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首次上门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30    作者:吕颜

睡了半个多小时,王少华和魏子在谭宸停车的时候才醒了过来,舒展了一下酸痛的四肢,下了车,这会已经是傍晚十分了,却依旧显得燥热,不过因为这边算是老城区,巷子里串着风,几十年的大树遮挡了阳光,倒也不显得太热。

王少华懒骨头的将手臂揽在魏子的肩膀上,整个人靠在他身上,挑挑眉梢,诧异的开口,“到这里来做什么?”虽然四周也有些店铺,但是明显一看就是些杂乱的小店,就算要买东西也不至于来这里啊。

谭宸下了车,看了一眼四周之后,径自的向着最左侧一家门前种着桂花树的小店走了过去,老式的店铺,还是木制的柜台,可是若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可是黄梨木的柜子,而且有些年头了,便可以明白这店想必开了不少年头了。

店铺并不大,二十来个平凡,靠墙一边是柜台,窗户这边摆了些老式的桌椅,右边也是些老旧的家具一类的,眯着眼的老头子正在柜台后面打盹,瞅了一眼进店的沈书意和谭宸,漫不经心的开口,“要买什么自己看,东西都在后面。”

沈书意也是第一次知道这看起来老旧的店铺竟然还内有乾坤,绕过木头的货架子就是一条一米多宽的小门,后面却是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库房,上好的普洱茶这些茶叶随意摆放在一旁也就算了,那价值连城的古玩玉器也这么随意的放在上面,这要是招了贼,估计得损失上千万吧。

“贼不会光顾这里。”谭宸看了一眼满脸诧异的沈书意,她圆溜溜的睁大了眼,四处好奇的瞅着,谭宸紧抿的薄唇微微的勾了一下,这样老旧的店铺一般窃贼绝对不会想到光顾,而知道这里内有乾坤的人就没有胆子敢来这里偷东西。

“呦,我到N市都一年了,竟然还不知道这里还有一家特供店。”跟后面进来的王少华直接目瞪口呆的傻愣住了,他真的不知道这个看起来破烂的老店,竟然还是家特供,这可都是些真正的好东西,市面上绝对买不到的,没有相当的关系,有钱都买不到。

就拿这种野生的云南普洱茶来说,市面上那些普洱茶都是茶厂弄出来的,价格再高都是被炒出来的虚高,而这种特供的普洱茶可是千金难求,是真正的“古树茶”。

而一棵深山老林的茶树想要构成古树茶的资格,至少得生长在三百年之上,足可以知道这种茶叶的珍稀,而这样的茶叶都是特供,一般人即使有钱也买不到的。

“古玩玉石就不用了,舅舅那肯定有不少,这茶叶也不用了,我早上过去那泡的茶就是极好的。”沈书意看了看四周,好东西太多,可是一时半会沈书意还真的想不到该给莫安远买点什么东西过去。

“这个太贵了吧。”一转头,看到谭宸手里拿的那把匕首,沈书意快速的开口打断了,这东西估计都是上百万的价格,这上门吃饭不需要买这么贵的礼品,反倒显得生疏了。

“嫂子,你去外面等着,我们谭连长第一次上门见家长哪能空着手过去,自然是东西越多越好,越贵越好。”王少华对着一旁魏子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连说带劝的将沈书意给推了出去,准备怂恿着谭宸买到只剩下内裤出店。

谭宸点了点头,也示意沈书意在外面等,当初给沈家谭宸一次就开了五千万的支票,所以对真心对沈书意好的莫安远,谭宸更不可能在乎钱,当然了,买东西也是因为一份心意。

巷子外,沈书意靠在车门前正想着谭宸会买些什么,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却是秦炜烜打过来的电话,沈书意犹豫了一下,从她被绑架离开N市到如今,沈父和沈母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似乎并没有这个女儿一般,似乎当初在山林上的小木屋里,被绑架走被他们牺牲放弃的人不是沈书意。

“小意。”声音沙哑着,带着可以感知的疲倦,秦炜烜声音急切的带着深情,“小意,你没有受伤真的太好了,小意,你在哪里?”

“我很好,没什么事,那些绑匪安全之后就放了我。”沈书意淡淡的开口,和秦炜烜在一起快十年了,可是分开之后,却发现只有一种淡淡的惆怅,或许当年两个人之间都没有真正的投入感情,所以即使知道秦炜烜别有目的,沈书意却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难受。

当天沈书意和沈素卿都被雇佣兵绑架到了山间的木屋里,秦炜烜和沈父、沈母到达之后,他们带的现金,冒充绑匪的雇佣兵开口,只能带走一个人,沈父和沈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沈素卿。

而秦炜烜原本还想要开口说什么,他也想要救下沈书意,否则秦炜烜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和莫家搭上关系,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绑匪的枪口却已经对准了他们,让他们带着沈素卿快滚。

那一刻,面对着绑匪黑洞洞的枪口,秦炜烜发现自己好像失声了一般,根本没有勇气多说一个字,只能和沈父他们一起离开。

到如今,秦炜烜并不后悔当时丢下沈书意离开了,那些绑匪的眼神太凶悍太冷血,秦炜烜在商界这么多年,他自然能看得出那些绑匪手里头都是沾过血和人命的,他如果死了,那么一切都失去了,更不用说复仇,所以秦炜烜并不后悔。

“小意,我知道我没用,我不是男人,我在那样危险的时候丢下你。”沙哑的声音里夹带着悲恸,秦炜烜情绪很是低落和悔恨,狠狠的灌了一口酒,“小意,你没有选择我果真是对的,小意,我已经后悔死了,当时我为什么要那么害怕,大不了被那些绑匪杀了,我怎么能丢下你,我爱你啊,小意。”

“你喝酒了?”虽然秦炜烜说话还是很连贯,可是沈书意明显听出他的不对劲,这些年秦炜烜在商界白手起家并不容易,尤其早些年的时候,他太年轻,资格不够,很多应酬和交际都是事必躬亲,常常都是喝到吐。

沈书意没有少照顾醉酒的秦炜烜,慢慢的他的酒量也锻炼出来了,即使喝醉了,却也看不出来,说话也是条理清晰,只是之后会头痛很久,胃也不是很好。

“喝酒了,喝醉了我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今天知道小意你平安回来了,我真的太高兴了,小意,我对不起你。”伴随着秦炜烜的醉话,是酒瓶碰到酒杯还有倒酒的声音,随后电话里就沉默了。

沈书意拿着手机,静静的靠在汽车前,她曾经以为自己会和秦炜烜过一辈子,她也想象过日后的生活,即使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却有日久生情的亲情,只是变故来的太快。

“小姐,你好,我是思缘酒吧的酒保,这位先生从中午喝到现在已经醉了,你是她的朋友可以来酒吧接他吗?”就在沈书意准备挂了电话的时候,手机里再次传来陌生的男音。

“那个麻烦你翻一下手机上的联系簿,上面有位沈素卿小姐,是他的女朋友,可以让她过来接人。”沈书意平淡的交待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酒吧里,秦炜烜闭着眼瘫软在沙发上,听着手机另一头沈书意的回答,秦炜烜狠狠的攥紧了一下拳头,满满的不甘涌上了心头,十年,整整十年的感情,小意怎么能这么的冷心绝情!

“滚!”看着一旁的酒保,秦炜烜怒喝一声,再次的拿起酒瓶喝了起来,自从秦天朗到了N市之后,秦炜烜就举步维艰,古玩街的建设招标权丢了不说,其他的生意也都被秦天朗打压着。

原本谈好的合作伙伴不断找理由推诿,不愿意再继续和秦氏集团合作,银行这边的贷款迟迟发不下来,之前享受到的政府补补助的优惠政策也都被其他人抢走了,而且工商、税务、环保各个部门纷纷上门来找麻烦,甚至连劳动保障局都上门来了,说有员工举报秦氏集团的福利待遇很多方面都不达标。

秦炜烜知道这一切都是秦天朗在暗中捣的鬼,有秦天朗在N市,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对秦炜烜伸出援手帮忙,所以秦炜烜知道他目前唯一能合作的人只有莫家,只要莫家出面,即使是秦天朗也要给莫家三分面子,可是秦炜烜从沈书意的冷淡态度里明白过来,想要通过沈书意和莫家搭上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

挂了电话,沈书意一回头看见一辆熟悉的奥迪车子开了过来,这是周子安的车子,果真,随着奥迪车的缓缓停下,后座车门打开,周子安和秦天朗一起下了车,估计也是有点诧异竟然会在这里看到沈书意。

“小意,你没事吧?原本还准备明天给你电话。”周子安依旧是一副优雅贵公子的模样,看到沈书意,镜片后的目光一亮,随后悠然朗笑着,风度翩然的走了过来。

秦天朗倒是有几分歉意,之前他逼迫秦炜烜放弃古玩街的建设招投标,所以才会找人绑架了沈书意,可是谁知道自己竟然被人当枪使了,那些绑匪根本不是普通绑匪,而是之前在佟海峰生日宴会上暗杀周子安的雇佣兵,最后他们利用秦天朗给的方便之门离开了N市,甚至还将沈书意给挟持了出去。

“没什么事,安全回来了,不过那些雇佣兵倒是逃走了,他们太小心谨慎,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沈书意微微一笑回答着,如果之前谭宸他们直接生擒艾布力这个恐怖分子头目,那么倒是可以趁机将那些雇佣兵给抓起来。

可是军方最后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暂时放过艾布力,利用沈书意和艾布力达成的协议,慢慢摸清楚艾布力在境外的势力,所以不能打草惊蛇的情况之下,那些雇佣兵也都被放了出去,让他们和艾布力一起潜逃出境了。

“小意你太客气了。”周子安眼中笑容加深,他见识过很多人,不管是圈子里的人,还是圈子外的人,可独独只有沈书意一个给周子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在周子安看来沈书意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家世背景,不谄媚不巴结,当然,这年头这样硬骨头的人倒也不少,可是沈书意和那些仇富的人却又完全不同,她冷静世故,处事圆满,能帮到自己的时候,就如同小吃街爆炸的那一次,她可以在最危险的那一刻用身体护住自己,给自己挡下危险。

不要说只是普通朋友,周子安明白就算是自己请来的保镖在危急到生命的那一刻,也不一定能做到沈书意这样,可是即使如此,她也不会向自己寻求什么帮忙和照顾,说小意世故圆滑,可是却又是无欲无求,似乎只是想要过日子而已,仅仅是过日子就行了。

“先进店吧。”秦天朗看了一眼沈书意,不管如何,也算是自己欠了她一次,秦天朗之所以来这个特供店也是因为准备在N市活动一下,虽然有着秦家的身份和背景,但是该有的礼节还是需要有的。

“宁老爷子,我带个朋友过来买些东西。”进了店,看着终于不打盹而正喝茶的老爷子,周子安倒是很是礼貌的开口,顺便介绍了一下秦天朗的身份。

“要些什么?”宁老爷子懒洋洋的开口,指了指货架后面的库房,“东西不多了,古玩玉器什么的还有,一些特产什么的也有,其他东西不多了。”

“行,就看些古玩玉石,再加上些茶叶特产什么的,这边这些就行。”看着一旁地上箱子里的东西,周子安完全没有多想,只当是店里的货物,宁老爷子还没有整理,都堆在箱子里。

“呦,这位哥们,这个可是我们选好的。”王少华正抱着一大包东西出来,快速的开口制止了周子安。

“买这么多?”错愕着,沈书意呆呆的看着几大箱的东西,再看着王少华和他身后的谭宸和魏子,两个人也都抱着一大箱的东西,让沈书意表情狠狠的纠结了一下,这是第一次回家的礼物吗?为什么感觉这更像是进货之后准备回去开店的。

谭宸看着纠结着小脸的沈书意,将东西放了下来,修长的身影走过来,沉声解释了一句,“差不多了,东西太多不好选。”

所以谭宸干脆就听从了王少华和魏子的建议,感觉还行的东西都拿了一份,让一旁奸计得逞的王少华和魏子偷偷笑了好久。

“太多了。”沈书意哭笑不得的开口,怎么看这也太多了,整整四大箱子,车子后备箱够大才装的下,否则这还不得弄个小货车来搬运。

“礼多人不怪。”谭宸倒没有感觉很多,安慰的拍了拍沈书意的头,对着一旁的宁老爷子开口,语调则显得冷沉漠然了很多,“算账。”

周子安脸上笑容渐渐的冷淡了不少,看了一眼谭宸,沈书意从沈家搬出来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现在谭宸买这么多东西,必定不会是去沈家,那么唯一能去的只可能是莫家,谭宸这是去见家长了,一瞬间,心里头有着几分淡淡的苦涩,钝钝的难受,只是面上倒是不显分毫。

这么大的手笔,看来这个谭宸也绝对不可能是个小连长这么简单,秦天朗但笑不语着,看了一眼神色微微不对劲的周子安,倒是看不出子安竟然也看上了这个沈书意。

可惜周家的门槛太高,即使沈书意背后是莫家,可是莫家毕竟是混黑的,周家绝对不可能接受一个混黑的儿媳妇,想必子安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莫家大宅。

莫家的主宅并不是很大,但是莫家主宅左右两侧这边的别墅群却都是莫家所有,除了少数卖出去之后,其余的别墅住的也都是莫家的人,所以这边别墅群这一块几乎都算是莫家的地盘了,一进入这边就算是进入了莫家的势力范围。

桌子上的菜肴已经都摆放整齐了,莫安远静静的坐椅子上,喝了一口茶,眼睛向着角落里的落地钟瞄了过去,却已经过了六点钟,之前说好是五点半回来吃晚饭的。

“第一次上门吃饭就迟到,看来果真有几分胆色,这是嫌我莫家门槛太低了是不是?”终于在六点半才看到谭宸和沈书意过来了,莫安远冷冷的开口,手里依旧端着青花瓷的茶杯,冷眼不悦的看了一眼迟迟才来的谭宸。

这边沈书意刚准备解释一句,可惜刷的一下,莫安远和莫念的眼神同时看了过来,而谭宸也松开了沈书意的手,示意她不用开口,自己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抱歉,来迟了。”低沉浑厚的嗓音透露着特有的冷静沉稳,谭宸面瘫着峻脸,很是陈恳的向着莫安远道歉着,迟了就是迟了,对于谭宸而言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借口。

旧是满脸的不悦,莫安远冷哼一声,有种越看谭宸越不喜欢的感觉,估计身为长辈,一想到沈书意后半辈子都要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这种嫁女儿的感觉,让莫安远满脸的冷色,浑身的煞气压都压不住。

“莫伯父。”谭宸看了一眼莫安远,估计是在谭家太习惯谭骥炎这个父亲终年都是威严着冷脸的模样,所以莫安远这种慑人的气势,谭宸倒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压力,喊了一声之后将手里的礼盒递了过来。

东西太多,所以这会王少华和魏子还在外面将整箱整箱的礼物拿出来一个一个的放在礼盒里,总不能整箱子的搬过来,那就真的成暴发户了,所以谭宸和沈书意因为时间太迟了,谭宸先拿了一件礼物就进来了。

莫安远接过礼盒打开,看了一眼放在里面的唐三彩,他当年因为给沈书意的母亲莫思云收集富有中国特色的物件,所以对这些古玩一类也算是很喜欢,人年纪大了,倒是更喜欢清静,修身养性,这些古物很合莫安远的胃口。

不过此刻,莫安远却直接将唐三彩放回了礼盒里,一脸的不喜之色,皱着眉头冷冷的开口,带着黑道人物的肃杀和阴暗,“东西倒不错,不过我不喜欢瓷器类的古物,你拿回去吧。”

“舅舅……”沈书意一看莫安远这架势就知道他是故意的,刚想要开口,可是一旁的莫念却拉了一下沈书意,示意她不要插手,否则莫安远只怕对谭宸更加不喜。

“我去换一件。”送出来的东西被嫌弃了,谭宸倒没有什么不高兴,也没有感觉到被刁难,拿回礼盒放在一旁,转身向着门外走了过去,片刻之后,又拿了一个新礼盒走了过来。

“字画?这东西挂墙壁上太糟蹋古物,收起来放着想要看一次还真是够麻烦的。”依旧是百分百的刁难,莫安远将字画再次丢给了谭宸。

不发一言的的面瘫着峻脸,谭宸面无表情的拿着字画出去了,片刻之后,手里又多了一个新的礼盒,这一次却是一个翡翠雕刻的莲台,这种摆设品不会像字画那样收藏起来就没有办法欣赏,挂出来担心弄坏,直接可以摆在书桌上把玩。

“我不信佛。”莫安远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还带了这么多东西,表情微微的变了一下,依旧鸡蛋里挑骨头一般将翡翠莲台又还给了谭宸,虽然这几样东西都很得莫安远的喜欢,“都是些死物而已。”

可是当谭宸陆陆续续的又拿了不少东西过来,嫌弃到最后,莫安远火大的一拍桌子,阴测测的开口,“你这是给我下马威,显示你很有钱?”这些东西拿出去都可以开家店了,这个混小子!败家子!

谭宸看着满满一桌子被莫安远嫌弃过来嫌弃过去的礼物,依旧面瘫着脸,“不知道莫伯父喜欢什么,所以每样都拿了些过来,莫伯父不喜欢的话,下次我重新带些过来。”

“舅舅,这都快要七点半了,我饿死了。”沈书意坐在椅子上,摸了摸饿瘪的肚子,这四十多分钟就看见谭宸来来回回的如同搬运工一般的将礼物一件一件的搬过来,然后舅舅就一件一件的挑刺嫌弃。

这么幼稚的事情,舅舅这个N市响当当的莫五爷竟然做的一脸正色,理所当然,而谭宸也面无表情的将礼物换了一件又一件,认真的态度,让沈书意都彻底无语了,这两个人真是够了啊,菜都热了一次,再不吃都要饿死人了。

“莫五爷,我们在外面可是装了四十多分钟的礼物了,总该赏口饭吃吧?”王少华和魏子也是耷拉着头,无精打采着,满满几大箱的礼物,他们俩就窝在车屁股后面不停的包装包装,王少华瞅了一眼莫五爷,“您老要是嫌弃我们连长,直接将人拉出去揍一顿,他绝对不敢还手,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吃饭!”第一回合,莫五爷完败,不甘心的看了一眼不知道说句漂亮话,就板着脸不停换礼物的谭宸,这么个面瘫的臭小子,小意怎么就看上眼了,一板一眼的又冷酷又严肃,有什么好的,日后还不得闷死。

莫念摆摆手让下面人将这礼物都搬回到了莫五爷住的小楼里,虽然师傅一直在嫌弃,可是莫念知道这些东西莫五爷喜欢的很,都是些市面上少有的宝贝,不过想到谭宸见个面吃个饭竟然能搬来几大箱的礼物,这神经粗的还真是够吓人的。

饭桌上因为有了王少华和魏子这两个没大没小的活宝活跃气氛,再加上沈书意不时的开口,所以即使谭宸和莫念是天生的淡漠性子,莫五爷还一脸嫌弃的不喜欢谭宸,但是这顿迟来的晚饭倒是吃的挺欢快的,莫家也很少有这么热闹了。

吃过饭,佣人将小糕点和果盘还有茶水送了上来,沈书意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刚叉了一块黄桃还没有来得及吃,莫五爷再次开口,目光幽冷冷的看了一眼谭宸,“就算你和小意目前还在交往中,但是有些规矩还是不能坏的,小意是我莫家的孩子,我们莫家古训有些的封建古板,还是从明朝末年就传下来的。”

莫家是明末清初发家的大家族,莫家老爷子后来从了军,民国时期曾经一度成为了开国元勋孙中山的得力部下,再后来在国民党军阀中那也是响当当的世家,手握重兵。

直到R国侵占中国领土,然后就是内战爆发,莫家当初面临着两重选择,虽然莫家投身的国民党阵营,但是当年的莫家上下都知道比起国民党,**才是真正的顺应民心,只是莫家却也不可能投诚**背叛党国,最后莫将军带领自己的部下远征越南和缅甸,避开这样两难的选择,而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办法回来了。

谭宸看了一眼说话的莫五爷,皱了皱眉头,有种不安的感觉,而一旁沈书意低着头吃着黄桃,之前舅舅刁难谭宸,谭宸是绝对不会在意的,但是让自己从揽月苑搬回来,沈书意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谭宸肯定不答应,这下肯定得杠起来。

“所以小意还是该回莫家来住,等二十五岁之后,你们结婚了,再搬到一起去住,婚前同居是绝度不允许的。”莫五爷说完了莫家的教训之后,最后终于说出了最终的目的,让沈书意从揽月苑搬回莫家。

“不行。”相对于莫五爷洋洋洒洒的一大篇话,谭宸就是直截了当的两个字,斩钉截铁的强硬态度,其他事都可以商量,但是这事是绝对不行的。

不行两个字硬蹦蹦的砸了过来,让莫五爷黑了脸,他虽然在黑道上说一不二,雷厉风行,但是很多时候,还是讲究法方式方法的,谁知道谭宸就两个字:不行。

“小意住你那里不合适,再说你是个军人,大都数时间都是留在军区里,你让小意一个人住在揽月苑里做什么?给你看房子,还是给你佣人打扫屋子?”莫安远火大的开口,他虽然其实还挺欣赏谭宸这性格,但是不得不说很多时候谭宸这面瘫脸都能将人给活活气死。

“不行!”可惜不管莫五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谭宸依旧是硬蹦蹦的两个字,面瘫着峻脸,半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低着头吃黄桃的沈书意差一点给笑出声来,结果一小块黄桃呛到气管里,直接拍着胸口呛咳了起来,果真看热闹是要付出代价的。

谭宸快速的侧过身来,大手拍着沈书意的后背给她顺气着,看着沈书意乐极生悲的模样,很是无奈的叹息一声,小意越来越闹腾了。

“师傅,消消气。”莫念漠然着脸庞劝着一旁的莫五爷,谭宸这性子,莫念是知道的,所以不是莫念认为莫五爷不够强大,实在是对着谭宸这面瘫脸说什么都是无用功,他绝对软硬不吃,估计小意自己提出来搬出来才行,否则谭宸是绝对不会放人的。

“喝水。”等沈书意不在咳嗽了,谭宸拿过自己的茶杯递给了沈书意,看着她呛咳通红的小脸,黑润的眼睛里染着水汽,眼角更是有生理泪水隐约要落下,谭宸伸过手,修长有力的手中温柔的抚过沈书意的眼角,将那泪滴擦去。

果真不能做坏事!沈书意尴尬的对着谭宸笑了笑,倒是没有在意他这么亲昵的动作,或许也是因为两人从最开始相处时便有种说不出来的融洽和亲密,所以谭宸这种自然而然的举动,沈书意对其他人防备极深却从不会防备谭宸。

略显得粗糙的大手并没有收回来,谭宸顺势抚上了沈书意的脸,柔软白嫩的脸颊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光滑细腻的感觉像是附带着魔力一般,让谭宸舍不得将手挪开,就这么静静的抚摸着沈书意的脸。

“咳咳!”莫五爷干咳了两声,警告的看了一眼谭宸,自己还在这里呢,这个臭小子就敢动手动脚的,这要是单独在揽月苑,他还不将小意给吃干抹净了!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尤其莫五爷这些年可都是混黑的,什么事没有见过,尤其这个年代,男人能管住下半身,那还不如说母猪会上树更容易。

脸一红,沈书意这才响起莫五爷和莫念还有王少华魏子都还在这里,快速的将脸颊上谭宸的手给拉了下来,干笑两声,有点的尴尬。

“回家。”顺势握住了沈书意的手,谭宸自然也发现有其他人在多么的不方便,所以沉声开口,准备带沈书意回揽月苑,而且之前小意已经答应要和自己一起睡了,一想到这里,原本深邃冷漠的黑眸瞬间复杂了许多,所以莫五爷的担心也是很有道理的。

莫安远也知道从谭宸这里下手绝对不行,视线不由的转向一旁的沈书意,终于恢复了一贯的优雅淡然,神色很是温和,“小意,回来住些天吧,算是陪我住一些天,你母亲的房间一直保留着未动,你回来就住那里。”

看了一眼谭宸那面瘫脸终于变色了,莫安远笑着继续开口,“若是谭宸从军区回来了,你再回揽月住,否则你一个人住在那空荡荡的屋子里,我也不放心。”

对谭宸,莫安远是知道软硬都不行的,但是莫安远知道沈书意的性格,看起来冷硬强势,其实沈书意性格最为柔软,将人拐回莫家之后,谭宸再想要将小意给弄回揽月苑住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谭宸这会冷着眼神看着“老奸巨猾”的莫安远,随后冷冷的收回目光,那冷酷的眼神怎么看都显得有些的鄙视,而谭宸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大手握着沈书意的手,他知道小意是绝对不会搬回来的。

莫念依旧不发一言的坐在一旁,如果根本不在意这事,王少华和魏子一边吃糕点和水果,一边看热闹,果真跟过来蹭饭吃是对的,虽然没有看到谭连长吃瘪有点可惜啊。

“舅舅,我就不来回跑了,住揽月苑挺方便的,以后有时间我和谭宸都过来吃饭。”沈书意微笑着开口,她真的搬回来住,谭宸应该不会阻止,可是沈书意却舍不得看谭宸难受,便还是拒绝了莫安远的提议。

面瘫着峻脸,谭宸眼神柔软了很多,牢牢的握着沈书意的手,他就知道小意一定会选择自己的!这种喜悦,让谭宸甚至很幼稚的看了一眼莫安远,眼带挑衅之色。

“谭宸,你和我进来一趟。”莫安远其实也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沈书意太独立,她会和谭宸住一起,说明已经打心底接受了谭宸,但是莫安远有些话还是要和谭宸说的。

门外,等莫安远三令五申的警告谭宸不准对沈书意动手动脚,否则的话直接将沈书意带回莫家,谭宸这一次倒没有反驳什么,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让人没办法推测出他到底是听训呢还是根本不在意。

“小意交给你了,别让她受了委屈。”该说的狠话都说了之后,莫安远温和的开口,拍了拍谭宸的肩膀,之前那么幼稚的人倒不像是自己了,或许只是关心则乱。

“不会。”肯定的开口,态度坚定,谭宸平静的看着莫安远,虽然没有多余的话,但是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他绝对不会委屈沈书意,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沈书意。

“艾布力的事情小意已经和我大致的说了一下,抽个时间,你过来一趟,我们详细谈,今天就先回去吧。”莫安远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谭宸虽然面瘫着脸,但是却给人一种信任,他既然答应了,莫安远相信谭宸绝对能做到。

莫安远之前有些幼稚的刁难谭宸,不但他自己有些诧异,就连一直跟在莫安远身边长大的莫念都有些惊诧的,夜色之下,莫念看了一眼莫安远,银白的月光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一片的祥和安宁之色,目光悠远,却不再有之前的幼稚,是莫念熟悉,也是莫家众人熟悉的莫五爷。

“小意交给谭宸我倒是放心了。”莫安远淡淡的开口,比起在商界打拼,圆滑世故的秦炜烜,谭宸只是第一次见面,却也让莫安远信任,甚至放心的将沈书意交出去了。

“他会对小意好的。”莫念附和的开口,之前虽然和谭宸打了一架,但是谭宸的身手让莫念佩服,再加上谭宸既然能亲自处理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的事情,他在军区中的地位想必也是无比显赫,而今天带过来的那几大箱子的礼物,价值连城,谭家家世必定雄厚,这样的一个人,莫念自然也是放心将自己默默守护了十几年的妹妹给交出去。

“连长恭喜你今天过关,我们出去庆祝一下?”汽车里,王少华怂恿的开口,其实是之前少爷连的那群混小子打了电话给王少华,今天训练的狠了,众人累的够呛,这会正在外面逍遥呢,让王少华和魏子蹭过饭之后过来继续续摊。

从莫家出来也不过九点钟而已,谭宸看了一眼沈书意,她没有反对,谭宸这才点了点头,王少华这群人之前虽然无法无天,嚣张霸道,但是骨子里却有军人世家的一股硬气,下午谭宸操练的狠了,这群少爷虽然没有基础,却愣是没有一个退缩的,硬着骨头挺了下来,让谭宸倒是有几分的欣赏。

“魏子,开车过去东河路那边续摊。”王少华高兴的吆喝起来,或许这就是圈子里的人和圈子外的人的不同,即使是袁德明,他却也没有办法和王少华他们打成一片。

而同一时间,蒋明今天丢了大脸,去医院检查之后也没有什么事,但是蒋海潮这一次却没有能给蒋明出气,让将明憋屈的厉害,从医院出来之后,直接拉着一营的这些手下出来海吃了一顿,刚好也到了东河路这边的KTV喝酒唱歌去了。

包厢里灯火并不怎么亮,看到王少华和魏子几人过来了,立刻挪出了位置,“来迟了啊,罚酒罚酒!”

“滚你丫的,有种你去罚嫂子喝酒啊!”王少华没好气的淬了一声,鄙视的看着要给自己倒酒的年轻男人,这年头还都是欺软怕硬了,都敢罚到自己头上来了。

“我要是敢以下犯上,得,明天连长还不操练死我。”男人哈哈大笑着,说实话他们这群人还真的是服了谭宸,而且谭宸和沈书意过来了,虽然他们并不跟着一起闹腾,但是却也不显得突兀,合群的很,让众人也都放开了说话打闹。

“让煦桡也过来?”沈书意低声的开口,因为包厢里隐约沈有些的嘈杂,再加上王少华等人说话声都大的厉害,沈书意只能凑近了谭宸耳边开口。

结果这边话刚说完,谭宸却一手揽过沈书意的腰,快速的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这才低声开口,“嗯,煦桡在这边认识的人不多,公安局里的人都玩不到一块去,他比王少华他们大了两岁。”

“你这是营党结私了?”沈书意笑了笑,两个人窝在角落的沙发里说着悄悄话,灯光黑暗,所以沈书意也就懒懒的靠着谭宸,小手抓着他的手把玩着,“对了,舅舅最后将你叫出去说什么了?”

“没事,让我抽空再过去一趟,处理一下艾布力的事情。”谭宸的左手依旧落在沈书意的腰间,明明是清瘦的腰身,盈盈不可一握,但是爆发出来的力度有时候让谭宸都惊诧。

关煦桡是和陆纪年一起过来的,陆纪年直接巴上关煦桡了,直接蹭吃蹭住,连车子都蹭上了,让关煦桡每天只能先送陆纪年去了古韵上班,这才转而开车去局里工作。

“我弟弟,关煦桡。”看到关煦桡过来了,谭宸这才沉声的开口,只是简短的介绍了一下关煦桡的名字,没有透露任何其他的情况,至于旁蹭过来的陆纪年,直接被谭宸给无视了。

“柳一禾,设计师,目前小意可是我老板。”陆纪年绝对是自来熟,懒散着趴在关煦桡背上,笑着和王少华、魏子等人摆摆手。

“迟到的罚酒三杯啊。”王少华唯恐天下不乱的招呼着,虽然谭宸并没有说关煦桡的身份,但是都是圈子里的人,那种气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边笑着说着,手里已经迅速的倒了六杯酒出来了。

“我打打赌,你们这群混小子也就敢对我和煦桡来个下马威,谭宸迟到了,你们敢吗?”陆纪年一挑眉头,笑着走了过来,大方的端起酒杯,仰起头咕噜咕噜的灌了三杯酒,都是红酒,倒也不会出什么事。

叫好声鼓掌声立刻响成了一片,关煦桡之前和王少华他们见过一次,就是那一次孙大刚和沈书意躲到山里,搜山的时候打过照面,但是当时并没有说过话,不过关煦桡倒是知道王少华等人的身份。

这会也朗笑的走了过来,大方的喝了三杯酒,再次引起众人一片鼓掌叫好声,陆纪年直接当自己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直接和王少华等人混到了一起,天南地北的调侃起来。

“哥,小意。”关煦桡向着角落里的沈书意和谭宸走了过来,温和一笑,气质儒雅,“今天还顺利吗?”今天可是谭宸哥第一次登门拜访莫家。

一想到谭宸买了那么多东西过去,沈书意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和关煦桡说着,一旁谭宸一手静静的搂着沈书意的腰,看着灯光之下沈书意染笑的脸,冷硬的脸庞也慢慢的柔软下来,小意不但需要家人,其实也需要朋友,即使自己更希望将小意牢牢的禁锢在自己身边,心里眼里都只有自己,但是谭宸却还是克制住了。

“不是吧?谭宸,你这是暴发户吗?”凑过来挺热闹的陆纪年噗嗤一声,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却见黯淡的灯光之下,谭宸、沈书意还有关煦桡动作无比迅速的一个侧闪,利落的避开了差一点喷到自己身上的酒。

“不就是一口酒吗?又不是喷硫酸,你们有必要躲的这么厉害吗?”陆纪年鄙视的哼哼两声,不满的看着眼前的三人,这动作可真的够漂亮的。

谭宸鄙视的看了一眼陆纪年,拉了拉沈书意刚刚因为飞快起身躲避而微微下移的领口,遮挡住那白皙娇嫩的肌肤。

“你够了啊。”关煦桡无奈的将纸巾丢了过去,陆纪年这人看起来倒是邪魅俊雅,可是骨子里绝对是又臭又懒的男人,关煦桡这几天算是领教到了,袜子换下来不喜也就算了,陆纪年竟然还喜欢藏床底下,让关煦桡一度无语。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却是沈父的电话,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沈书意看了看谭宸,“我出去接个电话。”

走出喧闹的包厢,沈书意站在走廊尽头的角落里,终究还是接起了电话,心情有些的复杂,“喂,是我,沈书意。”

电话另一头,沈父却沉默着,之前绑架案发生的时候,沈父知道他的确对不起沈书意,他为了救下沈素卿,打电话将沈书意骗回了沈家大宅,让她也被绑架了,之后带钱去山上赎人的时候,沈父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沈素卿,如今再打这一通电话,沈父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感觉心里头沉甸甸的。

“如果没事我就挂电话了,如果是担心我受伤了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没事,绑匪安全离开N市之后就将我放了。”沈书意平静的开口,眯了眯眼睛,终究将眼中那最后一丝的不舍都给抹去了。

“小意,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也知道当时那种情况我根本没有办法选择!”沈父低声的开口,语调很是为难,“小意,你难道不知道你姐姐身体不好,她不能留在绑匪那里,从山上下来之后,素卿就发烧住院了,昏迷的时候还叫着你的名字。”

“沈先生,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沈书意直截了当的打断了沈父的话,在沈家,每一次被牺牲的人都是自己而已,从小到大,每一次犯错的人都是自己而已,她都已经习惯了,这些煽情的话就不用再多说了。

至于沈素卿会在昏迷里叫着自己的名字,沈书意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沈素卿在做戏,另一种可能就是沈素卿昏迷里恨不能杀了自己,所以才会叫着自己的名字。

------题外话------

一万二的催更票啊,呜呜,打字打到手腕酸软了,不过终于写到了,吼吼。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