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狠心绝情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9    作者:吕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父回过神来,看着泪流满面软在沈母坏里的沈素卿,暴躁的低吼着,复杂的目光转向一旁峻冷着面瘫脸的谭宸,怒不可遏的质问着,“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小意犯罪了,为什么会扯到素卿身上。

谭宸挑起眉宇,板着面瘫脸冷漠的看了一眼到此刻还不愿意相信事实,却还要将脏水往沈书意身上泼的沈父,啪的一声将笔记本电脑给合了起来,满身的努力压都压不住。

“我们回去。”看都不再看沈父一眼,谭宸只是有些担心的看着笑容依旧的沈书意,温暖的大手快速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带着暖暖的温情,沈家人的偏心谭宸早已经知道了,只是每一次亲眼见到,谭宸总是会感觉到一股怒火在心里头暴躁的燃烧起来,愈加心疼在沈家待了这么多年的沈书意。

感觉到谭宸压下怒火背后的安慰和关切,沈书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神色之中没有半点的难受和苦涩,这样的事情在沈家早已经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了,沈书意也早就习惯和麻木了,只是以前的时候再习惯,心里头依旧会有些的难受,会有些的忿忿不平。

在看着沈素卿不管做了什么都被父母维护着,而沈书意即使没有犯错,可是出了事依旧会被算到她的头上,似乎她身上早已经被打上了闯祸惹事的标志,那个时候即使沈书意再坚强,可是她终究是一个人,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着父母如此的偏心,沈书意也就会难受会痛。

只是如今,当看着谭宸那深沉黑眸里的关切之意,当看着他因为自己的不公平待遇而震怒时,沈书意突然感觉心里头轻松了下来,过去那种因为亲情血缘而压下的桎梏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有些人,不管你付出了多少做了多少,对方永远都会无视你的好意,在他的眼里,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厌恶的,可是有些人却会无时无刻的保护着你维护着你,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你是对的那肯定就是对的,你做错了那也是对的,这种护短在其他人看来即使有些的幼稚而盲目,可是在沈书意看来却是如此的窝心。

“爸,事实很清楚明白了吧?是沈素卿用了我的名义和凹凸公司接触,泄露了公司机密。”回握住谭宸的大手,沈书意笑着看着神色难看的沈父,这样担忧的情绪永远都不会对着自己出现,对着自己,永远都是失望,是愤怒,是怒不可遏的指责。

沈书意脸上笑容愈加的璀璨了几分,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幸灾乐祸的,可是这会看着脸色煞白,浑身颤抖担心会坐牢的沈素卿,沈书意突然就感觉无比的畅快,恶人自有恶人磨,终于,沈素卿也要自尝苦果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那是你姐姐,不是你的生死仇人!”看着沈书意不但一点都不担心,反而笑的如此的惬意,沈父怒不可遏的咆哮起来,痛恨的看着冷漠无情的沈书意,一字一字狠戾的开口,“你给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我没法子和你说清楚,沈素卿既然犯罪了,那就该由警察和公安机关来调查,至于如何被判刑,我记得爸你不久之前才说过,你这一生光明磊落,绝对不会去干扰司法公正。”将这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沈父,沈书意摇摇头,回身看着身侧峻冷着脸庞的谭宸,笑着开口,目光柔和,“走吧,我们回家去。”

谭宸自然没有意见,相反的他更担心沈书意会因为心软而放过沈素卿,所以谭宸立刻迈开步子牵着沈书意的手准备离开,可是一旁的沈素卿状似扑在沈母怀抱里哭泣,可是一看到谭宸和沈书意要走,却快速的挡了过来,泪眼婆娑。

“小意,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做的,可是我看炜烜哥为了你连伤口都没有愈合,却拼命的用工作来麻痹自己,日夜不分的劳累,我就是心疼炜烜哥,一时气愤不过才会做了傻事,小意,你原谅姐姐,姐姐真的不是故意的。”沈素卿哽咽着,向着沈书意扑了过去,似乎要抱住她好好诉说一下姐妹情深。

可是谭宸强劲的手臂直接勾住了沈书意的腰,将人往自己的怀抱里一带,板着面瘫脸警告的盯着妄想抱住沈书意的沈素卿,自己的人可不是她能染指的。

谭宸虽然依旧是面瘫着脸,但是那醋意十足的动作却格外的明显,关煦桡温和的笑着,谭宸哥吃醋的时候果真是不分男女老少的,至于莫念自然还是冷漠着那一张森寒肃杀的俊脸,对于谭宸护短的举动很是满意。

“你收敛一点。”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瞪了一眼谭宸,沈素卿只是想要卖弄几滴眼泪赚取其他人的同情心,她又不会占自己的便宜,谭宸这一副谁敢碰我的人,我直接废了他的霸道眼神太让人无语了。

“你是我的。”占有欲十足的开口,谭宸酷酷的回了沈书意一句,手臂依旧固执的缠在沈书意的腰上,就算沈素卿是个女人,那也是不行的!

干咳两声,关煦桡不得不打断秀恩爱的两个人,要知道一旁秦炜烜的脸都要绿了,虽然是前男友,但是关煦桡明白以秦炜烜这样性格的男人。

就算是分手了,那也是要秦炜烜他先提出来的,而且前女友必须对自己思思念念,难舍难忘,秦炜烜才不会感觉到丢了面子和尊严,可是目前情况明显反过来了,秦炜烜阴寒的眼神带着扭曲的嫉恨,让关煦桡清楚的捕捉到了。

沈父和沈母心疼的看着哭成泪人似的沈素卿,尤其是沈母知道沈素卿对秦炜烜的感情,所以她会一时冲动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沈母还是很理解的,可是沈母看了看沈书意,再看着一旁的谭宸、关煦桡和莫念,这三个男人没有一个是普通人,和他们对上,素卿只有吃亏的份。

“素卿,别哭了。”沈父快速的走了过来,心疼的拍着哭的不能自已的宝贝女儿,对比之下,看着无动于衷的沈书意,沈父阴沉着眼神,满脸的失望和愤慨,沉声怒吼,“小意,你闹够了没有?这是你的姐姐!”

“爸,这不是我在闹,而是证据确凿,不过你放心,沈素卿目前最多只是被羁押而已,法庭没有宣判暂时还不需要坐牢的。”沈书意平静的看着怒目相向的沈父,她突然很想知道这一次沈素卿准备怎么办呢?秦天朗既然动手了,是绝对不会让人查到自己这里,所以沈素卿想要脱罪就困难了。

“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胡闹,你不要生气即使要被关押我也认了。”沈素卿楚楚可怜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娇弱而苍白的脸上带着强撑起的笑容看着沈父,身影娇弱可是却带着几分伪装出来的坚定,“爸,这是我犯的错,我自己会承担的,你和妈不要为了我难受,我没事的。”

沈父虽然厌恶谭宸,但是一个能随便拿出五千万支票的男人,再加上他刚刚从电脑里调出来的这些证据,沈父安慰的拍了拍沈素卿的手,为了女儿,就算折腰沈父也认了。

“小意,你姐姐只是一时糊涂,你让谭宸将这些证据给销毁了,你姐姐身体不好,经不住这些折腾。”说出这样一番示弱的话,沈父脸色愈加的难看,他一辈子都以正直自居,如今却对着谭宸低头,沈父握紧了手,终究还是将话给说完了。

“这可都是证据,能轻易销毁的话还叫证据吗?而且销毁证据这可是犯法的。”沈书意摇摇头,突然也不想留下来了,拉着谭宸就准备离开,至于沈素卿她自求多福了吧。

其实沈父知道沈书意的性格,从小到大她就偏执顽劣,总是欺负沈素卿这个体弱多病的姐姐,如今让沈书意手下留情,沈父知道几乎不可能,但是为了沈素卿,沈父却也不得不对谭宸低头。

可是在沈父以为自己已经示弱了,事情至少也算可以解决了,可是抬头一看,谭宸依旧面无表情的冷着脸,眼神漠然,目中无人的冷漠让沈父的老脸倏地一下气的爆红,颤抖着嗓音愤怒的开口,“你……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谭宸一脸漠然的看着突然暴怒到似乎随时要晕倒的沈父,他这么生气做什么?沈书意看着从来都是冷着脸招惹了仇恨值,却浑然不知的谭宸,无力的翻了个白眼。

“爸。”沈素卿楚楚可怜的开口,眼睛里含着泪水,凄楚的声音让沈父立刻又软了下来,如果只是为了自己,沈父绝对不会示弱低头,可是为了沈素卿。

“小意,就当是爸爸求你了,放过你姐姐,帮帮她吧!”沈父沙哑着声音,眼眶微红,却终究还是为了沈素卿这个宝贝女儿再次低下了头。

“现在证据确凿,不是我说能放过就能放过的。”沈书意苦涩的一笑,看着一瞬间似乎苍老了许多的沈父,一股怆然猛然在心底掀起,心里头酸的厉害,终究还是做不到冷漠的无视,可是为什么在知道自己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他却没有一句维护,有的只是失望只是斥责和怒骂?

沈书意看了看做戏的沈素卿,她真的很幸福了!可是沈书意为什么不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自己已经离开了沈家,也放弃了秦炜烜,沈素卿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一次一次的要对自己赶尽杀绝,不死不休。

对上沈书意看过来的目光,沈素卿挑衅一笑,虽然脸上还带着泪痕,可是那表情却格外的得意,沈书意她真的能做到无动于衷吗?她敢让爸给她下跪磕头吗?只要爸爸站在自己这边,沈素卿就相信自己绝对会平安无事!

“爸,冯队还在这里,这些证据只怕是没有办法销毁的。”沈素卿柔柔的开口,声音里带着哽咽,可是眼中却满是隐匿的得意的张狂之色。

最开始谭宸出示这些证据的时候,沈素卿是真的被吓倒了,她知道沈书意可不是个逆来顺受的善良角色,这些年虽然沈素卿不断的陷害污蔑,的确败坏了沈书意在沈家众人眼中的印象,可是沈素卿自己却么没有讨到什么好,沈书意有时候可是真的有点不手下留情。

所以沈素卿刚刚是真的被吓到了,但是这会看着沈书意即使嘴上说的再狠,可是却还是如此的在乎沈父,沈素卿就发现自己刚刚怎么就那么傻的慌神了呢?只要爸爸站在自己这一边,自己还需要怕什么呢?沈书意绝对不敢乱来!

沈父一怔,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谭宸,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冯对和拿着手铐的关煦桡,是啊,这么多人在这里,证据确凿之下,想要销毁证据可没有这么容易,如果日后有人将事情透露了出去,到时候还会追究到素卿的身上。

“伯父,这些证据不容易被销毁掉,而且事情也不是这么简单。”秦炜烜倒是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沈素卿出卖了仙剑诀的副本给凹凸公司,这让秦炜烜对沈素卿的感觉立刻变得变扭起来,如同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最开始的时候,秦炜烜感觉沈素卿真的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大家闺秀,满腹才情,温柔贤淑,秦炜烜也享受着沈素卿爱慕的眼神,和她柔声细语的关切。

可是因为秦炜烜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即使和沈素卿暧昧着,但是却没有更进一步,但是被沈素卿那种幽怨却又无怨无悔的充满爱意的眼神追随着,秦炜烜的确感觉到很满足,可是后来在和沈素卿有了激吻,甚至身体接触的互相抚摸之后,秦炜烜感觉沈素卿越来越疯狂了,总是无时无刻的缠着自己。

过去那个贞洁高贵的圣女似乎在一瞬间就堕落成了饥渴成灾的荡fu,只要看到秦炜烜总是立刻抱住他求吻,当然身为男人,再加上沈素卿姿色的确不错,在拒绝不成之后,秦炜烜也享受着一个女人献祭般的爱恋和伺候,只是秦炜烜真的没有想到沈素卿竟然还有这样心机深沉的一面。

“还有什么内情吗?”沈勋冷静下来,拉着秦炜烜快速的向着审讯室门外走了过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阻止沈书意和谭宸的离开,不将事情解决了,沈勋是绝对不会让他们离开的,他怎么可能看着素卿只是因为一时的愤怒而去坐牢。

“伯父你该知道素卿只是因为我而一时冲动,但是她的心还是善良的。”秦炜烜说这话的时候不由的扭曲了一下嘴角,但是还是一本正经的继续开口道,“所以素卿不可能将事情闹的这么大,之前我找人给小意说情,对方说这个案子是上面的人压下来的,所以只怕是小意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或者是谭宸他们的关系,总之有人要借着这件事对小意动手,而素卿刚好被对方给利用了,所以伯父,素卿想要脱罪可不容易。”

沈勋沉默着,他虽然离开商界多年,但是沈勋不傻,秦炜烜的话这么一说,沈勋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秦氏集团在N市可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公司,如果真的是素卿一时冲动做了什么,那么炜烜出来干涉事情应该就解决了,可是如今事情却闹的这么严重,想必是炜烜猜测的这样,有人暗中要报复小意所以才会借着素卿的手来行动。

审讯室里,沈书意原本是准备和谭宸一起离开了,至于沈素卿最后到底会怎么样?是无罪释放,还是被抓起来坐牢,沈书意也懒得理会了,但是沈勋和秦炜烜突然出门还顺手将门给关了起来,让沈书意只能留了下来。

不知道爸准备怎么做?沈书意自然知道这件事是秦天朗动手的,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被当成工具利用的沈书意,那么想要翻案可就难了。

谭宸看了看沈书意,她没有说走,谭宸自然也就没有说什么,直接牵着沈书意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将人直接拉坐在自己的腿上,对上沈书意猛然诧异的差一点要蹦起来的表情,谭宸一手快速的抱住沈书意的腰,将人个按坐在自己的腿上,大手霸道而亲密的贴着沈书意的小腹上。

说实话要是没有人的时候真的这么被谭宸当孩子一般给抱坐在腿上,沈书意也不会挣扎,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沈书意脸不由尴尬的红了几分,可是看着沈素卿那嫉恨的眼神,沈书意眉头一挑,放软了身体任由谭宸抱着自己,嫉妒就嫉妒吧!

沈素卿的确是嫉妒了,谭宸和沈书意之间有种甜蜜的氛围,虽然谭宸依旧冷着面瘫脸,面无表情,但是他看向沈书意的眼神却带着可以感知的温柔,那种霸道的动作却让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心动,凭什么沈书意甩掉炜烜哥之后又找到一个男人!

而且沈素卿也有些明白谭宸比自己认为的要出色一些,不甘心看着沈书意即使没有了沈家,没有了秦炜烜还这么幸福!沈素卿狰狞了一下眼神,自己绝对不会放过沈素卿的!

放开!莫念沉着脸,森冷的目光警告的看着谭宸,大庭广众之下,他竟然敢对小意动手动脚!黑着脸,莫念的眼刀子都要将谭宸给戳的千疮百孔。

不行!对上莫念那冰冷的眼神,谭宸毫不客气的一挑眉头,扭头无视!双手更加霸道的抱着沈书意,小意太瘦了,这腰上都没有肉了!回去之后一定要将小意给补的胖一些,可是谭宸根本不会做饭,沈书意做的饭菜还行,但是比起童瞳还是差了不少,谭宸开始想着要不要将沈书意带回北京城。

谭宸!莫念黑眸沉的可以滴出水来了,莫念这些年一直将沈书意当成心尖一般保护着,这种感情很复杂,莫念所有的感情似乎都放在了沈书意身上,即使是家人也不一定有这么浓重的感情,所以看到谭宸抱着沈书意,莫念直接黑了脸,只感觉属于自己的珍宝被抢走了,嗜血阴冷的杀气瞬间迸发而出。

沈书意和一旁的关煦桡对望一眼,对于这两个冰山男人不断释放冷气,沈书意无奈的一笑,拍了拍谭宸落在自己小腹上的大手,示意谭宸收敛一点。

虽然不甘心着,但是谭宸还是敛了寒气,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蔫蔫的,不过还是站起身来,只是依旧霸道的握着沈书意的手不愿意放开。

莫念眉头依旧皱着,不过看到谭宸已经退让一步了,再加上一旁沈书意笑嘻嘻的看着自己,莫念怎么都没有办法冷着脸,倒是不再和谭宸杠上了。

沈父和秦炜烜再次推开审讯室的门走了进来,沈书意抬头看向沈父,却见沈父脸色有点凝重,想来是秦炜烜感刚刚已经说了什么,毕竟这件事有秦天朗插手介入,想要解决可没有这么容易。

“小意。”沈父径自的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神色带着几分的凝重,但是却没有了刚刚的怒意,对上一旁沈素卿担心的目光,沈父摇摇头向着沈书意径自的走了过来,“小意,这件事是素卿不对,爸代素卿给你道歉,可是小意你知道你姐姐身体不好,不要说判刑了,就算是在拘留所待上几天也会要了她的命,小意,既然这些事是因为你而起的,你就代替你姐姐认罪,不过你放心,爸和炜烜一定会给你找到最好的律师,给你找到证据脱罪的!”

沈书意表情僵硬着,静静的看着说话的沈父,却听见沈父继续的开口,“小意,你看那些照片还有银行账户都是你的信息,只有你能代替你姐姐顶罪了,你难道忍心看着素卿病倒在拘留所吗?”

秦炜烜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沈父竟然会让沈书意代替沈素卿来顶罪,他之所以将为难之处分析给沈父听,就是为了让沈父服软低头,这样才能让小意同情,才能让莫家出面帮忙。

到时候沈伯父势必感觉到亏欠了小意,自己再从中周旋调和小意和沈伯父之间的感情,一步一步的将小意拉回自己的身边,从而和莫家也建立良好的关系,日后再利用莫家的势力来打击秦家和秦天朗。

“谭宸,我们回去吧。”沈书意深呼吸着,握紧了谭宸的手,果真这么多年都没有变!沈素卿才是沈家的女儿,而自己什么都不是!

谭宸也是冷着脸,安抚的看了一眼沈书意,直接带着她就离开,沈家这些人!小意说的不错,当初自己就不该将五千万的支票给沈家,这根本就是便宜了沈家人!不过幸好小意聪明将支票又拿回来了!

关煦桡和莫念也冷了眼神,沈家偏心他们都知道,却不知道竟然偏心到这样的地步,为了一个沈素卿,竟然让无辜的沈书意代替她认罪去坐牢,这算什么?难道小意就是他们沈家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吗?就算是捡了回来的,养育了这么多年至少也有一点感情吧?怎么可以狠心到这样的地步!

“沈书意!你这是要见死不救吗?”沈勋看着二话不说转身就走的沈书意,愤怒的咆哮着,一把拦住沈书意和谭宸,怒容满面,厉声指责着,“难道你要看着你姐姐死在监狱里你才甘心吗?你怎么这么恶毒?”

“爸,你说的不错,我就是这么恶毒,沈素卿如果死了,那么沈家可就是我一个人的了!”沈书意优雅的笑着,直接推开挡住路的沈父,拉着谭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父脸色铁青的站在一旁,关煦桡快步走了过来,直接将沈素卿给拷了起来,不理会他的尖叫声,冷冷的开口,“沈素卿小姐,有什么话请留到局里再说,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沈书意直到拉着谭宸快走了十多分钟之后,这才放缓了步子,回头看着身侧面容峻冷,眼眸深邃的谭宸,慢慢的开口道:“小时候我总是和沈素卿闹,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女儿,为什么沈素卿那么受宠?难道就因为她身体比较病弱吗?四岁那年,沈素卿生病,爸爸抱着她哄着她入睡,妈在厨房里给沈素卿做吃的,我当时就想如果我生病了,是不是爸爸也会背着我抱着我?”

笑了笑,沈书意继续开口,目光显得有些的悠远,那个时候四岁的沈书意傻愣愣的在大冷天泡在放满了冷水的浴缸里,足足泡了半个小时,之后颤抖着爬到了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头晕眼花,高烧的整个人都有些的迷糊了。

可是沈书意却高兴的离开,脚下跟踩着棉花一般,却还是冲下楼告诉沈父她生病了,“生病了?小意,不要胡闹,你姐姐要去医院,我们没有时间和你闹!”

可惜回答沈书意的只是这么冷冷的一句话,然后是沈父抱着沈素卿急急忙忙的出了家门赶去医院的背影,还有临出门的那一刻,沈素卿从沈父怀抱里探出头来,脸上是得意洋洋的冷笑。

连鞋子都忘记穿的沈书意站在冰冷的地板上,呆呆的看着沈父和沈母还有沈素卿上了车子扬长而去,他们都吝啬的看一眼沈书意,吝啬的将手放到她的额头上试试看到底有没有发烧,从那之后,沈书意忽然就明白原来不管自己做了多少都是徒劳无功的。

“谭宸,你干什么?”沈书意从停下话,诧异的看着走到自己前面半蹲下来的谭宸,忽然明白过来的一笑,拍了拍他的后背,有些感动也有些的无奈,“我现在都一把年纪了不需要你背了,快走吧。”

“我背你。”谭宸沉声的开口,固执的保持着半蹲的姿势,从沈书意的叙述里,谭宸可以想象当年的沈书意该是多么的失望,这让谭宸再一次痛恨起沈家人来,他们凭什么这样对待小意!

即使谭宸一直认为自己和谭骥炎这个父亲的关系并不太好,可是在七岁那年,谭骥炎偶然也会抱着自己,也会抽时间和自己训练,有空的时候带着他和谭亦还有瞳一起去野炊,半夜从书房忙碌完工作之后会到他们的房间给他们盖上被子,谭宸虽然面上和谭骥炎不对盘,但是对这个父亲谭宸还是很尊重的。

“我很重的。”沈书意笑了笑,终究还是趴到了谭宸宽阔的背上,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四周行人都诧异的看了过来,沈书意尴尬的将脸埋到了谭宸的肩窝处,闷闷的声音响起,“快走吧,车子还没有拿。”

“让煦桡开回来就行了。”谭宸双手托起沈书意的腿一步一步沉稳的迈开了步子,他知道自己不能弥补小意过去那么多年在沈家不公平的待遇,可是以后的日子里,谭宸冷着眼神,只要有自己在,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小意!

不管沈素卿多么的愤怒不甘心,可是关煦桡只是看起来温和,骨子里可都是关家人的铁血冷硬,沈素卿直接被戴上了手铐,沈父和沈母都愣住了,回过神来时,沈素卿依旧被关煦桡给抓上警车离开了。

秦炜烜刚想要和莫念搭话,可惜他却已经大步离开,看都不看秦炜烜一眼,沈伯父是猪脑子吗?秦炜烜愤恨不甘的攥紧拳头,明明自己的愿意让让沈伯父一定要示弱,务必让小意心软。

可是沈伯父竟然脑子进水了一般,想要让小意给素卿顶罪!小意是什么样的性格,看起来很随意随性,可是骨子里可是倔强的厉害,真的狠起来绝对是六亲不认,自己接近莫念的计划都被沈伯父给破坏了!

入夜之后的揽月苑显得很是温情,柔和的灯光将夜色点亮,饭菜的香味从厨房里飘了出来,沈书意正在厨房里忙碌,而院子里亮着灯,虽然已经六点多了,可是夏天的天暗的迟,即使这个时间点也显得很是明亮。

“臭小子,你以为将花放到盆子里,放上泥土就是栽花了吗?我告诉你这里面的学问多了去了!”文教授得意洋洋的开口,一手叉在腰上,一手拿着铲子鄙视的看着一旁的谭宸,终于找到打击这个臭小子的办法了。

“你很在行?”谭宸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看了一眼花盆里的海棠花,买来的就是两年的花苗,花苗上还带着花苞,在谭宸看来将花放到盆里,培土之后浇些水应该就成了。

“那当然了!”臭屁的一扬眉头,文教授笑了起来,皱着满脸皱纹,求我吧,求我吧!让这个臭小子还敢威胁将自己丢垃圾桶里!哼哼!

谭宸将花盆拿了起来塞给了文教授,冷声的丢下话,“那剩下的花都你来种吧。”话音落下,谭宸直接转身向着屋子走了进去,还是和小意一起做饭比较好。

煦桡那里一会给个电话,不过谭宸相信关煦桡绝对不会让沈素卿好过的!看守所虽然比不上监狱,但是也是最为黑暗的地方,至于沈素卿,谭宸冷着脸,她自求多福吧!

“谭宸你这个臭小子!”笑容僵硬在了脸上,文教授嗷嗷的叫了起来,“我凭什么听你的话!这些花是你买回来的,这也是你的家,你不打理谁打理!”

“晚上没饭吃!”头也不回的丢下警告的话,谭宸走进屋子,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冷厉的表情瞬间柔软下来,快步的走了过来。

“你又欺负文教授。”听着外面文教授的叫骂沈,沈书意回头笑着看了一眼走过来的谭宸,他明知道文教授就是那性子,只要不和他闹,让着文教授一点就没事了,可是谭宸每一次都是寸土不让的必争到底。

“没有。”峻冷的脸庞上表情很是无辜,谭宸就着水龙头洗了洗手上的泥土,“需要我切菜吗?”

“不用,还有十分钟就能吃饭了。”沈书意揭开锅盖,炖着的排骨山药汤已经很烂了,香味弥漫开来,沈书意将火关小了,又在一旁炒菜的锅里翻炒了两下,用筷子夹了一颗毛豆递到了谭宸的嘴边,“吃吃看烂了没有?”

青豆已经很入味了,咸淡适中,谭宸看着围着围裙的沈书意,忽然低下头快速吻住了沈书意,细细的碾磨着她柔软的唇,耳病厮磨着,一手搂向沈书意的腰,当然,先顺手将炒青豆的火给关了,他绝对不会再亲吻到一半的时候菜焦了,然后被小意直接嫌恶的给推开。

“我是让你试菜。”不是吃我!沈书意脸色微红,气喘吁吁的推开谭宸,一手扶着大理石的灶台,她一直以为接吻是非常非常亲密的事情,和亲吻面颊和拥抱不同,接吻太过于亲密了,相濡以沫,唇舌相抵,交换着彼此的气息。

沈书意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和人接吻,即使在过去的时候,秦炜烜偶然也有些霸道的想要接吻,可是沈书意大都数时候都是避开了,太过于亲密的接吻让沈书意无法接受,秦炜烜也一度以为沈书意是有些的洁癖。

可是此刻,沈书意看着冒着热气的菜肴,脸红的厉害,身体发软,一股说不出的战栗感觉从身体里蔓延开来,让沈书意发现自己竟然想要渴求更多的接触和抚摸。

手机铃声响起,沈书意借着机会快速的推开还抱着自己的谭宸,拿起客厅茶几上的手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接起了电话。

“小意,快拉医院一趟,沈伯父出车祸了!”电话里,秦炜烜的声音急切的开口,伴随而来的还有刺耳的喇叭声,听得出,秦炜烜这会正在往医院赶的途中,可是这个时间段堵车太严重了。

车祸?沈书意一愣,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手机里秦炜烜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问了医院名字之后,沈书意才挂了电话,回头看向身后的谭宸,“我爸出车祸了。”

谭宸脸色也是一变,快步上前,一把握住沈书意的手,“我送你过去。不用担心。”怎么在这个时候出了车祸!谭宸沉了沉脸,但是却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喂喂,你们这是去哪里?不是要吃饭了吗……”文教授为了自己的晚餐正任劳任怨的种着花,结果就看见谭宸和沈书意快速的上了车直接离开了,气的文教授将花铲子一丢,“不说就算,我一个人吃!”

谭宸一路将车速开到了最快,不过还是在半个多小时之后才到达了医院,侧目看了一眼一旁的沈书意,她虽然清冷着脸,但是还是很冷静,谭宸这才放下心来。

“沈勋,你的身体最重要,你现在就需要做手术!”医院手术室里,沈勋的手术并不算很严重,是被一辆转弯的车子给蹭到了,只是剐蹭,但是沈父毕竟年纪大了,摔了一下,腿骨断了,需要立刻手术接上骨头,可是这会他却不愿意手术,让一旁高贵的沈母也难得焦躁的大声开口。

“你不用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沈勋脸色苍白,腿上还有着血迹,不理会四周的医生和护士,沈勋目光焦急的看向手术室外面,这是唯一能救素卿的机会了,他不相信小意真的有这么狠心绝情!

沈书意和谭宸过来时,刚好秦炜烜也过来了,三个人对望一眼之后却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还是沈父的身体比较重要,而手术室这边看到家属过来了,医生和护士也都松了一口气,“你们家属快劝一下病人,再不手术以后会影响到骨头的再次生长!”

“你让你姐姐从公安局接出来,我就手术!”沈勋看到沈书意过来了,终于再次开口,面色坚定,不管如何他都不能看着素卿在看守所里受苦,“小意你答应我!”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