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拒绝合作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05    作者:吕颜

跃龙门KTV走廊这边并不大宽大,几十个黑帮小混混一拥而上,场面简直是混乱到了极点,周淮原本就压着一肚子的火气,所以直接红了眼,满脸暴戾的打了起来。

“你这是拼命呢?”沈书意眼明手快的一把将差一点撞到刀口的周淮给拉了回来,反身一脚将另一个偷袭的小混混给踹飞了出去,诧异的看着明显一脸暴虐的周淮,嘴角微微抽搐,他这是闲着无聊所以直接往刀口上撞。

明明是自己和翟莲惹到事了,可是看周淮这动人的冲动,沈书意感觉这怎么像是周淮和人结怨了,所以就二话不说的出手就打,而且下手还这么狠,甚至都往刀口子上撞。

“我没事。”周淮依旧狠戾着声音,脚步一个上前,再次冲了过去,虽然这些黑帮小混混人是多,可是走廊这边地形的限制,所以每一次也就六七个人冲了过来,周淮完全不担心应付不了。

沈书意也只能和周淮背对着站立,所以虽然场面混乱,但是倒也没有什么危险,而这边包厢里秦天朗和周子安正低声交谈着,佟宝挂了电话脸色一变,一把将身边凑过来的女孩给粗暴的推到了一旁。

“子安哥,周淮在外面人和打起来了。”佟宝直接关了话筒,站起身来快速的对着周子安开口,虽然他们这些纨绔少爷也没有少惹是生非,但是一般人还是不敢惹他们的,所以佟宝一听周淮和人打起来了,而且对方几十个人立刻冷了脸。

“什么?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睛!”一旁另一个喝酒的纨绔少爷也是脸色一变,直接抡起手里的酒瓶子就冲了出去,周淮虽然不是N市的人,但是他和周子安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和周淮打架,那就是等于打他们这些圈子里的少爷们的脸,简直是自找死路!

周子安也是脸色微变,和秦天朗一起站起身来向着包厢外快步走了过去,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是倒也不是很担心,周淮毕竟是军区大院长大的,从小到大都是打架惹事,所以一般人基本是打不过周淮的。

“我草你妈!你们他妈的是从什么地方滚出来的!敢在这里动手,活腻味了!”佟宝等人一看走廊这混乱的局面,尤其还是十几个二十多个混混围了起来,连周淮的影子都看不见,这几个喝了不少酒的纨绔少爷直接冲过来打了起来。

“佟少爷?”最开始被沈书意从保险里踹出来的男人摔在了地上,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佟宝,他原本就是混黑社会的,对于佟宝这个公安局副局长的公子更是认识,这会看到佟宝也在打架,男人只感觉头瓮了一下,心里知道出大事了。

“马三子,你他妈的还真是够狠那!周家二少你也敢打,还带了这么多不长眼的混账东西!你他妈的真是给老子长脸了!”佟宝恨恨的开口,一脚将刚要爬起来的马三子又给踹飞了出去,马三子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其实还是因为佟宝的关系。

马三子人灵活,脑子转得快,阿谀奉承,踩低捧高绝对都是信手拈来,之前马三子还只是个小混混,身后跟着六七个兄弟,在酒吧这些地方看场子收点保护费。

有一次佟宝喝多了和人打架,马三子早就瞄准了这个可以高攀的机会,直接不要命的冲过来帮忙,最后还给佟宝挡了一刀子,攀上了佟宝就等于攀上了佟海峰这个公安局副局长,再加上马三子也算是个十足的小人,所以倒也人模人样的混成了小帮派的老大,因为了有了佟宝的保驾护航,所以毒品生意做的顺,赚了不少钱,否则也不可能有钱投资拍电影,谁知道今天竟然踢到铁板了。

“佟少爷,我是真的瞎了狗眼,这不是喝多了,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马三子也不敢爬起来,就势坐在地上满脸愧疚的嚎了起来。

周家二少?马三子这会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哪里知道这一男一女这么有身份背景,否则就是给他一个雄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对周家二少动手,听说那可是连毛市长的孙子都敢打的狠角色。

佟宝等人一过来,打架的众人自然都停了手,沈书意和周淮站在一旁,其他小混混也都是这一次出事了,打错人了,一个个都低头站在走廊两边,哪里还有刚刚逞凶斗狠的嚣张。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在这里打架!”几个警察快速的走了过来,他们只是巡逻警察,所以刚好接到电话就过来了,而且都是新人,并不太了解跃龙门KTV的情况,在这里打架闹事,即使有人无知的报警了,警察出警也只是意思一下,这些事并不是他们警察可以处理的。

沈书意下手是有分寸的,毕竟都是普通的黑帮小混混,沈书意自然不可能下狠手,可是周淮就不同了,他原本就一身的戾气,再加上之前憋的慌,动起手来就没有轻重了,好几个混混这会正满头鲜血的倒在了地上,不过还好都是皮外伤。

“警察?没事没事,喝多了闹着玩呢,都是自家兄弟。”马三子哪里还敢再得罪佟宝等人,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对着警察陪着笑脸,“真没事,麻烦哥几个晚上跑一趟了,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赔罪。”

“没事?没事将人打成这样?当这不是流血呢!”年轻警察皱着眉头快速的开口,明显看得出马三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再看周淮那一脸的横气和暴戾,“说你呢?这些人都是你打的?”

周淮冷哼一声,直接准备转身离开,警察这两个字对周淮而言一贯都是摆设,一旁警察一看周淮打了人竟然还敢这么横,不由怒极反笑了起来,“小子,你还真够嚣张的啊?对警察都是这态度,你是不是要将人打死了才会怕啊?”

“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指手画脚的?”周淮最厌烦有人对自己说教,这会看着一个警察也敢拦自己,直接飞起一脚将一旁陪笑脸的马三子给踹倒在地,眉头一挑,冷冷的嗤笑着。

“你!”警察脸色陡然一变,怒不可遏的看着嚣张的周淮,刚要动手打人,一旁的佟宝快速的走了过来,将警察给挡了下来。

“够了,你们是哪个分局的?这事和你们无关,快走!”佟宝皱着眉头冷声开口,要是其他警察一般都是认识佟宝的,毕竟佟宝他们经常闹事,自然有人会报警,所以长此以往之下,警察都认识了佟宝,也知道他是佟副局长的宝贝命根子,得罪了佟副局长都不能得罪佟少爷。

“你又是谁?”警察诧异的看着冲过来的佟宝,年纪轻轻,可是也是一身的暴戾,说话还这么狠戾嚣张,警察还想要开口说什么,一旁的马三子又连滚带爬的站起了起来。

“几位警官,这可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佟局的公子,那边那些都是跺跺脚N市都要变天的爷。”马三子快速的开口,幸好在说出了佟宝的身份之后,几个警察虽然一开始不认识佟宝,但是也知道佟宝的大名,立刻灰溜溜的转身就走了,这些少爷们的事情可不是他们可以管的。

“小意姐你没事吧?我看到不对就跑出去报警了。”翟莲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担心的看向一旁双手环着胸口的沈书意,她因为刚刚打架,头发散落了几缕下来,亚麻的衬衫角被系在了腰上,看起来英姿飒爽。

走廊这边人太多,跃龙门的保安也过来了,还有其他包厢的客人也出来看热闹,再加上马三子带的二三十个手下,所以人挤着人,周子安和秦天朗一开始还没有看到沈书意,直到翟莲开口这才发现人群里竟然还有沈书意。

“我没事。”看着翟莲那又愧疚又自责的模样,沈书意淡然的一笑,翟莲原本生性就怯弱胆子小,刚刚的打斗估计普通人都吓的够呛,翟莲会逃走沈书意倒没有什么不高兴,不管如何,能帮也就帮了,真的帮不上忙了,沈书意也不会傻了吧唧的对翟莲掏心掏肺。

“怎么回事?小意你怎么在这里?”周子安快速的走了过来,在混乱的人群里,周子安长身玉立,面容俊雅,神色里带着一丝诧异,不过却因为见到沈书意而面带着浅和的笑意,“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既然周少你开口了,那我也不客气了,我这个表妹一时贪玩和娱乐公司签了合约,这会知道怕了,不过公司不放人。”沈书意倒也没有和周子安客气,这些事自己如果出面只怕很麻烦,不过周子安出面就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

翟莲一听要让自己解约,不由的犹豫起来,皱着眉头看着沈书意,又看了看身边俊雅尊贵的周子安,他原本五官就出色,带着世家子弟的尊贵和傲气,可是不同于周淮的暴戾和粗鲁,周子安儒雅斯文,翩然如同贵公子一般,这让翟莲不由的动心了。

“小意姐。”拉了拉沈书意的手,翟莲低着头,柔弱的开口,“小意姐如果解约了,我就没有工作了。”说完话之后,头低的更低了。

“你可是从N大毕业的,还怕找不到工作?”沈书意看了一眼翟莲,她难道还想要继续留在演艺圈里?今天是自己来的够及时,再加上有莫念的帮忙,否则等沈书意过来时,估计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对上沈书意略带严厉的眼光,翟莲脸色一白,怯弱的低下头,小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咬着唇,楚楚可怜的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小意姐对不起。”

沈书意的性子其实是有些吃软不吃硬的,以前看着翟莲也不由的想到自己在沈家的日子,所以对翟莲也算是有些的照顾,现在看到她这样可怜巴巴的,沈书意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对周子安道,“合约的事情还麻烦周少帮忙了。”

“没问题,小事而已。”周子安笑着接过话,除了最开始看了一眼翟莲之外并没有再多看她一眼,对于周子安这样的太子ye而言,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翟莲那柔柔弱弱的模样,和娇羞带着倾慕的眼神,周子安看多了自然也没有感觉了。

“沈小姐,幸会了。”一直没有开口静观事态发展的秦天朗这才缓缓开口,打量的目光复杂的盯着眼前的沈书意,之前商业犯罪的事情原本是陷害沈书意的,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就这么脱罪了,倒是将沈家大女儿给牵扯进来了,秦天朗看了看沈书意,姿色还行,看起来倒是很精明,不过面对周子安却是态度平和,不卑不亢,倒也有几分意思。

“秦少爷竟然会来N市,幸会了。”沈书意笑着开口,看了一眼秦天朗伸过来的手握了一下,随即抽回自己的手,看来N市果真要变天了。

“沈小姐认识我?”秦天朗脸色微微冷凝了几分,要是在北京城,有人认识秦天朗,他并不会奇怪,可是这里是N市,而且沈书意也不算是N市圈子里的人,秦天朗也是今天才过来的,所以沈书意会认识自己这才奇怪,难道是秦炜烜给沈书意看过自己的照片?

一想到秦炜烜之前竟然狗胆包天的敢雇了人一直在暗中盯梢自己,秦天朗就怒从心头起,一个秦家都不承认的私生子,敢这样做,绝对是包藏祸心!

“秦少可是一口标准的京片子。”沈书意笑了笑,将秦天朗那一瞬间阴鹜的眼神收进眼底,对着一旁的周子安点了点头,“周少这事就先拜托你了,我和翟莲就先走了。”

“沈小姐既然认识了何必这么快就走,一起喝一杯如何,有些事和沈小姐商讨一下。”秦天朗知道沈书意从自己的口音里发现自己的身份,所以倒也没有什么阴霾的情绪了。

秦天朗决定来N市的时候就派人将秦炜烜的事情详详细细的都调查了一遍,其中就包括秦炜烜和沈书意之间还没有对外公布的感情,也有秦炜烜和沈素卿之间的暧昧。

毕竟沈家大宅里那么多佣人,虽然被沈素卿各种手段收买了,但是能瞒得住沈父倒是瞒不住秦天朗用金钱砸下来的攻势。

这会看到沈书意,秦天朗突然决定要报复秦炜烜何不利用沈书意呢?如此一来,让秦炜烜真正的人财两失!再加上秦天朗看沈书意绝对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沈家既然那么偏心,沈书意说不定为了夺回家产和自己合作,毕竟这样的事情在大家族里太常见。

沈书意原本是不打算打理插手秦天朗和秦炜烜的事情,她不是多事的人,再者这是秦家的事情,她和秦炜烜认识这么多年,秦炜烜也从来没有提起过,沈书意也明白秦炜烜不愿意让自己知道这事。

可是这边沈书意刚想要拒绝,一旁的翟莲却拉了拉沈书意的手,祈求的看着她,含羞带怯的目光却不时的瞄着一旁俊雅非凡的周子安,明显就是少女怀春的娇羞,将沈书意要说出口的拒绝话给打断了。

这一次虽然没有换地方,不过倒不是在包间了,而是跃龙门五楼的一个茶室,幽静怡然,和之前那些包间里的奢华截然不同,佟宝他们也知道秦天朗有正事要商谈,所以都直接回包间继续唱歌去了,唯独周淮懒得和佟宝他们继续去闹腾倒是跟着一起来了茶室。

红木的方形长桌,秦天朗和周子安还有周淮坐在一边,沈书意和翟莲坐在另一边,茶艺师将茶泡好之后,又送来了精致可口的小糕点,这才退到了一旁。

“我听说沈小姐已经从瑞凡公司离职了,不知道有没有意愿来我的公司上班呢?”秦天朗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朗声的开口,看了一眼一旁眼露羡慕的翟莲,大方的道,“翟小姐也可以过来上班。”

“是吗?谢谢秦少了。”翟莲一喜,快速的接过话,羞赧的道了一声谢之后,又乖巧的坐在一旁,可是眼睛里却是压不住的喜悦。

“我目前还不想工作,多谢秦少的厚爱了。”沈书意倒是直截了当的拒绝了,看着秦天朗微微一变的脸色倒也没有什么忌惮。

“沈小姐难道就甘心沈家被沈素卿给拿走吗?”秦天朗继续的开口,目光紧紧的盯着沈书意,却见她并没有一点的嫉妒和不甘,反而是面带着柔和的笑意,神色宁静,看起来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沈家的家产。

对于秦天朗和周子安这样身份的人而言,一个沈家他们根本不看在眼里,沈家那一点的家产他们也是不在意的,可是对普通人而言每年也有上千万收益的沈家绝对是挤破头也要争夺的家产,可是沈书意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眼神都没有什么波动。

这是自己之前调查的完全不同!秦天朗的调查里沈书意性子执拗,处处和沈素卿相争,可是沈家父母太偏心,所以沈书意即使想要争也是争不到沈家的家产的,但是此刻,秦天朗明显发现沈书意的平和心态,她是真的不打算争。

“钱财身外物,何况不是我的就算争也是拿不到的。”笑了笑,沈书意在以前还真的有几分不甘心,那份不甘倒不是为了家产,更像是一种被父母漠视之后的不甘,所以她想要争夺家产,不想让沈素卿这么顺顺畅畅。

可是如今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沈书意已经不想和沈家有什么关系了,对于自己亲生母亲莫思云和沈父之间的恩怨,沈书意也不想理会了,所以秦天朗想要利用自己的算盘是打不响了。

“翟莲,很晚了,我们回去。”沈书意站起身来,淡然的一颔首,看了一眼还不想离开的翟莲,眼神微微一沉,锐利了几分。

翟莲怯弱的站起身来,其实她还真的有点怕沈书意,第一次被几个男同学拦住差一点被非礼用强的时候,是沈书意救了她,所以一直到后来翟莲对沈书意是敬佩也是尊重,除了因为进入演艺圈这事闹过矛盾之后,翟莲还是很听沈书意的话的今天又被沈书意给救了。

可是看到沈书意拒绝了这么好的机会,甚至也断了自己的机会,翟莲有点的怨恨,却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跟着沈书意一起站起身来离开。

向着门外走了过去,秦天朗竟然来了N市,看来是要和秦炜烜不死不休了!忽然想到之前谭宸因为任务要离开时和自己说的话,沈书意无奈的笑了起来,谭宸只怕是知道秦天朗要来N市,要和秦炜烜开战,所以才故意引诱自己保证绝对不会插手秦炜烜的事情。

那个看起来面瘫的冰山男人其实肚子里根本就是一肚子的坏水!沈书意想到这里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当时她还真的以为谭宸是舍不得离开,自己性格有些的冷静,和谭宸在一起倒像是认识很多年一般的融洽,所以相对而言这份感情显得平淡了一点,沈书意还因此反省过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谭宸总是不放心自己,结果自己根本就是被谭宸给骗了。

关煦桡开车过来时,沈书意和翟莲在门口等了十来分钟,翟莲一直想要问沈书意周子安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自己能不能去那个秦少的公司上班,可是沈书意刚刚一直在发短信,翟莲犹豫了好几次,却也没有敢开口。

“这是我表妹,翟莲。”看到关煦桡诧异的目光,沈书意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打开车门让翟莲上了车,“先送翟莲回去吧。”

“可以。”关煦桡发动汽车,瞄了一眼后座上的翟莲,不由的想到之前的翟月,同姓,而且是小意的表妹,想来也是翟家的人,不过看翟莲这怯弱的模样,关煦桡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只怕是翟父在外面养的情妇生下的女儿。

坐在汽车后座上,孤零零的翟莲咬了咬唇,羡慕的看着和关煦桡说话的沈书意,两个人交谈的很融洽,虽然只是些家长里短的闲聊,偶然还会笑出声来,可是这种气氛却让翟莲更加的攥紧了手,想要插进去,但是却又不敢。

为什么同样都是不被家里承认的女儿,小意姐之前有炜烜哥那样的男朋友,那可是秦氏集团的总裁,年轻有为,器宇轩昂,而且之前在跃龙门里,翟莲发现沈书意认识的朋友都是非富即贵的,翟莲曾经远远的见过佟宝一次,知道他和翟月是恋人,父亲是公安局的副局长。

而那些人和佟宝一起来跃龙门消遣,翟莲明白这些人的身份都是非同一般,以前翟莲以为只有翟月才有资格和这些少爷权贵们在一起说话玩乐,而自己只是一个情妇生的女儿,上不了台面,所以她也认命了,想要自己赚钱过好日子。

可是看着沈书意和那些人竟然都很舒适,而且沈书意只说了一句,那个周少就答应解决自己和公司合约的问题,几百万的赔偿金只是一个电话的问题,之后的秦少甚至想要帮助小意姐拿到沈家的家产,还让小意姐去他的公司上班。

这些都让翟莲羡慕的厉害,可是心里头也有隐隐的嫉妒,而此刻看着开车的关煦桡,不同于周子安和周淮那样的权贵少爷,关煦桡俊逸非凡,儒雅温和,君子端方。

翟莲心里头有些的酸涩,嫉妒的成分渐渐占了上风,如果拥有这些的不是小意姐是自己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和翟月一样成为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是当汽车停了下来,看到自己和母亲住了快二十年的老小区,翟莲从幻想里回过神来,“谢谢小意姐,我先回去了。”

“嗯,我就不上去了。”沈书意点了点头,这个小区虽然老旧,不过安保还是很好,沈书意来过两次,所以倒也不担心翟莲下车回去在路上还会遇到什么危险。

关煦桡只是淡然的颔首,也没有绅士的要送翟莲进入小区的大门,关煦桡和沐沐他们曾经被称为京城六少,见识的也多,翟莲这样性格的女孩子,他如果真的绅士了一点,反而会让对方误会什么。

等翟莲下车离开了,沈书意才将在跃龙门碰到秦天朗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别插手这些事,如果秦天朗再找到你,直接推了,推不掉的话我来想办法。”关煦桡知道秦天朗找沈书意合作明显就是为了利用。

“嗯,真的有麻烦了我告诉你,暂时还不需要我可以解决。”沈书意点了点头,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和相处都是玄妙,有些人只见过一次却可以成为知己朋友,可是有些人相处多年却也没有办法交心。

“不过我在想我到底该做什么?”沈书意皱了皱眉头,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原本她以为这辈子就和秦炜烜在一起了,即使没有爱情,也有相处多年的亲情,找一份工作,就这样平平常常的过一辈子。

可是谁知道很多时候计划不如变化,沈书意现在从瑞凡公司离职了,自己到底该做什么呢?开个小店?沈书意想了想,不过随后就否定了,开店的话时间太紧张,人整天都困在店里面了,而且她对开店什么的也没有兴趣。

“这也不急,慢慢想吧。”关煦桡温和一笑,瞄了一眼很是苦恼的沈书意,不熟识的时候,他会感觉沈书意太精明冷静,不大好相处,可是真的熟悉了之后才明白,其实沈书意因为精明所以才看得透,但是一旦成为朋友,她绝对是可以交心的,是完全可以将后背交付给她的。

文教授终于等到沈书意回来做饭了,拉着关煦桡去客厅了下棋去了,沈书意一边做饭一边想着今天莫念和自己说过的关于自己母亲的一些事,沈书意明白这些年一直在暗中关心自己的人是莫五爷,或许自己明天该去一趟莫家。

夜晚,静音直升机想着X省飞行着,机舱里,谭宸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的短信,原本冷峻的面瘫脸不由的柔软了几分,对于沈书意那一句腹黑的指控,谭宸勾了一下薄唇,小意这么聪明,能成功的糊弄到小意可不容易。

不过谭宸也知道沈书意并不会插手秦家的事,更不会帮助秦炜烜,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以秦炜烜如今的实力和秦天朗斗还是太弱了,不管这些都不关自己和小意的事了。

“上校这是谈恋爱了?”一旁一个绝杀的成员低声的开口,只感觉后背直发毛啊,他宁愿相信直升机突然遇到气旋坠落了,也没有办法想象谭宸竟然会谈恋爱!

那么冰冷的面瘫脸,真的会谈恋爱吗?不会是和训练他们一样一步一个口令?谁家的姑娘胆子这么肥啊!这个心理承受力也太好了,大晚上的面对上校这张面瘫脸不会做噩梦吗?

“绝对是,我看见那姑娘了,长的漂亮,看起来也聪明,不过就多了那一眼,上校差一点没有用眼神杀了我。”另一个男人低声的接过话,之前就是他在N市将谭宸从沈书意那里接走的,原本是在N市有个任务,刚好结束了,所以顺便接了谭宸一起回绝杀。

“上校无时无刻都在用他的眼刀子杀人。”感慨一声,众人都认同的点了点头,平日里谭宸虽然面瘫了一点,冷漠了一点,倒也可以相处,可是关键是训练的时候谭宸那简直不是人啊!

即使是凌浩然也受不了谭宸的那高强度的训练,太变态了!可是最让他们这群大老爷们无语的是,谭宸自己也会跟着训练,同样的训练量谭宸可以加倍完成,所以打击的凌浩然等人几乎吐血而亡,直接将面瘫脸的谭宸上升到了外星人的高度。

“沈家姑娘?”凌浩然瞄了一眼谭宸,可惜刚刚看手机短信还很温柔的谭宸再次抬起头来时,面容已经恢复到了面瘫漠视,冷淡的点了一下头。

就谭宸这沉默寡言的模样还能谈恋爱?凌浩然纠结了一下峻脸,看着将手机给收起来的谭宸,任务期间明令禁止和外面联系,谭宸这是公然违背绝杀的规矩?

可是凌浩然扫了一圈,所有绝杀的成员倒是很是好奇的看着谭宸,他们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主,自然也都看到了谭宸的手机,可是谁敢说吗?脑子进水了吧,真的说了,等回去之后还不得被上校给训练死!当然不一定会死,但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你和沈家姑娘怎么认识的?”凌浩然到如今也被凌家给逼婚了,所以这会凌浩然不由的好奇谭宸到底是怎么谈恋爱的,时间还这么短!

凌浩然话一出口,其他人刷的一下都将目光看了过来,不过担心被谭宸个抓到他们在偷听,所以一个一个都看的隐晦,耳朵都要竖起来了,好奇啊,好奇啊!心里头跟猫抓了似的。

谭宸冷漠着脸看着说话的凌浩然,半晌之后,冷冷的开口,峻眉皱了起来,眼神凌厉,“你打听这么清楚做什么?”想要撬自己墙角吗?

哑口无言之下,凌浩然呆愣愣的睁大眼睛,随后挫败的一抹脸,“你当我没有问!”他只是好奇了一点而已,不是想要撬自己兄弟的女人!谭宸这个死面瘫还真是小气!吃醋也不是这个吃法的!

“最好没有!”谭宸冷冷的警告着,好不容易赶走了一个秦炜烜,谭宸可不想再多一个情敌!不过看凌浩然这模样,估计也不敢真的撬墙角!当然了,如果凌浩然真的敢,谭宸绝对毫不客气的下杀手!

机舱里一众人都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上校果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醋意大的可以淹死人了!不过话说他们可以不可以在这一次任务结束之后,利用假期去一趟N市呢?沈家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莫念因为毒品线路出了问题,连夜就离开了N市,所以沈书意找到莫家的时候,最开始还是被拒之门外了,毕竟莫五爷保护沈书意的事情做的极其隐晦,除了莫念知道之外,莫家其他人都一点不知道,这会沈书意突然上门,直接就被拒之门外了。

“莫念昨晚上离开了,我不方便打电话,所以就亲自过来拜会莫五爷了。”沈书意笑着开口,并没有因为被拒绝而生气,不过也聪明的点出了莫念昨晚上离开了N市的事实,如果不是莫念身边的人,不是他信任的人,绝对不可能知道莫念的行踪的。

“沈小姐请进,我去向五爷说一声。”官家诧异的愣了一下,不过却一扫刚刚的冷漠态度,将沈书意迎接了客厅,让下人泡了茶之后向着莫五爷的院子快速的走了过去。

沈书意静静的打量着古色古香的客厅,门外是精致的小庭院,假山怪石装饰都非常的典雅,看起来倒像是保留了多年的老建筑,现代的气息少了不少。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声音不大,是软底布鞋,不过走的有几分急促,沈书意放下茶杯,好奇的看向门口,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沈书意的视线里,莫五爷脸色偏黑,即使一身儒雅的唐装,可是却依旧掩不住骨子里的军匪戾气,但是此刻看着沈书意,莫五爷那原本处事不惊的脸上却带着几分激动,似乎是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亲自过来莫家来找自己。

“莫……”沈书意站起身来刚要开口称呼一声莫五爷,可是却被莫安远快速的抬手挡了下来,低沉浑厚的声音里带着明显可以感知的喜悦。

“不用这么客气,你是思云的孩子,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舅舅。”莫安远快速的开口,以前都是看照片,偶然有几次是远远的透过车窗玻璃看着沈书意,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打量沈书意,一时之间,百感交集。

“舅舅。”沈书意笑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她身上也流淌着莫家人的血液,看到莫五爷,或许一般人会有些畏惧莫五爷身上那股凌厉骇人的黑暗气势,可是沈书意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喜悦和关切,所以直接开口亲切的喊了一声舅舅。

“好孩子。”莫安远声音有点嘶哑,走了过来,大手轻轻的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坐下来吧,我知道你过来是为了什么,这些年是我不该这样瞒着你,让你在沈家过的并不如意!”

“没有什么不如意的,我过的挺好,不过我真的想知道我妈妈的事情。”沈书意笑着开口,被莫安远眼中的愧疚和自责而感动,从莫念口中沈书意明白当年的莫将军只有莫思云一个独生女,莫五爷在内的五个男孩子都是被收养的,莫五爷虽然不是亲大哥,但是却一直将莫思云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般疼爱,否则也不会为了沈书意一直蜗居在N市,不过是为了保护她而已。

“思云她很你不太像,不过思云是外柔内刚,慧极必伤,我不该给思云灌输了那么多不该有的思想,否则她不会想要回国,也不会看上了沈勋……”莫安远坐了下来,一瞬间思绪被拉长,当年那个他疼爱的妹妹就这么早的去了,如今一转眼就二十多年了,莫安远追悔却也无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