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挖到熟人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06    作者:吕颜

“思云很喜欢中国的文化,我们莫家在越南缅甸边境漂泊那么多年,可是根还是留在这片土地上的。”莫安远缓缓的开口,目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沈书意,又似乎是透过沈书意看到了当年那个温柔端庄,可是骨子里却一直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的强烈愿望的莫思云。

即使最了解莫思云的莫安远也没有想到莫思云是如此的想要回到中国来,这个愿望已经成了执念,那些年,莫安远只知道莫思云这个妹妹是如此的喜欢中国的文化,所以他尽可能的搜集所有可以搜集到的古物,不论价格,字画孤本玉饰古瓶只要能想到的都会搜集过来送给莫思云。

莫安远包括莫家其他的人其实都想要回国的,他们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虽然在越南和缅甸占据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可是毕竟漂流在异国他乡,心里头根本没有归属感,更何况越南缅甸那边不管是政府还是地方军阀势力都想要将莫将军这伙人给赶走,好独占毒品这一块巨大的肥肉,所以莫家人丝毫不能松懈,神经永远都是紧绷的,只要一松懈,说不定所有滞留在边境几十年的莫家人都会被残杀殆尽。

生活如此的艰辛,想要回去的愿望整整在莫家人三代人的心里头压着,可是他们回不去了,所以莫安远也心疼莫思云,尽可能的满足她的一切愿望,可是却没有办法动摇军心将莫思云送回国。

很多时候看着莫思云虽然有着富裕的生活,可是在越南和缅甸这样的地方却如同被关押在蛮荒之地的金丝雀,莫安远虽然心疼却也无奈呢,只能看着莫思云一天一天的枯萎。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莫思云这个外柔内刚的女子竟然是如此的固执,为了可以回去,莫思云唯一可以想到的办法竟然是要嫁给沈勋,当年莫将军定下了死规矩,任何人敢逃回去,枪毙!可是莫思云终究还是踏出了这一步。

她选择了沈勋,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君子端方的男人,甚至不在意他已经结婚了,因为莫思云想要的只是回去,一个可以回去的契机,莫将军终究还是舍不得对唯一的一个女儿执行枪决,更何况莫安远这些被收养的五个孩子也不可能看着最小的妹妹被横死当场。

莫思云和沈勋一夜夫妻成为事实之后,莫将军当时就放下狠话,从此之后断绝和莫思云的父女关系,至此之后,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莫思云是死是活,都和莫将军无关,莫家所有人都不准再和莫思云联系!

莫思云就这么离开了,带着决绝和沈勋一起离开了,回到了N市之后,莫思云原本是一个人居住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了孩子,再之后就是沈书意的出生,莫思云因为生子而死在医院里,沈勋将沈书意带回了沈家,对外宣称是沈家的小女儿。

穷其一生,莫思云都没有真正的过上她想要过的生活,没有来得及去看那小桥流水的吴苏风情,去体验青砖灰瓦的皖南徽韵,去四季如春的昆明走一走,可是莫思云终究还是回来了,即使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莫家人都是护短的,如果是其他人这样做,我会认为思云对不起沈勋,破坏了他的家庭和婚姻,可是思云已经去了,一切的恩怨也都了了。”莫安远缓缓的开口,那带着悍匪戾气的冷硬脸庞上此刻却带着一股懊悔和惆怅,那是他疼到心坎里,爱恋了多年却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女孩。

当初因为莫思云绝然的离开,有些人也动了念头,这些年在越南缅甸边境,钱都赚了不少,毕竟毒品可是世界上来钱最快的行当,所以有钱了谁也不想天天过刀口舔血,枪林弹雨的生活,就因为这件事,越南缅甸那边的其他势力想要趁机分裂莫家,将莫思云离开的事情炒的火热,企图分裂军心。

莫安远和其他被收养的四个人用了三年时间才彻底将莫家军再一次的整顿了,莫安远这才有时间打探莫思云的下落,因为他之前也担心越南和缅甸这边会派人抓了莫思云来威胁,所以也就一直不敢动,沉寂了三年才打探沈勋和莫思云的下落。

可是物是人非事事休,莫安远这才知道莫思云竟然在生下沈书意之后就离世了,莫家已经稳定下来了,莫安远慢慢退出了莫家的核心位置,几经周折到而来N市定居,而为了掩人耳目,莫安远收养了莫念,对他关爱有加,也隐晦的放出消息,莫念才是莫思云的孩子。

年幼的莫念因为环境的恶劣瘦小黝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三四岁,莫念成了沈书意的替身被莫安远收养在身侧,而莫家真正有血缘关系的继承人其实只有莫思云一个,莫思云死了,那么她的孩子才是莫家真正的继承人。

莫念幼年的训练异常的艰苦,最危险的那一次差一点死在爆炸的大火里,被砍断了左手小拇指的一节指头,喉咙也被严重灼伤,从此之后嗓子是彻底毁了,只是沙哑着声音说话。

不过莫安远也终于在中国落稳了脚跟,避开了莫家继承人的争夺战,莫念也一直留在莫安远身边,所以即使外界都以为莫念才是真正的继承人,可是他滞留在N市不回,也就意味着他不会要莫家的继承权,如此一来,莫家和其他有心的人倒也没有再纠缠莫念,也没有了暗杀。

可是这两年莫家的局势越来越危险,表面的平静已经被撕破,除了莫安远之外,当年莫将军收养其他的四个养子,一个生死不明的失踪了,余下三个人都野心勃勃的想要拿到莫家的继承权,野心又开始活络起来了。

但是大家都是名不正言不顺,谁也不能让对方信服,更何况还有那么多莫家军真正忠诚的只是莫将军的血脉,所以莫安远这两年也开始有些担心他们会为了继承权而弄出一个傀儡来,这些人真的找到莫念了,莫安远倒也不怕,可是他却害怕他们会找到沈书意,将沈书意拉回莫家的争权夺势里,陷入那样黑暗而危险的环境里。

“这个是思云的房间,这些都是她的收藏,你可以慢慢看。”莫安远带着沈书意上了二楼,从踏上楼梯之后,就感觉穿越到了时间回到过去一般,木制的楼梯,转角处是一个青花瓷的大花瓶,墙壁上悬挂着字画。

淡淡的檀香萦绕其中,窗户都是那种木制雕花镂空的,透过缝隙可以看见楼下的种植的一棵石榴树,沈书意推开眼前的一道木门,六十平米不到的一个大房间展露在视线里。

“我母亲她很喜欢服饰?”沈书意诧异的看着衣柜里成排成排的衣服,不是那些顶尖的国际品牌,以莫家的财力,莫思云想要穿什么限量品牌的服装都买得起,可是这些衣服有些是全新的,有些经常穿,因为是棉麻的布料所以有些都有点被洗的败色了,不过都是清一色的带着民族特色的服装。

棉麻和丝绸为主的“听潮阁”更新最-快,全布料,剪裁和设计应该都是同一个设计师手工制作的,衣服的款型很简约雅致,可是在袖口和领口的做工却非常的精致,都是那种双面绣的手工绣花,衣料上点缀的都是素雅的花卉或者图案,是现代服装和古代服饰的完美结合,看起来依旧偏古风古韵。

“这些都是思云自己设计自己做的。”莫安远笑着开口,思云如果生活在古代,绝对是一个才情兼备的大家闺秀,如果她生活在中国,也是世家小姐,可是独独却生活在最危险最黑暗,毒品泛滥的越南缅甸边境,即使再有钱可是那样的环境只是一张看不见的大网,让思云一点一点的枯萎。

沈书意惊诧的一愣没有想到这些漂亮的衣服竟然都是莫思云自己做的,不由的笑了起来,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这些保存的极好的服饰,恍惚之间似乎看到年轻的莫思云一针一线制作这些衣服的美丽画面。

“这些都是思云画的设计图。”莫安远打开抽屉将一个画本递给了沈书意,上面都是莫思云的亲手画的设计图,很多她都还没有来得及制作,可是人却已经离世了,莫安远压抑下从骨子刘渗透出来的痛苦的,慧极必伤,佳人薄命,他终究还是太迟了。

一直不知道从瑞凡公司离职之后该做什么的沈书意怀念的看着手里画本,白色的素描纸上是一张张精美的设计图,沈书意清澈的目光里带着坚定之色,笑着看着一旁的莫安远脆生开口,“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

莫安远只是微愣了一刻,随即笑着点了点头,“这原本是思云的愿望,她想回到国内当一个民族服饰的设计师,如今这个愿望倒需要你来实现了,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告诉我,人员还有公司的手续我替你弄。”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当然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也不会客气的。”沈书意摇摇头笑了起来,她的母亲当年不顾一切的来到了N市,或许也想过依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发展,而不是借助莫家,更不会借助沈家,如今,沈书意也不会依靠外力,或许这是她思念这个将她带来人世的那个温婉柔情女子的最好方式。

在莫安远这里吃午饭,沈书意就开车离开了,开的还是谭宸那辆越野车,莫安远站在门口静静的目送着沈书意的离开,眼神悠远,思云若是没有离开,今天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高兴?

小意这个孩子比自己想象的要聪慧优秀太多太多了,沈家那些人这些年的偏见和无视让小意比起其他人更加的坚强自立,她的骨子里流淌着莫家人的血液,义父泉下有知也该高兴的,小意这个外孙女儿完全继承了义父的性情,倒是思云的性格更像义母柔软温婉了许多。

【谭宸我知道该做什么了,我会打造一个弘扬民族特色的服饰品牌,PS:以后我赚大钱了就可以养你了,所以注意安全,出任务也不要太拼命,安全第一!】沈书意按下了发送键,白嫩如水的脸上是压不住的笑意,熠熠的光辉从清润的眸子里流露而出,想了想又拿出手机快速的发了一条短信。

【可惜你不在我身边,我只能和文教授、煦桡分享这个好消息,顺便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庆祝一下。想你了,^_^】

相对于沈书意的好心情,而此刻在揽月苑小区的大门口,因为小区的安保格外的严格,外来人员没有住户的邀请是一律不给进揽月苑的,所以秦炜烜只能坐在汽车里等候的秦炜烜脸色阴霾了很多,带着狰狞的怒意和扭曲。

“怎么回事?为什么卫副市长不愿意出来吃饭?”秦炜烜声音阴冷着,脸色也是异常的难看,自从搭上了周子安这条线,秦炜烜就可是着手准备古玩街的招标,信心十足的要拿下这一块的建设权,而卫副市长就是总管整个N市的建设开发。

“是,之前已经约好了时间,可是前天卫副市长的秘书打电话过来说卫副市长有个重要的会议要主持,所以不能过来了,今天我打电话过去询问,秘书又说卫副市长要出差归期不定。”陈木身为秦炜烜的秘书,也是重要的伙伴兼好友,可是此刻却也是无能为力,一次拒绝有可能是意外情况。

但是接二连三的拒绝,甚至连陈木亲自过去市府办公室了都没有见到卫副市长本人,陈木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但是在古玩街招标这么关键而敏感的时间里,卫副市长避而不见,明显是投标出了问题。

“我知道了,我会查清楚的,上一次我让你准备的那个刘燕燕调教的怎么样了?我是让她演清纯可人的毕业大学生,而不是三pei小姐,让她给我留个心眼,说话注意点,我会找机会将她送到卫副市长身边的,事成之后五十万少不了她的。”秦炜烜冷着脸快速的交待了一些事,这才挂了电话,靠在驾驶位上,明明古玩街的招标建设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为什么现在又出了变故?

秦天朗!秦炜烜立刻想到了原因,脸色阴霾到了极点!素卿用凹凸公司来陷害小意,这件事自己一开始还奇怪为什么上面死都不松开,水都泼不进去,秦炜烜仔细打听了一下,又和翟父联系上了,这才知道这件事上面有话下来了,再加上证据确凿,所以素卿才被关押起来,连保释都不行。

秦炜烜明白秦天朗肯定是利用这件事一开始想要陷害小意,从而刁难自己,可是小意脱罪之后,秦天朗就将罪名都推到了素卿身上,左右都是沈家人,秦炜烜知道自己无法置身事外,秦天朗这是在向自己宣战!

可是这件事秦炜烜还真是没有办法!如果不是证据确凿,秦炜烜倒是可以替沈素卿活动一下,将人给捞出来,可是证据齐全,再加上秦天朗利用秦家和曾家的权力介入了,秦炜烜明白沈素卿这个案子弄不好都会被判刑。

如今古玩街招投标的事情又出现了变故,一定也是秦天朗插手了,秦炜烜森寒着目光,满眼的恨意让原本峻朗的脸庞丑陋的狰狞起来了。

看到沈书意开着谭宸的越野车过来了,秦炜烜嫉妒的攥紧了方向盘,随后又快速的收敛了脸色,打开车门下了车,深邃的目光深情的看向停下车的沈书意。

“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吗?”沈书意心情很好,所以连带着看到秦炜烜倒也是和颜悦色,而揽月苑里面正拿着小锄头在小区公共花园里准备锄草的文教授和其他几个老头子都刷刷的将目光看了过来。

“看吧,我就说谭宸那个臭小子肯定不行,这不一看就是个成功男人,比起谭宸那个臭小子可是好太多了,天天面瘫着脸吓唬谁呢!”文教授哼哼的开口,一脸好奇的看着沈书意和秦炜烜,虽然嘴里话说的不好听,不过神色里却带着几分担忧,看起来还真的担心谭宸出任务之后沈书意被其他男人给拐走了。

“沈家姑娘可不是墙头草,放心吧,谭宸那小子也不错。”揽月苑里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老人居多,看起来这个小区有点的老旧了,但是独门独院的小楼居多,所以住的也都是N市响当当的人物,真的拉一个出来,估计N市黑白两道军政商三界的人也都要给几分面子的。

原本一群老头子老太太闲下来了就锻炼身体,唠唠嗑,喝喝茶,没事再摆个棋盘杀两盘,文教授过来之后立刻就发现揽月苑的花园太糟蹋花了,那些极品的兰花就这么载在地上,简直是糟蹋兰花,还有那五年的君子兰直接当成杂草一样,文教授立刻动手打理这些花花草草,原本闲的无事的一群老头老太也都跟过来帮忙,一下子都熟悉起来了。

秦炜烜看着离开自己却过的依旧很好的沈书意,她面色白皙,扎着马尾辫,精神奕奕,秦炜烜阴狠了一下眼神,却又在瞬间恢复过来,“小意,你知道素卿的身体不好,现在公安局那边因为证据确凿不给保释。”

“我知道,煦桡也问了一下,是有人从上面交待下来这个案子要严查,想必你也是知道的。”沈书意平淡的开口,秦天朗已经到了N市,沈素卿这个案子只怕没有办法翻案了,毕竟证据确凿。

“小意,我来是告诉你沈伯父要给素卿顶罪。”秦炜烜看着神色平淡,眼神清冷的沈书意,以前秦炜烜就知道沈书意的性格,平日里小意其实很好相处,可是一旦触犯到小意的底线,她绝对比任何人都要狠心绝情!

沈书意神色微微一动,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只怕沈素卿就算真的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人,他们也会护短的说沈素卿是一时激动,是被人欺负狠了才会冲动杀人,所以这一次沈素卿即使证据确凿的被抓起来了,真的没有办法将人捞出来了,所以就自己去顶罪了。

沈书意明白以沈父的性格他只可能自己去顶罪,而不可能花钱找无辜的人给沈素卿顶罪,想到沈父躺在医院腿上还打着石膏的模样,沈书意虽然心里头有些的难受,但是终究还是狠心的无视了。

沈素卿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有恃无恐,沈书意能帮得了一次,但是帮不了两次,更何况帮了这一次,沈素卿还会变本加厉的针对自己。

“如果没事我先进去了,沈素卿的事情我不会插手的。”缓缓的开口,声音却带着几分的过于疏离的冷静,沈书意走回车上开车进了小区大门,她不是善男信女,沈素卿也不是什么好人,帮了这一次只不过是让沈素卿有机会来陷害自己第二次而已。

目送着沈书意的车子离开,秦炜烜狰狞着表情,砰的一拳头砸到了汽车前盖上,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油门一踩发动汽车也离开了,目前还没有和莫家搭上关系,可是秦天朗竟然开始报复自己了,秦炜烜阴狠着脸庞,不管如何古玩街的建设招标自己绝对不能丢了,前期已经投资这么多钱进去了。

文教授从小区的公共花园收工,关煦桡也下班回来时,沈书意正盘腿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散落着不少打印出来的纸张,一旁笔记本电脑的风扇呼呼的转动着,沈书意手里拿着笔快速的在纸上刷刷的写着什么,抬头看了一眼一起进门的两个人,“晚上吃饺子,买了酱牛肉回来当配菜。”

“你这是要开服饰公司?”关煦桡拿起茶几上的文件看了一眼,上面是N市的服装连锁店的一个名单,另一张纸上写的是成立服装公司需要准备的详细资料。

“嗯,不过我准备打造一个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属于自己的品牌,所以目前只准备现在网上开一个店铺,在N市弄一个实体店铺,主打的是棉麻系列的服饰,风格是偏古韵古典风格的。”沈书意看了一下午的资料,这会也是头晕沉沉的痛着,不过倒是信心十足准备大干一场。

“那服装设计师方面呢?”关煦桡倒是不担心投资成本什么的,可是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那么就需要有属于自己的一流设计师,否则现代社会时尚流行几乎不到半年就一个变化,没有属于自己的设计师,就无法打响自己的品牌。

“已经在物色了,不过想要挖人可不太容易。”沈书意嘿嘿的笑着,有点的心虚,将手里头的一叠名单给关煦桡递了过去,绷着纤瘦的身体,一副我很无辜的模样。

快速的翻了几页,这张纸上记录的都是国内名列前茅的设计师资料,巨细靡遗,连这些设计师的癖好都记录的非常清楚,短时间内能拿到这样的调查资料,关煦桡抬头看着一脸无辜的沈书意,她该不会是黑了这些设计师的电脑吧。

“这个办法不是我想的,顾钧澈说这是最快的办法,所以我们就稍微合作了一下下。”摸了摸鼻子,沈书意无辜的扬起笑容,她虽然是个黑客高手,但是毕竟任务量有点重,国内知名的设计师还算很多的,所以她就联系上了顾钧澈。

其实沈书意一开始还不到那个曾经给曹四斌帮忙散播自己绯闻的黑客就是顾钧澈,沈书意只不过是看他的要价很低,简直是黑客高手白菜价,所以沈书意为了省钱就联系上了,谁知道一打电话,得,沈书意一听声音就听出了顾钧澈。

“这些设计师只怕挖不走。”关煦桡很是忠恳的开口,这些都是国内顶尖的设计师,而沈书意的服装公司还没有开始筹备,没有哪个设计师愿意离开现在优绰的环境来沈书意这个还不知道前景怎么样,甚至连三流公司都算不上的小公司来帮忙,即使工资给的再高,但是公司没有发展前景,这些大牌设计师是不会亲睐的。

“嗯,我知道,我只是大致的了解了一下他们的设计风格,不过我已经相中了一个人。”沈书意侧过身来,快速的在一叠资料里翻动了几下,指了指上面一个三流设计师的资料,“柳一禾,他是国内最好的设计院毕业的,只是因为性格孤僻所以最后没落成了三流服装公司里的设计师,每天的工作就是翻抄国外大品牌的设计风格,然后设计服装。”

市场上很多山寨版的服装,价格比正品要低廉了数十倍都不止,不过样式上和流行的国际品牌却有些的相似,这些三流服装公司就是让自己旗下的设计师抄袭剽窃大品牌的服装设计,然后回来稍微改动一下,用最低廉的成本生产出服装来,这也是一种销路。

而这些三流服装公司里的设计师每天除了剽窃设计之外,就是去各大专卖店里转悠,如果有机会偷偷将刚流行上市的衣服给拍下照片就更好了,回来之后自己稍微修改一下,然后在工厂下单生产。

“你要三顾茅庐是你的事,我要吃饭了。”文教授看了看沈书意一下午弄的这些资料,哼哼的催促两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满的抱怨着,“谭宸那个臭小子一走,你都不按时准备晚饭了,哼!”

“我去煮饺子,你继续看。”关煦桡笑着接过话,自己转身向着厨房走了过去,沈书意从瑞凡公司离职之后就犹豫着要做什么,现在有了决定也是好事,不过选择了服装这一块,是不是因为沈家的关系?

这个设计师柳一禾是一定要挖过来的,顶尖设计师沈书意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挖墙脚的,三流设计师挖来了也不顶事,倒是这个柳一禾虽然人很孤僻,但是绝对有设计天赋,而有了顾钧澈的帮忙沈书意也知道了柳一禾每天晚上都会去一间很普通的小酒吧喝酒。

入夜之后到没有白天那么燥热了,沈书意将车子停到了酒吧外不远处的停车场,徒步向着酒吧走了过去,这边看起来有点的混乱,不远处是一条小吃街,人头攒动着,看起来有些的乱,而酒吧街这边霓虹灯闪烁着,因为膈应效果不是太好,远远的可以听见酒吧里重金属的音乐声。

柳一禾人很孤僻,调查到的资料倒也不是很多,只知道他在设计院的时候基本没有什么朋友,和导师也处的不好,不过很有设计天赋,可是因为不会为人处事,倒是被埋没了,只能来这样三流服装公司混日子。

资料上只有一张柳一禾入学时的照片,估计真的是搞设计的,柳一禾带着厚厚的黑边框眼镜,胡子拉碴着,头发乱糟糟的如同鸡窝般,整张脸几乎都看不到了,不过这么悚人的造型,沈书意相信即使不用看脸估计也能在酒吧里认出柳一禾来,而听说酒吧的调酒师是柳一禾唯一的朋友,所以他才经常过来。

酒吧比较混乱,沈书意一进来立刻就引起几个跳热舞的年轻小混混的注意,吹起了响亮的口哨,几个小混混向着沈书意挤了过来,“靓妞,一个人吗?”

“让开!”冷着脸,在酒吧这样混乱的环境里,你如果稍微好脸色一点,就会给别人一种可以欺负可以上的暗示,所以沈书意扫了一眼全场之后,直接向着目标任务大胡子的柳一禾走了过去。

两眼一瞪,柳一禾不淡定了,沈书意也不淡定,原本以为的三流设计师?再看着柳一禾这雷人的伪装,沈书意嘴角抽搐了两下,一屁股坐了下来。

“呦,一禾,还真有豪放的姑娘欣赏你的大胡子造型!”调酒师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暧昧的对着柳一禾笑着,手上动作不停,耍了漂亮的倒酒动作。

“闭嘴!”陆纪年狠狠的一瞪眼,尼玛,这种流浪汉的可怕造型竟然让熟人看见了,陆纪年透过有啤酒瓶底厚的黑边框眼镜看了一眼沈书意,对上她那明显笑的扭曲的小脸,陆纪年狠狠的将酒杯在台子上一摔,站起身来要离开。

“喂,大叔,你这也太不给美女面子了吧?”几个小混混搭讪失败正不甘心,结果一看沈书意竟然坐到了酒吧常客大胡子的身边,谁知道换个大胡子竟然还这么不给面子的就走人,小混混立刻感觉机会过来了,三五个人快速的将陆纪年给围了起来。

“美女,别生气,哥哥给你出气,这个大胡子不长眼,哥哥立刻让他给你道歉!”一个小混混流里流气的开口,来这个酒吧的都是些普通人,一般工作稍微好一点的公司白领都不会来这里,嫌档次太低了,鱼龙混杂的太乱,沈书意除了这一张可以掐出水来的嫩脸之外,气息也是柔和静美,绝对是酒吧里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让开!”陆纪年恶狠狠的对着无辜的沈书意甩了个眼刀子,看样子她是来找自己的?可是什么时候龙组人的行踪这么好找了,还有陆纪年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沈书意给盯梢了,柳一禾这个身份可是他的伪装。

上一次去源城的时候,陆纪年就打着去其他城市大品牌的服装连锁店转转的噱头离开的,设计师这个身份让陆纪年的时间非常的活,估计谁也没有办法想象龙组如今的头,那个语带戏谑,危险却俊美的陆纪年竟然还有这么邋遢的一面。

“大叔,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给美女道个歉,今天我们这事就算了了,否则的话……”小混混哼哼连声,咔嚓一下将一个啤酒瓶子敲在了桌子边缘,露出手里半截满是尖锐锋口的酒瓶子,威胁的看着越看越不顺眼的陆纪年。

其实这里是龙组的打探消息的一个情报据点,虽然龙组的任务都是保护为主,需要的消息过去也都是从国安部和军情处送来的,龙组的人只需要执行任务就可以了,但是陆纪年上来之后,他不愿意依靠国安部和军情处来打探消息,不管什么事自己掌控了那才最重要。

所以本质上陆纪年是不服输的要强性子,他直接成立了自己的情报点,正好可以利用龙组成员暴露在公众视线下的伪装身份,就像陆纪年自己就是一个三流服装设计师,性格孤僻,有种怀才不遇之后的堕落颓废,经常来酒吧喝酒,而酒吧的调酒师就是龙组的一员,平日里没有任务就负责打探消息和训练,有任务了则是直接出任务。

这会看到陆纪年被几个混混给为主了,调酒师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头平日里这么邋遢落魄的样子,简直是酒吧杀手,谁见了都要避开三分,所以陆纪年在酒吧喝酒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的,谁知道最难消受美人恩,今天刚被美女注意到了,得,立刻就惹上事了。

沈书意你这个混蛋!陆纪年扭曲了一下络腮胡子下的俊脸,然后挑了挑眉头,鸟都不鸟几个小混混直接推开人就要离开,所以打斗在所难免。

而酒吧里的其他人一看这边打架了,不但不离开,反而兴冲冲的围了过来,吆喝着,陆纪年表现的和普通男人一样,虽然看起来力气还是挺大,但是寡不敌众的被狠揍了一顿,不过等几个混混得意洋洋的想要表功时却发现之前看到的美女不见了。

“他妈的真是晦气,走吧,喝酒去。”没有了美女谁吃饱了撑着去打架,几个混混一哄而散的离开了,围观的客人没有热闹看也就离开了。

调酒师走了过来将被打趴在地上的陆纪年扶了起来,酒吧灯光很暗,这才压低了声音笑着开口,“头,你没事吧?”

“滚你丫的。”陆纪年没好气的淬了一声,沈家姑娘,他们的仇结下了!陆纪年推开调酒师,踉跄着步伐离开了酒吧,黑暗之中,看了一眼,陆纪年直接向着停车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沈书意和陆纪年都是龙组出来的,所以即使停车他们也都有本能的习惯,车子停的位置是最容易离开,而且不容易被发现的,所以陆纪年在左侧停车位这边就看到了靠在汽车前盖前笑着和自己招手的沈书意。

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监控探头,沈书意站的位置是死角,所以陆纪年也没有什么顾虑的大步走了过来,没好气的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不要用这么危险和戒备的动作看着我,这真的只是意外,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你自己的身手,龙组的人要是被跟踪了还不会被察觉那真是要出大事了。”沈书意笑着接过话,瞄了一眼陆纪年放在腰侧的手,她完全可以相信如果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陆纪年绝对能在一秒钟之内拔枪射击。

“这还差不多。”陆纪年放下戒备,双手环着胸口,他就说自己怎么可能被人跟踪了还不知道,即使沈书意在龙组当年的成绩是全优,可是自己也是全优,陆纪年挑了挑眉梢,“你找我有什么事?”

打开车门,沈书意拿出一个文件袋丢给了陆纪年,“原本是准备挖柳一禾这个怀才不遇的设计师的。”沈书意也没有想到无巧不成书,柳一禾竟然是陆纪年对外的伪装身份。

“呦,这条件开的可不低,怎么了?你真的要和沈家掰了?”头也不抬的开口,陆纪年还在看着手里的文件,沈书意开出来的条件的确很好,没有工作时间限制,也没有压力,只需要他可以画出设计图就可以了,年薪直接开到了二十万,比起陆纪年在这个三流小公司里每个月靠提成才能拿到的五千多可是高了一大截子。

“不就是让你被打了一顿,有必要戳我痛处?”挑着眉头,沈书意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笑的阴险的陆纪年,为什么所有人都以为她想弄个服装公司就是和沈家过不去,对着干呢?自己没有那么小气,睚眦必报吧?

“好吧,我考虑跳槽了,不过明天麻烦沈家姑娘你盛装打扮,带一束红玫瑰来公司里将我当着那个死女人的面给挖走!”陆纪年朗声笑了起来,戳人痛处可是他最乐意干的事,公司那个死女人,年纪一把大了还敢占自己的便宜!陆纪年已经可以想象明天沈书意冒充自己女朋友将自己挖走之后,那个死女人被气的跳脚的样子,太大快人心了。

这真的是龙组的头吗?为什么自己感觉像是看到了一个兵痞子?沈书意皱了皱眉头,无奈的点了点头,“行,明天早上九点再见。”

“可以。”陆纪年笑着点了点头,其实真的跳槽也不错,沈书意过去是龙组的人,陆纪年现在就不需要伪装什么了,即使有任务了,有沈书意给自己打掩护,那么再出任务就方便多了。

当然比起在那个破公司天天被顶头上司的老女人言语外加掐屁股潜规则,陆纪年早他妈的就想要跳槽了!可惜当初这个假身份制定的性格太孤僻,换个公司基本都是被开除的厄运,陆纪年没有办法之下只能委曲求全的继续工作,现在终于可以翻身做主了!

沈书意上车离开,原本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才能挖到柳一禾,毕竟调查的资料里显示他的性格非常的怪癖,如今倒是出师顺利,不过柳一禾为什么还留在N市,难道是因为秦天朗也到了N市了?

毕竟之前文教授的事情里,秦天朗就是被人给利用了,他想要报复刁难秦炜烜,所以陷害自己杀了张望,还将曹四斌给软禁了,最后被有心人给利用了,虽然最后结局皆大欢喜,大家也都知道秦天朗并不是内奸,可是陆纪年如果一直在N市,沈书意都怀疑是不是有人准备动秦家“听潮阁”更新最-快,全了,不过这也和自己无关了。

沈书意原来准备直接回揽月苑的,可是手机却再次响了起来,周子安这个时候打自己的电话?“喂,你好,有什么事吗?”

“小意,你表妹翟莲的合约我已经拿回来了,现在合约在我这里,你有时间过来拿一下。”周子安清越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出来,周子安明白沈书意的性格里的疏离和冷漠,但是她不愿意欠人人情,所以自己毕竟解决了翟莲合约的事情,小意欠了自己人情,所以她一定会过来一趟的。

“好的,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沈书意答应下来,掉转了方向,若是平日里她肯定会拒绝,但是拿人手短,所以沈书意只能亲自过去一趟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