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死不休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6    作者:吕颜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没有休息好,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安静的审讯室里,沈书意将椅子搬到了倪大伟的身侧坐了下来,这样可以拉近和他的距离,不会让原本精神状态就很差的倪大伟感觉自己是被审问的犯人。

不过在沈书意看来倪大伟的确状态不好,难怪之前的警察想要用精神病患者的名头将全部责任都推到倪大伟的身上,他原本就是孤儿院出生,和人交流就有障碍,一般人被精神科医生鉴定一下估计都会有什么抑郁症,轻度强迫症什么的,如果由着警方这边动手脚抹黑倪大伟,他不是被判处死刑估计就是无期徒刑终身监禁。

抹了抹脸,倪大伟终放松了一点,喝了一口沈书意递过来的矿泉水润了润嗓子,脸上满是颓废和烦躁,黑眼圈很重,眼睛里充着血丝,就这么一件廉价的地摊货的T恤和洗的泛白的牛仔裤,头发凌乱,双目无神。

“没事,慢慢说,只要不是你的责任,我一定会帮到底的。”不知道为什么总能在倪大伟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很是纯粹的感情,或许也是因为他是从孤儿院长大的,谁对他好一点,必定会回报十分百分的好,而这一点上,其实沈书意也是,只是她将这点隐匿的很深很深,将冷静和疏离摆在表面,让不熟悉的人会以为沈书意太过于冷静以至于有些的冷血自私。

可是真正了解沈书意的人却会知道,她的心其实是柔软的,谁对她好,她就会加倍的对对方好,是可以做一辈子朋友的人,是可以放心将自己后背留给沈书意半点不用担心会被背叛。

“这几天我在网上又找了几家店铺,正在谈和古韵合作的事。”或许是被沈书意的温情所感染,倪大伟慢慢的开口,叙说着这几天的事情,“这几天睡的不好,天又热,中午太热有点中暑就没有吃饭,走在路上的时候被晒的晕沉沉的,然后我就感觉后面有股推力,习惯的向前冲了冲,然后就……就这样了。”

说到最后,倪大伟脸色煞白成一片,低着头,估计是想到了倒在血泊里的死者马力,整个人显得愈加的颓风不堪,皱着眉头,双手抱着头,估计就是一个普通人突然看到这么血腥的车祸场面也会有影响,

更不用说倪大伟还被指控是凶手,是他将马力给推出马路被车子当场给撞死了,所以倪大伟这样的状态其实也挺正常的。

“你是说你感觉后面有人在拥挤?”沈书意沉着眉头思索着,大夏天,三十六七度的高温在马路上等红绿灯,大家自然都会感觉到很烦躁,即使还是红灯,可是也都想先走一步,但是也是因为红灯,谁也不敢闯,就这么人挤着人。

如此一来,马力其实并不是被倪大伟给推出去的,说不定只是因为后面人都拥挤在一起,马力就在众人的拥挤之下,一个踉跄摔了出去,而这些指控倪大伟的目击证人或许只是出于一种心虚和不安,这么多人挤一块,谁知道是谁推了谁,但是这三个目击者肯定挤了,结果出了人命,心里头肯定会自责会内疚,甚至会害怕担负刑事责任。

可是倪大伟被人给退出来当挡箭牌了,呼啦一下,所有的屎盆子都往倪大伟的头上扣了下去,都纷纷指责是倪大伟将人给推出去撞死的,如果倪大伟不是这么一副精神恍惚,穿的落魄的模样,一看就是个穷人,或许旁观者也不敢将这份人命的自责和内疚推出来。

可是人的心思往往就是这么的复杂和深沉,确切的说是自私和自利,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倪大伟是凶手,是推人致死的凶手,大家都这么说,心里头立刻就坦荡了,甚至还能自我欺骗麻痹自己,我没有推人,都是倪大伟这个凶手做的。

“公安局这里你不要招认,公司的律师可以给你打官司,不用担心,不过我不能确保法庭会怎么判,但是绝对不会是故意杀人罪,最多也只是意外致人死亡,或许会有两到三年的刑期。”沈书意陈恳的开口,目光诚挚而柔和,“我会让律师先给你办理保释。”

她不是不给倪大伟希望,相反的,她只是将事情做了最坏的打算,这样一来,即使真的到了这一步,倪大伟也可以接受。

“沈小姐,谢谢你。”眼睛里冒着泪光,倪大伟摸了摸眼泪,双手捂住了脸,掌心的遮挡之下,沈书意并没有看到倪大伟那目光里丝毫不减刚刚的颓废和恍惚,反而是一种更为深沉和复杂的让人看不懂的眼神,有愤怒有痛苦,却也有释怀和安慰。

“不用客气。”沈书意笑了起来,即使倪大伟这件事很麻烦,可是既然遇上了,她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能帮到他,沈书意知道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倪大伟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沈书意转身走出了审讯室,他笑了,带着一种真正的释然和平静,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是这样泯灭天良,那自己是不是可以期待,这个现实而又自私自利的世界,其实还好好人更多。

虽然有哪些麻木的指控自己的路人,虽然他们的是如此的自私,为了让自己求一个心理安慰,不惜指控一个无辜的人,但是终究这个世界不是一片黑暗,还是有善良的人,如同沈小姐这样,自己没有看错,真的没有看错。

“倪大伟这个案子是不是很麻烦?”沈书意出了审讯室向着等在门口的莫念低声询问着,脸色沉重了不少,倪大伟这个案子要开罪,关键是需要证据,可是目前一点有利的证据都没有,不管那些目击证人是出于什么用心,但是他们都指控了倪大伟。

“嗯,就目前的情况看,只能做有罪辩护,不过在刑期上可以争取。”莫念冷静的开口,漠然着一张冷酷而黑暗的峻脸。

就证人的指控,佟宝虽然涉案了,可是他毕竟是佟海峰的儿子,交通局这一块的事故现场调查肯定都是最佟宝有利,也就是最倪大伟不利,公平的裁决的话,佟宝也有可能负上相应的责任,所以佟海峰为了护住自己的儿子,肯定会将全部责任都推到倪大伟的身上,所以莫念才认为这个案子的希望并不大。

“我和佟海峰联系,他既然想要护住佟宝,那就也顺道将倪大伟一起护住,否则最多鱼死网破,倪大伟和佟宝一起坐牢!”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嘴角带着浅笑,眼神显得锐利而精明,她能赌得起,倪大伟的情况已经坏的不能再坏了,可是佟海峰堵不起,他绝对不可能让佟宝坐牢的。

莫念诧异的看了一眼态度如此坚定,甚至为了一个陌生的倪大伟不惜和佟海峰杠上的沈书意,如果她是帮朋友,莫念不会有什么诧异和奇怪的,小意的心其实非常的柔软。

可是这样只是帮一个陌生人,小意这样日后如果在莫家立足,如果和艾布力那样危险的恐怖分子接触,莫念脸色沉了沉,或许自己还需要和谭宸好好的沟通一下,刚好师傅今天晚上也让谭宸过来莫家吃饭。

沈书意等了半天没有等到莫念的回答,一扭头就看见莫念沉着峻脸,眼神担忧,不由轻笑出声,这种被人关心和照顾的感觉让沈书意眉眼之中满是笑意,娇俏一笑的扬着眉头,脆生生的嗓音里带着几分小骄傲,“我不会袖手旁观,但是也不会冲动行事的,其实最麻烦的还是受害者家属那里,事已至此,只能在经济上赔偿了。”

念也知道自己想的太多了,大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只感觉如此柔软笑容满面的沈书意格外的招人疼,莫念自己就是混黑的人,手上沾过人命,他只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是人往往都是如此,身处黑暗向往的必定是光明。

他这些年虽然遵照着莫五爷的要求在暗中保护着沈书意,但是何尝不是自己的愿望呢?看着小意生活在安全而平静的环境里,看着她过的幸福快乐,莫念也感觉到一种安心,只是沈书意如果过分的善良,莫念也会担心,担心她会被人利用,可是沈书意将这个度把握的很好,莫念也就彻底放心了。

这边大队长借着沈书意和倪大伟说话的功夫,回到办公室里给佟海峰打了电话邀功,“佟局长你放心,这个案子我会处理好的,全部责任都是在倪大伟身上,精神科的医生已经过来了,到时候只要鉴定了他精神有问题,即使不招供签字,那没有关系的,佟少爷是一点责任都没有,是被这个精神病给连累了呢。”

“嗯,处理好了就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就给我电话。”电话另一头,佟海峰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这事也怪不得小宝,不过佟海峰也知道如今舆论的强大力量,而且普通民众都会同情弱者,会仇视官二代。

佟宝要真是的是一点问题都没有,那佟海峰自然不需要出来打点了,但是佟宝超速了不说,关键他还酒驾了,佟海峰也担心被闹出来,到时候佟宝即使没有责任也是他的责任了,但是这事运作好了就可以了。

“倪大伟这事完全不用担心,佟局长,刚刚古韵的沈小姐也来了,倪大伟是古韵的员工,沈小姐也烦这事呢……”大队长笑着开口,满脸的谄媚,这事办好了,果真好处多多。

“什么?沈书意来了?”佟海峰表情一变,虽然和沈书意交手的次数不多,可是佟海峰知道沈书意的难缠,尤其是沈书意背后如今还是莫家,脸色严肃着,语调也冷沉了几分,“沈书意来了说了什么?”

丝毫不知道佟海峰这严肃的语调,大队长还是沾沾自喜的将和沈书意的对话给说了一边,佟海峰越听脸色越难看,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大队长的话。

“够了,你给我闭嘴!你是猪脑子吗?话都被沈书意给套去了,你竟然还不知道!”啪的一声挂了电话,佟海峰恼火的厉害,阴沉着,就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人!沈书意这根本就是在套话!得,这个蠢猪竟然将老底都给漏出去了!

不行!小宝这事绝对不能退让!佟海峰站起身来快速的走出了办公室,和外面的部下交待了一番之后,自己亲自出来准备见沈书意一面,倪大伟只是古韵的一个员工,沈书意可是个硬骨头,但是相对的她也是个聪明人,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和自己作对,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沈书意哪里知道大队长这么想要邀功,傻了吧唧的将事情都给佟海峰说了一通,被骂的狗血喷头,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她这会从公安局出来了,也不用去找佟海峰了,这事得让佟海峰主动来找自己,这是一种无声的较量,至少沈书意开头就赢了。

沈书意输得起,至多就是倪大伟被判刑坐牢,可是佟海峰输不起,他不可能让佟宝去坐牢,所以就冲着这一点,沈书意一点不担心,只是对死者家属有些的愧疚,可是生死有命,马力的死不该倪大伟来担负。

“我去军区一趟,顺便接谭宸回来吃饭。”沈书意可没有忘记之前莫五爷三令五申的要求自己搬回莫家住,所以她干脆将问题推到了谭宸身上,所以今晚上谭宸得过来莫家吃晚饭了。

“开车小心一点。”莫念点了点头,因为艾布力的事情,莫家如今也有不少事情需要重新的规划处理,以前莫家的生意都在亚洲这边,莫五爷的生意都在中国,如今突然要开拓欧美线路,有太多太多的问题需要处理。

发动汽车,沈书意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还挺早,还有翟月这事得处理一下,否则她隔三差五的来这么一通,翟月不嫌麻烦,沈书意都嫌麻烦了,半路上调转了车头,沈书意拨了翟月的电话,笑着开口,“怎么?有时间吗?出来见个面。”

“沈书意?你想做什么?”翟月火气很大,声音尖锐着,怒火压都压不住!翟月可是翟家的千金,翟正椿的宝贝女儿,从小都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娇娇公主。

可是在沈书意身上,翟月却是一直吃亏吃亏,小时候,沈书意没有身份背景,翟月倒是想要炫耀,可是关键沈书意看都不看一眼,气的翟月牙痒痒,这么嫉恨就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而上一次佟海峰的生日宴会,则让翟月在N市的圈子里丢了个大脸,欺负沈书意不成,反而牵扯出了一个莫家,翟月直接成了N市的笑柄。

所以一怒之下,翟月找了人绑架沈书意,原本以为事情成功了,可是哪里知道就是这么一个绑架,N市差一点就翻了天,挖地三尺的彻查,翟月越来越惶恐,越来越不安,尤其是后来查到几个绑匪之所以离开N市是自己找的关系。

翟月当时就被国安部的特工从翟家当着翟父的面给带走了,这辈子翟月都没有这么惊恐不安过,那可是真正的国安部的特工,不同于N市这些看到自己都要点头哈腰恭敬的喊一声翟小姐的警察,只是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一个眼神,那种上位者看弱小者的强大眼神,冰冷刻骨,透露着冷血无情,让翟月就什么都招供了。

当天晚上翟月也的确被放回来了,没有一点损伤的被放回来了,毕竟连秦天朗都被利用了,更不用说一个小小的翟月,可是精神上的惊恐却一直都在,尤其是一闭上眼,翟月就能想到国安部特工那种冰冷骇人的眼神,和他们故意露在腰间的手枪。

惊弓之鸟般的待在家两天之后,翟月将这股愤怒又迁到了沈书意的头上,可是沈书意当时被雇佣兵挟持到了X省,下落不明之下,翟月自然没有办法找沈书意动手,所以就将矛头对准了沈书意新开的服装公司古韵。

而工商局的人一听是翟家千金吩咐的事,立刻跟打了鸡血一般,再者他也打听了一下,只知道古韵是才成立地方的服装公司,小规模,这年头N市有头有脸的人谁会弄这么一个小公司啊,所以安排好了之后,利用染色剂出了问题这事直接就找古韵麻烦了,刚好沈书意这时候回来了。

莫念担心以后还有这些部门会因为不知道古韵是沈书意的来找麻烦,直接都挨家挨户的通知到了,现在话都说清楚了,以后谁这么不长眼的刁难沈书意,那就不要怪莫家人不客气了!

所以翟正椿接到工商局局长的电话这才知道翟月竟然找人去找沈书意的麻烦,翟正椿第一次对翟月发火,禁止她再和沈书意过不去,否则直接将人丢国外去反应两年。

沈书意过来咖啡厅时,翟月和佟宝正在一块说话,这两人也算是订了婚的未婚夫妻了,翟月这些天心情不好,佟宝正拿今天车祸的事情给翟月逗乐子呢。

“多大的事儿,让你天天惦记着,脸上都要长皱纹了。”佟宝嘿嘿的笑着,抬手在翟月美丽娇俏的脸上摸了一下,吃着嫩豆腐,“要都和你这样,我今天撞死个人,那还不得窝家里十天半个月不敢出来见人?”

“你还说呢,让你开车开那么快,还喝酒开车,幸好死的是别人,要是你自己撞到哪里怎么办?”翟月没好气的瞪着一旁还炫耀的佟宝。

这事大爆料啊!沈书意原本还瞪着和佟海峰斗智斗勇呢,结果谁知道到了咖啡厅一来,翟月和佟宝倒是先爆料出来了,沈书意借着一旁绿色盆景的遮掩,再加上翟月和佟宝又在你侬我侬的亲热,所以沈书意背对着两个人坐了下来,手机录音刷的一下就打开了。

“不就是酒驾?那也就是对普通人规定的,圈子里谁不酒驾?晚上出去乐一乐呢,难道还从家里叫司机出来。”佟宝大言不惭的笑了起来,对于今天撞死个人他丝毫没有压力,或许也是因为佟宝认为马力纯粹是倒霉,被人给推了出来,害的他的爱车都染上了晦气。

十分钟之后,当翟月终于说到沈书意的时候,沈书意将手机录音给关上了,将手机放包里了,这才笑着起身,装作刚刚过来的样子走到了翟月和佟宝面前。

面带着笑容,目光柔和和澄清,沈书意虽然给人一种冷静精明的感觉,但是却长的面嫩,虽然不是童颜**的类型,可是面色白皙,五官精致秀气,笑起来很舒服,这样的脸孔只怕过上十年都不显老。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翟月原本还期待着绑架之后被救回来的沈书意,即使安全无恙,但是至少过的憔悴,面色惶恐,可是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是笑容满面,神采飞扬,让翟月脸色刷的一下冷了起来。

陆纪年这句话说的格外正确,将快乐就是要建立在敌人的痛苦之上,看到翟月黑着脸,沈书意立刻痛快起来了,小手一招,“一杯鲜榨哈密瓜汁。”

“你到底来做什么?”翟月坐正了身体,愤怒的目光阴狠的盯着沈书意,太气愤之下,整张脸都扭曲的狰狞起来,如果说以前只是看不惯沈书意,可是如今,沈书意在身份上的一个飞跃,让翟月的心彻底扭曲成了魔鬼,让她甚至是仇恨着。

沈书意放松着自己靠在沙发上,平静的看着将自己当成生死仇人的翟月,或许人和人的相处就是这样,有的人,可以一见如故,有些人,却可以一见如仇。

“小时候你也没少干欺负我的事,当然每一件成功也是了。”沈书意笑着开口,声音平和,甚至还夹带着几分笑意,可是却让翟月再次恶毒了眼神,她的确没有少干欺负沈书意的事,可是就偏偏没有一件成功的,很多时候都是搬起石头最后砸了自己的脚。

“其实我都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无视了,但是,翟月,这一次你找人绑架我的事,这可不是出口气这么简单的性质了。”笑容依旧,可是眼神却冰冷了几分,沈书意不喜欢招惹麻烦,为了不相干的人浪费时间太没有必要了,可是翟月这样的人,如果你不狠一点,让她怕了,她绝对会不死不休的纠缠着。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脸倏地一下白了,不过随后又强撑起气势,翟月扬起尖细的下巴,修剪漂亮的眉毛高高的挑起,依旧是盛气凌人的骄傲模样,只是桌子下的手却狠狠的攥紧成了拳头,翟月又想起了国安部特工那种阴冷骇人的眼神。

叹息一声,沈书意摇摇头,“我想这件事你爸也警告过你了吧?还有工商局这事,翟月,事不过三,你该知道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真的惹急了我,大家鱼死网破,如果不相信,你大可以试试看,莫家可是混黑的,什么事没有做过,你只是个姑娘家,要是真的毁了,后悔就来不及了。”

“沈书意,你不要太猖狂!”佟宝怒了起来,一巴掌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愤怒的看着放话的沈书意,他们这些圈子里的少爷小姐们,哪个不是响当当的身份,可是她沈书意算什么东西,如今凭什么对他们指手画脚!

“佟少爷,你也别急着给翟月出头,听说你今天可是撞死了人,这事可是能大能小呢。”笑了笑,沈书意对着侍应生点头致谢,端起哈密瓜汁喝了一口,味道不错。

佟宝森冷着脸,阴狠的笑了起来,“沈书意,你真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你就算有莫家当靠山,可是也只是一个莫家,在N市,可不是莫家说了算的!”

佟宝这些少爷们之所以会人以群分的聚集在一起玩闹,也是出于家世背景的关系,大家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出了什么事,互相都会帮着护着,可是一个莫家就敢和整个N市圈子里的权贵之家对着干吗?

说实话,要是以前,沈书意还真的担心这些人会联手起来对付莫家,毕竟莫家只是混黑的,真的和这些世家杠起来,肯定是莫家吃亏,但是现在不同了,艾布力的这件事已经提上日程了,现在莫家不能不能垮,还必须得被保护着。

“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反正我话放在这里,再有下一次,不要怪我不客气。”沈书意继续喝着果汁,之前快到咖啡厅这边的时候,佟海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这只老狐狸果真坐不住了,也对,沈书意瞄了一眼佟宝,毕竟是佟海峰最宝贝的儿子,自然舍不得他坐牢,日后只怕佟宝还会从政,更不能有这些污点。

沈书意如果只是个普通人,不管是佟宝还是翟月总就将人给整死了,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会将人给弄死,如果沈书意是圈子里的人,他们也可以利用家里的关系打压沈书意,但是沈书意偏偏就像是一颗铜豌豆,圆不溜手的不说,还硬的厉害。

“你还坐在这里做什么?”翟月尖锐着声音反问着,翟正椿已经命令警告了翟月,不管如何,不准和沈书意过不去,翟月即使心里头再愤怒,却也不敢再动手了,一口气憋的厉害,整个人都要喷火了一般。

“约了人,过来了。”沈书意瞄了一眼门口,却见佟海峰正看了一眼四周之后,随即带着狐狸般的奸猾笑容向着沈书意走“”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了过来。

佟海峰的确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只可惜他多了佟宝这个二世祖的儿子,否则佟海峰估计早就更上一步了,他之所以留在公安局副局长这个位置,也是为了将基础打的更牢,这个位置,佟海峰基本没有什么敌人,但是如果上一步了,敌人自然就多了,有了佟宝这个拖累,佟海峰还真不敢冒险,说实话,很少有人能有佟海峰这么精明,这么明了的看透一切,可以狠下心来舍弃权力。

“爸,你怎么来了?”诧异的看着佟海峰,佟宝不解的皱着眉头,脸色显得有点难看,在他看来,沈书意不管如何,也只是和他们一样,是小一辈子。

佟宝这辈人里除了周子安可以和这些长辈们平起平坐之外,他们都差了一大截,可是如今一看,沈书意似乎也和这些长辈平起平坐,这让佟宝不由阴着脸,不高兴立刻浮现出来。

“原来你们在聊天呢,哈哈,小宝,小月,你们俩先回去,我和沈小姐有点事要商量。”笑呵呵的开口,如同慈祥的长辈,佟海峰拍了拍佟宝的肩膀,心里头有点不安,沈书意太精明,尤其是此刻,她笑的云淡风轻,捧着玻璃杯喝着果汁,却偏偏让佟海峰感觉不安在心里头无限的扩大。

“那佟叔叔我和小宝先回去了。”翟月不敢惹沈书意,自然不愿意留在这里,直接拉着佟宝起身了就离开了,佟宝虽然一头雾水,但是却还是跟着翟月先走了。

“沈小姐,明人不说暗话,其实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多一个敌人,的确不划算那。”佟海峰坐了下来,面带笑容,目光和煦的看着沈书意,好像只是长辈在教导晚辈道理。

“当然,佟少爷是逍遥自在还是坐牢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倪大伟终究是我厂里的工人,而且他也是无辜的,我要是就这么看着他被冤枉坐牢了,心里头肯定是过意不去的,估计这辈子都有个结。”沈书意点了点头,很是认同佟海峰的话,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却也表达出来了。

“你想要将倪大伟捞出来?可是证人的话都在呢,小宝这一次也真的是被牵累的。”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如果不是来之前又让人查了倪大伟的身份,真的很普通,和沈书意一点关系都没有,佟海峰都不敢相信沈书意竟然还真的愿意为一个陌生人出力。

可惜啊,这样一个精明的女孩是自己的敌人,如果是朋友,沈书意将是最可靠的盟友,但是佟海峰知道拉拢不了沈书意,就连周子安出面都不行,更不用自己佟家了。

“倪大伟是个正常人,关到精神病院太糟蹋人了,几个人证的指控其实也很好解决,关键是死者马力这一块,佟局长如果愿意处理,岂不是皆大欢喜。”沈书意知道佟海峰最初的打算,只要佟宝没事,倪大伟是死是活还是被关进精神病院都不关他的事了。

但是沈书意不能看着倪大伟被这样冤枉,她做不到,所以沈书意只希望借着佟海峰的手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马力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经济赔偿这一块一定会做足了,也算是给马力家人一个补充,只是没有必要将倪大伟这个无辜的人给牺牲掉。

佟海峰犹豫着,他自己也知道倪大伟是死是活都无所谓,真的捞出来了也没有什么关系,佟海峰要处理这么一件事故倒是很容易,马力那边也是普通人家,就是钱的问题,这件事说到底,其实倪大伟和佟宝都很倒霉,但是一旦较真了事情就麻烦了。

“佟局长或许该听听这段话。”沈书意又加了一把火,将手机录|音放了出来。

佟海峰是只老狐狸,他这一次帮了倪大伟,也算是帮了沈书意,至少和沈书意的关系融合了一点,而沈书意录下的话,让佟海峰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至于佟宝的口无遮拦,佟海峰已经彻底没有力气说什么了,这录音如果流出去,佟宝肯定是要被判刑的。

“那好,倪大伟我负责给捞出来,死者家属那边我来协调赔偿。”佟海峰干脆的开口,与其和沈书意闹翻了,不如和好,而且救一个倪大伟也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这样也等于护下了佟宝。

沈书意笑着点了点头,当着佟海峰的面很是干脆利落的将录音就给删除了,就冲着这份雷厉风行的手段,佟海峰眯了眯眼睛,他有种感觉日后沈书意绝对不是池中之物,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果真和利落的。

“那行,也算是我欠佟局长你一个人情。”事情解决了,沈书意站起身来,刚好时间也差不多了,过去军区那边接谭宸回莫家吃晚饭。

目送着沈书意离开之后,佟海峰打了几个电话,静静的喝着咖啡,佟宝和翟月又去而复返了,他们一直诧异沈书意和佟海峰有什么需要见面交谈的,佟宝放不下,所以和翟月也没有真的离开,直接换了个位置坐着,远远的看着,直到沈书意离开之后这才又过来了。

同样都是年纪轻轻,为什么沈书意就这么精明能干,可是自己的儿子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佟海峰叹息一声,想到沈书意,想到周子安,再不济周淮那个大少爷也进去军区当一个普通士兵了,可是佟宝却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的混日子!

“以后有些话不能乱说……”佟海峰也知道佟宝好奇,慢慢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也算是借着机会敲打敲打佟宝,他如果少惹一点事,佟海峰也不至于连职位都不敢往上升。

“妈的,她凭什么啊!竟然还敢要挟我,让她将录音去曝光,我他妈的怕了她沈书意,老子就是个孬种!”佟宝直接炸了起来,对佟宝而言,沈书意这么做根本是欺人太甚!

人虽然是他佟宝撞死的,可是他好好的在马路上开车,马力是被倪大伟给推出来的,撞死了活该,和自己屁关系都没有!凭什么让佟家将倪大伟捞出来,而且还要赔偿死者家属,谁他妈的给了沈书意的胆子。

“你给我闭嘴!”佟海峰气恼的斥责了一句,火大的看着气焰嚣张的佟宝,就他这性子,有自己护着还好一点,日后没有自己护着,只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佟叔,你竟然就这样被沈书意要挟?”翟月虽然没有佟宝这么生气,可是却也脸色不悦,诧异而失望的看着佟海峰,沈书意算个什么东西,他们一个一个的都和沈书意妥协,自己父亲是这样,如今连佟叔也是这样,都怕了沈书意。

官场上的这些事,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清楚,自古以来政客都是最难搞定的,佟海峰看着根本不懂其中水深水浅的佟宝和翟月,也懒得和他们解释什么,不过莫家藏的还真是深,竟然将沈书意培养的这么好。

等佟海峰也离开了,佟宝依旧满脸的阴狠和愤怒之色,只感觉从没有这么丢脸过!翟月低着头思索着,忽然开口道,“既然佟叔不准我们插手,这不是还有马力那个倒霉鬼吗?他被撞死了,家属情绪肯定不好,到时候煽动一下,再引来记者和媒体曝光一下,让他们去沈书意的工厂里闹事。”

佟宝一听,只感觉这个计划还真是不错,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中国只要出了事,哪家不是几十个亲戚去闹事的,如果将这把火烧到沈书意的身上!她沈书意不是要给自己厂里的工人出头嘛,好,就让她好好出出这个风头!

沈书意正开车去军区的路上,她丝毫不知道翟月和佟宝根本是不听劝的人,这边刚被佟海峰和翟正椿严令禁止着,却不服气的想要继续找自己的麻烦,只是沈书意却也说了事不过三,所以这一次她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