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打了起来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04    作者:吕颜

风雅阁这个N市的高级会所,能进来这里吃饭凭借的不是钱,而是真正身份的象征,至于想要让风雅阁的大厨亲自操刀,那真的得是相当身份的人过来才行。

“天朗哥果真和我们不一样,我上一次过来大厨可不买账,这味道还真他妈的绝了。”说话的一个年轻男人吃了一口菜,满脸的笑意,话语里带着对秦天朗的谄媚和奉承,“之前过来吃,只感觉外面那些餐厅的饭菜那就是猪食,只有风雅阁的菜才是真正的美味佳肴,可是今天大厨亲自操刀弄的席面,这才明白之前吃的那菜可真不咋的。”

“殷师傅当年可是在中南海工作的,接待外宾的菜肴都是他安排的,你们倒是有福气了。”秦天朗悠然的笑着,带着世家子弟身份的尊贵和高傲,虽然眼前这些人在N市都是圈子里的太子爷,可是对秦天朗而言还不够资格。

秦天朗举杯和说话的年轻男人碰了一下,一口饮尽,豪爽的动作立刻又迎来一片拍桌子鼓掌的叫好声,秦天朗淡然的笑了笑,瞄了一眼优雅如同贵公子般的周子安和一身戾气,带着横气和嚣张的周淮,这些人里也只有周家这两个人还值得自己交往。

周子安是周栋的儿子,如今N市真正的太子dang之首,而且周子安看起来很是斯文俊雅,却将那份精明和算计隐匿的极好,是个真正的玩弄权术的好手,至于周淮虽然脾气暴躁,满身悍匪气息,人倒是没有心机,这样的人一般都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可是周淮不同,撇开和周子安的表兄弟关系之外,周淮的父亲可是周将军,昆明军区的一把手,云南这地不太平,毒品交易猖獗,所以周将军在昆明军区的地位也是不可撼动的。

如此一来,周淮这个独子的身价自然也就不同了,如今周淮还年轻,日后他绝对会进入军区接手周将军的位置,所以在秦天朗看来也就周家这两人值得自己另眼相待。

不过这边的佟宝还有翟月,既然自己决定在N市暂时落脚,这两个人也是一个可以借助的动力,佟宝的父亲佟海峰如今是N市公安局副局长,黑白两道同吃,有了这份关系,秦天朗不担心有人会暗中给自己使绊子。

至于翟月,这个翟家的大小姐那可是个钱罐子,翟父监管着银行这一块,秦天朗如果从商,那么资金来源就需要靠翟父了,所以秦天朗今天过来风雅阁和大伙一起吃饭,甚至还用自己的面子让大厨亲自操刀弄了一桌子菜,也是为了和N市的这些太子Dang们碰个面,结下关系。

“天朗哥来N市是玩还是准备做什么?”佟宝笑着开口,之前去了源城那一趟,让佟宝和周淮的关系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为此佟宝还被佟海峰给训了一顿,佟宝如今正想做出一番成绩来好让佟海峰看看,结果秦天朗就过来N市了,这可是天大的机会。

“有好的发财机会,我自然也想弄弄,有钱大家赚,都是自家兄弟,我们真要做什么还怕不成功吗?”说到了正题上,秦天朗朗然一笑,目光快速的瞄了一眼周子安,其他人一听秦天朗是准备经商弄钱了,一个个都是兴趣十足,却独独周子安依旧面带浅笑,优雅从容,喜怒不形于色。

至于周淮他的胃还没有完全好,而且源城那一次,虽然面对H国的间谍,翟月太阳穴都被枪给指了,可是周淮毕竟从小到大是在军区里长大的,骨子里还有那份血性,可是佟宝那怂样,甚至想要丢下翟月和周淮先逃走,这让周淮对佟宝的印象倏地一下差到了极点。

所以今天这聚餐,周淮原本是不想要过来的,他才不管秦天朗是什么身份,以后秦天朗肯定是从政,周淮是要进入军区的,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就算真的以后有接触,周淮也不会阿谀奉承,可是周栋这个姑父亲自开口了,周淮这才和周子安一起过来了,这会也懒得听佟宝他们奉承秦天朗,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对于什么生意赚钱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天朗哥准备从哪一块入手,能帮忙的请一定开口。”周子安笑着询问道,秦天朗过来只怕是针对秦炜烜的,这是秦家的私事,周子安不差钱,自然也不会介入插手,再者他日后是要从政的,自然不能经商,所以周子安至多也就是帮帮忙而已,不会理会秦炜烜和秦天朗之间的纠纷。

“听说N市准备弄个东南部最大的古玩交易市场,审核手续已经都通过了,基础建设也要公开招投标了,不知道我现在过来分一杯羹还可以吗?”秦天朗笑着看向周子安,N市有N市的规矩和关系网,如果是一个外人贸贸然的想要介入,只怕会被所有商家联合打压,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可是秦天朗可没有这份顾虑,秦家和曾家的两重身份摆在了这里,他进入N市的商界分一杯羹,绝对没有一个人敢多嘴一句,不过秦天朗之所以要离开北京城来N市,更多的也是为了出一口气,报复秦炜烜而已。

“那我们就跟着天朗哥你后面喝汤了,来,我们干一杯,祝天朗哥赚的盆满钵满。”佟宝率先笑了起来,快速的举起了酒杯子,其余众人也都应景的说着喜庆话,古玩街这一块可是今年N市的重大项目,赚肯定是很赚了。

可是也因为古玩街还没有开始建设,声势已经给弄出去了,所以各大商家都瞄准了这一块大肥肉,佟宝他们这些人倒是也想插一脚,可是古玩街的建设这是实业,他们只有关系权势,其余什么都没有,家里的长辈也不会准许佟宝他们这么胡闹的,一旦出了什么事,那就不是赔钱的事了,弄不好都会连累到家族。

可是如今秦天朗开口了那就不同了,佟宝他们绝对可以跟在后面喝口汤,而且家里也不会反对,这可是坐等收钱的好事,谁也不会嫌钱多了扎手,也就周子安和周淮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而已。

“那行,每个人百分之十的干股,余下的我拿。”秦天朗大方的开口,在场包括周子安和周淮在内,一共有六个人,这样每个人给了百分之十的干股,那秦天朗自己也就剩下百分之四十了。

而且之所以是干股,就是直接给佟宝他们留个名字而已,根本不需要他们出钱出力,就坐等收钱,不得不说秦天朗这样的确很大方,百分之十的干股,古玩街的建设招投标拿下来之后,估计每个人每年都有上百万的收入。

包厢里更是欢声一片,其乐融融,佟宝他们虽然可以依靠家里的权势,但是自己其实真的什么都不会,唯独精通的估计也就是吃喝嫖赌了,其他几个少爷和佟宝差不多都是一路色,秦天朗这么大方的一开始倒是让众人都高兴的厉害。

从风雅阁吃过饭出来直奔N市最豪华的KTV继续消遣去了,佟宝坐在真皮沙发上,翘着腿驾熟就轻的对着负责的经理开口,“听说来了一批跟嫩葱一般的新人,都给小爷叫过来,今晚上给我好好伺候天朗哥,记得,要干净,没破chu的,要是弄什么下三滥的东西来糊弄我们,小心你的店开不下去。”

“哪能呢,佟少说笑了,我立刻就过去叫人,这一次可都是雏儿,脸蛋儿漂亮着呢。”经理赔着笑接过话,点头哈腰的奉承了一番之后快速的出了门,三分钟不到的时间,随着经理推门进入,一批十来个年轻漂亮的少男少女鱼贯而入。

“各位少爷晚上好!”整齐的声音甜美,娇嫩的脸蛋,性感的衣装随着弯腰,那胸口的一对小白兔几乎要弹跳而出,姿色果真都是上乘的。

“呦,这还有小男孩。”佟宝等人的目光不由的看向最边上的三个年轻的穿着笔挺制服的男孩子,莫过于十六七岁的模样,雌雄莫辨,瓜子脸,娇嫩白皙的皮肤,浓眉大眼,笑起来倒是羞羞涩涩的,比起美丽动人的女孩子竟然别有一番风味。

“这是才过来的,都调教过了,还都是干干净净的。”一看佟宝他们果真对小男孩有兴趣,经理就知道自己作对了,这三个男孩子可是他花了功夫给调教出来的。

在床上的时候功夫不比女孩子差,脸庞长得好,一双腿修长笔直,腰细的似乎一折就断,穿着黑色长裤,白色衬衫的制服,领口开的大,露出漂亮的锁骨,胸口那两点樱红也是若隐若现,勾人的很,今晚上经理也是下了血本将三个男孩子一次都带了出来。

“行吧,人都留下来。”秦天朗在北京城里也见识了不少,自然知道男孩子的好处,虽然身处下位,自然是疼痛难忍,几乎没有什么快gang,可是上面的就不同了,那里比起女孩子可是紧致火热了许多,那滋味只有亲自体验了才明白。

几个女孩和三个男人笑着走了过来在个人身边坐了下来,又是倒酒又是点烟,也有开始唱起情歌来,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就被炒的火热。

“古玩街这边有困难吗?”秦天朗左边坐着一个漂亮的短发女孩,笑容甜美,右边是一个男孩子,面色清秀,秦天朗倒是习惯左拥右抱,和一旁的周子安低声说着话。

“秦炜烜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天朗哥你要插进来,有些方面还需要打点一下,毕竟这是N市的重点工程,有些方面不好做的太过。”周子安挥手让一旁的小姐让开,自己向着秦天朗坐近了一点压低声音开口说起了起来。

佟宝他们也知道自己只精通吃喝玩乐,这些正经事一贯都是靠周子安来解决的,所以佟宝他们虽然都想要分干股,但是具体的事情他们是不精通的,所以自顾自的和身边的小姐少爷调笑打闹喝酒着,不打扰周子安和秦天朗商谈正事。

“秦炜烜?”冷嗤一声,带着满满的不屑,秦天朗喝了一口酒,一手揽着身边的大男孩,慵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态度高傲,“子安你替我将消息放出去,上面这些人你先给我们说一声,到时候我会亲自拜会,至于招投标的事情你放心,我先成立一个建筑公司,走正规的手续不会给你和周市长添麻烦的。”

“天朗哥说笑了,这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事,反正还有三四天的事,你抓紧办手续,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这一帮子兄弟都在这里。”周子安端起高脚酒杯和秦天朗碰了一下杯,悠然的笑着,带着几分贵公子的雅痞和贵气,“不过古玩街这边是实业,我感觉天朗哥你还是找个资质不错的公司,这样手续上的问题你负责,至于具体的施工操作都让他们来负责。”

“那行,今晚上我就弄个汇总,挑一家资质不错的公司。”秦天朗点了点头,看得出周子安办事倒是稳妥,不冒风险也不留下一点漏洞,秦天朗日后是要从政的,之所以来N市也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当然了,也算是在从政之前给自己博一个好名声。

周淮看一眼正在低声商谈的周子安和秦天朗,再看了一眼和这些卖笑的小姐少爷调侃玩闹的佟宝等人,突然的生出一股厌恶,直接推开身边要靠过来的男孩子,直接起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我去洗手间。”

这样顶级至尊的包间里洗手间和休息室可都是一应俱全的,不过周子安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佟宝皱了皱眉头,今晚上他和周淮连句话都没有说上,佟宝知道周淮这是在怪自己在源城那一次想要先逃走。

可是那能怪自己吗?佟宝阴沉着脸,他虽然胡闹嚣张,但是最多也就是打架动刀子而已,源城那一次,那个持枪的男人明显手上就是沾过人命的,而且佟宝也知道那个男人真的敢杀了自己,所以他才害怕,谁他妈的看到一个杀手持着枪对准自己会不害怕?

可是周淮却怪自己没血性!佟宝阴冷着眼神,一口干了酒杯里的酒,一把搂过身边的女孩吻了起来,带着粗暴,将口中的红酒都渡到了她的口中,肆意的发泄着心里头憋屈的怒火。

出了包厢,周淮向着走廊尽头的休息区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烦躁的抽着烟,原本来N市周淮真的很高兴,没有家里的老头子管着自己了,而且从小到大周淮都很喜欢周子安这个表哥,他自己没有什么心思,所以有什么事都是让周子安给自己拿主意。

可是孙大刚和谭宸那事,周淮再傻脑子进水也知道周子安利用了自己,如果周子安真的有什么用到自己的地方,周淮他妈的就是两肋插刀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他没有办法接受的是周子安竟然什么都不告诉自己,隐瞒着自己来利用自己。

再加上佟宝在源城那孬种样子,周淮越来越感觉自己真的不合适留在N市,他宁愿回到昆明,军区大院的那些发小死党一个个都是响当当的汉子,他们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自家兄弟真出事呢了,绝对也敢迎头而上,可是N市和军区大院太不同了。

墓地。

夜色越来越黑沉,沈书意都不知道N市这里竟然还有这么一块极好的墓地,她虽然不懂玄学,可是也知道一点,这片山林正符合“前有照,后有靠”的玄学,前有水流穿过,后有山峰为靠,境内层峦叠翠,枕山面水,坐望N市全景。

冰冷的墓碑上是一个唐装的女子,面容姣好,气质温婉,坐在荷塘旁的凉亭里悠然的笑着,古色古香的如同江南水墨里走出来的典雅女子,而沈书意和莫思云只有五官上的五成相似,气息则是完全不同,莫思云看起来更为的柔和,似乎是柔里带刚。

可是沈书意则是带着冷静和精明,笑容平和,可是眼神里总是带着几分疏离,和温柔端庄的莫思云真的完全不同,或许沈书意骨子里流淌的真的是莫家人的血液,带着一份悍匪的戾气,真的狠戾起来绝对慑人。

“妈,抱歉,这么多年了才第一次过来看你。”沈书意静静的开口,将手中百合花放到了墓碑上,墓碑四周都很干净,鲜花和果盘都常年供应着,沈书意明白这只怕都是莫念口中的师傅莫五爷让人一直供奉打扫着。

莫念对着墓碑鞠躬行礼之后就一直站在沈书意的两米远的地方,静静的等待着,莫念一直记得当年他差一点被街上的小混混给打死的时候,是莫五爷看见了他,只问了他一句愿不愿意更他走,莫念没有选择的答应了,再之后莫念才知道莫五爷救自己只是为了当一个替身,是为了保护一个只看见照片上的小女孩。

莫念其实真的很诧异,师傅既然那么在乎小意,又为什么不将人接到自己身边来保护,而是将小意丢在沈家,可是在那一次差一点被烧死,灼伤了喉咙,被砍断了一截小拇指之后,莫念终于明白原来即使强大如同莫五爷,他也不敢冒险,也不敢让外人知道沈书意的存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莫五爷堵不起,甚至连保护也只敢派出人远远的保护着,这样一晃就过了快二十年。

莫念静静的看着一旁在墓碑边自言自语的沈书意,快二十年了,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小意,经过这些年的经营,莫五爷在N市这边已经根基深厚,而且小意比他们知道的要强大很大,所以莫念才敢出现在沈书意身边。

手机响了起来,沈书意诧异的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号码,“翟莲?有什么事吗?”翟家除了翟月这个正牌大小姐之外,翟父在外面还有情妇,翟莲就是翟月同父异母的姐妹。

不过比起沈书意在沈家的生活,翟莲就更加悲惨可怜了,不被翟家承认不说,翟父每个月也只是支付五千块的生活费是她们母女两人。

“小意姐,你快来救我,来救我啊!”声音里夹带着哭腔,翟莲泪眼婆娑的开口,语调急切着,“我在跃龙门KTV,小意姐……啊,你们不要碰我,我不能喝酒了……”

沈书意听着手机被挂断的声音,皱了皱眉头,一旁莫念嘶哑着声音开口,“出什么事了?”虽然站的有点远,可是莫念还是听到了手机里女孩子隐隐的哭泣声。

“要去一趟跃龙门书意将手机收了起来,她上学的时候翟莲比她低了两届,翟月根本不将翟莲当成姐妹看,直接无视她的存在,翟莲长的很好看,柔柔弱弱的,披肩长发,白嫩的小脸,总是带着几分娇弱和凄楚。

所以翟莲当初在学校被几个有家世的少爷们给拦住了,差一点被强了,还是沈书意正好碰见了,直接袖子一撸将这几个少爷给狠揍了一顿,翟莲从此之后就成了沈书意的小跟班。

沈书意一开始都不知道翟莲和翟月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只当她和翟月同姓而已,那个时候沈书意自己也有不少事要处理,所以直接拒绝了翟莲的跟随,后来大学之后翟莲同样考取了同一个学校,沈书意才知道她也算是自己的表姐妹。

翟莲有什么事都不敢和翟月说,都是找沈书意帮的忙,只是翟莲前段时间说有剧组来学校招人,翟莲想要进演艺圈,这样来钱快就不需要依靠翟父每个月几千块的施舍。

沈书意当时是不同意的,将利害关系和演艺圈的黑暗分析给了翟莲听,但是有时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一旦拗起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沈书意原本就不是真正的善男信女,翟莲一意孤行,相信剧组人说的话,还差一点和沈书意吵起来,沈书意该说的话都说了,翟莲也是成年人了,她一定要进演艺圈,翟莲甚至说沈书意看不得她发展看不得她好,沈书意也就不管了,之后翟莲也一直都没有再和沈书意联系过,没有想到这一次联系沈书意却是求助来的。

莫念将车速开的很快直奔跃龙门KTV,沈书意坐在车上又打了翟莲的电话,可惜却没有人接听,手机响了几声之后直接关机了,沈书意也是无奈,她知道翟莲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可是她刚刚那一通电话只说了跃龙门KTV,并没有说和什么人在一起,在哪个楼层哪个包厢,跃龙门上下八层的大厦,要找一个人还真是不容易。

“找人?”值班经理面带着为难之色,来跃龙门消费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保密性自然都需要注意,所以值班经理看了看沈书意和莫念,“很是抱歉,为了保护顾客的**,我们不能答应让你们这样一个包厢一个包厢的找人,这样会打扰到其他客人。”

“不需要挨个包厢的找,今晚上有那个剧组的导演和演员或者制片人投资商过来了。”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又拨通了一下翟莲的电话,可惜电话依旧是关机的。

值班经理犹豫着,看了看沈书意,虽然沈书意和莫念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但是值班经理并不认识两人,所以还是再次开口拒绝,“抱歉小姐,我们不能让你这样打扰到客人。”

莫念冷眼看着一而再拒绝的值班经理,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也有些诧异,“莫少?”

“是我……”莫念冷沉着声音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下,而两分钟之后电梯口这边匆匆跑过来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莫少。”

“快点找人。”莫念冷冷的开口,一旁男人点了点头,“是,莫少。”

十分钟之后,沈书意直接打开了包厢的门,啪的一下将包厢里的大灯给打开了,包厢里一群喝酒唱歌的男男女女诧异的一愣,眯了眯眼睛不适应突然的光亮。

“小意姐!”在沙发上,被一个矮胖的老男人压在沙发上亲吻的翟莲满脸泪水的开口,快速的站起身来,咬着唇,一手抓着被扯开的衣襟,凄楚可怜的看向站在门口的沈书意。

“我妹妹不懂事,但是也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几位想要找xiao姐,跃龙门里肥环燕瘦的美女多不胜数,几位没有必要逼良为娼吧?”沈书意脆声的开口,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将被欺负的翟莲给拉到了自己身后。

“你算个什么东西!”被打扰到了兴致,一旁翟莲的经纪人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翟莲,随后冷冷的目光不屑的看了看沈书意,“怎么?难道你准备来替代你妹妹,姿色也不错,这位可是知名的刘导演,这几位都是这一次电影的投资商,伺候好了,以后你们姐妹俩想要红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是吗?”沈书意安抚的拍了拍吓的脸色苍白的翟莲,挑着眉梢打量了一下大言不惭的经纪人,“你以为翟莲是普通人?这可是翟家的女儿,想要动人之前先打听打听清楚。”

“翟家?”一旁一个投资商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翟莲,难道是那个翟家?可是投资商记得之前曾经有一次看到了翟家的女儿,那可是个骄纵不已的千金大小姐,再看了看翟月,投资商忽然明白过来只怕这是不被翟家承认,是养在外面情妇生的女儿。

“那就更好了,我还没有玩过这些千金小姐呢。”一旁之前压着翟莲的矮胖老男人色眯眯的开口,目光猥琐的盯着沈书意和翟莲,“今天你们伺候好了我,你要什么角色,我直接给你们投资一千万!”

“黄总,那我们呢?”一旁几个女演员立刻嗲声嗲气的开口凑了上去,可是男人往往就是贱,即使翟莲不一定比这几个女演员好看,但是吃不到的总是最好的,翟莲到现在还没有被潜规则,所以这会即使她姿色差一点,但是却也勾人心魂,至于这几个送上门给他玩的女演员,老男人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你还要继续演戏?”沈书意回头看向身后擦着泪水,嘴唇都被咬肿的翟莲,是又好气又无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翟莲原本就不适合演艺圈,性子又弱,现在退出还算来得及。

“翟莲,你和公司可是签了三年约的,现在毁约你可是要赔偿几百万的!”经纪人眉头一皱,厌恶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冷着脸向着翟莲继续说道,“我可是打听清楚了,你虽然姓翟,可是和翟家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是毁约,这个赔偿金拿不出来就准备坐牢吧!”

翟莲脸色更加苍白,一手抓紧了沈书意的胳膊,幽幽的目光里满是泪水和祈求,“小意姐,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坐牢!”可是翟莲更没有钱来赔偿这几百万违约金。

“赔偿金的问题自然有律师来解决!”沈书意倒是一点都没有被吓倒,不过是一纸合约,真的法律途径解决不了的话,沈书意决定自己干脆当一回梁上君子偷偷潜入到翟莲签约的公司,直接将合约给偷出来。

不得不说沈书意太冷静,半点没有慌乱,再加上她看起来虽然不是那样的富贵逼人,可是那冷静精明的气势,再加上从容淡定的态度,让经纪人明白沈书意只怕也不是好相处的,翟莲虽然不被翟家人承认,可是她却叫沈书意姐姐,和翟家这样的家族是亲戚,只怕也是圈子里的世家。

“她打伤了我的头,这该怎么算?不识抬举的东西,喝一杯酒竟然还敢行凶,我完全可以找律师告你恶意伤人,在场这么多人可都是证人。”一个男人缓缓的开口,坐在沙发上,双手一左一右的搂着两个女人,将脚架到了茶几上,嘴巴里叼着烟,竖立着黑发,一看就和黄总这些商人不同,明显就是黑道中人。

“我不是故意的,小意姐,他们逼我喝加了东西的酒,我一冲动将打伤了人。”翟莲哽咽着开口,说话的男人额头上有个小口子“听潮阁”更新最-快,全,翟莲当时吓坏了,直接拿着杯子就砸了过去,谁知道还真的将人给砸伤了,不过幸好只是一个小口子,流了一点血而已。

“那你说要怎么办?”沈书意看了看那两厘米不到的小伤口,知道这些人是诚心找茬,刚刚莫念突然有事离开了,沈书意自己也可以解决,所以让莫念先回去处理他的事情,要是其他事情莫念也不会丢下沈书意,可是这一次是毒品交易的一条线路出了问题,一批货被人给劫走了不说,还失踪了,莫念不得不亲自过去处理。

“将这些都喝了。”男人森冷的开口,看了看沈书意,对着一旁搂着的女人开口,“将酒杯给倒满了!今天高兴了,我就放过这个翟莲,否则的话,得罪了我,你们就等着吧。”

一旁的女人快速的拿起了酒瓶,哗啦啦的将高脚杯里都倒满了伏特加,又将一旁的白兰地加了一些进来,将酒杯给斟满了,得意而挑衅的看了一眼翟莲,不过是个没用的女人,竟然还处处被导演被投资商看中,翟莲算个什么东西!

“君子一言。”沈书意看了一眼,走了过来,端起酒杯在众人诧异的目光里,直接仰起头,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将空酒杯啪的一下摔在了茶几上,“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一般这样一杯子烈酒一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这还是两种酒的混合,可是沈书意面色不改,神色平静,走路的动作也是正常,不得不说让男人都诧异的愣住了,随即脸色难看的一变!

“我说了你们可以走了吗?”男人丢了面子,直接拿起酒杯啪的一下向着沈书意和翟莲砸了过去,可是砸的不太准,酒杯撞到了墙壁上碎成了一地玻璃渣。

“丢不起这个人就不要在道上混。”嗤笑一声,沈书意瞄了一眼地上的玻璃杯碎片,冷笑的看着恼羞成怒的男人,“你又算个什么东西,难为一个女人,还出尔反尔,真是够了。”

“老子今天就和你说说什么叫做规矩!”没有想到沈书意比自己还要横,男人猛然的站起身来,一脚将茶几给踹开了,大步的向着沈书意和颤抖不已的翟莲走了过去,气势汹汹,一旁男人的两个手下也快速的挡到了门口,防止沈书意和翟莲会逃走。

说实话在会所这些娱乐场合,这种逼良为娼的事情太多,下药这种卑劣手段也是层出不穷,既然来这些地方,就要自己多长个心眼,否“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则真的被人给强了还是怎么了,那也只能算是自己倒霉。

“几位,有话好好说。”虽然说莫念刚刚因为急事先走了,可是跃龙门的负责人是明白沈书意绝对非同一般,否则不会让莫念亲自护送过来,所以沈书意进去交涉之后,负责人一直在门口等候着,还留了个心眼,在沈书意开门进去的时候,他用脚挡了一下,门没有被关上,所以包厢里的对话都听的清清楚楚。

负责人也有些诧异沈书意的表现,刚刚在大门口那边看到沈书意和莫念一起出现的时候,负责人只当沈书意是莫念在意的人,看起来倒像是个职场女性,长的漂亮不说,气质也好,看起来精明能干,可是刚刚在包厢里沈书意倒是像是莫家人,浑身透露着黑道中人的气息,说话喝酒那都是一个干净利落,真的像是黑道上的大姐头。

“滚!”负责人这边话音刚落下打圆场,男人被抹了面子,直接一拳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头挥了过去,负责人被打的一个踉跄,鼻腔里流出了必须,男人凶狠的看着沈书意和翟莲,直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尤其是黑道上更是规矩严格,翟莲伤了人在先,所以沈书意即使知道男人会出尔反尔,却还是干脆的将一杯烈酒给喝了,现在男人再继续纠缠,沈书意真的将人给打伤了,也不用安心日后会被报复,这个男人先坏了规矩,即使他想要报复也会被黑道上的人所不齿,估计沈书意即使出门倒霉摔一跤,这个罪名都会被安插到男人头上。

所以这会男人真敢动手了,沈书意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踹的太用力,包厢的门原本就开着,砰的一下,男人直接被沈书意给踹飞了出去,直接撞到了走廊的墙壁上,让一旁刚暴躁抽烟之后准备回包厢的周淮也诧异的愣住了,他要是走的快一点直接就会被撞个正着。

“你怎么在这里?”周淮回头看向一旁的沈书意,倒是没有想到竟然又在这里碰到了沈书意,再看着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男人,忽然感觉沈书意比自己还要横。

男人两个手下一看沈书意动手了,表情也是一变,直接向着沈书意冲了过来,周淮正是一肚子暴躁的火气,住看到有架可以打,直接将沈书意给扯到一旁自己动起手来。

被沈书意踹出去的男人也是一个小帮派的二把手,今天带手下几十个兄弟过来跃龙门这样高级会所开开眼见见世面,他自己倒是过来泡这些女演员,谁知道竟然倒霉的碰到了沈书意,还被打了,男人吞不下这口恶气,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在楼下档次差一点的几个包厢里,二三十个小混混呼啦一下都冲了上来,场面瞬间就混乱了。

“啊!”翟莲惊吓的叫了起来,突然一把将沈书意给推了出去,自己咚咚的抛开了,周淮和沈书意对望一眼,他们两原本真的不太对盘,不过这会倒也算是暂时的盟友,直接动手打了起来。

尼玛,装修太累了,大太阳之下跑建材城,累死了,呜呜……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