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筹备公司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09    作者:吕颜

周子安脚扭伤了,可是重要的是有人一直在暗中要暗杀周子安,这让周栋这个市长震怒不已,责令佟海峰立刻着手调查这件事,而黑道上,周栋也让人打了招呼,务必要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沈素卿的事情,原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不过可以刁难到秦炜烜,给他找不痛快,秦天朗自然是愿意的,不过在周子安开口之后,秦天朗倒是大方的放人了,所以沈家的人和秦炜烜一大早也收到消息和律师一起过来公安局这边将沈素卿给接回去。

秦天朗将车子停了下来,打开车门,颀长的身体靠在车门前,赞赏的看了一眼随后停下来的越野车,对着下车的沈书意笑着开口,“果真人不可貌相,沈小姐还真的让人刮目相看。”

“秦少客气了。”沈书意关了车门淡然的回了一句,若不是秦炜烜的话,她和秦天朗是没有任何的接触的,不过如今对于秦天朗,沈书意也只当一个陌生人。

朋友是不可能的,估计秦天朗也还看不上沈家这个小身份的生意人,至于敌人倒也不至于,如果是以前和秦炜烜还在一起的时候,沈书意或许还会将秦天朗当成敌人,如今只能算是认识的陌生人而已。

沈父和沈母都已经来了,正在里面,沈父腿上还打着石膏坐在轮椅上被沈母推来的,看到沈书意出现的那一刻,沈父犹豫着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对上一旁沈母冰冷的脸,还是沉默了下来。

沈父这辈子都感觉自己对不起沈母和沈素卿这个女儿,当年如果不是他招惹到了莫思云,他虽然不愿意可是出轨却已经成了事实,而心高气傲的沈母更是因为知道莫思云的存在,再加上莫思云也怀了孩子,郁郁寡欢,身体越来越差,最终导致了沈素卿这个早产女儿的多病体弱。

最后莫思云虽然去世了,沈父也知道沈书意这个小女儿是无辜的,所以他只能拜托沈母将沈书意带回了沈家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抚养着,他也知道这样对沈母不公平,沈父也明白所以平日里对沈书意总是冷淡了很多,更多的心思都是用在了体弱多病的沈素卿身上,以此来弥补。

只是这些年过去了,沈父看着沈书意越来越桀骜不驯,越来越叛逆忤逆,如今更是离家出走,这样没名没份的跟了谭宸还搬出了沈家,沈父已经对沈书意彻底失望了,看着这样难以管教的沈书意,沈父似乎又想到了当年的莫思云,也是这样的一意孤行,也是这样的叛逆野性。

“小意,你也来了……”秦炜烜的声音从众人背后带着喜悦传了过来,他依旧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成功男人的魅力,面容俊朗,五官出色,可是当看到站在沈书意身边的秦天朗时,秦炜烜的笑容彻底僵硬下来,神色也是瞬间冰冷的一变。

淡淡的应了一声,沈书意站到了一旁,至于秦炜烜和秦天朗之间的矛盾纠纷沈书意是不准备插手的。

“原来是秦少。”秦炜烜心思变了又变,最后转为了商界中人的圆滑和世故,面带着疏离的笑容和秦天朗打着招呼,只是那垂落在腿旁的大手却狠狠的攥紧成了拳头。

秦炜烜永远都没有办法忘记当年在秦家猪肉不如的生活,那不仅仅是对身体上的伤害,更多的是对年幼的秦炜烜精神上的伤害,所有人包括佣人都用鄙视而不屑的眼神看着他,叫他野种,叫他的母亲是不要脸的下贱女人,勾引秦恒,甚至还妄想进入秦家大门。

而为了讨好秦天朗这个正牌大少爷,秦炜烜经常被拳打脚踢,秦天朗认识的那些身份相当的少爷们都和秦天朗一样,带着孩子的天真和残忍,他们将秦炜烜当成狗一样压在地上,让他跪着磕头,让他趴跪在地上吃饭喝水,否则等待他的就是地下室暗无天日的黑暗和几天几夜的禁闭。

从最初的反抗到后来的默默承受,秦炜烜一次一次的告诉自己,终究有一天他会打垮秦家,让秦天朗和过去欺辱自己的人跪地向着自己求饶,他要让秦天朗一无所有,比乞丐还有可怜。

可是现实终究是现实,秦家和曾家的联姻虽然是惨烈的结果,但是秦天朗依旧是秦家未来的继承人,是秦家和曾家的天之骄子,只要不犯了什么惊天大案,秦天朗这辈子都会顺顺当当的当他秦家的大少爷,秦炜烜想要依靠自己的实力来打垮秦家无异于蚍蜉撼树,可是不甘心那!

“听子安说这些年你倒是赚了不少钱,难怪是一身铜臭味,可惜当年没有录下什么,否则倒是可以让媒体报道一下,秦总裁你的成功史,绝对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讥讽的冷笑着,秦天朗拿下墨镜,挑着眉梢,带着世家弟子的优雅和尊贵,盛气凌人的打量了一下秦炜烜,倒是人模狗样了!

“秦少说笑了!”知道秦天朗口中的惋惜之意是指当年自己被那么屈辱的欺凌竟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这让秦炜烜眼神几乎要狰狞的喷出火来,可是却还是在一瞬间收敛下来,依旧面带着笑容,秦炜烜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的秦氏集团根本不可能和秦家抗衡!所以他必须忍耐!

“哼,果真没有血性。”嗤笑一声,秦天朗不屑的收回目光,他们这些圈子里的少爷们虽然平日里嚣张跋扈,可是真的被人欺到头上了,绝对是抡着拳头就上,所以看着秦炜烜还强颜欢笑的应付自己,秦天朗满脸的不屑和鄙夷。

“这样没用的男人甩了更好,否则日后真的有人欺负上头了,他说不定还会将你当礼物送出去,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即使在外人看来是愚蠢,可是这才是顶天立地的男人。”秦天朗懒得看秦炜烜一样,倒是笑着和一旁的沈书意说起话来。

想起刚刚沈书意那精湛的车技,秦天朗笑容倒是温和了不少,“改天有机会一起再赛一场,之前子安说你技术不错,我倒是没有相信,如今倒显得我浅薄了。”

“最近没有时间了,有事情要忙,有机会再说。”沈书意拒绝的开口,她现在主要的精力都准备放到服装厂的投资和建设上。

沈书意仔细查了查,成立一家规模不大的服装企业,却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以她短时间里估计真的没有时间和秦天朗这些世家少爷们接触了。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语调微冷,被拒绝的秦天朗眯着眼睛不悦的看向沈书意,说实话,从小到大这些年来秦天朗被拒绝的次数少之又少,所以突然被沈书意这么拒绝了,心里头自然是不高兴的,不过秦天朗倒是很欣赏沈书意那一手精湛的车技,所以虽然面上不高兴,不过也没有发脾气。

抬头看着冷下了脸,表情不悦的秦天朗,沈书意倒是依旧很平静,“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眼神清澈,显得很是淡然,并没有因为秦天朗的身份而有任何的折服和攀附,“真的很忙,正在筹备一家小型的服装公司。”

沈书意这话一出口,沈父的脸色就变了!阴沉的目光看着一旁的沈书意,冷声斥责,“你以为成立一家服装公司是闹着玩的吗?好好的工作不去做,你在胡闹什么?还是说你看不得素卿要继承天依服饰,所以故意这样和我们对着干?”

其实沈书意要成立一家服装公司和沈家真的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她要是真的仇恨沈家,绝对是将沈家所有人都当成陌路人,看都不愿意看一眼,自然不会故意成立一家服装公司和沈家对着来,可是被沈父这么一通骂。

沈书意嗤笑一声,带着几分的嘲讽,“沈先生,我知道你怨恨我母亲当年害得你婚外恋出轨了!可是死者已矣,而沈先生你扪心自问一下,我当年只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你们上辈子的怨恨非要扯到我身上来才痛快吗?我又做错了什么?”

在沈家那样冷暴力的环境里长大,沈书意倒是宁愿自己被送去孤儿院,不过也幸好她性子够好,才没有长歪了,否则怨天尤人,天天仇视着沈家人,那还真的是得不偿失。

一个孩子有错吗?当年的沈书意有错吗?沈父怔住,呆呆的看着沈书意,可是那一句生疏的沈先生,让沈父脸色猛然的一个苍白,随后又是勃然的怒火来掩饰心里头的愧疚,低吼的咆哮着,“你叫我什么?”

“算了,当我什么也没有说,就这样吧。”沈书意也懒得再多说什么了,直接转身向着外面走了过去,看着一旁脸色阴沉的秦炜烜,淡漠的收回目光。

秦炜烜既然知道莫家的事情,那么想必也是知道自己并不是沈母的亲生女儿,说起来他们两个的身世倒是有些的相似,可是秦天朗刚刚有句话说的不错,秦炜烜可以逆来顺受,可以厚积薄发,可以忍着忍着再忍着,等到自己有实力的时候再来一雪前耻。

可是沈书意性子要刚烈了很多,真的惹火了她,沈书意绝对是直接眼一瞪,心一横的就冲上去了,她虽然知道该有计划该有部署才能一举得胜,可是或许是性格的不同,沈书意倒是血性了不少,否则这些年沈素卿一次有一次的陷害时,沈书意不是没有办法来解决。

但是她就是倔强着性子,鱼死网破,即使被沈父和沈母误解,沈书意也要狠狠的揍一顿沈素卿,这样才痛快才解恨,秦炜烜这样的谋定而后动,沈书意大概是做不到了。

“一个女人都比你有血性。”秦天朗因为调查过沈书意和秦炜烜和沈家其他人的情况,有了详细的了解,所以看着沈书意转身就走,不理会身后阴沉着脸的沈家父母,秦天朗只感觉沈书意的性子倒真的合胃口,嘲笑的看了一眼不敢和自己冲突的秦炜烜。

“其实当年你故意装作怯弱的样子,谄媚而害怕,逆来顺受,其实我都知道,秦炜烜,你以为我们这些圈子里的世家子弟都是傻子吗?你那一点点的小伎俩小算计我们会不知道吗?”秦天朗走近了几分,拍了拍秦炜烜僵硬的肩膀,压低了声音笑着继续开口。

“当年我虽然小,怨恨你,但是你如同小豹子一样反抗的时候,我还当你是我的弟弟,可惜啊,后来你就软弱了,任人欺负,让你学狗叫你都能学的有模有样,就差没有伸出舌头给我们舔鞋底了,我秦天朗我秦家没有这么孬种的血脉!”

秦炜烜阴狠着眼神,身体绷的太紧之下,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愤怒的因子和这些年的仇恨都在心里头叫嚣着,可是秦炜烜看了一眼笑的冰冷而讥讽的秦天朗,却还是狠狠的克制住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他真的打了秦天朗,还在公安局里,人证物证都有,自己之前的努力都是前功尽弃了!

竟然还能忍?秦天朗戴上了墨镜,连嘲讽都从眼中褪去了,潇洒的转身就离开了,他才是秦家的继承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世家子弟的尊贵和骄傲,就算是失败也会败的壮烈,至于秦炜烜,秦天朗即使承认他有几分才能,可是那又如何?不过是不上台面不入流的一个私生子而已!

沈书意刚走了出来,却发现沈素卿已经过来了,不知道在门口站多久,她身上穿着拘留所的黄色囚服,估计是没有睡好,面色苍白,手腕上还戴着手铐,阴狠的眼神愤怒而仇视的盯着沈书意。

“你想要开服装公司?怎么了?沈书意,你是不服气爸将天依服饰留给了我,所以打算开开一家服装公司和我竞争吗?可是沈书意,我会让你一败涂地!在服装界无法立足!”沈素卿挣脱了身后的女警,向着沈书意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在拘留所的这两天是沈素卿这辈子最不愿意回想的屈辱,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沈书意带给自己的!

“我以为在拘留所里牢头至少让你学了一点规矩,看来有些人还是不长记性。”沈书意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看起来心情极好。

看守所和监狱虽然不一样,管理上要松懈了一些,可是里面的规矩可不少,沈素卿这个大小姐模样装起可怜和娇弱,在男人群里倒是吃的开,毕竟男人都喜欢这种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的女人,更何况沈素卿的脸的确够漂亮,再加上沈父这些年琴棋书画的教导,沈素卿绝对算得上是个美女才女。

可是进了看守所,沈素卿这模样不会激起女人的同情和保护,反而会让那些女囚犯更加的厌恶和痛恨,所以沈书意不厚道的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沈素卿在看守所里的境况会如何?受重伤倒是不至于,不过只怕也被折磨和羞辱了。

“原来都是你安排的!”沈素卿脸色陡然之间一变,表情恶毒的扭曲着,一进了看守所沈书意就被下马威的给打了一顿,然后就被丢过去洗厕所了,不是家里佣人打扫的干净,还喷了空气清新剂的洗手间,看守所的厕所有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沈素卿才洗了不到三分钟就忍不住的呕了起来,结果被几个女囚犯骂着假清高直接将脸给按进了马桶里,而沈素卿也是禁止喝水的,除非她喝马桶里的水,忍了一天一夜,太渴了之下,沈素卿终于在一众女囚犯恶意的笑声和羞辱里去马桶里喝水了。

果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看守所和监狱里的那些规矩每个新囚犯估计都要尝一遍,当然了,除非你拳头够硬,自然也就没有人敢招惹你了,或者进去之后有牢头护着你,否则想要平安无事那根本不可能,不过看着沈素卿这么仇恨的看着自己,恨不能将自己给撕成碎片。

沈书意倒也不解释什么,反正解释了也是枉然,笑着开口,“下一次要陷害我记得一定要做的天衣无缝,否则再被抓起来,说不定就不是看守所这样的小儿科了,直接被丢到女子监狱那才是真正的可怜,好自为之吧。”

不再和沈素卿浪费自己的时间,沈书意打开车门上了车直奔工商局了,手续问题倒是不少,沈书意先得去工商局林区企业名称核准申请表,填报自己要开办的公司名称。

还得租个厂房,陆纪年原本就在三流的服装公司工作,沈书意让他先帮忙留意着合适的厂房,等去了税务局买了印花税和合同再去陆纪年的公司将他给挖走,一想到陆纪年让沈书意拿着玫瑰花过去挖人,沈书意嘴角就直抽搐,他到底被那个女老板怎么虐待了,非得这样狠狠的报复一下。

工商局窗口。

“身份证复印件要三份。”柜台的工作人员快速的翻了一下沈书意递过来的材料,直接将材料又丢了出来,又转过头和一旁的同事说笑起来。

之前自己打电话过来咨询时说两份复印件!沈书意挫败的直瞪眼,倒是笑着开口,“那个麻烦你可以帮忙复印一下吗?”

“出去自己复印,你当这是你家的东西呢?”工作人员不耐烦的开口,冷眼瞪着沈书意,头一扭继续和一旁的同事说笑。

“我前面那个办理手续的人不是在这里帮忙复印的吗?”要是没有前面的人这么做了,沈书意也不会开口,大夏天的谁愿意为了一张复印件跑几条街,更何况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说了不行就不行,你听不懂人话啊?就你这穷酸样都想要开公司,什么人那。”工作人员直接炸了起来,火气十足的对着沈书意吼了一嗓子,噼里啪啦一阵骂,“前面那是我朋友,我乐意给他复印,怎么着?你以为你是谁啊?自己出去复印,不要打扰后面的人办手续。”

传说中的微笑服务呢?沈书意翻了个白眼,身后一个排队的男人小声提醒着,“去三楼楼梯口那里就有复印的,一块钱一张,是工商局家属弄的复印机在那里。”

所以原本要三张复印件的,可是沈书意打电话过来询问的时候对方只说两张,而原本柜台这边也可以帮忙复印的,但是为了让家属的复印机可以赚钱,自然将人都赶下去复印了,一般人也不会为了几块钱的事情说什么。

“谢谢啊。”沈书意感激的笑了笑,拿着材料去下面复印了,不过是一块钱的事!忍了!这会想想沈书意感觉自己脾气挺好的啊,为什么别人倒说自己脾气坏又固执又倔强,要真的是坏脾气,刚刚估计都吵起来了,不吵起来也要投诉去了。

到了三楼复印机这边,得,果真是一批人在等着复印,沈书意听了听,果真和自己的遭遇都一样,询问的时候说的复印件张数和实际需要的不同,直接将人都赶下来花钱再复印。

“投诉?得,为了几块钱投诉什么?听说这可是局里副局长家的亲戚,这年头就是这么一回事,认了吧。”另一个男人笑着接过话,“真投诉了,你以后还想开公司?估计天天都有工商部门的人上门检查,到时候就是请佛容易送佛难了。”

等沈书意弄好了复印件再排队到了柜台这边注册公司名字时,之前柜台的工作人员估计不满沈书意之前的话,这会直接刁难起来,“不行!换个名字!这个名字有人预定了。”

莫思云很喜欢中国的文化,她自己还设计了很多古典服饰,沈书意准备弄的服装公司也是走古典线路,现代和古代服饰的结合,布料也准备以棉麻和丝绸为主,所以她决定将公司名字定为:古韵,韵取韵味之意,也是莫思云名字里最后一个字的谐音,也算是个念想。

之前在工商局的网上检索了一下,古韵并没有被注册,所以沈书意还挺庆幸,却没有想到柜台的工作人员直接丢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名字还给预订那?”沈书意都气乐了,看着眼前穿着白衬衫蓝色裙子的工作人员,看起来也不过三十来岁,年纪轻轻的,可是却是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

“已经被预订了,换一个。”女工作人员挑着秀的细细的眉头,得意洋洋的看着沈书意,故意刁难着,谁来这里办事不都是将他们捧着哄着,此刻女人看沈书意这模样就不高兴!

“我记得有投诉电话吧?”沈书意倒也没有生气,和这样小心眼的女人生气不值当,不过沈书意倒也不准备妥协,要是其他事她也就算了,让一步得了,可是这个名字沈书意很喜欢,换一个总感觉变味了,更何况也没有换的必要。

“你投诉啊,我怕了你不成?”女人尖声笑了起来,态度高傲,靠在椅子上,满脸的挑衅和得意,“今天我偏不让你用这个名字,你还怎么着?”

“算了,去换个名字吧,我听说这个女人和局长有一腿。”一旁一个中年女人低声的开口,拉了拉沈书意的胳膊,示意她不要正面冲突,这年头但凡态度这么恶劣的,谁不是有后台有背景的。

“不换。”沈书意倒也是脾气倔了起来,直接拿出手机,扫了一眼不远处墙壁上粘贴的投诉电话直接拨通了,将事情说了一遍。

果真是有后台,柜台的女人一点都不害怕,优哉游哉的翻看着网页,这个窗口也不办公了,她就这么和沈书意耗上了!嘲讽冷笑着开口,“一般受理可是七个工作日,等到下个星期再来听取结果吧!”

谭宸这个后台不算!关煦桡是公安系统的也不算,莫念有事外出了,难道找莫五爷?沈书意刚准备打电话,却看见柜台窗口里边员工出入的门打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快速的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

“局长,有什么事让你亲自下来了。”刚刚还和沈书意杠上来的女人这会嗲声嗲气的开口,态度一扫刚刚的恶劣,娇软的问着局长,接过文件时手还有意无意的从局长的手背上摸了摸。

在这笑贫不笑娼的现实社会里,即使是小三也不感觉自己可耻了,反而得意洋洋的像原配妻子一般,丝毫不在意会被曝光出来。

“手头的工作先放一下,将这个先处理一下。”局长笑着开口,拍了拍女人的腰,趁机在她的腰上掐了一下,换来女人得意洋洋的娇笑声。

局长快速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沈书意眼尖的看见竟然是秦天朗站在门外,而隔着柜台,在门口的秦天朗刚准备点一支烟,结果余光一扫倒也看到了沈书意。

秦天朗今天过来也是弄手续的,他想打败秦炜烜,原本不需要自己动手的,将事情交代下去,自然有人会给秦天朗出力,但是看到秦炜烜之后,秦天朗倒是明白秦炜烜的不甘,所以这一次秦天朗决定自己亲自动手打败秦炜烜,让他输的心服口服。

所以他直接开车过来工商局这边自己办理手续,将之前一家建筑公司过户到自己的头上,然后拿下古玩街的招标建设权,却没有想到从公安局那边分开之后,竟然又碰到了沈书意。

“秦少,你去我办公室坐一下,等手续办好了,我让人亲自送过来。”局长快速的走到了秦天朗身边,点头哈腰的陪着笑容,要不是秦天朗的身份如此特殊,局长也不会亲自下楼来柜台这边弄过户手续问题。

“嗯,尽快吧。”秦天朗点了点头,转身迈步离开,局长立刻跟了过来,原本以为秦天朗是回自己楼上的办公室喝喝茶顺便等一下,可是秦天朗却打开一旁员工出入的门直接走了出来向着沈书意走了过去,让局长也只能错愕一愣之后快速的跟在了秦天朗的身后。

“办手续?”秦天朗看了看沈书意手里的材料,拿了过来随手递给一旁的局长,“这是我朋友,一起给办了。”

“不用了,这会还办不了,古韵这个名字不给我用,说是被人预定了。”沈书意笑着开口,瞄了一眼柜台前脸色一变的女人,不厚道的笑着,啧啧,自己也是有后台的人啊,貌似这个后台还硬不少。

“预定?”秦天朗怔了一下,他虽然是世家子弟,是准备从政的,但是为了打败秦炜烜,秦天朗也是透彻的了解了一下商业运作的手续,公司的注册名字一般通过检索之后,只要没有被注册,都可以用的,哪里存在什么预定。

看了一眼沈书意那无辜的笑容,再看着一旁柜台女人扭曲的表情,秦天朗也是个人精,此刻忽然就明白过来,转过头看着一旁的局长,冷笑着开口,“我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个规矩,我不知道我刚刚过户的这个名字是不是也被预定了呢?”

“绝对不存在什么预定!小刘,你是怎么工作的?”局长脸色一变,也是立刻明白过来了,直接怒声斥责着一旁的女人。

这边小刘想要开口,可是却也知道连局长都要恭敬有加的这个年轻男人只怕身份绝对不简单,所以也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平日里耀武扬威惯了,再加上和局长又是这种关系,所以倒也没有道歉,耍着小性子。

“这脾气够大的啊。”冷笑起来,秦天朗他们的脾气够大,那也是有资本的,这会看着一个工商局的工作人员还这么大的脾气,秦天朗嘲讽的冷笑起来,“不过是依靠纳税人的钱供养的公仆,什么时候都爬到百姓的头上了!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怎么回事?谁在这里闹事呢?”这边秦天朗的话音刚落下,几个保安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一看小刘低着头,满脸的委屈,局长脸色不对劲,直接误会是有人闹事,让小刘生气了,局长的姘头都生气了,局长自然也是下来哄着小情人了,所以保安目光一扫,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沈书意和秦天朗。

“你们怎么回事?敢在这里闹事,活得不耐烦了吧?局长,是我们工作不到位,让这些刁民上来捣乱影响刘姐的工作了,我立刻将他们都带走!”保安霹雳啪啦的开口,气势汹汹的将电棍抽了出来,指着沈书意和秦天朗,“还他妈的傻愣着做什么?立刻给刘姐道歉!这里是你们能撒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野的地方吗?”

噗嗤一声,沈书意笑了起来,没有见过这么二缺的保安,就算是想要在局长和小刘面前立功,也要将事情给弄清楚吧,看局长这猪肝脸色,沈书意同情的看了一眼被电棍指着的秦天朗,估计这个秦家大少还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

“你给我滚下去!”局长火大的对着耀武扬威的保安低吼了一声,随后脸色郁卒的对着秦天朗鞠躬赔礼着,“秦少,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在乱说,这是我们工作不到位,绝对不存在什么预定问题,我立刻就让人将这位小姐的手续给办理了。”

“快点吧,一会我们还有事。”秦天朗看了一眼沈书意,见她只是笑笑,并不准备刁难什么,倒是也没有继续为难什么了。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的手续都办理完毕了,原本普通人要过来说不定要弄上一天,可是什么人什么事,秦天朗在这里,手续半个小时就处理完毕,局长毕恭毕敬的将人给送到了大门口。

“谢谢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沈书意道谢着,和秦天朗说了一声之后自己开车先离开了,这会还得去花店买一束玫瑰花,陆纪年那络腮胡子的粗犷邋遢模样,还送玫瑰花?沈书意头痛了起来。

目送着沈书意离开,秦天朗看了一眼局长,冷冷的开口,“那样的工作人员该怎么处理就处理了,不要留下来将把柄给其他人抓住了,否则你就得不偿失了。”

“是,我明白,我会立刻将人给开除掉。”局长愣了一下,虽然有点不舍的,但是只是一个女人而已,玩也玩过了,为了这个得罪秦少不值得,更何况那女人也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趁机开除掉也好。

天本服饰有限公司。

办公室。

“柳设计师,老板娘让你进去一趟。”一旁男人敲了敲桌子,不解的看了一眼从早上上班开始就将脸向着门口看过去的柳一禾,他就不明白了这么邋遢的一个男人,老板娘竟然还看上他了,那胡子里估计都有馊味了。

那是老子有副好身材!陆纪年冷冷的瞥了一眼传话的男人,咻的一下站起身来,沈家姑娘最好不要食言!陆纪年优哉游哉的向着办公室走了过去,门都没有敲,直接开门进去了,看着坐在沙发上脸上满是厚厚的粉底,笑的肉麻的老板娘,只感觉昨晚上吃的饺子都要吐出来了!

“什么事?”不耐烦的开口,陆纪年低沉着声音,带着郁郁不得志的孤僻,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再走近,他之前就一直在这个公司混日子,老板娘这个又老又色的女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看出自己的好身材,竟然还天天想要潜规则自己,甚至还掐了自己屁股三次!陆纪年一想到这个就差一点抓狂!

“小禾啊,站那么远做什么,快过来坐,这一次就差你的设计图了,小禾,我虽然对你不错,但是你可不能恃宠而骄。”老女人色眯眯的开口,目光从陆纪年惨不忍睹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他穿着过大衣服的结实身材上,吞了吞口水,尤其是那屁股的弹性,可真是又翘又有弹性!

恃宠而骄?老子骄个屁!陆纪年差一点一口心头血吐了出来!硬蹦蹦的开口,“这几天没灵感,画不出设计图!”

“这就影响工作了。”老女人身体横卧在沙发上,背枕着沙发的扶手,笑的那叫一个“勾人”,虽然在陆纪年看来是血盆大口更贴切,“小禾,你也知道我就算要假公济私包庇你,其他设计师也会不服气的,当然了,如果我们是其他关系,他们就算不服气也不能说什么了。”

“我和你没有关系,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陆纪年眉头一挑,听着身后那脚步声,知道沈书意来了,冷冷的看了一眼横卧在沙发上的这一大坨,恶心的撇了撇嘴角,“我要辞职!”

到口的肥肉还没有吃到就要飞了,老女人诧异的一愣,不相信的看着陆纪年这一张惨不忍睹的脸,要不是她知道他绝对有一副让女人欲仙欲死的好身材,就凭他这邋里邋遢的样子,和一个月几千块的收入,要租房子要坐车,还要吃饭,他还有钱交女朋友?

“小禾,你还年轻,其实你不知道我这个年纪的女人才最适合结婚过日子,你要是不愿意上班也没有关系,我有钱,我可以养着你。”老女人不甘心的开口,一手在自己的胸口揉了两下,笑着继续蛊惑着,“小禾,面包才是最重要的,你说是不是呢?”

“不好意思,我准备和小禾成立一家服装公司,面包和牛奶也都会有的。”沈书意脆生笑了起来,推开半开的办公室门,一手亲昵的挽住了陆纪年的胳膊,一手将红玫瑰塞了他。

看着沙发上那一大坨的老女人,她还卖弄风情的将领口给扯低了露出两挂丝瓜nai,沈书意无比佩服的看了一眼陆纪年,他还真的敬业,竟然在这个高危险的情况之下工作了这么多年,这要是一不小心就贞操不保了吧!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