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小意身世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03    作者:吕颜

公安局门口。

“这又被抓回去了?”沈书意眨了眨眼看着一脸不甘又被抓回去的沈素卿,她那阴毒阴毒的眼神瞪的沈书意后背都发毛了。

好吧,沈素卿误会自己将她耍着玩了,这不将人刚带出公安局门口,随后又让警察将她给抓走,沈素卿不气的吐血才奇怪,可是沈书意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辜,不过估计沈素卿也不会相信了,可是她真的没将沈素卿当成一回事,她是被抓了还是被放出来,沈书意都不在乎的。

谭宸看着沈书意这一脸无辜被冤枉的样子,峻冷的表情也柔软下来,抬手摸了摸沈书意的头,深沉的目光和关煦桡对望一眼,他们也没有想到沈素卿竟然又被抓回去了,看来秦家肯定是插手了。

“我进去了解一下情况。”关煦桡也推测肯定是秦家插手了,毕竟秦天朗这一次被绑架了,闹的整个北京城是风风火火,虽然最后戏剧性的以秦天朗被平安释放收尾了,让这最开始定性为绑架的案子变得更像是一出闹剧。

可是秦天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绑架了是事实,估计秦家和曾家都不会罢休,关煦桡猜测他们是不是将幕后嫌疑人当成了秦炜烜,所以才会再次高调的插手了沈素卿的这个案子。

宸点了点头,沈素卿被重新关押了也是好事,要不是沈书意开口了,他都准备让沈素卿将牢底坐穿,既然秦家插手了,谭宸冷酷着面瘫脸,借刀杀人也不错,至少这一次秦天朗没有为了报复秦炜烜将小意给扯进来了,至于秦天朗要如何报复秦炜烜和沈素卿,谭宸冷漠着眼神他不暗中插一手都已经是宽容了。

不过糖果和沐沐也太胡闹了,将事情闹得这么大,谭宸原本是准备直接警告一下秦天朗,他和秦家、曾家要动秦炜烜是他们的事,不要牵扯到小意,小意和秦家和沈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可是被糖果和沐沐这么一胡闹,谭宸自然不能再出面了,否则秦家和曾家势必会想到秦天朗的绑架是糖果他们三个做的,毕竟当天晚上在会所里糖果和沐沐是出现在了曾莹雪的视线里,希望秦天朗不要再将小意和秦炜烜给扯到一起。

“我去瑞凡公司办理一下离职手续。”沈书意话音一落下,立刻看到谭宸那面瘫脸上浮现出喜悦的表情,这让沈书意挫败的瞪着谭宸,没好气的开口,“我才工作不到一个月现在就失业了!”

“我养你。”谭宸快速的接过话,低沉浑厚的嗓音里有着可以感知的喜悦,不去上班最好了,小意可以天天待在家里,不过看着沈书意那满是笑意的精致眉眼,谭宸也知道这样的情况绝对不可能发生,退而求其次的开口,“不去秦炜烜的公司上班。”

“保证不去。”沈书意坚定的开口,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谭宸还这么不放心,似乎总是担心自己会和秦炜烜会破镜重圆一般,虽然被谭宸这么在意着沈书意是喜欢的,可是看着他板着峻脸,这么不安的开口说话,沈书意也有点无奈,自己难道一直都无法让谭宸感觉到安心吗?所以他总是患得患失。

“我和秦炜烜已经分手了。”或许也从未真正的开始过,只是那个时候自己太需要一份温暖,而秦炜烜刚好出现,即使沈书意知道秦炜烜也可能带着某种目的,但是沈书意当时一直以为自己一无所有,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秦炜烜贪图的。

“那秦炜烜找你也不去!”谭宸补充了一句,看着沈书意点头答应下来,这才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不过那面瘫脸上快速的闪过一丝腹黑算计的精明神色。

小意这么说那肯定就不会理睬秦炜烜了!这样即使秦天朗怎么报复秦炜烜,小意也不会出手了!解决了即将要发生的后顾之忧,谭宸依旧是面无表情着,可是心里头却带着几分放心和高兴,

这边谭宸刚准备说什么,忽然手机响了起来,谭宸看了一眼上面隐藏的电话号码,眼神微微一沉,快速的走到一旁接起电话,冷沉的嗓音响起,“出什么事了?”

“上校,你也在N市晃荡的够久了吧。”电话另一头凌浩然的声音响起,他站在窗口看着【绝杀】成员在操场上汗流浃背的训练场面继续的开口对谭宸道,“X省那里要出事了,之前从美国那边传来的情报,近期内在策划一场“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恐怖袭击。”

【绝杀】对外而言只是一个消息异常灵通,神秘莫测的情报组织,只要你出得起价格,在【绝杀】绝对可以买到你需要的消息,没有人怀疑【绝杀】竟然是隶属中**方的尖刀利刃,所以很多时候【绝杀】收到的消息也很快很精准。

“东突恐怖分子?”眉头皱了起来,谭宸冷冷的开口,依旧是面无表情,可是眉宇之间却带着几分冷血的肃杀,不管中国如何的发展,可是国土边疆的省份,却总有恐怖分子不断的活动,和国外的恐怖组织联合策划**,分裂中国的恐怖袭击。

而这样的恐怖活动军方虽然都是狠打严打,但是却依旧是屡禁不止,也幸好这些年不管是国安部还是军情六处、九处,包括【绝杀】这些组织都一直密切关注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提前行动预防,这才确保了边疆的安定。

“是,之前收到的消息是这一次恐怖袭击的领导者可能是卡伊尔&8226;艾布力。”凌浩然冷冷的开口,眉宇之间带着肃杀的冷厉之色,艾布力一直都是活跃在X省和境外恐怖组织里的领军人物,和东突恐怖分子关系密切。

X省的恐怖活动都是在艾布力的策划之下进行的,可是因为国外恐怖组织的庇护,再加上艾布力行踪成谜,一直都没有办法抓到艾布力,如今他竟然准备亲自领导这一次的恐怖袭击,所以军方直接将这一次的任务交给了【绝杀】来处理。如果能活捉艾布力最好,实在不行一定要抓住机会当场击毙,彻底粉碎艾布力和东突恐怖分子的势力。

“我马上回来。”如果是其他的任务,谭宸一般会将任务分派下去,【绝杀】里的每个成员都是精英里的精英,可是这一次却不同,艾布力曾经就猎杀了天狼特种部队十四个顶尖特种兵,这绝对是一个疯狂的反社会恐怖分子。

因为有国外恐怖组织的支持,艾布力那一次的恐怖袭击武器精良,火力强大,甚至超过了X省天狼特种部队的武器装备,虽然最后战役取胜了,可是天狼特种部队却损失惨重,十四个人将生命丢在了战场上没有回来,艾布力也成了军方头号恐怖分子,这一次有了艾布力的消息,军方自然想要一举将人给活捉或者击毙。

“车子已经派出来了,直升机也过来了,等你回来之后我们立刻去浩然说完挂了电话,这一次的任务很紧,既然艾布力亲自出面,只怕恐怖袭击的规模很大,武器也必定很先进,不但谭宸要回来亲自坐镇指挥,凌浩然也会参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艾布力狙杀。

报了自己现在的位置,将手机收了起来,谭宸脸色“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有点阴沉,虽然天狼特种部队那一次的行动他没有参加,可是十四个人死在了恐怖袭击里,这让谭宸也肃杀了脸,表情阴狠。

“你有任务?”沈书意看着走过来的谭宸,明显感觉到谭宸的神色不对,想来是因为刚刚这一通电话。

“嗯,很紧急,马上就要离开。”谭宸点了点头,原本在绝杀出任务的时候,他也会和童瞳和谭骥炎说一声,那个时候并没有什么不舍和留恋。

既然选择了这一条路,成为了一名军人,谭宸知道这就是他的使命,更何况如今的谭宸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没有安全感总是黏着童瞳了,所以每一次道别之后谭宸都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可是这会看着沈书意,谭宸却第一次滋生出一种舍不得的眷恋,这一次离开只怕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回来了,这么长时间的分离让谭宸蹙起了眉头,愈加的不舍的和沈书意分开。

“注意安全。”沈书意一开始很诧异谭宸怎么会到N市,甚至还成了那群少爷连的连长,可是孙孙大刚却是谭宸带出来的兵,后来去了源城之后,在子曰会所看到袁子明对谭宸那的恭敬,而且子曰会所里的保安虽然身体都有些的伤残,但是那种铁血军人的气势并没有改变多少,所以沈书意当时就明白谭宸在军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这一次的任务只怕也非常重要。

沈书意以前自己出任务都是非常的危险,她是龙组一名优秀的随扈,在暗中监视着一切可能发生的危险和暗杀活动,有的甚至是自杀式袭击,龙组虽然全天候待命,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平安无事的,可是一旦真的出事了,必定就会死亡惨重。

每一个龙组成员在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就会写下一份遗书,因为很有可能他们就会在某一次的任务里无法回来了,沈书意也曾经是好几次差一点当人形盾牌去挡子弹,可是这是她的职责,沈书意也习惯了这样高危险的工作。

可是看着谭宸突然要离开,面对无数的危险,即使知道谭宸出事的可能性极低,但是沈书意还是皱了皱眉头,带着担心,只是沈书意强撑起笑容,将这份担心给压了下来,握紧了谭宸的手,仰起头带着几分虔诚凝望着谭宸,一定要平安归来!

“你也是,有什么事找煦桡……莫念也行。”虽然不愿意让沈书意和莫念有过多的接触,可是谭宸也明白关煦桡如今在N市没有什么根基,真出了事了还是得莫念出面,峻冷的面庞上目光幽深的看着沈书意,谭宸再次沉声开口,“有事给我短信,电话不方便。”

“你出任务还给联系外面?”诧异的一愣,沈书意睁大一双黑眸,以前在龙组一旦出任务,所有和外界的联系都是被严令禁止的,只有内部的联络器互相联系,看谭宸的样子他的任务应该也很紧急,怎么还能短信联系。

“不准,不过我是他们的头,晚上有时间我会给你电话。”所以谭宸光明正大的假公济私了,相信那群混小子也不敢说什么,余光瞄了一眼开过来的黑色SUV,谭宸握了握沈书意的手,快速的在沈书意的唇上偷了一个吻,“我走了。”

阳光之下,谭宸快步的转身离开,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看了看不远处的沈书意,终于敛了眼中的温柔,冷沉着声音,“开车。”

“是,上校。”驾驶位的部下快速的开口发动了汽车,诧异的看了看不远处站在树下的沈书意,通过内视镜瞄了一眼后座面无表情的谭宸,只感觉刚刚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为什么他看到上校竟然和一个姑娘家你侬我侬的在话别。

“看什么?”冰冷着声音开口,谭宸危险的眯着黑眸看着开车不专心却不时瞄向沈书意的属下,原本只是面无表情的面瘫脸陡然之间迸发出浓烈的寒意。

“看嫂子!”属下条件反射的回答,看着谭宸那一身的寒气陡然之间消失,不由松了一口气,上校刚刚那眼神太恐怖了,自己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上校也不至于这么吃醋吧?好奇心害死人果真一点不假!

目送着谭宸离开,沈书意决定先去一趟瑞凡公司,可是不去瑞凡公司上班又该去哪里工作,一想到之前秦炜烜那森冷的目光,沈书意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她现在已经无法确定秦炜烜会不会好聚好散,还是她不管去哪个公司上班,秦炜烜都会暗中施压不让自己工作。

瑞凡公司这段时间很忙,亚特兰蒂斯的游戏赶着最后的工期,之前于毓一直保密着,所以公司的人包括柳经理都不知道外泄到凹凸公司的打斗场景只是仙剑诀最初的雏形版本。

所以即使瑞凡公司之后推出亚特兰蒂斯这款游戏,也不用担心凹凸公司会状告他们侵权,仙剑诀最后的版本比起凹凸公司抄袭走的雏形版本要完美了很多,自然不存在侵权行为。

所以于毓和负责打斗场景设计的汪明最开始都清楚沈书意绝对不是内奸,可是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还闹大了,商业犯罪调查科的人竟然还将沈书意给带走了,所以当沈书意再次出现在瑞凡公司时,其他人都诧异的一愣。

“事情解决了?”于毓快速的走了过来,职场上这样勾心斗角的算计很多,可是真正弄到商罪科的倒不多见,一般泄露了公司机密,都会被开除,或者公司追回一部分的经济损失,可是沈书意这事明显就是有人下了狠手要将她置于死地。

“嗯,查清楚了,公司机密泄露和我没有关系。”沈书意笑着点了点头,声音刻意提高了一点,虽然她是准备离职了,可是不打算顶着这么一个罪名离开,“不过我打算辞职了。”

“要走?”于毓皱了一下眉头,沈书意虽然可以说只是挂名的总监,但是只凭着仙剑诀这个游戏副本,于毓就看得出沈书意比起一般职场老人都有经验多了,能力也够强,处事精明,如果沈书意继续留在瑞凡公司,于毓可以肯定日后的瑞凡公司必定会有进一步发展。

“嗯,我去办公室弄一下辞职报告。”沈书意点了点头,走是肯定的,只是走之后去哪里工作,沈书意倒是还很犹豫。

半个小时之后,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用品,沈书意拿着辞职报告去了柳经理的办公室,或许在沈书意来公司的时候,柳经理就知道了,所以这会笑着开口,态度格外的热情,“沈总监,请坐,昨天的事情听说和沈总监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就知道沈总监怎么可能为了二十万就出卖公司和凹凸公司合作呢。”

“谢谢柳经理你的信任,这是我的辞职信,我想我还是经验不够,这才导致被人诬陷,差一点造成了公司的重大损失,不管如何,这也是因为我的原因。”沈书意疏离的笑着,神色柔和,倒没有因为昨天公司会议上柳经理的不信任和落井下石而生气。

“沈总监你这是做什么,既然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公司自然希望沈总监继续留下工作,更何况于毓可是对沈总监你推崇备加。”柳经理佯装诧异的一愣,连忙站起身来,挽留道:“辞职做什么?沈总监我知道这一次你受委屈了,我会在公司召开会议给沈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总监你说明情况的。”

“柳经理客气了,不是委屈不委屈的问题,我原本也就大学毕业,突然到总监这个位置想必很多员工也是不服气的,而且我也是因为秦总裁私人关系才空降过来的,我目前和秦总裁有些的不愉快再留下来工作也不好。”沈书意将辞职信放在了办公桌上,“人事部那边我已经去说过了,这段时间还是感谢柳经理你的照顾。”

“沈总监你太见外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好挽留你了,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只要我方便一定帮忙。”柳经理笑着开口,这一次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意。

平白无故多了一个总监来抢功劳,柳经理自然是不高兴的,可是沈书意还是从秦氏集团由秦炜烜这个总裁亲自派下来的,柳经理即使不高兴却也只能认了,不过暗地里绝对会动些手脚。

不过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自己辞职了,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和秦炜烜还闹翻了,这让柳经理就更加放心了,否则他将沈书意给放走了,说不定秦总裁还会怪罪自己,如今这样也算是两全其美。

出了瑞凡公司,沈书意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明晃晃的太阳热的晒人,得,又成了无业游民了!这边沈书意刚准备回揽月苑,结果手机响了起来,沈父的声音冰冷刺骨的在电话里响起。

“我知道了,半个小时之后我会到医院。”挂了电话,想起之前沈母说的话,沈书意沉了沉眼神,如今心里倒是没有那么难受了,毕竟她不是沈母的亲生女儿,即使被忽视被冷漠也是情理之中,不过她的母亲到底是谁,还活着吗?

沈勋脸色异常的难看,只是一天一夜的时间似乎苍老了几岁,腿上打着石膏,沈母正在一旁给沈父削苹果,看到沈书意过来了,沈母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如今说开了,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无视沈书意的存在。

“你身体好一点了吗?”看着苍老而疲惫的沈父,沈书意将果篮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幽幽的开口,即使沈母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这些年只是因为愧对沈素卿母女,所以才那样无视自己的存在吗?

“你这是报复吗?报复你姐姐一时冲动,所以不将她弄死在公安局里你就不痛快了?”沈父怒声开口,狰狞着面孔,愤怒的眼神紧盯着神色没有半点愧疚的沈书意,别人家的兄弟姐妹都是帮助扶持,可是到了自己这里,沈书意却从小到大的刁难叛逆,如今更是将素卿给弄到了公安局里,沈父越看沈书意越厌恨。

“爸我过来只是想要问清楚我母亲的情况。”早已经习惯了沈父的怒言相斥和沈母的冷漠,沈书意平静的开口,“至于沈素卿的事情我已经尽力了,只是沈素卿这一次惹上麻烦了。”

还是大麻烦!虽然沈书意感觉幸灾乐祸是不对的,可是沈素卿如果不陷害自己,又怎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将自己给套进去了。

“不要和我提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沈父表情倏地一变,猛的将床头柜上的杯子和花瓶什么的哗啦一下都给挥到了地上,暴怒的咆哮声伴随着东西被砸碎的声音响成了一片。

沈母脸色也是一变,只是高傲的昂着头,挺直着身体,对于破坏自己婚姻,让自己痛苦了二十多年的女人,沈母同样的厌恶和憎恨,更何况她还看着这个女人生的女儿二十多年了,如今捅破了窗户纸也好。

沈书意眼神一冷,看着暴怒的沈父,深呼吸着压抑着心里头翻滚的情绪,是因为痛恨自己的母亲,所以连带的也痛恨自己的出生吗?

沈书意看着暴怒的沈父,冷冷的开口,“既然不让我提我的母亲,那我是怎么出来的?难道是我母亲一个人将我生下来的吗?”

“你!”沈父勃然大怒着,猛然的坐直了身体,浑身气的直发抖,表情狰狞的可怕,狠狠的盯着沈书意,“好好好,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当年的沈家最早并不是正经的商人,而是从黑道漂白过来的,最早沈家的发迹就是依靠毒品交易,沈家人逞凶斗狠,冷血狠戾,也算是在道上有一席之地,天依服饰的存在其实只是为了给沈家洗黑钱而已。

即使当年天依服饰非常的赚钱,可是比起贩卖毒品,天依服饰的利润几乎算是九牛一毛,可是或许也只作恶太多,沈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子嗣单薄,当年沈父有心想要将沈家的毒品生意给断绝了,所以年轻的沈父抛下了沈母独自去了一趟越南,目的就是为了将毒品的生意断绝的干净。

可是沈父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被沈书意的母亲,当年莫家的千金小姐莫思云看上了,沈父年轻时便是温文尔雅,器宇轩昂,可是沈父骨子里倒是异常的保守,自然不会婚外情出轨。

可是在越南,莫家可是说一不二的黑暗势力,莫思云的父亲被众人称为莫将军,自己养的这一支莫家军更是当年跟随莫家老太爷远征到越南的国民党军队的后裔,他们能在异国他乡站稳了脚,甚至还让越南各方面的势力忌惮,凭借的就是一个不怕死的狠戾凶残。

沈父被下了药,等醒过来时木已成舟,而莫思云也答应只要和沈父离开越南之后,她绝对不会纠缠着沈父,做为交换条件莫思云替沈家洗清所有毒品相关的一切资料,让沈父从此之后可以当一个正经商人,没有任何一个毒品贩子和黑暗势力会就纠缠沈家。

莫将军见到木已成舟,即使不愿意却还是让莫思云和沈父离开了,可是到了N市之后,莫思云竟然发现自己了有身孕,而同样来医院检查的沈母更是在沈父离开N市去越南之前就怀有了孩子。

沈母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打击噩耗等着自己,一病不起,抑郁寡欢,九个月之后沈素卿提前出生了,因为在母体里营养不够,沈素卿体弱多病,能活到什么时候那也要看老天爷是否开眼了。

沈母更是痛恨莫思云的存在,沈父也是对沈素卿母女愈加的愧疚,可是莫思云怀的也会自己的孩子,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莫思云竟然难产,沈书意倒是平安出生了,可是莫思云却再也没有醒过来,沈父只能将沈书意带回了沈家抚养。

最开始的时候,沈父虽然有些不待见沈书意,可是却总是想孩子是无辜的,这也是自己的女儿,只是看着体弱的沈素卿,再看着壮实的如同牛一般的沈书意,沈父总是更加的愧疚,自然不会对沈书意多照顾,似乎真的照顾沈书意了就对不起体弱多病的沈素卿。

可是在沈书意渐渐长大之后,沈父却发现这个女儿骨子里果真流淌着莫家人的血液,冷酷无情,三四岁的年纪竟然就会欺负沈素卿这个温柔贤淑的姐姐,会抢素卿的东西,会将她推倒,会故意将沈素卿的饭碗打翻。

一次一次,等沈书意越来越大之后,沈父也是越来越厌恶着学这个女儿,尤其是沈书意好几次差一点“害死”沈素卿,对沈素卿母女更加愧疚的沈父终于对沈书意完全失望了,到如今更是像是生死仇人。

沈书意静静的听着,看着沈父那一副恨不能让自己胎死腹中的失望和愤怒,再看着沈母那冷酷高傲的样子,想着这些年沈素卿的处处陷害和算计,沈书意也算是明白过来了,估计沈素卿小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是她的亲妹妹,所以才这么仇视自己。

“我母亲的墓地在哪里?”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如果当年她就知道自己的身世是这样的,或许她会早早的就离开了沈家,而不是因为这种血缘关系,总是狠不下心来离开,如今倒可以断的干干净净,省的大家相看两相厌。

沈父刚要开口,一旁沈母抢先一步回答,“我和你说过你让素卿出来,我告诉你当年的一切,如今素卿还被关押着。”

“这算是要挟?”自嘲的开口,沈书意看着自己喊了二十多年的父母,冷然一笑,“我难道查不出来吗?”难怪莫念会这样以保护者的姿态出现,原来是因为自己母亲的关系。

沈书意拿出手机拨通了莫念的号码,等了不到三秒钟电话就被接了起来,莫念嘶哑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带着诧异,“是我,有什么事?”

“我想知道我亲生母亲的事,如果方便的话,我过去找你。”沈书意平静的开口,看着脸色陡变的沈父和沈母,眼中嘲讽的笑意更深,他们凭什么用自己母亲墓地的事情威胁自己?

“你竟然和莫家的人认识?”沈父愤怒着咆哮,沈书意在N市这么多年,根本没有莫家的人出现过,沈父自然相信了当年莫将军说的那一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不会再过问莫思云的事情。

而这么多年来,沈父对外宣称的也是沈书意是自己和沈母的女儿,也没有莫家的人,包括任何和毒品有关的黑道中人都没有出现在沈家周围,沈父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却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还和莫家的人认识。

听到电话另一头沈父的咆哮声,莫念皱了皱眉头,原本就冷厉阴邪的黑暗气息陡然之间浓郁起来,让一旁汇报工作的下属脸色一变,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莫念,明明刚刚接电话的时候莫少的表情还很柔软,可是现在却立刻冰冷骇人起来。

“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莫念快速的开口,抬手示意属下先离开,自己快速的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了过去,听到沈书意报出了医院的名字,莫念这才挂了电话。

“怎么了?”莫五爷放下书,抬起头看向甚至忘记敲门的莫念,即使一直修身养性,可是莫五爷周身那种上位者的冷厉黑暗气势依旧强势逼人,这种刻进骨子里的阴狠戾气并没有因为修身养性而消失。

对着莫五爷恭敬的行了个礼,莫念这才沉声开口,带着一丝压不住的戾气,“师傅,小意知道了。”刚刚电话里沈父的咆哮声依旧让莫念愤怒,这些年如果不是师傅说不能打扰小意平静的生活,不能让那些人知道小意的存在,莫念很早就将沈书意从沈家接出来了。

“知道了?沈勋竟然说了?”莫五爷挑起眉梢,转念一想似乎又明白过来了,“是不是因为沈素卿的事情,所以沈勋用这个威胁小意了?”

语调依旧很是轻缓,可是那份悍匪戾气却怎么都压不住,莫五爷冷冷的笑了起来,眼中满是讥讽的寒意,“既然已经说开了,小意也比我们知道的要坚强,你过去接小意将事情都告诉她,沈家的人敢威胁小意,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是,我知道了。”莫念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沈家生意这些年来这么顺风顺水,甚至连秦氏集团这些年都平平顺顺,这都是莫家在暗中打点了关照了,既然沈家这样对待小意,莫念冷厉肃杀着一张脸,那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

不得不说当莫念出现在病房里时,沈父表情陡然之间变得更加的铁青,莫念身上那股黑道悍匪的冷酷黑暗气息和莫家那些人一模一样,再看着自己养育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竟然背着自己和满手血腥,草菅人命的莫家勾结在一起,沈父更是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小意,我们走吧。”冰冷的视线警告的看了一眼沈父,当年莫家小姐下嫁那是沈勋的福气,更何况师傅说了当年莫小姐只是为了离开越南回到中国而已,可是莫将军是绝对不会准许的,所以莫小姐才会一时冲动和沈勋有了关系。

抛开他们当年的恩怨,莫念只知道沈书意是无辜的,可是沈家人却将这份怨恨一直报复到了沈书意身上,如今甚至还可笑的用莫小姐墓地的位置来要挟,他们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

“好好,你们走,你们给我滚,素卿不需要你们来救,真的救不到人,我去顶罪!”沈父怒吼着,一手颤抖的指着门口,“都给我滚出去!”

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可是沈书意终究还是转身离开了,莫念也跟在沈书意后面直接离开了病房,至于沈素卿的事情,既然有秦家插手,那么能不能救出沈素卿就看沈家人的造化了!

N市机场。

“秦少,久仰了,我是周子安。”从贵宾通道等到了出来的秦天朗,周子安面带微笑的迎接了过去,一身儒雅的气息,倒不像是N市的太子dang之首。

秦天朗上下打量了一番周子安和跟在一旁的周淮,挑眉一笑,伸过手去,“我虚长你几岁,子安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哥就行了,这位就是周将军的少爷?”

“周淮。”直接报出自己的名字,周淮其实并不喜欢周子安和秦天朗这些笑里藏刀,绵里藏针说话的调调,所以周淮这一身火爆脾气和满身的戾气,倒是和佟宝更好相处,可是周子安毕竟是自己的亲表哥,周淮自然也不会给周子安不痛快,虽然态度有些的高傲,倒也还算过得去。

“天朗哥既然过来了就暂时去我那里住,房子挺大,背靠着着镜湖,倒也宁静,晚上我们给天朗哥你接风洗尘。”周子安也自然就叫上了哥,倒是有些诧异秦天朗竟然亲自到了N市来。

北京城昨晚上秦天朗被绑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周子安自然也是收到了消息,如今看秦天朗竟然来N市了,想必是为了报复秦炜烜,可是周子安并不认为绑架的事情会是秦炜烜做的,秦炜烜在商界多年,狡猾精明,绑架这样的蠢事他绝对不会做,不过既然秦天朗过来了,周子安也不会多嘴的说什么,左右也是和自己无关。

“走吧。”秦天朗答应下来,他既然决定来N市,来找秦炜烜报复,自然是需要和N市圈子里的这些少爷们结识一下,日后要做什么事也好有人出面帮忙,毕竟秦家的势力和曾家的权势都是在北京城,N市的水很深,秦天朗也不会冒冒失失的就做事,有了周子安这些权贵少爷们的帮忙和出面,要做什么事情那就简单多了,都是一句话的事。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