作敢当,翟月就是要让沈书意看看,就算她什么都承认了,但是她翟月还是翟家的大小姐,什么事都没有!

沈书意背后不过是一个莫家,一个贩毒的黑帮势力,和翟家能比吗?翟家认识的可都是政界军界的大佬,要对付一个莫家才容易了,自古以来都是黑帮势力从来不敢和政府斗,所以翟月一点都不担心,她不怕,她需要怕什么!

周子安虽然并没有插手翟家的事情,但是当消息送回到他手里时,周子安嘲讽的冷笑两声,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生出这样的女儿来,翟正椿这辈子就该毁了。

“翟月估计要被判刑了,不过刑期不会太长,做做样子而已,或许也会保外就医。”周栋放下手里头的文件,看了一眼眼前的儿子,笑了起来,“怎么,你不这么认为?”

“爸,你不了解小意,她的原则性很强,如果不触犯到小意的原则,她一般不会理会,可是翟月这一次明显是犯到小意的底线了,小意既然做了,那么就不是面子上和翟月过不去,翟家只怕要倒了,银行这一块,爸你还是尽快找个合适的人员,翟正椿一倒台,我们的人直接上位。”

周子安悠然的笑着,宛若优雅出尘的贵公子,他太了解小意了,这一次翟家只怕不行了,小意既然动手,绝对不会给翟家翻身的机会,“不过爸,之前蒋海潮的侄子和谭宸他们起了冲突,昨晚被打的够呛,人还在医院里,蒋海潮只怕也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可以让蒋家和翟家合作一次。”

“你是说我们推波助澜,然后坐收渔翁之利?你就这么信任沈书意的手段和能力?”周栋玩味的看着态度肯定的周子安,能让他这个儿子如此看重的人可不多,尤其还是一个才大学毕业的女孩子。

“他们都太过了,也该下来了,这两个可都是好口子,我们不盯牢了,自然有人想要上位,好了,就这样吧,我去医院一趟。”周子安微笑的对着周栋摆摆手,潇洒的转身向着办公室外走了过去,小意手受伤而来,这会估计去医院了,那个倪大伟也被佟宝安排的人给打了,这会也在医院里。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