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危机到来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18    作者:吕颜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默契吗?凌浩然站在一旁看着发现了藏在床板上字迹的谭宸,沈书意临时住的这个房间也不小,足足有二十多个平米,这几个字留在了床板下面,如果不是有这份默契存在,根本不可能找到床板下面的几个字。

“你怎么发现的?”凌浩然询问的看向谭宸,自己深夜从这个小院子里逃走了,这些佣兵即使不会怀疑到沈家姑娘,但是以佣兵的小心和谨慎,他们也绝对会检查沈家姑娘住的这个房间。

如果字迹留的地方不够隐秘的话,势必会被这些佣兵发现,到时候沈家姑娘的身份就暴露了,可是如果藏的够隐秘,自己和谭宸就不一定能发现这隐匿的字迹,所以凌浩然就诧异了沈家姑娘怎么就知道谭宸来了之后直接掀床板呢?

谭宸将床板再次放了还原,冷着面瘫脸向外走了过去,一面联系了绝杀留在大本营的侦察兵,“立刻调出来伊莱市东面的地图,重点是那些废旧的工厂企业矿坑一类的可以隐匿几十个人的场所,用军事卫星监视这一个区域的地面活动图像,全面监察每个主要路段的交通监控,排查可以车辆,尤其是是九座以上的车辆。”

交待下去之后,谭宸和凌浩然出了院子,这会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间,夜色笼罩之下,谭宸峻冷的五官如同覆盖了一层寒霜,即使知道沈书意不会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可是一想到她这么以身涉险,谭宸冷了冷眼神,等自己找到小意,一定会狠狠的揍她的屁股,这个丫头太胡闹了!

伊莱市的最东面是塔什尔古塔吉斯克自治县,和阿富汗接壤的是天然屏障喇昆山脉,而且沿着阿|富汗的狭长边境地域是兴都库什山,这边属于帕米尔高原,山高陡峭,极难穿越。

塔吉斯克自治县这边居住环境还算不错,毕竟也算是靠山吃山,可是这边因为是边境线,所以环境就显得很是复杂,如果没有当地人当向导,根本不要指望可以穿越边境线离开。

“如果他们要从喇昆山脉离开X省去阿富汗,我们就不能抓到艾布力了。”汽车里,凌浩然开了车里的灯正在查看着手里的地图,X省地势复杂,是中国境内和其他接壤最多的省份,再加上X省少数民族居多,地域广阔,环境恶劣,自古以来就是很难管理的地域,到如今也是如此,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东突恐怖分子打着圣战的口号,实质上却是为了分裂中国。

谭宸自然也知道这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点,或许小意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知道这些雇佣兵将要和艾布力合作,她才会继续隐藏着身份跟了过去,目的就是为了帮助自己追查到艾布力的下落,否则一旦艾布力离开境内,到了阿富汗势必有国外恐怖分子接应,再想要抓人就困难多了,处理不好甚至会引起国际纠纷。

而经过了六个多小时的颠簸,沈书意颠的骨头都要散架了,歪歪散散的靠在汽车后座上闭目养神的休息着,昨晚上凌浩然离开之后,大约等了十五分钟,沈书意估计在关押凌浩然的房间里制造了一声声响,然后,沈书意尖叫了一声,门砰的一声响之后,有了瞬间的安静,然后就是这些佣兵惊醒起来的声音。

关押凌浩然的房间里已经找不到凌浩然的身影了,院子门还是紧锁的,但是大门已经被打开了,四个佣兵追了出去,余下四个人检查着屋子。

沈书意房间的房门被打开了,她坐在床上,有点被吓到的模样,颤巍巍的开口,“刚刚睡的迷糊,突然感觉有人在叫自己……”

而这些天被这些佣兵当成人质挟持着,沈书意虽然没有闹腾,这些佣兵对她也算是信任,但是黑暗里突然看到床边有人,沈书意还是惊恐的叫了起来,惊起了这些睡熟的佣兵。

“人逃了?”佣兵头目脸色阴郁着,他们没有想到凌浩然竟然还有能力逃走,他身上的东西都被搜走了,可是凌浩然身份毕竟特殊,能逃走佣兵们虽然愤怒,但是倒也没有怀疑什么。

他们只当凌浩然离开之前是想要带着沈书意一起逃走的,可是惊恐之下沈书意发出了尖叫声,所以凌浩然只能丢下沈书意一个人先逃走了。

凌浩然一旦逃走,这个小院就不安全了,所以所有人立刻收拾了东西直接离开了小院,而用佣兵头目还让手下特意在沈书意的房间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所以他们也就不再沈书意有什么怀疑的地方。

而这会天已经大亮了,车子没有停,只在车子上草草的吃了面包和饼干充饥,“头,真的和那些恐怖分子合作?”一个佣兵有些担心的开口。

他们虽然是雇佣兵,拿钱办事,也算是无国界的组织,但是基本不会和那些真正的黑道势力起冲突,更不会和各国政府冲突,这是佣兵界的规矩。

他们这一次已经好中国政府有矛盾,如果再和这些东突恐怖分子到一起了,那即使逃出中国边境了,只怕也会被中国在境外的特工追杀,不死不休。

“目前没有其他办法,先离开了中国边境再打算。”雇佣兵头目沉声的开口,如果没有放走之前被抓的那个男人,他们还可以继续窝在小院里,等到伊莱市的戒严松了,再想办法出去。

可是如今那个男人逃走了,他很有可能是中国国安部的特工,而且还见过他们的脸,|这些特工都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佣兵团里八个人的脸孔等于完全暴露了。

中国国安部和军方必定会派人一直追查他们,再隐藏在伊莱市已经不可能了,只能逃走,而目前要离开中国国境,只能和这些东突恐怖分子合作,因为他们更清楚地势地形,也有人脉关系,否则外人想要穿越喇昆山脉只有死路一条,百分百会迷失在茫茫的山林里。

之所以带着沈书意一来是因为她还算安静,并没有想要过逃走,二来还是莫家的关系,除非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不想得罪莫家,一旦和莫家联系上了,虽然可能离开中国境内,但是却会被莫家一直追杀。

雇佣兵头目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上因为车况太差而被颠簸的睡着的沈书意,这会真杀了沈书意如今更加不可能了,之前逃走的男人不但见到了他们,也见过她了,到时候事情必定会完完全全的曝光出来,如果真的杀了莫家的人,这辈子这些佣兵都不要指望有安生的日子了,所以沈书意目前对他们而言倒成了鸡肋,丢不得更杀不得。

汽车越开路况越差,又开了三个多小时,到了下午三点多,才缓缓的停了下来,一眼看去倒是绿意黯然,一些树木和种在田地里的农作物,让这个看起来有些贫穷的村庄显得倒是很宁静,只是这边路况太差,所以才会显得很是贫穷。

几个正在田地里劳动的村民诧异的看了看开过来的车子,倒也没有太好奇,从伊莱市过来开差不多是个小时,道路路况太差,这边人口又少,中间还要经过一块戈壁的荒地,除了本村子的居民之外,就只有一些野外冒险和探险家才会过来这边。

山上倒是有个哨所,住了一些巡逻的士兵,但是离这里最近的军营也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放眼看去,广袤的大地都看不到人影,和喧闹的城市那种车多人多的拥挤是截然相反的情况。

从一幢普通的房子里快速的走出来一个男人,穿着是本地村民的那种民族服饰,脸色黝黑,眼神戒备的看了看四周,随后快速的向着雇佣兵迎了过来,当看到最后一个下车的沈书意时,脸色不由一变,整个人身上的气势都变了,带着一种肃杀的凶狠,阴狠的目光愤怒而仇恨的盯着沈书意。

之前和绝杀的这一战,艾布力死伤惨重,有些精良火力强大的武器都丢了不说,关键是损失了太多太多的人,死在子弹下的,被活捉的,重伤死亡的,这份痛苦已经沉淀成了无法消除的仇恨,而看到明显是汉人的沈书意,男人牙齿咬的嘎嘣响,一手向着腰间摸了过去。

这边不等男人拔枪,这些雇佣兵速度更快,一个人快速的掐住了男人的手腕,另一个佣兵手里的枪却已经拔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男人的腰,如果他敢动,他们绝对会开枪。

雇佣兵头目脸色也阴霾下来,他们之所以和这些恐怖分子联系,也是被逼无奈,因为无法留在伊莱市,只能选择逃离,而且面孔都已经曝光出来了,所以才被迫和这些恐怖分子联系上,谁知道才一个见面,他们竟然想要掏枪。

看到这边气氛不对,另一个男人从屋子里快速的走了过来,操着当体的方言,快速的询问着被制服住的男人,似乎是在问他出了什么事,也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几个雇佣兵。

而被制服的男人也是哇喱哇啦的说了几句,阴沉而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瞪着一旁的沈书意,对于这些汉人,他们已经仇视到见一个想要杀一个的地步了。

躺着也中枪的沈书意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不由害怕的后退了一步,站到了佣兵团里那个吃货的身边,他是所有佣兵里对自己最和善的一个,尤其是当沈书意做饭的时候,直接在一旁打下手,剁肉剁的那叫一个欢快。

“这是误会,西提,向我们尊贵的客人道歉。”后出来的男人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快速的向着这些雇佣兵道歉着,若是其他时候,完全不需要和外人合作,甚至可能暴露头领的行踪。

可是现在整个中**方都在严格戒严,相信即使安全离开了边境,离开中国的国土也不安全,所有和X省接壤的这些国家,不管是阿富汗还是俄罗斯、印度、尼泊尔,只要和X省接壤的国家,中国政府势必会让这些国家的特工潜伏在边防线这边,趁机暗杀头领。

所以头领才在知道有一群雇佣兵同样要穿越喇昆山脉离开中国境内,头领才会让他主动和这些雇佣兵联系上,甚至不惜高额的费用,这样可以遮人耳目,而且这些雇佣兵实力的确不错,必要时候可以将他们推出去当挡箭牌。

西提依旧怒红着一双眼恨恨的盯着沈书意,仇恨扭曲了他原本平凡的脸,直到一旁男人严厉的训斥了一声,西提这才将低下头,快速的向着屋子走了过去。

“几位客人不要见怪,西提的两个兄弟这一次因为意外而牺牲了,将生命奉献给了真主,他只是有点无法接受亲人离开身边的事实。”男人笑着解释了一句,若有所思的目光看了看沈书意,这个突然突然出现的女人绝对不是佣兵团的人。

那么只有可能是这一次佣兵团的任务目标,难道是有什么人要活捉这个女人?而事情败露了,所以佣兵团的人才会不惜代价的想要穿越喇昆山脉离开中国境内去阿富汗,再次阿富汗离开去其他国家。

沈书意低着头,看起来有点惶恐不安,余光却快速的将四周的地势地形都收入眼中,不远处的山上,至少有四个地方都有人在放哨,因为地势的原因,整个小村庄的一切都被他们收入眼中,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

留在村子里应该是艾布力的手下,至于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想必这个时候还在山上,如果不能确定百分百的安全,他绝对不可能下山的,这些年来,艾布力活跃在X省和境外恐怖分子中间,筹划了多起惨无人道的恐怖袭击,行踪成谜,这绝对是拿下他的最好机会。

“姑娘,请坐,请吃一点东西,食物有些粗糙,请不要见怪。”一个苍老的老妇人淳朴的笑了起来,脸上是被风吹的黝黑粗糙,笑着将手里的食物放在了木头桌子上。

简陋的屋子很是昏暗,木头的窗户有些的小,再加上墙壁都是最粗糙的毛坯,也没有天花板,所以屋子就显得更加黯淡,再加上屋子里杂乱堆放的物品,还有些才收回来的农作物,看起来格外的凌乱。

老妇人端来的一大汤碗的米粉丸子汤,碟子上是烤面饼,还有两样就着面饼吃的小菜,对于颠簸了一路的佣兵而言,比起饼干和面包,这些热食看起来要诱人多了。

可是当沈书意拿起面饼咬了一口,眼睛猛然的瞪大,硬的差一点崩了牙,看着一旁老妇人殷勤的目光,沈书意撑起笑容,用力的咬了咬,终于啃下了一块僵硬的面饼,然后直接吞了下去,太咸不说,里面不知道加了什么当地的调味料,有种怪怪的和芥末差不多的味道,所以沈书意是吞下去的。

一旁的几个佣兵也没有客气,纷纷抓起面饼吃了起来,如同沈书意那僵硬的表情一样,这两天吃沈书意做的食物吃的嘴巴都刁了,这会突然来这么一个反差,之前佣兵团里的吃货直接呸呸两声,将硬的如同被食盐腌出来的面饼给吐在了地上。

“猪食都比这个好吃!”吃货佣兵嫌恶的将面饼丢在了桌子上,他宁愿啃面包也不愿意吃这个,听到屋子外羊圈里的羊叫声,立刻熠熠着目光闪亮闪亮的看向沈书意,他想吃烤羊了!

虽然佣兵的生活环境有时候很艰苦,出任务的时候不要吃这样难吃的面饼了,就连蝎子老鼠都吃过,但是之前吃了沈书意做的美食,再吃这种为了防止夏天高温而加了很多盐,可以带到山上吃几天的面饼,他们真的宁愿啃干粮,太难吃了。

所以面饼这个味道,更不用说其他的东西了,估计也难吃的够呛,再加上外面羊圈里的小羊羔子咩咩的叫着,让颠簸了将近十个小时,饥肠辘辘的佣兵们都忍不住的吞口水了,烤全羊什么的太勾人食欲了。

吃货佣兵看了看自家头目,等到他点了点头之后,立刻高兴的冲了出去,直接掏出几张一百块的人民币塞到了老妇人的手里,指了指羊圈里的小羊羔,直接跳了进去抓羊了。

之前这些佣兵对沈书意没有什么避讳,说话什么的都没有让她回避,可是艾布力的这个心腹穆拉则谨慎很多,如果不是情况危急,他们都不会信任这些佣兵,更不用说是沈书意这个汉人了。

“我吃去帮忙做晚饭。”沈书意低声的开口,得到佣兵头领的首肯之后,快速的退了出去,而外面小羊羔子咩咩的惨叫着,吃货佣兵直接一刀子割破了羊羔的气管,三两下将羊羔就给宰杀了。

这边屋子里雇佣兵头目和穆拉正在说话,之前对沈书意敌意仇恨的西提正站在门口戒备着,等吃货佣兵将羊给杀了,剥了皮,开肠破肚之后,余下的事情就交给沈书意了。

“你看着,我们去四周看看。”其余几个佣兵对着吃货佣兵开口,让他看着沈书意,他们则是小心谨慎的向着四周走了过去,观察地势地形,在别人的地盘,想要活命只有将准备工作做充足。

虽然是小羊羔,但是至少也有六七十斤重,在屋子这边的水缸里洗肯定不方便,沈书意也就到了门外不远处一条从山上流淌下来的小河沟里洗着羊羔,烤全羊这东西到底要怎么做,沈书意虽然见过,但是真的让她来弄,沈书意倒也是一头雾水了。

而不远处的山上,一个瘦巴巴的汉子看着吃货佣兵去厕所了,不怀好意的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小河沟这边这个时候都没有人在,汉子看着正蹲在河边清洗的沈书意,脸上带着淫邪的恶意,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沈书意那纤细的后背,吞了吞口水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沈书意不由的回头一看,对上汉子那猥琐淫邪的表情,惊恐的睁大了双眼,身体瑟瑟发抖的,猛然的站起身来,可是背后就是两米多宽的小河沟,眼前是一步一步威逼过来的汉子,沈书意根本没有退路。

自己可不可以雄起一次!沈书意瑟瑟发抖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汉子,眼中是压抑的无奈,她不是特工,龙组的任务是随扈是保镖,所以沈书意和国安部的那些特工不一样,虽然龙组的训练也艰苦,但是基本没有什么拷问训练,也没有接受过这种情Se训练。

毕竟龙组的人是随扈,即使哪天偶然被外借到其他部门,如同陆纪年之前接手文教授的事情一样,也只是单纯的出任务而已,随意沈书意看着已经逼到眼前向着自己伸出咸猪手的汉子,正犹豫着要不要将这只手给剁掉,可惜如果真的动手了,自己的身份也就暴露了。

即使沈书意可以通知谭宸过来这里,但是喇昆山脉绵延起伏,地势复杂,如果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躲到山脉里了,即使谭宸带了部队过来也不一定能找人,而且这里是边境,中**方突然带军进山,很有可能引起阿富汗当局者的高度紧张,严重一点还会出现国际纠纷。

所以当那猥琐汉子的手向着自己的胸口抓过来时,沈书意终于发挥女人那尖细的嗓子直接嚎叫了起来,双手更是自卫的向着汉子的脸抓了过去,若是其他女人这样做,根本不会对一个成年男人造成什么伤害。

他只需要抓住女人的双手就能将人给制服,至多只是脸上多几道抓痕而已,可是沈书意手却直接向着猥琐汉子的眼睛抓了过去,指甲这几天没有剪倒是养的有点长了,狠狠一抓,变带了两道长长的血痕。

凄厉而惊恐的惨叫声,分贝太过太过于尖锐之下,甚至激起了山林里休息的鸟儿,原本去厕所方便的吃货佣兵也顾不得拉上裤子拉链快速的冲了出来,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河沟边,沈书意依旧在尖叫着,如同任何一个差一点被强暴而奋力反抗的女人,双手双脚并用着,不停的扭打着,而原本还想要施暴的汉子正捂着流血的眼睛,鼻子也被沈书意一拳头给狠狠击中了,正流着两管鼻血。

在吃货佣兵看过来时,沈书意状似一个踉跄,脚一崴,却意外的绊倒了猥琐汉子,在他狠狠摔在满是鹅卵石的河沟边时,沈书意毫不客气的一脚狠狠的向着猥琐汉子的腿间踩了下去,然后便是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

货男人不由捂住了自己的胯间,同样身为男人,他即使只是看到这么凶残的一幕,却也感觉到了蛋疼的厉害。

而其他几个正在观察地势地形的佣兵也快速的跑了过来,就看见沈书意一声的狼狈,披头散发着,捂住脸颊不停的呜咽着,身体颤抖的厉害,看起来被吓的不轻。

可是比起沈书意的状态,这会蜷缩在地上,佝偻着身体,捂着自己腿间低声惨叫的猥琐汉子那才叫真正的凄惨,任何男人看见了都会感觉蛋疼的厉害。

“没事了。”吃货佣兵走了过来,安慰的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他们虽然是杀人不眨眼的佣兵,为了钱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掉任何一个普通人,不管他是老人是孩子,还是妇女,甚至孕妇,只要雇主出钱,佣兵是任何事都会去做,这就是佣兵的规矩,如同外界那些恶劣的评论一样,他们只认钱,他们唯利是图,他们泯灭了良心和良知。

可是和沈书意相处了几天,几个佣兵对沈书意还算挺满意的,毕竟她的厨艺太好了,牢牢的抓住了他们的胃,而且沈书意很懂事乖巧,虽然是人质,即使害怕,却也没有哭哭啼啼,没有试图逃走,所以让他们格外的放心,甚至给了沈书意一定程度的自由。

哽咽着,沈书意抹去脸上的泪水,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喉咙却哑的说不出话来,之前叫的太惨烈声音太尖锐,得,叫破了嗓子了,沈书意低着头抽搐了一下嘴角,好像做戏做过头了。

沈书意那么凄厉的喊叫声,即使隔着几十米远的屋子里,雇佣兵头目和艾布力的忠心属下穆拉也是听到了,只是两个人站在简陋的窗户口并没有出来。

“我们很信任你,可是那是汉人,我们不能信任!”穆拉嘶哑着声音开口,虽然他不似门口的西提将仇恨展露在脸上眼中,可是眼底深处是更加深沉和狰狞的恨意。

“她的身份很特殊,而且我们也暴露了,如果杀了她,整个佣兵团会找来灭团的危机!”雇佣兵头目沉声的开口,最开始绑架沈书意是为了可以安全的离开N市,也是为了莫家这层身份。

可是昨天凌晨那个被抓住的可能是国安部的特工逃走了之后,雇佣兵头目知道自己这个佣兵团所有成员的脸都曝光了,所幸的是他们只是对那个特工逼供了,但是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那个特工明显是因为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才会查到自己停留的小院。

可是说之前的事情完全是一种误会,或许中**方和国安部并不会对他们这个佣兵团赶尽杀绝,出了中国国境之后,他们消失匿迹一段时间,或许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

可是如果杀了沈书意,势必会引来莫家的追杀,那将是得不偿失!所以雇佣兵头目并不准备杀了沈书意,冒这个险不值得。

“放心,不用你们动手,我们来处理。”穆拉阴冷的开口,嘴角微微的勾了一下,露出森寒慑人的冰冷笑容,这一次圣战的失败他们以后的圣战将会带来负面的影响,也会影响头领在这些信徒之间的威信,所以他们迫切需要找到一种办法来挽回,而沈书意的出现正合时机。

“为了表达我们对贵客你们的诚意,我们会追加两百万,也会公开将这段录像送给中**方和莫家,这样莫家即使要报仇也只会找我们,不会连累贵客你们。”穆拉继续的开口游说着,他们最开始并没有想到这些雇佣兵竟然还带着一个汉人,而且还是身份特殊,这倒是最好的示威,可以鼓舞士气,弘扬圣战精神,让中国政府和军人知道,他们绝对不会屈服!

“让我们考虑一下,我需要和我的人商量一下。”雇佣兵头目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可是穆拉说的条件的确很让他心动。

沈书意目前对这些佣兵而言是鸡肋,丢不掉也杀不了,如果可以这样解决掉沈书意倒是最好的办法,再加上还有两百万的额外收入。

天黑了下来,屋子外的小院子里架起了篝火,沈书意让佣兵用一根铁叉从羊身上穿过,羊已经被打了花刀腌制了半个多小时,虽然在村庄里羊很珍贵,但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也会全村庆祝,载歌载舞,也有烤全羊这一道压轴菜。

所以村庄里的调料和烤全羊的工具倒是齐全的,沈书意在羊身上刷了一层厚厚的蜂蜜,架在篝火上一烤,甜腻的香味立刻蹿了出来,羊皮被烤的金黄金黄的,羊油滴在篝火堆里发出啪的一声响,当孜然粉洒到羊肉上时,那种香味让人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动了。

沈书意用匕首拙劣的片着已经烤好的羊肉,这样的烤全羊沈书意手艺不够,只能一层一层的烤,最外面的羊肉烤熟了,直接用匕首给切下来,然后继续抹上蜂蜜,然后撒上香料继续烤,再熟了就继续切下来。

“我来。”或许是沈书意切羊肉的手法太拙劣,一旁的一个佣兵拿过沈书意手里的匕首,三下两下就将熟的羊肉全都切了下来,动作熟练而老道。

虽然羊有六七十斤重,但是去了皮毛和内脏,也就四五十斤左右,八个佣兵都很能吃,所以他们也没有邀请其他人来吃,再加上切羊肉的事交给了刀法熟练的佣兵,沈书意倒是慢悠悠的吃了起来,味道还真的不错,腌的入味,柴火和木炭烤起来的食物有种特别的香味,再加上孜然粉和蜂蜜的调味,沈书意都不由的大快朵颐吃了起来。

这样到达市区需要十来个小时的偏远小山村,能通电也是政府格外的扶持,所以只通了电,手机是没有信号的,电话线两个小时车程外的军营接过来的,整个山村也就村长家里有一部电话,还弄了个小箱子将电话锁了起来。

八个佣兵再加上沈书意一共九个人,一般人家至多也就能接纳两三个人,这些村民并不知道沈书意是被挟持的人质,看起来她面色姣好,肤色白皙,倒是被当成了贵客,所以直接安排到了和村长家里的女儿一起睡一屋子。

雇佣头目并没有阻碍,不要说沈书意根本没有办法逃走,再说了外面必定有艾布力的人在密切监视着,所以雇佣他们倒不用刻意去监视沈书意的行踪。

入夜之后,沈书意悄然无声的从床上起来,光着脚走在了地上,悄悄的打开门,屋子里黑暗一片,沈书意凭借着白天的记忆直接向着放着电话的柜子走了过去。

虽然电话锁了起来,防止那些混小子偷偷的打电话,但是只是普通的锁,沈书意拿出之前掰下来的一小段细铁丝,探进了锁芯里拨动着,黑暗里,咔的一声,锁被打开了了。

谭宸应该已经收到自己让那个男人带过去的信息,所以手机应该开机了,沈书意拨通了谭宸的手机号码,等了不到两秒钟手机咔的一声被接起来了,谭宸冷沉的声音都带着急切在电话里响起。

“听我说。”喉咙沙哑的厉害,沈书意揉了揉嗓子,戒备的看了看黑暗的屋子,都不需要压低声音继续的开口,“我们现在是在……艾布力应该隐藏在喇昆山上……我很安全……”

“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就会过来了,我马上通知最近的军营密切注意喇昆山上的情况,小意,你立刻逃走,艾布力仇视汉人,他一定会对你动手的!”谭宸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通过之前的卫星锁定和排查,谭宸初步判断雇佣兵也会到这边来,通过喇昆山脉离开。

只是喇昆山脉连绵起伏,谭宸他们并不能确定艾布力到底藏在哪个地段,如今沈书意的电话过来了等于确定了艾布力确切的藏身地,但是谭宸更担心的是沈书意的安全,他太了解这些东突恐怖分子,他们绝对不会放过小意的。

“不行,这边地形太复杂,如果我不留下暗号,你没有办法找到阿布力的藏身地的。”沈书意柔声的开口,只可惜嗓子哑的厉害,倒是听不出那种软糯的味道了,“你放心,他们对我没有防备,如果真的危险了,我会逃走的,你们还有两个小时就能过来了,那个时候天还没有亮,我们里应外合,不会出事的。”

“小意!”谭宸第一次有些恼火沈书意的固执和坚持,可是因为知道沈书意打这个电话也是格外的危险,谭宸也不敢延长通话时间,只能快速的交待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通知绝杀的成员加快速度赶过去,希望在天亮之前就到达,毕竟艾布力即使要对沈书意下手至少会等到天亮。

沈书意在黑暗里笑了笑挂了电话,又将锁给锁了起来,悄然无息的回到了房间里躺下来休息了,这些东突恐怖分子对自己的仇视,沈书意是完全知道的,她原本就对人的眼光敏感,更不用说这种**裸的满是恨意和血腥的目光,她想不注意都难。

可是这是难得的机会,如果让艾布力逃走了,再想抓住他就困难了,沈书意不愿意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而且如果抓捕了艾布力,那么就等于重创了东突恐怖分子,每年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武警官兵和普通民众惨死在恐怖袭击里。

可是沈书意躺下不到半个小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沈书意眉头一皱,一股不安的感觉浮上心头了,难道艾布力这些恐怖分子都不能等到天亮就要对自己这个汉人下手吗?

门被悄然无声的打开了,并没有惊动村长家里的人,黑暗里,沈书意躺在床上,说实话,这些天这些佣兵对自己还算不错,至少没有严刑拷打什么的,可是敌人永远都是敌人,不可能成为朋友。

如同今晚上一样,即使这些东突恐怖分子并没有惊动村长家里的人,但是绝对惊动了这些佣兵,而且他们只怕也事先知道了这些人会对自己动手,所以沈书意也没有什么失望,必要的时候这些佣兵会出卖自己,沈书意同样也会对他们持枪相向,信任和忠诚只需要留给自己的伙伴!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