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报复秦家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7-01    作者:吕颜

“我怎么答应?替沈素卿去看守所待几天?”沈书意被沈父给气的笑了起来,看着脸色苍白,还在忍着痛的沈父,再看着他腿上那斑斑的血迹,沈书意突然感觉心里头酸的厉害,同样是父女,为什么他的心就能偏到这样的地步!

“就几天而已,小意,你一定有办法给自己开脱,可是素卿如果待在看守所里,她身体受不住!”沈父挣扎的要坐起身来,可是腿却痛的厉害,脸上冷汗淋漓,可是却固执的看着沈书意,非要等她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爸,你要是不愿意做手术那就算了吧。”沈书意终究没有答应,而原本以为必定可以成功的沈父脸色陡然一变,铁青的脸庞上表情瞬间狰狞起来。

“你就真的这么狼心狗肺?”沈父愤怒的咆哮着,牵扯到了腿上的伤口,更是痛的脸一狰狞,一把抓过一旁手术台上的器械向着沈书意砸了过去。

平平碰碰的一阵乱响,手术刀和镊子什么的都砸在了地上,沈书意深深的看了一眼沈父转身快速的离开,一旁谭宸冰冷着凤眸同样警告的看了一眼勃然大怒的沈父,随即追着沈书意快速的走了出去。

“我四处走走。”回头看着面带担忧看着自己的谭宸,沈书意强撑起笑容,这个时候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可是却也又不想谭宸担心。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嗯,记得给我电话。”谭宸原本是想要陪着沈书意的,可是看着她强撑着笑容的脸,谭宸抬起手,温暖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沈书意的脸,将她扯起的笑容抹平,“不想笑就不要笑了。”

笑容从眼角脸上褪去,不再伪装冷静和坚强,沈书意直接抱住谭宸,埋首在他的胸膛上,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闭上眼,一片黑暗里似乎所有的委屈和脆弱都可以肆意的流淌出来。

没有开口说什么,谭宸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沈书意的头,一手揽着沈书意的腰将人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谭宸一直以为这辈子自己会独自一人,会守着谭宸,会护着谭亦糖果他们,可是却没有想到就这么让一个人住到了自己的心里,看着她强颜欢笑时,谭宸心疼的厉害,那种钝钝的痛和不舍,比起刀子扎进身体里更痛。

沈书意的确想要一个人静静,所以离开医院之后,沈书意漫无目的的走在夜色里,说实话她并没有真的想对沈素卿怎么样,不是因为沈素卿是她的姐姐,关键是沈书意明白如果沈素卿出事了,最痛苦的会是爸,所以这些年沈书意也都睁只眼闭着眼,否则十个沈素卿也死成渣了。

沈书意乱晃了十多分钟之后,这才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身后不远处跟着的黑色汽车,之前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沈书意虽然情绪有点糟,但是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这辆车跟着自己,只是沈书意却懒得理会,这会心情评定下来了,不由回头看了过去。

“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似乎发现沈书意已经知道他在跟着她,汽车速度提了起来,直到开到了沈书意身边才停了下来,车窗降了下来,周子安优雅带笑的英俊面容出现在了车窗后面,而副驾驶位置上正是脸色不虞,带着几分纨绔子弟戾气的周淮。

“有事要说?”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她可不认为周子安只是平白无故的跟上自己送自己回家,仔细一想就立刻明白了必定是和秦炜烜和秦家有关,秦天朗虽然远在北京城,但是却介入到了N市,周子安这个周家少爷必定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莞尔一笑,周子安点了点头,狭长的凤眸里带着赞赏之色,沈书意果真聪明,一点就通,再加上莫念的维护,周子安看出一点门道来了,想当初周子安自己也诧异为什么秦炜烜独独看上了沈书意,如今想来只怕还有莫家的这层关系。

“上车吧。”周子安朗然一笑,打开车门下了车,绅士十足的给沈书意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微微躬身,“在源城的时候,周淮的事还要谢谢小意你。”

“客气了。”沈书意上了车,她也想要听听看周子安的说法,虽然说N市和北京城是两个完全独立,同样水很深的城市,毕竟很多北京城高层的领导都是从N市任职之后调过去的,这几乎成了一种定律,想要进入北京城真正的权力中心,那么肯定需要在N市任职,和N市这些隐世的家族打好关系,所以周子安必定也知道不少内幕消息。

周子安选的是一个比较平常的酒吧,很热闹,但是并不显得噪杂,入夜之后人还是比较多,周子安估计是这里的常客,所以过来之后,酒吧的大堂经理立刻殷勤的迎了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妈妈桑,其实也不过是二十**岁的成熟美女。

“周少,周二少,晚上好。”大堂经理热情的笑着,躬身行礼,一旁跟从的妈妈桑也是端起妩媚的笑容,跟着叫人行礼。

“老地方。”周子安朗声开口,侧过身看向一旁的沈书意,“这里的糕点不错,需要尝一下吗?是法国顶级西点师的手艺。”

大堂经理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虽然面上不显,可是心里头却带着几分震惊,周子安在N市的名头那可是响当当的,绝对是跺一跺脚整个N市都要撼动几下,比起圈子里的二代们,周子安绝对是小辈里完美的代表,优雅贵气,行事得体,周栋这个父亲最满意的就是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

可是毕竟都是圈子里的少爷们,谁不是脾气大的厉害,即使是周子安看起来斯文优雅,但是骨子里也是呆着尊贵和傲气,他们身边的女人,除非同样是门当户对的千金闺秀们,才会让周子安他们礼仪相待,如同翟月这样的身份,其他女人不过是玩玩而已,应个景,即使是那些演艺圈里的一姐们,在周子安他们这里也只是一个玩物。

所以大堂经理还是第一次看到周子安对一个女人如此的礼貌相待,不同于过去那种敷衍和应付,周子安和沈书意说话的时候态度太温和,甚至带着几分温柔和宠溺,这才让大堂经理震惊的厉害。

“嗯。”沈书意也没有矫情,她到现在还没有吃,肚子也饿了,在车子上的时候给谭宸发了个短信说了一声,这会沈书意也直接迈开步子上楼而来。

大堂经理看着沈书意竟然走在周子安和周淮前面,不由再次的瞪大眼,要知道即使周子安有个雅公子的绰号,可是N市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周淮这个少爷那脾气可是相当大的,前段时间还和佟局长的公子佟宝挑了毛市长孙子的地盘,大打出手,差一点都进了医院。

所以看到周淮虽然一脸不高兴,却没有生气发火的任由沈书意走在前面,大堂经理只感觉沈书意的身份必定不简单,否则不会让周家两个公子都如此的包容。

“其实你选择谭宸是对的。”包间里,周子安看着正吃着糕点的沈书意,不同于过去自己的那些女伴,矫揉造作,唯恐多吃了几口就会发胖,沈书意身上有种淳朴和干净,吃东西的时候眉眼弯弯的,带着一种满足和喜悦,让周子安也不由自主的勾着嘴角笑了起来,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上好的伯爵袖茶。

“因为秦炜烜和秦天朗的关系?”沈书意吃了一口烤的香浓香浓的带着奶香味的凤梨酥,挑了挑眉梢,“秦天朗估计要将事情推到沈素卿身上了吧?”

“哼,那可是你的姐姐!”周淮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不过只是习惯的坏脾气,习惯和沈书意对着干,倒没有真的看不惯,毕竟对周淮而言沈素卿这样的举止太过于卑鄙,明明是自己的亲妹妹,却故意陷害,结果被秦天朗给利用了,原本以为可以让沈书意坐牢,谁知道最后将自己给搭进去了,死不足惜。

“秦天朗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周子安拍了一下周淮的肩膀,打断了他气愤不甘的话,平静的看向沈书意,周子安想要知道秦天朗的事是莫家透露出来的,还是谭宸?可惜不管怎么查,谭宸依旧没有查不出什么不妥的地方,可是周子安隐隐的感觉出谭宸的确不太对劲,那个冷酷的男人太冷漠目中无人,那种气势比起自己这个周家的少爷更加的狂。

周子安只感觉N市的水越来越深了,越来越不太平了,所以当秦天朗插手N市的事情之后,周子安作壁上观,想要看看N市的水到底能搅的多浑。

“知道的不多,他和秦炜烜不对盘,所以我很倒霉的就被迁怒连累了。”沈书意回了一句,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穿着黑色马甲黑色西装裤的服务生走了进来,端着一个水果盘。

“抱歉,打扰了。”服务生低声礼貌的开口,端着水果盘向着茶几这边走了过来,可是突然包厢里的灯闪烁了几下,啪的一声,包厢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一般人突然从明亮的光线陷入黑暗之中,眼睛会有短暂的失明,尤其是包厢是完全密闭的,隔音效果极好,这会电路出了问题,整个包厢完全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沈书意的警觉在瞬间竖了起来,突然黑暗,其实也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就在这样短短的几秒里,包厢里有细微的声音响起,沈书意目光一沉,眼睛陡然之间眯了起来,一把银亮的匕首在黑暗里向着周淮刺了过去。

周子安和周淮虽然都有些的身手,但是毕竟也只是普通人,没有那么强的敏锐力,可是沈书意却不同,当匕首刺过去的那一刻,沈书意没有迟疑的快速出手,手里原本叉蛋糕的小叉子快速的挡了过去。

锵的一声,匕首和银叉撞击到了一起,周淮眼神一变,戾气从脸上升起,快速的一脚直接向着眼前的黑影踹了过去,周子安也在瞬间戒备起来,手里却已经多了一把手枪,可是包厢里太黑,周子安却也不敢随意的开枪。

一计不成之下,借着周淮猛然踹过来的一脚,服务生手里的托盘猛地砸了过来,身影也迅速的向着门边快速的一个后退,动作迅速的拉开门逃窜了出去。

虽然酒吧里的电路都坏了,可是走廊尽头的窗口透着月光,让黑暗的包厢里有了一点点的亮光,周子安脸色阴沉的厉害,看了一眼半开的门,迅速的拿出了手机,“刚刚有人对阿淮动手了,立刻给我封锁了酒吧彻查!”

周淮也拿出了手机,借着手机的光芒,他的脸阴厉的有些的骇人,一旁的地上散落着水果,刚刚砸过来的果盘被他一手个挡了下来,周淮并没有受伤,可是一想到刚刚如果不是沈书意用叉子挡了下来,没有防备的周淮绝对会被那一刀给刺中。

“别动。”沈书意开口,让周淮将手机给挪了开来,这才发现周淮上衣的心脏处这里有一个小小的绿点,很小,莫过于绿豆大小,但是在黑暗里却散发着莹绿的光芒,这是荧光剂的效果,而刚刚黑暗里那个服务生只要将匕首对准周淮胸口这个绿点扎下来,这一刀必定正中心脏,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了。

这一下不单单是周淮脸色不对了,周子安倏地一下站起身来,原本优雅贵公子的气息转为了阴狠,能在周淮衣服上点上了荧光剂,这个人必定混到了周家,而他们竟然一无所查,这样重大的失误周子安无法接受。

“小意,今晚上谢谢你了,我和阿淮欠你两次,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今晚上我们就不留你了,需要我派人送你回去吗?”周子安压下暴戾的气息,笑着对沈书意开口,今晚上他原本是准备想要试探一下,看看到底是莫家查出来了秦炜烜和秦天朗的关系,还是谭宸查出来的,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刺杀周淮。

“不用,我自己回去。”沈书意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了过去,她刚刚动手的时候能感觉出那个服务生的身手还不错,但是|,|这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的不错,真的正面冲突,说不定对方都不是周淮的对手,不过对方这一次的暗杀行动倒很是谨慎,应该是计划已久了。

而同一时间,北京城。

“查出来了秦天朗这会正在会所里唱歌。”汽车副驾驶座上,顾钧澈正噼里啪啦的敲击在键盘上,迅速的查找着秦天朗目前的下落。

“都有些什么人在?”糖果丢了一颗巧克力到嘴巴里,懒洋洋的开口,白嫩的小脸微微的带着一点婴儿肥,黑黑的大眼睛,说话的时候眼眸里带着灵动慧黠的光芒,只是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慵懒懒的,像是一只高贵的波斯猫。

“江家的少爷,李家的三公子,还有陈家的二小姐和小少爷,|,|都是秦天朗圈子里的人。”顾钧澈黑进了会所的监控,从大门口的监控录像里找出了秦天朗一行人。

“我们将人给劫出来,弄的声势浩大一点。”沐沐开着车,笑的那叫一个奸猾,和他绝色倾城的脸庞完全不同,就冲着谭宸哥给自己找的几个好手,这个忙一定要帮到底。

“嗯,试试顾岸最新研究的这些武器的效果。”糖果拍了拍后座上的黑色手提包,拉开了拉练,包里齐刷刷的都是各种新式武器,这都是顾岸最新改装的武器,糖果直接将东西给拿过来了,今晚上试水。

半个小时之后。

顾钧澈负责黑掉了会所的监控系统,所以糖果和沐沐两个人没有后顾之忧的进了秦天朗他们所在包厢的隔壁包厢,接到顾钧澈的口令之后,糖果和沐沐两个人相视一笑,将橡皮头套给戴了起来,糖果将塑胶的微型**快速的黏到了墙壁上,迅速的躲避到一旁。

砰的一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发生地震了,两个包间相邻的墙壁直接被炸塌了,烟尘弥漫里,糖果和沐沐迅速的跳了出来,手里高举着手枪,砰砰两枪直接打灭了天花板上的水晶灯。

“打劫!”变声器里是无比猥琐的声音,糖果看着吓呆了众人,嘿嘿的阴笑着,快速的将手里的一个小型烟雾弹丢了出来。

又是一声响,白色的烟雾弥漫其中,秦天朗等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一个一个的呛咳起来,烟雾弹里有瓦斯的成分,原本嚣张享受的一众人这会咳的鼻涕眼泪齐流。

“你们做什么?”秦天朗第一次经历这么恐怖的事情,这原本只是在美国大片里才能看到的场景,却真实的出现在了自己身边,秦天朗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废话少说,走!”沐沐的声音通过变声器显得格外的阴狠,带着没有温度的冰冷质感,直接将手铐铐住了秦天朗,手枪咔嚓一下指到了他的后背上。

“五千万美金的赎金,否则每隔二十四小时就往秦家送人质身上的某块东西,小拇指,耳朵啦,牙齿了,当然还有小**。”糖果恶劣的笑着,因为是变声器的效果,所以这声音尖细而猥琐,让正被瓦斯荼毒的众多少爷们一个个惊恐的瑟缩了一下身体。

不过其中也有人快速的拨通了手机通知下面的保镖,只要糖果他们现在出去,估计就会被保镖和会所的保安给团团围住,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警察也会赶过来。

将秦天朗快速的拖到了窗户边,沐沐从窗口拿出了一个事先从楼顶悬下来的挂钩,直接铐住了秦天朗的裤子腰带,和糖果恶劣一笑之后,直接将秦天朗给推出了窗户,夜色里是秦天朗惊恐的惨叫声。

撤退!糖果和沐沐打开包厢的门再次丢了一个烟雾弹之后,迅速的出了包厢,五分钟之后,整个会所都被武警和警察给团团围住了,虽然监控都已经被黑掉了,没有拍到任何画面,被推出窗户口的秦天朗也失踪了,不过楼下没有尸体,人至少还是活着,只是被绑架了而已。

“呦,从哪里来的不长眼的东西,连小爷我好不容易享受一下生活也敢来打扰?”另一个包厢里,沐沐放下话筒,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挑着眉梢,精致而漂亮的脸上满是不屑的看着破门而入的警察,明明是一张绝色倾城的脸,可是偏偏却笑的如此的邪恶而危险。

糖果一手拿着小盘子,上面都是水果,正嘿咻嘿咻的啃着水果,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气势汹汹的警察,低头继续吃水果,小嘴巴里都塞的满满的,含混不清的开口,“沐沐,该不是你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这下警察找上门来了。”

“放眼北京城还没有我不敢惹的人,也还没有敢和我过不去的人。”沐沐笑的很是危险,嘴角扬起,挑了挑下巴,“说吧,什么事?没事滚远点,被不长眼的打扰小爷过夜生活。”

沐沐看起来太漂亮太精致,也只有在谭沐这个大哥面前才装的无比良善,小白兔似的,在外人面前,绝对是一个不好惹的小少爷,傲娇而腹黑,可是这周身那尊贵的气息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养出来的。

糖果永远都是笑呵呵的样子,娇憨可爱,可是漂亮的眉眼之间总带着几分灵动和慧黠,真的闹腾起来,和沐沐绝对是最好的黄金搭档,但是伪装起来,这两人看起来还真像是两个没长大的漂亮孩子。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