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了解情况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5    作者:吕颜

将茶水放到了茶几上,徐伶俐不满的目光看着坐在客厅里的沈书意,凭什么?凭什么这样一个以前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人却突然成了莫家的继承人,那少爷这么多年来的辛苦和打拼算什么?

他们这些人跟着少爷一路走了过来,多少兄弟将生命丢在了敌人的手里,谁不怕死,不过跟着少爷后面,即使是死也是值得的!可是五爷怎么能这么偏心,即使眼前这个女人是五爷的私生女,但是莫家原本就该是少爷的。

明显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童颜**的女孩对自己的敌意,半点不保留的仇视,让沈书意眯着眼笑了起来,难道这是莫念的女朋友?最少也是爱慕者,否则怎么会用这么凶悍的眼神看着自己,这张看起来娇俏的长不大的脸,还有那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沈书意压着笑,眼神显得无比的暧昧,莫念有福了!

莫家规矩森严,所以众人即使不满莫五爷的决定,但是谁也不敢真的说什么,徐伶俐同样也是如此,即使恨不能将给莫念“难堪”的沈书意给生吞活剥了,却也只能秉持着规矩站在一旁,只是眼刀子咻咻的向着沈书意的身上戳了过来!

而二楼客房上,家庭刘医生给趴在床上的莫念重新处理着裂开的伤口,年过五十的刘毅面色凝重了几分,后腰这一块的伤口缝针之后,莫念该卧床休息的,伤口太长,足足有二十多厘米,可是在知道沈书意回来的消息之后,莫念直接就出门了。

可是真正让刘毅脸色难看的是莫念身上的淤青,肩膀处,胸口、后背都有,明显一看就是今天才造成的淤青伤痕,莫念是去找沈书意的,这样带着一身瘀伤回来,后腰伤口又裂开了,怎么看都和沈书意脱不了关系。

“好了?”感觉到刘毅的动作停了下来,莫念从床上起身,**着精瘦的上半身向着浴室走了过去,和谭宸打了一架,伤口虽然裂开了,不过莫念并不在意,他能感觉出谭宸的强大,所以在理智上将小意交给谭宸照顾,莫念是放心的。

可是情感之上,莫念一想到这么多年自己默默守护的人突然就被另一个男人给抢走了,所以对于谭宸,莫念有本能的抵触,再加上他竟然将小意牵扯到了东突恐怖分子的事件里,莫念自然毫不客气的就和谭宸狠狠的打了一架,这会一身的汗,莫念进了浴室,扭头看了一眼后腰上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小心一点,不让伤口碰到水就好了,否则小意肯定又要生气了。

“伤口不能……”刘毅刚想要开口,可是一想到莫念一贯都是我行我素的冷漠性格,刘毅到口的话又给吞了回来,说也是无用,可是这一身的淤青伤痕,沉着脸,刘毅收拾着医药箱下了楼。

“刘医生,莫少的伤没事吧?”徐伶俐快速的迎了过去,一口软糯的童音里盛满了关切和担心,这一次毒品交易之所以会被泄露,是因为莫家出了内奸叛徒。

而莫念不愿意怀疑自己身边的人,不想寒了大家的心,所以他宁可以身冒险的引出这个叛徒,被叛徒偷袭了,这下留下了后腰上这二十多厘米的伤口,莫家众人心里头对莫念的敬重更深了几分,黑道中人惯来最讲究的就是义气两个字。

“裂开的伤口已经重新包扎了,不过少爷身上还有很多瘀伤,沈小姐,少爷是不是和人动手了?”刘毅责备的目光质问的看向沈书意,莫念性子冷漠,而且有了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莫家的身份在这里,除非是不想活了,否则不会有人敢和莫念动手的,所以刘毅唯一能想到的罪魁祸首就是沈书意。

“你让少爷打架了?你明知道少爷身上有伤,还让少爷打架,你是故意的对不对?”徐伶俐猛地转过头来,愤怒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坐在沙发上,云淡风轻的沈书意,她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安好心!

明知道少爷有伤,却还让少爷去打架!为什么不能叫龙一和龙五他们?他们都是少爷的保镖,如果真有什么事,都是他们出手的,哪里需要少爷亲自动手,更何况少爷身上还带着伤!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不安好心!

“伶俐,够了,谁准你这么和小意说话的!”一道冰冷的声音冷酷的从门口响起,莫五爷这些年将莫家的生意都交给莫念处理,自己倒是修身养性的摆弄花草,弄弄茶艺,可是莫五爷即使如此的韬光养晦,但是那股骇人的威严气势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徐伶俐脸色倏地一下苍白,快速的转过头,单膝跪地,将所有的愤怒和不甘都压到了心底,可是即使低着头,却也能感觉莫五爷那凌厉如刀般的凶狠目光。

“五爷。”刘毅也是眉头一皱,他比莫五爷还要大上几岁,小时候也莫五爷也算是玩伴,只是后来莫五爷端着枪开始在越南缅甸厮杀,心狠手辣,而刘毅却选择了从医这条路,渐渐的,莫五爷身上的煞气和阴暗越来越浓重。

而刘毅也不敢再和莫五爷称兄道弟,渐渐的转为了尊重和敬畏,如今在莫家这些年里,莫五爷倒是很少动怒,可是一旦莫五爷真的冷了脸,比起莫念的气势可是强盛了很多。

“舅舅。”沈书意一看气氛不对,立刻笑着起身迎了过去,亲昵的挽着莫五爷的胳膊,对着他瞪了瞪眼,不就是这女孩给莫念抱打不平而已,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舅舅这样一冷眼都要将人给吓的发抖了。

“下去吧。”莫安远无奈的看着一点都不怕自己的沈书意,说实话,即使是从小抚养长大的莫念,对莫五爷也是敬畏有加,绝对不会这样的亲昵,莫安远即使不再处理莫家的事务,但是当年莫五爷的威名煞气,他的心狠手辣,他的戾气凶悍,依旧会让所有人退避三舍,这些年来,却也只有沈书意直接将莫五爷当成了普通长辈。

刘毅退了下来,徐伶俐这才敢站起身来,余光瞄了一眼面带微笑的沈书意,她竟然叫五爷舅舅,可是看沈书意和莫五爷说话时的亲昵表情,徐伶俐越发的感觉沈书意的虚伪,她肯定是用这样伪善的一面赢得了五爷的喜欢,甚至让五爷放弃了少爷将继承权交给了她!

“下次还敢胡闹吗?”莫五爷坐了下来,听着沈书意失踪这段时间的事情,对于她的冲动和胡闹,莫五爷不由的板着脸,可是却也舍不得真斥责什么,更何况沈书意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谄媚模样,再有气也发不出来了。

“保证下次不会了,这不没有受伤嘛。”这种被长辈关心的感觉真的很窝心,以前在沈家,沈书意从来都是被忽视的一个,她只能看着沈素卿享受着被父母关爱的亲情,如今,沈书意看着身侧虽然板着脸骂着自己的莫五爷,这种被关心的感觉让沈书意脸上的笑容愈加的明亮灿烂。

“你啊,这性子还真是遗传了莫家的人。”莫五爷叹息着,曲起手指敲了敲沈书意的脑袋,不由的想到了沈书意的莫思云,她虽然看起来柔弱静美,可是骨子里却带着莫家人的固执和坚定。

而在莫五爷看来沈书意更像当年的莫将军,行事大胆,雷厉风行,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会冒险的激进分子,可是很多时候的决定却总是铤而走险,莫五爷看着巧笑嫣然的沈书意,如果莫将军没有过世,他必定会喜欢这个和他性格最为相似的外甥女儿!

“那个还有一件事,舅舅你不要生气啊。”沈书意看着心情倒是挺不错的莫五爷,嘿嘿的笑了两声,陪着笑脸,怎么看怎么的谄媚。

“什么事?”莫五爷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姜是老的辣,更不用说莫五爷这种在枪林弹雨里讨生活的人,那种敏锐的直觉不比任何人差,只看一眼沈书意,莫五爷就感觉有种不安的感觉,脸色也因此沉了沉。

果真压力很大啊!沈书意莫名的心虚起来,以前在沈家的时候,即使和沈父大声的吵起来,她也从来没有今天这种做错了事,等待家长审判的不安和心虚。

十分钟之后,当沈书意将艾布力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原本安静的客厅此刻却显得异常的紧绷,徐伶俐刚刚去给莫五爷端茶水过来了,可是气氛那紧绷的氛围,似乎连呼吸都显得有点困难,而莫五爷的脸更是阴霾的骇人,让徐伶俐都没有胆量幸灾乐祸沈书意惹怒了莫五爷。

“你也太胡闹了!”莫家做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意,莫五爷自小也是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杀过人,自己也好几次重伤差一点致死,可是一想到沈书意刚刚说的话,莫五爷就感觉火气蹭蹭的冒了出来!

第一次被骂了还是被骂的这么高兴,沈书意一脸无赖的模样,挽着莫五爷的胳膊,厚脸皮的开口,“反正事情已经出了,其实我也是受害者啊,那些佣兵逃掏出N市,却将我抓了当人质,原本抓捕艾布力的是军方的事情,可是他们却想要砍了头好扳回面子对军方示威,我也是被逼无奈,随机应变的逃过一劫。”

“谭家那小子就这么看着你被军方利用?看着你和恐怖分子接头,他这是准备在一旁等着收军功章!”莫五爷依旧气的够呛,这些年来他可是很少发火的。

即使知道沈书意在沈家过的不如意,但是他知道沈书意的性格,这种不如意只是小事,如果牵扯到了莫家,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莫五爷也只是在暗中留心着,甚至帮忙给沈家解决麻烦,半点没有迁怒,可是如今沈书意却让莫五爷第一次这么动怒。

莫念从楼上冲了个澡下来时就听见客厅里的咆哮声,而沈书意正没脸没皮的和莫五爷撒娇着,试图让他消气,这让站在楼梯口的莫念不由的笑了起来,或许这就是一家人的感觉,严厉却心软的父亲,聪明却闯祸的妹妹。

“你也任着小意胡闹?”实在拿沈书意没有办法,莫五爷憋着的火气不由的向着莫念撒了去,当初他就说谭宸这混小子不简单,可是小念却说谭宸不错,现在弄成这样了!该死的!

“和莫念哥没有关系,不许迁怒啊,要骂就骂我吧,舅舅。”沈书意是从沈家那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她太了解有的时候言语上的伤害。

所以莫五爷突然将火气向着莫念迁怒了过去,沈书意快速的开口,不想莫念因此伤了心,认为莫五爷只疼爱自己这个才认回来的亲人,却无视他这个在身边长大的孩子。

一瞬间,莫五爷和莫念都怔住了,莫念对莫五爷融合父亲的慈爱和师傅的严厉,尊敬有加,莫五爷像是父亲又像是朋友,最开始收养的莫念,莫五爷只是为了让他当沈书意的替身。

而莫五爷虽“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然是黑道中人,可是形式坦荡,所以他也曾经将一切都告诉了莫念,所以他们之间从来不存在欺骗,而莫五爷这么迁怒,对莫念而言丝毫不会想到偏心这一块上去,相反的,莫五爷能迁怒到自己身上,那才是将自己当成一家人。

可是沈书意如此的敏感,让莫五爷和莫念突然心疼的厉害,心里头酸涩的堵的慌,这些年,将她留在沈家,是不是做错了?否则小意是不是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不会有这精湛的身手,不会这么的敏感。

“好了,我不生气了!这样也好,我虽然宣布你是莫家的继承人,但是底下的人肯定是不服气,你趁着这个机会能开拓欧美那边的市场也好。”叹息一声,莫五爷将心酸压了下来,大手亲昵的揉了揉沈书意的头,他终究亏欠这个孩子太多太多了。

眉头一皱,莫念诧异的看了一眼作出决定的莫五爷,毒品这一块太危险,利润太大,想要分一杯羹的人太多,都是穷凶极恶的狠角色,莫念知道莫五爷宣布沈书意继承人的身份,只是为了给她一份保障和背景,让N市的人不敢随便对沈书意动手。

可是小意如果真正的介入到了莫家的生意里,那么就不同了,是真的会有危险!只有一个继承人的身份,只要莫五爷和莫念对沈书意爱护有加,N市就没有人敢对沈书意动手,但是沈书意不插手莫家的生意,说的不好听的话就是当个花瓶,这样莫家人也不会真的对沈书意送什么歪心思,这可是保护沈书意最好的办法,真的有什么事也都是莫念来扛着。

莫五爷并没有开口搭话,他有他的顾虑,谭家那个臭小子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莫五爷也知道莫家的身份并不够看,至少在那些名门世家眼里,一个莫家是他们可以随意捏死的东西,莫家的市场也都在中国,根基不够深。

政府也是因为各种考虑,所以并不会对莫家动手,相对的,有的时候还和莫家示好,毕竟毒品市场这一块利润巨大,堵是堵不住的,莫家坐镇,倒是一直太太平平,毕竟真的扳倒了莫家,那么市场必定会混乱,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可是这也是在不伤及到这些军政世家的利益前提下,可是如果真到了必须撕破脸的这一地步,只怕他们会毫不客气的将莫家扳倒,所以莫五爷知道沈书意日后如果真的和谭宸在一起,在身份这一块只有莫家太轻了,甚至莫家随时可以被他们摧毁,如此一来,开拓欧美那边的市场也好。

莫家的生意只在国内,就冲着毒品这个巨大的利益,无数的黑帮一直都蠢蠢欲试着,只要这些军政世家扶持其他黑帮势力接受莫家的地盘,那绝对有可能扳倒莫家,即使最开始的时间会无比的混乱,估计也有不少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死伤,但是死的都是黑帮中人,和这些军政世家并没有损伤。

所以莫五爷需要将莫家的根基站的更深更牢固,让其他人扳不倒莫家,所以只在国内有市场是不行的,将莫家的生意发展到国外,那么国内的黑帮即使有政府的帮忙,但是想要吞并莫家也是不可能的。

“师傅?”莫念还是不希望沈书意涉及到这样的黑暗里,虽然她已经和艾布力接触了,但是莫念之前在烤肉店和谭宸动手之前已经商量过了,莫念会逐步和艾布力接触,让沈书意从危险里抽身,可是他没有想到莫五爷却准备真的让沈书意进入黑帮,涉及毒品这一块。

“小意是莫家的人,骨子刘流淌着莫家人的血液。”朗然的开口,莫五爷目光静静的看着窗户外,似乎看到了他还年轻的时候,莫将军威严震慑的一面,小念是想要保护小意,这一点莫五爷知道,可是进攻一贯是最好的防守!

更何况谭宸那个臭小子可是北京城的人,小意即使性格坚强,但是底气不足还是不行的,即使有莫家的庇护,可是沈书意没有任何的功劳,莫家的人即使表面上尊重,但是如果沈书意让他们做什么事,只怕都会阳奉阴违!

所以莫五爷明白,必须让沈书意强大起来,让她的势力强大到让那些军政世家都忌惮的地步,如果小意只是普通人,那么莫五爷或许不会这样做,可是看着沈书意,莫五爷如同又看见了莫将军,莫家人从来都是迎难而上,坚韧不屈的!

其实我比较喜欢当个商人!赚点钱养家糊口啊!沈书意对着莫念眯眼一笑,不过这话也只能放在心里头说说,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更何况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头目,沈书意只会亲自去接触,她绝对不可能让莫念代替自己涉险的。

“你啊!”莫五爷看着和莫念挤眉弄眼的沈书意没好气的笑了起来,拍了拍沈书意的头,正色的开口,“既然是莫家的人了,那就从揽月苑搬回来,住那个臭小子那里算什么事!”

呃?沈书意摸了摸鼻子,看着表情严肃的莫五爷,直接不厚道的将事情给推到了谭宸身上,“那个我不做主的,舅舅你和谭宸说。”

“嗯,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莫五爷点了点头,自然也是看穿了沈书意这点小心思,她不做主?这个丫头倒知道将事情往那个臭小子头上推,要不是知道谭宸对小意不错,言听计从的,莫五爷绝对不会认可这个莫家未来的女婿。

沈书意连忙点着头,乖巧的不得了,可是刚拿出手机,陆纪年的电话就打点了过来,让沈书意突然感觉头痛起来,陆纪年打电话过来肯定没什么好事。

“出事了啊,啧啧,又出事了,我说你是不是该去庙里拜拜,不就是弄个小破厂吗?这事情还接二连三的过来了!”陆纪年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毫不客气的打击着沈书意,她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这些倒霉事才会一桩接着一桩的过来了。

“够了啊,又出什么事了?”沈书意无奈的开口,只感觉陆纪年的笑声格外的刺耳,翟月该不会又整出了什么破事来了吧!有完没完那,惹火了自己,沈书意都准备直接端了翟家算了,省的这些破事一桩一件的不消停。

“大事,死人了,古韵才开业就接了好几笔单子你知道吧?这都是销售部这边的功劳,那个叫什么来着,对,倪大伟,这小伙子平日里在厂里那就个闷葫芦,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和厂里的小姑娘说话都结巴。”陆纪年感觉这大千世界牛人还真是多!就这么一个闷闷的,内向的小伙子,却是跑销售的。

当然了,他的销售都是在网上,不和客户见面,一般都是找网上那些销售量非常大的店铺,然后先是QQ联系什么的,等联系的差不多了,再电话联系,虽然面对面的不行,说话都结巴结巴,但是这样不见面的情况之下,倪大伟简直是个销售天才,说话那是一套一套的,将古韵的品牌直接给打响了。

“嗯,我知道,他出什么事了?”沈书意知道倪大伟,还是她亲自面试的,说实话当看到倪大伟的时候,他说是跑销售的,可是脸红的更什么似乎的,甚至不敢抬头看沈书意,自我介绍也是说的结结巴巴的,当时沈书意就诧异他怎么会来跑销售。

结果仔细一问,才知道倪大伟有轻微的人际交流障碍症,可是在网上聊天或者电话那绝对是换了一个人,简直是被销售天才附体了,来之前他已经应聘了好几个公司,可惜还没有开口介绍都被拒绝了,倪大伟都快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他以为沈书意会拒绝自己,谁知道沈书意并没有因为他惨到极点的面试而拒绝,反而让倪大伟来古韵上班,倪大伟感激的厉害,卯足了劲给古韵打开销路。

“估计这小子就是太认真了,结果睡不好,今天中午在来公司的路上时出事了,有目击者指控他将一个路人给推到了马路上被车子给撞死了。”陆纪年无奈的叹息一声,本来就是个不擅长说话的小伙子,现在被所有目击者指控,更是说都说不清楚了。“你不知道,撞死人的车子正是佟宝的,现在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倪大伟身上。”

“死者和倪大伟认识吗?”沈书意揉了揉眉心,牵扯到了佟宝,再加上目击者的指控,这等于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楚了!

“不认识,那什么莫念不是律师嘛,先将人给保出来吧,否则在派出所里还不知道怎么被屈打成招了。”陆纪年开口,他虽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是在某种程度上和沈书意一样,能帮的能出力的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陆纪年也无法看着倪大伟就这么被判刑一辈子给毁了。

“那行,我和莫念过去一趟,倪大伟是孤儿,煦桡才到这边,估计关系还不行,你有什么关系,先关照一下,别将人给打了。”沈书意快速的交待了一句,不管如何都是古韵的员工,总不能置之不理。

再说古韵生意这么好,其实倪大伟也出了不少力,更何况他还是个孤儿,一个人在N市讨生活,如今碰到这样的事情,沈书意自然要帮一把,不由的想到面试的时候,当答应录用倪大伟时,他那样感激的满是喜悦的目光,让沈书意到此刻都无法释怀,那种满是善意的纯粹的眼神。

“舅舅,古韵有个员工出事了,我和莫念哥过去派出所一趟。”沈书意挂了陆纪年电话,向着莫五爷说了一声,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下。

对于莫家,或者陆纪年而言,倪大伟的事情只是小事,可是对普通人而言,这无异于是灭顶之灾,沈书意能帮多少就多少,关键是她还不了解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倪大伟是不是真的犯了事,还是被冤枉的。

派出所里,看着颓废的坐在审讯室里的倪大伟,几个警察摇摇头,“有理说不清,更何况还牵扯到了那一位。”

“看他这状态该不是吸毒了吧?”另一个警察同情的看着无精打采几乎要蔫掉的倪大伟,看起来精神状态很差,眼下一片淤青,怎么看都不像是吸了毒。

“医生一会就过来验血了。”不过倪大伟看起来精神不好,但是倒不像是吸毒的人,而且刚刚已经打了电话通知了单位,估计不是吸毒人员,胳膊上也没有注射孔。

“签字了没有?”看到几个议论纷纷的警察,大队长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审讯室里的倪大伟,眼神复杂的闪烁了一下,不管如何,这件事牵扯到了佟家,还是佟家的少爷,必定得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佟宝身上,所以超速什么的问题都必须给压下去。

“头,没有呢,问什么都不说话,一开始还不断的说我没有推人,我没有推人,现在都不说话了,还不知道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呢。”负责审讯的警察快速的回答,倪大伟的状态太差,一开始他们都以为是吸毒的人,不过现在看也像是精神病患者。

“精神有问题?”大队长怔了怔,快速的思索着,“行,一会等医生过来验血过之后,如果没有吸毒,就让精神科的医生再过来一趟,如果是精神病就更好了。”

特意加重了精神病三个字,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今天佟宝的车子的确超速了,而且还超速百分之一百以上,这才导致撞到人的时候根本刹不住车子,将人撞的高高抛起之后,车子又碾压了,这才导致死者的当场死亡。

所以如果能将事情都推到一个精神病患者身上,那么佟宝就一点责任都没有了,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孤儿院的,这样就更好了,不会有家属帮他出头上诉什么的,可以无声无息的将事情给平息下来。

“头,倪大伟厂子里的领导过来了,还带了一个律师。”一个警察快速的跑了过来,低声的对着大队长开口,“这小子是古韵的员工。”

之前工商局的人去沈书意那里捣乱,莫念直接将电话打了出去,让这些单位部门的领导将话传下去,别又出了些不三不四的人去沈书意的古韵捣乱。

古韵?大队长眉头一皱,不过随即一想,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这一次只是古韵的一个员工出了事,这些服装厂的员工都不签署用工合同的,估计过来也只是走场子而已,不会真的给一个员工出头的,更何况对上的还是佟家。

“沈小姐,您好,您好。”大队长快速的迎了过去,和沈书意握了握手,“还劳烦你特意跑了这么一趟,不过这事完全是倪大伟的个人行为,和古韵一点关系都没有,沈小姐不用担心会被牵累。”

“不管如何,总是古韵的工人,我也是过来了接一下情况的,和我无关是更好了,但是都是在一个厂子里上班,我也得有个说法回去和其他工人说一声,否则大家还以为我这个当老板的见死不救呢。”沈书意玩味一笑,随即和大队长说起了客套话,还暗示的使了使眼色,“这里也不方便说话,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出去喝个茶呢。”

“不用不用,沈小姐您太客气了,我们去我的办公室说话。”打队长一听沈书意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知道她也不愿意沾染上这些破事,也对,哪个当老板的愿意给一个工人出头惹的一身腥,少了一个工人再招聘一个回来就是了。

“那行,这是我们古韵的律师,我让他过去和倪大伟问一下话,厂里说倪大伟今天请假了,可是空口无凭,如果是在工作时间里出了事,我们也是要担负责任的。”沈书意笑着开口,指了指一旁的莫念。

“小张,带律师过去,沈小姐,这边请。”因为不认识莫念,所以大队长只感觉这个男人不像是律师,倒像是黑道之人,不过也没有多想,直接和沈书意向着办公室走了过去,果真都是商人,看起来这么和善的一个女孩子,可是说话处事还真是够老道的,滴水不漏,连律师都带过来了,估计就是为了搜集一点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到时候倪大伟即使想要讹厂里一把,估计都不行了。

“那个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我听说还牵扯到了佟局长的公子?”坐了下来,端过茶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沈书意这才步入了正题,她其实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即使用脚趾头想沈书意知道佟宝开车绝对超速的,他们这些少爷不可能在限速范围里开车,这一点沈书意自己都做不到,速度总是飙的快了不少。

“沈小姐不必担心,只要事情处理好了,佟局长自然不会追究什么的,不过佟少今天也正的算是倒霉。”大队长笑着开口,半点没有察觉到沈书意是在套话,洋洋洒洒的将事情都给说了一遍,连老底都给掏露出出来。

且先不说死者是不是被倪大伟给推出马路的,就单单佟宝而言,他开的牧马人明显是超速了,而且超速超过百分百,红绿灯这边的路口有监控和测速,而且佟宝中午喝了酒,这属于酒驾。

就因为这两点,所以佟宝当时根本刹车不及,所以造成了死者的当场死亡,至于说是倪大伟推的人,这都是目击证人指控的,一个三个人,一个中年妇女,一个老头,还有一个大学生,他们都说是看到倪大伟将人给推出去了。

“倪大伟推人没有监控探头没有拍到吗?如果拍到了话,这完全是他的个人行为,和厂里是没有关系的。”沈书意沉思的开口,无缘无故,倪大伟好好的将人给推出马路做什么?估计这只是意外,但是佟宝的责任只怕逃不掉的。

“天太热,前面有几个打伞的姑娘,将探头给挡住了,没有拍到,当时大家都急着过马路,人挨着人,对面的探头也没有拍到。”大队长无奈的开口,如果真的拍到了这一幕,那他也不用担心了,倪大伟绝对是全责。

“那现在要怎么处理?死者家属如果要赔偿金的话,倪大伟的情况我知道一点,他可是个孤儿,现在吃住都在厂里,总共工作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死者家属不会找我们工厂索赔吧?”面带着忧心,沈书意适当的示弱,“那个死者是什么身份?他们的家属是个什么情况?”

“死者叫马力,是个司机,在城管给领导开车,家里就是普通情况,赔偿金的问题肯定会要,但是倪大伟如果没有偿还能力的话,只能算马力倒霉了,不会连累到沈小姐你的,其实我有个办法,倪大伟精神状态不太好,我感觉他精神是不是有点问题,当然了,具体要等精神科的医生鉴定过,如果真的是个精神病患者,那么今天这一切都说得通了,他刚好发病了,马力家属也只能自认倒霉了,赔偿金肯定是要不到的。”

大队长快速的开口,试探的将精神病患者的问题给说了出来,一看沈书意眼睛一亮,立刻知道有戏,只要说是精神病患者,这样即使有人追究这个案子,也不会查到佟少身上,倪大伟绝对是全责。

“怎么查案审案子我一个普通老百姓可不能插手,不过我相信公安机关一定会处理的。”沈书意站起身来,笑着向着大队长伸过手,“我先去看看倪大伟。”

“行,我带沈小姐您过去。”大队长对沈书意的配合格外的满意,这件事等于就这么坚决了,至于那个倪大伟是死是活都不关他什么事了,反正不让佟少牵扯进来就好,给佟家办好了这事,今年的升迁估计就有希望了。

审讯室里,倪大伟依旧耷拉着头,莫念的气场太强,气息太过于阴暗,所以倪大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自暴自弃的抱着头。

“沈小姐。”当看到沈书意的时候,倪大伟猛然的抬起头,或许是之前应聘的时候,沈书意没有嘲笑自己的结巴,也没有嫌弃自己有人际交往恐惧症,反而大方的留下了自己,甚至还鼓励自己,让自己只在网上销售,实际销售,需要面对面的销售都让其他人去做,所以倪大伟看到沈书意开门进来了,倏地一下站起身来,表情很是激动。

“没事。”看到莫念快速的抬手挡下了情绪激动异常的倪大伟,沈书意笑着开口,看着六神无主的倪大伟,和善的笑了笑,“坐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

因为沈书意说要和倪大伟单独谈谈,大队长也没有怀疑什么,直接带着警察都出去了,莫念也跟着出去了,有其他人在场,倪大伟的情绪都不太稳,估计这要是和他孤儿院出生,和人交往有障碍造成的。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