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割地赔款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20    作者:吕颜

章节名:121章割地赔款

“上校生气不该是大发雷霆吗?”一个绝杀的侦察兵错愕的看着板着面瘫脸,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就离开的谭宸,为什么他有种上校正在傲娇的感觉?顶着那张面无表情的冰山脸傲娇,想想就感觉很变扭啊。

“我记得绝杀去年收人的时候,新来的石头那倔脾气不服上校的指挥差一点出事,结果被上校给训练的直接瘫在操场上,最后手脚并用的爬回宿舍楼了,从此之后看到上校就条件反射的站军姿立正敬礼,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而那个时候的谭宸肃杀着一双眼,冷酷无情,可是任谁都能感觉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势,除了被训练的石头之外,其他人看到冷着脸的谭宸直接是绕道走,就连脾气最犟的石头从此之后见到上校那就是老鼠见到猫,小鬼见到阎王爷。

可是为什么刚刚他们那个变态至极的上校竟然只是板着脸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就离开了?这边绝杀的人还在疑惑着谭宸怪异的生气表现,沈书意只能摸了摸鼻子跟在谭宸身后进了临时的宿舍。

因为只说了是某军某团的侦察营过来喇昆山脉这边进行实地军事训练,所以六团的团长直接给谭宸他们腾出了宿舍楼的最顶层,而且还都是单间,不需要十来个人挤到一起睡。

“那个,你看我不是一点事都没有?真的,吃的还挺好,估计都长胖了。”沈书意陪着笑脸,谄媚的看着冷着面瘫脸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的谭宸,为了取信,还掐了掐自己的脸,果真是胖了,竟然还能掐出一把肉来了。

面瘫着峻脸,谭宸最开始知道沈书意失踪到达X省的时候是高兴的,他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可是在惊喜的同时却也有些的恼火,对沈书意这种大胆很是无奈。

可是谭宸知道这些雇佣兵并没有怀疑沈书意,她要是想要找机会安全离开还是很有可能的,谁知道当沈书意知道艾布力这些东突恐怖分子竟然联系上了雇佣兵,想要和他们合作,沈书意为了大局放弃了离开的机会,反而是跟随雇佣兵到了喇昆山脉这边。

即使如此,沈书意要离开也还是可以的,山脉这边地势地形复杂,她只要躲进山里,不要说这些东突恐怖分,就算是来一个加强连的人都不一定能找到隐藏在深山里的沈书意,但是她竟然以身冒险的去见了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

一想到这些危险的情况之下,只要出了一点点的问题,只要这些人稍微有一点怀疑沈书意,即使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出于小心谨慎的态度,他们都可能杀了沈书意,谭宸就感觉心里头沉甸甸的,情绪根本就压不住,但是他真的不习惯对沈书意大吼大叫,所以只能板着面瘫脸生闷气。

“谭宸,我知道错了,我这不是想你了嘛。”这话说的够肉麻兮兮的,沈书意自己都感觉鸡皮疙瘩冒出来了,虽然她是真的有些想谭宸了,可是放在心里自己知道就行了,真说出来还是有点难为情的。

挪到了谭宸的椅子边,沈书意蹲了下来,白嫩柔软的小手抓住了谭宸的手,仰起头,陪着笑脸,眉眼弯弯,脸颊上是浅浅的梨涡,比起面对那些佣兵时伪装出来的怯弱表情,比起面对艾布力这个恐怖分子时展露出来的冷静自若,此刻的沈书意绝对是软绵绵的娇俏可爱。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谭宸低头看了看沈书意,依旧冷着峻脸,将大手从她的手中给抽了出来,目光冰冷的看着窗户外,一想到沈书意这么涉险,谭宸就有说不出来的暴躁和恼怒,也不是对沈书意生气,但是就是恼火的厉害,估计谭宸对自己生气的成分还居多一点。

这一下还真是气的不轻!沈书意无奈的仰着头继续看着谭宸那刚毅的脸部线条,双手这一次直接抱着谭宸的腰,就着蹲在地上的姿势,脸枕在谭宸的大腿上,软软的开口安抚着,“不要生气了,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之前借着这些佣兵的手来X省虽然有点冒险,但是沈书意知道自己不会出事的,当然了,凡事也是有万一的,不过对沈书意而言这点意外比不上她想出现在X省,看到谭宸那面瘫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所以沈书意也就冲动了一回,谁知道后面出现了这么多的事。

低头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沈书意,谭宸犹豫了一下,虽然心里头还是闷闷的,可是沈书意这么乖巧依恋的模样,让谭宸原本紧绷的脸部线条柔软了一点,略带着粗糙的大手轻轻的落在了沈书意的头上,带着一种宠溺的温情抚摸着她光滑的头发。

有人说头发软的人心必定也是软的,那么沈书意绝对是个反例,她的头发不但多,而且发质粗硬,摸起来半点不柔软,但是却有种丝滑柔顺的感觉,或许沈书意的心有的时候也是狠硬的。因为头发特别多,沈书意当年还和闺蜜蓝玉笑着戏言等自己老了就不不担心掉头发的问题了,这么多头发比起正常人都好像多一倍,扎个马尾辫的时候抓在手里粗梗梗的一大把。

感觉到谭宸的手指在自己发间穿梭的感觉,沈书意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正被主人爱抚的猫,她和秦炜烜在一起的时间比和谭宸多太多了,但是即使是最普通的拥抱都很少,而且沈书意独立自主惯了,很少有这样示弱软绵的时候。

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暖暖的,很窝心,让沈书意有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感觉,其实就连沈书意自己都诧异为什么会和谭宸交心,她这种天生防备警惕的性格,很少能有真正交心的朋友,一种是认识了很多年,还有一种就是她一眼能看透的人。

可是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很奇怪,和秦炜烜认识快十年了,她依旧没有办法和秦炜烜交心,透露自己的**,她的手机不会给秦炜烜用,她的笔记本账号密码不会告诉秦炜烜,可是对谭宸却像是认识了一辈子一般,不需要任何的防备。

“去床上睡一下。”谭宸拍了拍沈书意的头等她站起来之后,依旧板着面瘫脸转身走向了床边,床上的用品还都是新的。

六团这边地处边境,其实环境很恶劣的,来这里的兄弟军团的人几乎是没有,谭宸他们的到来让整个六团感觉到了一股热闹,给他们的也都是最新的用品,想要用自己最好的东西来招待客人,这种质朴的热情让人感动。

守卫边关其实真的很苦,与世隔绝了不说,东突恐怖分子在X省活动频繁,这些边关战士除了要克服艰难的生活环境,更重要的是枯燥的生活,没有立功机会,环境恶劣,没有网络信号,连收音机都是摆设品,每个月只有十五分钟的通话时间,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过来当边防兵,而留下来的人一干都是十几二十年,很多人一辈子都留在了这里。

沈书意虽然和这些雇佣兵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抓住一切可能休息的时间休息的,但是终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和戒备,再加上昨晚上和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虚与委蛇的谈了几个小时,这会突然到了谭宸这里,精神突然松懈下来,还真的有点累了。

可是当沈书意脱了鞋子和衣爬到床上就看见谭宸直接在床边坐了下来,也动作迅速的脱了自己的鞋子躺到了床外侧,沈书意咻的一下瞪大了眼,脸蹭的一下燥热了起来,同床共枕什么的对于一个独自睡了二十多年的沈书意而言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谭宸侧过头看着之前还说困死了要补眠这会眼睛瞪圆的沈书意,无声的板着面瘫脸,挑着英俊的眉梢,似有问题?沈书意表情纠结着,问题大了好吧!

这是部队里提供的床,都是单人床!沈书意自己躺下倒可以,她睡觉还是挺乖巧的不会乱翻身,也不会从床上滚下来,可是多了一个看起来瘦削,但是身材极好的谭宸在床外侧,沈书意要不是贴着墙壁里侧当庇护,要不就只能和谭宸抱一块取暖睡觉。

“躺好,休息。”简短利落的四个字,谭宸一手拉住沈书意的手,一个巧劲将人坐在床上的沈书意给拉躺了下来,手臂自然而然的揽到了沈书意的腰间将人给抱到了怀抱里。

虽然谭宸身上的气味挺舒服的,淡淡的带着成熟男人的气息,没有什么古龙水的味道,带着潜伏了一个早晨山林里露水的气息,可是突然这么亲密的搂在一起,沈书意脸红的都可以煎荷包蛋了。

靠的太近,沈书意的头低到了谭宸的下巴脖子处,耳朵正贴着他的胸口,一声一声沉稳的心跳声在耳边响起,沈书意别扭的动了动身体,可是床太小,这么一动,脚就蹭到了谭宸的脚,让沈书意倏地一下僵直了身体。

“睡觉,别动。”沈书意这些天没有休息好,谭宸自己何尝不是,虽然在绝杀成员面前,谭宸一直保持着一个指挥官的冷静,做出最精准的判断和决策,可是他何尝不担心沈书意的安全,精神高度紧绷着,这会人到了自己怀里,完好无损,谭宸紧绷的心弦这才松了下来。

至于如何惩罚这个不听话的丫头!谭宸低头下巴在沈书意的头顶处蹭了两下,自己也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将人霸道的禁锢在怀抱里,等休息好了,精神足了再算总账。

“那什么不生气了吧?”沈书意不自在的动了动,闭着眼,耳朵和脸都红红的,低低的问着,没有地方摆的手最后也只能放到了谭宸的腰上,轻轻的戳了戳谭宸,自己这得牺牲色相了啊!

其实沈书意搬到揽月苑的时候,谭宸直接将人放到了主卧室,沈书意当时可是强烈反对,哪有一来住就霸占主人的主卧室,她宁可去客房住,同床共眠什么的想想倒是可以,可真的做起来沈书意还没有这么开放。

谭宸虽然板着一张面瘫脸,深沉的黑眸里带着几分失望之色,不过看的出沈书意的坚持,谭宸倒也干脆,二话不说只拿了一个枕头自己去客房住。

再后来文教授死皮赖脸的赖在了揽月苑不走,谭宸的客房只能让了出来,他也没有提出搬回主卧室居住,直接去客厅睡沙发了,其实比睡沙发更艰苦的环境都待过,睡沙发对谭宸而言也没有什么难度,当然了这样做谭宸还是存了几分心思的,可惜啊,不是每个姑娘家都心软,至少沈书意不是如此,虽然有点抱歉,依旧没有让谭宸回主卧室来住。

而一直将这个当成第一个攻克目标的谭宸此刻倒是终于心满意足了,听着沈书意的问话,谭宸低头看着眼前这一张白嫩的小脸,肤色很白皙,带着江南女子特有的精致五官,闭着眼,脸上带着几分娇羞的红,黑黑的睫毛微微的颤抖了几下,似乎很是担心自己会秋后算账。

谭宸无声的勾了一下原本紧抿的薄唇,秋后算账是肯定的,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蛊惑的魅力,“还不睡吗?”

“睡不着……我睡觉了……”沈书意原本是真的不习惯,自然也没有睡意,可是随着谭宸身体微动了一下,沈书意和谭宸原本就紧密的拥抱在这张单人床上,这会谭宸一动,贴的就更严密了,所以当那微微的灼热的某处抵到自己时,沈书意这会就算没有睡意,她都愿意一头撞晕自己!

男人果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沈书意原本只当普通男人如此,否则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婚外情,也不会有那么多公车地铁上的色狼,可是谭宸那是什么人?

整日板着面瘫脸,面无表情,眼神锐利,出手则是必杀的雷霆狠戾,谁知道自制力也差到这种程度?明明只是单纯的睡觉而已,他怎么就……

“憋着气不难受吗?”谭宸无奈的开口,低沉浑厚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失望,小意有必要怕成这样吗?虽然他是有点克制不住,毕竟自己也是正常男人,过去在绝杀这些年里,训练的狠了,**这一块就淡了不少。

真的有什么的时候,谭宸要不是冲冷水,要不就是靠五指姑娘自己解决一下,对于**这东西,谭宸以前真的没有什么在意,只当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有的生理现象而已。

为此谭骥炎这个父亲还曾经很是怀疑的和谭宸来了一个父子和男人之间的深层交流,毕竟谭宸这都快三十岁了,没有女朋友也就算了,也不出去鬼混,谭骥炎都怀疑别等到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这还是个处,比自家老婆的经验还要少,那可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

当然,这一次的男人之间的交谈最后以父子两人狠狠的切磋打了一架而结束,半个多小时之后,童瞳和糖果看着之前要交流而去了书房的两个人,这会鼻青脸肿的出来,打的够狠的,让童瞳和糖果都诧异,这父子两人又起什么幺蛾子了。

可惜两个男人守口如瓶,谁都不多说一句话,让童瞳和糖果都好奇的厉害,好不容易等到谭亦回来之后,童瞳和糖果立刻拉着谭亦交待一番,让他去打探打探。

结果一个小时之后,父子三人从训练室出来,原本只是两个受伤,这会变成三个都受伤了!不得不说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允许别人怀疑自己到底行不行的问题!即使是父子也不行!

这一下童瞳和糖果都诧异的瞪大眼了,谭亦长大之后和谭骥炎这个父亲倒是斗智斗勇,真的出手的情况可是少之又少,这父子三人到底干什么呢?

结果两天之后,柳叶胡同里的这群大男人和小男人一个一个都面带着伤痕,而童瞳和十一、还有秦清都无语的看着一众守口如瓶的男人们,不就是让他们家的男人过来探查一下嘛,为什么弄到最后所有人都挂彩了。

当然,身为男人,不管是大男人还是小男人,被质疑那里行不行,或者到底有多行的问题,别说是父子兄弟,是谁都得翻脸!说不清那就动拳头了,所以柳叶胡同这群男人们彻彻底底的打了个群架。

沈书意原本以为自己真的睡不着,结果闭上眼之后,不到一会意识就模糊起来,睡意席卷而来,含混不清的嘀咕一声,在谭宸的怀抱里蹭了蹭脸,片刻之后就睡着了。

“累成这样。”谭宸低沉的嗓音里带着无奈和疼惜,从N市被绑架走一直到现在,哪有可能不累,至少都得高度警惕着。

看着沈书意睡着之后的容颜,神情是完全的放松,谭宸深邃的眸子柔软了下来,低头,轻轻的吻落在了沈书意的额头上,自己也闭上眼睡了。

而此刻,绝杀的成员留了三个侦察兵在村庄那边继续监视着,其余人倒是回到了六团军营这边,等待着上面的命令下来,是就地活捉了艾布力,还是同意沈书意之前假意和艾布力的合作,顺藤摸瓜的查清楚他在境外的恐怖组织势力。

“凌队你说上校和沈家姑娘去屋子里干嘛去了?”男人其实都爱开黄腔,即使是绝杀的成员,也逃脱不了男人的劣根性,这会一个个都眼睛冒着绿光,暧昧的看向顶楼分给谭宸的宿舍。

“胡扯什么,补眠去了。”凌浩然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说话的男人的头上,帅气的脸上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伤感,他好不容易和个姑娘家看对眼,他容易吗?竟然还是名花有主了,尤其这个主还是个惹不得的面瘫脸!

“凌队,你这悲春惜秋的表情是失恋了吗?”

“那哪能呢?凌队可是从来不服输的,凌队我们支持你将沈家姑娘给撬过来!”

“凌队能成功吗?”

“能,那是必须的,不相信?得,打赌,老子不要钱,在绝杀有钱能花的出去么?一包烟,赌不赌?”

五分钟不到的时间该下赌注的都下了,凌浩然挫败的看着眼前这些无法无天的混小子,这些混小子自己闹腾还不够,竟然还联络了绝杀总部的人,哗啦一下,速度和效率还真的是顶尖的,所有人一个不漏的都下了赌注了。

有赌凌浩然能撬墙角成功的,毕竟怎么看凌队这性格比起上校那可是温和多了,上校那张面瘫脸,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字来,沈家姑娘除非愿意天天面对着一个面瘫,否则日子久了,肯定得崩。

也有赌谭宸肯定会守住擂台的,那可是绝杀的一把手,训练起来是个木头人都能给你训练的脱层皮,能从上校手里撬走人,可能吗?外星人攻打地球更加可信一点。

而此刻,北京城。

绝杀这边的消息送回了军方,牵扯到了境外的恐怖组织势力,所以军方也联系了国安部,毕竟在国外,国安部的势力和情报更为强大一些,既然军方和国安部都出动了,政界这边自然也要派人过来,三足鼎立,这样功劳大家平分。

“沈家姑娘这胆子还真的够肥的啊。”谭景御这个军方代表慵懒的笑着,半个小时之前他已经收到绝杀传过来的完整情报,对于沈书意的大胆,谭景御可是欣赏有佳,谭家未来的媳妇铁定不能是娇滴滴的小丫头片子,否则天天对着谭宸那张面瘫脸,肯定得闹婚变。

“如果莫家真的和艾布力合作了,沈书意只能充当这个毒品贩子。”容温依旧是清俊冷然的面容,岁月似乎并没有在这一张俊雅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依旧是那样的俊美不凡,气息冷峻里透露着天生的漠然和清寒。

小瞳如果知道沈家姑娘日后是最大的毒品贩子?谭骥炎威严着冷峻的脸庞,谭宸这个臭小子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可是如果有了这层身份,日后还有不少的麻烦需要处理,尤其是艾布力开出来的这个条件。

如果要取信艾布力,必要的牺牲肯定是无法避免的,但是整整一百条人命,如今还好一点,日后这将是致命的一个把柄,如果有人针对谭宸和沈书意,这一百条人命就可以将两个人打入深渊,万劫不复。

“我就知道那些老东西没个好人,说的倒是好听,国安部军情处和中央三方面协调,这是准备出事了将我们哥三个一锅端了!”谭景御没好气的开口,他从年轻的时候就讨厌这些权力斗争,结果不得不为了沐放而选择了跨进权力的漩涡里,只有掌控了权力才没有人敢对他说三道四,敢质疑他和沐放的感情。

谭骥炎和容温同时看了一眼抱怨的谭景御,果真不管过去多少年了,都别指望他这个谭家三少有正经的时候,他们三个要是真的能被一锅端了,那估计就真的变天了。

不过这些人是准备给谭宸埋下个祸根,日后不管这一百个人的死是牵扯出来沈书意还是牵扯到谭宸,都是致命的打击,如果按照其他人保守的策略,估计直接就端了艾布力的老巢将人给抓了,直接利了大功一件,而且不会有日后的麻烦和纠纷。

可是如果为了长远的打算和考虑,为了日后X身的安定,沈书意之前提出来的和艾布力的合作将是最好的一个途径,可以慢慢的摸清楚东突恐怖分在境外的势力,可是如此却需要让沈书意和谭宸冒险背负这个罪责,说不定十年二十年之后,会被人挑起事端针对两人。

“以前我感觉小瞳是惹祸的根苗,如今看看沈家姑娘绝对是不遑多让。”看着谭骥炎和容温都在沉着脸思考着这件事的利害之处,谭景御噗嗤一声乐了起来,笑声里带着调侃和揶揄。

其实谭景御这厮过来是看热闹的吧?谭骥炎和容温对视了一眼,只感觉谭景御笑的格外欠扁,尤其是他们两个还在左右为难着,他竟然笑的这么幸灾乐祸。

“沐放好像出差了。”谭骥炎压低了声音开口,活动了一下拳头,一旁容温点了点头,将手里的资料放了下来,站起身来,身材修长,面容峻寒。

半个小时之后。

“二哥,你可是我亲二哥啊!打人不打脸的!你们这两个混蛋!”谭景御嗷嗷的叫着,儿子都二十多岁了,可是谭景御绝对依旧没个正经,否则也不会招惹到谭骥炎和容温联手收拾。

门一打开,谭景御的身影咻的一下蹿了过来,被推到前面当挡箭牌的关曜诧异的看着收起拳头,一脸肃穆走回会议桌边继续讨论正事的谭骥炎和容温,回头看着被揍了一只熊猫眼的谭景御,无奈的笑着,“沐放只是出差几天,你有必要招惹这两个煞神吗?”

“闲的发慌。”理了理衣服,谭景御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直接翘起了二郎腿,看向关曜,“怎么,把我们哥三都算计了还不够,连你都要被拖进来了?”

“事情怎么决定?”关曜离开椅子坐了下来,他相信不管是谭骥炎还是容温都不会选择保守的做法,即使这样可以给谭宸立功,甚至可以避开日后的祸端,但是于国于民而言却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要是因此牺牲沈家姑娘充当毒贩子,和艾布力这些东突恐怖分子交易,却也是凶险万分。

“沈书意的身份一直查不出来。”容温缓缓的开口,他的话音一出,会议室里,甚至包括谭骥炎都震惊的一愣,而谭景御那痞子味的笑容也僵硬在了脸上,关曜也是诧异的愣住。

“查不出来?”谭骥炎沉声的开口,如果连国安部都查不出来一个人的身份,那么这要隐藏的多深!沈书意背后的组织势力将有多大!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情况!

“难道沈家姑娘只是平常的身份?”谭景御吞了吞口水,当年他们就查不出来小瞳的身份,可是那个时候二哥只是副市长而已,自己也只是在军情处当一个特工,关曜还在刑侦处才升职处长,查不出来小瞳的身份也是情有可原。

可是如今,他们掌控的权力和当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如果还是查不出来的话,那沈书意除非是没有身份,否则这太惊悚了。

“估计整个N市也就沈家姑娘一个人这么特殊,几百万的人口里就这么一个特例都能被谭宸给遇见,这缘分还真的够吓人的啊。”讪讪的笑了两声,谭景御已经快速的将所有可能想到的组织和势力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但是却依旧没有任何的线索。

之前他们并没有去查沈书意,那是为了尊重沈书意尊重谭宸,可是如今沈书意牵扯到了艾布力这个恐怖分子头目,所以为了确保沈书意的安全,容温才会派人去查了查,谁知道竟然是查不到一点异常,沈书意的一切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联系谭宸,这件事我需要和沈书意亲自谈谈。”虽然谭骥炎决定还是要长久考虑,彻底摸清楚艾布力在境外的势力,但是这件事牵扯到了沈书意的安全,一个马虎,就有可能是致命的危险,所以谭骥炎需要和沈书意亲自谈谈。

“等一下吧,这几天估计都累的够呛,等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再说,让他们休息一下。”关曜温和一笑的开口,阻止了谭骥炎,其实关曜想想都挺佩服沈书意的,不是每个姑娘家都能这样为了谭宸来冒险,甚至深入敌穴和艾布力这样仇视汉人的恐怖分子头目谈交易。

天色渐渐黑沉了下来,睡了六个多小时,沈书意没有睁开眼,迷蒙里就感觉被人给静静的抱着,热的够呛,这会毕竟是大夏天,身上都出了一层汗。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醒了?”低沉的声音响起,谭宸在沈书意苏醒动弹的那一刻也惊醒了,看着身体僵硬的沈书意,黑眸带着一丝无奈,果真要多同床共枕才能习惯自己的存在。

“嗯,起来吧,天都黑了。”干巴巴的开口,沈书意动了动身体向着墙壁里侧挪了两下,还真是不习惯啊,不过谭宸不生气了吗?

偷偷的抬起头瞄了一眼,咻的一下,沈书意表情僵硬着,这哪里是不生气,谭宸这板着脸的样子分明是秋后算账!为什么自己有种将自己养肥了再宰杀的悲催感觉!

“起来,吃饭。”谭宸黑眸定定的看着沈书意,越看沈书意表情越纠结,谄媚的笑容撑的脸皮子都僵硬了,做错事果真就心虚啊。

“小意。”

件反射的回答,沈书意只感觉又回到了当年在龙组训练的时候面对严厉教官时的紧绷感觉,在龙组,沈书意包括每个成员都背负着强大的压力,几乎要将他们压垮。

他们可是随扈,如果自己一个大意,一个不小心,那么将是无法挽回的损失,甚至可能引起国家的动乱,所以龙组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巨大的心理负担,当年训练的时候,每个教官都要狠狠的说一遍,让沈书意他们对教官都产生了条件发射的敬畏,如今被谭宸这么一看,沈书意立刻就紧张了。

“小意,我们该算算总账了。”谭宸坐起身来,虽然还是坐姿,可是那张峻冷的面瘫脸,黯淡的光线里显得各位的威严和震慑,黑眸沉沉的看着一旁心虚不已的沈书意,睡觉之前谭宸可是想了不少需要沈书意同意的条款。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来就来吧!沈书意认命的坐起身来,点了点头,瞅了一眼谭宸,这个时候绝对要示弱示弱再示弱,她就不相信谭宸的心是石头做的。

“抱歉,让你担心了。”沈书意娇俏一笑,直接抱住谭宸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了他微凉的薄唇上,色相什么的必要的时候是得牺牲的。

“小意你这是在做垂死挣扎!”谭宸可是最优秀的指挥官,所以沈书意这点小伎俩谭宸一眼就看穿了,依旧面无表情的板着脸,低沉的嗓音很是不客气的戳穿了沈书意脸上谄媚的笑容。

“好吧,那你说要怎么办吧?”总不能打自己一顿吧!沈书意敛了谄媚的笑容,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反正谭宸是舍不得打自己,就算真的打自己一顿,沈书意也不怕,她连子弹都挡过还怕挨一顿打。

“如果是我的部下这么做,小意你想想也知道后果的。”谭宸慢条斯理的开口,面无表情着峻脸,可是那神色却让沈书意总有种被眼前这个面瘫脸给算计的危险感觉。

“可是我不是你的部下,我是家属,对吧?”沈书意快速的接过话来,军人那一套在自己身上可不适用,而且自己貌似还救了谭宸的部下吧,不知道可不可以将功抵过呢?

“有法律承认的才是家属,所以小意,你知道我的意思吧?”话一出口,谭宸自己到紧张起来了,目光无比认真的看向沈书意,等待她的回答。

法律承认?沈书意猛然的瞪大眼,不是吧?谭宸这事求婚?他们这才认识多久啊!沈书意摇摇头,“那个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黑眸黯淡了几分,谭宸有点的失望,让原本的面瘫脸看起来都蔫了,一旁沈书意扭过头,坚决不看,坚决不能让自己心软,她才大学毕业啊,她还没有将古韵给办起来,她还不想这么早结婚那!

小意果真够心狠!谭宸收敛了刚刚示弱的表情,不过也好,心狠一点,日后就没有秦炜烜和沈家什么事了,既然结婚不行的话,那么还是继续之前割地赔款的条款吧。

“一:以后不许分床睡!二:每天都必须要有早安吻和晚安吻;三:先订婚。”谭宸平静的开口,看了一眼沈书意,继续的开口道,“四……”

他不是面瘫吗?不是沉默寡言吗?这整整二十八条条款到底算什么事?什么叫做第十七条,看到秦炜烜直接无视,如果纠缠,直接上拳头?什么叫做碰到其他纠缠的包藏色心的男人,只管打后续问题他负责,不行叫支援,沈书意认真的盯着谭宸,她怎么感觉他还有当奸商的潜质。

“小意,你不同意?”谭宸看着半天没有反应的沈书意,微微的沉了沉黑眸,眼神危险至极,果断的道,“所以还是结婚吧,以上条款作废。”

“谭宸你个混蛋!”沈书意挫败的喊了一声,直接将谭宸给扑倒在了床上,不满的狠狠的捶了他两下,恶狠狠的开口,“你是不是没有睡觉就在想这些条款那?”

谭宸看着抱怨到最后直接笑起来的沈书意,双手缠着她的腰将人揽到了怀抱里,峻脸埋首在沈书意的脖子处,含混不清的声音响起,“以后不要冒险,不要让我担心。”

“知道了。”心头悸动,沈书意知道谭宸是真的担心自己,不由的蹭了蹭他的峻脸,笑着开口,“好吧,既然你这么担心我,这些条款我都答应了,但是礼尚往来,以后你要是受伤一次,上述条款作废一条。”

谭宸身体一僵,却没有想到沈书意还反将自己一军,不过看着格格笑起来的沈书意,谭宸无声的笑了起来,他已经决定好了,以后绝杀的任务自己直接当后备支援,至于冲锋陷阵就交给凌浩然,反正他不是一直在抱怨。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