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被迫合作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16    作者:吕颜

“说,你是什么人?”操着语调有点僵硬的中文,佣兵四号肃杀着一双泛着淡淡琥珀色的眼睛,阴沉的透露着血腥的杀气,问话的同时,一拳头狠狠的再次向着被吊在横梁上的凌浩然肚子狠狠的击了过去。

“认错人了!”一口血唾沫从口中吐了出来,凌浩然痛苦的狰狞了一下脸,随后笑呵呵的开口,表情很是挫败和无奈,他这可真的是大实话,是真的认错人了!

虽然凌浩然也感觉自己这大实话没有多少可信度,可是他哪里知道自己一时大意就阴沟翻船了,而且这些人可比东突恐怖分子凶狠多了,就这几拳头下来,凌浩然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可以最大程度的造成痛苦,却不会波及生命。

“认错人了?”凌浩然不说还好,一说,两个佣兵都冷酷的笑了起来,眼中带着被激怒的怒火,嘎嘣一下活动了拳头关节,再次向着凌浩然的脸颊狠狠的出拳打击,闷沉的砰砰声里,拳头狠狠的打击在**上。

这样的力度,这样的速度,这些佣兵即使不当佣兵了,都可以去拳击场打拳赛了,六七拳下来,凌浩然一口牙齿被打崩掉了,眼前一黑,直接耷拉着脑袋昏厥了过去。

看到凌浩然昏了过去,两个负责审问的佣兵并没有再继续殴打,面色沉重的检查了一下,确定凌浩然即使醒过来了也不可能逃走,这才向着门外走了过去,丝毫没有察觉到凌浩然只是装昏厥而已,可惜凌浩然即使还清醒着,但是想要逃脱倒也不可能。

悄然无声的躲在房间来,沈书意将门微微的打开一条缝隙,侧耳静静的听着客厅里的谈话,她也是好奇深夜闯入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从他身上搜到的装备可是非常的先进,中**方现在都没有这么先进的配置。

而此刻的客厅里,深夜被惊醒的几个佣兵也是诧异的在研究着桌子上的东西,一把匕首,材质极其特殊,连这些见多识广的佣兵都不知道这匕首是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的。

可是当将匕首对着桌子的一角劈下来的时候,一块木头直接被削了下来,灯光之下,匕首的刀身泛着银亮幽冷的光芒,足可以让人明白这把特殊材料打造的匕首绝对是削铁如泥。

而手枪和弹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不过比起中**方配置的手枪,凌浩然的手枪射程快了很多,精准度极好,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不同,但是枪膛却是经过改装的。

而几管药膏都是极好的东西,市面上都买不到这样的药膏,止血效果极好,当然,这个倒霉的实验对象正是凌浩然,胳膊上多了一道血粼粼的口中,涂上药膏之后,几分钟不到的时间竟然就止血了,药膏带着中药味,应该是中医研究配置出来的。

至于凌浩然身上的联络器也在他被枪口对准的那一刻就被这些经验老道的佣兵给搜走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想研究,但是这个电子联络设备太先进之下,为了防止凌浩然的同伙会跟着信号找过来,他们直接对着联络器开了一枪,还是有些不放心,将联络器直接丢到了液化气的灶台上给烧了。

“中**方没有这么先进的装备,而且他看起来不像是军人。”雇佣兵的队长一号此刻冷沉着脸,原本以为这一次的佣金给的这么高,虽然冒险潜入中国境内杀人,但是为了钱冒险一次也是值得的。

可是谁知道任务竟然失败了,当天佟海峰的生日宴会上部署了不少人,这些雇佣兵也是知道的,明白这是周家设的鸿门宴,引诱他们送上门来。

可是这些佣兵可是一点都不在意,或许他们的确有些的轻敌,可是他们可是经验老道的雇佣兵,寻常的保镖随扈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就算周家出动了军方的人,这些雇佣兵也有信心来去自如。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佟海峰的生日宴会上,除了周家的人之外,莫五爷也过来了,也带了莫家的人过来,枪战开始之后,莫五爷的人也算是帮着周家。

而且陆纪年也带了几个人过来了,陆纪年的是接了上面的命令,借着这一次的混乱清剿了一个官员,虽然陆纪年也希望保持中立,可是他毕竟是龙组的人,这些雇佣兵在中国境内如此放肆,陆纪年的人自然也就小小的阻扰了一下。

所以几方面的原因之下,这才导致这些雇佣兵暗杀周子安失败,最后为了安全的离开已经成了铜墙铁壁的N市,他们只能冒充绑匪,不但和翟月联系上了,接下了她发布的任务,甚至还和秦天朗联系上了,顺利的出了N市。

但是从机场出境暴露的可能性太大,所以他们也不敢了,最后选择了X省,想要从X省的边境伊莱市这边离开中国,哪里知道运气竟然这么倒霉,整个伊莱市查的比起N市还要严格。

N市如果全城戒严,还需要找借口,而且如果天数多了,民众的抱怨声也会很大,但是X省不同,这里原本就是东突分子经常活动的地方,他们一直企图分裂中国,坚持自己的圣战,所以治安就乱了很多。

即使戒严了,普通民众也不会抱怨,相反的他们也希望中**方可以彻查抓捕这些恐怖分子,让X省恢复平静的生活,那什么圣战,什么独立,对普通的民众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需要的只是安定和平的生活环境,而这些打着圣战口号的东突恐怖分子却一次又一次的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所以在X省戒严,即使戒严十天半月个也不会有民众抗议。

“怎么办?这个人要留下吗?”这些佣兵都明白这些经过特殊训练的人,都是接受过拷问训练的,即使他们断了他的手脚,他也不可能吐露任何情报出来的。

“不是中**方的人,会不会是中国情报部门的?”另一个佣兵猜测的开口,他们潜入了中国境内,说不定中国政府就动用了特工来查找他们的下落,可是让这些佣兵奇怪的是,他们的行踪如此机密,而且还是马不停蹄的赶路,到X省也是临时决定的,为什么中国的特工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下落。

“先休息,保存体力,等明天再说。”雇佣头目开口,这会已经很晚了,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他们之前不停的赶路,已经很疲惫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明天继续出去打探消息,还有戒备,看看有没有人跟踪被他们抓的这个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男人找到他们的落脚地。

安静里,这些佣兵都回去休息了,沈书意也回到了床上,闭上眼休息,之前她虽然知道这些佣兵不会对下手,而且同样是人质,她的待遇可是好很多了,但是沈书意也是高度戒备着,这会也有些的疲倦了,躺到了床上片刻之后也闭上眼睛睡着了。

被绳子吊了一夜,凌浩然越来越感觉自己真的太悲催了,如果就这么被干掉了,他难道要去阎王爷那里申诉吗?

可是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呢?凌浩然动了动被吊了一整夜,麻木僵硬的手臂,绝对不是东突恐怖分子,那身手绝对比得上天狼特种大队的特种兵,尤其是八个人配合在一起默契十足,攻守都是完美至极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让凌浩然也是无奈,最后只能束手就擒,毕竟他们还拿着手枪。

不可能是别国的军人,军人之间很少有这么默契的配合,凌浩然翻了个白眼,继续思考着,军人和特工都不可能,杀手也不可能,虽然这八个人的眼神很是冷血,出手的攻击都是狠戾必杀,可是杀手都是独来独往的多,至多两个人搭档,绝对不可能八个人一起活动。

佣兵!凌浩然叹息一声,为自己的悲催感觉到深深的无奈,绝对是佣兵,那种野兽般的眼神,那种出手必杀的狠戾招式,凌浩然感觉自己这一次真的凶多吉少了。

不知道谭宸那个面瘫脸会不会给自己报仇啊!不过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这些亡命之徒的佣兵手里还真是悲催啊!以佣兵行事的谨慎小心,估计自己连尸体都不会剩下,更别提给自己报仇了,绝对会成为失踪人口,说不定还成了绝杀的十大灵异事件之一。

当阳光穿过云层照射到大地的时候,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伊莱市迎来了新的早晨,虽然伊莱市已经在戒严了,但是并不影响普通民众的生活,只是夜晚的时候需要更加的小心,不要随意的出门。

沈书意依旧在厨房里忙活,醒的倒是几个佣兵里最早的,而且他们对沈书意也没有任何的防备,所以看到沈书意如此的顺从听话,倒是对她的防备就更加低了。

在锅里煮了一大锅的稀饭,又煎了整整二十个荷包蛋,这些佣兵都是肉食动物,即使大清早的,却也要吃肉的,沈书意没有办法只能又弄了一大盆子的红烧肉当早饭的配菜。

休息了一晚上,几个佣兵倒是精神十足,沈书意的厨艺不错,虽然稀饭吃起来感觉不抵饱,但是配着荷包蛋和红烧肉,再加上买回来的肉包子和馒头,所以一个个都吃的满嘴油光。

“要不以后就将她带回去吧?”佣兵八号绝对是个吃货,那满满一盆子的红烧肉,他一个人足足吃了大半盆子,他们这些佣兵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虽然钱赚的够多,可是很多时候都是枪林弹雨里的危险生活。

大多数时候在任务里,自然不可能有时间弄吃的,都是吃压缩饼干和肉干居多,虽然沈书意做的只是中式的饭菜,但是味道是很好的,尤其是这种红烧肉和昨天弄的卤肉,一块一块的,肥瘦均匀,肉又入味,吃的他们都是食欲大增。

其他几个佣兵都眼睛一亮,可惜佣兵头目只是慢条斯理的吃饭,一边冷眼扫了过来,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们可是雇佣兵,且不说居无定所,就算有大本营,但是也不可能将沈书意一个陌生人带过去的。

“你吃完了不要乱走,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佣兵头目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单独吃的沈书意,也没有强行让沈书意过来,毕竟在他看来沈书意还是很惧怕他们的,不过倒也安分。

吃过饭,之前只有沈书意一个人在这里,而且他们对沈书意也很放心,所以就留了一个人过来看守沈书意,其余人都出去了,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凌浩然,所以佣兵头目决定留下了两个人看守,其余人再出去继续打探。

其余人出去之后,两个佣兵又去了房间里狠狠的揍了一顿凌浩然,可惜依旧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他们也没有什么失望的,毕竟经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是不会吐露任何情报的。

慢悠悠的拿着扫把打扫着,沈书意看了一眼客厅里看电视的两个佣兵,打开了房间的门走了进去,凌浩然原本恹恹的脸上倏地一下迸发出凌厉的寒光,戒备的看向门口的沈书意,然后诧异的愣住,怎么还有个姑娘家!

“美丽的姑娘,可以给我一杯水吗?”凌浩然动了动僵硬的身体,英俊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让自己看起来格外的和善。

“请等一下。”沈书意点了点头,从凌浩然说话的口音里她听了出来这种纯正的北方腔调,将心底的疑惑压了下来,难道他是从北京城过来的?

“那真的谢谢了。”诧异的一愣,凌浩然原本只是试着交谈的,他可不指望能喝到水,只想着从沈书意身上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消息。

毕竟沈书意看起来和那些雇佣兵可是不同,而且看沈书意的模样,绝对不是X省的人,肤色白皙,面容姣好而精致,更像是江南水乡里出来“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大家闺秀,而且沈书意说话的腔调同样很正。

所以凌浩然初步判断沈书意和之前那些操着怪异正文的雇佣兵不是一伙的,再看着沈书意拿着扫把,凌浩然再次诧异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想要喝水。”沈书意走到了客厅,犹豫的看了看两个雇佣兵,面带着不安之色,只是却有些的同情被打的凌浩然,所以才会硬着头皮开口。

佣兵点了点头,他们现在也摸不准凌浩然的身份,所以暂时不可能将人诶杀了,而且沈书意表现一直良好,所以雇佣兵倒也没有阻拦。

五分钟之后,终于喝了满满一杯子水,而且还是加了白糖的温水,凌浩然震惊的看着沈书意,一般人即使同情自己,至多也就给自己倒一杯水而已,谁知道她竟然会在里面加了白糖,这让凌浩然胃里空空的饥饿感觉舒缓了不少,补充了糖分就等于补充了体力。

“他们一共就八个人?”低声的开口,凌浩然努力的让自己表现的更加诚实可靠,压低了声音继续道,“你也是被他们抓来的?”

“嗯,一共就八个人。”沈书意点了点头,瞄了一眼门外,看了看凌浩然,脸上带着浓浓的期盼之色,“你是军人吗?”

沈书意虽然认为凌浩然应该是是友非敌,可是却也不敢冒失失的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才试探的问了一下,从凌浩然的身上她没有看出军人的那种过硬的刚直,而且装备也不像,难道真的是特工?所以因为其他任务,阴差阳错的查到了这里结果被抓住了?

这么一想,沈书意突然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被打的很是凄惨的凌浩然,若是误闯了其他地方,以他的身手绝对可以全身而退,可是这是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佣兵团,就算是沈书意要脱身,也只能偷袭,而不是正面冲突。

“是,不过不要告诉他们!我的同伴会找到我们的,不要害怕!”凌浩然沉声的开口,为什么他从这个姑娘家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同情,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如果真的有人来找,昨晚上已经找过来了,他身上的联络器可是被火给烧了,毕竟这些佣兵可都是训练有素,小心谨慎的,如果这里不安全了,昨晚上必定已经撤离了。

沈书意看了一眼努力安抚自己的凌浩然,倒是点了点头,再次瞄了一眼门外,见外面的两个佣兵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估计他们是对沈书意太放心了,半点不认为沈书意敢将人给放了,所以真的是一点戒备都没有。

“你?”眼睛猛然的瞪大,凌浩然错愕的看着突然抱住自己的沈书意,脸上的表情是难得的纠结,在绝杀这几年里,凌浩然为了可以赶上谭宸,不断的训练训练再训练。

因为时间都花到了训练上,早几年的时候,凌家人还很高兴这个孩子这么的努力上进,可是转眼凌浩然都快奔三了,别说媳妇了,估计连姑娘家的手都没有牵过!这难道是准备当和尚吗?

凌家人可都是着急了,但是凌浩然每一次都拿谭宸当挡箭牌,那个面瘫脸都不怕成为孤家寡人,他凌浩然长的英俊帅气,脾气也好,家境也不错,自己还是绝杀里的一员,还怕找不到姑娘家?

当然了,凌浩然也的确没有时间出去,绝杀里都是一群大老爷子们,真的憋狠了,依靠自己的五指姑娘自力更生,再不行让技术部的人弄点高质量的碟子看看,解解馋,这会突然被沈书意一把抱住,凌浩然全身僵硬的跟石头桩子一般。

沈书意诧异的怔了一下,一般特工的训练可是五花八门,不管是男人和女人也都接受过专业的se情训练,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难道他不是特工?这反应倒是更像是生活枯燥,只有不停训练的军人才会如此,可是沈书意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将凌浩然当成了大树一般,顺着他的身体爬了上去。

绑着凌浩然双手的绳索是吊在这种老式房子的横梁上的,所以沈书意直接猴子上树一般爬了上去,快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将之前的死结给打开,迅速的打了一个掩饰的活结,如果不仔细检查,根本发现不了。

打好绳结之后,沈书意动作轻缓的跳了下来,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如同她的脚上也装了猫爪子一般的肉垫,这种动作绝对是训练有素的人才具备的。

“你到底是谁?”如果说最开始凌浩然还以为沈书意是被绑架来的,这会看到沈书意的一系列动作,凌浩然面色严肃,眼神冷厉,这绝对是一个高手,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

“和你无关,如果有机会你就逃走吧。”沈书意不再停留,拿了玻璃杯子和放在一旁的扫帚快速的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也隔绝了凌浩然探寻的深思目光。

回到客厅里,两个佣兵还在看电视,看了一眼沈书意,并没有说什么,沈书意走回自己的领地:厨房,继续准备中午的饭菜,这些佣兵真的很能吃!

“那个肉快没有了?”沈书意探出头来,很是无奈的开口,整整五斤猪肉,一早上都吃光了,早上都吃的这么多,中午和晚上没有肉的话,估计这些佣兵都得绝食抗议了。

一想到中午那冒着香味的红烧肉,沙发上的佣兵二号和一旁的另一个佣兵商量了一下,决定一个人留下来看守凌浩然,另一个人带沈书意出去买菜,他们虽然会买猪肉,但是其他的菜他们可是一窍不通。

走出了院子,拐过两条街之后,沈书意看着街道上有点稀朗的行人,明显的能感觉到空气里那种紧绷的氛围,而沈书意一直低着头,余光不时注意着四周,留意着这边的线路,反而让一旁的佣兵以为沈书意还是很害怕所以才低着头,更加放松了警惕。

侦察兵吗?沈书意一边挑选着小摊子上的蔬菜,一边诧异的皱了皱眉头,绝对是个一等一的侦查高手,如果不是沈书意最人的视线有种天生的敏锐和直觉,估计她也发现不了被人跟踪了。

陪着沈书意出来买菜的佣兵虽然很小心谨慎,但是他毕竟是在刀口舔血的佣兵,那股子煞气怎么掩饰都还是逃脱不了一流侦察兵的视线。

买了菜,沈书意拎在手里慢慢的跟着佣兵向着院子的方向走了过去,身后的侦察兵一直都在二十米外不紧不慢的跟着,估计除了凌浩然那倒霉催的因为轻敌直接被抓了正着之外,其他人倒是警觉了很多。

或许也是因为凌浩然的失踪,信号全无,最后的信号范围就在这一片地区,所以才会导致其他人更加谨慎小心的行动,能制服凌浩然,甚至将他身上携带的通讯器都毁掉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佣兵丝毫没有察觉到被侦察兵给跟踪了,和沈书意回到了院子里,看了看客厅里的佣兵,“没什么事吧?”

“没有,人老实着呢。”佣兵回了一句,之前他去了房间看了一下,凌浩然正在闭目休息,没有什么异常状况,佣兵又回到了客厅里,不过还是谨慎的将房门给锁了起来。

没沈书意什么事了,她就回到厨房里继续准备中午的午餐,大白天的逃走估计不容易,被抓的这个男人估计昨晚上是轻敌了才会被擒住,今晚上他绝对可以平安的逃走。

这两天都在打探消息,雇佣兵的头目脸色异常的沉重,他这才打探出来因为东突恐怖分子的活动,这几天整个X省都是戒严着,想要出境根本不可能,甚至连离开伊莱市都格外的困难。

所以雇佣兵只能暂时留在这里,甚至告诫所有的人都要谨慎小心,没有事情不要外出,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至于凌浩然,雇佣兵头目也不敢将人给杀了,只准备暂时关押着,等到风声松了一些再做打算。

黑暗里,凌浩然活动了一下双手,也幸好沈书意给他打了活结,凌浩然这会犹豫着,他之前是大意了,现在完全可以离开,可是这些雇佣兵有些的特殊,那个姑娘家明显就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可是看这些雇佣兵的态度,丝毫没有发现。

难道是哪个部门的人在进行秘密任务?凌浩然也不敢冒冒失失的将沈书意给带走,怕干扰到她的任务,可是就这样离开,将沈书意留给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佣兵,凌浩然也做不到,不管如何沈书意给自己的绳索打了活结,给自己喂了糖水,晚上甚至还给自己送了饭,虽然只有一点白水泡饭,可是沈书意却背着佣兵给凌浩然顺了一大块烤肉过来,虽然只是烤的猪肉,可是那味道可不比进口的牛肉差,凌浩然突然感觉自己单身汉的日子曜结束了!

所以黑暗里,凌浩然打开了房门,悄然无息的离开了关押自己的房间,慢慢的向着沈书意的房间靠了过去,丝毫没有惊动睡着的佣兵,如果这点摸哨的功底都没有了,那么凌浩然也不可能进入龙组,当然之前被擒住,凌浩然摸了摸鼻子,完全是失误!失误而已!

黑暗里,悄然无声的打开房门,凌浩然身影刚闪进了房间,沈书意却早已经从睡梦里惊醒了,在外面有脚步声的时候,沈书意就警觉到了不对劲,所以在房门被打开之后,沈书意身影从床上一掠而起,手中的枪口向着凌浩然指了过去,因为是站在床上,所以她的枪口直接对准了凌浩然的额头。

第二次被人用枪指着了!如果说之前被这些佣兵给擒住是自己失误大意造成的,再加上这些佣兵八个人配合默契,凌浩然双手难挡四拳,可是这会被沈书意给指着,凌浩然表情就复杂了。

在绝杀,每个成员的把枪速度绝对都是顶尖的,拔枪速度快,射击准确,这才是能安全活下来的基础,也正是这些基础的不能再基础的训练铸就了绝杀成员的精湛的身手。

凌浩然虽然感觉沈书意也是是友非敌,可是却还是带着戒备和谨慎的,谁知道她是不是敌人故意派来迷惑自己的,凌浩然推开门的时候可以说是保持着百分百的警惕,但是却还是被沈书意发现了,甚至被她用枪指着自己的额头,这让凌浩然被打击的够呛,以前被谭宸打击也就算了,他还能说谭宸这个面瘫脸太变态!

可是现在随便遇到一个姑娘家,却也被打击了!难道自己真的很弱!这边凌浩然还在自我纠结着,沈书意看到来人之后,将手枪收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快走!”

如果说之前沈书意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离开这些佣兵,正面冲突,沈书意虽然不能做到全部击杀八个佣兵,但是她要安全离开还是可以的,只要离开了就可以去联络谭宸了,到时候再收拾这些雇佣兵也是可以的。

可是今晚上听到的一个消息,让沈书意却决定继续潜伏下来,今晚上雇佣兵头目接到了一个电话,他背着沈书意接电话的,甚至用的不是中文,可是沈书意耳力极好,依旧听的清楚,竟然是东突恐怖分子头目。

这让沈书意想到白天出去时街上那种紧绷的氛围,再联想到谭宸突然到了X省出任务,很有可能就和东突恐怖分子有关,否则这些佣兵应该早就通过边境离开了,而不是一直留在这里,必定是因为外面在戒严,彻查这些东突恐怖分子,所以导致这些雇佣兵也没有办法离开。

雇佣兵头目接到艾布力的电话之后,的确有些犹豫,他们虽然是佣兵,为了钱潜入了中国境内,但是毕竟和恐怖分子不同,如果和恐怖分子在一起了,那么就算逃到天涯海角都要被中**方给通缉了。

但是如果不合作离开的话,雇佣兵头目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离开,而且外面是越来越严了,查的太紧,这个藏身地可能也会曝光,所以雇佣兵头目真的犹豫了,电话里并没有答应艾布力合作的请求。

所以沈书意决定趁机行事,她放走凌浩然,那么这些雇佣兵势必会感觉这里不安全了,他们肯定要转移,一行九个人,突然转移,肯定会引起外面的注意,所以雇佣兵只能被逼的和艾布力这个恐怖分子合作,那么沈书意也算是成功的卧底打入到了敌人内部,到时候和谭宸里应外合的,倒是可以一举端掉这些恐怖分子。

“你不走?”凌浩然看到沈书意收了枪,就更加确信她一定是国安部的特工人员,也有可能是军情处的人,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目的和这些雇佣兵混在一起,而且还伪装成了被绑架的人质。

“我还有任务,你快走,如果可不能的话,将搜查的力度和声响弄的更大。”沈书意低声的开口,她需要逼迫这些雇佣兵和艾布力这个东突恐怖分子联系上,然后合作,伊莱市太大,而且这里的东突恐怖分子太多。

即使谭宸全城彻查也不容易找到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沈书意看了一眼凌浩然,她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沈书意迅速的将手中的一张纸递了过去,“等你安全离开之后,明天白天替我联系这个电话号码后面的人,留一条短信就可以了,就说我在卧底,等着和他里应外合。”

凌浩然将纸张快速的揣进了裤子口袋里,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不同于北方姑娘的身材高挑,南方的女孩子总是水嫩水嫩的,沈书意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很黑很亮,柔和的气息让人根本无法想象她竟然也是情报人员,甚至还救了自己。

“你小心!”凌浩然点了点头,不再犹豫,快速的退了出去,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里,而沈书意如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般继续回到床上睡觉,等待明天的转移,或许就可以和艾布力这个恐怖分子见到面了。

这些恐怖分子行事谨慎小心,一般人想要见他们绝对不容易,这一次是他主动联系了这些雇佣兵,估计是想和他们合作,一起离开边境,毕竟比起普通的恐怖分子,这些雇佣兵不管是身手还是经验都是顶尖的。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