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阴沟翻船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15    作者:吕颜

虽然N市差不多是铜墙铁壁般的严防死守,出入都需要检查证件,各大路口都设置了路障,检查来往的车辆,周家这一次是下了狠心,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而且虽然暗杀周子安的事情被周家隐瞒了下来,对外宣称是为了抓捕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的黑帮犯罪团伙,可是内部人都知道这是有人对周子安寻衅报复,国安部和军情处这边并没有插手周家的事,但是境外的佣兵团竟然大张旗鼓的进入中国境内,甚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开枪射杀,影响可是极其恶劣。

如果这一次的事情不完美的解决落幕,那么以后其他的佣兵组织会认为中国政府和军方软弱可欺,甚至可能经常为了佣金而潜入中国境内,所以这一次借着周家的事情,军情处和国安部双管齐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些胆大妄为的佣兵给缉捕归案。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最好不要忘记!”SUV的后座上,皮肤有点黝黑的男人操着僵硬的中文,警告的看了一眼已经苏醒的沈书意,手中的枪此刻正精准的对着沈书意的腰上抵了抵。

带着沈书意主要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依靠秦天朗和翟月的关系不能安全离开的话,那么他们只能铤而走险,利用沈书意来威胁莫家,从莫家贩毒的安全路线离开。

因为有些轻视沈书意,所以这两SUV里的四个佣兵并没有将沈书意打晕丢后备箱里,直接用手枪威胁着沈书意配合他们行动,否则他们绝对会毫不客气的开枪。

“我知道。”声音有点的低,哆嗦着,音调颤抖,看起来是格外的害怕,沈书意低着头,目光从车窗外快速的掠过,前面的路口这会有警察正在临检,查的格外严格,甚至带了金属探测器,检查每个人身上是不是带了武器。

“下车检查!”在SUV前面一辆黑色的奔驰车被拦了下来,两个警察和两个交警快速的走上前来,语调带着催促,“快点下车接受检查!”

“查你妈的,查什么查,没有看到这辆是军车吗?”驾驶位上,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男人直接火大的爆粗口,抽着烟,说话间还有酒味,副驾驶的位置也是一个差不多年纪的青年男人。

后座上一个妖媚的女人此刻醉熏熏的靠在另一个青年的怀里,即使奔驰车已经被拦下来了,可是青年依旧软玉温香抱满怀的调戏着醉酒的妩媚女人,手直接从她的上衣领口摸了进去,在衣服里面不断的揉捏着,换来女人娇媚动情的呻yin声,估计醉的厉害了,人倒是依旧没有醒,不过却已经情动,在男人的怀抱里磨蹭着挺了挺上半身,似乎是要将那丰满送到男人的手掌中。

“下车检查!”若是平日里,开着这样上百万的奔驰车,挂的还是军牌,车里的人态度又是如此的嚣张跋扈,一般交警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行的,省的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最后倒霉出事的肯定是自己。

可是这一次不同,整个N市都在严查,上面交待下来的是,就算是从省里中央下来的车辆,也需要接受检查,出了什么事自然有上面顶着,所以负责安检的警察和交警态度也都强硬了很多。

“搞什么?老子虽然准备车zhen,可是没有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车zhen给他们看。”后座的男人抬起头,不满的看了一眼车子外的警察,这样挑逗着怀里的女人,他的腿间都已经半苏醒了,原本准备车子发动之后,直接在车上车zhen了,可是谁知道竟然被拦下了不说还让他们都下车检查。

“他妈的不想死的都给老子滚远一点。”估计平日里耀武扬威惯了,这会被拦下来,开车的青年更是满脸的火气,皱着眉头,看都不看警察一眼,准备直接发动奔驰车强行冲卡离开。

这样的事情他们没有少做,除非真的碰到那种一根筋的二愣子警察,否则基本没有人敢拦他们的车,而如果真的碰到不给他们面子的警察,他们都是直接下车将人给搞一顿,最严重的一次,直接开车将拦下他们说他们超速要开罚单的交警给撞飞了。

嘎吱一声,刚发动的汽车还没有如同箭一般的飞出去,开车的青年突然猛的踩住了刹车,突然发动汽车和突然的刹车,让车子里的三个青年和后座的醉酒的女人都在惯性之下猛的一个踉跄,后座的男人因为双手还在女人的身上作乱着,所以直接一头撞到了驾驶座位的靠枕上,鼻血咻的一下流了出来。

“下车,接受检查!”两个警察直接将枪口对准着驾驶位,之前上面已经说过了,这一次要查的是持枪杀人的黑帮团伙,如果真的碰到特殊情况,绝对可以开枪自保。

几个嚣张惯了的青年估计第一次看到警察对他们拔枪,他们虽然横行霸道,可是毕竟也只是普通人,突然对上警察的枪口也不敢嚣张了,一个一个乖乖的下车接受了检查。

SUV里的几个佣兵的脸色阴沉了一点,看得出这一次的检查真的格外的严格,警察甚至都可以拔枪,这让他们不由的有些不安,也不知道秦天朗能不能罩着他们安全离开。

前面奔驰车上的几个人都下来被搜身检查,而车子也被仔仔细细的给查了一遍,不过只发现了一把匕首和一把军刀,在三个青年报出了自己的身份,警察花了十分钟核实之后确认无误了才放行。

“这是我们的证件。”SUV的车子停了下来,车窗打开,不得不说这些佣兵心理素质都是极好的,没有一点的慌乱和不安,将手里的证件递了过去,起身的时候,衣服上摆微微的拉升了一点,露出别在腰间的手枪。

可是即使看到警察一瞬间戒备的盯着自己腰上的手枪,男人也没有任何的慌乱,笑了笑,将上衣拉了一下盖住了手枪。

“需要确认身份的话,请快一点,不要耽误我们的工作。”男人悠哉的坐在驾驶位上,任由警察检查他们的证件,这个证件是秦天朗弄过来的,是军情六处的特殊工作证件,所以他们即使带了枪也不担心什么,唯一担心的就是秦天朗如果没有安排好,这些警察一旦查验,出了问题那就麻烦了。

不过警察大约花了十来分钟向军方部门求证,正确无误之下,将证件交还个了男人,甚至没有让他们下车检查,足可以知道秦天朗的确将事情给安排的稳稳当当的了。

SUV扬长而去,而等到秦炜烜借到手机打电话给秦天朗之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五个小时了,这些佣兵早已经消失在了N市,而秦天朗再拨打他们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而这些手机号码都是才买的手机卡。

秦天朗立刻让人去军方这边求证,果真在差不多四个小时之前,有警察也打了电话过来核实这几个军方特工的身份,而他们的证件正是秦天朗给弄的,再查到警察这边,便确定了SUV的车牌号码。

可是等警方的人过来时,这辆SUV被遗弃在了出N市的一条高速公路上,几个绑匪和沈书意下落不明。

“怎么回事?”这会差不多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周子安也醒了酒,他一贯喝的不多,虽然有些不高兴秦天朗为了刁难秦炜烜,竟然做出绑架沈书意的事情来,但是知道沈书意不会有危险,周子安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在身份上而言,秦天朗毕竟还是高出周子安一截。

“那些混蛋,不要让我抓到他们!”秦天朗耙了耙头发,满脸的暴躁,他没有想到这些绑匪收了自己的钱之后竟然不放人,反而拿了沈家的五十万现金之后,就只放了一个人,将沈书意继续给挟持了,难道还想要再收一个五十万吗?也不怕他们有钱但是没有命来花!

听到秦天朗的叙述之后,一旁的周淮皱着眉头,冷声的开口,“那些绑匪绝对不是普通绑匪,你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N市这地上估计没有任何人为了钱敢和莫家过不去。”

“小意的身手不要说几个绑匪,就是七八个特种兵只怕也不是她的对手。”看着秦天朗还是一脸不解,周子安补充的开口解释着,“小意竟然顺从了这些绑匪,只怕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现在N市在戒严,他们还带了手枪,只怕这些人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些袭击了佟局长生日宴会的凶手。”

“什么?”秦天朗猛然的站起身来,震惊的看着神色平静,可是眼神却深沉了几分的周子安,脸色遽变着,一字一字狠戾的开口,“你是说他们是利用我的身份来逃离N市?”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即使周淮虽然性格暴躁了一点,嚣张跋扈了一些,可是脑子也是有的,他没有周子安看的长远,最开始只是怀疑沈书意为什么这么容易的被绑架走了,肯定有什么猫腻,而周子安这么一说,周淮就明白过来了。

现在在N市要查肯定是没用了,都过去五个多小时了,这些雇佣兵早就离开了N市,不过扩大了范围来找就困难多了,在N市,周家还可以一手遮天,出了N市,周家也需要顾及到其他省市中那些掌权者的势力,一旦越界越权了自然也不好。

“今晚上在这里住一夜,明天一早出发去X省,从X省的边境离开。”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将沈书意放在眼里,所以在离开了N市之后,这些雇佣兵讨论之后的去处都没有一点的避讳。

去X省?沈书意眼睛一亮,不过快速的低下头装作被挟持的可怜人质模样,心里头却已经迅速的算计起来了,谭宸就在N省,自己现在就算过去了,那也是逼不得已,是被迫的,毕竟她这边可有足足九个佣兵团的人,各个都是高手,所以自己这个被绑架挟持的人质没有决定权的被挟持去了X省。

谭宸应该不会太生气吧?而且这些佣兵估计被军情处和国安部都在通缉着,到时候自己将消息透露给谭宸知道,说不定谭宸还能因此立一个功,沈书意眯着眼笑着,只感觉这个办法绝对可行!

“上去,不要妄想逃走!”冷酷的威胁了一声,将沈书意推到了其中一间有些简陋的房间里,左右的房间都是他们的人,而且是四楼,他们丝毫不担心半夜沈书意会逃走,更何况即使她想要逃走,一旦开门,他们这些警觉的佣兵都会听到声响,更何况看沈书意这一路上的表现她是绝对不敢逃跑的。

“知道了。”依旧哆嗦着,声音带着几分惊恐不安,沈书意慢慢的走上楼,然后动作有些快的关上了房门,一扫刚刚面对佣兵的惊恐表情,沈书意无声的笑了起来,摸摸鼻子,希望谭宸不要太生气啊。

沈书意是真的失踪了,连同那些雇佣兵一起失踪了,秦天朗这才知道自己被人给摆了一道,莫五爷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立刻让人撒网式的寻找沈书意,可是人海茫茫,又是经验丰富的雇佣兵,莫五爷也知道想要找到沈书意太困难。

关煦桡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一夜的时间沈书意就这么失踪了,虽然他判断沈书意绝对是因为看出来那些绑匪身份非同一般,很有可能就是袭击佟海峰生日宴会的佣兵,所以才会让自己被这些佣兵顺利的绑走,可是依旧有点担心。

“太胡闹了!”饶是温和的关煦桡,此刻也是挫败不已,那些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沈书意这样的举动太冒险,说不定弄不好就有生命危险。

“放心,死不了。”如果这么轻易的就被干掉了,那就不可能是龙组出来的人了,陆纪年倒是一点不担心,继续低头在纸上画着设计图。

即使小意没有危险,可是等谭宸哥回来之后,知道自己将人给弄丢了,而且还是被这些雇佣兵给绑架走的,关煦桡不由的俊脸纠结,谭宸哥一定会狠狠的和自己“切磋”一番,估计没有三天是下不了床了!

看到关煦桡这纠结的样子,陆纪年哈哈大笑起来,将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真的太舒坦了,说实话那个面瘫脸狠起来还真的有点恐怖啊。

而此刻,X省地域广阔,只是生存条件恶劣,所以现在很多人都集中生活移居到了城市里,只有很少一部分依旧留守在广袤却生产条件落后,环境恶劣的山区。

黑暗之中,狙击手正通过狙击枪的瞄准仪锁定了目标,通过联络器低声冷静的汇报,“目标已经锁定,射击距离一千一百米!请指示!”

“目标已经锁定,射击距离八百米,请指示!”

“一组已经到达指定位置!请指示!”

“二组已经到达指定位置!请指示!”

藏身在黑暗的夜色之中,各个小组的汇报已经通过联络器传到了凌浩然的耳中,原本该在临时指挥部指挥战斗的是谭宸,可是为了确保一定可以缉捕到卡伊尔&8226;艾布力,谭宸却身先士卒,直接到了战斗第一战线,将指挥的任务交给了原本该是后援的凌浩然。

“所有人听我的命令!开火!”凌浩然冷静的声音掷地有声的响起,所有收到命令的【绝杀】成员在同时扣动了手里的扳机,子弹穿过夜色向着敌人射了过去。

之前的偷袭已经让艾布力的人死伤惨重,其他人偷袭都会选择在深夜,可是谭宸却反其道而行,竟然是在七点钟开始偷袭,借着夜色的遮掩,绝杀的尖刀利刃如同鬼魅一般闯入到了艾布力驻扎的营地,经过四个小时的偷袭之后,正式的战斗在凌浩然的命令声里拉响。

同样的,艾布力率领的这些东突恐怖分子也在同时激烈的反抗起来,两名东突分子手里的大口径狙击枪口精准的对准了谭宸的方向,虽然所有【绝杀】的成员脸上都画了油彩,可是谭宸在第一线的枪击却是精准的点杀,每一次开枪都会直接必掉一个东突恐怖分子,所以他们的狙击手也将枪口瞄准了谭宸,势必要杀掉这个枪法精准的中**人。

就在两个狙击手左右夹攻同时扣动了扳机的那一瞬间,谭宸的身体突然以诡异的速度在瞬间猛然的卧倒,然后快速的翻滚。

砰砰两声,两枚六九式狙击步枪射出来的子弹打在了谭宸潜伏的岩石上面,激起了一片碎石,可是却没有射中目标!竟然还有人能躲避开狙击子弹的射击!这不可能!

可是两个东突分子的狙击手来不及震惊,他们的开枪也同时暴露了他们的所在地,绝杀的狙击手迅速的调整了方向,砰砰两枪,两名东突分子的狙击手倒在地上,眉心中心,一击毙命。

“上校,你他妈的速度太快了,再这样诱敌几次,我们就可以干掉所有的狙击手了。”联络器里,绝杀的狙击手朗声大笑了起来,在整个绝杀里,也只有上校这么变态的速度可以躲避开狙击手的子弹,否则他们也不敢让谭宸以身犯险的引诱敌人的狙击手开枪现身暴露自己的藏身地。

战场之中,狙击手的存在就如同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死神,冷酷无情的收割着人的生命,这些东突恐怖分子的武器先进,火力强大,甚至也有八个一等一的狙击手,这可是重大的隐患。

所以在第一战线的谭宸立刻制定了行动方案,他现身引诱敌方的狙击手开枪射击自己,然后等他们暴露出所在地之后,立刻由绝杀的狙击手来干掉他们。

“继续!”谭宸面色冰冷依旧,漠然着一张峻冷的脸庞,快速的给手里冒着青烟的手枪换上了弹夹,鹰隼般的目光冰冷的注视着战场,重新选择了一个新的藏身地之后,继续开枪射杀。

枪击声四起,凌浩然的后援力量和X省的天狼特种部队的士兵都还在后面的战线上严阵以待着,如果直接正面冲突的厮杀,两军开火死亡必定是在所难免。

为了减少伤亡的人数,所以谭宸在四个小时的偷袭之后,直接带领绝杀的成员冲上了第一战线,用小部分但是精锐的力量打乱艾布力的所有行军布阵,等敌人散成一盘沙之后,再由天狼特种部队和凌浩然的后援力量正面厮杀敌人,开展全面的攻击。

所以这会真正和艾布力这些东突恐怖分子作战的其实只有绝杀的八十个人,他们虽然数量少,但是行军更为灵活,进攻猛烈,火力强大,即使东突恐怖分子的人数是他们的十倍以上,却还是被谭宸等人直接压住了战线。

黑暗里,谭宸身体快速的在地上匍匐行动着,如同身后长了眼睛一般,即使在匍匐行动,却可以瞬间躲避开射过来的子弹,而就在这一瞬间,谭宸突然停了下来。

夜色之中,他的目光冷酷而深沉,全身蕴藏的力量似乎在瞬间迸发而出,如同扑食的野狼一般,谭宸猛然的在平地上窜起向前掠了过去,身影迅速前进了足足有十米的距离,然后潜伏,开枪射击,却将整个战线拉长了十米。

而同样在第一战线上的其他绝杀成员,虽然没有谭宸这么诡异的速度,可是两两合作之下,在狙击手的掩护之下,所有人都在同时向前前进着,将战斗的战线拉前了数十米。

“卧倒!”当侦察兵的声音在联络器里响起,绝杀的成员看了一眼天空,随后快速的卧倒在地,双手护住了头部,黑暗中,敌人小型火箭炮射出来的子弹划破夜空,砰的一声,硝烟四起,尘土和石块纷纷的坠落下来。

“我擦,这些混蛋兔崽子,这是欺负我们没有重武器吗?三组,你们他妈的是不是睡着……了……我靠,还来!”这边抱怨声还没有结束,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谭宸他们绝对是一支骁勇善战的王者之师,虽然人数少,可是进攻猛烈,战线一点一点的向着敌人的方向拉近,被逼的狠了,所以艾布力这边直接动用了重武器。

“一会凌队可以闭着眼睛结束战斗了,我估计这群兔崽子再这么糟蹋下去,还有子弹和凌队他们干吗?”三组的组长哈哈大笑着,一面指挥着手下快速的用重武器反攻回去。

谭宸的目的就是如此,最大程度的消耗敌人的武器,打散他们的阵型和战略,如此一来,凌浩然和天狼特种部队的人可以减少伤亡。

谭宸他们进攻的人并不多,只有八十人,即使阿布力动用了重武器,可是人都分散开来了,击中的可能性极小,当然了,在谭宸看来,要是连这些都躲不掉的话,干脆就回家种田去吧。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艾布力并没有将谭宸的部队放在眼里,他的武器有多么的先进和强大,艾布力完全不担心谭宸他们的偷袭,反而想要在恐怖袭击之前,先狠狠的挫一挫中**方的锐气。

可是谁知道从最开始的偷袭到现在的胶着战,中**方的主力军还没有出现,可是艾布力这边却已经死伤惨重。

“撤退!”没有任何的迟疑和犹豫,艾布力蓝色的目光里闪烁着阴狠的恨意和怒火,可是他知道这一次自己一定是遇到中**方隐匿的神秘力量,否则自己这边这么多人,武器这么强大,可是却还是被中**方给压制住了,再战斗下去,死亡只会更多,等到中**方的主力军出现,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全军覆没。

“撤退?我靠,不是说这个卡伊尔&8226;艾布力宁可战死,也绝对不会和撤退吗?”绝杀的成员错愕的开口,敏锐的察觉到敌人的火力减弱了不少,“他们的圣战宣言难道是狗屁吗?”

之前他们可是特意研究了这个东突恐怖分子头目的生平,他是天生的反社会者,仇视中国,一直企图分裂中国国土,和国外恐怖集团联系密切,在他的父亲死在赵大元的那一次惨烈战役之后,艾布力一度消失了,这段时间的踪迹无处可查。

可是当艾布力再次出现时,他的第一个恐怖活动就是残忍的杀害了一个来X省考察的一个考古团,十二个研究者和学生都被残忍的杀害了,杀人现场有恐怖分子焚烧着中国的国旗,高喊着东突恐怖分子的圣战口号。

之后X省这边的恐怖活动接二连三的发生,都是在艾布力的策划之下发生的,而他的宣言就是战斗,永远战斗,直到实现他们的理想!所以艾布力这样没有人性,残忍冷血的恐怖分子竟然也会逃,还真的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

“狙杀所有残余的敌人。”谭宸冷酷的声音沉稳的响起,既然艾布力要撤退,谭宸准备执行第二套方案,“浩然,立刻和天狼特种部队的章队长联系,从东西两面夹击,务必将敌人全部歼灭。”

“是,上校!”凌浩然这会已经在部署新的战斗计划了,听到谭宸的命令之后,立刻和天狼特种大队那边联系上了,从东西两面夹击,不放跑每一个逃走的“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敌人,至于现在战场上的那些敌人,绝杀的成员完全可以将他们歼灭。

黑暗里,谭宸肃杀着峻脸,油彩掩盖之下,他的目光冰冷的射出慑人的寒光,谭宸快速的跃出了隐蔽地点,如同野狼一般以人类奔跑的极限速度快速的向着黑暗里冲了过去。

有看到谭宸动作的绝杀成员明白,谭宸这是要亲自过去抓捕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卡伊尔&8226;艾布力,可是现在艾布力至少带了几百人撤退,谭宸这个时候追过去却是非常危险。

可是军令如山,绝杀在第一战线的成员明白他们如果想要支援谭宸,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剿杀战场上残余的敌人,这样才有时间去支援谭宸,一时之间,绝杀的成员杀红了眼,疯狂的展开了最后的攻击。

黑暗里,子弹在空中飕飕的射着,所有东突分子都感觉背后似乎就是死神的镰刀,他们一直认为中**方是软弱可欺的,可是为什么这一次这些人却如同是疯子一般,直接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让他们没有招架之力的只能惨死在黑暗里。

绝杀的成员虽然疯狂的展开了最后的攻击,可是他们是绝对相信谭宸的,如果这个艾布力真的能在谭宸身上留下一颗子弹的话,那么今晚上的战役就不会如此的成功,艾布力就不可能打破自己的圣战宣言撤退逃走了。

黎明的光芒照亮了大地,空气里依旧有硝烟和火药的气味,似乎察觉到了昨夜的惨烈的战斗,所以连鸟儿都消失了,四周安静的似乎能听到血液在土地上流淌的声音。

“上校,这是什么东西?”绝杀的成员在结束战斗之后就直接离开了,他们的身份是完全保密的,所以即使是天狼特种大队,他们也不知道今晚上和他们合作的哪个军区哪个部分的军人,或许只能冠以某某军区来代替。

谭宸冷眼看了一眼要笑不敢笑的手下,他也没有想到艾布力竟然还有替身,为了迷惑谭宸,竟然牺牲了上百个东突恐怖分子掩护这个替身,谭宸和后来的赶过来的绝杀成员将这些恐怖分子都给猎杀了,可是却意外的发现地上丢弃的一个发套,这只说明之前被击毙的艾布力是假的,真的艾布力只怕带着自己亲信的一部分手下已经逃走了。

“谁也没有想到艾布力竟然不战而逃,不过这一次也是战果丰硕,X省可以平静一段时间了。”指挥战斗了一整夜,凌浩然打了个哈欠,虽然没有成功的追捕到艾布力,但是他的那些手下差不多都在战役里被歼灭了。

而所有之前搜集到的情报里都没有提到艾布力竟然还有一个替身,艾布力在东突恐怖分子中是他们的领袖和榜样,在中**方的情报里这个恐怖分子冷血嗜杀,残忍泯灭了人性,但是却有一份恐怖分子认为的豪气,所以谁也没有想到艾布力竟然是如此小心谨慎的人,竟然还有替身。

“人还在X省,留下十个人,其余人先回去。”谭宸冷声的下着命令,目前不适合大规模的搜捕,而且绝杀成员里每个人都有精通的领域,谭宸留下来的十个人是最精锐的侦察兵,在战场周围最近的城市开始搜寻艾布力的下落。

“回家了回家了,为了不动声色的潜伏到敌人的驻扎地,老子可是三天都没有洗澡了。”绝杀的成员笑哈哈的开口,虽然没有抓到艾布力是挺失望的,可是看到上校那张面瘫脸,一想到上校追了几个小时,杀了几十个恐怖分子。

原本以为可以抓到艾布力,结果这个替身也太悲催了,跑的太快,砰的一声摔倒了,假发掉了也就算了,竟然太紧张之下,被流弹给射中了,就这么被干掉了。

绝杀支援的人过来就看到谭宸面瘫着峻脸,恶狠狠的看着地上的发套,那个场景简直让人风中凌乱,可惜他们都没有带手机啊,否则直接拍下来,绝对可以激励绝杀那些还在训练的兔崽子们,这可是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

在经历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之后,终于到达了X省靠近边境的城市伊莱市,伊莱是X省的少数民族的方言翻译过来的,愿意是和平的圣地。

“自己是来当佣人的吗?明明是人质啊,是不是太自由了一点!”偌大的院子里是三间平房,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而此刻,沈书意正在厨房里做饭,不满的嘀咕一声,她都要庆幸自己是有史以来最自由的人质了,都可以在院子里自由活动了。

那些佣兵是不是太轻敌了一点!沈书意扁扁嘴,看了看手里的羊肉,要是她配置一点毒药出来,是不是直接可以干掉这八个佣兵了?

“边境查的太严了,听说是之前发生了恐怖袭击,现在中**人正封锁了边境,当地人都不敢带人过境,出太多的钱都没用了。”雇佣三号推开院门走了过来,直接坐到客厅里和余下的两个佣兵开口,剩下的人都出去打探消息了还没有回来。

谭宸他们的行动已经结束了,可是还在严查死守边境,那说明是有大鱼逃脱了!沈书意竖着耳朵听着客厅里的对话,膈应效果不好,再加上沈书意的耳力是极好的,自然是将客厅里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而且他们的脸和谈话都没有背着沈书意,估计等他们真的离开中国边境了,直接会将沈书意给干掉。

死在边境线上,运气好的话或许会被巡防的边境战士发现,估计还有个墓地,如果倒霉的话,估计尸体都烂了臭了被野兽给叼走了都没有人知道。

还有人能从谭宸指挥的战役里逃走,看来果真是个大人物,否则也不会在N市突然就将谭宸给接走了,不过现在戒严了,查的这么严,这些佣兵估计也不敢冒险从边境离开了。

这边沈书意热火朝天的继续炒着菜,陆陆续续的其他打探消息的佣兵都回来了,他们的打探的消息都差不多,边境查的太严,而且进入伊莱市容易,但是再想要出去就困难了,这里的安检不比N市差。

所以这些佣兵这是倒霉的被困在伊莱市了,沈书意不厚道的笑了起来,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他们从哪里离开中国境内不好,偏偏选择了N市,想要穿越边境线离开,结果被困死在这里了。

既然查的这么严,估计谭宸还没有走,沈书意犹豫了一下,思考着是先放倒这些轻视自己的佣兵,然后联络一下谭宸呢,还是直接就走,等联络上了谭宸再来收拾这些佣兵,毕竟对方有八个人,沈书意可没有他们那么轻敌。

入夜之后,因为戒严,所以外面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当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时,沈书意快速的从床上一跃而起,脚步轻的如同夜猫子一般踩在地上,掀开了窗帘,黑暗里,院子里原本是三个佣兵在和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在打斗。

可是这个男人的身手非常的精湛,原本只是三个佣兵对敌,可是久战不下,其余的佣兵都冲了出来,院子很大,并不影响,而且这八个佣兵也是常年合作,默契十足,八个人一旦联手,即使这个年轻的男人身手厉害,却还是寡不敌众。

看着渐渐落败的年轻男人,沈书意站在窗口静静的看着,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不过看着男人被枪口指着了,放弃打斗,直接被一个佣兵狠狠的一拳头打在肚子上,痛的弯下了腰,沈书意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同样是被挟持的人质,自己倒像是自由的佣人,而这个年轻男人的待遇可是惨了很多,那一拳头打的够狠,男人半天都没有直起身来。

“我投降。”凌浩然惨兮兮的开口,揉了揉肚子,这一下可是阴沟里翻船了,丢脸丢到家了,要是让谭宸那面瘫脸知道自己竟然被人给擒住了,还被枪口对着心脏,不要谭宸出手,凌浩然自己都可以找块豆腐撞死自己了。

其实这真的不能怪凌浩然大意,虽然面对的是东突恐怖分子,可是这些人单独拎出来,估计连普通的军人都打不过,所以凌浩然在知道有人想要从边境离开之后,立刻就跟踪过来了,原本想要夜探一下,看看是不是艾布力的人,谁知道就这么倒霉的被擒了。

------题外话------

凌浩然悲催了,哈哈,谢谢亲们的投票,太给力,拥抱一下,么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