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麻烦上门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3    作者:吕颜

夏天的早晨天总是亮的特别的早,晨曦的光亮里,天空是淡淡的青蓝色,空气似乎格外的清新,阳光柔和,放眼看去青色的山脉连绵起伏,丝毫感觉不到炎炎夏日的燥热和高温。

一大清早绝杀的车子就从六团的军营开了出去,六团还没有开始早晨的操练,不过门口的哨兵倒没有什么奇怪的就给谭宸一行人放行了,毕竟之前凌浩然联系六团的时候打的名头可是带他们的侦察兵来六团这边实地军事训练的,所以天刚刚亮他们就出去操练自然很正常。

汽车开了大约四十分钟就到了雪山脚下的烈士墓这边,随着车门的打开,呼啦一下,一群大老爷们激情昂扬的跳下车,一个个都是严阵以待,眼睛里冒着光,誓死要征服眼前皑皑的至少海拔有三千米的雪山。

“醒了?”汽车后座上,谭宸沉声的开口,看着靠着自己肩膀睡醒的沈书意,面瘫脸上带着可以感知的柔软。

沈书意一贯警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惊醒,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靠在谭宸肩膀上还真的睡了一路过来,看了一眼外面的雪山,回头看向身侧的谭宸,“你要上山?”

按理说谭宸的身手沈书意是知道的,而且昨晚上听六团的人说完这边烈士墓的事迹之后,沈书意自己都有了征服雪山,去将那两名烈士遗体带下来的冲动。

有所为,有所不为!沈书意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冷静沉着的人,可是昨晚的那一刻,看着夜色之下的烈士墓,看着皑皑的雪山,骨子里的血性自然也就涌了出来,即使危险,沈书意也愿意试一试,这并不是值得和不值得的问题,或许只是情感上的一种执着,不管多么危险,也要将两名烈士的遗体从雪山上带下来,让他们入土为安!

沈书意她都有这样的冲动,更不用说谭宸他们这些铁打的血性男人,同样都是军人,虽然时间上间隔着几十年,但是都曾经在战场上拼搏厮杀过,他们之间有着军人才能明白的默契和共鸣,所以绝杀的成员包括谭宸和凌浩然也都准备上雪山。

可是这会,看着谭宸那峻朗的五官,线条冷硬而漠然,总是面无表情的板着面瘫脸,沈书意突然有些的不安,六团的人曾经一次又一次的试着上山,可是却都失败了,谭宸更不了解雪山的情况,这样冒冒失失的上去真的不会出事吗?

谭宸诧异的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沈书意,她轻轻的蹙着眉头,一脸犹豫的模样,大手不由的安抚的在沈书意的头上揉了两下,低沉的嗓音蕴藏着坚定和力量,“不用担心。”

“那我也上山。”他说不能担心就真的能不担心吗?沈书意抬头看着脸色一沉的谭宸,倒也是固执的绷着小脸,她原本是不准备上山的。

沈书意虽然身手极好,反应速度非常快,比起拔枪的速度,估计就是谭宸都比不过沈书意,这也是龙组的性质所决定的,但是真的论起来,沈书意明白谭宸比自己要强多了,尤其是面对这样一座凶险未知的雪山。

沈书意并没有真正的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战斗过,当然,训练的时候除外,可是所有人都明白训练和实战是完全不同的,沈书意身为一名随扈,她自然不可能有机会在这些环境恶劣的地方实战,所以昨晚上谭宸决定上山,沈书意不准备跟过去,这样不但帮不到忙,甚至还会拖累到谭宸。

可是之前倒是想的挺好,分析的也很理智,可是真到了这一刻,沈书意却突然耍起了小性子,她不放心谭宸山上,自然也就想跟着一起山上,这样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了,自己也可以帮忙,而不是站在雪山脚下茫然的等待着。

“不会有事的。”黑沉的眸子无奈的看了一眼不满的沈书意,谭宸忽然有种在养女儿的感觉,小意突然这么不讲理,谭宸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不放心自己,让他既感觉到窝心却又有些无可奈何,他原本就是沉默寡言,话不多,自然也不知道如何劝服沈书意,只能轻轻的抱了抱她的肩膀。

“你都说不会有事了,我跟着自然也没事,而且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沈书意继续开口,一双清润的黑眸就这么的瞅着谭宸,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和你没完的泼妇气势。

“小意!”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明显可以听出来的无奈和宠溺,谭宸倒是第一次看沈书意这么无理取闹的模样,气势凶狠的模样,一点都不讲道理,这让谭宸不由的响起以前在家的时候。

貌似在谭骥炎这个父亲身上他经常看到这样的画面,好像那个时候,即使是运筹帷幄,威严冷峻的谭骥炎对待瞳的时候,也只能摇头叹息,一脸的挫败外加无奈,到最后……

谭宸沉了宸黑眸,压抑下一瞬间的冲动,黑眸复杂的看了一眼闹腾的沈书意,对于天生寡言少语,不擅长言词的男人,一般面对这样场景的时候。

“我要去!”沈书意再次重复了一句,这种不理智的人真的不像自己,可是她就是不放心,所以沈书意宁愿自己像个闹腾的小孩子,或许在谭宸面前,总是习惯的放下一切的坚强和冷静,反倒是像个最纯朴的暴露真性情的小女孩。

可惜沈书意的话刚说完,谭宸突然的侧过身,面对这样的情况,谭骥炎从来都是直接封住童瞳的唇,然后将人给拐到床上嘿咻一翻,基本上事情暂时就能解决了,虽然事后,总要被童瞳给狠狠的白眼瞪上几天,不过谭骥炎倒是甘之如饴。

而不得不说是父子,虽然很多时候谭宸和谭骥炎都互相看不顺眼,但是某些方面还真是无比的相似,所以无法说服童瞳之下,谭宸直接吻住了眼前的人。

“上校……”这边已经呼吸新鲜空气的绝杀成员正等着谭宸来指挥,结果等了半天人都没有下车,将头往车窗边一凑,立刻瞪大了眼,竟然……竟然就这么亲上了,上校太男人了!

一看车子这边有状况,尤其还是谭宸和沈书意的状况,呼啦一下,一群大老爷们如同饿狼一般,一双双毛着绿光的眼睛直接盯着车窗玻璃瞅了进去。

沈书意就算脑神经跟绳子一样粗,但是被这么双眼睛火辣辣的盯着,她是死人都会有反应,小脸直接爆红,睁大一双黑眸狠狠的瞪了一眼谭宸,一把将人给推开了,结果因为刚刚吻的太激烈,一丝银线从两人嘴角蔓延下来,让沈书意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一般,窘迫的从耳朵尖红到了脖子处。

“下车吧。”谭宸倒是面不改色,半点没有什么困窘之色,只是目光严厉的扫了一眼车窗外,警告这群大老爷们。

狠狠的抬手在谭宸腰上掐了一把,沈书意手劲不小,因为尴尬掐的也用力,饶是谭宸也痛的嘶了一声,让沈书意突然又舍不得的松了手,估计掐的狠了,过意不去之下,小手又在谭宸的腰上揉了两下。

下了车,面对着一双双暧昧的恨不能看一场活春宫的绝杀成员,沈书意再次红着脸瞪了一眼谭宸,她原本以为谭宸这么冷酷漠然的性子,训练出来的士兵必定都是不动如山,动如雷震的冷静肃杀,谁知道却是截然相反,一个个很不等多出两只眼睛来看热闹。

“我和谭宸上去,你们就地训练一下,嫂子你暂时替我和谭宸管管这群混小子,一个个眼睛都长头顶上了,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凌浩然干咳两声,打断这诡异的气氛,他都感觉丢脸了,不就是接个吻嘛。

虽然这事落谭宸身上是有点惊奇,但是这群混小子再这么盯下去,谭宸看起来是面无表情,可是骨子里可是不好惹的,看谭宸的热闹,那就等着回绝杀之后被训练的连爹娘老子都不认识吧。

“我们不上去?”哗啦一下,炸开锅了,热闹也不看了,这群大老爷们昨晚上可是热血沸腾,一个个都期待着今天上了雪山将两名烈士的遗体带下来,结果兴致冲冲的到了雪山脚下,竟然不给他们上去,这怎么行呢。

“那个什么,上校,你看你和嫂子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这里风景也不错,不如就当个约会,其他事我们来处理就行了。”

“是啊,是啊,上校,你这要是上去了,要是一不小心,发生了什么事,摔断了胳膊腿,严重一点说不定就两眼一闭的走了,这不是让嫂子守活寡吗?我们都是老光棍,这危险的事还是让我们来做!”

这边话音刚落下,众人瞄了一眼谭宸黑黑的冷脸,齐刷刷的抡起拳头将不会说话的男人给狠狠的群殴虐了一番,尼玛,这不是找死吗?找死也别拉上他们的那!

“上校,这小子不谁说话,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为了惩罚他,就让他去山上,当然了,我们都会跟在后面严格监视的,绝对不会给这小子偷懒的机会,上校,请绝对放心,我们保证“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完成任务!”

沈书意无语的看着越说越离谱的众人,难道是谭宸平日的训练太艰苦了,所以这些人物极必反的显得如此活跃?不得不说沈书意的确真相了!

想当年还没有进绝杀的时候,在地方部队里,这群大老爷们哪个不是佼佼者,是凤毛麟角、鹤立鸡群的那一个,不管是骄傲如同高岭之花的,还是一呼百应领导型的,或者是独来独往下苦功训练的,反正个人都有个人的性格,独立特性的很,毕竟他们也是有这个资格的。

可是……一入绝杀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尤其是谭宸这个上校总是的训练他们,一次一次刷新了他们对变态的上限之后,渐渐的,大家倒是更加发狠的训练自己了,努力拉近和谭宸的距离。

但是性格上还真是物极必反的发生了本质的改变,一个一个越来越猥琐越来越腹黑,都是死贫道不死道友人生格言,幸灾乐祸是绝杀的生存原则,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是调剂生活的方式。

总之绝杀就成了这么一个很是特别的存在,拉出来的人单兵作战能力极强,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团体合作,绝杀的人敢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随便踢个人出去到了地方部队,那也是实打实的兵王强者。

只是看起来很多人而不再是过去那种死守教条墨守成规的古板军人,当然孙大刚这一类的人也是有的,不过大都数人都更好的融入到了一起,过去每个人都是一块坚硬的铁疙瘩,如今在绝杀这个大熔炉里,他们被锻炼被敲打被铸造,融入到一起最后成了一块巨大的钢板,牢不可破,无坚不摧。

“原地训练!”谭宸冷沉的声音响起,刚刚还喧闹的一群大老爷们呼啦一下就安静了,谭宸在绝杀里绝对是权威,所以他一开口,就是命令,众人也不敢继续闹腾了。

再说了之前他们摸哨去谭宸的宿舍,原本还是想要看看能不能看到什么活春宫,结果却是被沈书意一个一个的给揪出来,如今这样现成的条件之下,让沈书意给他们把把关,自然也是极好的机会,闹腾归闹腾,正事归正事,他们还是拎的清的。

这边安静下来之后,谭宸转过头看向身侧唇瓣娇艳欲滴的沈书意,刚刚吻的有点激烈,这会沈书意唇角微微的泛着嫣红色,让谭宸眼眸沉了沉。

“等我回来。”沉声的开口,目光温柔,谭宸握了握沈书意的手,低声的再三保证,“不会受伤的。”

沈书意这会理智也回来了,她跟着上山不但帮不到什么忙,说不定还需要谭宸照顾,只是因为放心不下,太担心,才会闹腾的要跟着上山去,抬头看了看黑眸沉寂而冷静的谭宸,点了点头,“我等你下来。”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凌浩然正在一旁整理着上山用的装备,瞄了一眼正说话你侬我侬的谭宸和沈书意,虽然谭宸并没有说太多的话,还是言辞简短,也还是一张面瘫脸,可是两人之间那种和谐融洽的氛围,却让凌浩然不由的羡慕起来,也生出了一股寂寞的感觉。

这一次绝杀出任务,谭宸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改变,可是每到晚上休息的时候,却会拿着手机看短信,会走到偏僻的地方打电话,这种被人牵挂和牵挂别人的感觉,凌浩然从没有体验过,他也没有想过谭宸竟然也会找个姑娘家谈恋爱,但是真的很让人羡慕,不知道沈家姑娘有没有姐妹!

装备齐全了,阳光也烈了一点,不过倒不会显得热,沈书意目送着谭宸和凌浩然两人带着装备爬上了雪山依旧担心,不过倒也不会孩子气的要跟过去了。

“嫂子,不用担心,上校和凌队身手好着呢,只是一座雪山而已,装备齐全,最多一天功夫就能回来了。”这边看沈书意一直盯着雪山看着,柔和静美的零上带着担心之色,绝杀的人低声的安慰着沈书意。

“嗯,我知道。”可是知道归知道,不看到人安全归来,终究还是不放心的,绝杀的成员这一次出来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所以这会无事之下,倒一个个向着沈书意讨教起来,毕竟身为最优秀的侦察兵,却被沈书意简单的发现了他们的踪迹,这可真的太打击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绝杀的侦察兵在技术和经验上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架不住沈书意那种媲美超能力的第六感,很多时候,沈书意并不是真的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她却能敏锐的察觉到在茂盛的丛林里,侦察兵藏在什么地方,布置下了什么陷阱。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嫂子和上校一样嘛,都不是正常人!”训练了一个早上,绝杀的侦察兵终于放弃和沈书意这样一个藏一个找的训练模式了,不管他们如何谨慎小心,沈书意凭着感觉都能找到他们,这根本是单方面的施虐,太打击人了。

“都被上校打击这么久了,现在只是多个人,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哈哈的笑声响起,男人抬起手拍了拍同伴的肩膀,不知道凌队以后找个什么样的姑娘家,要是再这么厉害的,那他们真的没法子活了!

等到天快要黑的时候,沈书意和其他绝杀成员都站在雪山脚下,仰着头向着山上看了过去,虽然对谭宸和凌浩然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人没有回来,终究不放心,而当夜色完全黑了下来,当两个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时,众人立刻发出了狼嚎般的热烈喊叫声。

六团的人是在半个小时之后赶过来的,这样大的惊喜让一群平日里流血不流泪的男人们都红了眼眶,而回到六团休整了一夜之后,第二天清晨,绝杀的成员在一旁肃穆的身影和敬畏的视线之中离开了,六团的人敬礼的手直到车子远去的看不到踪影了才放了下来,虽然六团的并不知道这支部队是隶属哪个军区哪个部分,但是对他们而言,只要知道他们是中**人就可以了。

正午时分,N市的机场人头攒动,人来人往之下,显得很是喧闹,沈书意和谭宸刚下了飞机出来时,便看见关煦桡和陆纪年两人正站在人群里。

“呦,蜜月归来了啊。”笑着打趣着,陆纪年带着墨镜,穿着一身休闲装,俊美的脸庞上勾着笑,挑了挑眉梢看着一旁的沈书意,“我记得我只是设计师,可不是古韵的老板。”她倒好直接一走了之了。

“没事吧?”关煦桡无奈的看了一眼陆纪年,温和一笑的迎了过去,沈书意是在N市被带走的,不管如何,关煦桡都有几分的歉意。

声的开口,谭宸拍了拍关煦桡的肩膀,冷眼看着一旁自来熟的陆纪年,眼刀子咻咻的射了过去,直到陆纪年那准备对沈书意来个热情拥抱的动作僵硬的停了下来,谭宸这才恢复了面瘫脸。

“能者多劳,要不我分你点股份?”沈书意可算是明白陆纪年的贪财,这男人根本就是掉钱眼里去了,虽然这事自己的确做的有点不厚道,古韵才成立,事情也很多,沈书意为了谭宸直接溜去X省了,古韵的事情都丢给了陆纪年在打理。

“少于百分之十我可不干那。”果真眼睛一亮,陆纪年朗声一笑,哪里还有刚刚的抱怨,一副潇洒不已的痞子模样,让关煦桡和谭宸不由的表情一抽,这么一副守财奴的模样,真的太糟蹋了他这张英俊的脸。

谭宸握着沈书意的手向着外面走了过去,陆纪年自然不敢去触谭宸的眉头对沈书意拥抱了,所以直接笑眯眯的揽着关煦桡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热情模样,“煦桡,你看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也是无聊,要不我搬过去和你一起住?你晚上局里忙,也不用担心家里被小偷光顾了。”

“陆纪年,你到底有多穷那!”沈书意脚步一个踉跄,回头挫败的看着游说关煦桡的陆纪年,揉了揉眉心,为什么之前她不知道陆纪年竟然还有这么贪财的一面?龙组的脸都被丢光了啊!

“这是互惠互利,对吧,煦桡?”优雅一笑,陆纪年挑了挑眉梢,帅气的笑容让人很是无语。

之前关煦桡在外面弄了个三室一厅的公寓,是顾家帮忙找的,可是谭亦知道之后,总感觉这公寓太寒酸了,于是就在揽月苑给关煦桡也弄了一个独门独院的房子,房型和谭宸住的这边差不多,以前不知道关煦桡会过来N市,否则当初给谭宸弄房子的时候就多准备一幢了。

沈书意去了X省的这几天,谭亦正好派人将房子的事情给弄好了,这样关煦桡和谭宸住的地方不过步行三分钟的距离,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结果陆纪年一看这房子,再对比一下自己住的那个破旧的老公寓,都可以当鬼屋了,立刻死皮赖脸的蹭了过来,要和关煦桡住一起,揽月苑的守备可是一等一的森严,陆纪年也不担心自己偶然做什么事会被暴露出来,或者被人给查到踪迹。

“柳设计师,工商和环保局来厂里了,说我们的服装布料染色不合格,染色剂对人体有害,要查封厂里的衣服。”陆纪年的手机响起,车子刚离开机场到了市区这边,古韵的生产厂长就急匆匆的打了电话给陆纪年。

沈书意这个老板甩手不见了,陆纪年这个设计师只能暂时管理厂里的一切事务,所以这会出事了,电话也就打到了陆纪年这里。

“行,我知道了,沈老板刚从机场回来,我这过来接人呢,半个小时我们就过来了。”陆纪年快速的交待了几句,挂了电话之后,笑眯眯的回头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转过身来看向沈书意,“呦,这还有人敢和你对着干呢?”

在N市,自从莫家在佟海峰的生日宴会上说了沈书意日后会继承莫家,N市的人就没有人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没有人再和沈书意过不去,更何况沈书意并没有利用莫家的身份和势力来介入N市的商界和其他势力,所以没有利益纠纷之下,自然没有人再理会沈书意了,至于古韵这个小打小闹的服装公司,根本没有人放在眼里。

陆纪年都诧异了,竟然还有人要对沈书意动手,还出动了工商局和环保局来闹事,难道还是翟家那个女儿翟月?

关煦桡调转了车子的方向向着工业园这边开了过去,而这会工商局的人和环保局的人已经拿了封条将一些还在缝纫机上的半成品衣服,还有已经做好了成品衣服都打包封存了,一共十几二十多个工作人员,看起来还真的是来势汹汹。

“这种染色剂可是国家严令禁止的染色剂,对人体有害。”环保局的人拿起一件蜡染的蓝色棉布衣服,一脸的严肃态度,让一旁的生产厂长只能陪着笑,这连化验都没有,就知道染色剂有毒?再说就算有毒,也是染厂的问题。

他们服装厂只是将布料发到染厂漂染染色,谁知道工商局和环保局的人都过来了,这架势一看就是故意找茬,但是当官的最大,生产厂长也只能陪着笑容。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