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两边利用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14    作者:吕颜

山林里的小木屋有股子霉味,估计是以前护林的人偶然歇脚用的,只是后来废弃了,倒是一直残留在山间,这边林子长的茂盛,遮天蔽日的,在小木屋里倒不显得闷热,安静里还能听见外面隐隐约约的鸟鸣声。

沈素卿苍白着脸,头发有些的凌乱,散落下来,衬的沈素卿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狼狈不堪,只是看起来如此纤弱的一个女人,那眼神却带着几分算计和阴沉。

沈素卿其实并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是和翟月商量好了要对付沈书意,翟月有钱也有手段和门路,之前才和沈素卿通了电话,说她雇佣的可是黑道上的人物动手,事成之后,拿到尾款立刻就离开N市,让这件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就算沈书意背后是莫家又怎么样,到时候无凭无据,翟月丝毫不担心莫家会查到自己身上,再说了这些人可是混黑的,绑架那也是专业级别的,只是要价不低,而且还需要翟月帮忙安排他们离开的后续问题,不过绑架沈书意的事情倒是可以做的天衣无缝。

最开始这些人突然出现在沈家大宅,挟持了沈父和沈母、沈素卿的时候,沈素卿并没有什么太诧异,她明白对方或许是为此将沈书意给引诱回来,而且这些人只是将他们绑出了沈家带到了一出陌生的房子,然后绑了起来,用手机拍了照片。

然后逼迫沈父打电话让沈书意回沈家大宅,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可是当沈勋看到沈母还有沈素卿被绑匪挟持的模样,立刻撑起了镇定给沈书意打了电话让她回到沈家大宅来,不管有什么事都给放下立刻回来。

沈书意果真不疑有他,直接就答应了随后开车回来,“”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沈素卿原本以为这一切都天衣无缝了,到时候她们抓了沈书意,势必会放了自己,可是谁知道最后看着沈父和沈母被放了出去,而自己却还是被绑架走了,沈素卿就有些的不安了。

“你醒了?”沈素卿一直惴惴不安着,这会瞄到了沈书意从“昏厥”里苏醒了之后,立刻装作了一脸惶恐,根本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的样子,“小意,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所以连累我们都被绑架了?”

对于沈素卿的恶人先告状,沈书意早就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小时候也都是如此,每一次沈素卿故意设了陷阱污蔑沈书意,然后再恶人先告状,让沈书意那可怜的名声早就四五岁的时候就一点一点的败坏光了。

“你认为我要是得罪了什么人,对方绑架你做什么?你又算我什么人?”嗤笑一声,沈书意被绑在后面的手腕活动了一下,手指灵活的动了动,虽然之前绑匪打的是很难挣脱的死结,可是这是对普通人而言,这样的绳结沈书意片刻之后就可以将双手给挣脱出来。

“你?”被沈书意这鄙视的眼神给看的怒了起来,可是沈素卿却忘记了这会她可是被绑起来的,刚愤怒的要起身找沈书意算账,结果猛然起身的结果就是被绳子给狠狠的绑住,反作用力之下,砰的一下头直接撞到了后面的木头柱子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这不会撞出脑震荡吧?这声音可真的够大的!沈书意纠结着小脸,同情的看着撞的太狠,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的沈素卿,这个时候幸灾乐祸果真不太好吧?

估计是听到了木屋里的声音,门口的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打开木门,原本光线晦暗的小木屋亮堂了不少,男人并没有任何的伪装,冷眼看了看沈书意和沈素卿,确定没有任何不妥之后,又关上了门出去了。

果真不是一般混黑的人,那种野兽一般冰冷而凶狠的眼神,绝对是嗜血冷酷的雇佣兵,沈书意暗自压下心头的猜测,目光向着腿上瞄了一眼,动了动脚,幸好她一贯穿长裤,所以手枪被裤腿罩着,再加上这些佣兵有些的自大轻敌,根本没有对沈书意搜身,自然也没有发现她身上的武器。

按理说这些佣兵很有可能就是佟海峰宴会上袭击想要暗杀周子安的凶手,现在整个N市都在戒严,虽然对外公布的是过去被佟海峰这个公安局副局长亲手断掉的涉黑团伙,趁机报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所以才全城戒严,尤其是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包括码头都是严查死守,绝对不能让这批凶徒逃走。

沈书意靠在身后的木头柱子上,这些佣兵应该是为了可以逃走,所以给自己制造一个绑匪的假身份,在如今整个N市戒严的情况之下,几个绑匪绝对不会引起公安机关的注意,也不会抽调警力来追查他们,利用绑匪这个假身份反倒更加容易逃走。

可是之前在汽车里,这些佣兵明显就是要针对秦炜烜的,难道是秦炜烜的对头想要威胁,所以绑架了自己和沈素卿,然后来要挟?可是沈素卿太冷静了,这一点让沈书意感觉有点不对头。

沈书意懒得理会沈素卿就这么背靠着木头柱子休息着,沈素卿也莫不清楚这些绑匪为什么会连自己也一起绑架来了,难道是为了掩人耳目,如果只是单纯的绑架沈书意,说不定到时候会想到翟月身上。

毕竟当时在佟海峰的生日宴会上,沈书意可是大大的出了风头,和翟月直接撕破了脸,如果沈书意突然被绑架了,说不定还真的怀疑到翟月头上,但是自己也被绑架了,外人只以为是沈家惹到了什么仇人,沈素卿这么一想就不怕了。

优哉游哉的靠坐在地上,冷眼扫了一眼闭目养神的沈书意,恶毒的笑了起来,翟月可是说了这些绑匪可以绑架,但是并不需要杀了沈书意,但是也不能让沈书意好过,而要弄坏一个女人的名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声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声名狼藉。

所以翟月和绑匪谈条件的时候就是一定要强了沈书意,然后用手机拍下来,等警方的人照过来时,沈书意一定要不着寸缕,双腿大张,一副被凌辱强了之后的惨状,然后让记者也跟过来拍几个特写镜头和画面,一想到这里,沈素卿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辈子她一定要让沈书意身败名裂!

沈书意这几天太忙,连谭宸都忙的没有办法联系,更不用说秦炜烜了,所以沈书意并不知道今天对秦炜烜而言可是非常重要,古玩街的建设招标就要开始了,而这些绑匪为了双保险,不但和翟月合作了,甚至还和秦天朗合作了。

“秦少竟然也看中这些小项目?”秦炜烜俊朗的脸上带着商人般的世故笑容,看了看一旁胜券在握的秦天朗,压住眼底的嘲讽和冷意,他以为商界是秦家一手遮天的地方吗?

“怎么?秦总利用些不入流的卑劣手段掐住某些官员的软肋,以为就可以保下今天古玩街的建设招标吗?秦总该听过一句话,商场如战场,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谁胜谁输。”秦天朗勾着薄唇笑了起来,一脸的高傲和尊贵模样,面对秦炜烜时,他永远都带着世家嫡子的高傲态度,轻蔑的看着秦炜烜,“还有五分钟,秦总手机响了,难道不接听一下吗?”

秦天朗到底还做了什么?秦炜烜阴沉着脸,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竟然是陌生的号码,这让秦炜烜心里头有种不安的感觉。

之前秦天朗到了N市之后,直接插手要抢走古玩街的建设招标,那些官员自然不愿意为了秦炜烜一个商人去得罪秦天朗这个秦家少爷,所以对秦炜烜都是避而不见,或者就是打马虎眼。

秦炜烜也不是善良角色,既然软的不行自然只能来硬的了,所以当那些官员的相关犯罪证据送到他们面前时,即使忌惮秦天朗,但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他们只能继续帮助秦炜烜,虽然心里头极其不高兴的,可是对秦炜烜而言拿下古玩街的建设招标权,三年之内秦氏集团必定会有质的飞跃,即使得罪了这些官员,秦炜烜也是在所不惜的。

可是到了此刻,还有五分钟最后的结果就要公布出来了,秦炜烜自己可是信心十足,但是看秦天朗这模样,秦炜烜总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喂,我是秦炜烜。”走到一旁的角落里接起了电话,秦炜烜沉声的开口,很是诧异电话另一头陌生的男音调,“你是谁?”

“沈素卿和沈书意都在我们手里,现在立刻放弃建设招投标,否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电话另一头的男人冷血的开口,即使只是通过电话,可是那蕴藏在声音里的狠戾却还是让秦炜烜震惊的一愣。

绑架?一时之间,秦炜烜心里头有着一瞬间的慌乱,随后快速的将目光看向不远处悠然微笑的秦天朗,一定是他!是他绑架了小意和素卿来要挟自己放弃古玩街的建设招投标。

对上秦炜烜愤怒的目光,秦天朗冷哼一声笑了起来,双手环着胸口,一副怡然自得的尊贵模样,和自己斗,秦炜烜还太嫩了一点。

“秦天朗!”秦炜烜—啪的一声将手机给摔在了地上,愤怒的向着秦天朗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暴怒着一张俊脸,“你竟然敢这么做!”

“秦总原来也有冲冠一怒的时候,不知道这是为了谁呢?沈小姐,还是沈素卿?”秦天朗嗤笑一声,低头看着揪着自己领口的手,秦炜烜估计太生气了,手背上青筋都凸了起来,原本冷峻睿智的脸庞这会完全被乌云密布着,狰狞着眼神,恶狠狠的盯着秦天朗。

“你让人放了小意和素卿!”秦炜烜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左手的拳头用力的攥紧着颤抖着,如果不是因为过人的自制力,这一拳头绝对会狠狠的打到秦天朗的脸上,打掉他那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态度!

“秦总裁,你果真太让我失望了。”摇摇头,啧啧两声,秦天朗看着秦炜烜那迟迟挥不过来的拳头,满脸的嘲讽之色,其实包括秦炜烜自己都不知道,当年秦天朗的确是排查秦炜烜这个私生子的出现,所以他凌辱欺负秦炜烜这个私生子,和自己的发小死党一起揍秦炜烜。

可是那个时候的秦天朗毕竟也是一个孩子,每一次看到秦炜烜被揍的惨兮兮的,却一直用愤怒的目光恨恨的盯着自己,如同不屈服的狼崽子一般,秦天朗其实对秦炜烜也没有那么痛恨了,只是每一次看到母亲曾莹雪被秦恒这个父亲给伤的遍体鳞伤,在外人看来曾莹雪要强好胜,并不在意这一段不完美的婚姻。

可是秦天朗这个儿子却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曾莹雪独守空房的哭泣声,和半夜里偷偷的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抱着自己低低诉说痛苦和不甘心的声音,所以秦天朗虽然并不太厌恶秦炜烜了,可是一想到秦炜烜和他母亲是秦恒的情人和私生子,是害的自己母亲痛苦的罪魁祸首,即使不痛恨了,但是也没有好脸色。

可是后来秦天朗大了一些,倒也不再执着秦炜烜私生子的身份了,毕竟这也是自己的弟弟,看到圈子里的朋友如何疼爱自己的弟弟,看着对方的小弟弟软糯糯的喊着哥哥,满脸的崇拜之色,秦天朗想起其实自己也有弟弟的。

而且他的弟弟比起这些摔倒了就会哭鼻子的小鬼可是要强了许多,所以秦天朗突然就决定认下这个弟弟了,可是谁知道秦炜烜却变了,不再是那个满眼怒火的狼崽子,反而是变成了怯懦和谄媚,会巴结会奉承。

失望的秦天朗变本加厉的欺负秦炜烜,可是看着懦弱不堪不敢反抗的秦炜烜却突然厌恶了,从此之后就将秦炜烜当成了陌生人,到如今,却是两人成年之后第一次见面,依旧是势如水火,如同生死仇人一般。

“你该知道小意背后可是莫家,秦少你即使可以只手遮天,但是得罪了莫家的人,只怕秦少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吧!”秦炜烜诧异的看了一眼带着几分思忆目光的秦天朗,不知道这个从小到大将自己当成狗一样凌辱大骂的哥哥为什么用这么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可是当秦炜烜再次看过来时,秦天朗已经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模样。

“莫家啊?不过我并不会将沈书意怎么样,只需要秦总你放弃今天的建设招投标,只要秦总答应了,她们两个立刻会平安归来,还是说秦总宁愿要江山而不要美人呢?其实秦总你即使不放弃的古玩街的建设招投标的话,我也不会为难沈小姐和沈素卿的。”

秦天朗悠然的笑着,挑了挑眉梢,拍开秦炜烜揪着自己领口的手,理了理衣服,冷笑的看着愤怒不已的秦炜烜,秦天朗只是逼秦炜烜放弃今天的建设招投标而已。

如果他放弃了,就等于失去了一个让秦氏集团飞跃的难得机会,可是如果不放弃,那么即使沈书意安全的归来了,秦炜烜却绝对失去了挽回沈书意的机会,也失去了和莫家合作的机会,所以秦天朗并不会真的为难沈书意,他只是故意的刁难秦炜烜而已。

秦炜烜愤怒的目光扭曲着,若是有可能,他恨不能买凶杀了秦天朗!可是他不能,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秦炜烜知道自己是进退维谷,而这就是秦天朗的目的。

他不会伤害小意,所以即使莫家知道了,至多只是不高兴而已,秦天朗到时候作出赔偿,莫家也不会和秦家撕破脸,但是对秦炜烜自己而言,这却是一个无法选择的问题,放弃救人,就等于永远和莫家失去了合作的可能性,自然就不可能扳倒秦家。

可是如果放弃古玩街的建设招投标的话,即使在莫家人眼里,秦炜烜还算不错,但是也只是不错而已,秦炜烜明白沈书意的个性,她既然决定分手就不可能再复合,真的放弃古玩街的建设招投标太不值得了。

“这是联系号码,如果你放弃了,直接可以和他们通话,然后去绑架地点英雄救美了。”秦天朗将一张写有手机号码的纸张递给了阴冷着脸的秦炜烜。

“你派人绑架了小意?”周子安的声音在争执的秦炜烜和秦天朗背后响起,皱着眉头看了看秦天朗,周子安没有想到秦天朗竟然如此的胆大妄为,明知道小意是莫家的人,莫五爷对小意更是如此的在乎,他竟然还敢将人给绑架走。

不过想到沈书意的身手,她竟然会顺从的被绑架?周子安俊雅的脸上表情微微的变化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将这一点说出来,只怕是秦炜烜也不知道小意的身手可是极好的,源城的事情周淮回来之后告诉了周子和周栋,再加上莫五爷和沈书意的关系,周子安只当沈书意是莫家的人,从小接受了训练才有了那么精湛的身手。

“无妨,不会真的伤到人的。”秦天朗笑了笑,周子安对沈书意的过分在意,秦天朗倒是看出来了,否则他一个周家大少竟然会陪着沈书意去小吃一条街吃烧烤,还差一点被人袭击了。

秦炜烜阴沉着脸,犹豫着,看了看得意洋洋的秦天朗,终于狠下心来快速的向着不远处的工作人员走了过去,冷冷的开口,“秦氏集团退出这一次的招投标。”

此话一出,现场的人一圈哗然!所有人都愣住了,齐刷刷的目光看向秦炜烜,今天的古玩街建设招投标秦炜烜的秦氏集团是最有可能中标的,可是谁知道还有两分钟就要宣布结果了,秦炜烜竟然主动放弃了。

“你找的人不会有问题吧?”周子安看了看不远处议论纷纷的场面,侧过身看向身旁的秦天朗,如果只是普通的绑架,小意绝对可能安全离开,如今看来小意必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没有离开,这让周子安不由的猜测这其中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放下,口碑极好,只是出价高而已。”秦天朗并没有多想什么,虽然平白无故的花了一笔钱出去了,但是秦天朗并不差钱,这点钱他还不看在眼里,更何况他已经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古玩街的建设招标权了,倒是赚了。

“莫家势力这么大,让秦炜烜宁愿放弃也要和莫家搭上关系。”秦天朗毕竟一直在北京城,虽然之前周子安已经在佟家生日宴会之后说过了莫家的势力,但是秦天朗还是不看在眼里的,不过是一个莫家而已,即使把持着中国的毒品线路又如何?

在秦天朗看来真正需要自己忌惮的势力都是北京城里的那些权力中心的世家,其他人,秦天朗并不放在眼里,看着周子安不赞同的模样,秦天朗笑了起来,拍了拍周子安的肩膀,“我就不该让秦炜烜出面,而是让子安你英雄救美,别瞪眼了,我现在就打电话通知绑匪放人!不会伤到你的心上人的。”

这边秦天朗快速的打了电话过去,朗笑着开口,“原来你们也忌惮莫家?放心,由我出面给你们安排退路,不会让你们被莫家人给找到的。”

“最好这样。”周子安可是见识过谭宸的醋意和强烈的占有欲,即使秦天朗可以保证不会伤到沈书意,但是他既然敢绑架,日后谭宸必定会报复回来,不过这也不关周子安的事了。

秦炜烜不愿意成为众目睽睽之下注意的焦点,所以他直接转身离开了,而之前被摔的手机秦炜烜已经捡了回来,这会电话响起,却是沈父和沈母的电话。

“你们放心,我已经知道了,正在处理,不会出事的。”秦炜烜阴霾着脸,只是语调倒还是冷静,“放心,我现在就去将小意和素卿带出来。”

十多分钟之后。

秦炜烜开车将沈父和沈母接了过来,也制止了他们打电话要报警的举动,既然秦天朗敢做,又不会真的伤到人,警方即使受理了,也只是敷衍了事,更何况秦炜烜知道这是秦天朗针对自己而来的,让自己放弃今天的古玩街建设招投标而已。

“素卿真的不会出事吗?”秦母还是满脸的担心,紧紧的抓住了沈父的手,眼中盛满了担心和惶恐之色,他们刚刚才被人给放了出来,绑匪威胁不准报警,否则就撕票,所以一想到沈素卿的安全,沈母也不敢报警了,只能让秦炜烜来拿主意。

“伯母你放心,不会出事的。”秦炜烜其实很是不耐烦,几乎要压抑不住骨子里的暴躁和愤怒,可是为了日后可以扳倒秦家,打垮秦天朗,秦炜烜终究还是选择放弃古玩街的招标的。

对秦炜烜而言如果和莫家有了关系,那么今天虽然失去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但是说不定莫家会在其他方面帮助自己,所以秦炜烜权衡利益之后选择了放弃古玩街的建设招标去救人。

“炜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沈父虽然也是担心不安,又不敢报警,害怕绑匪真的害了沈素卿,这会看秦炜烜这么冷静,倒也放下心来了。

秦炜烜大致的将情况说了一下,只说是有敌对的人想要古玩街的建设招标,所以才会绑架了沈书意和沈素卿,但是秦炜烜为了救人已经放弃了古玩街的建设招标,秦炜烜还是满脸的自责和内疚,可是沈父和沈母倒很感激秦炜烜为了救人竟然愿意古玩街这一块大肥肉。

天色暗沉了下来,山林里就显得更加的黑暗,沈素卿因为知道事情的经过,所以倒并不显得害怕,她原本以为可以看到沈书意害怕惊恐的模样,可是谁知道沈书意竟然比自己还冷静,这让沈素卿气恼的厉害。

“好了,你们不准过来了。”黑暗里,绑匪的声音冷酷的响起,沈父和沈母爬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这会累的够呛,搀扶的站稳着身体,如果不是担心沈素卿的安全,估计这会他们都软了腿了。

秦炜烜倒是体力不错,并没有什么劳累,只是阴冷着目光看着站在阴影里说话的绑匪,“你们的条件我们已经答应了!你们可以将人质安全释放了。”

“你们要多少钱,我们都给你,这里是五十万的现金。”沈父将手里的一个黑色布包丢了过去,被绑匪释放之后,虽然被警告了不准报警,但是沈父以为这只是绑架案件,所以还是取了卡里最多的五十万现金出来了,再要取必须等明天了,银行一时之间拿不出那么的现金,而且时间又短,沈父来不及多跑几家银行就被秦炜烜接过来了。

虽然秦炜烜说了不用赎金,可是沈父还是不放心,所以一直将五十万的现金带到了山上,一看到绑匪,救人心切之下直接将装有现金的黑布包扔了过去。

“五十万现金只能救一个人!”绑匪打开布包,看了看里面一沓一沓的人民币,直接将布包背在了背上,看着秦炜烜突然伸手的动作,眼神一冷,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秦炜烜,冷酷的声音满是杀机的响起,“不许动!”

“我不是拿手枪,我只是拿手机而已!”秦炜烜没有想到这些绑匪家竟然如此的贪得无厌,自己已经放弃了古玩街的建设招投标,他们还想要拿走五十万的现金不说,而且还只能赎走一个人,明显就是敲诈勒索。

“这里信号都被屏蔽了,电话是打不通的,五十万现金只能赎走一个人,你们选择吧。”绑匪冷酷的开口,枪口依旧对准着秦炜烜。

他们为了保险起见,所以才会和翟月还有秦天朗都接触了,幸好他们的目标一致都是绑架沈书意,而秦天朗的绑架人质还多了一个沈素卿,这样他们就可以兵分两路,一路按照秦天朗的安排离开,一路人按照翟月的安排离开。

但是他们的人出去打探了一番,这才知道中**情六处和国安部的特工都出动了,一时之间,即使有了秦天朗和翟月的安排,想要出去,只怕也不容易,所以绑匪们想到了沈书意,想到了莫家,莫家既然是贩毒,那么势必有不少安全线路,否则毒品怎么能安全入境,如果能走莫家贩毒的路线离开,势必会更加安全。

可是因为时间紧迫,他们虽然打探出了沈书意和莫家的关系,但是没有打探清楚,事出匆忙,并不清楚沈素卿和莫家并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当这两个人是姐妹,那么和莫家的关系是一样的。

既然沈父丢了五十万过来,他们只准备让沈父和沈母赎走一个人,余下一个人当人质,想离开看看,如果还是不行,检查太严格的话,那么只能用手里的这个人质威胁莫家,从莫家贩毒的线路安全离开。

当然对这些刀口舔血的雇佣兵而言,得罪一个莫家,他们并不在意,至多以后在越南缅甸还有中国境内的时候要多加小心一点,不要被莫家人报复就行了。

“沈书意,你说爸妈和炜烜哥会救谁呢?”黑暗的小木屋里,沈素卿得意洋洋的开口,挑衅的看着沈书意,虽然这些绑匪并没有按照之前翟月的要求强了沈书意,但是这样的选择,也足可以让沈书意痛苦不堪吧?被爸爸放弃了,丢给绑匪,想到这里,沈素卿都恨不能高声大笑几声。

“其实沈书意,你该知道,爸妈肯定会放弃你的!在我们被绑架的时候,绑匪要求爸爸打电话将你引诱过来,为了我的安全,爸爸可是毫不犹豫的就打了电话。”沈素卿静静的开口,可惜黑暗里,她看不清沈书意的脸,却也只能故意用这样的话来挑衅。

其实在沈家大宅被偷袭的时候,沈书意就想到了这一点了,如果真的在意自己,哪怕是在意一点点,沈父打电话的时候那语调就不会那么的平静,为了保护沈素卿,所以将自己引诱到了沈家大宅!

而此刻,沈书意的耳力比沈素卿好太多了,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谈话,五十万只能救一个人?沈书意笑了笑,她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会救沈素卿的,这些年已经习惯了,麻木了,所以这会沈书意并没有什么难受,很是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了。

“你们将素卿放了,她的身体不好!”沈母快速的开口,没有了往日那种贵妇般的冷静,此刻只有满满的担心和不安,一直没有看到沈素卿,沈母正的害怕她会出什么事。

沈父哑然的愣了一下,终究没有开口默认了沈母的话,小意自己有身手,说不定她可以自己逃脱,再不行的话,自己明天也会拿五十万赎金过来救人的,但是素卿身体不好,承受不了这些害怕,山里寒气重,说不定素卿会生病,到时候就危险了。

沈书意和沈素卿都被绑着双手推了出来,夜色之下,看着沈父和沈母,沈书意脸色都没有什么的变化,那一点点的难受和这么多年生活在一起的薄弱感情,早已经湮灭殆尽了,如今不过是陌生人而已。

“炜烜哥,你不要说话,这些绑匪可都带着手枪的。”沈素卿一把抓住了秦炜烜的手臂,低声的在他耳边开口,她就是要沈书意众叛亲离,亲眼目的自己被家人被恋人抛弃。

秦炜烜原本是想要救沈书意的,如此一来和莫家才有可能搭上关系,但是钱是沈父和沈母带过来的,而且他们已经开口选择了沈素卿,秦炜烜也不能说什么。

看到两个人出来之后,秦炜烜是想要用自己来换沈书意的安全,毕竟秦天朗的目的只是古玩街的建设招标,不会真的干出什么撕票的事情来,可是看到这些绑匪之后,秦炜烜有种不安的感觉,这些绑匪身上有股血腥的杀气,看人的眼神冷酷的就像是看死人一般。

所以犹豫之下,秦炜烜就没有开口说替换沈书意成为人质了,而就这么犹豫的时间,沈素卿已经被绑匪释放了,快速的跑了过来拉住了秦炜烜的胳膊。

秦炜烜想要替换沈书意,是因为他知道秦天朗不可能真的杀了自己,但是看着这些绑匪凶狠冷厉的如同野兽一般的眼神,再听到沈素卿说他们都是带枪着,秦炜烜也亲眼见到他们拿枪指着自己,自然不敢拿自己的生命来冒险了,虽然绑匪是秦天朗找来的,可是如果他们不听从秦天朗的命令怎么办?

而且这些绑匪都没有在脸上戴什么面具就掩护,这种绑匪一般都会拿到赎金直接撕票的,因为早就准备杀人灭口了,所以他们半点不担心自己的脸会暴露出来,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快走!记住,如果有人将今天的消息泄露出去,就准备给她收尸吧!”绑匪冷酷的开口,手中的枪对准着沈父和沈母的方向,冷冷的赶人着,看着秦炜烜还在犹豫不决,绑匪眼神一寒,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擦过沈书意的脸盘射到了一旁的树杆上。

枪里果真有子弹!秦炜烜突然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开口说要替换沈书意成为人质,否则说不定自己真的有生命危险,而沈父和沈母也被吓的够呛,沈母静静的抱住一旁的沈素卿。

沈父原本是要说明天带赎金过来救沈书意,但是被这么一吓,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普通人面对手枪还是很害怕的,尤其这些人还是绑匪。

黑暗里,沈书意静静的看着沈父四人在枪声里仓皇的向着山下逃走,抬头看着黑暗的夜空,静静的笑了起来,无所谓了,她有谭宸就好了,人不能太贪心的。

“走,不许开口,否则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绑匪看到秦炜烜他们是真的吓走了,并没有带沈书意进木屋,也不可能真的留下来等沈父明天再送五十万的赎金过来,绑匪直接押着沈书意向着另一边走了过去。

黑暗里,行走有些的困难,沈书意一路上倒是跌跌绊绊的,虽然速度慢了一点,倒是没有影响绑匪撤退的速度,所以他们也没有为难沈书意,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离开N市,离开中国境内。

翟月和秦天朗都不知道自己被这些雇佣兵给利用了,他们都以为绑匪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要求,所以很是大方的给这群绑匪的离开大开绿灯,让他们可以安全的离开戒备森严,严防死守的N市,而沈父和沈母还有秦炜烜还在山林里转悠,上山都用了两个多小时,黑暗里下山就危险了。

而山路这边也没有行人和车辆,手机都被毁了,等到三个小时走下山,又走了一个半小时终于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拦到了车子,秦炜烜借到了手机打电话给秦天朗,愤怒的开口,“你找的人将小意给扣押了!”

“什么?”秦天朗这会正在喝酒庆祝,毕竟他可是顺利的拿到了古玩街的建设投标,所以和周子安还有周淮、佟宝这些圈子里的少爷们在庆祝,当然了,日后有钱大家也是一起赚的。

秦炜烜的电话打过来时,秦天朗猛然的站起身来,一脚踹在了茶几上,砰的一声,原本喧闹的包间立刻安静下来,秦天朗快速的开口,“怎么回事?他们两个小时之前就离开了N市,怎么可能没有将沈书意放走?”

两个小时之前,在秦炜烜和沈父、沈母还有沈素卿还在山里头跌跌碰碰的想要下山时,秦天朗以为绑匪已经将沈书意和沈素卿安全释放了,毕竟他的本意只是刁难秦炜烜而已,谁知道快五个小时了,秦炜烜竟然打电话告诉自己沈书意被绑匪给挟持了。

“这些渣子,竟然还敢要赎金!”秦天朗听秦炜烜这么一说,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也不知道这些绑匪就是周家要找的雇佣兵,只当这些绑匪吞了自己给的钱不够,竟然还勒索沈家要赎金,火大的厉害,“你给我闭嘴,这件事既然是我弄出来的,我自然会善后,不会让沈书意又任何危险的!”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投票,每天十张免费的票票,一定要投给颜那,么么,今天终于去店里将整体橱柜给选好了,贵的要死。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