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两名烈士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2    作者:吕颜

这边六团的人都等着谭宸和沈书意吃饭,这都迟了一个小时了,凌浩然自然不好意思让六团的人继续等着,所以直接上门来叫人。

平日里要是让这些人去找谭宸,一个个都躲的比兔子还要快,训练出来的本事都给用上了,跐溜一下,原本站满人的操场在瞬间就变的空空荡荡的,就凌浩然一个人孤零零在风中站立着。

绝杀的成员谁也不愿意在谭宸面前留下个熟脸,否则训练的时候还不等着被谭宸杀熟拉出来当例子,所以他们是恨不能谭宸不认识自己,但是今天不同了,虽然凌浩然说了谭宸和沈书意肯定是在补眠,可是绝杀这群大老爷们是打死不相信那!

凌浩然英俊帅气的脸上满是无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确很让人往暧昧的方向去想,可是那只是针对普通男人,谭宸是什么人?那可是常年板着峻脸的面瘫,不苟言笑,沉默寡言,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字来,所以凌浩然对谭宸这个发小还是很信任的,绝对只是单纯的盖棉被补眠,绝对不可能有什么OOXX的情se事件。

可惜凌浩然信任谭宸,但是绝杀的这些人可不信任,一个个据理力争着,梗着脖子开口,“上校难道不是男人吗?所以只要是个男人,抱着沈家姑娘还能当柳下惠?那只有一个原因,上校肯定是不行!”

这么一想,在一秒钟死一般的沉默之后,绝杀的成员一个个都面带喜色,一张张年轻而英俊的脸庞上都是幸灾乐祸的暧昧笑容,都是男人,大家懂的,说不定上校就是那里不行,所以才会发狠了训练自己,否则怎么可能有这么变态的人。

俗话说的好术业有专攻,可是上校那变态是门门都专攻,太打击人了,现在终于轮到他们可以过来打击打击上校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继凌浩然后面,绝杀剩下的几个侦查兵蹭蹭的都跟了上去,无比体贴的去叫谭宸和沈书意起来吃晚饭。

“团长,他们之间的感情还真好,我最开始还以为凌队是他们的头,却没有想到是谭上校。”六团的一个战士诧异的开口,没有想到只是去叫人吃饭,所有人都一个比一个快的跑过去了。

六团这些边防兵其实很苦,这里地处偏避,消息蔽塞,普通移动联通的手机信号根本收不到,更不用指望可以上网了,差不多与世隔绝了。

而且因为地方太苦,环境恶劣,但是东突恐怖分子经常在边境线活跃,牺牲几率也高,所以综合之下,只要有点关系和门路的士兵都不愿意分配到这里来,所以他们每年都想要调走,但是因为没有新兵愿意加入,每个边防战士的退伍年限都是延迟了再延迟,到最后还是他们这批人在这里驻守着边境。

这些年来,他们都快要习惯了这么枯燥乏味却高危险的生活,谭宸和凌浩然等人的到来,让他们知道只是短暂的停留,但是依旧高兴的厉害,凌浩然他们也竭尽可能的将外面新鲜的事物说出来。

有些是以前部队里的趣事,有些事其他国家的一些军事情况,还有些是最先进的武器装备,让这些边防战士感觉到了无比的新奇和向往,似乎如此才没有和外界完全隔绝。

最开始的时候六团的士兵都以为凌浩然才是头,却没有想到冷着面瘫脸,沉默寡言的谭宸才是头,而且和六团团长这种开朗的性格不同,谭宸太沉闷,让六团的人都怀疑绝杀的成员是不是和谭宸关系并不好,可是没有想到等到吃饭的时间,他们竟然全体出动去叫谭宸来吃饭,这感情可真的很深厚。

“是啊,连叫吃饭都是所有人都过去。”另一个士兵笑呵呵的接过话,他们自己和团长的关系很好,都像是自家兄弟,但是也不到这么亲厚的地步。

而此刻,绝杀的成员跟在凌浩然后面,带着幸灾乐祸的期盼齐刷刷的向着谭宸住的宿舍赶了过去,“直接上去?”

一个侦察兵压低了声音开口,本能的戒备着四周,精神高度紧绷,这可是去偷窥上校,自然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否则肯定会被上校给发现的。

“拿出你们摸哨的本事。”一个脸色有点黑的侦察兵暧昧的笑了起来,对着挤在楼道里自家兄弟眨了眨眼,快速的分析着,“这个时候上校肯定会放松警惕,我们摸过去,说不定还能看到什么活春宫呢。”

“你小子对上校的身体有兴趣,在绝杀冲澡的时候难道还没有见过?”嗤笑的声音没好气的响起,都是男人,上校有的他们也有,看上校有什么可看的!要看也是看沈家……

笑声戛然而止,男人抬起头看着四周这些人一个个我明白的眼神,不由的挫败一愣,火大的低吼,“你们他妈的这样看着老子做什么?老子就这么随口一说而已,我对沈家姑娘绝对没有什么觊觎!”

尼玛,这要是让上校那变态知道自己觊觎沈家姑娘的身体,男人后背一阵发凉,为什么他感觉有点毛毛的啊!

“放心,放心,我们都知道你只是有贼心没有贼胆。”不厚道的安慰声响起,还体贴的拍了拍男人紧绷的跟石头一般的后背,谁如果想死的快一点,死的惨烈一点,完全可以到上校跟前说一声,上校绝对能让你死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尸体连自家爹妈都不认识。

“有贼胆也没有贼命。”调侃的声音再次响起,上校看起来是沉默寡言,看起来倒也正直,没有什么坏心思,听说当年谭家三少,如今的谭将军当年年轻的时候,曾经将整个军区几百号人给训练的哭天喊地,爹娘老子,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一遍了,几百号人每一次看到谭景御这个教官都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人神共愤莫过如此。

谭中将年轻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变态,上校虽然冷了一点,面瘫脸一点,但是倒也正常,可是那训练量简直让人看了之后就想死,这是给人训练的吗?这是给机器人制定的吧?这样训练下来,他们还有命吗?

每个最开始进入绝杀的成员都会有这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样的念头,然后看着谭宸平静的面瘫脸,都会忍不住的怀疑,这难道就是面冷心黑的索命阎王爷!故意来整他们这些人的吧!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杀杀他们的锐气?

其实每个绝杀的老成员看着这些带着怀疑目光的新成员,都忍不住的感叹,兄弟,你真的想太多了,上校从来不需要给人下马威的!脑补什么的在绝杀可以丢掉了。

新成员正式训练之前,每一次谭宸都是不折不扣的率先训练,然后用无比冷静却漠然的目光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不需要说一个字,那就眼神都能激起这群大老爷们的热血,我操,上校既然都能训练,他们难道比上校差吗?都是男人,谁也不愿意被其他男人看不起,用这种轻视漠然的眼神鄙视着自己。

所以只有一句话:训练,不就是训练量恐怖了一点,但是他们可是从各个军区抽调出来的精英,还怕会这么死在训练场上吗?所以每一次绝杀的训练,根本不需要任何鼓励性的喊话,也不需要任何鄙视打击,明着骂暗着却是鼓励的政策,谭宸就这么板着面瘫脸一站,所有绝杀成员都跟打了鸡血一般热血沸腾的训练。

虽然最后的结果都是谭宸依旧面无表情的站着,而其他人则齐刷刷的瘫软在地上,形象全无,忍不住的在心里头骂着,变态!上校太变态了!扒了这一层人皮说不定真的是外星人呢!不是外星人那也是金属和电脑线路组成的机器人!太变态了啊!

“你们确定要去偷窥?”凌浩然无力的看着眼前这群每个正经的大老爷们,谭宸的人品到底差到了什么程度,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谭宸就不能当一次柳下惠呢?

别人不了解谭宸,凌浩然还是很清楚谭宸的性格的,他们可是从幼稚园大班就认识了,虽然后来谭宸去了国安部,但是凌浩然可是明白谭宸那种沉闷寡言的性格,绝对是禁欲的男人,估计还有些的封建,不结婚了,绝对不会和沈家姑娘发生什么。

所以凌浩然摇摇头,这些人太看轻谭宸了,他的自制力可是响当当的,即使被下了chun药,几个美女软玉温香的主动勾引,凌浩然可以肯定谭宸也绝对面如泰山的当柳下惠。

可惜除了凌浩然,一众大老爷们都不相信谭宸能把持住,一个个都拿出了看家本领,他们原本就是绝杀里最精锐的侦察兵,比起其他人摸哨的功力可是深厚了很多,所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向着谭宸的宿舍摸了过去,没有一个走正门的。

谭宸站在门口,沉着面瘫脸,原本总是冷沉的黑眸此刻却带着一股锐利之色,锋芒展露,让谭宸看起来宛若出鞘的利刃,浑身带着肃杀的寒气和凛冽。

“怎么了?”凌浩然是唯一一个相信谭宸人品的,所以他直接从楼梯走了上来,就看见靠在墙壁前的谭宸,明显一看就感觉出谭宸气息不对,难道谭宸真的想对沈家姑娘做点什么,然后被赶出房间,所以才这么一脸的肃杀之气,欲求不满?

凌浩然快速的摇了摇头,将这个猜测给丢出了脑海,都是这帮混小子刚刚在一旁胡言乱语,害的自己都脑补起来了。

“没事。”简短利落的两个字,谭宸依旧沉着脸,他没有想到谭骥炎竟然会介入插手,小意肯定会为了自己而妥协的,一想到这里,谭宸脸色愈加的难堪阴沉。

这样还叫没事?能让谭宸这个面瘫脸杀气外露,肯定是出了天大的事,凌浩然一想,神色也严肃了几分,“是不是上面让沈家姑娘继续和艾布力接触,摸清楚艾布力在境外的势力?”

谭宸脸色更加的阴霾了几分,凌浩然也没有再开口,即使开口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公而言,军方这样处理,是为了在将来某一天将艾布力这些东突恐怖分一举歼灭,连根拔起,于国于民将是一桩盛事。

可是于私而言,凌浩然和谭宸都明白这件事里沈书意等于被牺牲了,和这些恐怖分子打交道,稍有不慎就是被追杀的命运。

而且这些恐怖分子必定是不死不休的纠缠,即使日后艾布力和他的东突恐怖分子都被歼灭了,但是只要还有小部分的恐怖分子还活着,那么他们依旧会不死不休的继续恐怖活动,继续找沈书意报仇。

“军方没有权利强制要求沈家姑娘插手这件事。”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谭宸,凌浩然犹豫了一下才继续开口,“如果他们真的强行这么做,到时候让谭叔叔介入,这样沈家姑娘就会安全了。”

毕竟之前绝杀接到的任务是活捉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如今他们完全可以完成任务,所以谭家插手也是于情于理,谁也不能强行要求沈书意冒着被杀的危险介入这件事。

谭宸并没有再开口,脸色阴霾,冷寂的黑眸锐利的看着夜色,而屋子里,沈书意终究还是为了谭宸妥协了,她也是知道军区这些地方同样存在着权力的争斗,谭宸既然身处高位,那么必定有人会觊觎谭宸的位置,而如果她不答应,这些人说不定会利用这件事打压谭宸。

而谭宸如果真的离开了军区,成为一个普通人,沈书意知道这样平凡的生活并不适合谭宸,他天生就是战场上的王者,不该因为自己而埋没了,与公与私而言,谭宸都应该留在军区,留在属于他需要他的地方,沈书意不能如此的自私。

这边挂了电话,沈书意眉头一挑,快速的打开了窗户玻璃,一杯水顺着泼了出去,然后就看见两个男人,一个从头顶向下倒悬着,一个从楼下正顺着下水管道向上爬,被沈书意手里的水给泼了个正着。

“上校?”被发现了踪迹,窗户外的两个男人哀嚎一声,都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水,刚准备顺着窗户进来道歉,结果却诧异的愣住。

窗口站的竟然是沈家姑娘,目光快速的扫了一圈简单的军区宿舍,根本不见谭宸的身影,难道他们是被沈家姑娘给发现的?

“你们这是干什么?”沈书意笑着开口,将玻璃杯放在了窗口边的桌子上,好笑的看着来两人,身体后退了两步,这还挂在顶楼窗户外呢,“先进来再说。”

“嫂子。”两个男人利落的跳了进来,快速的对着沈书意行了个军礼,然后厚脸皮的笑了起来,试探的开口,“嫂子,刚刚你只是不想喝水了对吧,所以刚好将水给泼了出去吧?”

他们要是被上校给抓了个正着,也算是死的不冤枉,毕竟上校可是绝杀里最大的变态呢,他们这些侦察兵摸哨的功夫再厉害,到了上校面前也是不够看的,可是如果是被沈家姑娘给抓了,那么他们真的不用活了,丢脸丢尽了。、

可是事与愿违,当沈书意从天花板的通风口发现了一个,又从外面的大树上发现了,还有一个直接用望远镜从对面的楼上想要从窗户观察,可惜啊,这些人都带着满脸的惊诧,然后一个个羞愤的差一点找面墙将自己给撞死了,太丢脸了!

绝杀的侦查兵虽然摸哨跟踪的功力都是顶尖的,但是沈书意过去在龙组所受的训练,本质上而言就是他们的克星,敏锐的直觉之下沈书意自然发现了他们隐匿的踪影。

六团的人等在食堂里,然后看到谭宸等人过来了,立刻都热情的笑了起来,但是当看到他们一行人一个个阴霾阴霾的脸,爽朗热情的笑容不由的僵硬在了脸上,这是出什么事了?明明之前他们还是兴高采烈的去叫谭上校和沈小姐吃饭,可是现在却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

“没事,大家吃饭吧,抱歉,耽搁这么久了。”凌浩然一看场面僵住了,朗声一笑,招呼着六团的人坐下来吃饭,至于身边这些兴致勃勃去捉奸想要看活春宫,却被沈家姑娘一个个拔萝卜一般给揪了出来。

凌浩然都不需要说什么了,太丢绝杀的脸了,这要是传回去,这群大老爷们真的每个恩戴个头套没脸见人了,他们可都是从各个军区挑选出来的精英,结果呢?全军覆没了。

菜色很是简单,甚至有些的粗糙,和N市军区营养搭配出来的饭菜是完全没有办法比的,可是六团太偏远,军车补给一次时间间隔长,所以伙食什么的自然就差了不少。

“放心吧,我会小心谨慎的,不会出事的。”沈书意笑着给谭宸的碗里夹着菜,她知道谭宸肯定不愿意自己涉险,他为自己考虑,将心比心,自己也会不由自主的替谭宸考虑的。

“再说了这些人玩起权术来一个个都人精似的,我们现在不答应,他们肯定会想其他办法逼迫我们答应,还不如一开始就干干脆脆的答应下来,面子上还好看一点。”即使没有见面,但是仅仅那一通电话,沈书意就能感觉到电话另一头那个男人的精明睿智,带着上位者的威严果决,交谈到最后沈书意也只能妥协。

沈书意以前是龙组的人,是当权者的随扈保镖,虽然身处暗处,却也是跟在他们的身边,那些勾心斗角的算计,权术谋略的算计,太多太多,沈书意看透了也看明白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接受现实都不行。

沈书意要是拒绝了,那些人可能对谭宸动手,也可能对莫家动手,不管如何只要他们愿意都有办法逼迫沈书意妥协,所以她直接干干脆脆的自己答应了。

谭宸看着笑着安慰自己的沈书意,峻冷的面瘫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低沉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他不敢的。”谭宸一开始知道谭骥炎介入,的确很不高兴,但是这会已经想明白了,只是依旧不高兴而已。

“为什么?”沈书意咬着筷子,歪着头诧异的看了一眼态度过于肯定的谭宸,为什么从他的面瘫脸上看到了一丝戏谑?为什么不敢?政治素来都是最黑暗的,上位者真的要做什么绝对没有不敢的。

“和你通话的人是我父亲。”谭宸叹息一声的开口,看着沈书意猛然之间瞪大的眼睛,安抚的在她的头上揉了揉,小意不用将眼睛瞪这么大,原本眼睛就够大了。

沈书意呆呆的看着谭宸,那是他爸?难怪自己感觉说话的音调和语速都很像,给人一种冷峻威严的感觉,那就不存在算计和打压谭宸的事了?那谭宸的父亲这么威胁自己?

一瞬间,沈书意笑容黯淡了几分,低下头,目光看向碗里的米饭和菜肴,沈书意自然知道往大处说肯定是暂时放过艾布力,摸清楚他在境外的势力更为重要,可是这样一来就等于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甚至还得冠上毒贩的名头。

放任何人此刻都会想歪,谭骥炎这样做,说不定就是间接的想要除掉沈书意,即使手下留情不除掉她,日后沈书意背着一个毒贩子的名头就没有办法和谭宸在一起,而且这件事如果立功了,那功劳也是谭宸的,而涉入危险,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的人却是沈书意,让人不得不猜测谭骥炎这样做的险恶用心。

“谭宸,过来一下。”隔壁桌子边,凌浩然正好扭头叫谭宸过去有事说,谭宸起身走了过去,也就没有注意到沈书意低头那一瞬间黯淡的眼神。

高门大院中门第观念素来讲究,门不当户不对的,想要结婚走到一起那肯定是不行的,那些为了爱情和家族闹分裂的,又几个能成功?真的能成功的估计也就是小说电影里才有。

秦炜烜的父亲秦恒就是最好的例子,为了可以和初恋女友在一起,可是最后呢,依旧是和秦天朗的母亲曾莹雪结婚了,而初恋女人最终却跳楼自杀惨死。

沈书意低着头,吃到嘴里的饭菜也变得索然无味,她知道以谭宸的性格,如果他的父母反对自己,嫌弃自己的出生,谭宸必定会护着自己,可是却变成了谭宸夹在中间左右为难,那边是生养他的父母家人,亲情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没,可是爱情却会被消磨会变淡。

一瞬间,沈书意忽然发现原来爱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容易简单,并不是两个人相爱就可以了,爱情或许只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结婚或许就是两家人的事情,而谭宸这样有显赫背景的,结婚或许就是两个家族的事情,根本容不得他们自己做主。

“喇昆山脉最西边的雪山上埋葬着两个曾经牺牲的边防战士的遗体,每年六团这个时候都会派人过去祭奠,问我们今晚上是不是也过去一趟。”凌浩然低声的和谭宸商议着。

雪山脚下就有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一个修建的烈士墓,建国初年,东突恐怖分子曾经大规模的袭击了六团这边的军营,这些东突恐怖分子从喇昆山脉潜入到了中国境内,潜伏在山里,夜里的时候向着军营发起了攻击。

而没有防备之下,武器也落后这些有境外恐怖集团支援的恐怖分子,那一战格外的惨烈,当初这里还不是一个团,只有两个营,一共五百个边防兵。

喇昆山脉地势复杂,建国之初,需要用兵的地方太多,当时军方认为这里依仗着地势地形的优势,所以只派了两个营在这边驻守,谁知道东突恐怖分子却秘密的从阿富汗入境,越过了喇昆山脉,袭击了我军的驻地。

那一战血流成河,整整两个营五百名驻防战士无一人生还,也就是这一战,让军方明白原来喇昆山脉也不是天险,在X省的东突恐怖分子势力竟然是如此的强大。

境外那些恐怖组织和其他一些国家政府,他们一直试图利用东突恐怖分子来分裂中国,所以这些恐怖分子的武器才会那么的强大,火力甚至超过了中**方给地方部队配备的武器。

也是这一战之后,从此之后X省这边的防卫森严了很多,尤其是边防线这一块更是如此,而建国初年那一场惨烈的战役,让人们记住了两个英雄的名字。

当战火燃起,当恐怖分子的枪口对准了他们的时候,在恐怖分子试图抢夺走军区边防线的军事地图时,这两个英雄向着茫茫雪山攀爬了了上去,用血肉之躯,用他们的双手一步一步向着雪山之巅爬了过去。

当支援的军队赶过来歼灭了残余的敌人,顺着痕迹找来时,天已经亮了,雪山脚下是没有干涸的血迹,仰起头看去,初升的阳光照亮了大地,海拔三千多米的雪山,巍峨险峻,常年覆盖着积雪,陡峭的山脉这么多年无人攀爬过,没有路,天寒地冻,救援的部队派出了六个战士,带足了装备向着山上找了过去。

可是不到半个小时就退下来了,太困难,温度太低,风雪太大,即使有装备也根本无法上山,而这艰难的半个小时里,他们只看到雪山上一个一个血手印向着山峰延伸着,徒手在零下几十度的低温里,手按在雪地上,直接能冻掉一层皮肉,这才在雪山上留下这样一个一个的血手印。

最后出动了直升机,终于在半山腰的山峰上找到了两名烈士的遗体,身体完全被冰雪冻结住了,肃穆庄严的神色冻结在了他们已经失去温度的脸庞上,他们的身影依旧是双手攀爬向上的姿势,或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爬了多久,他们只有一个目的,一定要向上爬,不能让后面的敌人追到,不能将边防图被恐怖分子给抢走。

直到失去呼吸的那一刻,直到身体冰冷的失去了温度,他们还在雪山之巅保持着向上攀爬的姿势,可是雪山上风太大,冷风呼啸着,直升机根本没有办法保持平衡,更没有办法降落,而建国初年的条件太恶劣,根本没有办法将两名战士的遗体带下来。

最后只是在雪山脚下建立了一个烈士墓,而这两名烈士的遗体依旧冻结在山峰之上,后来终于有了条件,可是这两名烈士却渐渐被遗忘了,六团也曾申请过军费想要将两名烈士的遗体从雪山上挖下来,可是却被驳回了。

军区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X省每一年牺牲的战士太多,这些钱用在军人家属的抚恤金上更为实际,所以一拖就是这么多年,其他人或许早已经遗忘了曾经悲壮而惨烈的一幕,只有六团的人他们依旧会铭记,每一年在纪念日这一天都会亲自去烈士墓祭奠。

入夜之后,车子开了快四十分钟到了山脚下,在汽车车灯的照耀之下,烈士墓静静的矗立在黑暗的天地之间,六团的人和绝杀的人都上前给这些牺牲的战士点了烟,敬上了三杯酒,告诉他们,就在几天之前,我军成功的粉碎了东突恐怖分子的一次恐怖袭击。

对六团的人而言,他们只知道东突恐怖分子这一次损失惨重,只可惜恐怖分子的头目却失踪了,但是这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所以在祭奠的这一天,六团的团长,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原本还热情洋溢的说着。

可是说到最后,却不知道是想起了建国初年这一次悲壮的战役,还是想到了自己的战友在和东突恐怖分子的斗争里牺牲了,这个粗犷而热情的男人眼红眼眶,仰起头看着夜空,将泪水逼回了眼中。

四周的气氛显得那么的沉重,沈书意以为自己心够冷够坚强,可是此刻却依旧感觉鼻头酸涩的厉害,悄然无声的抹了抹眼角,没有当年那么多烈士先辈的牺牲,永远就没有和平年代的中国。

不远处的雪山在夜色之下莹白肃穆,沈书意努力的向着山巅看了过去,她知道,在雪山的某一处,还冻结着两名烈士的遗体,这些年在雪山之上,却无法入土为安!这一刻沈书意的心忽然蠢蠢欲动起来。

“我会处理。”谭宸沉声的开口,黑沉的目光看了看雪上,大手紧紧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这一刻,不需要任何言语,谭宸也知道沈书意想要做什么,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无声的笑了起来,之前的低落的情绪消散了很多,沈书意回握住了谭宸的手,点了点头,他们能做的并不多,但是却可以尽自己的力量让这两名烈士入土为安。

或许有这个念头的不仅仅是沈书意,是绝杀的每一个成员,或许六团的每一名战士也有这样的冲动,只可惜他们却没有办法来实行。

每一年,六团都会有战士想要爬上雪山,可是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他们在自己爬过的路上做下了记号,希望有一天,有其他人会顺着他们的记号,一直向上向上爬上去,找到两名烈士的遗体,然后将他们带下来。

等再次回到六团已经是夜里十点了,因为上面已经决定暂时不缉捕艾布力,利用沈书意和莫家贩毒的名头和艾布力搭上线,摸清楚艾布力在境外的势力,所以其余几个负责侦查的绝杀成员也都收到凌浩然的命令回到了六团。

“上校,我们可以推迟一天回去吗?”抹了抹脸,男人有点畏惧的瞅了一眼谭宸,任凭他们当年在地方军区多么的骄傲,可是到了谭宸这里,根本是小巫见大巫,自己那一点骄傲和尊严早就眼前的面瘫脸给击打的稀巴烂,不由自主的对强者就臣服了。

“是啊,上校,反正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不需要这么急的赶路回去,今天已经很晚了,要不明天早上让大伙多睡睡,后天再赶路,嫂子也好多休息几天。”附和的声音随即响起,甚至还聪明的将沈书意拉出来当理由,上校这么疼嫂子,肯定舍不得让嫂子奔波赶路,总得休息好了再赶路回N市吧。

谭宸依旧面瘫着峻脸,漠然的抬起头,黑眸淡淡的扫过眼前的部下,一个个都快成卖笑的了,脸上的笑容堆积着,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果真不需要开口说什么,谭宸就这么冷眼一扫,刚刚还跃跃欲试试图劝服谭宸的几个人立刻偃旗息鼓了,不是我军不努力,实在是敌军太强大!扛不住啊!

齐刷刷的,众人的眼神不由的向着一旁的凌浩然扫了过去,关键时刻,还是得看凌队的,这可是绝杀的二把手,实力也是响当当的。

别看我!凌浩然眼观鼻,鼻观心,这群混小子打的是什么主意,凌浩然自然是知道的,要是平日里,凌浩然自然也就求求情了,让谭宸松松口。

可是今天不同,谭家决定让沈家姑娘继续和艾布力打交道,谭宸的情绪够坏的,就算是凌浩然也不愿意这个时候撞枪口上,而且他就算撞了枪口壮烈牺牲了也没用,谭宸素来都是言出必行,他的决定可不是凌浩然能改变了的。

所以一看凌浩然不行了,众人眼珠子一转,呼啦一下,哀求的目光都看到了沈书意身上,凌队果真不行,关键时刻掉链子,果真还需要沈家姑娘出面那!

这眼神也太热切了一点,怎么有种被狼给盯上的恶寒,沈书意无奈的笑了笑,他们为什么就认为谭宸不会留下来呢?难道是因为谭宸平日里都板着面瘫脸,看起来太冷漠,所以即使是谭宸的下属也以为谭宸的心都是冷的。

“嫂子,那什么我可以偷偷告诉你上校之前在基地的糗事……”

“去你的,说什么呢,上校可是英明神武,高大威猛,哪有什么糗事,别在一旁瞎捣乱。”这边还不等劝说的人说完,立刻被其他人给挤到了一旁,陪着笑脸,无比的谄媚,“嫂子,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日后上校身边方圆二十米绝对不会出现雌性动物,什么女兵军医什么的,我绝对给嫂子你严格把关,不让这些人有机会接近上校!破坏嫂子和上校之间的感情。”

我靠,你这个说谎不打草稿的混蛋!绝杀有女兵吗?有吗?估计也就猪圈里那两头肥猪是雌性动物!还有有女人敢靠近上校吗?不怕被冻死吗?

再说了,你说的这么殷勤,到底是为了杜绝上校出轨,还是想给自己找老婆,笑的这么淫荡,有多远滚多远!别没事在一旁瞎捣乱

谭宸冷眼看着这群兔崽子将沈书意给团团围住,一个一个还殷勤的不得了,笑的跟朵花似的,挤着往沈书意面前凑。

谭宸直接黑着面瘫脸站起身来,推开眼前的人,一把将沈书意给拉到了自己怀抱里,突然被撞开的人不由的眉头一皱,“谁这么不长眼的敢推……开我……上校,哈哈,那什么,我在自言自语。”

谭宸拉着沈书意径自的向着宿舍楼走了过去,不理会身后那一群大老爷们,说话就说话,一个个都往前凑算怎么回事!

上校不同意!那只有自己私自行动了!最多回绝杀之后接受处分,被上校给狠狠的训一顿,反正死不了,最多也就脱层皮!

“晚上不准出去,违法军令,严惩不贷!”三五米之后,谭宸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丢下严格的军令,这才拉着沈书意继续向前走。

不是吧!众人错愕的一愣,谁也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这么狠!严惩不贷啊!这可不是说的玩的!可是……犹豫着,众人看着谭宸的背影,眼睛一亮,上校既然知道他们想要偷溜出去,那肯定是知道他们偷溜出去的目的了!

------题外话------

亲们,踊跃的给颜投票吧,每人十张,不要浪费了哦,哈哈,装修终于结束了,颜不用整天跟着跑了,之前都没有时间回留言,现在终于好了,呜呜,装修真的太累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