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佟家宴会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11    作者:吕颜

她果真将自己当幌子了来使了!周淮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表情很是无辜的沈书意,转过头看向一旁的翟正椿,既然已经答应沈书意还她一个人情了,周淮只能冷着脸接“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过话,“是啊,我准备入股。”

误将周淮的冷言冷语当成他不高兴翟月派人卡住了朱老板的贷款,翟正椿犹豫的看了一眼周淮,撇开周将军在军区的势力不说,如今他在N市,是周栋市长的亲侄子,这要是无缘无故的得罪了周淮,只怕周栋市长势必不高兴。

“既然如此,阿淮你放心,银行那边的手续问题我会派人尽快解决的,朱老板的贷款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发下来,不会耽误你的事的。”翟正椿笑着开口,一扫之前的犹豫,如同给小辈排忧解难的和善长辈一般。

十分钟之后,只有淮不耐这种笑里藏刀,绵里藏针的交谈,直接对着翟正椿道了一声谢之后就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反正事情已经算是解决了。

沈书意眉眼带着笑意跟着周淮一起离开,解决了贷款的事情,但是朱老板那里还没有松开,沈书意知道还得施加一点压力,貌似有点不厚道,可是她现在是个商人,沈书意眯了眯眼睛,一定要当一个小奸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天朗之前在工商局那边主动帮自己,所以这消息就这么传了开去,沈书意之后去各个部门办手续那顺畅的就跟是坐火箭一般,不过想想也是,秦天朗这个北京城里秦家的继承人,突然到了N市原本就引起了一阵波动。

再加上之前秦天朗和周子安、佟宝这些圈子里的少爷们一起吃了饭,见了面,也说了自己打算在N市有一番作为,虽然没有明着和N市这些手握重拳的权贵们接触,但是接触了他们的孩子,效果也是一样的,所以秦天朗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就传开来了,这让沈书意也跟着搭上了顺便车,古韵的所有手续在短短三天时间里就都给办好了。

“这是什么?”沈书意这会正在厨房里做晚饭,刚将拌好的黄瓜苹果丝端出来,就见关煦桡下班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两张烫金的请帖,将其中一张直接丢给了沈书意。

“佟海峰的生日请帖,办的倒是很隆重,估计不仅仅是过生日这么简单。”关煦桡如今也算是在佟海峰这个公安局副局长手下工作,但是并不是局里的警察都收到了请帖,关煦桡毕竟身份非同一般,而佟海峰顺便拜托关煦桡将给沈书意的请帖也带回来了,这让关煦桡感觉这绝对不是一个生日宴会这么简单。

“佟家会请我?”沈书意也是诧异的一挑眉梢,有种被算计的感觉,她和佟宝之间只有过节没有交情,而且佟宝和翟月可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听说好像都要订婚了,翟月因为这一次朱老板的事情不但没有算计到自己,反而丢了面子,恨不能将沈书意给生吞活剥了,佟海峰过生日会邀请自己,怎么看都是鸿门宴。

“嗯,我也有些奇怪,不过他们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什么的。”关煦桡刚从厨房洗了手过来,温和一笑,示意沈书意也不用担心什么。

佟海峰的生日办的有点隆重,势必会请到了N市这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样重要的场合里,佟海峰自然不可能让佟宝和翟月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估计是有热闹可以看了。”沈书意笑了起来,将请帖放到了一旁,精明的目光倏地一下向着窗口看了过去,随即无奈的摇摇头,蹭饭的果真每天准时到来了。

关煦桡顺着沈书意的目光看了过去,却见窗户被打开,陆纪年动作熟练的从窗口跳了起来,看到餐桌上的菜肴,眼睛一亮,快速的走了过去拈起一块糖醋排骨丢到了嘴巴里,“味道不错。”

“你就不能走门吗?”沈书意没好气的开口,这每天翻窗户的事情他倒是越做越顺手了,这模样哪里像是龙组的头,简直就是个赶不走的无赖,关键是身手还是一等一。

“我可不是来蹭白食的,顺便告诉你们一点内幕消息。”陆纪年指了指桌子上的烫金请帖,慵懒懒的靠坐在椅子上,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之前不是有人一直暗中在要对周子安和周淮下杀手吗?我派人特意查了查,虽然没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但是周家不可能一直放任周子安和周淮这样陷入危险中,所以借着佟家的生日宴会准备来一个瓮中捉鳖。”

所以如果沈书意和关煦桡他们真的要过去参加宴会,最好都带着武器,注意点安全,虽然周家并不愿意真的发生宾客死亡的情况,但是比起周子安和周淮的安全,即使真的在混乱里死了一两个人周家也是不在意的。

更何况这是佟海峰的生日宴会,到时候真的出事了,往黑道上那些人身上一推,只说佟海峰过去抓了多少多少坏人,打击了多少黑帮势力,所以他们才会趁机报复,周家倒可以将自己给洗的干干净净,不留一点把柄出去。

“周家就这么肯定幕后杀手会出现?”关煦桡多少也知道陆纪年的身份特殊,之前他第一次闯进来,沈书意刚好去了楼上,关煦桡直接和陆纪年打了起来,不得不说面对陆纪年的时候关煦桡有种面对谭宸的感觉,那种强大的震慑和气场让关煦桡明白陆纪年绝对非同一般。

不过是友非敌,再加上陆纪年半真半假的说目前是沈书意挖过来的设计师,关煦桡也就没有去调查陆纪年的身份,毕竟关煦桡也|清楚沈书意绝对不是普通人,如今和陆纪年相熟,他自然也是可以信任的,只是揽月苑里却多了一个蹭饭吃的男人。

不厚道的笑了笑,关煦桡想象着等谭宸回来之后,看到天天有人翻窗户进来蹭饭吃,不知道会是什么样鸡飞蛋打的混乱场面。

“既然敢对周家人动手,只怕不会顾虑什么场合的,再说佟海峰的生日宴会原本就是人多杂乱,倒是更好的下手机会。”沈书意沉思着,之前在小吃一条街那一边,对方既然可以煽动来两个帮派争夺地盘,趁机来杀周子安,这样不死不休的追杀只怕是血海深仇,所以即使知道佟海峰的生日宴会是鸿门宴,对方也绝对会过来的。

“天知道这些纨绔少爷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怕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否则周家早就掘地三尺将凶手给挖出来了。”陆纪年冷嗤一声,半眯着狭长的丹凤眼,眼中冷意凛冽。

出了这样的事,而且对方一心要杀了周子安,这个仇绝对不是普通的仇恨,而周家会想到这一层,首先排查的就是周家的仇人,周子安他们这些圈子里的太子Dang们,平日里也不知道做了多少自己都不知道的黑心事,有仇人是肯定的,但是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报复可不多。

但是周家到如今都没有查出来,只能借着佟海峰的生日宴来设局,只怕是周子安他们这些大少爷们给其他人造成了天大的伤害,可是对他们而言或许只是一时不高兴,或许只是图个乐而已,根本早就忘记了某一年某一天,他们这些大少爷们害的别人家破人亡。

沈书意瞄了一眼陆纪年,有些诧异他的脸色竟然是如此的清寒冷酷,要知道平日里的陆纪年看起来是一副俊雅不凡的模样,可是骨子里却带着龙组人的冷绝狠戾,说话调侃时也是没个正经模样,但是却很少有这样冷酷冰寒的情绪外露。

“没什么,想到一点旧事而已。”陆纪年估计也知道自己的情绪有点压不住,瞄了一眼沈书意,又恢复了懒散邪魅的样子,不过心里头却也有些震惊,自己或许已经将眼前这两个人当成了可以信任的朋友,否则怎么会在他们面前说出这番话来。

耸了耸肩膀,沈书意笑着继续回厨房里准备最后的一道菜,关煦桡看了一眼又偷菜吃的陆纪年,温和一笑,“我去洗个澡。”

“一起,我也是一身的汗,小区里那些保安这几天防守可严了,差一点就被他们给抓住了。”陆纪年从椅子上起身,一副好兄弟模样的勾搭着关煦桡的肩膀。

揽月苑里的小区保安可都是响当当的高手,很多拉出去比起那些富商官员身边的保镖身手可是强悍了很多,他们都是谭亦安排过来的,有些是部队退役的,有些是受了些伤不适合留在部队里了。

不管以前在部队多么的强悍,可是到了现实社会,生存却是最重要的,这些过去强悍而正直的铁血军人却有些无法适应现在社会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让他们去当那些富商贵胄的保镖,有些人也是不愿意的,毕竟有多少有权有势的人是清清白白的,让他们来保护这些人真的做不到。

所以谭亦倒是提供了这些可以工作的口子,工资给的够高,绝对够他们养家过日子,平日里也只是当保安,虽然日子显得有有点无聊,不过倒也舒心,不过陆纪年这几天让整个揽月苑的保安精神高度紧绷,虽然监控探头每一次都拍到了一个背影,可是的确有人闯进来了。

可是不管他们如何的严防死守,每天到了吃饭时间,整个闯入者依旧会大摇大摆的在监控探头前面留下一个背影,然后再也寻不到踪迹。

关煦桡温和俊逸的脸庞上表情微微纠结了一下,扭头看着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再转过头看着身侧靠得很近的陆纪年,“你就算心里头不痛快,也别扯上我。”

他虽然被谭亦哥他们被称为京城六少,但是关煦桡自问这些年可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当然了,人不风流枉少年,叛逆期的时候,关煦桡他们倒也干过写混账事,但是也都是有分寸的,陆纪年即使再仇视这些太子dang们,关煦桡可不想躺着也中枪。

“哪能呢,我可是当你是好兄弟,一会洗澡我给你擦背,我这手艺可是祖传的,保管你被擦了一次还想被擦第二次。”陆纪年朗声笑了起来,俊逸的脸上满是爽朗的笑容,他在龙组虽然也有可以信任的下属,但是毕竟是部下,他们对陆纪年有敬佩有仰望,但是终究没办法当朋友。

再加上龙组的特殊,陆纪年朋友倒真不多,不过如今和关煦桡沈书意他们相处之后,倒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所以这才随意了很多。

“不用。”关煦桡突然手腕一动,手肘向后用力的撞了过去,似乎早有防备,陆纪年侧身一闪,可是谁知道关煦桡也不是善茬,竟然左脚直接向着陆纪年踹了过来,逼得陆纪年不得不后退了三步。

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动作迅速的落锁,关煦桡直接向着衣柜走了过去拿出衣服准备洗澡,然后下去吃晚饭,不过想到陆纪年这几天虽然说是动手动脚,但是关煦桡明白他做的事和过去谭宸训练他们几个一样,都是在无形中锻炼自己的反应。

关煦桡和沐沐他们虽然也都身手不错,但是和谭宸、陆纪年这些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人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很多时候,面对危险,谭宸和陆纪年、沈书意都有着最本能的直觉和反应,这是无数次在生死关头,在危险里锻炼出来的。

可是关煦桡他们的生活毕竟平顺了很多,所以谭宸才会回到北京城之后就接手了关煦桡他们的训练,而陆纪年也感觉出N市最近不太平,再加上关煦桡又在公安局这样危险的单位工作,所以一有时间就闹腾起来了,其实也是为了锻炼关煦桡的应变能力。

这反应速度倒是越来越快了,陆纪年看了看眼前被锁上的门,悠然一个转身,一手撑着二楼的栏杆,动作利落的直接翻了下来,向着厨房走了过去,懒懒的靠在厨房门口,“我说N市这浑水你确定要趟进来?”

“不是我要蹚浑水,我早就在其中了。”沈书意继续炒着菜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且不说秦炜烜的关系,就谭宸和关煦桡那身份也不是普通人,沈书意早已经身在局中,岂容她离开。

“看来果真是那个面瘫脸的错,否则你这会倒是悠闲悠闲的过日子。”陆纪年感慨一声,微微一笑,面容俊美却邪魅,三两步上前站到沈书意身边,“话说龙组的人素来都是疑心最重的,那个面瘫脸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你交心的?”

龙组的人充当的都是随扈保镖的工作,偶然有些棘手的任务时,他们也会接手,但是本质上还是随扈一类,所以警觉性最强,直觉也是最好,对于任何人都保持着三分的戒备和警惕,可是陆纪年就怀疑沈书意和谭宸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要说你和秦炜烜这状态我倒是感觉很正常。”陆纪年继续道,满脸的好奇,说起来她和秦炜烜认识了也快十年了,但是陆纪年敢肯定秦炜烜绝对不知道沈书意杀过人,手上沾过血,也不知道沈书意的过去。

毕竟龙组的过去都是机密,如果沈书意不能保守秘密,那么等待她的就只有死亡这一条路,杀人灭口虽然很残忍,但是这个世界上都是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可是她对秦炜烜都隐瞒了这么多,为什么和谭宸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走到了一起?

“你这是羡慕不来的。”沈书意不由的笑了起来,眼中盛满了暖意和淡淡的思念,从昨天开始发个谭宸的短信就没有回复了,晚上也没有电话打过来,沈书意知道谭宸应该已经开始执行任务了,能让谭宸亲自过去执行的任务,势必会万分的危险。

可是沈书意自己就是从龙组里走出来的,更何况她也相信谭宸的身手,所以沈书意虽然依旧担心,但是更多的却是满满的信心等待谭宸的归来。

“我没什么可羡慕的,难道真的来一个现实版的间谍夫妻?不过倒是你,日后如果有麻烦了可以找我。”陆纪年深呼吸一口,锅里的小鱼煲太香了,让陆纪年都忍不住的动了动嘴角,谭宸那个面瘫脸有口福了,小意的厨艺倒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沈书意和陆纪年都明白龙组的过去将是一个坎,如果一直这样相安无事倒也好了,谭宸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来追问沈书意的过去,可是谭宸的家世背景不简单,日后若是有了什么冲突,或者沈书意突然要被召回龙组,那就真的麻烦了,不过陆纪年话已经说了,日后真的有什么事,他也会尽最大的可能帮忙,不过陆纪年最担心的是自己到时候帮不上忙。

可惜他们都没有想到谭宸的家世背景绝对可以只手遮天,所以虽然沈书意后来的确被牵扯到了麻烦里,但是终究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解决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