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大事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8    作者:吕颜

谭宸所在的部队是N市军区总部,否则也不会有少爷连这样的存在,当然了,王少华和魏子这样的少爷才有资格进入少爷连,这个连队里几十号人那可都是响当当的军区家族背景,最差的那也是大校级别的。

N市军区是东南部地区最大的军区,早些年最主要的兵力是空军,但是和平年代之后,不单单是空军,陆兵这一块发展的格外好,当然了主力还是空军这一块。

沈书意开着车向着军区开了过去,离军区总部这边还是比较远,不过当车子开到一半路的时候,前面一辆军用吉普车突然砰的一声爆胎了,烈日炎炎之下,原本车速就很快,也幸好这边路上车子不多,所以沈书意快速的打了方向盘调了头,这才免于撞上去的凶险。

幸好没事,谭宸这要是知道自己又开快车而且还差一点撞车了……沈书意想想就后怕啊,莫名的心虚,她喜欢开快车,那种疾驰奔跑的感觉让人心里头的压力似乎在瞬间就消失了。

沈书意天生就不是闹腾的人,性格沉稳处事冷静,这样的人心思也就比较重一些,所以每一次开快车的时候沈书意都有种放松的感觉,谁知道今天前面这一辆军用吉普车竟然就爆胎了,沈书意差一点就给撞上去了。

“有什么事?”当看到军用吉普车驾驶位车门打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大步走过来时,沈书意降下车窗,原本只是以为对方因为车子爆胎需要帮忙什么的,可是却发现男人神色很是不对劲,带着满满的压抑不住的怒火,赤红着一双眼,走的很快,身体紧绷着,一张黝黑的显得粗糙的脸庞更是带着发怒前的狰狞。

“麻烦,借车用一下,这是我的证件。”虽然洪海波心里头的怒火早已经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来了,这是积压了十多年的怒火,可是直到今天才彻底爆发出来,这一次就算是豁出去这一身军装不要了,被开除出部队,他也不能让自己手底下百来号的兄弟这么被人糟蹋着!

“好的。”沈书意皱了皱眉头,还不等她开口说完话,洪海波已经打开副驾驶的位置坐了进来,看得出这个男人即使压抑着满腔的怒火,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有的,只是他的眼神太过于绝望,带着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让沈书意有种不安的感觉。

沈书意原本是准备去找谭宸的,洪海波也是去军区,但是却不是去军区总部,而是去下属的一团一营,所以上了副驾驶之后,洪海波直接让沈书意开车在岔路口直奔一团一营的所在地。

沈书意的车速已经开的很快,可是饶是如此,副驾驶的洪海波还是显得很是焦躁,如同被斗红了眼的野牛,浑身上下的怒气怎么都压不住。

从岔路开下去,开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一营,远远的就看见修建的极好的柏油马路,两旁是大理石的门楼,大门口有哨兵在放哨,听到汽车刹车的声音转过身来,倒是不像是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显得很是懒散。

“什么人?证件。”估计懒得从阴凉下走出来,两个哨兵远远的开口,等车子过来了,这才看了一眼,讥讽的笑了起来,“这不是洪连长吗?怎么又来找我们营长哭穷了。”

另一个哨兵也哈哈大笑起来,半点没有军人的样子,懒洋洋的将大门给打开了,甚至都没有检查证件,也没有询问沈书意的身份就这么放行了。

而等车子开了军区里面,沈书意倒真的诧异的愣住了,这哪里像是军区,更像是某个修建的极好的休闲场所,崭新的大楼,规划极好的梧桐树,不远处是篮球场,办公大楼这边的地面都是用的上好的大理石铺建的,比起谭宸所在的军区总部都显得要奢华了很多,明显这个军区的建设肯定超标了,想必是在上面有人,否则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军费拨下来。

洪海波下了车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整个人直接向着大楼里冲了过去,速度快的如同发狠的豹子,看得出即使已经四十来岁了,但是他的训练肯定一直没有落下来,否则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带着几分诧异,沈书意也下了车跟上上了楼,洪海波的情绪明显不对,像是压抑太久的怒火找到了发泄口,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果真等沈书意倒了三楼这边就听见办公室里传来的怒吼咆哮声。

“我草你妈的蒋明,你们凭什么又克扣我们三连的东西,你他妈的凭什么啊?我们三连的人不是人吗?”怒吼的咆哮声在大楼里回荡着,洪海波红了眼镜,理智崩塌了。

他不是不知道一团一营是什么地方,都是城市兵,来军区只是为了混日子,日后图个光彩的简历,而一营的营长蒋明更是有背景的人,说白了一营就是个少爷连,当然了,和王少华和魏子那种响当当的军区世家的背景是没有办法比的。

一团一营都是城市兵,很多也都是关系户,家里在部队都有些的关系和门路,比起普通的从农村走出来的士兵背景要强了不少,所以也简称是少爷营,只可惜这个少爷和王少华他们一比就如同是皇亲国戚的儿子和县太爷的儿子,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洪海波,你他妈的吃错药了,敢到这里来撒野!”蒋明也炸了起来,怒吼的骂着,这会他正窝在公室里看A片,空调开着的让人都感觉有点冷。

一旁的办公桌子上摆了不少的水果,还都是进口的水果,七八十块钱一斤的,茶叶也是上好的龙井,奢华的办公室,再加上洪海波身上松松垮垮的军装,一只手还在腿间忘了拿出来,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军人。

“老子就是吃错药了!你扣了我们三连的军费,给我们那都是什么军装?用力扯一下都能撕两半,大米里搀着沙子,你他妈的良心被狗给啃了吗?”怒红着眼眶,洪海波将桌子砸的咚咚响,看着桌子上新鲜的水果,想着三连士兵连口大米饭都吃不了,洪海波一抹脸,愤怒的将桌子上的东西都给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我他妈的再忍下去就不是个男人,我们三连就是活该被你给糟蹋的吗?!”洪海波嘶哑的吼了起来,一步冲了过去,将蒋明的领口给揪了起来,狰狞着脸满眼的怒火和痛苦。

三连是军区一团一营的下属连队,军需和军费这一块都归一营管,蒋明每一次都克扣三连的军费和东西,可是因为蒋明上面有人,洪海波只能忍了,不忍能怎么样?真的离开军区不干了?不要说在军区待了这么多年,舍不得离开,真的离开了,他们这年过中旬的年纪在社会上又能做什么事?

而且洪海波如果走了,那三连的士兵不是更苦更累了,每年一营的荣誉和军功都是靠三连士兵流血流汗给立下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三连士兵过的是什么日子?军费被克扣了,军需品都是以次充好,这些钱都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被一营给拿来挥霍了。

而这一次发下的军需品让洪海波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了,再忍下去他都不是个男人了!他怎么对得起平日里刻苦训练的士兵,大米都是陈米,发了霉还搀了很多沙子,原本夏天给的降温费一点都没有拨下来,大热的天只能灌粗茶叶的凉水降温。

可是一营呢?西瓜整车整车的拉过来,绿豆汤喝不完喂猪,空调开的都感觉到冷了!而三连电风扇早八百年就不行了,嘎吱嘎吱响,都是士兵自己修了再修,房子要加隔热层,可是没有钱,整个三连的房子都像是大蒸笼,都能将人给烤熟了!

军费不是没有,每年洪海波都打了报告上来,可是军费拨下来之后都到了蒋明手里,都给他挥霍了,而这一次发的军装根本不能穿!劣质品的军装,一扯就能撕成两半,不透气,还泛着一股刺鼻的染色剂的味道。

军装运来的时候,洪海波当场就发怒了,可是却被三连的政委给死死的拦住,可是今天下午训练,八个士兵都中暑倒了下去,军装太劣质,不透气之下,人都给闷晕了,关键是身上都起了疹子过敏了,一怒之下,洪海波终于忍不住了,开着车子来一营,结果路上车子爆胎了,只能搭沈书意的车子过来了。

而车子之所以爆胎,就是因为轮胎用的太久了,没有钱换,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太多,洪海波总想着反正还能用,还能用就行,车轮胎上的纹路都被磨平了,估计又是高温终于爆胎了。

“洪海波,你他妈的这是以下犯上,你胆子肥了啊?你给老子松开!”被揪住了领口,让蒋明的脸被卡的红了起来,怒吼的向着洪海波爆粗话,暴怒着一双眼,满脸的狰狞和恶毒之色,“老子要是不把你整死,老子就不用在一营混了!”

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洪海波的怒火,他暴怒的吼了一声,狠狠的将蒋明给甩了出去,拳头也随之挥了过去,奢华的办公室这会简直是一片混乱,伴随的是蒋明被打的惨叫声。

其他几个办公室里的人估计是听到声音里,都齐刷刷的跑了过来,一看洪海波正压着蒋明在打,都是脸色一变,随后六七个人直接冲了过来,但是发怒的洪海波早就失去了理智,六七个人都拉不住,其中一个人一看这架势,直接抡起椅子砰的一声砸到了洪海波的头上,这才将人猛的扯了起来。

“打,给老子打死他,打死了我负责!”已经成了猪头脸的蒋明这辈子还没有这么憋屈过,一抹脸,恶狠狠的开口,看到洪海波被人给抓住了,走了过去就是一脚狠狠的踹向了洪海波的小腹,狰狞的脸,挥舞着拳头向着洪海波的脸打了过去,“老子让你嚣张,老子不打死你老子就跟着你姓!”

其他几个人也趁机狠狠的对着洪海波下着狠手,六七个男人,片刻的功夫就将洪海波打的惨不忍睹,而

被一椅子给打在头上,额头上直接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流淌下来,洪海波晕眩了一瞬间,所以才被他们狠狠的割暴打着。

还嫌弃怒火发的不够,洪海波又被蒋明一脚给踹了出去,狠狠的摔出了两米远,洪海波人这才又清醒过来,跌撞的从地上刚爬起来,可是手腕上多了一只手。

“滚!”洪海波低吼着,发怒的转过头拳头刚向着身后的人挥了过去,却再次被一只嫩白的手给挡住了,当看到沈书意的脸,洪海波直接傻眼愣住了,估计是没有反应过来军区里怎么看到个姑娘家,然后仔细一想就想起来自己车子在路上爆胎了,是眼前这姑娘送自己过来的。

可是洪海波的一拳头有多重他是知道的,直接能将一个壮汉给打飞出去,更不用说还是盛怒失控之下的一拳头,但是看着沈书意那白嫩的如同剥了壳的鸡蛋般的小手抓住了自己的拳头,而自己竟然没有办法移动分毫,如同被铁钳给抓住了一般,洪海波这是真的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沈书意,这姑娘到底是什么人那?

而被打的蒋明等人刚刚太混乱,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办公室里还有一个沈书意,这会才看见她,其他人也都傻眼了,军区怎么会有个姑娘家?

“通知保卫处将洪海波给我抓起来!”蒋明这会也冷静了一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暴戾的脸庞上带着阴狠之色,一抹嘴角的血迹,这一次不弄死洪海波,他蒋明就将名字倒过来写。

“老子今天既然来了就没有想着回去,就算拼了这条命,蒋明,你等着,我豁出去了,我要去军委告你!”洪海波也冷静了一点,沈书意放开手之后,洪海波抹去额头上脸上的血迹,毕竟他被暴打了一顿,看起来有些的惨不忍睹,满头满脸的鲜血。

“你想要去军委?也不撒泼尿看看你是什么身份?就你一个小小的连长还想要去军委?洪海波,我直接就弄死你,让你没有法子去军委!”蒋明阴狠的笑了起来,三两步走了过来,看着怒红眼的洪海波,似乎随时会扑过来撕了自己,倒是有点害怕的又后退了几步。

但是今天这事,是洪海波挑头的,蒋明一点都不怕,他有的是办法弄死洪海波,他小叔可是警备处的副司令,大校军衔,人证物证之下,弄死一个小连长还是很容易的。

这边洪海波猛然的一怔,之前他就曾经无数次想要找蒋明,可是都被老刘给拦了下来,洪海波也知道自己只是个农村兵,没有身份没有背景,之前可以当靠山的老首长也去世了,他不是没有想办法向军委反应,可都是石沉大海,消息全无。

而蒋明这么一说,洪海波也知道自己的冲动坏事了,他自己折进去了也就算了,可是洪海波担心的是日后三连的新连长如果和蒋明同流合污,那三连那一百多号兄弟就真的没有活络了,这么一想,再加上失血,洪海波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蒋明这会一点都不在意洪海波了,只是诧异的看着沈书意,军区是不可能有女人的,那她是跟着洪海波一起进来的?这么一想,蒋明就恶毒的笑了起来,挑着眉头看着洪海波,“洪海波,你胆子不小啊,竟然敢随便将人带进军区,你该不会是什么间谍特务吧?”

这个罪名一压下来可是不小,虽然说这样一个小小的营区可没有什么值得特务光顾着,但是军规军法是不容践踏的,洪海波冲进营区打了蒋明,还将一个陌生人带进营区,到时候大帽子压下来,说不定还要上军事法庭。

“你他妈的不要诬陷老子,这姑娘只是半路上送我来军区的,和今天的事没有关系!”洪海波冷静下来之后,也知道自己干了糊涂事,可是他真的他妈的忍不住了!

想到三连士兵一个个因为劣质军装都中暑倒下了,想到他们身上那因为劣质军装而气的红疹子,高烧不退,洪海波知道自己只要是个男人,有点血性,他就真的忍不住!不过他可不能将一个陌生人给牵扯进来,尤其是还是这样大的罪名。

“你说什么就什么吗?不要太天真了,保卫处的人过来了,将人给抓走,至于这位小姐,也要暂时委屈你一下了,等事情调查清楚了,如果没什么事,小姐你就可以离开了。”蒋明对着保卫处的人开口,让他们将洪海波给抓走,好好的招呼一顿!

至于沈书意,当然是想要了解一下情况,如果真的没她什么事,蒋明倒是也不会为难,不过洪海波的罪名可是需要更多的人证和物证,自己身上的伤口倒是一个证据,再有人证就更好了。

这边保卫处的人压着洪海波刚准备出去,突然外面一片吵闹,洪海波一听这声音就知道出事了,一把挣脱了保卫处的士兵向着门外冲了过去,却见两辆军用大卡车强行冲了营区的光卡,哗啦一下,从卡车上跳下来一群男人,一个个都是气愤填膺着,正是三连洪海波手底下的兵。

三连的军费都被一营给霸占了,不要说洪海波这个连长气不过,他手底下的士兵也都气不过,之前过敏起疹子的士兵都被送到了医务所,而知道洪海波连长一个人冲到了一营讨说法,这些士兵担心洪海波会吃亏,也都齐刷刷的赶了过来,最多就是脱下这层军装!

“谁他妈的让你们过来了,都回去,给老子回去!”洪海波脸色苍白成一片,他知道这一下真的出事了,出大事了!他就算打了蒋明,最多也就是被赶出部队,可是如果一连的士兵都带到营区来闹事,这个罪名就大了!无异于是古代的兵变!所有人会被部队开除不说,甚至会被判刑坐牢。

沈书意也是眉头一皱的跟了过来,之前蒋明六七个人抓着洪海波打,她没有出手就是因为事情是洪海波先动手的,他先打的人,在理字上就亏了,所以沈书意冷眼看着洪海波被打的比蒋明还凄惨,头破血流,其实对洪海波而言更有利。

谁知道他手底下的士兵都赶过来了,这事如果传出去整个N市军区的脸都要丢了,从上到下都要被处分,洪海波和他手底下的士兵就更麻烦了,被判刑都是轻的,如果真的打起来,洪海波都有可能被军区给枪毙了。

“妈的,竟然敢来我们营区闹事!”蒋明气狠了,他虽然有点小聪明,否则也不可能贪污霸占了这么多军款还过的好好的,上上下下他都打点好了,再加上他上头有人,自然没有人愿意和蒋明过不去。

而且他只是一个小营长,有能力和他过不去的人都不屑一顾,所以蒋明才过的这么如鱼得水,但是平日里嚣张霸道惯了,今天三连的人竟然敢冲到营区里,蒋明只感觉自己被当中打了一巴掌一样,直接火了起来。

一营的城市兵和少爷们平日里哪个不是高高在上,根本看不起下面的农村兵,尤其是那些没有身份背景,连普通说都说不标准的农村兵,整天就知道训练训练,和平年代,训练的再好有屁用,时间一到退伍回家还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田,或者去工地里搬砖头扛水泥。

这会看到三连的人都冲到家门口来闹事了,呼啦一下,人来疯一般和蒋明一样都火大的厉害,一个个都准备撸起袖子狠狠的干一架。

洪海波知道今天就算把自己的老命给搭在这里,他也不能让两边的士兵打起来,看着火大的叫嚣着要带头打架的蒋明,洪海波狠狠的一咬牙,妈的,拼了,将蒋明先给抓住,让两边的人都冷静下来再说,这事肯定有人会上报到军区去。

“我来。”就在洪海波准备豁出去将蒋明给先擒住,制止事态的恶化,沈书意低声的开口,抬手挡下了洪海波,他是个军人,即使他将事态控制住了,但是他挟持蒋明这就是重罪。

沈书意无奈的一笑,为什么她就开个车就能遇到这么大的事,没有看洪海波诧异的眼神,沈书意快速的上前,三连的士兵和一营士兵之间早就气氛紧绷着,只要有谁先动手,肯定就能打起来,结果沈书意一出现,所有人都傻眼了,这种情况之下,估计不傻眼都不可能。

蒋明火的厉害,三连这些混蛋竟然敢冲到自己大门口来嚣张,这口恶气不出出来,这个面子不找回来,以后一营的人都不用出去混了,所以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打,而且要打赢!

“你……”蒋明刚要开口,让沈书意到一边去,可是沈书意却突然一个上前,一手快速的反扭住蒋明的胳膊,一手锁住了他的脖子,这样突然的变卦让所有人都再次呆住了。

洪海波虽然性子冲动,可是能在军区待了这么久的人都不是没有脑子的,看着沈书意挟持了蒋明,洪海波快速的走到了三连士兵这边,狠狠的一瞪眼,“谁准你们过来的!都给老子在一旁待着,谁他妈的敢动一下,从老子的三连滚出去!”

“你做……什么……”蒋明还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被沈书意一手勒住了脖子,话都说不利索了,而且沈书意身上的杀气凝重,让嚣张惯了的蒋明第一次感觉到一股惊恐和不安,这比被洪海波刚刚暴打还要让他更加感觉到可怕。

“所有人都不许动,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沈书意冷冷的开口,烈日炎炎之下,她精致的脸上笑容消失,冰冷冷的眼神震慑的扫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全场,直接一手扭着蒋明的胳膊,一手勒着他的脖子向着身后一楼的一间办公室退了进去。

“不许动!”手一紧,沈书意冰冷的目光锐利的向着左侧看了过去,制止了一个想要偷袭的士兵,而因为手上猛然的发力,被卡住脖子的蒋明立刻不能呼吸了,整个人挣扎起来,可是即使沈书意看起来身影娇小,但是却让挣扎的蒋明根本没有办法挣脱,直接被钳制的抓进了办公室里。

砰的一脚将门给踹上关了起来,沈书意松开蒋明将门给反锁了,将窗帘什么的都拉了起来,蒋明一得到自由,咳嗽两声之后,直接向着沈书意个冲了过去,可惜还没有来得挥出拳头就被沈书意抬手阻截了下来,横手劈在了蒋明的手腕上,痛的蒋明哎呦一声惨叫着,让外面的人突然谁也不敢上前。

抽下了蒋明腰上的裤带将人给绑到了椅子上,沈书意无奈的叹息一声,估计最多半个小时军区的人就要过来了,这事还真的惹大发了。

“你他妈的说什么?”袁德明暴怒的吼着,猛然的站起身来,一把将身后的椅子给踹了出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一营和三连的士兵差一点械斗,一营营长蒋明被陌生女人挟持到了办公室里,生死不明,袁德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一定还在做梦,还没有睡醒,好不容易谭宸那个臭小子回来了,少爷连那群混蛋有人看着了,为什么又来事了,而且还是来大事!

军区士兵械斗!只要一想到这个,袁德明只感觉脑袋一抽一抽的痛了起来,对着电话爆粗口的嘶吼着,“给老子将所有人都控制住!谁他妈的敢动手,老子亲自送他上路!吃了炸药都给老子冷静的控制住!”

真的出事了,出大事了!挂了电话之后,袁德明狠狠的一抹脸,又拨通了谭宸的电话,“快,带着少爷连的那群混蛋给老子出去,出事了!”

大步向着外面走着,袁德明脸色阴沉的厉害,如果真的是械斗,就算不出人命,袁德明这个团长也干到头了,N军区丢不起这个脸!

之所以叫上少爷连的人,是因为他们都是有身份背景的人,一营那些也算是少爷,可是对比之下不过是芝麻点一般大的少爷,要是真的事态控制不住打了起来,让谭宸带领的少爷连去制止他们,到时候不管谁受伤了,一营那些少爷们绝对不敢闹事,不敢追究。

洪海波这个混犊子!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他妈的!袁德明恨不能这会坐上火箭冲到一营去,而谭宸刚好结束了训练,王少华和魏子这群大少爷从源城回来之后,一个个都恨不能好好训练,天天向上。

得,谭宸这个连长不见了,王少华和魏子带头找袁德明闹事,他们容易吗?刚准备好好训练,竟然连长不见了,那还训练个屁啊!

袁德明也是被气的够呛,可是他知道谭宸绝对不是普通人,他的调令都是军委直接下达的,肯定是秘密出任务去了,但是袁德明得保密,可是王少华等人闹腾的厉害,幸好谭宸终于回来了,袁德明立刻就电话不断的将人叫回了军区,这不还没有好好安生一下,士兵械斗这么大的事竟然就出来了“”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

王少华等人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训练了一下午,一个个累的跟狗一样,身上的汗都能洗澡了,可是谭宸一个冷眼过来,所有人竟然不敢反抗的刷刷的上了车子,不过倒是诧异究竟出了什么事,要知道袁德明平日里可是滑不留手的,王少华等人都拿他没有办法。

车子里,袁德明快速的将事情给谭宸说了一遍,他知道谭宸的身份绝对非同一般,这事肯定是瞒不住的,“那个洪海波就是个爆竹,太冲动了一点,但是绝对是个好兵,这要是能帮的就帮一把。”

面瘫着脸,谭宸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漠然的看着一旁陪着笑容的袁德明,原本就是个粗黑的汉子,这会脸快笑成一朵花了,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而且明知道一营那些人贪污军款,竟然让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今天不出事,下一次还是会出事。

“臭小子,你别这么看着老子,老子我容易吗?蒋明那个混蛋他小叔比老子军衔还要高!”被谭宸这么一看,袁德明火大的吼了起来,随后又想到自己还要求谭宸帮忙,立刻就蔫了下来,拍了拍谭宸的肩膀,“下一次你要多少假期我都给你批了。”

不发一言的转过头,谭宸目光看着车窗外,隐隐的有种不好的感觉,拿出手机拨通了沈书意的电话,可是去没有人接听,之前就收到了小意的短信,说是下午过来接自己去莫家吃晚饭,这会人还没有过来,但是听到袁德明说一营营长蒋明被一个陌生女人给挟持了,谭宸立刻就想到了沈书意,只是不明白她怎么到一营那边去了。

这小子多少给句痛快话啊!这样面瘫着脸算怎么回事!袁德明焦躁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可是看着谭宸这张脸,再大的火气又给憋了下来,这辈子袁德明还没有这么憋屈过,却又拿谭宸没有办法。

不过也幸好沈书意突然将蒋明给挟持了,所以一营和三连的士兵才没有打起来,否则就真的出大事了,而这边蒋明出事了,除了有人将事情汇报给了袁德明,也有人打电话给蒋明的小叔蒋海潮,这个N市警备区司令部副司令员。

袁德明到了一营,看着齐刷刷的三连士兵和一营的士兵,虎着一张脸直接向着头破血流的洪海波走了过去,狠狠的一脚将踹到了他的腿上,“老子是让你负责训练士兵的,不是让你来打架闹事的。”

“团长,我……”洪海波低着头,这事他真的不知道会闹的这么大,他哪里知道三连的士兵竟然都冲到营区来了,洪海波当时也是气不过,只想着即使拼的一身军装不要,也要将三连的士兵可以过的好一点,谁知道就闹成这样了。

“给老子闭嘴,之后老子再和你好好算账!”袁德明真的快要被气死了,可是看着洪海波却也是心痛又无奈,这事谭宸要帮忙,或者这群少爷连的人要帮忙,那事情还有转机,否则洪海波这辈子就真的完了。

“团长,三连这些人敢以下犯上,我们营长还被歹徒给挟持在办公室里呢。”这边看到袁德明过来了,一营的人立刻齐刷刷的涌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不时将恶毒的目光向着洪海波这边看了过来。

要不是因为蒋明被沈书意个挟持在了办公室里,众人不敢动,间接的缓解了矛盾,这会可真的出大事了,只怕一旦打起来,出了人命,袁德明估计都得坐牢。

“都给我闭嘴!”袁德明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再看着这些一营的士兵,火气蹭蹭的冒了上来,怒吼一声,让少爷连的人将一营的人都给赶回去,否则他们还都将三连的人给包围着,也幸好洪海波冷静下来了,禁止手下的士兵和他们冲突,再加上蒋明还被沈书意挟持着,生死不知呢,一营的人也就没有继续和三连闹事,否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听到外面的声音,沈书意解开了蒋明身上的皮带,刚将门给打开来,蒋明却已经连滚带爬的冲了出来,跑的太急,忘记了脚下还有台阶,砰的一下狠狠的摔了出去,摔倒在了袁德明的脚边。

“团长,洪海波绝对是叛徒是间谍,他将那个女人带到了军营里,挟持人民解放军!”不得不说沈书意之前因为要落实自己绑匪的一面,所以冰冷着脸庞,肃杀着眼神,着实将蒋明给吓的够呛,那眼神薄凉薄凉的跟看死人一般,这会一得到了自由,蒋明终于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给老子闭嘴!在军区里被个姑娘家给抓住了,你他妈的还有脸和老子告状!”袁德明火大的一脚将人直接给踹了出去,要不是他,要不是他背后有个蒋海潮,袁德明怎么可能放任一营这么耀武扬威。

三连的士兵看着蒋明这熊样噗嗤一声都笑了起来,王少华这些少爷们更是乐的厉害,还真不知道在军区竟然也有姑娘家,而且一个营长竟然还被挟持了,这样就算了,还连滚带爬的跑出来告状,这还像是个男人嘛?

“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沈书意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对上众人齐刷刷的各色目光,嘿嘿笑了两声,对着谭宸摆摆手,谁知道自己在路上开着车也能出这事。

袁德明见过沈书意一次,之前孙大刚那一次,关煦桡都被警方关起来了,沈书意和谭宸找来了赵大元,当时袁德明就见过沈书意,这会看到人,袁德明诧异的一愣,倒是感激向着沈书意走了过去,“今天这事,谢谢你了。”

袁德明虽然满口粗话,看起来是个火爆性子,但是他可是个人精,袁德明虽然不清楚沈书意怎么在这里,但是却知道如果不是她将蒋明给挟持住了,制止了暴乱,否则今天就真的出大事了。

“举手之劳。”微微一笑,沈书意三两步走到谭宸身边,一旁王少华和魏子等人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一群少爷们只感觉与有荣焉的对着沈书意整齐划一的喊了起来,“嫂子好!嫂子威武!”

袁德明脸皮一抽,恶狠狠的瞪着王少华等人,这个时候这群混蛋还敢在这里瞎起哄!可是王少华他们可不管袁德明,一个个好奇万分的向着沈书意凑了过来。

“嫂子,你怎么到这里了?”

“嫂子,那个没用的小子就是被你给擒住的?”

“连长和嫂子果真是强强联手!哈哈,可惜啊,没有看到这场好戏。”

王少华他们要不是谭宸,估计还是混日子当自己的二世祖少爷,可是去了源城那一次,王少华等人倒是被激起了血性,一个个都想要好好训练,而沈书意的身手他们可是见过了,这会再看着吓得够呛的蒋明,对沈书意的敬佩那是刷刷的往上冒。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