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争夺家产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居高临下的开口,沈书意丢下威胁的话,看着曹经理那因为痛苦而扭曲狰狞的脸,冷笑一声,“不要以为你能报复我,你该去查查看沈家想要弄死一个人是不是很容易,不弄的这么狠也容易,每隔一个月,花一万块钱找三四个打手打你一顿,一年下来,曹经理,你不死也要去半条命,而且查到了也只是打架斗殴的小事情而已,警察也是没有办法的。”

曹经理气的牙齿咬的咯咯响,可是沈书意太冷静,她完全不像是刚刚差一点被强暴而侥幸逃脱的普通女孩子,她的眼神很冷,冷到极致,透露着一种让人惊恐的寒气,曹经理莫名的感觉到一阵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惊恐,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女孩太狠,太冷血,她绝对是说到做到。

效果达到了,沈书意整理了一下衣服,挺直着纤瘦的身体转过身离开了办公室,一直到出了枫红集团的大厦,沈书意仰起头,努力的对着湛蓝的天空露出大大的笑容,没有什么,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若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受了这样的欺负只怕立刻就打电话找父母哭诉了,可是沈书意却没有想过打电话给任何人,包括秦炜烜和蓝玉,蓝玉性子太直知道这事肯定要给自己出头,反而会将事情闹大了。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有个家里混黑道的少爷自以为了不起的缠着沈书意,蓝玉当时就英姿飒爽的放话了,他再敢缠着沈书意她就抽他,结果这个少爷不信邪的继续纠缠沈书意,甚至还想要在沈书意喝的饮料里下药,当时蓝玉就狠狠一巴掌抽了过去,啪的一声响,让沈书意都吓了一跳。

蓝玉就是这样的人,她火起来才不会理会对方是不是道上的小混混黑帮,管你是不是天王老子,蓝玉她绝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说抽你她就敢抽你,而沈书意虽然性子却是冰冷阴狠,遇到事时她却想的更多,心思深沉。

为什么不告诉秦炜烜呢?沈书意明白她是喜欢秦炜烜的,但是也只是喜欢而已,她还是有保留着,所有很多事,很多事情她都不曾透露给秦炜烜知道,她眷恋着他的温暖和关心,却吝啬百分百的付出,或许她沈书意真的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永远都会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等沈书意在街上晃荡到了吃过晚饭回到沈家大宅时,她身上所有的情绪都被完美的收敛起来了,看起来和早上出门时一样,沈家人绝对注意不到她情绪有什么不对,自然也不会注意到沈书意卷起的衣袖,而那手腕处有被曹经理想要施暴时给掐主来的瘀青指印。

“妹妹,你回来了,吃饭了吗?”客厅里亮着灯,晚上有点凉,沈素卿纤瘦的肩膀上披着一个淡蓝色的披肩,白色的衣服,让她看起来更加羸弱,柔和的笑着,目光里满是关切的笑意,脚估计还有点痛,走的不利索,但是却热情的向着站在门口的沈书意走了过去。

都七点半了,这会问自己有没有吃过饭有意义吗?为什么没有人会在六点钟吃晚饭的时候打电话问自己,看着沈素卿脸上那让人作呕的虚假笑容,沈书意挑着眉头,在沈素卿要挽住自己手臂的时候快速的一个退让躲避开。

沈素卿阴毒一笑,借着自己身体阻挡造成的视觉效果,在沈书意退开的一瞬间,沈素卿突然一个踉跄的向后倒去,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沈父和沈母看起来就像是,刚进门的沈书意恶毒的将迎接她的沈素卿给狠狠的推开了,而沈素卿脚又受伤了,幸好扶住了门框,否则还真的会摔倒。

“爸妈,没事,是我没有站稳,和妹妹无关。”抢先一步的开口,沈素卿摇了摇唇,面色显得苍白,有些委屈有些受伤的看着沈书意,随后又强撑起微笑向着沙发这边走了过来,如同失落落的姐姐表达的好感被妹妹给拒绝糟蹋了。

“小意!你一回来就要闹的沈家鸡犬不宁吗?”沈父板着脸站起身来,愤怒的盯着一直都胡闹的沈书意,为什么同样是女儿,这个孩子却这么的叛逆,心肠这么恶毒,也幸好素卿这个当姐姐的不介意,否则沈家就真的家宅不宁了。

不管如何都是自己的错,沈书意吊儿郎当的耸了耸肩膀,不在意的撇撇嘴,“所以我住小楼那边不是吗?离你们远远的,眼不见不烦。”

“你!”沈父气的浑身直颤抖,他在商界素来都有雅商的称号,沈父性子极好,又有涵养,风度翩然,可是却每每都被沈书意这个女儿给气的形态大失。

“爸,你别生气,妹妹说不定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才心里不高兴。”沈素卿温柔的挽着沈父的胳膊,一手轻拍着他因为生气而绷直的后背,温婉可人,善解人意。

“有话好好说。”沈母也开口,看了一眼气恼的沈父,小意这个样子,他们都习惯了二十多年了,还有什么可生气的。

“找我什么事?”无视着眼前这一家三口的亲密和谐的一幕,沈书意懒懒的开口,为什么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了,可是每一次看见,心里头却还是钝钝的痛着,难受的厉害。

“听炜烜说你实习期已经过了,马上就要毕业了,炜烜那里已经给你留了位置,毕业之后就不要在外面整天乱七八糟的瞎折腾,好好进秦氏工作,不要给炜烜添麻烦。”沈父坐了下来,叹息一声,火气也散了去,纵然这个女儿再如何叛逆胡闹,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总该给她的未来有个打算。

秦炜烜的为人沈父很放心,所以他已经和秦炜烜说了让沈书意毕业之后直接去秦氏集团工作,就算出了什么乱子,她怎么胡闹,毕竟还有秦炜烜在,不会出大事。

“我不去。”沈书意皱着眉头拒绝着,明明早就知道的答案,可是亲耳听见那痛丝毫不成减缓半分,攥紧了纤细而冰凉的手,一字一字的开口,倔强而固执,“沈家又不是什么家业,我为什么要去秦炜烜那里上班,我要去天依服饰!”

“胡闹!”沈父刚降下的火气蹭的一下又冒了出来,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木制茶几上,震的茶几上的茶壶茶杯哐当响,看着沈书意这倔强的样子,更是火冒三丈,“你将沈家祸害的鸡犬不宁还不罢休吗?还要去天依服饰胡闹!”

“爸,还是让妹妹去天依上班吧,怎么说也是自家的公司,妹妹真的闹出了什么事,也不会给炜烜哥添麻烦。”沈素卿柔柔的开口,面带着讨好的笑容看向满身是刺的沈书意,只是眼底深处却是一闪而过的阴冷寒光,想要得到天依服饰,没有那么容易!

心里头满是阴狠毒辣的情绪翻滚着,上一世自己身体弱,最后连活着都是奢望,天依服饰就自然而然的给了沈书意,可是老天既然让自己重新活了一次,就是让自己来讨债的,沈书意凭什么一帆风顺,身体健康不说,还有炜烜哥这个恋人,还有天依服饰这个沈家的祖产当嫁妆,凭什么好事都让沈书意一个人得了!

------题外话------

生平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两面三刀,看起来善解人意,却是满肚子算计的虚伪女人,而男人却总感觉这样的女人很温柔很好,丫丫的,会装的女人太可恨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