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威逼利诱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1    作者:吕颜

不是说早晨起来的时候男人才容易冲动吗?容易立正敬礼吗?沈书意扭头看了看窗户外,暮色西沉,屋子也是昏暗昏暗的,可是僵硬的扭过头看着板着面瘫脸的谭宸,沈书意小脸上表情狠狠的纠结了一下,他难道就没有发现他的身体变化吗?

床太小,两个人并排睡一起,自然是亲密的肢体接触,谭宸低头看了一眼愈加兴奋的某处,倒是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还真的这么差,竟然这样就有了反应,而且还是熄灭不了的反应。

看了两眼之后,感觉着沈书意越来越僵硬的身体,谭宸面无表情着峻脸,黑眸沉沉的看着沈书意,面瘫脸上满是无辜之色,挑着眉梢,似乎还带着几分询问之色。

看着我干嘛!又不是我给引起来的,好吧,自己也算是一个原因!可是难道不是因为谭宸这个面瘫脸自制力太差了吗?都快吃晚饭了,他兴奋个什么劲!

无视!坚决无视!沈书意挫败的看着谭宸那一张面瘫脸,他是男人好吧,他至少有了十几年的经验,这个时候用这么一双无辜的黑眸沉沉的看着自己做什么!自己又不是他的性教育老师!

“小意。”低沉暗哑的两个字似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带着蛊惑的男音,沙哑低沉,如同大提琴那嘶哑的声音,靠的很近,谭宸说话的同时,温热的气息喷吐到了沈书意的脸颊上,原本该是面瘫冷峻的男人,此刻却偏偏如同什么事都不知道的大男孩。

“干什么?”别说叫小意,叫大意都没有用!沈书意直接炸毛了,脸红的厉害,恶狠狠的目光凶狠的瞪着一旁揽着自己腰不让她起床的谭宸。

要不是以前小说电影看太多了,知道这个时候突然挣扎的起身,会激起男人强烈的征服欲,沈书意早就起身溜走了,哪里会这样尴尬的和谭宸抱在一起,而且那抵在腰间的感觉也是越来越灼热,夏天衣服原本就薄,这样感觉也就给外的明显!

“起床吃饭。”谭宸依旧低沉着嗓音开口,无视着自己那已经完全苏醒的某处,果真同床共枕抱在一块睡容易出问题,再看着沈书意那炸毛的戒备模样,其实最开始谭宸原本只准备直接冲个冷水澡解决的,可是沈书意这表情让谭宸面瘫脸后的腹黑特质慢慢苏醒了,小意红着脸凶狠狠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可爱。

呃?吃饭?沈书意错愕一愣,场景变化太快之下,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愣愣的瞅着谭宸,他竟然让自己起床吃饭?而不是趁机耍耍流氓?

太不附和剧情的发展的了!虽然沈书意可以举手发誓她并不准备这么快和谭宸干点什么脸红心跳的事情出来,可是看谭宸突然就这么无视着自己某处,沈书意总感觉有点奇怪啊。

“那个你确定要起床,这样没有关系?”声音有点的结巴,这个时候谈论这个真的不太合适,可是沈书意还真是好奇了,诧异的看着谭宸。

“没什么,正常的反应而已。”谭宸丝毫不在意的委屈自己雄赳赳气昂昂的某一处,看了看沈书意,竟然率先从床上坐起身来,看动作是真的准备下床。

难道谭宸这个面瘫脸不知道怎么解决?沈书意还傻愣愣的躺在床上,看着谭宸那看起来瘦削却是精瘦结实的后背,就算谭宸是这性格很有可能是从小在军区锻炼出来的,但是这种最基本的生理现象也应该有人指点教导吧?

“那个你不去浴室解决一下?”沈书意红着脸开口,话一出口就恨不能扭头对着墙壁撞几下,她为什么要和谭宸讨论这个问题?确定不会是这个面瘫脸设的陷阱吗?最后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用,没意思。”回过头来,谭宸看着一脸担心躺在床上的沈书意,伸过手将她额头上被汗湿的头发亲密的顺到了耳后,说实话,谭宸对这个还真的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意思,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

有时候冲冲冷水澡,有的时候锻炼的狠了,都没有精力再来立正敬礼,真的在早晨有反应了,直接在浴室里用五根手指头解决一下,虽然有种发泄后的快感,但是对谭宸而言并不是那么的欲仙欲死,只是一种感官上的快感,所以也就成了可有无可。

谭宸该不会是不行吧?不对,如果不行就不会有反应了!可是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沈书意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谭宸这样冷淡至极的对待自己的某一处,难道真的不行?

忧心忡忡着小脸,沈书意可怜而纠结的看着谭宸,还是那面无表情的峻冷模样,自己貌似多管闲事了吧?他都是皇帝不急,自己这个小太监着急个什么劲?

等了半晌沈书意依旧没有起来,谭宸也知道这些天沈书意精神高度紧绷,自然是吃不好睡不好,这会虽然补了六七个小时的睡眠,但是她还没有好好吃一顿饭,早晨就没有吃了,这会都十多个小时了,他原本是准备带着沈书意过去好好吃晚饭,结果却见她无比纠结的躺在床上,眼神不时的向着自己腿间扫了过来。

小意她?黑眸沉了沉,谭宸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那一次柳叶胡同所有男人之间的群架,这会看着沈书意这模样,谭宸面瘫脸上表情不变,可是那眼神却显得有几分危险了。

“小意不用理它。”谭宸沉声的开口,语调微微提高了几分,皱着眉头看着左右纠结,估计脑袋里有两个小人正在打架的沈书意,“吃饭要紧。”

沈书意这会脑袋里的确有两个小人在打架,纯洁的一个小人正用无辜而担心的语调开口,“真的不理会吗?这样好吗?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腹黑黑暗小人冷酷着声音,“不理会!坚决不会理会!谭宸这个主人都不在意,还需要别人在意吗?”说不定还是谭宸这个面瘫脸的阴谋诡计呢!

吃饭能有这事重要?沈书意都感觉自己要化身色女了!可是看着谭宸这么云淡风轻,甚至还一脸嫌恶的模样,沈书意是真的纠结了!这就跟女人痛恨自己的大姨妈一样,每个月都来忒烦人了,可是这要是真的哪个月不来,或者迟来了,那才是更烦人呢!

所以沈书意坚定的认为男人对待自己的小弟弟就更女人对待自己的大姨妈一样,而谭宸此刻这嫌恶的态度,怎么看都不太正常那!

“我先去吃饭,你还是先解决一下比较好,否则对身体不太好。”沈书意坐起身来,语调无比的陈恳,劝慰的看了看不动声色的谭宸,沈书意都快被他给打败了,他多少用点心啊,这是小事吗?

“不用,一起吃饭。”坚定的开口,谭宸再次无视着自己雄赳赳气昂昂的某一处,甚至还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率先站起身来,原本以为这样站着,至少就看不出来了,可惜某一处正举着旗子抗议着呢。

即使谭宸是站着,穿的橄榄色的军装裤也很宽大,可是腿间的形状倒是依旧清晰可见,这要是出去吃饭,只要是个男人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不行,晚饭一会再吃!”沈书意坚定的开口,抬起头来,虽然还是红着脸,可是眼神倒是格外的认真,如同撇开那左右忽闪的眼珠子估计更有说服力。

“小意你帮我?”谭宸再次在床边坐了下来,很是平静的开口,如同只是在讨论今晚上的菜色,不但脸色不变,眼神不变,甚至连那低沉的声音都是一如既往的低沉,太过于平淡之下,若不是他放在一旁的手微微的攥紧了一下,估计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别人还真的以为谭宸还真的是这么坦然的态度。

若是平日里,沈书意自然能发现她被眼前这个面瘫男人给骗了,可是此刻,沈书意正羞恼着,自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被谭宸给算计了,一听到谭宸这话,立刻将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不行,你自己解决!”

要是其他事,沈书意二话不说就给谭宸解决了,可是这是平常事吗?什么叫自己帮他!沈书意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谭宸,可惜在谭宸的眼中,连耳朵都红了的沈书意半点杀伤力都没有,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可爱娇憨,只是强撑起气势当恶人罢了。

见沈书意如此坚定的拒绝了自己,谭宸只是沉着黑眸静静的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来,“那起来吃晚饭。”

这算是哪门子的威胁!他日后要是不举可不关自己的事!但是看着谭宸这无辜的根本不在意的模样,沈书意深深的纠结了,恨不能找面墙撞晕自己,早知道会这么麻烦,她宁愿继续和艾布力这个恐怖分子头目继续周旋谈判!

“小意。”谭宸站在床边看着坐在床上的沈书意,冷沉着面瘫脸催促了一声,真的是不在意啊,这一张英俊的脸庞上线条深刻,五官峻朗,冷静的让沈书意都快要抓狂了。

死就死了!反正以后还不是得坦诚相见!再说了这会要脱的是谭宸,自己就当去看了一场免费的舞男脱衣表演,而且夜店里的舞男有谭宸这么帅的脸吗?有他这么好的身材吗?

“你给我躺下!”沈书意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脸红的不像样了,一把将站在床边的人给拉到了床上躺好,怎么这么顺从?他不是不在意吗?

沈书意微微的诧异,可惜容不得她多想,谭宸却已经握住了自己的手,然后……脸倏地一下爆红,脑子里嗡的一声,沈书意连呼吸都停住了。

天色越来越暗淡,从最开始的不自在,到这会手腕都酸了,沈书意都感觉自己手心都要被磨掉一层皮了!谭宸他不是有问题吗?不是不怎么行吗?不是一点都不在意这个的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好!

“小意。”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沉醉在身体感官的快感里,让谭宸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沙哑,沈书意习惯的一抬头,峻脸靠近,唇立刻被柔软的薄唇给封住了,不属于自己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呼吸越来越急促,静谧里似乎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甚至也忘记了自己的手还在某处做着活塞运动,谭宸的吻不同于以往的轻柔和温情,此刻的吻却是那么的霸道而张狂,带着如同野兽般的凶残和力量,似乎要撕毁一切一样。

所有的理智从脑海里抛除了出去,沈书意呆呆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谭宸霸道的搂着自己,力度很大,似乎要将自己的身体给捏碎揉到他的身体里一般,唇上有种麻木的痛,但是更多激烈的感觉却随着激吻在身体里炸裂荡漾开来。

太热情,太狂暴,沈书意急促的呼吸着,然后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从身体到灵魂都被眼前这个霸道的男人狠狠的占据着,似乎自己就余下一道残留的意识,其他都被谭宸给掌控了一般。

谭宸沉寂的黑眸,他过去一直不在意的感觉,可是此刻却让谭宸几乎失控,那种飞上云端的舒悦,谭宸五官愈加的紧绷,汗滴从额头渗透而出,映衬的一张峻脸更加的出色非凡,呼吸也是越来越低沉急促,沈书意的手早依旧没有了力量,谭宸不得不用自己的大手包住了她的小手……

半个小时之后。

“去吃晚饭了,肚子饿了。”红着脸,沈书意低声的开口,她一直以为自己够厚脸皮的,可是空气里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麝香味,依旧让沈书意感觉世界玄幻了,她竟然真的这么大胆!可是手好酸那!

躺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抱着怀抱里的人,谭宸冷峻的面瘫脸上带着满足后的饕餮,在过去那些年里,谭宸从来没有感觉出发泄生理**有什么快感,只是当成了任何一个男人必要的步骤而已。

可是当自己的五指姑娘换成了沈书意的五指姑娘,那种感觉,让谭宸突然懊悔为什么自己这么迟才认识沈书意,想到谭骥炎这个父亲每一次那么霸道的揽着童瞳一起睡,甚至从小时候就竭力阻止自己和谭亦和瞳一起睡。

到如今,谭宸突然明白过来,这要是谁敢霸占着小意,他绝对比谭骥炎这个父亲更加霸道,低头在沈书意红红的脸颊上再次落下一个吻,果真搬来一起住是对的,不过这一次回到揽月苑之后,就算是死缠烂打谭宸也绝对不会再去客厅睡沙发了!

至于在发泄之后已经安静趴下的某一处,谭宸抱歉的扫了一眼,过去那些年果真太亏待了,不过以后,他绝对不会这样做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后背一阵发毛,被人惦记上的感觉,让沈书意惊了一下,结果一抬头就对上谭宸这一张满足后的峻脸,微微眯着凤眸,鼻翼高挺,略显得瘦削的英俊脸颊,刚毅的下巴,薄唇微微的勾着,带着一种饕餮和满足,性感而慵懒,让沈书意突然有种惊艳的感觉。

他倒是满足了!这幸亏是自己认为谭宸某处有点问题!这要是没有问题!那自己的手掌心今晚上就得涂药膏消肿了!虽然没有脱掉一层皮,可是手掌心都红了!

强烈的不满之下,沈书意突然一跃而起,直接趴到了谭宸的身上,将人给压住之后,恶狠狠的在谭宸的脖子处啊呜一声狠狠的咬了一口,这个面瘫太可恨了!

深邃的黑眸里笑意荡漾开来,谭宸大手轻轻的抚摸着沈书意纤细的后背,果真是炸毛了!可惜啊,为什么自己没有早些年认识小意,平白错过了这么多年,想到这一点,谭宸狠戾了一“”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下目光,秦炜烜!即使已经算不上情敌了,可是就这样放过这个占据了小意那么多年生活和记忆的男人,还真是很碍眼!

不过秦炜烜如果不犯到自己手里也就算了,否则的话!谭宸冷着面瘫脸,不要怪自己不手下留情了!不过这会还真的饿了,否则谭宸还真的想要抱着沈书意继续温存下去。

咬过之后,沈书意感觉心里头痛快很多了,结果身体微微一动,突然感觉谭宸那折磨了自己手掌心半个多小时的某处突然又有了苏醒的迹象,沈书意咻的一下绷紧了小脸,严阵以待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快给我放开!”

“嗯,吃饭。”谭宸倒是很平静,瞄了一眼气鼓鼓的沈书意,眼中闪过一丝笑,拍了拍她的头,直接抱着人从床上坐了起来,只是此刻那脸颊下面的脖子处却多了一个红艳艳的牙印子,看得出沈书意咬的时候可没有心软。

这边谭宸没有过来,所以六团这边也是一直没有开发,谭宸打开了窗户让屋子里那暧昧旖旎的味道散了出去,自己也去浴室里洗了个脸,刚出来手机却响了起来,原本带着柔软之色的俊脸在接起电话时却又恢复了以往的面瘫和漠然。

“什么事?”冷沉着声音,完全是公事公办的冷漠态度,谭宸倒是第一次在出任务的时候接到谭骥炎这个父亲的电话,沉了沉黑眸,想来也是上面有了决定了,毕竟艾布力这件事可不是小事。

“你出去,让沈家姑娘接电话。”谭宸不待见这个父亲,同样的,谭骥炎也不待见谭宸,或许这就是父子天性,即使是骨血相连,但是男人就是雄性动物,天生的好斗,所以父子两人到一起真的和仇人没有什么两样。

“不行!”毫不犹豫就拒绝了!谭宸虽然将艾布力这件事都汇报上去了,毕竟绝杀也是军区的一个隐秘部门,也是需要服从管理的,但是谭宸本意是直接缉拿艾布力,可是谭骥炎这话一出口,谭宸知道他们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这等于是让沈书意去涉险。

“这是军令!”臭小子!谭骥炎没好气的开口,冷肃着峻脸,神态威严,“身为军人,你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艾布力这件事关系重大,不是你儿女情长的时候!”

“彼此彼此!”谭宸半点不理会谭骥炎那威严的训斥声,当年他自己可是为了瞳都差一点和R国开战了,这会竟然要让小意去冒险,这些东突恐怖分子势力不小,如果事情暴露,谭宸明白即使自己派了人保护沈书意,但是敌暗我明,一次不行还有两次,十次不行还还有二十次,这些恐怖分子绝对会不死不休的纠缠,只要沈书意有一次的大意,那么面对的就可能是被杀的危险。

“谭宸,你该知道军令如山倒!”谭骥炎不用想也知道谭宸会是这个态度!所以他最开始都没有打算联系谭宸,而是直接找了凌浩然,让他帮忙让沈书意接电话。

可是绝杀这些混小子,平日里一个个将谭宸这个上校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的,结果到了关键时刻,竟然一个个力挺谭宸,坚决要等谭宸睡醒了再说,而且凌浩然甚至明确的开口,绝杀是由谭宸负责的,不管是什么任务什么命令,他们只遵从谭宸的命令,即使是谭骥炎,甚至是谭景御的命令,他们也不会执行的。

让谭骥炎气恼的同时,倒也挺欣赏的,只是倒是有些的诧异,就谭宸这个面瘫脸,一根筋到底的冷酷性子,他竟然也能收买人心,而且还挺成功的,果真军区是不同于其他地方的,这里是强者才能说话的地方,完全依靠的是势力。

“我可以离开军区。”半点不受威胁,谭宸面瘫着脸开口,看着一旁沈书意诧异不已的担心眼神,谭宸不在意的摇摇头,示意沈书意不用担心自己。

电话另一头沉默蔓延开来,谭骥炎揉了揉眉心,他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可是身为上位者,谭骥炎知道有些事他不能处理的这么自私,更何况沈家姑娘也不是普通人,她的身份连容温都查不出来,而且能安全的和艾布力牵上线,谭宸这个混小子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沈家姑娘一点,难道她接个任务就真的会出事吗?

想当初小瞳还参加了军方的军事演戏,那可是真的危险,尤其是R国一直虎视眈眈,自己不也是让小瞳过去了,怎么到了谭宸这个臭小子这里,他就将人护的成心肝一般。

“让沈家姑娘养着你?你可是谭家的男人,不是吃软饭的。”谭骥炎直接被谭宸这强硬的态度给气乐了,这话都能说出来,而且还说的如此理所当然,自己还真的小看了这臭小子,果真是能屈能伸的小混蛋。

谭骥炎当年为了童瞳差一点和谭家闹翻,可是谭骥炎即使离开了政界,他也有可以保证童瞳的衣食无忧,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就谭宸那性子,这些年都是在军区和国安部里渡过的,真的进入尔虞我诈的社会估计得碰钉子,而且谭宸自己也不会喜欢这样的生活,难道他还真的准备让沈家姑娘养着。

“小意不介意。”理所当然的开口,谭宸看着安静的等在一旁握着自己手的沈书意,自己之前离职两个字让小意担心了,可是她却依旧安静的等在一旁,眼神清澈而明亮,让谭宸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会共同面对。

“让沈家姑娘接电话,谭宸,你只能代表你的意见,你不能代表沈家姑娘,她是个独立自主的人,如何决定,都必须由她亲自对我说,男人虽然霸道了一点没有关系,但是不代表你完全可以替她做主,有什么事你需要询问对方,有商有量这才是长久过日子的诀窍。”

谭骥炎沉声的继续开口,难得说了这么一番话,不过就谭宸这面瘫的性子,什么事估计都一个人闷在心里,也就沈家姑娘能看上这个臭小子,不嫌弃他沉默寡言,还板着个面瘫脸,在那张脸上长年都看不到一个笑容。

犹豫了一瞬间,谭宸终究还是将电话交给了一旁的沈书意,他的确不能替小意拿主意,小意一贯都有自己的想法,谭宸知道自己的性格有些的闷沉,有些话他也不习惯说出来,但是该有的分寸他还是有的。

“我的电话?”沈书意诧异的楞了一下,刚刚谭宸说离开军区,着实让沈书意吃惊,这会看谭宸将手机递给了自己,沈书意想了一下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应该是谭宸的上司打来的电话,艾布力这件事目前只有两种处理方案,一种是直接将艾布力擒住,一举消灭这个东突恐怖分子的团伙,但是艾布力在国外还有不少的势力,只怕过几年之后还会有第二个艾布力出现,甚至第三个。

而第二种办法就是放长线钓大鱼,这一次暂时不擒住艾布力,而是顺藤摸瓜的查出他在境外的势力和一些东突恐怖分子的联系方式和信息,到时候说不定可以斩草除根,彻底清除,但是想要继续迷惑艾布力,沈书意知道自己肯定会被牵扯到这件事情里。

艾布力这些恐怖分子行事一贯小心谨慎,自己既然牵了头,就要一直做下去,如果换人的话,艾布力他们肯定不会同意,交易也就停止了,这样可就得不偿失了,毕竟是去了活捉艾布力的机会,同样的机会天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有。

这边沈书意接起了电话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看了一眼径自向着门外走去的谭宸,不由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对着电话开口,“你好,我是沈书意。”

“你好,沈小姐。”谭骥炎听着电话里那清脆的声音,即使没有见到人,声音却悦耳,吐字清楚,音调平和,带着一种自信,让谭骥炎不由的对沈书意也平添了几分好感,“艾布力这件事沈小姐你愿意冒险一次吗?”

沈书意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什么铺垫都没有,直截了当的就询问自己愿不愿意冒险,不得不说即使是对着电话,但是她也能听出电话另一头的低沉男音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语调简短,铿锵有力,倒是和谭宸说话的音色有些的相似。

沈书意自己原本就不知道艾布力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所以就丢给了谭宸,让谭宸做决定,谭宸将事情汇报上去了,沈书意也没有感觉到奇怪,毕竟这件事非同一般,自然需要上面来做决定,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兜兜转转的又回到了自己这里。

“我原本无意,结果阴差阳错的牵扯到了这件事情里,但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这件事只怕我不能帮忙了。”沈书意平静的开口,站在窗口静静的看着窗户外的显得有点枯燥的军营。

若是没有遇到谭宸,沈书意不介意冒险一次,她虽然不算是军人,但是骨子里也有军人的正直和责任,但是谭宸刚刚的话让沈书意明白,他不想让自己去冒险。

沈书意并不托大,这一次一直安全的等到谭宸,虽然冒险了一点,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如果真的和艾布力牵扯上了,即使日后自己摸清楚了艾布力在境外的势力,一举端掉了,但是艾布力的手下只怕会对自己怀恨在心,报复是不可能停止的。

而且沈书意也没有办法保证和艾布力接触的这段时间里,他会一直信任自己,如果一旦有了怀疑,那么等待沈书意的必定也是恐怖组织无休无止的追杀,她一个人不介意冒险,至多就是自己的一条命,可是现在和以前不同了,沈书意知道自己如果出了什么事,那么真正痛苦的将是谭宸。

“沈小姐,你必须清楚,如果你拒绝了,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谭宸目前奋斗出的一切绝对会付诸流水。”谭骥炎冷酷的声音带着几分强势的威胁,只是峻脸上却没有一点的怒意,反而带着一丝浅笑。

这事如果是小瞳遇到了,谭骥炎可以肯定童瞳必定会为了大义牺牲自己的安全,他原本以为谭宸喜欢的人,或许在某些程度上和童瞳会有些的相似,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的言谈里却带着一股精明甚至可以说是冷酷。

这些人果真是在逼自己,不对,其实是在逼迫谭宸!沈书意皱了皱眉头,她真的不习惯被人威胁,但是真的事到临头了,沈书意也不是软柿子。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其实是你们军方的损失,我不介意谭宸提前退伍离开军队的。”沈书意悠然的笑了起来,她原本以为艾布力这件事,不管如何选择,对谭宸都是一件功勋,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到了这样紧绷的局面。

谭宸这个笨蛋,他刚刚在电话里就不该那么明确的拒绝,就算担心自己的安全要回绝,那也该将事情推到自己身上,让自己这个平头老百姓来回绝,这样军方的人就没有办法用谭宸的前途来要挟他了。

果真有默契!谭骥炎闷咳了两声继续的开口,“谭宸是天生的军人,离开军队之后,他即使可以生活,但是绝对不会如此,沈小姐你如此聪明,愿意看到谭宸日后成为一个普通人平凡的生活?”

知子莫若父,谭骥炎还是了解谭宸的,这个臭小子的智商并不比任何差,但是天生不喜欢这些权利的争斗和角逐,更倾向于绝对的力量,所以谭宸并没有留在国安部,而是选择去了军区,甚至自己成立了绝杀这个组织,某种程度上而言,谭宸的骨子里还承袭着野兽的特性,虽然厮杀,但是同样酷爱自由,不愿意被约束。

要真的成了普通人,谭骥炎知道谭宸绝对会不适应,但是也仅仅是不适应而已,可是沈家姑娘这么聪慧精明,她想的必定更多更深远,她宁愿自己冒险却也绝对不愿意让谭宸碌碌无为的过完一辈子,或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阴险!一旁谭景御对着谭骥炎竖起了大拇指,竟然用谭宸反过来威胁沈家姑娘,哪个当爹的能干出这样的事来,也就二哥可以狠的下心来,也不怕日后谭宸找二哥报仇。

一旁容温倒是诧异的看了一眼谭骥炎,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决定让沈书意涉险,按理说谭骥炎应该不会干预这件事,不管谭宸是什么决定,谭骥炎都不会插手的,可是为什么他一改常态的强行介入,甚至不惜威胁。

容高温沉思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抬头看了一眼谭骥炎,果真是父子,不管平日里多么的不对头,多么像是仇人,但是却还是每一步都给谭宸考虑好,算计好,给谭宸铺垫。

让谭宸一辈子如同普通人一般的生活吗?沈书意犹豫了,她知道谭宸的家世背景必定非同一般,他的冷酷里却没有轻视和高傲,是一种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冷漠,举手投足之间蕴含着优雅和尊贵,这种气势毕竟是大家族里才能培养出来的。

可是这么多条路可以选择,谭宸却选择了部队,看得出他是真的喜欢军区,如果让谭宸因此被政敌给揪住把柄退出了军区,从此之后即使谭宸能做其他事,也可能成功,但是绝对不是他喜欢的。

而自己即使冒险,却只是有些危险,但是并不一定会出事,只要自己小心一点,谨慎一点就可以了,沈书意终究还是妥协了,笑着开口,“好吧,你赢了,我答应了,也会劝服谭宸的。”

很聪明的姑娘同样很在意谭宸,谭骥炎挂了电话,对上一旁谭景御满脸好奇的凑过来的俊脸,没好气的一巴掌拍了过去,“坐好!”

“二哥,你就不怕谭宸和小瞳告状?”谭景御笑着调侃着,强人所难绝对不是二哥的习惯,可是二哥这一次为什么突然这么做呢?

“给他们铺路。”谭骥炎解释了一句,他原本是不准备介入的,但是和沈书意短暂的通话,再加上之前沈书意的行事,让谭骥炎明白沈书意绝对是一个聪明至极的女孩,有勇有谋,处事冷静,身手不凡。

谭骥炎知道自己和童瞳,包括谭景御还有容温,他们这些人终究有一日会离开,日后的一切都需要谭宸和谭亦他们来承担,煦桡他们都太小了,太年轻,孩子这一辈里,只有谭亦在谋略布局上最为出色,其实权力的争斗从来都是对人心的掌握和争斗。

沈书意的优秀让谭骥炎忍不住的想要将她拉出来用心栽培,日后她也将是谭宸的一个重要助力,虽然说门当户对谭骥炎并不在意,可是现代社会往往都是如此,越是大家族越是讲究门楣,沈书意即使背后有一个莫家,但是莫家中就是黑帮,上不了台面。

所以谭骥炎这也是多操心了,为了不让沈书意和谭宸日后的感情了有多余的波折,他愿意将沈书意培养出来,如此一来,她站在谭宸身边,并不需要谭宸的保护,同样可以站直腰杆,要是小瞳这样的性子,或许她不会在意什么门不当户不对的。

可是沈书意太聪明,慧极必伤,聪明的人想的更多,很多时候一些小事都能触动他们,而上流圈子里这些含沙射影的事情更多,让人防不胜防,谭骥炎这么做也算是给谭宸和沈书意的感情铺路,日后少一些纠纷和麻烦,当然谭骥炎也相信能站在谭宸身边的沈书意绝对不是普通角色。

------题外话------

周末愉快!谢谢亲们的投票,么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