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莫家众人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4    作者:吕颜

这边沈书意刚下了车,一旁的生产厂长立刻迎了过去,面对这些戴官帽的差爷们,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黑白颠倒不说,你还只能跟在一旁装孙子赔笑容,承认错误。

要是敢辩驳一句,那就等于捅破天了,这些人不整死你,他们都不会罢休,官字两个口,他们怎么说你就得怎么承认,否则得罪了这些睚眦必报的小人,这个厂子就没有办法开下去了。

“你就是古韵的法人代表,有人举报你们工厂生产出来的服装不合格,染色剂对人体有害,现在所有的成品服装和布料都要封存,送去检验!”工商局负责的一个领导走了过来,目光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沈书意,似乎很怀疑她这么年轻竟然就是这家服装厂的老板。

不过想到上面的指示,再加上有了确凿的证据,所以男人趾高气扬的开口之后,一旁其他人已经将相关的文件和单据拿了过来,“这是处理书,在这里签字吧,具体的处罚办法要等检验结果出来之后再下达。”

“染色剂有问题?”沈书意快速的扫了一眼工商局和环保局开具的处理书,回头看向身后的陆纪年,按理说染色的布料如果有问题了,身为一直和服装布料打交道的陆纪年不可能没有发现。

“老板,之前的布料漂染厂送过来的都没有问题,我们的第一批成品样衣在网上挂出去之后,销售部这边已经联系了五个店铺,他们都已经下单订货了,因为数量比较大,我们又追加了两万件,所以这批有问题的布料是今天早上漂染厂刚刚送过来的,工商部门的人也就跟着过来了。”

生产厂长低声的开口将事情给说了一遍,之前这家厂子是浙江的朱老板经营的,他的心思不在这家只能赚小钱的服装厂上,所以管理什么的都很松懈,效益也不好,只是这年头工作太难找,厂里的女工大都数都是从农村出来的,有份包吃包住的工作,即使辛苦一点也都值得了。

服装厂换了老板之后,沈书意只过来了几天之后一切事情都交给了陆纪年,虽然工价没有变,但是在福利这一块给提高了一些,这几天高温,厂里还每个职工发了一个西瓜,一箱子银鹭的绿豆汤给大家当降温品,所以厂里的人工作劲头都高了很多,谁知道今早上就出事了,按照之前工商局的人的口风,估计厂子还要查封。

“染色剂出了问题?”沈书意低吟着,这样的话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漂染厂这边联合了其他人给自己下套子,弄了个陷阱,订单都出去了,到期不能交货,沈书意是要支付赔偿金的,而且虽然是网店,但是信誉最重要。

沈书意的古韵这个服装品牌刚打开销路和门面,却就出事了,以后再想要将市场做起来,难度只怕是要增加两倍三倍。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漂染厂也是无辜的,只是被想要报复自己的人给连累了,毕竟服装布料在染色剂这一块出了问题,怎么都该是漂染厂的责任。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沈书意这种自厂自销的小型服装公司,只负责做衣服,布料上的染色和绣花什么的都直接送去其他相关的厂里,绣花什么的直接送去绣花厂,染色这一块自然是有漂染厂负责的,将布料送过去,他们按照沈书意的要求染好色,将布料拿回来给陆纪年看,达到要求了,漂染厂就会大规模的染色,然后将布料送回古韵。

裁剪车间开始裁剪布料,样板师根据陆纪年的设计打板子,手艺最好的几个师傅先做出几件成品样衣来。

而客户满意样衣之后,车间也才开始大规模的生产,所以染色这一块出了问题,按理说是没有办法追查到沈书意这里的。

“快点签字,我们还有工作呢。”看沈书意半天没有签字,而是和生产厂长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工商局的人没好气的催促着,表情很是不耐烦,趾高气扬的催促,“快点签字,有什么事等我们完成了工作你们再讨论!”

“几位,你们说我们的布料染色有问题,是有对人体有害的物质,有检验报告吗?”沈书意摆摆手让一旁的生产厂长离开了,笑着向着几位等的很是不耐烦的工商局人走了过去,“我可以要求查看一下权威机构出示的检验报告吧?”

今天漂染厂送过来的布料是后面追加的两万件衣服的布料,之前的布料早已经下车间开始做衣了,由陆纪年亲自把关的,沈书意知道之前的布料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刚刚生产厂长却说了,工商局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将所有的半成品衣服和布料还有仓库里已经做好的衣服都查封了。

沈书意知道这里头的猫腻,这要是将所有的衣服和布料都拿走了,损失且不说,关键是无法按期交货,名誉这一块沈书意可赔不起,即使事后查证染色剂有问题的事是子虚乌有,但是衣服都被工商局带走了,到时候在工商局的仓库里出了点什么事,即使最后沈书意拿回所有的衣服,只怕都成了废品,绝对无法按期交货给之前预定下单子的客户,这绊子下的还真的够狠的,似乎是不整死沈书意这个小工厂都不罢休。

“我们这是接到了群众举报,至于有没有问题,将布料和衣服带回去检验一下就知道了。”眉头一皱,工商局的人戒备的看了一眼沈书意,看起来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面带笑容,说话也和气,可是绝对不是个善良角色。

“我们工商局的工作职能就是接到群众举报,就要立刻处理问题,你放心,真金不怕火炼,如果事实证明你们的衣服没有问题,所有的东西我们都会原封不动的给你送回来,但是如果有问题了,我们绝对不能让这样危害百姓身体健康的衣服流入市场!”另一个工商局的女工作人员牙尖嘴利的开口,带着盛气凌人的高傲,大话说的一套一套的。

沈书意笑了起来,这种很傻很天真的大话还有人会相信吗?这种官面话客套话谁都会说,可是衣服真被他们给拖走了,到时候检验十天半个月还算好的,要是拖上三四个月不把布料和衣服还回来,沈书意的工厂直接得倒闭,现在夏天做的正是秋冬装,拖上几个月之后,这些服装和布料都得放仓库了,服装生产可都是反季节的。

“如果没有正规部门出示的检测报告,我的衣服和布料只怕不能让你们给查封拖走了,当然了,既然有举报了,我非常欢迎工商局的同志从我们的服装和布料里随即抽去样品带回去检验,如果真的出问题了,检测报告出来了,我保证不会干扰工商局和环保局的查封扣押。”

沈书意依旧笑着开口,语调清和,可是眼神却透露着一股精明和坚定之色,工商局这是想要对自己打了先斩后奏的幌子,先将衣服布料都拖走,到时候不管有问题没问题,拖上几个月,沈书意的损失估计就有几十万。

可是正规的程序却是指需要抽样取证,然后再化验,如果有问题了,才能这样大规模的查封和拖走衣服布料,沈书意这话一出口,在场所有工商局的人脸色倏地一下都变了。

“你这是要干扰执法了?如果服装没有问题,为什么害怕我们查封检查呢?”疾言厉色的开口,工商局的人冷着脸,怒斥着沈书意,眼前他们出去哪个公司企业不是将他们给捧的上上的,结果今天来这里办事,竟然还被沈书意个阻扰了。这让这些平日里耀武扬威,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官爷们立刻接受不了了,眼神狠戾的恨不能吃了沈书意。

“和这样黑心老板浪费口水做什么,直接将衣服给拖走!”之前工商局的女工作人员直接炸了起来,声音尖锐的刺耳,凶神恶煞的对着四周的人开口,让他们将打箱贴了封条的衣服都给装车子上给拖走,冷嗤一声,讥讽的看着沈书意,“哼,得意给什么劲,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你们这是要野蛮执法了?现在网络可够发达的,这样的消息一出绝对引爆广大网民的眼球。”沈书意依旧笑容满面,半点看不出生气,当然更没有什么畏惧和害怕了,谁让自己现在也是有后台的人了,一想到这里,沈书意不由回头看了一眼谭宸。

虽然还是面瘫着一张脸,但是谭宸那深邃沉寂的黑眸,峻冷的脸庞,无一不说明他对沈书意的默默支持,沈书意知道只要自己有需要,谭宸绝对站在自己身边,这种可以放手胡闹的感觉让沈书意窝心的不得了,脸上笑容也随即温柔了很多。

“这丫头嘴皮子够厉害的啊,舌战群儒也不会输。”陆纪年优哉游哉的笑着,有热闹可以看他自然是喜欢看热闹了,反正这点小事沈书意绝对能摆的平。

至于谭宸和关煦桡,在陆纪年看来他们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军人,这样的场合也的确不方便出面,不过陆纪年瞄了一眼冷沉着面瘫脸的谭宸,看这架势,估计沈丫头一开口,直接回撸起袖子冲上去了,啧啧,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小意的口才不管如何比谭宸哥的确强多了,在关煦桡看来谭宸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贯都是直接板着阎王脸过去,气势全开,估计一般人只要有点眼色就不敢和谭宸对着干,但是关煦桡清楚谭宸这样绝对的强者更合适留在军区,而这样人际关系复杂的现实社会,沈书意这样的性格更加的合适。

这边沈书意这么一拦,不给工商局将衣服和布料给拖走,工商局的人立刻准备强行将东西给抢走,职工自然是向着工厂老板了,结果工商局这边的人真的够狠,竟然狠狠的一脚向着一个女缝纫工的小腹踹了过去,原本就紧绷的场面瞬间混乱起来。

而这样的混乱让工商局的人正中下怀,他们就愁着局面不够乱,真的乱套了,到时候将公安局的人直接叫过来,不但厂子要被查封,相关涉案的人员也要被带走关押。

眼瞅着这个机会,其中那个工商局的女职员直接向着沈书意气势凶狠的冲了过来,恶狠狠的凶悍表情,可惜她却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冷着面瘫脸的谭宸。

“你做什么?”冷着声音,板着面瘫脸,谭宸一开始不打算介入的,他知道沈书意的独立,而且小意一开始就不打算让自己介入,所以谭宸也就一直站在一旁,结果这些人竟然还敢动手了,尤其是工商局的女工作人员,平日里估计耀武扬威惯了,竟然直接向着沈书意就抡起巴掌来想要打人。

“别……”沈书意来不及阻止,只看见谭宸手冷冷的一甩,沈书意不由的翻了个白眼,砰的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原本混乱的局面有一瞬间的安静,然后被甩出去的女人足足愣了半晌之后,估计被甩蒙了,半天没有回过神。

可是当回过神来之后,立刻是魔音灌耳的尖锐哭喊声,又是叫又是骂的撒起泼来,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沈书意等人直接冲了过来。

关煦桡和陆纪年瞬间一个后退,半点没有犹豫的将战场留给了谭宸,对男人动手也就动手了,这么又是哭又是叫,泪水满脸,黑黑的眼线都被哭化了,顺着眼角流淌下来,让关煦桡和陆纪年想都不想的立刻就后退了,生平最无奈的就是这样泼妇般的女人。

“滚!”谭宠冷着声音,煞气十足的一个字,让原本还要继续撒泼找回场子的女人愣是僵硬在了原地,谭宸的脸还是面无表情,可是那眼神却冰冷的如同看死人一般,气势慑人,让女人瞬间被定住了。

“报警,报警,让警方过来处理!”带队的工商局的人火大的开口,阴狠的眼神看了看谭宸和沈书意,“你们这是违法!是故意伤害!都要坐牢的!”

可惜,就在警察赶来的同时,莫念的车子也过来了,之前莫念因为毒品的事情离开了N市,结果一回来就知道沈书意失踪了,虽然知道沈书意的身手,莫念还是有些的担心,可惜即使莫家动用了所有的势力,一直没有找到沈书意。

直到两天前沈书意打了电话回来保平安了,莫念和莫五爷这才放下心来了,可是没有想到刚到了古韵这里,就看见门外来了一批警察,十来个工商局和环保局的人正气焰嚣张的站在车间这边,看样子就知道是故意找茬的。

一身黑暗阴邪的气势,莫念不同于谭宸的那种正直铁血的强大,他只是一眼,就让人有种惊恐嗜血的冰冷感觉。

皱着眉头,莫念看了看一旁的谭宸,却也知道场合不对,没有说什么,只是将温柔的目光看向了沈书意,原本嘶哑的声音却也显得极其的温柔,“怎么了?”

“估计还是翟月不死心呢。”沈书意笑着开口,莫念的回来和关心都让沈书意感觉到了一种亲情和温暖,脚步一个上前,突然,笑容一变,担忧的神色浮上了脸上,“你受伤了?”

淡淡的血腥味,即使伤口已经处理了,但是血腥味还是飘散了出来,沈书意看着莫念的俊脸,若是仔细一看,便能从这张峻冷的脸庞上看出一点的苍白之色,想必是因为受伤,甚至可能是失血过多而造成的苍白。

“小伤,不用担心。”一瞬间,莫念那原本峻冷漠然的表情彻底的柔软下来,眼中甚至带上了淡淡的笑意,抬手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

翟月?一时之间,谭宸和莫念眼神都凶狠的吓人,阴冷阴冷的,让不远处看热闹的陆纪年都差嗷嗷的兴奋吼几嗓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可惜莫念高兴了,谭宸直接给醋上了,面瘫脸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直接借着身体的优势,顺利的挡住了莫念拍向沈书意的手。

“王见王了!”陆纪年眼睛直接冒去了绿光,嘿嘿的笑着,摩挲着下巴,一脸看好戏的看着眼前的莫念和谭宸,抬手撞了撞身侧的关煦桡,“这可是强敌啊,你说会打起来吗?”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可惜陆纪年的热闹并没有看到,几个警察快速的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全场之后,和工商局的人估计都认识,直接询问了几句之后,态度冷横的向着沈书意这边开口,“是你们妨碍公务,阻碍执法?”

关煦桡推开懒骨头一般趴在自己肩膀上的陆纪年,大热天的他也不嫌热,向着带队的警察走了过去,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然后快速的说了一下莫念的身份。

工商局的这些人估计是被翟月给唆使过来闹事的,虽然沈书意的身份已经曝光出来了,但是知道她和莫家有关系的只是N市高层的人,工商局这些办事员什么的根本没有资格知道,所以翟月这才能成功,估计今天这事一出,这些人回去之后都会被他们的局长给狠狠的训一顿,莫家的人也敢得罪,他们想死,他这个局长还想好好的活到退休呢。

莫家?只要是公安系统的人没一个不知道莫家的,带队的警察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工商局的几个人,快速的向着沈书意和莫念走了过去,无比诚恳的道歉,“抱歉,我们不知道是这么回事,真的非常抱歉,我们现在就回去。”

局势突然遽变,工商局的人都傻眼了,呆愣愣的看着风风火火过来,又风风火火快速离开的警察,直接都傻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些警察态度摆的这么低,只怕这家工厂的来头不小,倏地一下,工商局的人脸色都白的不见一点血丝,他们知道今天肯定捅娄子了,而且还有可能是大篓子。

果真,手机响了起来,工商局的人接了电话,局长的声音已经暴怒的在电话里骂了起来,“谁让你们去古韵闹事的?全都给我滚回来,不回来以后就不用回来了,我们地方小,容不得你们这些大神!谁捅的篓子谁给我自己去摆平,否则给我滚回家去!”

“局长,这是误会,真的是误会……”可惜还没有道歉几句,电话卡的一声挂了,工商局所有人脸色都是煞白的,格外的难看,刚刚电话里局长的暴怒吼叫声他们隔着电话都听到了。

“沈小姐,真的很抱歉,今天的事情绝对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是一个误会,有什么损失我们一定赔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这一次吧。”顾不得什么脸面了,如果丢了这工作,那就真的完了,所以一扫刚刚嚣张跋扈的态度,几个人快速的对着沈书意道歉着。

工厂里的人都傻眼的愣住了,从来都是看这些官爷们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什么时候看到他们这么伏低做小的低姿态。

“既然是误会,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只是希望下一次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沈书意笑着开口,并没有难为他们,今天如果只是个没有背景的人,只怕工厂不但被查封了,估计人都会被带到公安局里。

可是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沈书意也不想刁难这些平日里眼高手低的人,大环境如此,即使她真的将这些人赶出了工商局,难道就能确保其他上岗的人就是公正廉明,为民做事?

半个小时之后,工厂再次恢复了正常的工作,不会这会也到了吃饭时间,陆纪年唯恐热闹没有看够,吆喝的开口,“大家凑到一起多不容易,我们就出去吃一顿,有家烤肉店开张了,听说味道非常不错。”

沈书意也有事要和莫念说,毕竟艾布力的事情,到最后还是需要动用莫家的关系,之前保平安的时候,沈书意并没有说,毕竟电话里也说不清楚,这事可不是小事,和恐怖分子牵扯到了,即使是莫家,只怕也会有所牵连,所以沈书意还是准备当面和莫念说一下。

烤肉店才开业的,生意的确很好,空调开的够大,一进门就是一阵凉爽,几个男人在一起吃烤肉,自然少不了酒,不过大中午的也就没有点白酒,直接上了些冰啤酒。

陆纪年的身份沈书意是非常信任的,艾布力的事情又牵扯到了莫家,关煦桡和谭宸可是发小,所以即使这件事原本该是非常机密的,但是沈书意在谭宸同意之后,也就直接说了出来。

“你,出来。”莫念的脸色越来越阴冷,从知道沈书意过去X省是找谭宸的时候,莫念脸色就显得有些的难看,而得知谭宸竟然让沈书意这样涉险,莫念直接冷了眼神,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拉开椅子直接向着门外走了过去。

“我过去一趟。”谭宸抬手按住了沈书意的肩膀,安抚的看了她一眼,也站起身来跟在莫念身后出门了。

“没事没事,吃烤肉,这味道还真是不错。”陆纪年笑了两声,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端起啤酒杯和关煦桡碰了杯,直接灌了一大口冰啤酒,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一副无比享受的模样,“放心吧,男人嘛,至多就是打一架而已,死不了人的,再说莫念还带着伤呢,谭宸动手也是有分寸的。”

估计是会打一架!可是自己已经说了那是军区的决定,和谭宸无关!沈书意揉了揉眉心,纠结起来了,为什么明明是两个最冷静的男人,可是冰山撞冰山之后,直接是仇人相见的凶残,让沈书意不管怎么劝都没用。

出了烤肉店,向左拐是一条巷子,这样大热的天,阳光明亮的刺眼,所以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人会出来,谭宸站在原地看着同样冷着眼神的莫念,在莫念第一拳挥过来的时候,谭宸并没有躲,他知道莫念是在愤怒自己将小意拉扯到这么危险的事件里,所以这一拳头谭宸认了。

不发一言,没有质问,没有愤怒的咆哮,莫念再次出手,而这一次谭宸也回手了,从谭骥炎下决定将沈书意扯进来时,谭宸何尝不是一直压着火气,所以和莫念直接不发一言的就打了起来。

估计是为了不让沈书意担心,所以两个冷漠的男人默契的都没有在脸上动手,一拳一脚的都是狠狠的打在了衣服遮掩的身上,所以当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依旧一身寒气,一前一后的进入烤肉店时,除了衣服稍微有点凌乱,完全看不出他们刚刚在巷子里狠狠的打了一架。

谭宸左边肩膀有点错位,而莫念后腰上的伤口也裂开了,不过两个人倒是挺直着身体,面无表情的进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男人只是一起出去抽根烟,或者去了洗手间一趟而已。

脸上没有伤,胳膊上也没事,沈书意眼尖的扫过两人,虽然谭宸和莫念都不打在脸上,但是他们的手背都有些的红肿,刚刚可都是拳头对着拳头的狠戾出击,这会拳背关节都有些的红肿。

“吃完了,回去上药。”沈书意叹息一声,将给两人留下来的烤肉推了过去,一面狠狠的警告了一眼陆纪年,他都吃多少了,还想要抢!这可是特意留给谭宸和莫念吃的。

谭宸和莫念低着头吃了起来,而一旁的陆纪年筷子刚伸过来,咻的一下,四道冰冷冷的眼刀子直接戳了过来,让陆纪年干笑两声,筷子转了个弯又收了回来,尼玛,这两个男人太凶狠了。

桌子下面,谭宸左手不动声色的握住了沈书意的右手,突然伸了过来的大手,让沈书意一惊,本能的一动,可是手还没有抽回来,就听到谭宸嘶了一声,让沈书意不由的抬起头,“肩膀受伤了?”

“没事,错位。”谭宸不在意的开口,左手继续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瞄了一样一旁冷着脸的莫念,面瘫着峻脸继续吃烤肉。

莫念眼神又冷了几分,可是看着沈书意担心的看向谭宸,终究只是抿了抿薄唇,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而且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莫念知道艾布力这件事如果不是沈书意自己同意了,谭宸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虽然迁怒谭宸,但是终究也不是谭宸的错。

等出了烤肉店,这会已经是下午两点了,谭宸还需要去军区一趟,袁德明这个团长也管不住少爷连的那群混小子,估计是因为谭宸不在,所以又闹腾起来了,而且还多了一个新加入的周淮,让整个军区都要炸起来了,所以袁德明立刻给谭宸打了无数个电话。

“你回军区向上药,我去莫家一趟。”沈书意还需要和莫五爷商讨一下后续问题,所以这会谭宸去军区,她则是要去莫家。

“嗯,我晚上回来。”对于那群又开始闹腾的少爷们,谭宸是真的懒得理会,不过他们已经妨碍了其他士兵的训练,不管如何谭宸都必须回去一趟,那群混小子果真安分不了三天!

莫念开着车向着莫家方向开了过去,可是汽车开到一半的时候,前面却堵车了,大热的天,却还是有不少行人都围堵在路上。

“估计是发生交通事故了吧?”沈书意侧过头向着车窗外看了看,大热天还是黑压压的一片人,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发生交通事故了,而话音刚落下,不远处120救护车的声音就尖锐的响了起来,直奔事故现场。

“人真的不是我推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突然摔出去被车子给撞了。”被人群围堵在中间,噪杂声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暴躁的开口,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脑袋,他已经说的不知道多少遍了,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说的话!

“我看见人是你推的,这年头果真没有公德心!”一个妇女大声的开口,不屑的目光看着眼前坐在地上的小伙子,拉着四周的行人快速的开口,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刚刚我们都等着过马路呢,结果绿灯还没有亮,也不知道这小伙子怎么回事,突然就将人给推出去了。”

“是啊,是啊,要不是他推的,好好的人怎么就摔出去被车子给撞了呢。”一个老头也附和的开口,一脸看凶手的模样看着坐地上的小伙子。

原本大家都在等绿灯,天这么热,都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人都站到了斑马线上,似乎只要绿灯一亮就可以第一个垮出去,人挤在一块,这个小伙子前面站着的是被车子给撞到的矮胖中年男人。

众人都精神蔫蔫的,被晒的够呛,突然就听到啊的一声,然后是汽车紧急的刹车声和人被撞到摔在地上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开了开了口,众人指责的目光都看向这个年纪轻轻,但是脸色很差,精神有点恍惚的小伙子身上了。

“人不是我推的!我和他无冤无仇,好好的将人推出去做什么?”被众人指指点点着,小伙子暴躁的一吼,原本脸色就不太好,估计是也没有睡好,眼下一片乌青的黑眼圈,可是众口铄金,他再怎么解释都没有人相信。

反而一个一个的目击行人都将指控的话丢了出来,小伙子就站在出事的中年男人背后,肯定是他推的,否则人不可能摔出去,要是平日里至多也就是摔一下,谁知道这辆车的速度也很快,还是一辆牧马人,直接将甩撞的中年男人给高高的抛起来,因为速度太快一开始车子没有刹住,所以人落地之后又被碾压了一遍这才停了车。

“你他妈的怎么回事?你和人有仇,不要害的老子背上人命!”就在这时,车上的司机快速的冲了过来,一脚狠狠的向着坐地上的小伙子狠狠的踹了过去,怒火冲天的骂了起来。

“好了,好了,警察来了,不要动手,有什么事去公安局说。”这边看年轻的司机还要动手打人,几个路人立刻劝阻了起来,120救护车上的医生和护士也下来了,交通警察和巡逻警车也都过来了。

“佟少?”巡逻警车上的警察和交通警察都认识佟宝,即使不认识佟宝也认识他的这辆牧马人,一看是佟宝在这里,众人头都嗡了一下,不管如何,这事绝对不能让佟少牵扯进来。

尤其是现场这么多的围观群众,还有不少人正在拿手机拍照什么的,警察对望一眼之后,立刻将事发现场给控制住了,联系其他几个巡逻警车上的警察赶快过来,务必要将这些群众手机拍下的照片和视频都给删除掉,至于证人什么的直接带回局里再说。

估计围观的群众也是第一次见到警察这么有效率的处理了这通事故,快速的将几个指证小伙子的路人都带回了警车,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交通就恢复过来了,而因为所有人证人都指控是小伙子将人给推出去的,佟宝正常行驶,刹车不急这才撞到了人,佟宝没有任何责任,而所有的罪名都被推倒了小伙子身上。

“家庭医生到了吗?”这边交通恢复过来了,沈书意直接将莫念赶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来开车了,莫念后腰上的伤口肯定是裂开了,血腥味都弄了起来,这让沈书意虎着脸,将油门直接加到底了。

“已经到了。”知道沈书意是担心自己,莫念眼神不由的柔软下来,过去那么多年,他一直都只能在暗处,静静的看着,而如今可以这样的相处,莫念只感觉无比的庆幸,尤其是沈书意并没有怪他们监视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怨恨他们为什么明知道她在沈家过的不好,却没有将她带出来。

沈书意平日里看起来挺好相处的,笑脸迎人,可是真的生气的时候,倒会板着脸,冷着眼神,看起来怪小吓人的,而莫念后腰上那么一个大的伤口没有愈合,竟然和谭宸打了一架,让沈书意气的不轻,对着莫念更是板着脸。

所以到了莫家之后,众人这才发现他们一直敬畏的莫少,这一次却一脸做错事一般的站在沈书意身旁,不是说着什么,可惜沈书意脸色依旧冰冷的板着,让莫家众人齐刷刷的将眼珠滴都快要瞪的掉下来了,可是莫家家规森严,一群金装魁梧的大男人虽然惊诧的厉害,却也只敢偷偷的看上几眼。

“先去处理伤口。”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对于莫念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很是恼火,只能板着脸将人给赶到家庭医生那里,自己站在客厅里等着。

“沈小姐,请喝茶。”这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端着茶水走了过来,一身火辣辣的劲装,童颜**的美艳,可是看向沈书意的目光却带着排斥和不满。

莫家的人都知道莫家日后将会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有一个新的继承人,而这个人就是沈书意,一个他们都没有听过的普通女孩子,而莫念这个一直为莫家打拼的男人却突然失去了继承权,所有人私底下都炸开了锅,各种怀疑和推测都出来了。

有人以为沈书意是莫五爷的私生女,所以才会回来继承莫家,日后结婚了,肯定是她的老公接受莫家,可是这样做对莫念而言太不公平了,他们这些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人也绝对不会忠心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不懂得黄毛丫头!但是也没有人敢置喙莫五爷的决定。

尤其是莫念回到N市之后,对于这个消息并没有任何的抵触,和莫五爷之间的关系依旧亲厚,尊敬有佳,半点不认为莫五爷太偏心,所以整个莫家虽然气氛不对,但是也没有乱起来。

沈书意和莫念一起过来的时候,是板着脸的,因为担心莫念的伤,而莫念倒是一反常态的走在沈书意后面陪着不是,这让莫家的人在知道沈书意的身份之后,一下子平静再次被打破,所有人都以为沈书意这是在摆架子,依仗着继承人的身份给莫念难看。

------题外话------

尼玛,大热的天,38度啊,竟然停电,无语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