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分一杯羹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10    作者:吕颜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齐刷刷的将头探了出来,好奇的看着办公室门口的陆纪年和沈书意,其实只要是男员工都被老女人吃过豆腐,没有办法,生存最重要,都是男人,就当是被母狗给啃了一口,要是真的丢了工作,连饭都吃不起!

更何况老女人虽然色了一点,但是毕竟老了,在床上的时候最多一次就受不了,反正灯一关,眼睛一闭心一横,闷着头做几下活塞运动就行了,而且给他们开的工资都比较高,比起外面的工作环境,在这里工作倒是好了不少,尤其是当老女人的目光锁定到了陆纪年身上之后,其他男员工就再也没有被骚扰过了。

虽然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老女人会看上了孤僻怪异的陆纪年,不过或许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听说这个柳一禾当年可是顶尖服装设计学院毕业的,只是因为性格太孤僻,为人处事根本是一塌糊涂,这才沦落到三流服装公司,依靠剽窃国际知名品牌的服装设计而过活,说不定老女人就看中了柳一禾的设计才能。

“你要跳槽?”听到沈书意和陆纪年的话,老女人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涂满了粉的脸上带着怒意,她这个服装企业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然是臭名远播,毕竟依靠的就是抄袭和剽窃,然后制作山寨版的服装生存,但是有钱赚就行。

现在很多人只跟流行,中等价位的衣服买起来都肉痛,关键是流行太快,今年穿了明年就过时了,丢了也真的太浪费,但是女人又都追求时尚,喜欢跟风,所以才有了这些山寨服装的市场。

价格低廉,样式看起来绝对是时尚和流行,布料极差,做工更是差,但是还是有市场的,老女人挺看重陆纪年的才能,他虽然也是剽窃那些流行品牌的设计,但是设计出来的服装却要比其他设计师的好看许多。

再加上老女人一直觊觎着陆纪年那健硕的身躯,到如今都没有吃到嘴里,这也是因为忌惮陆纪年的孤僻性格,担心真的惹怒了他,陆纪年直接甩手不干了,这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这几年老女人也就偶然吃点豆腐,摸摸陆纪年那修长好看的手,偷偷的掐掐他的屁股,要不在他的宽肩窄腰上摸一把,可是老女人半点不知道陆纪年竟然打算辞职,而且还是这么突然。

陆纪年看都没有看老女人,对着一旁的沈书意使了使眼色让她赶快说话让自己离开这破地方,自己这些年可没有被这个老女人少吃豆腐,现在可是咸鱼翻身,陆纪年自然等着吐吐恶气,扬眉吐气一把。

“一禾当然要去我们自己的公司上班了,自家人肯定是帮自家人的。”沈书意嘴角抽搐,挽着陆纪年胳膊的手狠狠的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这话说的还真是恶心巴拉的,陆纪年也真的好耐性,竟然还能在这里待这么多年,要不是刚好自己来挖墙脚,难道陆纪年还准备继续待下去,这老女人那目光都要吃人一般,活脱脱就像是自己抢了她男人。

“不行,我们的合同还没有到期,不准走!”老女人尖声的叫了起来,气势汹汹,怒不可遏的看着沈书意,愤怒的开口,“你以为成立一家服装公司这么容易?哼!小禾,你留下来我给你加工资,年底奖金翻倍!你要是违约离职的,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要付多少违约金我们给你,东西也不用收拾了,我们走吧,一禾!”沈书意同样强势的开口,故意挑衅的看了一眼气炸了的老女人,算是给陆纪年讨回一点面子,心里头却已经笑开了花,这要是让龙组的人知道他们的头竟然被这个么一个老女人给惦记上了,只怕都要给笑的肠子打结。

陆纪年瞄了一眼眼中压着笑的沈书意,警告的一瞪眼,她还能笑的再幸灾乐祸一点吗?为了工作,自己这容易吗?天天被这个老女人色jian!偶然还被掐一下屁股,陆纪年这会一想都感觉太敬业了。

“给多少钱也不准!”要是陆纪年不离开,老女人还是愿意继续这么暧昧下去,她已经想好了,等这一次工厂里出货了,就让公司的行政人员都出去好好的吃一顿,老女人趁机给陆纪年灌醉。

而且她可是拜托自己的好姐妹弄了一点好东西,听说这可是从国外拿回来的药,一旦吃了,男人绝对可以一夜七次郎,而女人也会精神亢奋,欲仙欲死,关键是这药融到了酒里,一点味道都喝不出来,老女人的闺蜜可是在酒吧里成功的钓到了三个二十来岁的帅哥。

“这还强买强卖了?”沈书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要是陆纪年原来的模样,沈书意倒也不说了,可是就他现在这样子,满脸的络腮大胡子,啤酒瓶底厚的眼镜,这要是真能滚床单,还真的重口味才行。

“走吧,一禾,有什么事我会让公司律师过来处理的。”沈书意脆生开口,同情的拉了拉陆纪年转身离开。

“你那里还有律师了?”陆纪年怀疑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她那公司连厂房都还没有找好,还是陆纪年帮忙留意了,有个大约十亩地的厂房,老板是浙江人,因为经营不善,要将厂房连同里面的机器设备都租出去,三十万一年的租金。

厂房原本也不大,缝纫车间也就两百人不到,再加上后勤和办公室的行政人员还有后道车间、打榜制榜的工人一共三百人的规模,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她倒连律师都有了。

“莫念可是耶鲁大学法学院博士。”沈书意笑了起来,这可是现成的律师人选,她相信莫念绝对会愿意来自己的小公司兼职法律顾问。

“耶鲁大学法院学?全球最顶尖的法学院?你果真是高射炮打蚊子。”太大材小用了!陆纪年嘴角抽搐的看了看沈书意,对于她得瑟的显摆很是无奈,抖了抖大胡子,调侃的开口,“你要不要将谭宸聘过来给你当保安呢?”

“有你当保安兼职设计师就可以了。”提到谭宸,沈书意眯眼一笑,目光柔和里满是暖暖的笑意,也不知道谭宸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听说三天之后才行动,现阶段都是侦查和战略部署。

办公室里的人都傻愣愣的看着走了狗屎运的陆纪年,之前陆纪年被老女人青睐有加,他们还可以稍微调侃一下,虽然诧异老女人为什么看上这么邋遢的陆纪年,但是至少他们不要担心自己的贞操了,所以倒也没有嫉妒也没有羡慕。

可是看着面容姣好,肤色白嫩的沈书意,她面带着微笑,看起来知性而美丽,甚至还是一家服装企业的老板,再看着陆纪年这熊样,众人恨不能让自己代替陆纪年被沈书意给挖走,就算被潜规则那也是幸福的啊,沈书意这脸蛋拿出来虽然比不上电影屏幕上的那些女明星,但是绝对是中上等的姿色。

“你这尊容可以拿下来了。”开着越野车,沈书意直奔工业园这边的服装厂,之前已经和浙江的朱老板谈电话约好了,沈书意直接过去看厂房和机器设备,如果可以的话就可以签约了。

“眼镜就免了,不过大胡子倒是可以拿下来了,大热天的都快要捂馊了。”陆纪年对着镜子三两下将脸颊上伪装的络腮胡子给拿了下来,拍了拍自己光洁如新的俊脸,对着沈书意抛了个媚眼,“可别想要潜规则本设计师!”

“谭宸比你好看多了。”沈书意哼了一声,瞄了一眼笑的邪魅俊美的陆纪年,虽然陆纪年绝对算得上是个美男子,五官俊美,带着几分雅痞,笑起来显得坏坏的,有点不正经的样子,但是沈书意更喜欢的其实谭宸这种冷酷峻朗的男人,虽然看起来有些的冷漠,不懂得温柔不懂得浪漫,可是过日子可不是甜言蜜语的浪漫,更多的是一种平淡和安心。

“那个面瘫有什么好的?闷都能闷死你。”陆纪年不满的撇撇嘴,痞子样的靠在驾驶位上,斜着漂亮的丹凤眼瞅着沈书意,“和沈家赌气才弄个服装企业出来?”

“和沈家没有关系,我难道看起来这么小肚鸡肠?”沈书意哼哼两声,斜睨着副驾驶的陆纪年,一个两个都这么说,难道自己看起来就真的那么想要报复沈家吗?这要是真报复,沈素卿估计早就死的烂成渣了。

“那倒不至于,我就担心沈家人会这么想,到时候给你使绊子,你真的一狠心将人给咔嚓了,出了人命那就麻烦了。”陆纪年嘿嘿的笑了两声,不得不说沈书意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很精明干练,沈家那些破事又做的过分,沈书意要真的做什么报复也是正常。

沈书意继续开着车,沈素卿不至于再敢来陷害自己吧?这才从看守所里出来,难道还没有吸取教训?不过事不过三,沈书意平静着目光,沈素卿如果真的找死,沈书意也懒得去管了,该怎么就怎么办。

工业园这边虽然离市区远了点,但是是早起的建设,离地铁很近,十分钟不到的路程,所以这边倒也很繁荣,陆纪年帮忙留意的这个厂房就在工业园的东侧。

“沈小姐,你来了,你好你好,敝姓朱,沈小姐果真是年轻有为啊。”等沈书意的车子停了下来,朱老板快速的走了过来迎接着,带着商人的精明,笑眯眯的开口,“你看我这厂房也就十年,可新的很,设备加厂房一年三十万真的是白菜价了。”

“现在经济不景气,租出去每年三十万的租金,这可是稳赚不赔的,我还不知道一年能赚多少利润,这三十万可都要剔除在外,说不定一年忙到头就给朱老板你忙了三十万的租金了。”沈书意笑着接过话,向着厂房走了过去,“工人都散了?”

“没有,没有,上一批外贸的单子刚出货,我这又要回浙江了,所以直接给工人放了五天长假,沈小姐你现在过来接手能工人都不需要找了,生产厂长,车间主任,技术工,都是一应俱全,而且工价都是多劳多得的计件方式,只要你接到了单子,直接就可以生产赚钱了。”朱老板笑嘻嘻的开口,指着眼前的三层的楼房,“这个一楼二楼是缝纫车间,三楼是裁剪车间和熨烫车间。”

“后面这房子是仓库和后道车间,那边是食堂,上面是办公区,最南边的房子是住宿楼。”朱老板快速的介绍着,“我这里的设备可都是前年才换的新机器,缝纫机和拷边机还有花色机器都是全新的,尤其是这种花色机一台就要一万块,都给沈小姐用了。”

陆纪年毕竟是做服装设计的,也经常下车间跟单子,所以对这些机器设备倒也熟悉,看了看四周对着沈书意点了点头,机器都很新,厂区虽然不大,但是也够用了。

“租金是三十万一年?”沈书意也感觉这地方还行,估计是朱老板急着出手,所以价格开的也不高,毕竟还有这么多的设备在这里,沈书意如果自己重新上机器设备,只怕也需要十几二十万。

“是,这个价格已经很低了,不过我需要一次性jiao三年的,这三年沈小姐你也安心,三年房租不会涨了,等三年之后,房租到时候按照市场价,但是绝对不会涨许多。”朱老板快速的接过话,他是真的需要钱用,虽然三年房租也不过才一百万,但是一百万再加上外面收回来的几百万,还有家里的存款怎么也有上千万了,至少可以吃下这个市政工程,到时候赚的可是几倍多了,所以朱老板才着急将厂房以三十万这个还算低的价格给租出去,“不过沈小姐我需要现金周转,所以不能赊欠,三年的房租一次给清。”

前后大概看了大约半个小时,沈书意又查看了朱老板的房产证和其他相关的证件,笑着开口,“那行,明天早上我们签合约,现在先交给定金,这事也算是定下来了。”

“你先交了五万定金,你害怕这个朱老板反悔?”陆纪年低声的开口,看了看眼前的合同,对着沈书意继续道,“放心吧,我派人查了朱老板的底,他在浙江那边搭上了一个官员,准备拿下一个市政工程的建设,给政府做事这可是大赚,所以他才急着回笼资金回浙江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赚大钱。”

“我不担心朱老板,我担心沈素卿会插一脚,防人之心不可无。”沈书意解释了一句,毕竟沈素卿一直认为她在看守所里被教训了是自己使得坏,沈书意的直觉一向都是很灵的,所以她才先签了合同交了定金。

“沈素卿和你有仇吗?怎么闹的这么水火不容?”陆纪年来了兴趣,好奇的看着沈书意,虽然沈书意给人的感觉有些精明,但是真的相处之后就会发现其实沈书意绝对是吃软不吃硬,真的交心相处了,绝对是可以两肋插刀的朋友,所以陆纪年倒也奇怪沈素卿为什么和沈书意这个妹妹闹的比生死对头还要像仇人。

天知道呢!沈书意笑了笑,要是说沈母从小到大不待见自己,沈书意倒也能想透,可是她如果记得不错,四五岁的时候沈素卿就开始陷害自己了,那个时候,即使沈母怎么指使沈素卿应该也不至于知道陷害自己,而且沈书意倒也明白沈母的性格,她天性高傲,应该不可能这样从小教沈素卿使坏,败坏沈素卿的性子,让年幼的沈素卿来陷害自己。

估计是自己和沈素卿八字不合吧,所以天生犯冲,朱老板再次笑着将沈书意和陆纪年给送走了,定金拿了,合约签下来了,这事就铁板钉钉了。

不过需要弄的事情还很多,去银行需要开立公司账户,还要去申请企业代码,沈书意直接拉着刚刚从虎口脱离的陆纪年在各个部门之间忙碌的跑开办理需要的相关手续。

而同一时间,X省,某师据点。

谭宸冷沉着峻脸,所有绝杀的成员也都肃穆着脸色,眼神凌厉将那份悲恸给压到了眼底深处,而此刻的一旁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正放着关于恐怖分子头目卡伊尔&8226;艾布力这些年在边境和东突恐怖分子联合策划的一些恐怖活动资料。

被掀翻的一辆破旧中巴车旁,几具尸体躺在了血泊里,是最惨无人道的斩首,其中甚至还有一个不满四岁的小女孩,同样被恐怖分子砍了头。

被恐怖分子冲击的派出所里,玻璃碎了一地,墙壁和办公桌上都是弹孔,鲜血艳红艳红的散落在地上,一名派出所的民警倒在地上,胸口被子弹扫成了蜂窝……

更激烈的是那一次卡伊尔&8226;艾布力策划的恐怖袭击活动,天狼特种部队十四名特种兵的尸体整齐的排列着,白色的布盖住了英雄的脸,为了维护X省的和平,每年都有大量的武警官兵和士兵牺牲在这片土地上。

“我再一次说明一下,这一次恐怖袭击的头目卡伊尔&8226;艾布力,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和境外恐怖组织关系密切,多次策划了X省的恐怖活动,他们的目的就是鼓吹圣战,企图分裂中国,多次袭击我们的政府机构和部门,暗杀地方官员,策划恐怖袭击和暴乱,所以这一次,对待这些敌人,我们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有来无回!”

凌浩然缓缓的开口,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庄严的嘶哑和肃穆!其他人或许只知道X省有恐怖分子的活动,但是却不知道这些恐怖分子多么的残忍,这些鲜血淋漓的画面都深深的刻印在每一名中**人的心中,不狙杀这些恐怖分子,他们无颜面对那些壮烈牺牲的兄弟!

“一百一十六个人过来,势必是一百一十六个人回去。”谭宸站起身来,他此刻是一身笔挺的军装,峻冷的面瘫脸肃穆而庄严,威严的目光扫过全场,掷地有声的开口,“我们这一次和天狼特种大队联合,我们负责突袭,天狼特种大队负责支援,在前线我们多杀一个敌人,那么后面的士兵就多一分安全!听到了没有!”

“是!听到了!”浑厚有力的男音整齐的响起,每一个绝杀成员的脸上都染上了肃穆的寒光,他们自然知道在绝杀每个人配备的武器和装备多么的先进,国家花费了多少钱来培养他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而此刻就到了他们上战场的时候!

“狙击小队埋伏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对着地图,谭宸已经开始部署战略进攻计划,他们都是顶尖的铁血军人,是偷袭突击的尖刀利刃,只要他们成功了,后面支援的天狼特种大队才会最大可能的减少死亡和牺牲的几率。

“五小队小队在这个山岭还有北面的洼地制造陷阱,埋下地雷,六小队负责猎杀通过陷阱的敌人。”谭宸虽然在为人处事上给人一种古板冷硬不知道变通的感觉,可是在行军布阵上面,谭宸却有着如同野兽一般的天赋,雷厉风行,必杀狠绝,他指挥的战役每一次都是最小的牺牲来夺得最大的成功。

谭宸一一部署交待下去,他决定亲自带领一个小队五十个人直接偷袭艾布力他们恐怖分子的大本营,之前侦察连的人已经侦察完了这一片的地形,深夜偷袭敌人的大本营,尤其是这些恐怖分子的大本营太危险了,很有可能会被敌人团团围住而全军覆没。

可是不管是谭宸还是绝杀的其他成员都是战场上的王者,虽然不至于闯入敌营如入无人之地,但是谭宸和绝杀的成员却可以保证自己会活着突围,更何况外围还有凌浩然指挥的兄弟在支援。

狙击手远距离射击,狙杀敌人的机枪手,谭宸他们会在突围撤退的时候将敌人引到五小队和六小队的陷阱里,至于凌浩然带领的三个小队直接打阵地战,他们武器设备先进,火力强大,直接重创敌人的主力部分,尔后等天狼特种兵直接正面攻击,彻底扫荡整个战场的敌人。

这边谭宸花了大约四十多分钟部署完了整个攻击计划,凌浩然将地图收了起来,面色微沉大步的向着谭宸走了过来,“你要亲自去捉卡伊尔&8226;艾布力。”

宸正擦拭着他的军刺,这是一把特制的军用三棱刺,金属的光泽显得冰寒而幽冷,肃杀的寒芒似乎是死神手里的镰刀一般,收割了无数敌人的性命。

虽然上面给的命令是能活捉到艾布力最好,真的不行的话,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狙杀了艾布力,可是活捉几乎不可能,艾布力这样的恐怖分子宁可自杀也绝对不可能被活捉,而且艾布力身边有四个保镖,这四个人曾经上过战场,身手极其强悍,擅长侦察和反侦查,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艾布力一直安全的原因呢。

他们是艾布力最忠心的手下,谭宸要想要活捉艾布力,难度非常大,更不用说是在敌营里活捉敌人的首领,只要想想就知道这将会多么的危险。

“太危险了,这是战场不是杀手的暗杀和单独的任务。”凌浩然皱着眉头开口,并不赞同谭宸这要冒险,战场一贯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壮和惨烈,一个人身手再强悍,那也只是一个人而已,而战场上的敌人是成百上千,枪林弹雨,即使谭宸身手再好,身处敌营,到处都是敌人,处处都是敌人瞄准的枪口,以身冒险不值得。

“煦桡要在N市立足不容易,拉拢了赵大元将是最大的一个助力。”谭宸沉声开口,峻冷着面瘫脸,目光如炬,冷血肃杀。

“赵大元?当年突袭N市企图制造恐怖袭击的东突分子和艾布力有关系?”凌浩然错愕的一愣,倒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一层关系。

所有人都承认谭宸绝对是一名优秀的铁血军人,可是他太正直太冷酷,不知道变通,有时候会感觉谭宸的成就即使再大,但是若不是谭家的庇护,也逃脱不了狡兔死,良弓藏的下场,可是却没有人知道谭宸并不是众人以为的那么不通世故,他只是懒得去理会那些勾心斗角和权力的争夺。

在谭宸看来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不过是纸老虎,所以他不屑这些手段和伎俩,他只需要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真正的队伍,那么他就有绝对的话语权。

赵大元当年粉碎的那一次对N市发动的恐怖袭击,整整一支队伍,除了赵大元之外,全军覆没,那一次的恐怖袭击也是东突分子策划组织的,而艾布力正是那一次战斗里死亡的恐怖分子头目的儿子,所以谭宸不管如何都要拿下艾布力。

于公而言,艾布力是东突恐怖分子的领导者,他身上藏有许多的机密,尤其是艾布力和境外恐怖集团活动联系密切,一旦掌控了这些机密,中**方就可以粉碎针对中国发动的恐怖袭击。

于私而言,赵大元绝对胡承这个人情,这也算是谭宸在时隔多年之后给那些牺牲的士兵报仇雪恨,有了赵大元的支持,关煦桡想要重新拿回关家在军区的势力将要容易了很多,所以谭宸明知道活捉艾布力将有多么的危险,他还是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你最好别受伤了,否则沈家姑娘可会哭死。”凌浩然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改变谭宸的决定,不过想到了谭宸每个晚上看着手机发呆的那一幕,立刻聪明的将沈书意给搬了出来。

“我不会受伤!”冷沉着声音,谭宸快速的接过话,可是莫名的感觉到有点的心虚和不安,即使是谭宸也不敢保证自己会毫不受伤的结束战斗,可是一想到沈书意,小意平日里看起来很好相处,可是一旦真的惹毛了沈书意,谭宸立刻就不淡定了,小意好像还没有真正的生气过,谭宸真的不想当出头鸟。

尼玛,天降红雨了!凌浩然原本就是随口一说,想要让谭宸注意一点,毕竟战场上子弹无眼,可是看着谭宸这么纠结着面瘫脸,恨不能立刻就飞回N市的焦急模样,凌浩然扭曲着俊脸,这变化也太快了一点吧!这还是小时候自己认识的那个面瘫大冰山吗?

到了晚上,沈书意依旧将自己今天做了什么事给谭宸说了一遍,然后又再次叮嘱了谭宸注意安全,这才关了手机闭上眼睡觉,白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沈书意自己也累的够呛,不过因为有事情要忙碌,反而显得精神奕奕。

“一大早过去签约?”谭宸不再揽月苑这边,关煦桡又搬回来暂住,虽然暗中有国安部的人在保护文教授,可是关煦桡还是有点担心,防止发生什么意外。

“一身铜臭味。”哼哼两声,文教授依旧一身刺的模样,不过倒是乐淘淘的将谭宸这个家给布置的绿意黯然,甚至准备在外面建个大棚,这样以后就可以吃到自己种的蔬菜了,所以文教授这几天和小区的一群老人家正在商量着这事。

“不赚钱的话我们就要喝西北风了。”沈书意笑着回了一句,和关煦桡一起出门,一个过去公安局,沈书意去接陆纪年,今天就和朱老板将合约签下,然后就等陆纪年的设计图还有之前莫思云的那些设计图,沈书意准备先开始小规模的生产,自己开网店,也将衣服卖给淘宝网上的其他商家,用来打开品牌销路。

当手机响起来时,沈书意和陆纪年刚好到了工业园这边,沈书意将车子停了下来接起电话,“朱老板,我们已经到了,马上就过来了。”

“不是……沈小姐……那个什么……这个厂我不能租给你们了。”电话里,朱老板结巴的开口,估计有些的为难,断断续续的继续道:“那个定金我会退给你,还有违约金我也会给你。”

果真是小人难防!沈书意看着副驾驶位置上幸灾乐祸的陆纪年,无奈的开口,“朱老板,你这样做未免不太厚道了,反正我也过来了,我们当面说吧。”

“沈素卿插手了?”笑的那叫一个畅快,陆纪年眯着狭长的丹凤眼,说实话他都有些好奇沈素卿为什么这么针对沈书意,按理说沈家的家产也都留给沈素卿了,沈书意差不多是净身出户,和秦炜烜也分手了,沈素卿到底为了什么要对这个妹妹赶尽杀绝呢?

“这会我突然感觉沈素卿不插手那才是奇怪。”沈书意打开车门下了车和陆纪年向着朱老板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无非是沈素卿开了更高的价格,所以朱老板才毁约,不过是钱的问题而已,放心,你家谭宸那面瘫脸看起来很穷酸,不过能住到揽月苑这样的小区,只怕家产都是过亿的,用钱直接砸死沈素卿。”陆纪年笑着出着馊主意。

说实话,他都有些好奇谭宸的身份了,可惜啊,担心随便查惹出了什么事,陆纪年也就按耐住了好奇心,毕竟他们这些机密的部门,都是有些的规矩的。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朱老板面带着几分愧疚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看了看沈书意,尤其是沈书意并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破口大骂,反而依旧是面带着浅浅的笑容,目光沉静而透彻,让朱老板莫名的心虚的厉害。

够强悍!这眼神怪厉的啊,陆纪年笑着瞄了一眼故意露出几分杀气的沈书意,她不笑还好一点,这么一笑,却让人感觉到瘆的慌,再看着苦巴巴的朱老板,陆纪年都想要同情的拍了拍朱老板的肩膀,这年头钱不是那么好赚的,真的惹了沈书意,她自己不在意,估计谭宸那个面瘫脸也容不得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去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莫家,那可是响当当的黑道,掌控着国内所有的毒品,虽然和顾家不能比,但是也是绝对不容小觑,莫少爷都能来这没有成立的小公司当法律顾问,陆纪年真担心朱老板日后悲惨的生活。

“朱老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毁约了啊?总得给我一个原因理由吧?且不说我们已经签了合同给了定金,就算是口头约定,朱老板你这么做可不是厚道,你确定你不是故意耍着我玩呢?”沈书意笑眯眯的走进了办公室,直接反客为主的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有点哆嗦的朱老板,脸上笑容更加的明显,可是反而让朱老板更是惶恐。

“这个……这个……”朱老板犹豫着,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忽然一狠心的开口,“有另外一个客户出的租金更高一些,沈小姐,算我对不起你,违约金我会多给你五万块的!”

“朱老板你这可不够实诚,真是为了钱的问题?”沈书意忽然眯起了眼,神色冷了几分,锐利的目光刀子一般看向朱老板,“如果有人出了更高的价格,朱老板你只会坐地抬价,说不定还想要看看哪边给的价格更高就租给哪边,你这问都没有问我一声就要将我看好的厂房租给其他人,怎么看都不是钱的问题吧?听说朱老板你在浙江那边接了一个市政工程,可不要风风火火回去了,最后却出了问题。”

脸色一阵苍白,朱老板呆呆的看着沈书意,他这个市政工程可是非常的保密,毕竟他的钱不是很多,如果风声露出去了,只怕等不到他来做,有的是有钱的老板有关系有门路的接了这个工程,沈书意突然说出来,这让朱老板愈加的惶恐不安,只感觉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沈书意倒没有继续说话,任由朱老板惶恐不安的瞎想着,她一接到朱老板的电话虽然知道肯定是沈素卿弄的鬼,但是沈书意不认为沈素卿故意抬了价格,一来是三年的租金也要一百多万,沈素卿不可能拿这么一笔钱出来打水漂。

二来就是自己说的理由,如果真的有人竞争,朱老板这个商人肯定是坐地抬价,他直接拒绝了自己,只怕是被人掐住了软肋,沈素卿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不可能插手到浙江那边的市政建设,沈书意想了想就名阿比了这其中只怕还有翟家的关系。

“朱老板资金紧张,只怕吃不下这市政建设的工程吧?是不是准备从银行贷一笔钱出来?有人在这里动手脚了。”估计朱老板也吓的差不多了,沈书意笑着说完,果真看到朱老板一脸见鬼的目光,看来自己猜对了。

“沈小姐,你都知道了。”朱老板低声的开口泄了气一般坐在椅子上,无奈的看着沈书意,“沈小姐,你既然知道了,你也该明白我是迫不得已的。”

银行这边给自己五百万的贷款,如果没有了这笔贷款,朱老板肯定资金紧缺,拿不下这块市政工程,所以朱老板宁可放着厂房租不出去,也不可能丢掉银行这一笔五百万的贷款。

纤细的手指敲击在桌面上,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声,沈书意知道沈素卿肯定联系了翟月,这两人都看自己不顺眼,势必在这里和朱老板插了一脚,卡了银行的贷款。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沈书意眼睛一亮,悠然一笑的看着朱老板,“五百万我可以提供给朱老板你,让你不需要被其他人所挟制。”

“真的?那真的太感谢沈小姐你了。”朱老板一听,立刻喜上眉梢,一扫刚刚的愁虑和无奈,朱老板真担心自己成了风箱里的老鼠左右不是人了,被两排人夹在中间,如今沈书意这么一说,朱老板只感觉雨过天晴,天上掉下馅饼了。

陆纪年看着乐淘淘的朱老板,再瞄了一眼一旁的沈书意,他为什么感觉朱老板这二货被沈书意给卖了还给她数钱呢,沈书意有这么好心免费提供五百万,绝对不可能。

“你要分一杯羹?”陆纪年低声的开口,撞了撞沈书意的肩膀,笑的那叫一个谄媚。

“你想插一脚?”沈书意同样斜睨着一旁|笑的太过于小人的陆纪年,他还可以笑的更无耻一点,点了点头,“可以啊,入股多少钱?”

------题外话------

那个投票是明天才开始,囧囧,文的封面上就可以点击投票,么么,谢谢亲们的支持,抱抱。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