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贷款问题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10    作者:吕颜

“就我那点工资,你认为我有钱入股?我可不是你家那个面瘫脸,揽月苑这样的小区都住的起,我还挤在二十多年的老小区里。”陆纪年恨恨的开口,他不是没有钱,只可惜因为现在伪装的这个三流设计师的身份,差不多就到了穷困潦倒的地步了,所以只能住在陈旧破烂的老小区,开的还是比亚迪的小破车。

“你这是要吃干股,你还真不客气啊!”沈书意挫败的看着一脸坦然,笑的欠扁的陆纪年,这哪里是龙组的头,沈书意怎么看陆纪年这危险邪魅的样子,更像是个黑帮头头,就差没有烧杀抢掠了。

“我们谁跟谁啊,要不是你离开的太早,我现在可是你的顶头上司。”陆纪年脸皮厚的笑着调侃,一脸亲密的揽着沈书意的肩膀,黑框大眼镜后面的丹凤眼里闪过笑意,这年头有钱不赚那是脑子进水了,谁会嫌弃钱多了扎手。

这脸皮厚的绝对可以去当城墙了!沈书意嫌弃的避开陆纪年落在肩膀上的手,无奈的摇摇头,她记得自己在龙组的时候,那个时候长官可是森严着一张脸,无时无刻都保持着高度警惕,让整个龙组的气氛都显得格外的紧绷,即使没有任务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调笑嬉闹,如今看陆纪年这模样,沈书意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龙组只怕已经改变很多了。

“沈小姐,你真的能借五百万给我,你放心,我会按照银行贷款利息给你钱的。”朱老板喜上眉梢,满脸的笑意,谁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没有什么阔气的沈小姐竟然是如此低调的有钱人,一出手可就是五百万。

沈书意和陆纪年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感激涕零的朱老板,不是说浙江的商人都很精明吗?可是这个朱老板会不会太单纯一点了?这年头还真的有人无缘无故的将五百万借出去,就为了一点银行贷款利息。

朱老板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将僵硬下来,莫名的感觉到后背有点发毛,看着眼前笑容和美,目光清澈的沈书意,再看着一旁带着黑边框大眼镜,露出刚毅下巴的陆纪年,朱老板突然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惊恐不安,而他自己就是老虎猎豹爪子下无辜纯良的小兔兔。

“这个市政建设可是稳赚不赔的项目,朱老板你至少要筹上一千五百万才能拿下这个项目,我们出五百万,就拿百分之三十的利润。”沈书意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笑眯眯的开口,还是那一张柔美漂亮的脸,脸颊上带着浅浅的小酒窝,可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的精明。

陆纪年瞅了瞅沈书意,这姑娘果真敢开口,竟然一下子就要了百分之三十的利润,虽然说按照一千五百万的投资总额,五百万占了三分之一,按理说是至少是百分之三十三,可是沈书意只拿钱不插手工程建设,这个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也不算少了。

“百分之三十?”朱老板直接叫了起来,猛然的站起身来,一扫刚刚的喜悦之色,冷着脸直接拒绝,“不可能!沈小姐看来你果真是在耍我玩,既然如此,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就这样吧,恕不远送!”

沈书意看着变脸的朱老板,对着一旁的陆纪年使了个眼色,他可是想要分一杯羹的,这个时候他不出手,要等到什么时候?难道钱是这么好赚的嘛。

我是设计师不是你的打手!可是为了钱,陆纪年忍了,慵懒懒的站起身来,笑着拿下了黑边框眼镜,露出陆纪年原来的五官,俊美非凡,只是那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来的时候,却显得危险至极。

“朱老板,有句话你听说过吗?请佛容易送佛难,你这要是按照合约将厂房租给我们,我们也都各自后退一步,什么事都没有,你要是资金紧缺,这五百万我们出,拿你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你这个时候是感觉多了,可是朱老板你想过没有,你现在是将消息紧紧捂住了,这才拿到这个市政建设的工程,可是一旦你开工了,事情势必曝光,到时候吃不到葡萄酒说葡萄酸的人说不定在暗中给你使绊子,我们既然拿了百分之三十的利润,这些小打小闹的绊子自然会给朱老板你摆平。”

陆纪年半是威胁半是阐述的开口,依旧危险的眯着眼,颀长的身体靠在办公桌上,笑容款款里却是丝毫不隐匿的强大气场,让人一眼就感觉出陆纪年这样的千年老狐狸绝对不好惹。

“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让出百分之三十的利润,朱老板再次果断的拒绝,戒备的看着沈书意和陆纪年,一手伸到了裤子口袋里,随时准备拿手机出来求援。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第一眼看到沈书意的时候,朱老板感觉现在的女孩真的很能干,年纪轻轻,却也已经准自己创业,沈书意面容姣好,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漂亮,言谈举止里透露着精明干练。

而陆纪年眼镜没有拿下来的时候,就感觉是一个孤僻诡异的男人,可是拿下了黑边框眼镜,立刻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眼中的光芒危险至极,那种强大的黑暗气势,让陆纪年看起来比起那些黑帮大佬更加的震慑。

此刻看着沈书意和陆纪年,朱老板突然感觉自己是引狼入室,之前这两个人给人的印象分明就是伪装的假象!这么凶狠狠的模样才是本质。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定金和违约金我们明天再谈。”沈书意笑着开口,示意陆纪年收敛一点,别将人给吓出病来了,意思到了就行。

朱老板不敢相信的看着说话的沈书意,她竟然就这样就离开了?可是明明刚刚还强势的想要分走自己的百分之三十的利润,现在竟然就这么罢休了?

“不过朱老板。”沈书意和陆纪年走到了门口,沈书意再次的回头笑着开口,一旁的朱老板猛然的又绷紧了神经,戒备不已的盯着沈书意,他就知道不会这么善了的。

“朱老板我是想说你如果改变了主意,可以再给我电话。”沈书意笑着将话说完,她虽然是准备分一杯羹,但是也不会强买强卖的,朱老板真的没有必要将自己当成洪水猛兽一般。

厂房这边暂时没有租下来,沈书意将陆纪年送回了他租住的破烂的老小区,果真够陈旧的,墙壁斑驳的脱落,楼道黑暗,小区里过去那些健身设备都锈迹斑斑,没有专门的停车场,所以小区里到处都停满了车子,绿化什么的也被破坏了不少。

“闲着无事的话,顺便就查一下周子安的事情,不知道是什么人要暗杀他。”沈书意向着下车的陆纪年开口,虽然这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关煦桡和谭宸的身份都非同一般,周子安代表着N市的太子dang。如果有人针对周子安,整个N市的局面都会变动。

所以沈书意不插手不介入,但是还是想要摸清楚一点关系和门道,这样如果真的出什么事了,也不至于是个睁眼瞎,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你还真当我是你的员工了。”陆纪年笑着接过话,向着楼道走了过去,背对着沈书意潇洒的摆摆手,“行,我知道了,会让人留意的。”

N市这样古老的蕴藏着深厚历史底蕴的城市,虽然明面上看起来不像北京城那样是政治权利的中心,但是N市的关系复杂,百年世家隐匿其中,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实N市的水同样也是深不可测,卧虎藏龙。

在南城墙这边保留完好的老建筑区域,就隐匿着不少私房菜会馆,在古色古香的建筑中,庭院式的布局,给人一种温馨恬适的感觉,在这里用餐完全不同于那些星级酒店,更多的是一种放松和享受。

沈书意坐在镂空的木制雕花窗户旁的方桌前,服务员已经送了茶水上来,紫砂的茶壶和茶杯,上好的雨前龙井茶,安静的环境里,沈书意目光透过木制窗户看着一个大约一百多平米的精致庭院,趣味盎然的假山怪石,角落里年代久远的桂花树,开得正艳丽的海棠花,让人恍然间似乎回到了千百年的江南。

周淮一进门目光四处看了一下,径自的向着沈书意走了过去,将手机和车钥匙丢在了桌子上,坐到了沈书意的对面,依旧带着一脸的戾气和暴躁,但是看着浅笑款款将茶水递过来的沈书意,周淮愣是没有办法生气,不管如何,沈书意也算是救过自己一次,而之前在小吃街那边更是救了周子安。

“你想好让我怎么还你的人情了?”周淮粗声粗气的开口,他也不知道每一次看到平静的沈书意,总有些的怒火冲冲,或许是因为周淮性子毛躁,脾气大,而沈书意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带着几分长辈对晚辈的纵容,所以才让周淮格外的不痛快。

之前在小吃街那边也算是救了周子安,周子安和秦天朗说了一下,让沈素卿被释放出来,免去了沈父顶罪坐牢的境况,这也算是周子安还给沈书意的人情。

而源城那一次,周淮知道自己欠沈书意一命,所以他直接就打电话给沈书意,让她尽快想好,他周淮绝对不会欠别人的人情。

“也不是大事……”沈书意也不客气,和周淮这样在军区大院长大的纨绔大少客气也没有意思,她大致的将朱老板的事情说了一遍,“你就帮忙从银行这边走一手贷下五百万,至于这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你占百分之十,还有一个朋友也占百分之十,以后这个市政工程在浙江那边有什么问题他都会处理。”

“你还真不客气!你怎么不直接抢了朱老板的这个市政工程建设?”嗤笑一声,周淮嘲讽的看着沈书意,她这可是空手套白狼,让自己利用关系从银行这边拿下五百万的贷款,然后每个人分百分之十的利润。

沈书意看着一脸不屑和鄙夷的周淮,果真是世家子弟,如果这事是和周子安说的,他立刻就会看出其中的核心问题,如果不是沈素卿利用翟月的关系卡主了朱老板这五百万的贷款,沈书意自然也不会打这个主意。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沈书意的厂房是一定要租下来的,所以这五百万的贷款沈书意只能替朱老板解决,而朱老板只为了赚钱而忽略了其他问题,现阶段这个市政工程的建设还是保密阶段,朱老板是因为攀上了一个官员才阴差阳错的拿到了第一手消息,甚至可以吃下这个工程建设。

可是就像沈书意之前说的那样,一旦开工建设,这个事情就要曝光出来,那些事先没有得到消息的人,势必会眼红朱老板,朱老板吃下这个工程可是很吃力,将厂房出租了不说,还要从银行贷款,一旦有人恶意刁难使绊子,朱老板弄不好会鸡飞蛋打的血本无归。

沈书意拿下这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势必会保证这个工程建设让朱老板能一直做下去,而且是顺风顺水,陆纪年可是龙组的头,这点关系他还是有的,有陆纪年罩着就不怕那些眼红的人暗中捣鬼。

银行这边让周淮帮忙拿下贷款,也算是周淮还了自己的人情,沈书意自己知拿了百分之十,她可是已经开始筹备服装厂的开工了,所以前期资金肯定紧张,所以沈书意并没有刻意的去欺凌朱老板。

听到沈书意说完话之后,周淮皱着眉头,脸色有点的难看,一口将茶杯里的茶水给喝光了,他根本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门道,周淮最开始只以为沈书意想要空手套白狼,利用自己的关系拿下贷款,然后从朱老板那里吃下百分之三十的利润。

可是此刻才明白,沈书意虽然会拿下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但是她自己只拿了百分之十,而且如果沈书意不插手这件事,那个朱老板估计会赔的连裤衩都不剩。

周淮自己就是世家子弟,过去在云南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利用关系找到周淮让他帮忙,在中国最讲究的就是人际关系,什么人什么事,而朱老板没有背景却想要吃下这块大肥肉,最后肯定会惨淡收场,不要说百分之七十的利润了,绝对会血本无归。

“我给你帮忙,不过你不用给我百分之十的利润,你不是要办公司吗?可不要最后没有钱开工。”周淮直截了当的开口,既然他欠沈书意一个人情,所以就当是还了她人情,这个利润他是不会要的。

沈书意笑了起来,看了一眼说话别扭的周淮,他这是担心自己会资金紧张,所以才不要这个利润的,虽然沈书意并不认同周淮这些纨绔少爷们的为人处事,但是有时候也会发现这些纨绔少爷并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只是从小富裕的环境造就了他们的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笑屁啊!”被沈书意这么一看,周淮暴躁的一吼,将茶杯子啪的一下甩在了桌子上,却忘记了控制力度,紫砂的茶杯哐当一声就碎了。

沈书意噗嗤一声真的笑开了,周淮暴躁的恨不能举起拳头狠狠的揍沈书意一顿,可是周淮却也知道自己的那一点身手根本不够看,只能凶狠着一张年轻的峻脸,黑色短发如同刺猬的尖刺一般一根一根的竖立起来,额头青筋凸起的暴怒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着,可是周淮愣是拿沈书意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顿算我请,菜送上来了吃饭吧。”沈书意拿起筷子,让一旁的服务员将破碎的紫砂杯碎片收拾干净,笑着让周淮先吃饭,他如果可以改掉那一身仗势欺人的凶狠和暴戾,其实也是可以相交的朋友。

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周淮狠狠的瞪了一眼沈书意,不过这里菜色口味的确不错,周淮刚吃了几口,手机响了起来,却是翟月的电话,“是我,你要过来,那行,你来吧,在南城墙这边的墨色私房菜会馆。”

直接报了地址之后就挂断电话,周淮看了一眼优雅吃饭的沈书意,哼了一声,“翟月的电话,正好让她不要卡住朱老板的贷款,明明你们才是表姐妹吧?关系处成这样,沈书意你还得意个什么劲啊?”

“道不同不相为谋,翟月那可是翟家的千金大小姐,我这个沈家不受待见的小女儿可是高攀不起。”沈书意不在意周淮这不痛不痒的嘲讽,翟月和沈素卿才是一路人,她连翟莲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都看不起,更不用说自己这个和沈母都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如今算起来自己和翟月可是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翟月之所以找周淮也是因为佟宝的事情,之前佟宝和周淮的关系特别铁,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绝对和那些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死党一样,可是从源城回来之后翟月就发现佟宝和周淮之间断了联系,即使晚上出去玩碰面了,两个人也是不再说话,所以翟月这才准备从中调解一下。

“秦炜烜的确不错,那可是沈书意不要的男人,你抢过来也没有意思,你要是看中谁了,我给你在圈子里找个好男人,身世背景比秦炜烜可强太多了,你看这一次你被抓起来,秦炜烜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还不是子安哥出面才办妥的。”翟月下了车看了一眼身边的沈素卿,她们俩的关系还不错,虽然在家世上沈素卿差了翟月不少。

但是毕竟是表姐妹,有着血缘关系,再加上沈素卿可是重生一次的人,对于翟月更是诸多奉承和巴结,所以她们之间的关系比起上辈子可是牢固了很多,只是沈素卿并没有什么野心,翟月上辈子是嫁的很好门当户对的,可是婚姻可不幸福。

翟月的性子原本就要强,在翟家是被捧着的大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佟宝的父亲上辈子已经坐到了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一开始翟月和佟宝的婚姻还算不错,但是佟宝结婚之后三个月不到就继续在外面玩乐,翟月气的厉害,尤其是好几次绯闻爆了出来,翟月更是和佟宝大闹了一顿。

再之后翟月越闹越凶,最开始佟宝还有些的忌惮,可是翟月闹久了,佟宝就麻木了,反而感觉翟月像是母老虎一样,而外面的小情人一个一个都善解人意,乖巧可人,所以最后撕破脸了脸,佟宝在外面养起了情人,而翟月不甘心之下也在外面找了男人。

所以沈素卿早就看开了,这些世家子弟可不会真心实意的对待婚姻,所以沈素卿只认准了秦炜烜,上辈子秦炜烜和沈书意结婚之后,可是五好男人,没有绯闻,对沈书意关怀备至,事业有成,人也长的俊朗不凡。

“你知道我身体不好,你圈子里的那些世家子弟可都是娇贵的很,我是敬谢不敏了,炜烜哥我最喜欢了,再说了以后真有什么事不是还有你吗?秦氏集团也会越来越好,到时候我们互相帮衬着。”沈素卿柔柔的笑着,目光里带着点点幸福的笑意,似乎想象到了和秦炜烜婚后幸福的生活。

“那也行。”翟月点了点头,秦炜烜倒是很会赚钱,日后自己手里有权,素卿有钱,倒是钱权的最好结合,翟月刚想要继续说什么,可是突然眉头一皱,表情立刻就变了,阴冷的开口,“沈书意怎么在这里!”

沈素卿诧异的一愣,快速的抬头看了过去,果真看见沈书意正和周淮在一起说话吃饭着,两个人之间看起来倒是其乐融融,沈书意为什么和这些世家子弟的关系如此的融洽!不甘心之下,沈素卿也阴狠了脸色!

沈书意刚夹了一口菜就看见来势汹汹的两个人,翟月一如既往般的强势,带着盛气凌人的高傲,沈素卿却依旧是一副娇弱可怜的模样,在外人面前沈素卿从来不会展露自己恶毒阴狠的一面。

“阿淮,你怎么和沈书意在一起?是不是她来缠着你?”翟月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的走到了桌子边,不屑的目光带着鄙夷看着一旁的沈书意,她不是有骨气吗?这些年从来不对自己示弱,怎么现在又来巴结着阿淮了?

“是啊,听说朱老板那笔贷款被卡住了。”沈书意笑着开口,眉眼弯弯,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到了碗里,慢条斯理的吃了一口,这才继续道,“所以我请周淮帮忙疏通一下。”

“哼,沈书意,你想都不要想!”翟月被沈书意这坦然的态度直接给气乐了,气势汹汹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她最痛恨的就是沈书意这表情,明明一无所有,明明低人一等,却偏偏都摆出这么冷静自若、微笑怡人的模样,让翟月恨不能撕了沈书意脸上的笑容,让她跪在地上求着自己,她凭什么摆出这么高傲的态度来?沈书意她凭什么!

“小意,你不要弄什么服装厂了,你真的想工作可以回天依服饰来。”沈素卿也坐了下来,对着周淮温柔的笑了笑,随即语调温柔的劝着一旁的沈书意,“开公司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

沈素卿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所以在知道沈书意因为不服气天依服饰交给自己之后,竟然还自不量力的要开服装企业,沈素卿就和翟月说了说,翟月直接让人去工商部门查了一下,毕竟要办公司肯定是得过去工商部门登记的。

所以一查就查到了沈书意注册的这个新成立的服装公司:古韵,而上面写的地址就是工业园那边,顺藤摸瓜的也就找到了朱老板,知道沈书意想要花一年三十万来租下厂房,沈素卿和翟月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将厂房租过来。

可是她们虽然有钱,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一百多万来租一个自己不可能用的厂房来,将这上百万打水漂,沈素卿终究心思歹毒了不少,她找了人稍微打探了一下就知道这个朱老板是为了急需用钱才将厂房给租出去的。

再仔细一打听,沈素卿发现老天爷果真是帮自己的,朱老板竟然前段时间在办贷款,而且数额不小,差不多是五百万,用的是房产抵押,所以沈素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翟月。

翟月直接卡住了朱老板的贷款,用这个为要挟,不准朱老板将厂房租个沈书意,这样事情办成了,沈素卿和翟月也没有花一分钱,可是她们俩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找到周淮,让他帮忙疏通关系。

“你们怎么这么恶毒呢?明知道朱老板贷款是急需要用钱,可是你们却为了一己之私,为了刁难我,连累朱老板,我怎么能看着你们这样做!”沈书意一扫刚刚的笑意盎然,反而是一脸的义愤填膺,指责的看着沈素卿和翟月!

周淮诧异的看着沈书意,眼珠子都快要瞪下来了,她是不是太无耻了一点!明明她就想要拿下朱老板的百分之三十的利润,但是却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沈书意对着满脸惊诧的周淮快速的丢了一个眼色,压住眼中的笑意,依旧一脸愤慨的指责着翟月和沈素卿,“不管如何,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因为刁难我而连累到其他人,再说周淮也答应帮忙了。”

“阿淮,不要管沈书意!”被指责的翟月气的脸色铁青,她就知道沈书意从小到大都是牙尖嘴利!小时候她就痛恨沈书意,如今更加厌恶了!

翟月平复着心头的怒火,冷笑着看着沈书意得意洋洋的开口,“你不要纠缠阿淮,再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说了阿淮也不会答应你的!”

自己和周淮还有佟宝才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伙伴,圈子有圈子的规矩,翟月才不认为周淮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沈书意而无视自己和佟宝之间的情谊。

沈书意悠然的笑着,故意挑衅的看了一眼翟月,虽然说即将而来的百分之三十的利润自己只能拿百分之十,但是沈书意发现自己可是人力财力都没有出,所以也该知足了,这么一想,沈书意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奸商的潜质了。

“朱老板的贷款不要卡着,发给他。”周淮不用想也知道沈书意这是故意来挑衅翟月和沈素卿,偏偏她还那么一副纯良无辜的模样,笑嘻嘻的,让周淮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女人还真是可恶。

翟月脸上的笑容僵硬住了,沈素卿低着头掩饰住了眼底的嫉恨,沈书意倒是继续吃着午餐,果真是价格不菲的私房菜,这味道还真是很不错,尤其是看着翟月和沈素卿这两张气的扭曲的脸,食欲倍增了。

“阿淮你?”翟月震惊之后满眼怒火的看着周淮,美丽的脸这会都扭曲了,对着周淮愤怒的指责起来,“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来和我作对?”

“翟月,你这话可是说错了。”沈书意动作斯文的吃着午餐,一面笑着开口,“周淮并不是帮我,他只是不愿意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而已!毕竟有什么事你们直接冲着我来,刁难无辜的朱老板算什么事,做人可不能像你们这样不厚道。”

“沈书意,你不要得意!”翟月猛然的站起身来,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越看沈书意月感觉不顺眼,恶狠狠的开口,“我告诉你,这笔贷款我卡定了!即使阿淮出面我也不会让银行给朱老板发贷款的!素卿,我们走!”

“你高兴了?”周淮看着大快朵颐的沈书意,皱着眉头,看她这笑的眼睛都快要没有缝了,绝对的小人得志!

“干嘛不高兴,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才是真正的快乐!看到翟月和沈素卿不高兴,我自然就高兴,食欲大开。”沈书意其实并不是真的要对付翟月和沈素卿如何,否则她直接黑了翟父的电脑,还怕找不到什么违法乱纪的东西吗?

更何况以沈书意的身手真的对沈素卿和翟月动手了,她绝对能做到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留下,沈书意自我感觉自己还真的挺良善大度的,她们只要不要太过分,碰触到自己的底线,沈书意最多就像今天这样故意气气她们,倒不会真的做出什么事来。

她还真是好意思!周淮发现自己要是和沈书意辩论那就是找气受,直接拿起筷子低头吃了起来,不过瞄了一眼沈书意眉开眼笑的模样,周淮再次深切的明白沈书意根本就是个奸诈小人!骨子里坏透了!

吃过饭,周淮原本是准备自己去找翟父的,可是沈书意要跟着一起过来,周淮也知道自己是拦不住的,再说这事和沈书意也有关系,周淮直接带着沈书意一起去了找翟父了。

偌大的办公室看起来只是比寻常的办公室气派了一些,可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很多细微处的精致和奢华,翟月的父亲翟正椿坐的老板椅可是国外顶尖品牌的真皮沙发,一张椅子就要好几万,桌子上这个用来招财镇宝的貔貅那也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据说还是大师开过光的。

“阿淮,小意,你们今天怎么过来了?”翟正椿笑着开口,一副和蔼可亲的长辈模样,让秘书倒了两杯茶水送过来之后,笑着坐到了沙发上,看着正对面的周淮和沈书意,“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翟叔,我有个朋友贷了一笔五百万的贷款,是用房产做抵押的,贷款给银行卡住了,他又急需要用钱,所以我就过来了。”周淮直截了当的开口,这事是翟月做的,只是卡住一笔贷款,只需要银行那边直接来一句手续有问题,或者抵押需要重新评估什么的,资金就贷不下来,所以周淮估计这事翟正椿自己都不知道。

“是吗?还有这事,不知道是在哪个银行办理的贷款手续,我帮你去问问看是个什么情况?”翟正椿笑着开口,红光满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为难之处,起身向着办公桌走了过去,一面继续道,“有房产抵押,一般贷款都能拿下来的,我估计是手续那边有什么问题,不用担心,我先问问情况。”

三分钟之后。

“翟局,这事我知道,是翟小姐打电话过来说的,原本手续都已经办下来了,不过听说这人和翟小姐有矛盾,所以就给卡在这里了。”电话另一头工商银行负责贷款业务的经理小心翼翼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原本他也是收了朱老板的好处的。

再加上这事没有什么问题,虽然贷款的金额是不小,足足有五百万,可是做的资产抵押贷款,经理只不过将利息上给稍微的调整了一下,谁知道好处是收了,可是翟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这可是他顶头上司的宝贝女儿,经理只能将贷款给卡住不发。

“哦,情况是这样,我了解了,行,就这样吧。”翟正椿挂了电话,倒是有些诧异,这个朱老板怎么和翟月有了矛盾,又怎么和周淮、沈书意搭上了关系?

不过是个浙江过来投资办厂的商人,区区五百万还需要银行贷款,这样的小商人翟正椿都懒得看一眼的,结果这事还真的弄点有点悬乎了。

这边翟正椿正犹豫着如何应付周淮和沈书意,结果翟月的电话已经打到了他的手机上,翟正椿刚接起手机,电话另一头翟月的声音就愤怒的传了过来。

“爸,我和你说,姓朱的那笔贷款你给我卡死了,沈书意敢和我作对,给我脸色看,我偏要让她知道谁才是真正说话办事的主,她算个什么东西!”翟月尖声的开口,之前在私房菜会馆里,周淮的不给面子帮着沈书意差一点让翟月给气炸了。

这会她和佟宝抱怨了半个多小时,担心沈书意和周淮直接来找翟正椿,所以急急忙忙挂了佟宝的电话,一个电话过来不准翟正椿给沈书意和周淮帮忙。

“怎么回事?”翟正椿向着窗口走了过去,倒是依旧面带微笑的对着沈书意和周淮抱歉的摆摆手,如同这只是一通普通的私人电话。

翟月噼里啪啦快速的在电话里抱怨了一通,无非是沈书意如何不甘心的想要自己开服装企业来和沈素卿作对,沈书意刚刚吃饭的时候如何羞辱挤兑自己,这口恶气翟月是吞不下去的,面子不找回来,她以后也不用在圈子里混了。

挂了电话,翟正椿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笑容款款的沈书意,按理说这个小辈他是不放在眼里的,就算是沈家翟正椿都不屑一顾,更不用说是沈家不受宠的小女儿沈书意,无权无势,性子还执拗,和翟月处的又不好,翟正椿之所以刚刚客客气气的,一来是沈书意是和周淮一起过来的。

二来也是因为翟正椿这个人小心谨慎,虽然一肚子的坏水,但是表面上绝对不会让别人抓到自己的短处错处,所以才会对沈书意挺客气,这会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翟正椿与公与私都不会将贷款发下来。

“刚刚我已经咨询了工行发放贷款的业务部经理,这个贷款金额有些大,审批手续也有点问题,关键是评估抵押房产的时候有些的猫腻,所以贷款就被卡住了没有发放下来。”翟正椿将手机收了起来,一脸的陈恳之色,似乎是真的了解了具体情况。

“抱歉了,周淮,原本以为朱老板这个项目稳赚不赔,让你入股小赚一点零花钱,如今看来是不行了。”沈书意无比惋惜的开口,似乎很是抱歉的看了一眼周淮。

你又想要干什么?周淮一听这话,脸直接沉了下来,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他可是说了不要这百分之十的利润,沈书意又将自己给扯出来干什么!

“阿淮,你准备入股?”翟正椿这一下还真是为难了,按理说只要是名正言顺的,翟正椿完全可以暗示银行那边将贷款卡下来,可是如果周淮也准备入股,自己这样做就等于是挡了周淮的财路,周淮背后可是周家!

------题外话------

亲们,么么,今天投票开始了,每个亲有十张免费的票票,抱抱,直接点小说封面就可以投票了,拥抱感谢,估计还有一个星期就可以装修完毕了,直接将颜给累趴下了,大事小事一箩筐。

天气热了,别中暑了,外出的亲要小心一点,这几天到处都是洪水内涝的,怪危险的,么么,再次感谢亲们的投票,O(∩_∩)O~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