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谭家小辈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01    作者:吕颜

包间门口的警察倒不敢太放肆,不得不说沐沐那一张绝美倾城的脸太有震慑,危险的笑着,眯着桃花眼,明明看起来像个精致漂亮的大男孩,而会所里这样漂亮的大男孩更是多不胜数。

很多时候有些公子哥和老板玩腻了女人,自然就想要换换口味,尤其是那种年轻的大男孩,五官姣好,雌雄莫辨的年纪里,比起嗲声嗲气的女孩子更有味道,或许他们之中也有人比起沐沐的脸不逊色,但是却独独少了这份富贵之家养出来的尊贵和骄傲,沐沐斜着眼睛看人时,那股邪魅和危险的气势让人明白这绝对不是普通角色。

“废什么话,上面交待了,所有人都要查清楚,这可不是小事!”这边看到几个警察都堵在了门口,带队的警察快速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包厢里的沐沐和糖果,脸色不善的训斥道,“还傻愣着做什么?快点进去查清楚!”

虽然秦天朗是被推出窗户外失踪的,但是会所已经被封锁了,之前炸开了包厢的墙壁进来的两个歹徒不可能这么快就逃走的,所以警察将整个会所都戒严了,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严格排查每个人的身份。

“出什么天大的破事了?还这么兴师动众的。”关了话筒和电视,沐沐站起身来,年轻俊美的脸上勾着笑,懒懒的看了一眼门口,外面果真是闹哄哄的,估计来会所的都不是普通客人,这会被当成犯人一样搜查,还不给出去,所以很多人都闹腾起来了。

“不唱了,我们出去看热闹。”糖果将一旁装满了零食的包给拿了起来,包里还装了两把手枪和面具,糖果倒是面不改色的走向沐沐,两个人对望一眼,看来秦家这阵势可不小,不过想想也对,秦天朗这个秦家的继承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给绑架走了。

而且不同于过去那些小心翼翼的绑架计划,今晚上这可是大手笔,直接用塑胶炸弹轰掉了包厢的墙壁,然后又是烟雾弹又是催泪瓦斯,直接在一群人的注目之下,将秦天朗给绑走了,最后还来了惊险的一幕将人给推到了窗户外,之后秦天朗就失踪了。

“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什么时候来会所的?都老实交代了!”虽然感觉眼前这两个过分漂亮的孩子身份不同,估计是哪个世家出来玩了的少爷和小姐,可是秦家这事太大了,所以即使身份非同一般,但是却都是态度严在,直接当犯人询问着。

“你还不够资格。”看了一眼态度冷硬的警察,沐沐嗤笑一声,直接拉着糖果向着走廊外走了过去,他倒要看看今天有没有人敢搜自己的身。

北京城里突然出了这么一出事,的确有点吓人,毕竟这里可是天子脚下,秦家和曾家都直接气疯了,动用了所有的势力开始调查,排查所有秦家和曾家的敌人。

这样大手笔的绑架案,绝对不是小打小闹,只怕是秦家和曾家的死敌,但是如果真的是敌对势力,又怎么会做出这样当中绑架的蠢事,这可是忌讳!

北京城里权贵世家太多,各种势力盘根错节的交叉着,虽然明争暗斗一直不断,可是圈子里有圈子里的规矩,即使有什么肮脏事,那也是秘密行动的,这样明目张胆的绑架不但影响恶劣,而且犯了规矩,所以秦家和曾家,包括其他几个大家族都有些的诧异了,弄不明白这一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天朗怎么会被绑架走?”曾莹雪第一时间赶到了会所,这个平日里争强好胜的女强人,这一次却脸色煞白着,虽然努力的保持着镇定,可是依旧带着担心和不安。

“当时我们正在唱歌……”一旁和秦天朗同一个包厢的人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他们也被吓到了,虽然平日里都有些小打小闹,看不惯的人自然有下面的人去教训,而如果是身份差不多,那么就是自己抡拳头上去干一架,反正都是小辈之间的争斗打闹,家里的长辈也不会管,可是却是第一次发现美国大片里的绑架场景出现在现实里。

爆炸声,枪声,还有烟雾弹都让这群少爷们直接愣住了,等回过神来时秦天朗已经失踪了,其实前后也不过就两分钟不到,然后绑匪就离开了,这会会所还在排查可疑的两个凶手,可是当时烟雾弹遮掩了视线,他们也被惊吓到了,根本没有办法判断出来两个无法无天的绑匪倒是男是女,身高如何,衣着是什么。

“查,给我将所有的人都狠狠的查一遍。”听完话曾莹雪尖声的开口,愤怒的目光迁怒而仇恨的看着眼前几个纨绔少爷,如果不是和他们一起过来会所玩闹,天朗怎么会被人给绑架了。

“喂,你们两个不要走!”这边看到糖果和沐沐直接要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警察快速的开口,皱着眉头追了过来,听到这边的声音,曾莹雪不由的回头看了过来,秦天朗玩乐的这些死党发小,曾莹雪基本上都见过,毕竟都是世家子弟,门楣家世相当,所以都有些的接触。

可是看着完全陌生的糖果和沐沐,明显比秦天朗他们小了不少,估计还没有正式进入社会,曾莹雪清冷着脸,带着贵妇般的气势凌人走了过来,不过看得出两人的不一般,所以也只是开口询问了一下,态度还算和善,“我没有见过你们,你们是谁家的孩子?也是天朗的朋友?”

“曾阿姨,我们出来太久了,再不回去家里也要着急的,这里连手机信号都屏蔽了,这会都要过门禁时间了。”沐沐笑眯眯着开口,眯着桃花眼,俊美绝色的纤瘦脸庞微微的带着笑,一身白色的t恤,浅蓝色牛仔裤,衣服显得有点松松垮垮,看起来很是随意,却遮掩不了那份尊贵和优雅。

“出了点事,所以才会排查严格了一点。”认识自己,可是却还是没有报出自己的身份,曾莹雪脸色有些的不悦。

这些年她因为婚姻的不幸,已经慢慢的从一个骄纵的曾家小姐变成了商场女强人,看着吊儿郎当的沐沐,曾莹雪脸色微冷,凌厉的气势迸射而出转而将犀利的目光看向娇憨可爱的糖果,“认识我?可是我好好像没有见过你们呢?”

为什么会认识自己?曾莹雪有一瞬间的怀疑,不过看糖果和沐沐的模样,随即打消了这个疑虑,这两个孩子太精致漂亮,而且年纪也小,只怕也就二十岁左右,不可能和天朗有什么仇。

“曾阿姨好,我姓谭,我想我和沐沐可以先走了吧,我爸爸脾气可不太好,谭家家教也很严格。”糖果嘴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笑眯眯的开口,黑润润的大眼睛里满是不染世事的单纯和干净。

谭?曾莹雪怔了一下,原本锐利的表情瞬间转为了柔和,笑着开口,“抱歉,是阿姨这里出了点事,你们有事先回去吧,现在已经很晚了,需要阿姨让人送你们回去吗?”

“不用。”糖果摆摆手,和沐沐转身向着会所大门口走了过去,估计任谁都没有想到糖果随身的包包里除了放的零食之外,还有两把手枪和他们之前套在头上的橡胶面具,或许这就是艺高人胆大。

这边糖果和沐沐出了会所,顾钧澈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只是顾钧澈已经从驾驶位换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而驾驶座上的顾岸戴着黑色的墨镜,明明是顾钧澈是同样的五官,可是那气势却显得强盛了很多,扭头看着一脸心虚的糖果和沐沐,“上车再说。”

“那个顾岸你不是在容叔那里?”糖果拉开车门上了车,诧异的看着顾岸,比起糖果和沐沐偶尔的折腾,和顾钧澈的死宅,顾岸身上带着黑道的气势,他酷爱研究军火,顾家如今早已经是黑道上不可撼动的龙头老大的地位。

可是顾岸如今却逐步在发展军火,已经将军火的生意向着国外推广,国外的军火市场虽然有些混乱,但是这些年来依旧是三大势力牢牢掌控着,顾岸的军火想要进军国际市场非常的不容易,可是但凡经过顾岸组装改动过的军火,不但威力有了加强,性能也更加稳定,所以顾岸已经慢慢的占领了一席之地。

这段时间顾岸一直都很忙,有时间不是去了容温的国安部,就是去了顾家的武器研究室,所以糖果他们骗来了顾岸改装的一些小装备之后,根本没有想到会惊动顾岸。

“事情闹的够大的,外面都全部戒严了。”顾岸发动了汽车,容叔让自己研发一种新型的狙击枪,这种狙击枪是为了战场上治疗用的,子弹都是特殊的冰弹制成的,冰弹里会装有各种液态的药物。

有止血的,有麻醉剂,还有一种医疗部研究出来的舒缓药剂,可以暂时让人体细胞的活动减慢,这样在战场上,发生受伤流血之后,可以在远处用狙击枪打出治疗子弹来暂时保命,可是现有的枪支系数完全需要改变,国安部已经研究了很久,不过子弹射程一直提高不上去,所以这一次容温才让顾岸帮忙一起研究。

速度快了射程远了,摩擦系数也就大了,会导致冰弹融化的速度加快,因为冰弹的融化质量变轻了,所以射击的角度也就变化了,所以一旦提高了射程,射击准度就降低了。

“同志,您好,请停车接受检查!”顾岸说的一点不错,这一次事件闹的的确很大,毕竟大庭广众之下绑架走了秦家的继承人,所以各个部门都非常配合秦家的搜查,直接在各个路口都设施了光卡,交警正在检查来往车辆。

“我们赶时间。”拿下了墨镜,顾岸看了一眼车窗外的交警,从车子上拿出国安部发的特殊通行证递了过去,态度从容,如同不知道车子后备箱里还有一个昏厥的秦天朗。

交警看了看通行证,诧异一愣之后,双手将通行证递给了顾岸,迅速的站直身体行礼,好年轻的国安部特工,交警是今年毕业才分配过来上班的,之前就听说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交警这下算是真正明白了,随便拦一辆车就遇到了传说中最神秘的的国安部特工。

“你紧张个什么劲?”顾岸听着副驾驶位上顾钧澈那长长的一声叹气,不由笑了起来,抬手在顾钧澈的头上揉了两下,对于这个双胞胎弟弟,顾岸是真的很无奈,怎么看都不像是顾家的人啊,性子太随意,顾岸都可以保证有吃有喝的顾钧澈都可以宅在房子一年不出门。

“哥,我们是黑帮,而且秦天朗还在后备箱里。”顾钧澈并没有躲开顾岸的大手,只是刚刚的事情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顾岸瞄了一眼顾钧澈那胖乎乎的脸,峻朗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笑,其实两人的五官几乎是一模一样,可是不同于顾岸身上那种黑暗气息,顾钧澈完全是无害型的,这也导致顾钧澈和顾岸看起来完全像是不同的两个人。

“秦天朗关到哪里去?”沐沐原本是准备将秦天朗带回他们的一个据点,可是这个杀手组织只有沐沐和糖果还有外援的顾钧澈会知道,所以沐沐暂时还是准备瞒着顾岸,否则顾岸知道了,谭谭肯定也知道,一想到自己大哥那性子,沐沐头就痛了起来,大哥肯定不会准自己弄杀手组织的。

“顾家有个仓库是闲置的,外人都不知道。”顾岸将方向盘一打,汽车向着废旧的一个建设工地开了过去,二十多分钟之后。

顾岸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好整以暇的沐沐,和依旧啃着苹果的糖果,再看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绑人的顾钧澈,顾岸无奈的起身走了过去将蒙着眼的秦天朗给五花大绑起来了。

“你们要做什么?”秦天朗惊恐的颤抖着,努力撑起冷静,可是之前沐沐和糖果出手太过于震撼,所以直接将秦天朗也给吓到了。

“放心,死不了,兄弟们穷了,找秦家借点钱花花。”拿出变声器,沐沐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冰冷,如同是没有感情的机械发出来的声音一般,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拍了拍秦天朗的脸,“放心,花钱消灾,我们不会要你的命的,只要秦家人听话一点点付了赎金就没事了。”

“嗯嗯,一千万美金就可以了。”糖果那通过变声器显得无比猥琐的声音嘿嘿的响起,一提到钱,糖果眼中都快迸发出浓烈的光芒来,她太缺钱了。

“美金?会不会太多了……”顾钧澈倏地一下捂住嘴巴不说话了,顾岸和糖果这才满意的转过头,钧澈这孩子果真太老实了一点,这可是顶着给谭宸哥帮忙的名誉顺带的捞点零花钱,只是顺带而已,秦天朗左次三番的对沈家姑娘动手,他们这是救秦天朗的命,要是谭宸哥出手,秦天朗估计不死也要脱层皮,所以花点钱给自己消灾太值当了。

顾岸无奈的看着胡闹的三个人,他们难道很穷吗?为什么一说到钱的时候齐刷刷的眼睛都亮了,虽然钧澈和糖果他们三个都没有准备出国继续学习,也暂时没有准备工作,但是钱绝对是够花的,这会连敲诈勒索这样的事情都做出来了,顾岸不由眯了眯眼睛,看来钧澈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

“记住,一千万不送过来的话,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糖果咻的一下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银亮的刀锋拍了拍秦天朗的脸,即使是秦家的继承人,可是突然被绑架到了这里,再加上变声器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恐怖,所以秦天朗脸色也是苍白着。

“放心,秦家一定会将钱给送过来的。”秦天朗快速的接过话,开始在脑海里想着到底是什么人绑架了自己?难道是秦炜烜!

想到这些年秦炜烜竟然一直派人暗中跟踪自己,秦天朗脸色就阴沉的厉害,之前已经已经抓了那个私家侦探,剁了他的右手给秦炜烜快递过去了,难道是秦炜烜想要和自己正面冲突来报复自己?

不对,秦炜烜还没有那么大的势力,他也不敢真的和秦家正面冲突,一个秦氏集团算什么东西!可是如果不是秦炜烜的话,秦天朗皱着眉头他虽然得罪了一些人,但是这些人都不可能明目张胆的绑架自己,太冒险了,而且他们也承受不起秦家和曾家的怒火和报复,到底是什么人?

顾岸走了过来将思索的秦天朗直接给敲晕了过去,一旁沐沐立刻不满的直瞪眼,“做戏做全套,我们还没有和秦家谈条件呢,至少也要让秦家人听听秦天朗的声音,知道人质还活着,这才是正规绑架程序。”

“很晚了,回去了。”顾岸沉声开口,无奈的直摇头,“你们到底有多穷吧?连这手段都拿出来了?”

“顾岸,听说你上一次在美国卖出去的军火很赚了一笔,要不先支援我们一点?”糖果眯眼一笑,脆声的开口,打起了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小算盘,他们真的很穷,都快没有办法运转了。

“哥,我们会给利息的。”顾钧澈肯定的开口,他是负责【鬼魅】这个杀手组织的账目的,顾钧澈自己就是一穷二白,所以自然也知道他们现在有多么穷,几百万上千万投资进来了跟打水漂似的,哗啦一声钱就花光了。

“自家人说给利息太见外了!”异口同声着,沐沐和糖果同时开口,没好气的看着老好人的顾钧澈,钧澈怎么这么老实啊?明明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顾岸也慢慢的接手顾家的生意,而且还一面开拓国际军火市场,可是为什么同时双胞胎的钧澈就这么老实呢?明明白阿姨和顾叔都很精明那。

“你们这是掉钱眼里去了。”顾岸受不了的摇摇头,再次怀疑自己老实巴交的弟弟会不会被这两人给带坏了。

“都是自家兄弟,今天你就说借钱还是不借吧。”沐沐挑着眉梢一笑,一手搭到了顾岸的肩膀上,哥俩好的向着外面走着,“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和糖果绝对两肋插刀,万死不辞!”

“别把我当谭谭糊弄,你们三个到底在干什么?”看了一眼笑容魅惑,面容俊美的沐沐,从小到大的兄弟,顾岸可是清楚的明白沐沐这纯良面容后的腹黑阴险。

小辈里,谭谭继续去了军区,比起沐沐那狡猾腹黑的性子,谭谭更像是一名正直的军人,沉稳冷静,煦桡去了N市,估计也准备走刑侦这一块,顾岸自己是肯定会接手顾家的,不过他的兴趣还是军火,但是这两个也并不矛盾。

唯独沐沐还有糖果,和钧澈这三个人整天还是无所事事的,顾岸一开始就感觉沐沐绝对不会是真的要走娱乐圈这条路,就沐沐这性格,顾岸怎么看都感觉危险,如今看来他们三个肯定在鼓弄什么,而且还缺钱缺的厉害。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糖果笑着接过话,和沐沐对望一笑,两个人笑的格外的顽劣,他们都不愿意被束缚住,虽然说即使一辈子无所事事,糖果和沐沐他们也可以过的很安稳,一辈子都是衣食无忧。

但是看到谭宸去了军区,谭亦准备进入政界,连煦桡都进了公安系统,顾岸也接手了顾家开始开拓军火市场,糖果和沐沐很严肃的凑到一起商量着他们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权力他们是不需要了,有谭亦和谭宸这两个当兄长的在还需要什么权利啊,自然有人罩着,糖果和沐沐最开始是准备经商的,毕竟如今算起来就商界没有人接手了。

开始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懒散,经商事情太多,工作太忙,太辛苦了,赚钱是肯定的,但是沐沐和糖果是不打算经商了。

最后一合计,要不就弄个杀手组织出来吧,以后家里头有什么不能摆在明面上解决的事情,就让这个独立在谭家和顾家之外的杀手组织来解决,而且糖果和沐沐决定严格保密,不让外人知晓一点杀手组织的事情,这样一来,不管日后军政商三界风云变幻,他们都还有一条退路。

为了保密性,所以糖果和沐沐连哄带骗的将顾钧澈这个技术宅给拉入伙了,毕竟保密性这一块完全需要顾钧澈来接手,不过没有想到还是被谭宸给发现了。

顾岸看了一眼自己老实的没有一点心机城府的弟弟,拍了拍顾钧澈的肩膀,给人卖了还数钱说的估计就是钧澈了,不过也好,希望跟着糖果和沐沐可以让钧澈学的精明一点。

柳叶胡同。

谭家四合院这会倒是灯火通明,糖果和沐沐对望一眼,莫名的有点心虚,难道事情真的闹的很大?可是就算秦家闹的很大,也不至于怀疑到自己身上吧?

“爸,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啊。”糖果笑着开口,看着坐在沙发边和关曜说话的谭骥炎快速的走了过来,撒娇的抱着谭骥炎的肩膀撒娇的晃了晃,吧唧一下亲在谭骥炎威严的峻脸上,回头看一眼一旁的童瞳,“妈,我回来了,有没有做好吃的啊。”

“银耳莲子汤,还有笑的太心虚了。”童瞳看着蹭过来的糖果,很是同情的开口,谭骥炎可精明了,糖果这点小伎俩想要骗谭骥炎可是太不容易了。

拜托!糖果无奈的一翻白眼,随即可怜巴巴的瞅着童瞳,能让爸消火的只有妈妈了,还有她好想去厨房吃银耳莲子汤,可是爸爸这么森冷着脸,糖果感觉即使吃了夜宵也会消化不良。

“呦,回来了,不愧是我儿子,出去一趟就闹的满城风雨,啧啧,外面都戒严了,你小子该庆幸小放放出差去了,否则你就惨了。”谭景御翘着二郎腿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沐沐这个小子果真遗传了自己的风范,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翻天覆地!

“老爸,我不该和糖果出去唱歌到现在才回来,不过我还有顾岸还有钧澈都在,不会让糖果被人给欺负去了。”沐沐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撒娇的糖果,心里头也有点心虚,尤其是谭骥炎这一张威严的峻脸,沐沐还是有点忌惮的,“好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那个我们也是为了给谭宸哥帮忙。”

“嗯,谭宸哥不方便出面,我和沐沐刚好闲着没事所以就稍微那么活动了一下。”糖果快速的接过话,可怜兮兮的看着谭骥炎,“爸,我们很小心的,用了变声器,用了烟雾弹,没有人会查到我们的。”

“谭叔,我已经黑掉了所有的监控视频,不会留下证据的。”顾钧澈一看这三堂会审的场景,立刻老实的补充着,他虽然对顾家对黑帮没有什么兴趣,但是牵扯到了自己专业的电脑,顾钧澈还是很精通也很有信心的,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

“谭宸给了你们三什么好处?”谭骥炎沉声的开口,黑深的凤眸锐利的看向眼前的糖果和沐沐,这两个人还敢在这里对眼色,果真还是太嫩了一点。

说还是不说?糖果和沐沐对望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眼,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敲着小鼓,为什么他们感觉今天大人们是故意等他们犯错,然后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严刑逼供那?

“别看我,我去吃夜宵。”童瞳很不厚道的笑了起来,投给糖果一个自求多福的安慰眼神,谭骥炎生气的时候自己都害怕呢,这个时候看谭骥炎这冰渣子脸,童瞳感觉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吃夜宵比较好。

“学着一点,别被你谭叔和你爸一吓就什么都招供了。”十一也站起身来,看着低着头有些焦急不安的顾钧澈,无奈的笑了笑,安慰的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这孩子真的不是在医院抱错了吗?为什么性子这么老实啊。

不过老实也有老实的好处,从小到大不管这群孩子做了什么事,即使连糖果都挨骂了,但是很少有人会骂顾钧澈,最后糖果和沐沐很是肯定的开口,顾钧澈这绝对是扮猪吃老虎呢!

秦清也冷漠着一张脸站起身来,几个孩子感情都很好,不过煦桡和谭宸还有谭亦更融洽一点,顾岸和谭谭走的更近,话题更多,剩下这三个倒是常常凑到一起,所以犯错也经常是这三个。

“你说谭骥炎会同意吗?”端着碗吃着银耳莲子汤,童瞳看着客厅里的几人,背靠着身后的柜子,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童瞳是没有想到看起来最懒最宅最腹黑的三人竟然会想要成立杀手组织,难道这就是人不可貌相?

“多锻炼一下不错。”秦清接过话,和谭宸还有谭亦那么刻苦的训练不同,其他这几个孩子虽然身手都很不错,一般六七个特种兵是不在话下,可是离真正的高手还有一段差距,顾岸和谭谭都不用担心,一个在黑帮,一个在军区,他们还会继续进步,如今看来倒也不用担心钧澈和沐沐糖果了。

“杀手组织保密性极高,钧澈电脑技术很好,糖果和沐沐也精明,目前而言还算比较安全。”十一笑了笑,看着头都快要低到地上的顾钧宸,脸上笑容不由加深了几分,看糖果和沐沐那熠熠的算计目光,分明就是在谋算到底要不要坦白,也就自己那个傻儿子谭骥炎三句话还没说就已经要招供了。

“想当初我们都想过平平凡凡的生活,为什么到了这些孩子身上一个比一个想要过惊险刺激的日子?”想到目前还在H国的谭亦,再想到谭宸的【绝杀】组织,童瞳不解的摇着头,果真是有代沟吗?“这么好的环境和人脉,他们为什么就不想去经商呢?”

“不用担心这个,听说沈家姑娘对经商可是很有兴趣,放心吧,以后他们饿不死的。”十一笑着开口,这下子军政商三界,黑白两道倒是都齐全了。

客厅里,糖果和沐沐发现姜还是老的辣,虽然他们并不想要让家里帮忙什么,这是属于他们的骨气和傲气,想要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多远,像谭宸哥和谭亦哥一样,完全不靠家里面,可是既然被发现了,怎么都得交个底。

十分钟之后,沐沐大致的说了一下情况,详细的都没有说,只是算是在谭骥炎这些大家长这里备案了,当然,也很豪气的保证不需要大家长们的帮忙和扶持,他们会自己一步一步的发展。

“小叔,我大哥到底是怎么知道的?”糖果好奇的开口,看着一旁笑的贼兮兮的的谭景御,她还以为他们够保密了,可是结果却是大家都知道了,这让糖果感觉到有点挫败,不过仔细一想,也对,毕竟他们的组织才成立,想要瞒过这些人精们肯定是不容易,可是这也知道的太快了一点吧,糖果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安装了窃听器。

“除了各国隶属政府和军方的情报组织,还有很多私人的情报组织,各个黑帮势力算一个,一些专门出卖情报的组织也算一个,一旦有什么消息,这些情报组织都会第一时间收到,然后第一时间调查清楚这个新成立的组织的一切信息,如果不值得注意,那么就不会多注意,如果新成立的组织非同一般,那么必定会开始留意。”

谭景御继续的开口,“你们三个的组织刚成立,其实已经被很多人都调查了,你们还算精明,并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不过有心人要继续查还是能查到的。”

“谭宸哥帮我们遮掩了痕迹?”糖果和沐沐何其聪明,谭景御这么一说,他们立刻就猜到了,“这么说来谭宸哥还有一个情报组织?”

“不清楚,谭宸的事情太过于保密,查不出来,不过现在你们要打听什么除了可以找何鸣和叶谨之,也可以找谭宸了,当然军情处和国安部的消息也是很齐全的。”关曜温和一笑,想当年就是自己和骥炎两个人奋斗,其中经历了很多艰辛和困难。

如今这些孩子倒是负担轻了不少,军政商三界黑白两道都有人脉和关系,以后有什么人想要针对他们可就得掂量着行事了。

“那我们这算是过关了?”糖果笑眯眯着一双眼,看了看众人,随即可怜巴巴的看向谭景御,“顾叔,我们很缺钱。”

顾钧澈被沐沐给撞了一下腰,随即抬起头看向自己老爸,干巴巴的开口,“爸,我们没有钱了才会绑架秦天朗顺便敲诈一下。”

糖果和沐沐齐刷刷的翻了个白眼,双双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钧澈为什么要这么老实呢?这么丢人的事情就不要说出来了!大家心里头明白就行!

“太掉价了啊。”谭景御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三熊孩子竟然穷到绑架勒索的地步了!这得多穷啊!

谭骥炎看着表情很是无辜的女儿,峻冷的冰山脸上快速的划过一丝无奈,今天要是谭宸和谭亦说这话,谭骥炎这个父亲绝对不会支援的,既然一开始要独立那么就一切依靠自己,男孩子就要有骨气有担当,不服输,可是看着糖果,谭骥炎点了点头,“缺多少?”

五分钟之后,从谭骥炎、谭景御和顾凛墨、关曜这里敲诈到了四张支票,糖果和沐沐笑的眼睛都快没缝了,放心吧,日后他们赚钱了一定连本带息的还回来。

“不是说一切靠自己吗?不能让家里知道吗?”顾钧澈不解的看着过于高兴的糖果和沐沐,当初决定成立【鬼魅】这个杀手组织的时候,明明说好了一切靠自己,这会看着糖果和沐沐,顾钧澈是真的不明白了。

“笨那,这是父母对我们的关爱,怎么可以糟蹋父母的善意呢?”沐沐漂亮的眉梢一挑,教育着过于老实不知道变通的顾钧澈,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组织都快要穷的揭不开锅了,还管当初说了什么话。

“钧澈,你只需要管理好账目,负责网上安全,其他事情交给我和沐沐来处理。”糖果拍了拍顾钧澈的肩膀,一脸笑容的开口,“这些需要劳心费力的事情我和沐沐来处理就行了,走了,我们去喝银耳莲子汤。”

看着离开的几个孩子,顾凛墨收回目光,凉凉的开口,“糖果和沐沐将钧澈给卖了,他一定还帮着数钱。”

“我很怀疑他们三个人的分工!”谭景御一手托着下巴,眯着凤眸思索着,怎么看都感觉糖果和沐沐将钧澈给卖了。

他们可是杀手组织,最重要的就是安全问题,在网上接下任务,一般有不少悬赏的花红,接了之后直接派杀手去完成任务,然后完事收钱,所以网络安全非常重要,绝对不能让人跟踪到,所以顾钧澈肩膀上的任务比较重,账目都需要顾钧澈来处理,谭景御怎么看都感觉沐沐和糖果是当甩手掌柜的“。”吃亏是福。“谭骥炎沉声开口,同情的拍了拍顾凛墨的肩膀,有这么老实巴交的儿子真的不是他这个当爹的错,主要是遗传基因突变了。

吃着银耳莲子汤,顾钧澈突然发现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无比的同情,这让顾钧澈不明白的眨了眨眼,回头看向一旁的顾岸,”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没什么,在糖果和沐沐在一起开心吗?“顾岸低声开口,拍了拍顾钧澈的头。”嗯,虽然有点忙,不过都是在网上弄好的。“顾钧澈立刻笑了起来,将大家同情的目光都抛到了脑后,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他是真的不喜欢顾家那些打打杀杀和抢地盘。

果真是老师到家了!吃着夜宵的众人再次无比同情的看了一眼顾钧澈,幸好顾家是双胞胎,顾岸性格虽然不阴狠,但是却也是气势十足,完全可以支撑起顾家,否则顾凛墨和十一肯定还得生个继承人出来接手顾家。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