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搬出家世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9    作者:吕颜

“这真的和我无关,我就是看见那个洪海波连长的车子爆胎了,顺便载他一程之后,就成这样了。”沈书意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辜的向着谭宸解释着,谁知道在马路上开车也能遇到这事,一眨眼的功夫,身上就多了一条挟持绑架人民解放军的罪名,其实自己真的很无辜。

谭宸冷沉着面瘫脸,看着可怜巴巴的沈书意,大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很是无奈的感觉,让谭宸再次明白了当年谭骥炎这个父亲对待童瞳时的挫败,那种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看着她这样无辜的睁着黑眸看着自己,心瞬间就柔软了,恨不能她再捅几件事来,反正天塌了都有自己扛着。

“那个我扛着总比洪海波扛着好,对吧?”知道谭宸没有生气,沈书意眯眼笑着,一脸的谄媚之色,自己只是普通人,不管怎么着了蒋明,那也是可以调解的事情,但是要是洪海波挟持了蒋明,那性质就恶劣了很多,闹严重了洪海波的军旅生涯就毁了,说不定还要上军事法庭被判刑坐牢。

“那是,小沈那,今天只是误会一场,哈哈,你是来接谭宸回去吃饭的吧?这天眨眼就黑了,快回去吧。”袁德明满意的猛点头,比起谭宸这个又臭又硬的混小子,沈姑娘可灵活变通多了,否则今天这要是发生了械斗,袁德明就真的不要活了。

“好了,洪海波你也给老子将你手底下的兔崽子都带回去,待在一营做什么?还准备让一营给你们准备晚饭吗?回去之后,老子再来收拾你!”洪亮着声音开口,袁德明板着脸严肃的对着洪海波命令着,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了,当然了,袁德明知道今天出了这事不管如何都是要向军委上报的,不过因为沈家姑娘的插手,总算没有酿成大祸。

转过身来,袁德明看着一脸忿忿不平,压抑着怒火的蒋明,黑沉粗糙的脸庞上眉头皱了皱,“你们两个将蒋明送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一营的训练暂时由副营长和政委管着,等身体好了再和老子来汇报到底是怎么回事!”

“团长,你这是准备包庇这个以下犯上,不守军法,带着士兵到军区械斗的洪海波了?”冷冷的反问着,今天受了这么大的侮辱,这个场子不找回来,蒋明知道自己的脸那就算是丢尽了,都被人打到家门口了,就这么被袁德明插科打诨的带过去了,事后再追究那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对着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一营的这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少爷们呼啦一下将三连的几十号士兵“听潮阁”更新最-快,全再次给围了起来,一个个气焰嚣张着,今天这事一定要闹,而且要闹大,反正是一连这些泥腿子的错,他们可不怕!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可不行!

平日里军营里也都是派别严重,而最大的派别就是城市兵和农村兵,互相都看不顺眼,城市兵看不起农村出来的,轻视他们,而农村兵同样看不起这些娇惯长大的城市兵,尤其是训练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吊儿郎当的,根本不尊重教官,所以两边都是互相看不顺眼,摩擦不断,今天这事即使袁德明想要善了,可是蒋明可不准备大事化小。

几个人快速的挡了过来,沈书意一怔,她刚准备和谭宸先回去了,毕竟这事袁德明过来了,而且也算是没有出大事,按理说也没有她什么事了,可是蒋明这么一说,再看着一营这些士兵一个个得意洋洋的嚣张模样,沈书意笑了起来,果真是猪脑子,这事真的闹大了,谁也逃不了。

冷着眼神,谭宸看着挡在自己和沈书意面前的几个士兵,眉头一皱,寒气从黑眸里迸发而出,冰冷冷的丢出两个字,“让开!”

“让什么让?这个女人可是绑架未遂,而且还擅闯军营,这可是大罪,想要逃走没有这么容易!”蒋明阴冷的开口,对着沈书意还有一股子的恨意,当着众人的面被一个女人勒住脖子挟持,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这个脸已经丢了,蒋明不管如何都要讨回场子。

谭宸转过身,冰冷着面瘫脸看着叫嚣的蒋明,他之前被洪海波暴打了一顿,所以这会顶着一张猪头脸,青青紫紫的脸庞,再加上那张狂的气焰,让谭宸都嫌恶的懒得看,转过目光看向一旁的袁德明,这就是他手底下的兵,这样的渣滓也能放到军区里。

你个臭小子这么看着老子做什么?老子愿意将蒋明这样的人渣丢进军区吗?尼玛,老子要是有法子,第一个将这个人渣给打死!袁德明对上谭宸那蔑视的眼神,气的黑了脸,只感觉憋屈的够呛,老子不和这个面瘫脸的臭小子生气,否则气死了自己不值得!

袁德明虽然在谭宸的档案里查不出什么来,但是就谭宸那强硬的单兵作战能力,怎么可能会到N市军区自己管辖的团里,这样的好苗子,只怕各个军区都抢着要,尤其是那些特种大队,自然不会放过、

可是人就这么来到了自己这里,还管着少爷连,袁德明就是猪脑子他也知道谭宸过来只怕是混日子的,背景越是查不到越是强大。

而且之前来N市军区的可是周淮,这个成都军区周将军的独子,可是谭宸愣是有办法挤了周淮的名额,再加上谭宸虽然面瘫着脸,可是袁德明看得出他和王少华和魏子这些少爷们在某种程度上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他们都高傲,身上带着一种尊贵,否则王少华和魏子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服从谭宸的管教,还以谭宸马首是瞻,能让这些军区世家的少爷们臣服,只怕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根本不容易融合到一起。

所以这会看着谭宸这么鄙视自己,袁德明气的连肺都要炸了,自己要是有背景有靠山,他第一个将蒋明给踢出去,可是没有办法啊,蒋明的小叔蒋海潮可是警备司令部的副司令,总管着N市军区这边退伍军人再就业的名额,袁德明为了自己手底下出来的士兵退伍之后可以有个好工作,他只能将蒋明当菩萨一样供着,睁只眼闭只眼,谁知道还是出事了。

“蒋明,你给老子闭嘴,让你的人都回去!”袁德明对着谭宸这张面瘫脸连火都发不出来,只能转过身,凶残的对着猪头脸的蒋明吼了起来。

“不行!团战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处理了谁也不准走!”蒋明脖子一梗,虽然有点惧怕暴怒的袁德明,但是今天这事绝对不能善了。

谭宸再次鄙视的看了一眼被气的说不出来话,差一点要对蒋明挥拳头的袁德明,能将手底下的人管成这样,在军区里遵从命令,执行命令是军人最基本的素养,很明显袁德明根本管不了手底下一个小小的营长。

“我替你解决这件事,顺便解决了他背后的人。”谭宸走到袁德明身边低声的开口,大手依旧牢牢的握着沈书意的手,拇指温情的在她的光滑的手背上摩挲着,明明该是紧绷和严肃的话题,可惜谭宸这面瘫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很是随意。

袁德明眼神一沉,抬头正色的看着眼前的谭宸,他知道谭宸不简单,随时都可能从N市离开,所以袁德明对谭宸也就是随意放任的态度,可是谭宸这话一出口,让袁德明不得不重视起来,他这是想要在N市军区揽权。

“到一边来说!这话能这么在大庭广众下开口的吗?”恨铁不成钢的开口,袁德明狠狠的瞪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谭宸,率先迈开步子向着走廊下面走了过去,懒得理会下面嚣张的一营众人。

这些年袁德明在N市军区也的确有不少的势力了,但是他没有投靠任何一个派系,袁德明的能力是有的,手下下牢牢的抓着一批死忠的部下,但是袁德明也只是坐到了团长的位置,并没有再上一步,不是他没有野心,而是N市军区如今看起来很是平和,但是内部却早已经是波涛汹涌。

袁德明如果再上一步,那么他势必要投靠某一个派系,可是一旦他站了队,就没有如今的太平和安宁了,日后如果有什么波动,势必会牵累到袁德明。

他这些日子也很是烦躁,因为他的不表态,上面的人已经开始施压了,谁知道谭宸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让袁德明不得不仔细考虑一下,否则他一旦站错了队,不单单是自己,更会连累到自己那些老部下,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你是哪方面的人?”袁德明点了一支烟,刚准备递一支给谭宸,结果一旁沈书意眯着眼笑着,再看着谭宸那无视的态度,袁德明将烟又给收了回来,心里头暗骂了一句妻管严!

这边袁德明刚将手里的香烟点燃了,还没有来得及吸一口,谭宸直接伸过手将袁德明夹在指间的香烟给掐灭了,气的袁德明怒瞪着双眼,这个臭小子自己是妻管严不抽烟也就算了,竟然还不准自己抽!可是看着眉眼弯弯的沈书意,袁德明狠狠的将烟给丢在了地上,好吧,不就是二手烟嘛,老子不抽不就行了!

谭宸也准备插手N市军区的权力?沈书意也抬头看向谭宸,好像从没有听他说过,怎么突然就准备介入了?而且N市军区这边的实力,自从当年关老爷子去世之后,如今N市军区是三分天下,关家两个派系各占三分之二的势力,还有最小的一部分势力。

但是这小部分的势力和袁德明一样,都是没有派系,他们团成一团,不介入关家的势力争夺,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只要关家两个阵营争出了胜负之后,这个团成一团的小势力势必会被吞并。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我不插手,会有人处理的。”谭宸看了一眼满脸戒备的袁德明,再次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谭宸并不准备介入地方军区的权力争斗,谭家已经牢牢的掌控了北京军区,而且谭宸也控制着绝杀这个中**区真正的尖刀利刃。

而每一年从绝杀退役的成员都会分配到各个军区充当特种大队的教官,所以看起来谭宸军衔只是一个上校,但是用不了几年,整个中国七大军区里的中坚力量都将是谭宸的人。

而至于N市军区这边,谭宸一开始想到的是关煦桡,可是煦桡估计依旧会和关叔一样,不插手军区,而是继续在公安部这一块发展,所以谭宸就想到了谭沐。

谭谭虽然年轻,但是很沉稳,在北京军区那边缺少锻炼,小叔一手把持着北京军区,没有人敢作乱的,谭宸准备将谭沐拉到N市军区来,正好关家的事情让谭沐来接手调查,关老爷子的死可不是意外,煦桡也需要调查这件事,交给其他人估计煦桡也不放心,谭沐过来正好。

“你不插手就要将老子给拖下水?”袁德明直接让谭宸给气的七窍生烟,恶狠狠的盯着谭宸这面瘫脸,牙痒痒的厉害,恨不能直接给谭宸一拳头,这个臭小子有背景,真出了什么事,他是不用担心的,可是自己呢?这要是站错队了,一辈子就毁了,这个臭小子还说的这么云淡风轻!

沈书意抿唇笑着,看着气炸的袁德明,拉了拉谭宸的手,示意他说明白一点,否则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袁德明就站队,他必定是不肯的。

对上沈书意染笑的目光,谭宸峻冷的眉宇在瞬间柔软下来,这才不情愿的看了一眼怒目圆瞪黑着脸的袁德明,补充了一句,“我会将我堂弟调过来N“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市军区,让他练练手,不会亏了你的。”

“这还差不多。”哼哼着,袁德明摩挲着下巴思索着,谭宸这个臭小子虽然经常是气死人不偿命,但是却还是值得信任的,相信他的堂弟也不是弱角色,更何况是一家人,这背景虽然袁德明还不知道,但是绝对不会差。

这边蒋明带着一营的人还在僵持着,袁德明都很诧异自己竟然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竟然就选择站队了,而且谭宸这个臭小子竟然什么都没有给自己保证,自己竟然就选择相信他了,想到此,袁德明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扭头火大的瞅着谭宸,这个臭小子难道就这么值得信任吗?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沈书意笑着还不甘心的袁德明,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谭宸原本就沉默寡言,不愿意多解释什么,但是绝对是值得信任的。

这边看到沈书意的手刚伸过手,谭宸快速的抬手拦截了下来,将她的手牢牢的握在掌心里,警告的看了一眼袁德明,他还不赶快去处理了蒋明,留在这里想让小意安慰吗?

“老子女儿都上初中了!老子有必要站沈家姑娘的便宜吗?”袁德明直接气的炸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谭宸,为了不气死自己,直接转身火大的向着蒋明走了过去,既然已经站队了,即使得罪了蒋海潮,想必也有谭宸这个臭小子给自己扛着!

沈书意歪着头看着一本正经的谭宸,很是无奈的笑着,为什么有的时候他偏偏这么孩子气?

看着眼神调侃自己的沈书意,谭宸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依旧霸道的握着沈书意的手,面瘫着峻脸,自己的人,当然不能让其他男人占便宜了。

对于一脸理所当然的谭宸,沈书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弯弯着眉眼,满脸的笑容,若是其他人这样霸道的管着自己,沈书意必定会感觉到烦躁,可是谭宸这样做,却没有一点的不耐烦,只有满满的动容和温暖。

“怎么到现在才过来?”谭宸沉声的开口,握着沈书意的手,看了一眼还在对着蒋明发火的袁德明,突然怀疑将他拉进来对不对,连一个蒋明都处理不好,耽误自己和小意回去吃晚饭。

“倪大伟这事找了一下佟海峰,佟宝酒驾超速,也扯进来了,佟海峰答应把事情处理好,所以这才来迟了。”就因为耽搁了一下,所以沈书意才会在半路上遇到洪海波。

“需要帮忙就开口。”谭宸并不会干涉沈书意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沈书意的依靠,让她有事的时候可以找自己帮忙。

“嗯,我可不会和你客气。”笑着点了点头,沈书意看向不远处开过来的一辆车子,再看着嚣张跋扈,甚至都不理睬袁德明这个长官的蒋明,只怕是他的靠山过来了,拉了拉谭宸的手,沈书意一副凑热闹的模样,拉着谭宸的手向前走了过去,“我们过去看看。”

被沈书意牵着蒋明等人走了过去,谭宸和沈书意站在一旁纯粹是看热闹,王少华和魏子这些少爷们同样也是为了看热闹,一个个都睁大了眼,嘿嘿的笑着,让袁德明差点连肺都气炸了。

“小叔,你过来了。”终于等到了靠山过来了,看着下车的蒋海潮,蒋明快速的迎了过去,阴狠的目光看了一眼洪海波,敢对自己动手,洪海波就等着死吧!还有这个袁德明,平日里对自己倒是客客气气的,可是背后没有少对自己下阴手,现在正好,自己一次都将他们给收拾了。

看着蒋明被打的青青紫紫的猪头脸,一股怒气倏地一下从心里头冒了出来,蒋海潮拍了拍蒋明的肩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锐利的目光扫过全场,之前他接到电话知道蒋明被打了,蒋海潮当时就怒从胆边生,他蒋海潮的亲侄子,在军区竟然还被人给打了,这等于是打自己的脸!

虽然蒋明这个侄子不成器,可是那也是他蒋海潮的侄子,说句难听的话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蒋海潮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蒋明的性子,所以直接弄个小营长给他当着,职位不大,手底下有些人,即使闯祸了也只是小祸,蒋海潮完全可以摆平,一个小营长不会惹到什么大人物,谁知道就是这样蒋明还是被人给打了,这让蒋海潮眼神冰冷,脸上的笑容却显得愈加的奸猾阴沉。

“小袁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可都是你的兵,是人民解放军,不是地痞流氓,竟然公然在军区准备械斗斗殴,这要是传出去,我们N军区的脸都丢尽了!”蒋海潮阴冷着声音开口,冷声一哼,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更为凄惨的洪海波,就是这个人敢对小明动手!

“这里可是一团一营,洪海波你身为连长,竟然敢胆大包天的带着手底下的士兵来一营来打架,洪海波,你是要干什么?啊?你告诉我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还当你是名军人吗?”

蒋海潮声音越说越大,冷着脸怒斥着洪海波,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他的身上,半点不提洪海波为什么来一营闹事的原因,“我看你就是个土匪是个黑社会头子,你这是犯法,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就是我当场枪毙了你,你也是死有余辜!这件事要是传出去,老百姓要怎么看待我们军人?我们N市军区几十年来的荣誉就毁在了你一个人手里,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蒋司令,事出有因,洪海波这事的确做的混账,但是俗话说的好兔子逼急了也咬人,我们这可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的人,总要问出个原因和理由吧?当然了,该追究的,我们也是一个都不能放过。”袁德明又恢复了一贯兵痞子的模样,懒洋洋的开口,笑着看向摆架子的蒋海潮。

要不是这个卑鄙小人用手里退伍军人再就业的名额卡着自己,袁德明会将蒋明这个渣滓供的上上的高高的,任由他欺负自己手底下的士兵吗?

“小袁,你这是要包庇罪犯了?”蒋海潮诧异的一愣,若有所思的看着话锋不对劲的袁德明,他不是没有和袁德明打过交道。

当初如何安置蒋明,蒋海潮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放到一般的地方,且先不说蒋明惹事不惹事,就蒋明那档案放哪里都没有人愿意接收,在军区这边也只有袁德明背景差一点,没有派系。

所以蒋海潮完全能拿捏的住,再利用自己手里头的退伍军人就业名额,蒋海潮成功的将蒋明安插到了袁德明这里,当然,他也交待了蒋明犯事没关系,别太过分就行,这几年倒也安生。

蒋明也算是有点脑子,自己挪用的钱,贪来的好东西,下面人送给自己的礼物,直接分成了三部分,自己留一份,给需要活动关系的人都送去了一份,最后剩下的这一份都送给了蒋海潮这个小叔,不管蒋海潮需要不需要,礼多人不怪这个道理蒋明还是知道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嚣张霸道,但是一直没有出事的原因。

袁德明看着面带阴冷笑容威胁自己的蒋海潮,要不是刚刚答应站队了,这会袁德明还真的护不下来洪海波这个21岁入伍,在部队待了二十多年的老兵。“蒋司令,我这不是包庇谁,而是要将事实查清楚再来论断,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

难道袁德明背后有靠山了?蒋海潮皱着眉头思索着,余光扫到了沈书意身上,忽然有了主意,对着袁德明摆摆手,“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说有歹徒非法进入军区绑架挟持?”

“小叔,这个女人还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洪海波将人带到部队里来,包藏祸心,说不定还是什么间谍特务!”蒋明快速的开口,阴狠的眼神恶毒的盯着一旁的沈书意,不管如何,这个大帽子一定要给洪海波扣上去,而沈书意自然也就逃脱不了了。

进入军区都是非常严格的,手续齐全了也要接受检查,非法进入军区如果造成了恶劣影响也是会被判刑的,而沈书意这会貌似挺严重的,毕竟她也是众目睽睽之下挟持了蒋明。

“我不是什么非法分子,也算是军人家属吧。”火烧到了自己身上,沈书意微笑着开口,“还有我之所以挟持了蒋营长,那也是为了控制事态的恶化,否则两边真的打起来,这可不是小事,事急从权而已。”

“蒋司令,这是我嫂子,我们谭连长的媳妇,你这样说不是说谭连长也是间谍,那我们都是谭连长手底下的兵,那都是间谍了?”王少华讥讽的反问着,双手环着胸口,懒洋洋的挑着眉梢看着一旁的蒋海潮,这会也明白为什么袁德明将他们都拉出来了,根本是将他们当枪使呢。

“王少你要是间谍,我魏家也是间谍,那不是要变天了。”魏子附和的笑了起来,向着蒋海潮伸过手,毫不客气的摆出了身份压人,“蒋司令您好,我是魏家幺子,魏千翔。”

蒋海潮脸色一变,他自然知道袁德明手底下有个真正的少爷连,东南部这一块军区世家的少爷都送到了这里,送到了袁德明手底下锻炼。

袁德明虽然没有靠山没有背景,但是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年年手底下的兵都会立军功,所以这些少爷才会被弄到了他这里,可是蒋海潮没有想到这些军区的太子爷们竟然会和袁德明站成统一战线。

“原来是王老将军的爱孙和魏政委的幺子,久仰久仰。”蒋海潮笑着伸过手,忽视着他们脸上的鄙视之色,虽然蒋海潮手里也有权,但是和王家还有魏家比起来还吃差了一截,更何况王少华和魏子身后还站着的几十号人都是少爷连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军区世家的少爷们,跺跺脚,军区都要震一震,蒋明这样的不过是穿着龙袍不像太子的野猴子,根本搬不上台面。

“蒋司令,敝姓沈,莫安远是我舅舅,今天这事绝对是误会,如果蒋司令信不过我,抽时间我让舅舅亲自上门解释。”沈书意脆声的开口,唯恐蒋海潮身上的压力还不够大,直接将莫五爷也给搬出来了。

倏地一下,蒋海潮脸色一变,要说莫家的身份,说沈书意闯入军区,还真是可以,毕竟莫家说白了是贩毒的,可是蒋海潮一个人绝对撼动不了莫家,更何况还有王家和魏家在后面。

“交给你了。”谭宸看情况知道这事不需要自己插手了,袁德明要是到现在都摆不平蒋海潮,那就真的不用待在军区里了。

“老子知道。”再次被眼前的谭宸给鄙视了,袁德明没好气的一瞪眼,这么多响当当的身份都摆出来了,他就算脑子进水了也知道借势出击,直接将蒋明这颗毒瘤从一团一营给挖出去。

“回去,吃饭。”谭宸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直接揽过她的肩膀,看都没有看蒋海潮一眼,将人就这么给带走了向着一旁的车子走了过去。

彻底无视的态度,让一旁蒋海潮脸色愈加的难看,而王少华等人唯恐天下不乱的吆喝起来,“连长,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们也饿了,训练一下午,都快晒场人干了,我们也要出去混吃混喝。”

“就是,嫂子,不带过河拆桥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饭一起吃。”魏子也是哈哈大笑着快步跟了上去,动作迅速的拉开后座车门,和王少华两人呼啦一下就蹭上了车。

少爷连的人也都刷刷的上车离开了,反正有袁德明这个老奸巨猾的团长在这里,他们的身份也都摆出来了,也就没大家什么事了,再说训练一下午,他们都累瘫了,虽然心里头倒是显得很是充足,可是真的累啊,回去冲个澡,好好搓一顿才是正事。

“这群整天就知道吃喝的兔崽子!”袁德明没好气的开口,这也就谭宸这个臭小子可以习惯这群兔崽子无法无天的一面,要是一般的兵根本压不住王少华这群军区世家的大少爷们。

谭宸虽然沉默寡言,但是终究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所以融入的非常快,其他人即使能力再强,只怕也没有办法和这些无法无天,挥金如土的少爷们打成一片,虽然在袁德明看来是谭宸鹤立鸡群,尾巴后面跟着王少华这群小鸡仔们。

“团长,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洪海波低声的开口,不得不说同样都是连长,谭宸太他妈的傲气了,连蒋海潮都不鸟一下,而洪海波看得出袁德明这个团长对谭宸不像是上下级,倒像是朋友,而且谭宸这个小连长的气场明显比袁德明还要强盛,自己这个三连连长好像太逊色了一点。

“都是群大少爷,以后出了什么事,他们都是一句话就解决了,你小子给老子好好训练手底下的兵,以后的日子你放心,老子给你拍着胸膛保证,只会越来越好!”袁德明白了一眼凑过来的洪海波,将人给推到一旁去了,自己向着脸色阴霾的蒋海潮走了过去,真他妈的太痛快了,背后有靠山果真不一样那,说什么做什么都不需要看人脸色了。

谭宸开着车,沈书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后座上是因为训练累的快瘫软的王少华和魏子,“嫂子,你是莫家的人?你还真是牛,这样敏感的身份你也敢和谭连长在一起,你就不担心谭连长将你给咔嚓一下逮捕归案了?”

沈书意转过身无奈的看着一脸幸灾乐祸,恨不能谭宸真的大义灭亲的王少华和魏子,虽然这些纨绔大少爷很多时候让人恨的牙痒痒,嚣张霸道,张狂不可一世,可是当他们真的改掉了一些陋习,那股豪爽和义气,倒也让人非常的欣赏。

如同今天这事,王少华和魏子二话不说的就搬出了自己的家世来压蒋海潮,半点不思考不去计较会不会因此得罪了蒋海潮,给家里添麻烦,对他们而言,欺负沈书意就是欺负自家嫂子,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我是莫家的人,但是毒品这一块暂时我没有插手,所以别指望可以看好戏,以后有什么事,不方便家里处理的告诉谭宸,不行告诉我也可以。”王少华和魏子还是属于那种并没有长大,依旧年少轻狂的年纪,沈书意倒也不想和他们说什么大道理。

该说的话,他们家里长辈只怕都说了,虽然现在两个人并不成熟,可是等到日后,他们收心了,会和谭宸和关煦桡一样,都是可以独当一面,支撑家族的人物。

“嫂子,我就和魏子说了,嫂子你可比我们谭连长上道多了,你怎么就看上了谭连长这个面瘫脸呢!太糟蹋了,暴殄天物啊。”王少华嗷嗷的叫了起来,揽着魏子的肩膀无比的痛心和惋惜,挑着眉梢,笑的无比的奸猾,“嫂子,要不你考虑考虑我怎么样?”

“闭嘴!”这边不等沈书意开口,谭宸冷酷着嗓音响起,冰冷冷的目光警告的扫了一眼后座没大没小的王少华,突然有种将这个小子狠狠扁一顿的冲动。

当初谭宸才接手少爷连,王少华和魏子他们没少干那些不着调的事情,但是谭宸都是无视之,只是这一牵扯到沈书意,谭宸立马就态度变了,即使是玩笑也不行,其实这也等于谭宸将王少华等人纳入羽下了。

“嫂子,这就是**裸的证据啊,你看到了吧,谭连长根本就是个闷葫芦啊,连开个玩笑都不行,以后你肯定得闷死。”王少华倒也不怕谭宸了,虽然还是有点畏惧,但是他看的出只要他们愿意好好训练,谭宸没有任何保留的教授他们。

没有其他那些教官仇富的态度,也没有敷衍,更没有谄媚巴结,谭宸从来都是谭宸,冷酷如同冰山,在训练场上那修长的身姿宛若一把利剑,杀气四射,威震八方,这样的谭宸让王少华和魏子他们心生向往,虽然很是不喜谭宸冷漠的性格,但是却打心里将谭宸当成了自己的目标和崇拜的对象。

只要和谭宸接触过的人,尤其是军区里的人,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被谭宸的强大所折服,而谭宸对他们而言永远都是一座巍峨的高山,是他们可以信任的长官,是最可靠的靠山。

所以绝杀的成员每一个人对谭宸都是无比的敬畏,虽然私底下都是恨得牙痒痒,但是谭宸的命令他们从来都是不折不扣的完成,即使谭宸让他们堵枪口,也没有一个人会退缩会犹豫。

而王少华等人从最开始的仇视,到之后一次一次想要恶整谭宸,到如今的崇拜和敬畏,王少华等人也和绝杀的成员一样,慢慢的将谭宸当成了最可靠的长官,是他们只要交出了忠诚,就永远不用担心会被背叛的长官,这就是强者的力量,不需要巧舌如簧,不需要互相利用,他们的强大实力就是最好的证明。

沈书意笑了起来,瞄了一眼一眼谭宸依旧面瘫的峻脸,其实在外人面前谭宸要冷漠寡言了很多,但是私下里,倒不注意这么沉闷,腹黑起来的时候,让沈书意都气的恨不能咬上谭宸几口。

“这不是去莫家的方向?”汽车进了市区之后,沈书意诧异的开口,原本该是直走的,可是谭宸却快速的一个右转向着右边开了过去。

“买些东西带过去。”沉声的开口,后座上王少华和魏子已经累的睡了,谭宸腾出一只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沈家人,谭宸当初只是送了一张支票过去了,因为他们不值得谭宸尊重,可是莫安远对沈书意的维护和照顾,就冲着这份心意,谭宸也知道自己不该空手上门。

“你还在意这些?”沈书意笑了起来,眯着眼睛好奇的瞅着谭宸,他这么冷酷漠然的性子,竟然也知道上门要带礼物,她以为谭宸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俗礼的。

谭宸没有开口说什么,他知道莫安远值得,莫念也值得,他们是真心对小意好的人,虽然谭宸也知道自己可以给沈书意所有的感情和照顾,但是有些感情却是他没有办法给沈书意的,如同家人之间的亲情,否则小意就不会在沈家待了这么多年而没有离开。

而莫安远和莫念的出现正好弥补了这一点,所以谭宸是真的打心底尊重莫安远,第一次上门自然不可能空手而去,只是买什么,谭宸倒也不知道了,之前他在训练的时候还打了电话给谭骥炎这个父亲,可惜只被嘲笑了一番,气的谭宸直接挂了电话。

转而打电话去问了容温,谭宸这才知道N市这边也有一家特供的店铺,里面的东西都不错,送人的话也比较合适,让谭宸再次感觉比起谭骥炎,容温更像是自己的父亲。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