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马家闹事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31    作者:吕颜

不得不说沈书意那一句冰冷冷的沈先生,让沈父气的理智大失,或许是因为之前绑架案时对沈书意的愧疚,或许是这么多年来因为莫思云的原因多多少少迁怒到了沈书意,忽视了她,为了维护沈素卿和沈母,多少次,沈父明知道沈书意只是无辜的,她也只是个小女孩,但是心却还是偏了,一次又一次的将怒火和情绪都迁怒到了她的身上。

长此以往,却也渐渐的麻木了习惯了,到最后,加上沈书意那桀骜叛逆的野性子,沈父甚至理所当然的将一切过错都推到了沈书意的身上,甚至寻求了心理上的心安理得。

而此刻,更是如此,沈书意那一句沈先生,让沈父那残留在心底深处的愧疚都转为了熊熊的怒火发泄了出来,对着电话另一头的沈书意低吼出声,“你难道是狼心狗肺吗?沈家养了你这么多年,却换来你这么冷血无情,早知道当年我宁可将你丢在医院里丢早孤儿院,也好过教养二十多年!”

沈书意倒真的没有什么难受和压抑了,习惯久了,之前舍不得,是因为放不开,死死的抓着这份亲情和血缘,或许也是因为谭宸的出现,让沈书意突然心境豁达了不少。

精致漂亮的眉眼里是淡淡的笑意,真正的云淡风轻,沈书意背靠着身后的墙壁,静静的看着窗户外的夜色灯火,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随意和淡然,“我说沈先生,你如果只是为了骂我一顿,那就不要浪费电话费了,这样不痛不痒的话,我在沈家已经听了二十多年,早已经听够了也听腻了。”

在沈家这二十多年里,不管什么事,只要出事了,肯定是沈书意的错,再加上沈素卿刻意的陷害,和在众人面前装出来的娇弱可怜,沈书意那可怜的名声早就在姗姗学步之时就毁尽了,到后来沈书意自己都是破罐子破摔了,既然沈素卿陷害自己,那与其不管如何都背着这个恶名,还不如狠狠的欺负沈素卿,反正这罪名和过错都在自己身上,不欺负那就是傻子。

“你……”沈父气的浑身颤抖,儒雅的形态尽失,或许也是到了这样撕破脸的地步了,反而倒是将所有的过错也都推到了沈书意身上,都是这个孩子从小桀骜,野性难驯,越大了更是越是如此,放弃了炜烜这个好男人,选择和一个小连长同居,不知羞耻,丢了沈家的脸,和当年的莫思云根本如出一辙。

越是这样想,沈父心里头那愧疚倒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显得理直气壮了不少,冷着声音在电话里命令着沈书意,态度也是显得格外的强硬,“你姐姐现在还思思念念担心你的安全!炜烜更是自责不安,酗酒了好几天,秦氏集团的生意也被人打压了不少,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就回沈家来!”

“我不会回来的。”沈书意无奈的叹息一声,若是沈家还有一点亲情存在,如果他们对自己还有一点养育之情,那么当日在山上小屋时,他们就不会那么果断的选择了救沈素卿,将自己丢给手里拿着枪的绑匪。

提到秦炜烜,沈书意不由想起之前见到的秦天朗,他倒是处处顺心,想来也是因为古玩街的建设招标权已经拿到了,转念一想,沈书意就明白沈父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不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不是因为心里头愧疚不安,只怕还是因为莫家的关系。

“秦氏集团的事情和我无关,莫家也不会插手商界的事情,如果没有事情,请不要再打我的电话了。”挂了电话将手机塞进裤子口袋里,沈书意刚一转身,却见一旁包厢的门也被打开了,几个喝的醉醺醺的年轻男人满脸的酒气,正搂着怀抱里的小姐走出包厢。

看这架势,再加上几个被搂的小姐,一个一个气喘吁吁,面色桃红,有几个更是酥胸半露,估计是准备去楼上的房间里办事了。

“蒋哥,难道今天这事就算了?”因为白天一营丢了这么大的脸,这些耀武扬威惯了的少爷们心里头都不痛快,所以才一起出来喝酒找了小姐正准备好好的发泄一下,可是心里头终究还是压着事,怎么都有些的不痛快“听潮阁”更新最-快,全。

“算?谁他妈的算了那就是孬种,被人打了脸还不敢还手,以后老子就不用在军区混了!”蒋明一提到这个脸色阴霾的骇人,他还顶着一张猪头脸,狠狠的在怀抱里的女人胸口掐了一把,满脸的怒火和暴戾。

蒋明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小叔蒋海潮竟然就准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明摆的是洪海波这个小连长欺负到自己头上了,在自己头上是撒野了,小叔竟然不给自己找回面子,蒋明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更何况他还占着理呢。

冤家路窄!沈书意淡然的看着同样看到自己之后,脸色骤变的蒋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难道N市真的这么小吗?竟然一天就碰到两次了,而且这一次还来者不善。

“是你!”这边不等蒋明开口说什么,另外几个一营跟着蒋明混的属下也都认出了沈书意,毕竟当时沈书意可以一手就挟持了蒋明,一个漂亮的看起来很是柔和静美的女孩子,却突然出现在军区里,还挟持了蒋明,估计想要让他们忘记沈书意这张脸都有些困难。

“是我怎么样?你们这还要以多欺少吗?”沈书意笑着开口,语调之中带着几分狡猾之色,和蒋明他们几个比,王少华这些人才称得上真正的太子爷,所以即使惹事了,沈书意也无所谓了,更何况身后还有一个谭宸,一想到谭宸那面瘫脸上很是无奈又无语的表情,沈书意眼中笑意加深了几分,带着顽劣之色。

“打!”蒋明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没有男人不打女人的绅士风度,他在沈书意身上丢了个大脸,比起被洪海波打了一顿还要丢脸,再加上他是知道沈书意的身手的,自然是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推开怀抱里娇喘的女人,率先向着沈书意动手。

依仗着自己人多,其他几个男人也都是同样不入流的货色,都是齐刷刷的抡起拳头向着沈书意围了过去,让一旁几个被丢开的会所小姐都傻眼愣住了,满脸的鄙视和不屑,男人打女人原本就够无耻的,还七八头十个男人一起打一个女人,这绝对是没品到极点的人渣。

这边谭宸的包厢里,王少华和陆纪年等人热闹的厉害,喝酒摇骰子唱歌,什么都搬出来了闹腾,谭宸和关煦桡坐在角落的沙发上说着话。

“我准备让谭谭过来N市一趟,他一直在军区,不过有小叔在,谭谭也没有什么可以历练的机会。”沉声的开口,谭宸面上惯来都是面无表情,可是却对关煦桡他们几个弟弟很是照顾。

谭沐在军区里出任务的机会倒是很多,但是真正的人际关系这一块历练的太少,而N市的军区看起来风平浪静,底下却是波涛汹涌,所以谭宸决定将谭沐拉过来,如果能趁机会拿下N市军区,站的一席之地也好,不行也算是历练了一番,日后在军区,也不会被人随意的拿捏住。

“行,我在这边还有些关系和人脉,等谭谭过来了,我将他们介绍给谭谭。”关煦桡点了点头,他是不准备进入军区的,比起军区铁血般的生活,关煦桡和关曜这个父亲一样,更喜欢的是一种平和自由的生活,所以公安这一块更适合。

而他之所以跟着谭宸来了N市,却也是为了调查清楚当年关老爷子死亡的事情,否则N市军区这一块势力到底掌控在谁的手里,关煦桡是不在意的,如今谭宸让谭沐过来,关煦桡自然愿意将自己手里头的势力和人脉都交到谭沐手里。

砰的一声,包厢的门突然被大力的推开了,刚刚出去洗手间的一个微胖的年轻男人这会又冲了回来,两眼冒着精光,对着王少华和魏子快速的开口道,“刚刚外面有不长眼的混蛋竟然拦住嫂子对嫂子动手了!”

“我操,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敢对我嫂子动手!”这边话音刚落下,王少华呼啦一下站起身来,手里直接抄了个啤酒瓶子,第一个向着门外冲了过去,这架势活脱脱的像是脱缰的野马。

而魏子等人也跟着站起身来直接向着外面冲了过去,虽然他们多少知道沈书意的身手不会出事,但是有人在他们的地头上对沈书意动手,这等于是打他们的脸,这个时候不冲出去那还是男人吗?

所以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包间里倒显得安静了不少,陆纪年玩味的笑着,看着同样起身的关煦桡和谭宸,“啧啧,你这个正主倒是坐得住,不过这个小子还挺不错的,够义气够血性。”

这边沈书意并没有准备让谭宸他们动手,所以直接退到了走廊尽头的休息厅,地方大,动手倒也方便一点,可惜她的后退却让蒋明等人以为沈书意怕了,一个一个都是嚣张的厉害,将沈书意团团围住,大有不将沈书意给狠揍一顿不会罢休的架势。

“我操你大爷的,你敢动我家嫂子!”王少华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哐当一声啤酒瓶直接对着一个男人的头就打了下去,一脚又踹开另一个男人,笑嘻嘻的对着沈书意开口,“嫂子别怕,今天这些混蛋我来收拾,嫂子你到一旁坐着就行。”

“王少,凭什么让你一个人在嫂子面前出风头啊?我们难道不会动手吗?”魏子笑嘻嘻的开口,懒洋洋的看着蒋明等人,“呦,这还是熟人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吗?”

“就是就是,我们也等着讨好了嫂子,让谭连长以后训练我们的时候手下留情一点。”哈哈的笑声附和的响起,一提到谭宸,众人只感觉屁股都疼了,训练起来的时候,谭连长那哪里还是面瘫,根本就是变态嘛,太狠了,训的他们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沈书意越过众人的目光看向最后走过来的谭宸,眉眼弯弯的笑着,表情很是无辜,谁知道蒋明他们也在这里唱歌,而且只是一个照面就要揍自己一顿。

谭宸依旧面瘫着冷脸,看着沈书意这模样,只有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觉,只是心头却愈加的柔软,大步上前将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亲密的握住沈书意的手,带着几分霸道和占有,“回家。”

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里,谭宸宁愿和沈书意回揽月苑去,至于蒋明这些人,谭宸冰冷着黑眸扫过全场,等谭谭过来N市之后,将蒋海潮给连根拔起了,那么蒋明根本算不上什么,即使是现在,谭宸都懒得看这些不学无术自以为是的纨绔一眼。

不得不说谭宸招惹仇恨的功底绝对和沈书意不相上下,他那么如同看垃圾的无视眼神,直接让喝了酒,憋了一肚子火气的蒋明直接炸了起来,也顾不得蒋海潮之前三令五申的叮嘱,直接抡起一把椅子就要向谭宸冲过去,可惜直接被王少华给拦住了。

“别出人命。”冷淡的交待一声,谭宸直接霸道的牵着沈书意的手离开了,将混乱的场面留给王少华等人。

“嗷嗷,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这太不够义气了!”王少华嗷嗷的叫着,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不高兴,他这些少爷也都是人精,虽然平日里胡作非为,但是该懂得也都懂,谭宸要是真和家里那些长辈一样说教什么的,王少华他们铁定反感。

可是谭宸就这么冷酷的态度,却格外让王少华等人喜欢,这代表谭宸相信他们能摆平蒋明这些人渣,所以王少华和魏子等人都眼睛一亮,自然不会弄出人命的,他们还不至于为了蒋明这几个人渣将自己给搭进去。

不过这些平日以仗着家里有点权力有点钱,糟蹋三连普通士兵的混蛋们,这顿教训是少不了的,当然了,王少华等人全然忘记了当日谭宸还没有到N市军区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少干混账事,不过比起蒋明他们,王少华他们虽然胡闹,倒也不会真的欺负到那些农村兵,或许是因为身份够尊贵,欺负这些普通士兵,对王少华等人而言很掉价。

陆记年懒洋洋的笑着,依旧软骨头一样趴在关煦桡的肩膀上跟着他向着外面走了过去,“看不出谭宸倒很会收买人心那,这些小少爷们都将谭宸看成老大了,对自家长辈估计都没有这么听话过。”

“这是人格魅力,羡慕不来的。”关煦桡倒还没有回答,走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在前面和谭宸并肩的沈书意却已然回过头,调侃的向着陆纪年说了一句,言语之中的表情很是高兴和骄傲。

“你这还没有有嫁人就维护着你家男人,担心以后掉价了成黄脸婆。”陆纪年没好气的开口,看沈书意这样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摇摇头,继续的调侃打趣着,“女人就该把男人当成手里头的风筝,该拉的时候拉,该放的时候放,对男人太好了,他就理所当然了的享受你的好了,日后必定将你看轻了去,小意,这可是身为男人才知道的经验,我看你是自家人才教授你的。”

沈书意笑着挑了挑眉头,揶揄的看向谭宸,那黑润的眼睛里写满了笑意和顽劣,似乎是在问日后谭宸会不会真的这么薄情寡义。

“他是嫉妒。”谭宸凉飕飕的眼神瞄了一眼陆纪年,倒是第一次有种结交了损友的感觉,谭宸和谭亦比关煦桡他们大了几岁,所以一直将他们当成个弟弟一般照顾着,虽然关系狠手亲厚,但是更像是血缘至亲。

而谭亦虽然在外人面前总是邪魅腹黑的俊雅模样,可是对谭宸这个哥哥却格外的尊重,倒也很少有调侃取笑的时候,唯独凌浩然这个部下更像是真正的朋友,而如今不管是陆纪年还是莫念,却也让谭宸都感觉像是奇虎相当的朋友,完全不需要自己照顾教导。

“那你会吗?”明知道谭宸绝对不会如此,沈书意却也还是低声的开口,挑着眉梢,一副谭宸如果真的敢这么做,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凶悍模样。

“不会。”沉声的回答,知道沈书意只是调侃,谭宸却依旧回答的很是郑重,低头,轻柔的吻落在了沈书意的额头之上,峻脸的脸庞带着可以感知的温柔和宠溺。

“我就知道。”笑意自脸上荡漾开来,沈书意被谭宸握在掌心里的小手调皮的勾了一下,食指在他的掌心里轻轻的抓着,让谭宸呼吸猛然一顿,黑眸幽深幽深的看着沈书意。

“世风日下啊,光天化日的就这么秀恩爱,太无耻了啊。”陆纪年嗷嗷的叫着,看着前面的谭宸和沈书意,这两人,一个面子上就冷漠,一个心里头藏着疏离和清冷,可是偏偏腻歪到了一起,似乎连空气都显得甜蜜融洽,让陆纪年突然很是挫败,当年谁这么无耻的将小意给赶出了龙组,否则说不定今天这丫头就是自己老婆了,自己年纪一大把了,这会还光棍着呢!

“你不会找个女朋友?”关煦桡对陆纪年这么无奈的性子很是无力,谭宸和谭亦比关煦桡大了几岁,对他一直都是关心和照顾,有什么事也都是他们在前面顶着扛着。

可是陆纪年虽然和谭宸差不多的年岁,但是行事却诡谲,平日里性格更是捉摸不透,闹腾的厉害,让关煦桡只能任由陆纪年天天瞎胡闹着。

“这年头好女人都有主了纪年叹息一声,倒真的生出了几分寂寞的感觉来,龙组的存在太特殊,虽然算是暗卫和影卫,但是需要保密的东西不比国安部和军情处少,都是些最机密的情报,所以不管是陆纪年还是沈书意在骨子里都对人格外的防备,职业习惯的将一切出现在视线里的人都当成了潜在的敌人。

沈书意离开龙组好几年了,所以倒渐渐改了一些,可是陆纪年身上的压力可不小,他可不想出去祸害姑娘家,对伴侣不信任,经常怀疑,这是陆纪年没有办法改变的习惯,所以他倒是熄了这份心思,而龙组内部的姑娘那根本是少之又少,所以只能继续打着光棍。

这边谭宸和沈书意回到揽月苑,陆纪年却依旧厚脸皮的拉着关煦桡蹭了过来,要求吃夜宵,沈书意被绑架离开的这些天,陆纪年只能跟着关煦桡自己弄吃的,可想而知两个大男人能做出什么饭菜来,基本也就能吃而已。

而外面的东西,关煦桡从小都是在柳叶胡同长大,吃惯了家里做的菜,倒是有几分排斥外面的食物,有几分轻微的洁癖,所以宁愿自己下面条吃,也不愿意出去吃,陆纪年也嫌外面的食物补给卫生,所以也就跟着关煦桡天天吃的最为普通,这会好不容易沈书意回来了,自然要过来蹭饭吃,让自己好好补补。

“我去煎点饺子,煮了绿豆汤。”沈书意只能洗手去厨房忙碌,陆纪年厚脸皮的拉着关煦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谭宸直接也去了厨房帮忙,让陆纪年又是一阵暧昧的调侃笑声响起。

“你怎么不去看电视?”沈书意早上的时候就买了饺子皮,弄的是香菇鲜肉的馅都放在了冰箱里,原本是准备明天早上弄来当早饭的,这会陆纪年他们要吃夜宵,弄煎饺也方便,回头看着进厨房的谭宸,虽然还是疑问句,可是那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掩不住,看得出谭宸过来让她格外的高兴。

谭宸并没有开口,只是走了过来,也就着水龙头洗了手,看得出是准备帮忙给沈书意包饺子,拿过一旁的毛巾将自己的手随意的擦了几下,握住沈书意的手给她也将手上的水渍擦干净。

还真是闷那!沈书意笑着看着谭宸,只感觉这个男人其实有时候真的挺沉闷的,难怪之前自己和谭宸在一起,煦桡他们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闷坏。

“其实也不是给煦桡和陆纪年弄夜宵,晚上你吃的不多,正好给你弄点。”谭宸话少,沈书意只能自己先挑起话题。

今晚上是在莫家吃的晚饭,倒不是说谭宸因为莫五爷这个长辈在就做客吃的少,而是莫家的饮食一贯口味都有些偏重,谭宸自己口味倒清淡一些,所以晚上吃的也不多,在加上弄了不少海鲜在,谭宸大部分时间都在给沈书意剥海鲜,自己吃的就给更少了,所以陆纪年嚷嚷着要吃夜宵,所以沈书意也就准备给谭宸也弄点。

原本面瘫的峻脸上一丝笑意快速的闪过,谭宸握了握沈书意的手,突然的将人揽到了怀抱里,看着眉眼里满是自己的沈书意,低头,细碎的吻从那精致的眉眼一点一点的下移,最后落在那柔软的娇唇上,细细的碾磨着,温情的摩挲着,享受着这份缱绻的感情。

其实谭宸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是为了给自己弄夜宵,顺带的招呼陆纪年和关煦桡,所以这会听沈书意一说,心里头有说不出来的喜悦,带着一份得意的窃喜,让这个吻变得更加温情款款。

陆纪年刚准备来厨房里倒点水喝,结果就看见拥吻在一起的两个身影,刚准备出声吆喝两下,顺便吓吓两人,可是谭宸冰冷的眼刀子咻的一下射了过来,让陆纪年无奈的一耸肩膀拿着空茶杯离开了,谭宸的警觉还真的好的吓人,他是野兽吗?怎么能这么的警觉。

要知道身为龙组的一员,尤其是让陆纪年这么优秀的随扈,隐藏自己的身份,完全融入到环境之中,可以说是他们的特长,但是他刚一靠近就被谭宸发现了,让陆纪年再次坚定了谭宸变态的名头!打死不愿意承认是自己功夫不到家才会被谭宸发现。

“包饺子。”亲吻被抓包了,沈书意脸有点红,她绝对是做不到谭宸这么面不改色,还能用眼刀子去凌迟陆纪年,快速的低着头准备包饺子。

谭宸看着耳尖有点红红的沈书意,黑眸之中眼神愈加的温柔,却也没有再做什么亲昵的动作,也拿过一旁的饺子皮开始包起饺子来。

两个人动作起来倒也快,沈书意和谭宸包了六十多个饺子放到蒸笼上蒸了,绿豆汤也从冰箱里拿了出来,这会沈书意正在调着蘸饺子吃的油碟和辣椒。

“别闹声的开口,沈书意回头不满的瞪了一眼从背后抱住自己的谭宸,她原本就有些的怕痒,结果谭宸的手还不停的在腰间摩挲着,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却也让沈书意痒的厉害,娇嗔的瞪了一眼身后的罪魁祸首。

大手上的小动作倒是停了下来,谭宸却依旧抱着沈书意没有松开,下巴亲密的抵在她的肩膀处看着沈书意忙活,这种温情相处的融洽感觉,让谭宸怎么都不愿意松开手,忽然感觉以后要是绝杀出任务,一走至少十天半个月的,自己肯定会不习惯。

等到关煦桡和陆纪年吃完了煎的酥黄的饺子,喝了爽口的绿豆汤,谭宸毫不客气的将两个人赶去厨房洗碗筷,自己拉着沈书意上楼了。

“我去洗澡,一身的油烟味了。”沈书意看着站在卧房里的谭宸,也不知道为什么脸再次红了起来,干干的笑了一声,竟然带着几分落荒而逃的窘迫进了浴室。

谭宸起了窗帘将空调打开,用湿毛巾在凉席给擦了一遍,这才拿起手机拨通了王少华的电话,毕竟他们还太年轻,谭宸多少有点不放心。

“谭连长,没事没事,就是走了这群小子一顿,放心,我们都是挑着痛处下手的,不会伤到要害,但是不在医院住上十天八个月的绝对毫不了。”王少华这边还是很吵闹,估计他们这会还在闹腾,“那些兔崽子,竟然和我们摆身份出来压人,不行了,笑死我了。”

“明天继续训练。”谭宸冷酷的丢下话,挂了电话,而另一头的王少华愣了片刻之后,突然反应过来,嗷的一下叫了起来。

“还唱个屁啊,连长说明天早上继续操练,我靠,这不是要人命嘛!”这边王少华突然吼了一嗓子,众人都也都傻愣住了,然后想到训练的时候那面无表情,操起他们下狠手的谭宸,众人呼啦一下都站起身来,果真唱个屁啊,赶快滚回军区去睡觉,否则明天早上肯定得趴下。

等沈书意从浴室里出来,再次看着谭宸,怎么看怎么的变扭,不由的一咬牙,“快去洗澡睡觉!明天都要上班呢!”

当初她倒是为了看谭宸给谭宸一个惊喜,才会跟着那些雇佣兵去了X省,最后惊喜不成,却被谭宸狠狠的训了一顿,让沈书意只能割地赔款的答应了不少不平等的跳跃,而同床共枕就是其中一条。

谭宸定定的看着沈书意,直看的沈书意后背都发毛了,这才面瘫着脸打开衣柜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沈书意无奈的倒在床上,直接关了灯来个眼不见不烦,不就是抱一起睡嘛,又不是没有睡过,大晚上的关了灯谁也看不见谁,自己做什么要尴尬!

等谭宸洗了澡出来时便看见床上沈书意蜷缩的身影,完全缩到了床里侧,留出外面一大片的空地方,黑暗里,谭宸无声的笑了一下,小意好像太紧张了一点。

呼吸放的很均匀,沈书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装睡,估计这样也少了一份尴尬和窘迫,只是闭着眼,谭宸所有的动静倒是听的格外的清楚,谭宸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上了床,也空下外边的地方直接睡到了床里侧。

“睡觉。”低沉的开口,声音里带着男人特有的质感和沙哑,谭宸一手揽过沈书意都要贴到墙壁上的身体,直接揽到了怀抱里亲密的抱了起来,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不回答,继续装睡,沈书意身体紧绷着,心跳被无限放大,即使开了空调,却也感觉到几分的燥热,而谭宸那结实的胸膛,那温热的似乎灼热的体温都悉数的传递过来,让沈书意愈加的无法平静下来,装睡的呼吸频率都有些的失调了。

谭宸原本也是准备闭上眼睡觉的,他倒不是什么柳下惠,但是也不是什么完全控制不住下半身的禽兽,虽然有点旖旎暧昧的想法,但是看沈书意这紧张的模样,谭宸倒也没有准备做什么,毕竟能拥着人入眠,这种温情缱绻让谭宸也很是喜欢,可是谁知道沈书意却莫名的越来越紧绷,最后连呼吸都屏住了。

憋气憋的久了,沈书意终于受不了的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结果就对上了黑暗里谭宸那染笑的带着揶揄的黑眸,让沈书意的脸蹭的一下烧了起来。

“笑什么笑!”沈书意尴尬至极的开口,狠狠的瞪了谭宸一眼,直接破罐子破摔的一把将人给搂住,将红的烧起来的脸埋首到了谭宸的胸膛上来个眼不见为净。

闷沉的笑声在黑暗里响起,谭宸大手轻轻的抚摸着沈书意的纤细的后背,有节奏的拍着,低沉浑厚的嗓音里都夹带着几分笑意,“睡吧。”

耳朵边是谭宸那因为笑而震动的胸膛,沈书意不甘心的在谭宸的腰上狠狠的掐了几下,被谭宸这么一取笑,却也不紧张了,闭着眼,感觉到后背上那有节奏的轻轻拍打,睡意倒是渐渐的涌了上来。

当清晨的阳光再次灼热的照射下来,新的一天再次的来临,只是今天的夏天格外的燥热,连续的高温和酷暑让人都有些扛不住了,大清早的都显得酷热难耐。

大早上的陆纪年雷打不动的过来蹭早饭蹭车子跟沈书意一起去古韵上班,看了一眼谭宸,嘿嘿的笑着,满脸的暧昧,“果真大早上的容易冲动啊。”

不客气的丢出一个字,谭宸甩开陆纪年要搭上自己肩膀上的手,果真是损友,让谭宸都有些无力陆纪年的厚脸皮。

“煦桡,这绝对是欲求不满,所以大清早的火气这么大。”陆纪年哈哈笑着,感觉心里头安慰了不少,早上他直接冲到了楼上卧房,想要来一个抓奸在床,毕竟是个男人都知道大清早的太容易立正敬礼了。

当然了,陆纪年倒是抓到了谭宸立正敬礼的一面,可惜沈书意却不在卧房里了,这让陆纪年不由大笑的调侃着谭宸,丝毫不在意他的黑脸。

谭宸一大早也要开车过去军区,关煦桡也去公安局了,陆纪年蹭着沈书意的车去古韵,结果车子开到工业园这边,却看见几辆面包车正开在前面,一开始沈书意和陆纪年都没有在意。

可是当面包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人都是披麻戴孝着,沈书意立刻皱起了眉头,将车子停了下来,快速的拨通了门卫室这边的电话,让门卫将大门直接给锁起来。

早上工业园这边其实挺热闹的,因为大部分职工都是住厂里提供的免费宿舍,所以早上的时候,出来买早点的,趁着早上清凉出来晃晃的人很多,工厂的大门也就开着,等到八点半上班的时候才会关起来。

“佟海峰这是反水了?”陆纪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看着面包车上下来的人,却见他们手里有的拿着白色的横幅,上面写着杀人偿命的字样,有的人拿着鞭炮,还有一些人明显一看就不像是家属,抽着烟,一脸的凶狠模样,估计是准备来古韵闹事的。

“应该不会。”沈书意开口,佟海峰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倪大伟将佟宝牵扯进来,而且虽然有证人的口供,但是要让证人改口倒也容易很多,而且佟海峰既然答应处理这件事了,就不可能反水,只怕还是其他人在暗中做的手脚。

“难道又是佟宝和翟月?”玩味的笑着,陆纪年一脸的看热闹模样,他倒是唯恐天下不乱着,不过翟月要是这么闹,估计也是猪脑子,这样做给沈书意带来的最多只是一点小麻烦,可是给佟宝和佟海峰带来的可是大麻烦了。

“电视台的人也过来了。”陆纪年脸上笑容愈加的深了,指了指身后的开过来的几辆电视台的车子,看来是有人准备将这件事给闹大了,闹的满城风雨,但是这样做对沈书意同样没有什么大的影响,说到底即使倪大伟将人推出去给撞死了,也是倪大伟的责任,沈书意只是古韵的老板,手底下的员工犯了罪和她这个当老板的没有直接的关系。

沈书意自然也看到了电视台的人过来了,直接打了电话个佟海峰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如果被电视媒体曝光出去了,即使佟海峰想要压下这事都有些的困难。

“沈小姐,你放心,这事我马上就处理!”佟海峰脸色格外的难看,他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将事情闹大,甚至将电视台的人都给找来了。

难道是要对沈书意下黑手,可是翟月不可能这么没有脑子吧,这事真的闹大了,小宝是第一个倒霉的!佟海峰黑着脸,却也顾不得追究到底是什么人指使死者马力的家属去沈书意那里闹事,快速的拨通了电话,想要将媒体这边给压下来再说。

炮竹噼里啪啦的炸了起来,冥钞漫天飞舞着,马力的家属直接向着古韵的大门口一路哭喊着走了过去,后面有人举着横幅,让工业园的人都诧异的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