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绑架发生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13    作者:吕颜

如果沈书意只是莫五爷的小辈,那么即使她身份非同一般,但是要坐在主席位上也是不大合适的,可是莫五爷这样高调的宣布沈书意是日后莫家的继承人,如此一来,沈书意的身份就直接上了一个台阶了,谁这个时候得罪了沈书意,日后只怕要承受沈书意的报复了。

而沈书意这样高调的亮相,甚至不惜得罪了翟月,翟正椿和许老爷子即使在,但是也没有办法和莫五爷正面冲突,毕竟他们再狠戾再有权都是惜命的,可是莫家的人,谁不是刀口舔血,从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手上都沾过人命。

和这些普通的黑帮有种本质的区别,普通黑帮即使争夺地盘,说起来是打打杀杀,但是大都数时候都是靠着人数取胜,第二就是依靠和公安系统这边的关系取胜,可是莫家不同,能吃下整个中国地区的毒品,死在莫家手里的亡魂不知道有多少。

“我四处转转。”沈书意低声的对着一旁的莫五爷开口,生日宴会差不多已经要结束了,不过倒是一直相安无事,沈书意不但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绷感觉。

“注意一点。”莫五爷点了点头,叮嘱沈书意注意安全,莫五爷自然也察觉到了今晚上宴会上隐匿的危险,来来往往的人里,除了宾客和会所的服务员之外,有的人莫五爷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虽然说这样的宴会肯定是安检严格,但是今晚上却似乎过于严格了,倒像是等着什么人带来一样。

关煦桡这会正和公安局里几个领导在说话,沈书意起身走向人群,不得不说身份不同了,迎面碰到的人虽然不知道和沈书意能说什么话,但是却都是热情的笑着点头。

“沈小姐,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沈小姐果真不同一般。”一个年轻的男人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端着酒杯对着沈书意致敬着,“沈小姐可否移步说会儿话?”

“你是?”沈书意微笑的看了一眼拦下自己的年轻男人,他很是年轻,只是面色却带着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显得很是瘦削,不过倒不给人阴沉病弱的感觉,反而很是平和。

“曹陵。”男人笑了笑,带着沈书意向着角落走了过来,避开了喧闹的人群,曹陵这才继续开口,“冒昧打扰沈小姐了,其实我是想和沈小姐合作。”

“曹家的人?”沈书意不由的想到了被当成炮灰的曹四斌,他也是曹家的人,不过却只是曹家分支,以前依仗着曹家的势力才进入了枫红集团,和曹家脱离关系之后,被卷入到了文教授的事件里,后来沈书意被谭亦这个冒充的H国间谍给带走了,曹四斌这个棋子没用了直接被丢在了源城。

“是,不过只是个三房的儿子而已,沈小姐如果愿意合作的话,我可以帮助沈小姐夺到曹家,这样沈小姐日后继承了沈家就不用担心基础不牢,无法和莫少一较高低。”曹陵说到曹家的时候,那原本平和的目光却深沉的冷厉起来,带着愤怒和压抑了多年的仇恨,只是瞬间却收敛了表情恢复了淡然平和。

黑帮中人其实都明白即使身为继承人,那也需要有本事坐稳这个位置,莫家这么多年来莫五爷已经很少管事,都是莫念在处理,因为莫家只是独占了毒品这一块,所以其他黑帮和莫家打交道的地方其实并不多。

但是外人都以为莫念将是莫家的继承人,可是谁知道莫五爷突然将沈书意给拉出来了,而且沈书意叫莫念一声舅舅,虽然最开始大家都奇怪,沈书意不是沈家的小女儿,难道莫五爷是沈母的兄长,可是沈母当年就姐妹两人,一个嫁给了沈勋,一个嫁给了翟正椿,并没有其他兄长了。

所以众人在最开始的诧异之后就立刻明白过来了,沈书意并不是沈母的亲生女儿,而沈书意的亲生母亲是莫五爷的妹妹,所以沈书意和莫五爷可是血缘至亲,继承莫家倒也是无口厚非,但是莫念真的愿意将权力交付出去吗?

“不知道曹先生准备合作什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曹家如今的继承人可是曹延平。”沈书意笑了笑,当初因为曹四斌的关系,沈书意倒是查了一下曹家,曹老爷子生性风流,听说如今的小老婆只有二十五岁,比曹延平还要小两岁,和眼前的曹陵估计差不多。

“是,不过要拿下曹家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曹陵点了点头,曹家也是百年的老家族,根深蒂固,枝叶繁茂,可是就因为曹老爷子管不住的下半身,风流成性,如今曹家这个大家族里可是足足有四房女人。

最小的小老婆也就是听说那个才二十五岁,貌美如花的女人,前三房都生了孩子,大方就是曹家的继承人曹延平。

二房是个女儿,不过听说曹丽也不是什么善良角色,一直野心勃勃的想要拿下曹家的继承权,只可惜她终究是女儿,曹家这样的百年黑帮家族还是有些封建的,曹丽想要继承曹家可是名不正言不顺,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曹丽就更加不甘心了。

三房的儿子就是曹陵,他身体不太好,平日里平平和和的,虽然是曹家三子,但是外人认为曹陵将是最没有野心的一个,可是在曹家这样的地方,如果没有野心,曹陵又怎么可能平安的活到现在,至于外面的私生子就更多了,只是曹老不承认而已。

“你这是病急乱投医了?你就不担心我将这事告诉曹老爷子?”沈书意微微眯着眼,带着几分诧异看着似乎是要背水一战的曹陵,他的性格好外貌看起来不是冲动的人,怎么突然就找到自己,甚至愿意将曹家给毁了,这样的话一旦说出口,即使无凭无据,曹老爷子也不会放过曹陵。

“大不了一死而已。”曹陵一愣,随后苦涩一笑,原本就病弱苍白的脸看起来更像是要虚化了一般,黑暗的阴影洒落下来,那一双平和的眼睛此刻却灰暗成一片,了无生机。

“我听闻沈小姐和秦总相恋十年却突然分手,看上了一个军区的小连长。”曹陵笑了笑,背靠着身后的窗台,视线复杂的盯着沈书意,“这要是反过来,别人会说沈小姐你贪恋钱财的攀高枝,可是实际一对比,秦总的身份可不比在场那些世家子弟差,沈小姐会突然和秦总分手,选择一个没有身份和背景的军人,只怕也是因为一个情字,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而已。”沈书意笑了起来,漂亮的眉眼里有着可以感知的喜悦和幸福之色,其实仔细想想沈书意自己都奇怪,她对人有着天生的戒备,和秦炜烜相识十年,都没有办法交心。

可是和谭宸认识的时间如此之短,却相识认识了一辈子一般,相处融洽,那是一种感觉,看到这个人,就明白他们会携手一辈子,从青春年华到耄耋苍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在外人看来,甚至是谭家众人看来都是惊诧不已,就谭宸那面瘫脸竟然也会找到女朋友,而且时间这么短就确立了关系,他们都好奇沈家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想不开的和谭宸这个面瘫脸看对眼了,其实说白了感情的事还真的不能以常理来论断。

“是,感情就是如此。”曹陵笑了起来,不知道想到什么人了,眼神都显得柔软至极,可是片刻之后,目光却深沉了许多,带着无法承受的压力和仇恨,扭曲着打破了曹陵平静的表情。“卉卉和我说,第一眼看到了,她就知道这辈子她认定了我。”

沈书意猛然的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曹陵,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不,沈书意绝对不会记错,她的记忆力虽然不到过目不忘的程度,但是也是相差无几,任何资料文件只要是看过了,沈书意都能原原本本的复述出来,不过也需要刻意的记一下。

曹老爷子的小老婆就是姓李,名卉,再看曹陵这表情,沈书意发现自己无意之中竟然知道了曹家这么大的一个内幕,难怪曹陵想要弄垮曹家,这剧情还真是狗血,跟看电视剧似的。

“看到沈小姐的时候,当莫五爷宣布沈小姐身份时,我突然就明白沈小姐你可以帮我,即使冒险了又如何,失败了不过一死而已,如果成功了,我就可以将卉卉救出来了。”曹陵目光真挚的看着沈书意,他不是没有试过自己想办法。

可是曹陵都失败了,在李卉被曹老爷子给强了之前,曹陵都没有想要过继承曹家,他自己是学金融管理的,李卉是学会计的,他们都有手有脚,即使没有曹家的势力和财产,他们完全可以养活自己。

可是这一切都变了,曹陵想过不顾一切的找曹老将李卉给救出来,可是曹老却要将李卉给娶进门,甚至不惜用李卉的家人做威胁,李卉屈服了,曹陵忍下了一切的痛苦,他开始努力的想要夺取曹家的势力,但是没有根基,他的母亲也只是个普通女人,想要夺下曹家的家产比登天还要困难。

一拖就是三年,曹陵已经看着李卉过去那个笑容开朗的女孩子如同失去了希望和营养一般慢慢的枯萎,曹陵知道,这一切都是曹延平故意设计陷害的,他借着曹老爷子的手来除掉自己,只要曹陵一有什么轻举妄动,曹延平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这个可能威胁到自己继承权的弟弟。

这三年来,曹陵从一个不谙世事,不知道勾心斗角的曹家三子到如今渐渐的掌控了曹家一些势力,虽然不能和曹延平抗衡,但是曹延平想要向三年前那样直接干掉曹陵也是不可能了,而这一切除了曹陵自己在成熟在改变之外,更多的是李卉在曹老爷子身边帮着曹陵。

李卉为了曹陵的安全所以苦苦挣扎着,甚至对着可以当自己爷爷的曹老爷子却也是展露笑容,温柔体贴,而曹陵为了李卉,只能步步为营的算计着,努力的成长着,可是三年的时间太短,曹家势力太庞大,曹延平的根基牢不可摧,曹陵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三弟,你的手脚可真够快的,难怪之前爸说要给你相亲,却被你拒绝了,原来是看上沈小姐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曹延平阴霾着面孔,满脸的嘲讽之色,讥笑的看着曹陵。

说起来曹延平是真的恼,三年前,他派出去的人送回来消息,曹陵和李卉大学毕业之后准备工作了,虽然说曹陵一直对曹家没有什么企图和觊觎,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份平和,再加上曹陵在学业上的突出表现,让曹老爷子对曹陵这个三子赞誉有加。

曹家是黑帮,虽然是靠拳头说话的,但是曹老爷子人老了,也是要面子的,而曹陵虽然身体弱了一点,但是可是从小就给曹老爷子挣够了面子,全市第一的成绩,一张张奖状,曹老爷子好几次说曹家可是要出状元郎了。

所以曹延平总是不放心,在他看来曹陵这是在韬光养晦,如果曹陵资质平庸,没有野心的话,曹延平也不会防备着曹陵,可是曹陵太聪明,他现在是没有野心,可是谁知道这是不是迷惑外人的假象而已呢?

所以曹延平估计设了一个局,他找人给李卉下了药,李卉性子果真直,神志不清的逃了出去,正好被曹老爷子英雄救美了,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满脸潮红,吐气如兰的倒在了曹老爷子怀里,而且药下的重,曹老爷子又生性风流,自然是春风一度,尤其李卉还是个处子之身,更让曹老爷子激起了一股大男子主义的情怀,他可是李卉的第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李卉离开再跟着其他男人。

曹延平原本以为曹陵会不顾一切的将李卉给抢走,和曹老爷子正面冲突,可是谁知道曹陵忍下来了,李卉也忍下来了,他们都知道自己不足以抗衡曹老爷子,弄不好甚至还会连累到李卉的家人和曹陵的母亲。

一晃就是三年,曹延平如今都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挫“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败,李卉盛宠一时,曹陵的势力更是极具的扩张,再这样下去,不出三年,曹延平感觉自己继承人的位置就要被曹陵给抢走了,所以这会看到曹陵竟然搭上沈书意了,立刻就过来酸言酸语的讥讽一顿。

“大哥太敏感了,我只是和沈小姐说说话而已。”曹陵淡淡的开口,神态平和,完全看不出他骨子里竟然压着这样大的野心,甚至要将曹家给弄垮。

看到曹陵这一副不敢和自己争锋的模样,曹延平倒很是得意,冷嗤一声,随后将目光看向沈书意,“沈小姐,初次见面,日后和莫家合作的事情我就找沈小姐你来商谈了。”

“好说,不过莫家的生意我暂时不会接手,都有莫念哥在处理,曹少爷有什么事等莫念哥回来了可以和他商量,抱歉,我先失陪一下了。”沈书意悠然一笑,态度平和,但是话语里透露出来的却是拒绝的意味。

绕过喧闹的大厅,沈书意刚走到角落里,一道身影快速的掠了过来,沈书意迅速的抬手挡下攻击,没好气的看着偷袭的陆纪年,“是不是没有什么状况,所以你闲的太无聊了?”

“话说你现在这是毒品头子了?就不怕你家面瘫脸将你抓捕归案?”陆纪年笑着开口,他今天伪装的是钢琴师,穿着黑色的燕尾服,头发向后梳理,露出一张俊朗不凡的俊脸,只可惜一说话就暴露出腹黑阴险的本质来,这调侃的眼神怎么看怎么的幸灾乐祸。

“谭宸才没有那么死板。”毒品贩子?沈书意表情纠结了一下,她从龙组退出来了,怎么说也是个普通人了,而且她愿意是想当个正经商人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弄成了毒品贩子?话说煦桡还是警察呢?这关系可够混乱的。

谭宸的确看起来很死板,性格冷硬,可是最重要的是他护短,若是其他男人,或许会因为沈书意这个身份因此闹矛盾,也许最开始无所谓,但是日久天长的,只怕小矛盾都能被无限扩大,可是谭宸不会,他太护短,更何况贩毒这事是莫家接手,市场还是很稳定的,不会出现毒品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要真是其他人接手了毒品这一块,为了高额的利润,只怕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市场乱了,到时候也会影响到公众安全,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莫五爷的势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坚固,可是政府这边却没有人会干涉打压的原因。

沈书意刚准备说话,突然,啪的一声响,原本灯火辉煌的会所瞬间陷入到了黑暗里,沈书意和陆纪年对望一眼,随即向着会所大厅冲了过去。

而随着灯光的熄灭,黑暗里,却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来一群人,手里拿着手枪,直接冲进了会所里,砰砰的枪声惊恐的响起,真的如同黑帮寻仇一般。

原本热闹的会所立刻场面大乱,宾客的尖叫声响成一片,人群四处逃窜着,更多的人是寻到最安全的地方直接躲了起来,而周家可是早已经部署好,准备瓮中捉鳖的,原本以为今晚上敌人不敢来了,谁知道对方不但来了,而且还是气势汹汹,如此的大张旗鼓。

周家带过来的人也直接拿出了手枪,现场还有不少警察,他们也都是配枪着,一时之间,子弹声四起,周栋的声音在黑暗里清晰的响起。

“大家不要怕,这是曾经被佟局长打击的黑帮在寻仇报复,大家躲好,我们会尽最大的可能保护大家的安全!”周栋阴冷着脸,虽然说这是瓮中捉鳖,可是对方如此胆大包天的真的敢来暗杀自己的儿子,还是让周栋气的够呛。

“这不是普通的打手,只怕是雇来的佣兵。”黑暗里,沈书意和陆纪年隐身在角落里,他们并没有介入枪战里,一般人绝对不敢明目张胆的在中国的土地上动枪,即使很“听潮阁”更新最-快,全多黑帮,如同顾家、曹家这样的帮派都是有枪的,可是平日里即使争夺地盘那也是动刀子而已。

真的动枪了,社会影响就恶劣了,就等着被政府和公安机关打压抓捕,所以枪支的管理在中国还是非常严格的,现在这些人敢如此胆大的动枪,而且那身手和枪法,一看就是老手,除了部队里的人之外,那就可能是杀手,或者是只要出钱就接任务的雇佣兵,而今天这些人明显就是雇佣兵。

“小心!”沈书意低声开口,和陆纪年快速的一个侧闪,两颗打偏了的子弹从他们的头上飞了过去,射到了后面的墙壁上。

这绝对是佣兵的手法,双方根本就是激烈的交火,想要利用火力压住对方,可是虽然这般是雇佣兵,但是周家请过来的人貌似都是从军区过来的,所以一时之间倒也分不出高低来。

陆纪年和沈书意打了个手势,身影一个蹿动就消失在了黑暗里,沈书意倒不太担心关煦桡和莫五爷的安全,所以沈书意习惯的看了看四周,虽然是一片黑暗,只有窗户外的月光淡淡的渗透进来,沈书意藏身在最安全的角落里,忽然眉头一皱。

曹陵?沈书意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手中此刻已经多了一把手枪,子弹向着暗中的敌人射了过去,原来一直想着曹陵射过去的子弹终于停了下来,不得不放下攻势躲避沈书意的射击。

“别动!”沈书意清瘦的身影快速的掠了过来,按住躲在罗马柱后面的曹陵,看了一眼他的肩膀,还好,只是射中了肩膀,并不是致命伤。

“这边走。”沈书意一手拉着曹陵,又迅速的向着暗中开了几枪,快速的将曹陵带到了安全的地方,“藏好了,别出来。”

曹陵并不畏惧死亡,他很多刺甚至想到了死亡,可是他不能丢下李卉,此刻,看着黑暗里沈书意那一双冷静的双眼,曹陵感觉今晚上自己冲动的和沈书意搭话是完全是值得的,或许他和卉卉可以等到希望到来的那一天。

周子安和周淮都有人保护,所以沈书意也不担心,周栋这些人今晚上也都是做好了万全准备,所以安置好了差一点被暗杀掉的曹陵之后,沈书意再次隐匿到了黑暗之中。

估计幕后的人也知道周家是借着佟海峰的生日宴会设下了鸿门宴,但是他还是雇佣了一批高手来暗杀周淮,只可惜这些人都是周栋从军区调过来的高手,僵持不下再留下来只会被抓住,所以二十多分钟之后,这群雇佣兵退的干干净净。

周栋阴沉着脸,他没有想到自己部署的这么周全,却还是让这些人给逃走了!除了一地的狼藉,和现场残留的子弹壳还有血迹之外,一个敌人的尸体都没有留下。

“周市长,这边抓到一个受伤想要逃走的人。”关煦桡和沈书意一样原本是不准备插手的,可是眼前这个被他抓到的人明显就不是之前训练有素的雇佣兵,鬼鬼祟祟的,刚好又是关煦桡和一个女宾客一起发现的,女宾客惊恐的尖叫起来,关煦桡也只好上前来将人给抓住了,毕竟他还是个警察。

“我不是敌人,我是被误伤的,正急着去医院。”男人快速的开口,声音有点结巴,不过眼神倒是很陈恳,因为捂着腿上的伤口,所以痛的纠结了脸。

在场的其他宾客已经被陆续送走了,对外而言今晚上是过去佟海峰打压的黑道帮派报复,而且来参加宴会的都是聪明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大家都很明白。

“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有请帖吗?”周栋冷声的开口,气势逼人,眼前这个男人穿的太普通,丝毫不引人注意,丢进人群里都不会被找到,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佟海峰请过来的客人。

男人脸色一变,目光不由的向着曹陵这边看了过来,随后又快速的收回目光不再开口了,他的确不是佟海峰请来的客人,而是被雇佣来杀曹陵的,原本是准备趁着今天宴会人多动手,谁曾想这里竟然发生了枪战,所以男人就瞅准时机动手,这样即使杀了曹陵,也不会有人怀疑到自己身上,到时候再趁乱逃走,绝对的天衣无缝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可是谁知道沈书意却发现了有人似乎要对曹陵下手,她将曹陵给救了,而暗中打的几枪,沈书意并不准备要男人的命,所以直接对着对方的腿开了枪,按理说这个时候男人受伤就该逃走了,可是他却担心错过了这一次就没有好机会了,还想要趁着混乱杀了曹陵,结果一拖反而被关煦桡给揪出来了。

“海峰,将人带下去,好好的查查,老底都给我查出来!”周栋冷着声音,眼神阴寒,他已经查了好几天了,却还是没有查到是什么人这么不惜代价的要对付周子安。

按理说周子安虽然是圈子里的太子Dang,但是周子安行事小心,也不至于像周淮、佟宝那样胡作非为,所以周栋认为周子安不至于惹下这么大的仇敌,难道是自己的敌人?可是周栋做事一贯都是斩草除根,所以他根本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周子安。

陆纪年和关煦桡还有沈书意已经离开了会所,“什么佣兵这么为了钱不要命敢进入中国境内明目张胆的动手杀人?”沈书意开着车,瞄了一眼后座的关煦桡和陆纪年,这事她是没办法管的,龙组按理说也不会管,但是可以汇报给上面。

佣兵虽然说是要钱不要命的,但是一般行动也是很保密的,尤其是像进入中国这样的国家,更是低调,一般完成任务直接离开,今晚上这样大规模的枪击战,一般佣兵团绝对不会接手,这等于是挑衅中国政府,任何一个佣兵组织除非想要被灭团,否则绝对不会傻了吧唧的和一个军事大国的政权正面冲突。

“穷疯了。”陆纪年懒洋洋的开口,不是穷疯了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干,虽然周家不会上报上去,只会私下里解决这事,毕竟周家也不干净,一旦报上去了,势必有人会来查,周家绝对不可能让别人来查自己的老底,可是这种事是瞒不了的,暗中十有**会是军方秘密接手这事,绝对不可能让一个佣兵团在中国境内胡作为非的。

关煦桡这会正发着短信将消息报告给了谭景御,毕竟这事军方处理比较好,N市军区估计会派人和国安部的特工一起侦查,然后绝对会将这群佣兵秘密的解决掉。

沈素卿和翟月提前就离开了宴会,所以她们并不知道晚上还出了这么危险的事,这会在酒吧里,翟月愤恨的喝着酒,越想越气,“她沈书意算个什么东西!敢这样对我!”

“阿月,算了,不要生气了。”沈素卿柔声的开口,安抚的拍了拍翟月的肩膀,其实沈素卿比翟月更加的愤怒和不甘心!

上辈子她惨死在病床之上,看着沈书意和秦炜烜幸福的过日子,沈书意还继承了沈家的财产,而自己却只能躺在病床上,所以这辈子重生之后,沈素卿要扭转自己的宿命,她以为自己是成功的,毕竟沈书意差不多已经是众叛亲离了,甚至还和秦炜烜分手了!

可是沈素卿没有想到即使沈书意和上辈子不同了,但是不但没有落魄,反而混的更加风生水起,而且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莫家,权势滔天的莫家!沈书意甚至是莫家的继承人,沈素卿只要一想到这些就恨的吐血,连周栋市长和佟海峰这个公安局局长都不敢得罪沈书意,甚至还让她坐到了主席位上!

“我不甘心,素卿你甘心吗?”翟月转过头,喝的也有点多了,这会正红着眼看着沈素卿,却见沈素卿果真点了点头,翟月这才感觉好受了一点,“真以为我拿她没有办法了吗?”

“你要准备怎么做?”沈素卿低声的询问着,眼中带着窃喜,如果可以煽动翟月动手就太好了,即使出了事,也不会牵扯到自己。

翟月毕竟也是翟家的大小姐,和佟宝这些少爷们玩的很好,所以也知道一些黑暗的东西,翟月阴冷的笑了笑,她已经想到怎么报复沈书意了。

说实话虽然沈书意的身份只是在N市圈子里被他们知晓,但是外人还是不知道的,不过翟月也不准备请那些小混混动手,在源城的时候,翟月就知道了沈书意的身手,普通的小混混只怕根本没有办法对付沈书意,甚至还可能被沈书意抓住,到时候顺藤摸瓜的查到自己的身上。

尤其是沈书意现在顶着莫家人的身份,连许老爷子都忌惮三分,叮嘱翟月不要和沈书意正面冲突,所以翟月也知道找三流的人动手是不行的,她决定请真正的高手,实在不行请杀手也可以,不就是钱嘛,十万不行一百万,绝对可以请到一流的杀手来做掉沈书意。

两天之后,翟月以为自己悬赏的一百万花红根本没有人愿意接,可是有一天手机却突然响起,对方冰冷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出来,“任务我们接下来了,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你需要替我弄八个假身份,让我们安全撤离N市!”

假身份这东西最普通的就是大街小巷的办假证,但是这种技术含量太低,海关安检什么的立刻就查出来了,还有一种假身份是国家特殊部门制造的,是为了特工们行动方便而产生的,这些身份证明文件都是正规部门流程出来的,甚至有些经历什么的,即使查那也是查有其人的。

可是这种假身份,翟月想要弄到手可是很难,即使从佟海峰这个公安局局长手里弄,至多也就弄到一个假身份,佟海峰手里的假身份名额还是为了公安系统的一些卧底安排的,翟月不可能弄到很多。

不过曹四斌的事情倒是让沈素卿想到了,于是翟月终于用关系在公安系统户籍部这边和火葬厂的殡仪馆那边弄了八个假身份,身份证包括户籍证明都有,只要将照片重新换一下就可以了,这些人是在上个月暴雨导致的一座桥梁倒塌时死亡的。

大热的天,沈书意打开了车里的空调,热的够呛,不过古韵倒是已经开始正式投产生产了,朱老板的厂房有两百多工人的,放假回来之后直接换了一个老板,让大家都很诧异,不过沈书意倒也没有来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沿袭着过去的朱老板的管理手段,所以大家在诧异之后也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现在全球经济都不好,能有份工作,吃点苦,下午六点下班,一个月,一个缝纫女工也能拿到两千多工资,而如果加班到八点,一个月都有三千多,吃是在厂里的食堂,虽然伙食不怎么样,可是管饱,住宿也有厂里的宿舍楼,这样的条件也还不错。

陆纪年连夜被沈书意给剥削赶出来了六张设计图,而莫思云那一边设计草图也让陆纪年稍微改变加工了一下,又出来了十多张设计图,布料到了厂里之后,样衣已经开始生产了,沈书意刚刚就是过来古韵看生产出来的样衣。

有些细微的地方还需要修改,陆纪年还在忙,沈书意是接到沈父的电话才回去沈家一趟的,不知道是做什么?沈书意原本是不想回的,这几天她都忙的恨不能一天有四十八小时,都没有时间给谭宸发短信,这会回沈家,沈书意却也不知道有什么事。

汽车在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到了沈家大宅,看着原本该是熟悉的住了二十多年的家,如今却只有一种陌生的感觉,沈书意将车子停了下来,顶着中午火辣辣的阳光向着沈家主宅走了过去。

沈家大宅很安静,这也是和沈父的习惯有关,佣人都是早期打扫卫生,之后都不会在宅子里活动,所以沈书意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当踏入大门的时候,沈书意眼神一寒,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

“你们是什么人?”在门后两个埋伏的敌人突然偷袭时,沈书意快速的一个侧身躲避,飞起一脚踢向其中一个敌人,清冷着眼神看着来者不善的两个敌人。

“不许反抗!”偷袭的人冷酷着声音开口,他的中文带着一点微微上翘的口音,说话的同时将手里的手机丢给沈书意,上面是一张照片,显示的时间是十分钟之前,而照片上沈父沈母和沈素卿都被绑匪给绑住了,而地点已经不是沈家大宅了,却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

“你们要找的人是我,将他们都放了吧。”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倒是有些奇怪这到底是什么人,刚刚他们偷袭的动作很专业,所以绝对不是普通人,难道是因为之前莫家的关系?所以才会对自己动手,可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的敢和莫家撕破脸。

两个敌人虽然知道沈书意有身手,但是并没有多在意什么,其中一个人快速的上前,动作利落的将沈书意的手给反绑在了她的身后,然后快速的抬手敲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击在沈书意的脖子处。

眼前一阵晕眩,沈书意直接闭上眼软下了身体,一旁的敌人直接将沈书意给拦腰扛在了肩膀上,甚至都没有去检查一下沈书意到底是不是昏厥了,两个敌人直接将沈书意扛了出去,丢到了沈书意的车子上扬长而去。

“打电话通知雇主,人已经被绑到了,他可以通知秦炜烜了!”开车的男人并没有避讳沈书意,或许是认为他已经昏厥了,所以直接就开口让一旁的手下打电话给雇主,用沈书意和之前被绑架的沈素卿来要挟秦炜烜放弃古玩街的开发投标。

倒在后座上,沈书意第一反应是这些人是秦炜烜的敌人雇佣来的,用自己来要挟秦炜烜,可是想到他们之前偷袭的专业动作,虽然他们粗心大意了,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并没有昏厥过去,可是这种轻视的态度也说明他们的强大,所以在他们看来沈书意即使会一点身手那也是蝼蚁一般。

在N市还能请到这样的高手来绑架自己吗?莫家的消息在佟海峰的宴会上已经传出去了,N市的人,甚至包括其他地方的一些组织除非是脑子进水了,否则绝对不会绑架莫家未来的继承人,沈书意只感觉这些人太奇怪了,整件绑架案子都透露着诡异。

汽车开了大约一个小时,估计对方很相信自己的力度,所以下车之后依旧没有检查沈书意是否清醒了,直接将人扛了起来向着山上走了过去,因为是在山林里,倒不显得那么热了,沈书意悄然的睁开眼记下四周的地形。

山林间一座废弃的小屋子里,男人将沈书意丢了进去,然后直接和同伴走了出去,将门给锁了起来,雇主需要的只是沈书意和沈素卿两个人,所以沈父和沈母对他们而言只是累赘,制服了之后就丢回了沈家大宅,派了两个人看着,等事情结束之后,他们立刻就会离开N市离开中国,虚假的身份都已经拿到了。

八个人的身份都没有问题,已经订了机票,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需要转移外界的视线,毕竟整个N市如今都已经戒严了,想要出去可不容易。

中**方和国安部的人也都在查,所以他们才会铤而走险的用绑匪的身份掩盖自己雇佣兵的身份,当然有了翟月的帮忙,到时候经过那些严查的关口他们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