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再次暗杀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07    作者:吕颜

左岸咖啡厅。

浓郁的咖啡香气怡人,安静里飘扬着优雅的钢琴声,沈书意看了一眼四周向着坐在角落里的周子安走了过去,而不远处的一张圆桌钱,原本三个想要搭讪的女孩子一看沈书意向着周子安走了过来,不由的脸色冷了下来,嫉妒的目光看着沈书意。

子安站起身来绅士十足的给沈书意拉开了椅子,优雅一笑,周子安原本就身材修长,五官俊朗,带着几分俊雅斯文,尤其是此刻面带笑容的温柔,更让一旁不远处桌子旁的三个女孩子再次将嫉恨的目光看向沈书意。

“谢谢。”坐了下来,沈书意接过周子安递过来的文件袋,打开看了一下正是翟莲和演艺公司的解约合同,有周子安出面了,所以公司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刁难,直接和翟莲解约了,一分钱的违约赔偿金都没有要。

“小事而已。”周子安喝了一口咖啡,笑着看着眼前的沈书意,“秦天朗过来N市了,想必小意你也知道他和秦炜烜的关系,只怕这段时间不会太平,秦炜烜的事情和沈家的事情,如果可以不理会就尽量不要插手,秦家势力很大,即使在N市我也要避其锋芒。”

沈书意诧异的一怔,不解的看了一眼说话的周子安,在沈书意看来周子安和秦天朗的利益绝对是一致的,就如同他说的一样即使周子安在N市可以只手遮天,但是对于秦天朗还是要避其锋芒,可是周子安竟然会提醒自己不要和秦天朗作对。

“沈素卿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沈伯父已经闹着要出院去公安局里顶罪,小意你如果同意的话,这事我来解决。”周子安勾着薄唇,修长的手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目光深沉的看着沈书意,带着几分无奈之色,“小意难道一直都没有将我当成朋友吗?”

说实话沈书意的确不愿意和周子安这些太子Dang交往认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沈书意做事素来都是无愧于心就可以了,她不会主动去欺凌谁,但是真的被人给欺负到头上了,沈书意也不是善男信女。

而周子安、周淮这些太子党从小到大都是在权势的光芒之下长大的,行为处事素来都是嚣张跋扈,草菅人命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小事而已,可是不得不说周子安除了最开始在孙大刚这件事上利用了自己之外,之后倒真的没有再利用沈书意,反倒是多次示好。

“我们是朋友吗?小意。”周子安的确很精明,此刻他面带笑容的向着沈书意伸过手来,他知道沈书意的性格其实多少有些吃软不吃硬,所以周子安将选择权交给了沈书意。

看了看眼前伸过来的手,沈书意笑了笑,伸过手和周子安握了一下,“当然,我们是朋友,以后有什么事说不定还需要你帮忙呢。”

笑容从狭长的眼中溢开,周子安握了一下沈书意的手随即松开,心里头倒是惊诧沈书意的手竟然如此的软和,“沈素卿这事需要我出面吗?不管如何这个面子秦天朗还是会给我的。”

沈书意犹豫了一下,想到沈父的性格,只怕他是宁愿自己去坐牢受苦,也舍不得沈素卿有个三长两短!虽然嘴上说的狠,甚至之前秦炜烜来找自己的时候沈书意都是毫不犹豫的说出狠戾绝情的话,可是她真的能看着沈父去坐牢吗?

“放心,这件事我来处理,不会让他们知道是因为你的关系。”看得出沈书意的为难,周子安笑着接过话,直接替沈书意将后顾之忧都解决了,否则沈素卿就会有恃无恐。

这一次陷害不到沈书意,下一次还会继续,反正出了事也有沈父顶着,而沈书意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沈父真的去坐牢,所以周子安才会说自己出面来做这件事,这样沈素卿除非还想要坐牢一次,否则她短时间里绝对不敢再胡来。

沈书意点了点头,不管如何,这都是最后一次了,下一次真的再出事了,沈书意都不会再插手,这一次就当是自己还沈父的生养之恩。

“回去揽月苑?我送你吧。”事情谈完了,看着沈书意似乎要离开,周子安快速的开口,率先站起身来,“我送你回去很晚了。”

“不用了,我开了车子过来的。”沈书意笑着拒绝了,她原本就开了车过来的,再者她虽然说周子安说不上来是朋友是敌人,但是为了谭宸,沈书意还是不愿意和周子安过多的接触,周子安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的眼神,话语里明显都透露着一股亲昵。

“那小意就陪我出去吃一点东西,就当还我一个人情吧。”周子安眼神晦暗了几分,却还是露出了笑容,“可以吗?”

“要去吃什么?”沈书意点了点头,咖啡厅也提供食物,不过听周子安话里的语调明显是要出去吃东西了,沈书意也不好拒绝,不管如何翟莲这事都是周子安出面帮的忙。

“那边有条小吃街,就过去那里吃吧。”朗然一笑,毫不意外的看着沈书意眼睛瞪大了几分,周子安眼中笑意加深了几分,“走吧,我一直就想要试试这边小吃街的美味,可惜一个人总少了些乐趣,阿淮他们更不愿意吃。”

小吃街这边倒是热闹,人头攒动着,撒在肉串上的孜然粉香味在空气里飘荡着,沈书意看着周子安解开了领口两粒衬衫扣子,一副随性的模样,倒也不显得突兀,不过毕竟是世家子弟,那种高贵和优雅倒是刻在了骨子里,让四周来往的人明显都将目光落在周子安和沈书意的身上。

“一碗酒酿圆子,一份桂林米粉,我去买点烤羊肉串回来。”周子安体贴的将沈书意安置在塑料圆桌上坐了下来,自己则是快速的想着不远处的烤羊肉的摊子走了过去。

沈书意看了看喧闹噪杂的四周,自己倒是很久没有过来这种小吃街吃东西了,可是突然的,啪的一声,估计是哪里线路被烧毁了,小吃街这边突然陷入到了一片黑暗里,所以摊子上挂着的灯泡都灭了,人群里有一瞬间的混乱。

沈书意原本是没有多在意什么,毕竟夏天因为用电量大电路烧毁太正常了,可是突然的,当一声枪声隐隐的在噪杂声里传来时,沈书意猛然的站起身来,戒备的视线向着周子安刚刚离开的烤羊肉串的摊子快速的走了过去。

周子安也是很戒备的,尤其是上一次和周淮在歌厅包间里也是突然停电,然后端着托盘送酒的服务生突然对他们动了刀子,当时幸好沈书意也在,她速度够快才抢先一步截住了对方的匕首救了周淮,周子安之后就派人查了,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查到。

周子安虽然感觉事情不可能这么就结束了,毕竟敢刺杀他和阿淮的人绝对是不可能放弃的,但是他也不是杯弓蛇影过日子的性子,所以周子安虽然谨慎了一点,但是倒依旧过自己的日子,可是此刻突然又是断电了,周子安倒也谨慎了不少,迅速的借着人群的混乱躲到了巷子里,可是那一声闷沉的枪声让周子安脸色立刻就变了。

这是被子弹擦出来的痕迹!沈书意站到了烤羊肉串的摊子边,一旁的水泥墙面上多了一道痕迹,而刚刚那一声枪声并不大,其他人并不会多在意什么,可是沈书意知道那是灭音手枪开枪的声音。

可是黑暗里人头攒头着,沈书意根本没有办法找到是什么人开枪了,不过黑暗里,她迅速的看了一眼四周,随即向着周子安最可能逃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避的方向快速的追了过去。

“趴下!”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她虽然没有察觉到杀手在什么地方,但是却敏锐的警觉到了危险,清瘦的身影快速的一个上前,一把将躲在巷子里的周子安给扑倒在地上迅速的一个翻滚。

又是砰砰两声,子弹打到了后面的墙壁上,“跟着我出去。”沈书意低声的开口,她知道杀手就藏在人群里,可是眼前的环境太混乱之下,沈书意一时半刻根本找不到开枪的凶手,只能带着周子安先离开这里再说。

声的应了一个字,周子安也是摸过枪的,枪法也算准,可是毕竟没有真正的开过枪杀过人,这会子弹从身边咻咻的射了过去,周子安虽然努力的保持镇定,可是神色却还是有点的慌乱。

可是沈书意的声音却透露着让人感觉到安定的力量,黑暗里,周子安看了一眼走在身前的沈书意,明明还是那么清瘦的身影,但是却让周子安突然就冷静下来了,跟着沈书意慢慢的离开。

“啊!有人杀人了!”突然,人群里有着尖锐的喊叫声刺耳的响了起来,而随着之前的几声枪响之后,几辆面包车突然停到了路边,呼啦一下冲出来一群人。

而小吃一条街的不远处也咚咚的跑来一群人,都举着铁棍钢管,却是黑社会帮派之间的打斗混乱,四周的人群早就在察觉到危险的第一时间就散开了去。

“这是帮派争夺地盘?”周子安也退到了人群的外围,也算是安全距离,看着不远处打砸在一起的混混,脸色阴沉阴沉的,他一开始以为这是针对自己的,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帮派之间的争斗,可是明明之前那几枪都是对准自己的方向射过来的。

沈书意比起周子安要敏锐多了,她知道刚刚在巷子里时如果自己不扑倒周子安,他很有可能就被子弹给射中了,难道是有人借着帮派之间的争斗来暗杀周子安,再将罪名推出去?

“先离开再说。”低声的开口,沈书意看了一眼四周,却没有了危险的感觉,杀手应该已经离开了!周子安眼睛里带着愤怒的火光,狠狠的看了一眼打斗的那些帮派混混,却还是听从沈书意的话先离开。

砰的一声,火光四起,沈书意在龙组的时候任务就是保护自己需要保护的目标,这种习惯已经成了本能,所以当爆炸声轰天而起,热浪带着灼烧皮肤的热镀席卷而来时,沈书意本能的将周子安猛然的推倒在地,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住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

后背一阵一阵的痛,沈书意知道这不是炸弹,而是一旁的两个液化气被点爆了,难怪她之前没有在人群里感觉到危险,原来陷阱是设在这里的。

因为整个人是压在了周子安的后背上,所以沈书意脸上倒没有什么伤,不过后背却吃一阵痛,不过也幸好她的反应速度极快,虽然后背被爆炸带来的杂物给狠狠的砸上了,但是沈书意动了动身体,倒没有什么重伤。

“你?”周子安只感觉耳朵还有耳鸣的感觉,脑子里嗡的一下一片空白,他只意识到自己被沈书意给扑倒在地上了,尔后就是爆炸声和火光浓烟。

周子安呆呆的回头看着沈书意,喉咙如同被堵住了一般,他最开始是感觉沈书意很有意思,和他认识的那些女孩子完全不同。

再后来,周子安感觉沈书意就像是一个谜,看起来和普通职场女孩没有什么不同,聪明干练,性子还拗,脾气也不是看起来的那么好,可是她却有着精湛过人的身手,或许是男人的劣根性,尤其是周子安这样的世家少爷,真的有这么一个姿色漂亮,却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女人时,他骨子里的征服欲也冒了出来。

可是周子安越试探出手,沈书意却越离着自己越远,她不会在意自己的家世,不在意自己的魅力和手中的权势,沈书意似乎从来都是知道自己要什么该做什么的人,周子安置感觉自己似乎是越陷越深了。

而此刻,黑暗里,浓烟滚滚,看着沈书意那一张冷静的漂亮脸庞,目光深邃却镇定,周子安突然感觉心悸动了一下,一种无法描绘的感觉从心口滋生蔓延到了全身,让他就这么傻傻的看着沈书意,完全失去了自己平日里贵公子的优雅形象。

“有没有受伤?没有的话,我们要先离开这里。”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其实心里头有些的无奈,果真是习惯成自然,刚刚爆炸发生的一刹那,已经本能的救下周子安,现在不用想沈书意也知道自己后背只怕被砸的一片淤青。

幸好谭宸不知道,这要是知道了,那个面瘫脸该不会直接来灭了周子安吧?笑了笑,沈书意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混乱的四周,拉着周子安快速的离开,一面压低声音开口,“暂时不能回去,有可能在半路上还有袭击,我们先这样走,到了安全的地方你再联系你信任的人过来接你。”

子安刚一迈开步子,突然脚踝处剧烈一痛,整个人直接向着前面踉跄的跌了过去,幸好沈书意回过身来扶住了周子安。

“脚扭了?”沈书意看了一眼周子安的脚,可是现在不是检查伤口的时候,“忍忍,我们现在必须离开。”

“没事,走吧。”周子安不在意的笑着,虽然脚痛的难以忍受,不过周子安却没有多在意,踉跄了一下,看着沈书意直接将扶住自己快步离开,周子安苍白的脸上笑容加深了几分。

没有的具体的方向和目的,沈书意带着周子安快速的向着北面撤离着,为了安全甚至将周子安的手机还有手表这些可能会被安装了跟踪器的东西都给丢到了垃圾桶,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小旅馆。

“一晚上两百八,身份证拿出来登记。”宾馆前台打着哈欠看了一眼两人,虽然看起来有点的狼狈,但是前台小姐也不是什么好奇的人,只是有点诧异而已,毕竟沈书意和周子安这会看起来真的是灰头灰脸的狼狈。

“就带了一张身份证,两百不用找了。”沈书意将自己的身份证给拿了出来,丢了两张老人头放在了台面上,这样的小宾馆登记一贯查的不严。

“四零八房间。”前台小姐收了钱快速的登记了身份证号码之后将证件还给了沈书意,将门卡拿了过来,继续打着哈欠趴在柜台上补眠着,多赚了二十块钱的小费了。

房间有些的简陋,周子安坐在了床上,卷起裤腿看了一眼脚扭的很严重,这会已经完全肿起来了,估计是当时爆炸发生时突然被沈书意给扑倒了,这才扭住了脚。

“这里应该很安全,你用宾馆电话通知人过来接你,我会在宾馆门口守着的。”沈书意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她已经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至少不是灰头灰脸的狼狈。

后背倒是挺痛的,不过幸好她反应速度快,只是被爆炸的掀起的重物给砸到了,而没有被烧伤,否则这会沈书意还真的懊悔死了,本能反应什么的太纠结了。

“你这就走了?”周子安晦暗的开口,眼神里带着几分失落,他不知道为什么沈书意会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之下扑倒自己,甚至趴在了自己的背上替自己挡下爆炸可能带来的危险,可是那一刻,周子安是心动的。

越是他们这样的世家子弟,越是感觉到人情的淡泊,所以能有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人都算是奢侈了,周子安对周淮很好,也是因为这个表弟没有心思,为了自己绝对可以两肋插刀,但是在周子安看来周淮还是太嫩了,性子太冲,脾气暴躁,需要改变的地方太多了,不过周子安也就图一个安心,毕竟他相信周淮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

可是看着沈书意如此冷淡的表情,似乎直接否定了刚刚她那么不顾危险救下自己的感动,周子安心里头有种钝钝的痛着,不过倒也没有强人所难,“今天不管如何谢谢了,以后小意有什么事直接知会我一声就可以了。”

“顺手而已,就这样吧,我先走了。”沈书意平静的笑着,带着几分的疏离,转身打开门出了房间,不过还是出于本能四处的观察了一下,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沈书意下了楼。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周淮开车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四个黑色劲装的保镖,周淮脸色紧绷着,快速的进了宾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一行人又出来了。

“哥,怎么了?”周淮诧异的看着并没有上车而是四处张望的周子安,似乎是在找什么人一样,可是周淮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没什么,走吧。”笑了笑,周子安带着惆怅坐上了车子,随着车门的关上,保镖发动汽车离开了,后座的周子安苦涩的笑了笑,揉了揉眉心,如果她想要躲着自己,只怕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找到人。

等到周子安和周淮等人离开了,沈书意的身影才从黑暗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收回目光打了一辆出租车,“左岸咖啡。”

等从左岸咖啡馆外的停车场将自己的车子开回到揽月苑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客厅里还亮着灯,沈书意一进来,关煦桡就警觉的发现了她身上的狼狈,迅速的站起身来放下手里的书,“出什么事了?”

“别提,本能习惯。”沈书意动了动身体,后背这会痛的厉害,倒是可以忍受,不过沈书意还是有点挫败,大致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估计是有什么人针对周子安,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两次都被我给碰上了,我都快要怀疑对方会不会借此将我当成第一个狙杀目标了。”

“你这就是躺着也中枪。”关煦桡哭笑不得的接过话,他留意到了沈书意话语里的本能习惯四个字,不由的想起沈书意敏捷的身手,一流的警觉性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小意她以前经常这样保护其他人,难道是保镖随扈一类的?否则一般人即使是练家子也没有这么强的警觉。

“我上楼去睡觉。”沈书意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嘲笑自己的关煦桡自己向着楼上走了过去,后背还真的有点痛!可惜谭宸不再这里,沈书意也不方便让关煦桡上药,只能自己熬着了。

当手机铃声响了许久之后,沈书意刚从浴室洗了澡出来,一听到铃声,不由快速的向着床边猛的掠了过去,结果忘记了拖鞋沾着水这会正打滑,沈书意一个来不及砰的一头撞到了床头柜上,痛的沈书意泪水哗啦一下就流了出来。

“谭宸。”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沈书意幽幽的开口,头撞的狠了,这会额头上多了一个肿包,摸一下就痛,沈书意不由痛的嘶了一声。

“怎么了?”低沉醇厚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出来,谭宸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皱着眉头,板着峻脸,他第一次听到沈书意这么委屈的声音,这让谭宸都恨不能立刻就回到N市,可是此刻却只能透过电话,“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受伤了?”

“说了你可别生气,也别吃醋。”扁了扁嘴,或许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沈书意倒真的冷静干练,可是面对谭宸的时候总有几分的孩子气,这会额头撞的狠了,肿了一个大包不说,还破皮了,沈书意幽幽的开口,“刚刚为了接你电话给摔了一下,额头撞到床头柜了。”语调里听起来是责怪,但是更多的却是软软的撒娇,沈书意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傻气,不由笑了起来,声音倒是清脆了几分,不似刚刚软软绵绵的,“我没事,就是撞了一下,你今晚上有时间打电话了?”

“嗯,小心一点。”谭宸闷声的开口,第一次他有种恨不能立刻丢掉任务回去的冲动,握着手机的大手紧了紧,“还发生了什么事?”

谭宸没有忘记之前沈书意说的让自己不要生气不要吃醋,这绝对不是因为撞到了额头,肯定是又出了什么事!秦天朗这个时候到了N市,只怕真的有什么事了,可惜自己短时间里无法回来。

“那个就是今天晚上不小心,一个习惯性的救了周子安。”莫名的心虚啊,沈书意这会突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会选择告诉谭宸呢?

如果不说,等谭宸回来了,后背的淤青应该就好了,可是即使和周子安并没有任何的暧昧关系,可是沈书意却不希望谭宸日后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什么,信任从来都是双方的,或许她以前和秦炜烜之间就缺少了信任。

“你生气了?”三分钟之后,电话里只有低沉的呼吸声,沈书意无良的笑了起来,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坐到了床上,不厚道的摸了摸鼻子,反正天高皇帝远,自己也不担心谭宸会黑着面瘫脸了。

“没有。”简短的两个字,声音闷沉,谭宸板着面瘫脸,半晌之后继续开口,“不用将人扑倒,直接一脚踹开就行了!”

噗嗤一声,沈书意在电话里笑了起来,结果乐极生悲之下牵扯到后背的伤口,痛的嗷嗷了两声,哭笑不得的对着调侃着吃闷醋的谭宸,“哪有这样保护人的?到时候没有被爆炸伤到,而是被我一脚踹出内出血了怎么办?”

“左右死不了人。”冷着声音,谭宸一想到沈书意竟然趴在了周子安的背上,面瘫脸就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来!他都没有和小意亲热过!“让煦桡给你上药。”

“不是吧?你不吃醋?算了,过几天就好了。”沈书意诧异的一愣,眼中是压不住的柔软和幸福,她知道谭宸领地意识太强,太霸道小气,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开口这么说。

“蒙着他眼睛,敢偷看……”余下的话谭宸没有说,可是那语调是怎么听怎么的危险!

“蒙着眼睛怎么上药啊?”哭笑不得的反问了一句,沈书意趴在床上,下巴抵着软软的枕头,漂亮的眉眼里都是幸福的笑,“我没事,刚刚对着镜子看了看就是一点淤青而已,最多一个星期就好了,你也要注意安全,别受伤了。”

沈书意自己受伤了她倒不在意,这会一想到谭宸的任务可能非常危险,不由的心拎了一下,语调也慎重了不少,“谭宸我可告诉你回来之后我要全身检查,你身上要是多了几个子弹孔什么的,你就惨了。”

“不会。”谭宸斩钉截铁的开口,低沉冷酷的嗓音里带着强者的高傲,“不过是些不入流的角色,伤不到我的,回来之后给你全身检查。”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沈书意自己说的时候没有察觉到什么暧昧,结果谭宸这么低沉着嗓音一说全身检查,沈书意脸蹭的一下火热热的烧了起来,脑海里不由的想起谭宸那英俊的脸庞,虽然五官偏冷,气势漠然,可是不得不说谭宸绝对是好看的,身材修长,看起来略微的偏瘦,不能想了……

“上校,侦察兵回来了。”这边谭宸刚准备说什么,不远处的凌浩然快速的说了一句,无奈的看着即使打电话还面瘫着脸的谭宸,沈家姑娘果真神经异于常人,和这么一张面瘫脸还能说这么久的电话,她难道不会感觉到无趣吗?

“有事,先挂了。”谭宸沉声开口,对着凌浩然打了个手势,快速的对着电话另一头的沈书意恶狠狠的叮嘱着,“不许受伤!不许和周子安一起吃饭!”

“是,长官!”沈书意笑着接过话,她就说谭宸会生气呢,果真如此,这话说的还真是咬牙切齿,“只是因为他帮了翟莲,过意不去才过去了一趟,放心吧,我现在可是名花有主了。”

谭宸冷峻的面瘫脸也不由的柔软了下来,“好好照顾自己,让煦桡给你上药。”

“知道了,你去忙吧,注意安全,不给我一个晚安吻吗?”心情大好之下,沈书意笑着调侃着,她刚刚透过手机也听到了谭宸那边的声音。

谭宸怔了一下,估计是没有想到沈书意会这么说,可是,谭宸冰冷的凤眸快速的扫了一眼四周,刷的一下,刚刚还竖起耳朵偷听的一群大老爷们立刻一个个看风景的看风景,闭着眼睛小憩的小憩,还有两个装模作样的擦拭着自己手里的枪杆子。

吧唧一口,谭宸并不大,但是在安静的夜里倒是异常的响亮,然后面无表情的挂了手机,一群大老爷们一个个如同卡机了一样都愣住了,刚刚他们一定是幻听了吧,肯定是幻听了!

齐刷刷的,所有人的目光见鬼般的看向谭宸,为什么他们感觉上校被人给附身了!这种对着手机都能吧唧一口亲吻的男人是他们的上校吗?那个训练起来极其变态,平日里冷漠着面瘫脸,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字的谭上校?

冷着面瘫脸,谭宸将手机收了起来,径自的向着同样傻愣愣的如同石像一般站立的凌浩然走了过去,看了看眼前脸上还画着油彩,穿着橄榄色军装的侦察兵,冷声的开口,“什么情况?”

“是!”侦察兵猛然的回过神来,快速的站直了身体,可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僵硬的,看到上校大晚上的煲电话粥已经够惊悚的了,上校竟然还对着手机吧唧亲了一口,声音还大的很,这也太恐怖了!

手机另一头沈书意也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还真的亲了,她原本就是调侃一下,这会红着脸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沈书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将脸闷在枕头上笑的不能自已,谭宸这个面瘫脸怎么能这么可爱!

第二天大清早,阳光明亮着,原本夏天会让人感觉到炎炎的燥热,可是心情极好之下,沈书意脸上是压不住的浅笑,“我过去工商局一趟办理一下开厂的手续。”

“有什么需要的话告诉我一声。”关煦桡也站起身来准备去公安局里上班了,他原本是准备陪着沈书意一起去办理手续的,可是沈书意拒绝了,关煦桡知道她的独立,所以也就没有坚持了。

“行,我先过去了。”沈书意点了点头,拿着手里的文件和背包出门了,后背今天早晨疼的厉害,之后谭宸估计是有任务了,所以才没有给关煦桡电话,沈书意自己也没有叫关煦桡给自己上药。

这并不是说避嫌,可是沈书意还是顾虑到谭宸了,再说她即使不上药也就是痛几天而已,不过沈书意倒是不敢和谭宸说,否则谭宸肯定会亲自叫关煦桡给自己上药。

“沈小姐,有时间吗?今天沈素卿貌似要出来了,沈小姐不去看看?”这边沈书意的车子刚开出了揽月苑外的马路上,秦天朗却已经开着车过来了,看起来明显就是故意在这里等沈书意的。

沈书意透过车窗看了一眼秦天朗,他带着墨镜,黑色的T恤,下身是黑色西装裤,带着几分尊贵不凡,可是说这话时并没有什么不高兴,看来周子安已经说服了秦天朗,不过他特意来等自己做什么?

“沈小姐不过去吗?”秦天朗挑了挑眉梢,似乎有些诧异沈书意竟然还真的能如此的狠心绝情!昨晚上秦天朗接到周子安的电话,这才知道他竟然遇到袭击了,不管如何,秦天朗还是来了一趟医院。

而周子安也趁机说了一下沈素卿的事,当然周子安是说今晚上遇袭之所以能安全离开,也是因为沈书意阴差阳错的帮忙,所以让秦天朗就不要继续压着沈素卿的案子,也算是周子安还给沈书意的一个人情。

其实秦天朗要对付的人是秦炜烜,至于拿捏住了沈家人,不过是秦天朗闲着无事故意刁难而已,所以周子安这么一说,更何况还牵扯到了周子安的救命之恩,秦天朗大方的答应了,所以沈素卿才能被捞出来。

不过秦天朗还是留了个心眼,他也是调查过秦炜烜和沈书意的,昨晚上小吃街那边的混乱秦天朗也收到了最新的报告,据说是两个黑道帮派为了争夺地盘而打了起来,所以秦天朗倒是不怀疑周子安话里话外的真实性,他只是诧异沈书意竟然能救到周子安,明明调查里沈书意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个女孩子了,性格还有点的倔强固执。

“既然如此就过去一趟吧。”秦天朗既然过来了,沈书意知道自己只怕没有办法离开了,更何况秦天朗手里权势不小,这会沈书意如果拒绝了,说不定秦天朗还会故意刁难一下不释放沈素卿,所以沈书意发动汽车跟在秦炜烜后面过去公安局一趟。

秦天朗车速开的很快,追求一种速度上的刺激感觉,可是在这样的上班时段将车速开到这么快,原本就拥堵的马路上立刻就是一片混乱,秦天朗透过墨镜瞄了一眼后视镜,却发现沈书意竟然开着越野车跟了上来,速度丝毫没有落下。

“有意思!”秦天朗玩味的笑了起来,脚下油门一踩,车速又提了不少,快速的向着公安局的方向开了过去,而沈书意的车速也提了上来,并不太靠近,但是绝对不会超过十米的车距,行家一出手,秦天朗就发现沈书意的车技竟然如此的精湛。

秦炜烜放弃了沈书意和沈素卿那个女人暧昧不清,还真是脑子进水了!秦天朗见识多了,玩过的女人自然也多,沈素卿那点手段伎俩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如今在秦天朗看来沈书意倒是更加有趣。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