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机关算尽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8    作者:吕颜

商业犯罪调查科。

原本证据确凿的指控在沈书意的一番言辞犀利、条理清楚的自我辩白之后,带队的警察气的脸色铁青,只狠狠的丢下一句强词夺理之后,愤怒的甩上门出去了,向领导请示该怎么处理这个案子。

“冯队,这是沈书意的律师,他是来给沈书意办理保释手续的。”这边带队的警察刚离开了审讯室,商罪科的一个属下快速的揍了过来,低声说话的同时目光不时向着身后气势强盛的三个男人瞄了过去。

律师?冯队皱着眉头,面色难看的看着走在最前面的莫念,他们商罪科经常和律师打交道,一般的律师给人的感觉都是非常的精明,老谋深算,善于辩驳,往往会抠住一个漏洞之后,舌战群儒将整个案子推翻。

所以律师给人的感觉并不讨好,太精明心计太深,尤其是在古代讼师也不算是什么好职业,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为获渔利而昧良心使用捏造证据、栽赃陷害等伎俩,无中生有,颠倒是非,现在很多人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律师要替那些穷凶极恶的歹徒辩解。

可是冯队看着气势阴冷,眼神森寒的莫念,这个男人太过于阴沉,根本不像是会抠字眼的律师,而且莫念身后都常年跟着两个保镖,气势强大,眼神肃杀,怎么看都像是黑道之中,和律师绝对扯不上关系。

“我来处理,你先去忙。”冯队挥挥手让手下离开了,自己向着莫念走了过来,语调不善,态度很是怀疑,“你是沈书意的辩护律师?据我所知,沈书意并没有请律师!”

虽然之前秦炜煊说过要从秦氏集团派律师过来,可是却被沈书意给拒绝了,冯队怎么看莫念都不像是律师,而且也没有看到沈书意打电话出去找律师。

“让开。”冷着声音,态度强硬,莫念直接越过冯队向着审讯室那边走了过去,而冯队刚要阻拦,一旁的一个保镖抬手挡下了冯队,将莫念的律师证给拿了出来。

审讯室里,沈书意摸摸鼻子,很是怀疑的看了一眼冷着面容的莫念,“你是律师?”明明第一次在桃州古镇的宾馆见到莫念的时候,沈书意感觉这个男人即使面冷,可是那周身却散发着阴冷黑暗的气息,绝对是游走于黑暗世界的人,怎么这会却成了自己的辩护律师。

莫念的衣服一般都是黑色,身影笔挺而修长,俊美的脸却是格外的冰冷漠然,一双黑眸沉寂里散发出慑人的寒光,再加上他左手小拇指的缺失,随身都会跟着两个黑色劲装的保镖,怎么看都像是黑暗世界里的王者。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莫念竟然是耶鲁大学法学博士,这可是全球排名第一的法学院,毕业的学生都是法律界的精英,曾经有人就戏说过得罪什么人都行,千万别得罪耶鲁法学院的人,因为他们周边都是法律界的佼佼者,睚眦必报,颠倒黑白,足可以让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提起公诉而上法庭。

沈书意笑着看着莫念,怎么看这个浑身冒着寒气的男人都不像是善于辩驳的律师,世道果真变化了,如今最精通法律的都是黑道中人了。

“证据确凿,马胜也指控了沈书意,她暂时不能保释!”分队还是怀疑的看了一眼黑色西装,冷肃着峻脸,神色漠然的莫念,那种黑暗邪恶的气息虽然被遮掩压制,可是却依旧让人有种不敢招惹莫念的畏惧感。

“证据?”听到这话,莫念冷笑着开口,他冷着脸的时候虽然让人畏惧但是还可以接受,可是真的笑起来之后,那种危险的黑暗气息,让一旁拒绝的冯队不由恐惧的颤了一下,不敢和莫念那冰冷骇人的眼神对视。

“我已经向法庭提交了质疑,这些照片都是伪造的,至于你们调查科竟然将伪造的证据做为抓捕我当事人的依据,我们会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冷冷着嗓音,莫念微眯着黑眸,森寒慑人的寒气迸发而出,幸好之前谭宸给了自己电话,不过对于谭宸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是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博士,莫念倒是不得不佩服谭宸的情报系统。

“在法院没有出示具体的文件之前,我们依旧有权利拘捕沈书意!”冯队没有想到莫念的速度这么快,竟然已经向法院申请了关于照片真伪的质疑,可是这些作为证据的照片还在自己这里,即使想要保释沈书意至少也需要七个工作日的时间。

到时候这个涉嫌商业犯罪,泄露商业机密的案子到底要怎么办也不是自己的责任,冯队明白自己只需要将情况汇报上去,上面自然会有指示下来,自己依照命令行事就行了。

“逮捕令是哪个局长签发的,检察院是谁核准的,所有相关的资料都复印一份给我。”眼神示意沈书意不用担心,莫念继续的开口,语调冷漠,可是态度却强势逼人,莫家护着的人,莫念不认为N市还有谁不知道,这一次竟然还有人敢对小意动手!

之前莫念遵从莫五爷的指示都是暗中派了高手密切注意着沈书意的安全,并不算监视,完全不会干涉到沈书意的生活。

这个负责的人是莫五爷找来的,二十年前被誉为佣兵之王,是侦查界的王牌,他一直在暗中,只是远远的保护着,偶然会抓拍一些照片,只要沈书意不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干扰沈书意的生活。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沈书意都没有察觉到原因,因为对方真的只是远远的保护着,隔着几十米上百米远,沈书意上学的时候,对方就会选一个可以看见校门口的地方坐下来,确定沈书意从学校出来之后,就抢先一步开车离开,然后确定沈书意回到沈家就行了,甚至为了不打扰到沈书意的生活,连照片都是长焦镜头隔着几十米远抓拍的。

后来沈书意长大之后,莫五爷为了保证沈书意的**权,所以就变成了每一个星期汇报一次沈书意的情况,尽最大的可能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而沈书意常走的几条线路上,除了交通探头之外,莫五爷又让人安装了一些探头,基本很少派人暗中保护了,都是沿途这些探头,只要她没有危险就可以了。

而这样的保护是从沈书意出生之后的第二年就开始的,沈书意虽然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警觉,可是当一个人的气息在她身边快二十年了,一步一步长大的沈书意是真的忽略了暗中保护自己的人,太过于熟悉之下所以就察觉不到异样。

之前谢家谢鸿被谭宸废掉了命根子之后,谢家报复沈书意,正是莫念出面摆平的,而张望被杀的罪名被推到了沈书意头上,也是莫念派人过来公安局顶罪,而N市的人这才发现这样一个很是平常普通的沈家的小女儿竟然是被莫家保护着。

所以即使是周栋也告知周子安这个儿子不要再有任何针对沈书意的举动,尤其是周淮和佟宝还有翟月在源城的子曰会所赌石和沈书意起了冲突,之后跟踪去了巷子想要找沈书意算账,结果差一点被H国的间谍给挟持了,枪口都是直接抵着翟月的太阳穴。

周淮胃部受伤回到N市,周栋再次确定沈书意和莫家有着外人不知道的密切关系,否则莫念绝对不会亲自陪着沈书意去源城,而周子安也不由的怀疑秦炜煊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否则为什么他独独选择了沈书意这个在沈家不受宠,而且在商界沈家真的不算什么,如今的规模甚至比不上秦氏集团,可是秦炜煊却独独和沈书意在一起了,是不是有这一层的关系,可惜周子安也没有办法考证了。

莫念这种种维护都让N市的人知道沈书意背后并不是沈家,而是莫家,高深莫测的莫五爷,所以基本上不可能有人再针对沈书意,各家的长辈也都严厉警告了自家的小辈们,如今的N市又多了一个惹不得的人,并不一定要结识,但是绝对不能得罪。

可是莫念沉了沉黑眸,N市应该不会有人再次对小意动手,这一次逮捕令都批下来了,难怪谭宸让自己先过来镇住场子,看来是牵扯到了北京城的高层,所以即使有莫家给小意保驾护航逮捕令依旧签发了。

至于秦炜煊?莫念冷眼看着快速走进来的秦炜煊,莫家暂时都不行,更不用说一个小小的秦氏集团的总裁,

谭宸必定知道是谁在暗中动手脚,可惜这一次去源城之后,莫念因为紧急的情况提前回到了N市,所以并不知道秦天朗的事情。

“小意,我还会继续给你想办法的。”看了一眼莫念,秦炜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只是疲倦的沉着俊脸,皱了皱眉头,似乎事情真的很棘手,所以秦炜煊抱歉而愧疚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揉了揉眉心,可是出口的语调却是如此的坚决,就算是倾家荡产,秦炜煊也绝对不会让沈书意出事的。

“你先回去吧,凹凸公司即使抢先发布了游戏,不过那只是仙剑诀的雏形版本,亚特兰蒂斯就要上线问世了,你先回去工作,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了。”沈书意看着满脸疲倦还带着几分挫败的秦炜煊,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了秦天朗,知道了秦炜煊和秦家的关系,沈书意估计真的会上当受骗。

可是这会看着秦炜煊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故意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幅知难而上的深情模样,沈书意有种说不出来的涩然,过去那差不多十年的相处,难道都是这样的虚假和欺骗吗?

秦炜煊原本是想借着这件事和莫家搭上关系,所以此刻秦炜煊怎么可能先离开,看着神色有些疏离的沈书意,秦炜煊将恼火压下,面上不显,依旧深情款款的开口,“小意,这件事是凹凸公司针对我的,所以才会连累到你,我怎么可能先离开!我这就联系凹凸公司的老总,和他们谈谈,他们到底怎么样才肯撤诉,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不会拒绝的!”

凹凸公司?莫念看了一眼说的言辞恳切的秦炜煊,皱了皱眉头,神色不悦,凹凸公司的规模都比不上秦氏集团,在商言商的竞争倒是可能有,但是这样明目张当的陷害,凹凸公司除非是想要被秦氏集团连根拔起,否则凹凸公司怎么可能这样做,和秦氏集团正面冲突简直是自找死路。

秦炜煊这样故意误导小意,将这件事的导火索往凹凸公司身上转移做什么?莫念看向一旁面色平静的沈书意,她清秀而精致的眉眼之间带着淡淡的疏离和淡漠,莫念立刻明白沈书意想必也是看出这一点了。

这边秦炜煊又拿着响起的手机走了出去,临出门的那一刻还深深的看了一眼沈书意,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这件事,他一定会尽全力处理好。

“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人做的?”莫念看着拿着手机接起电话走出去的秦炜煊,峻冷的眉宇更是蹙了起来,以前没有真正的接触小意的生活,莫念感觉秦炜煊虽然不算最好的选择,但是却也不错,秦炜煊上进有事业心,虽然忙于工作,但是并没有什么绯闻传出来。

莫念从没有干涉沈书意的生活,可是对秦炜煊还是做了简单的调查,秦炜煊在商界的风评极好,并没有什么绯闻,也不是嗜酒豪赌,偶然也会找银货两讫的女人纾解,这一点莫念曾经直接将秦炜煊打入黑名单了,即使秦炜煊只是偶然一个月一两次,但是莫念依旧无法接受,感觉这样的秦炜煊配不上沈书意。

可是莫五爷则是让莫念不要插手,感情的事原本就是外人不可以介入的,更何况莫五爷认为沈书意知道该怎么做出选择,沈书意并不是没有主见的人。

男人外面有女人真的太正常了,尤其是没有结婚之前,所以莫五爷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许莫五爷比莫念看的更深远,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秦炜煊和沈书意走不到最后,所以才不予理会。

可是如今莫念越来越感觉到了秦炜煊的虚伪,这个看起来是商界精英的男人,却从没有用真心来面对小意,他这样矫揉造作的表现是为了博取小意的好感挽回这段感情?若是以前,莫念或许会这样认为,但是如今看到了秦炜煊虚伪的一面,莫念总感觉秦炜煊还有其他目的。

这边沈书意刚准备开口,审讯室外传来脚步声和嘈杂声,沈书意和莫念同时站了起来,随着审讯室的门被推开,秦炜煊去而复返,而一旁除了冯队之外,还有被沈素卿带来的沈父和沈母。

“你竟然就为了二十万出卖炜煊公司的机密?沈书意,你还是我沈勋的女儿吗?”愤怒的开口,沈父站在审讯室的门口,疾言厉色的训斥着被抓来商罪科的沈书意!

他沈勋的女儿,他沈家的孩子,竟然被抓了起来,这让沈父只感觉所有的面子和里子都被沈书意这个女儿给丢尽了,为什么她不能和素卿一样懂事听话,却偏偏从小到大都是惹是生非,前段时间还牵扯到杀人命案里,现在又是商业犯罪!沈家到底做了什么孽才生出这样的女儿来!

“爸,你别生气,小意只是被抓来录口供而已,我相信小意绝对不会出卖炜煊哥的。”沈素卿柔柔的开口,拍了拍沈父因为生气而紧绷的后背,一面又面带担忧的看着沈书意,“小意,快告诉爸,你是不是因为离开沈家钱不够用了,一时糊涂才犯下了这样的错事?”

“钱不够用?钱不够用你让谭宸送一张五千万的支票来做什么?”暴怒着,沈父一想到那一张支票就感觉被人当众打了一巴掌一样的难堪,他沈勋这辈子光明磊落,可是到老了,却被人用五千万的支票来羞辱,这是说他沈勋在卖女儿吗?还是说谭宸以为有钱就能压制沈家了?

“你立刻和我回沈家,和那个谭宸再有任何来往我打断你的腿!”沈勋粗重的喘息着,将口袋里拿出那一张五千万的支票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阴沉着脸,愤怒而指责的看着诧异的沈书意,“我沈勋不会卖女儿!立刻将这票还给谭宸!他想羞辱沈家还不够资格!”

五千万的支票?沈书意诧异的愣住,拿起支票看了看,数了数支票后面的零,谭宸竟然背着自己真的给了抚养费!一瞬间,沈书意都有些的哭笑不得,不由的想到谭宸那张面瘫脸,他还真的准备银货两讫吗?再说沈家养自己也没有花费五千万那,幸好支票回来了,要是这样便宜沈素卿了,那还不得憋屈死。

“支票的事情我不知道,谭宸没有告诉我,你放心我会将支票还给谭宸的。”沈书意将支票折好收了起来,这可不是五百块,够自己和谭宸花费一辈子了,看了一眼沈素卿诧异却又嫉妒的模样,沈书意悠然的笑了起来,“谭宸就这一点不好,太败家了,以后我得好好管着家里的钱。”

“小意,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现在还顶着商业犯罪的罪名被关押在商罪科!”沈素卿气的几乎扭曲了表情,谭宸那个又穷又搓的小连长,为什么出手这么阔绰?五千万!即使是炜煊哥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沈书意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

难道这钱是爸从沈家拿出来的?故意用这样的办法来津贴沈书意和谭宸,对,一定是这样的,谭宸不过是个部队里的小连长,他凭什么拿出五千万!这一定是爸瞒着自己和妈偷偷拿出来给沈书意的,故意用了这么一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好戏。

“谁说我犯罪了?这些证据都是伪造的。”沈书意看着羡慕嫉妒恨的沈素卿,脸上笑容愈加的明亮,熠熠的目光里满是恶趣味的算计,“这是我的律师,我想我差不多已经可以离开了吧?当然,如果查到到了真正出卖商业机密的罪犯,请一定要告诉我。”

“不行,你现在还不能离开!没有法院签署的文件,你现在还是犯罪嫌疑人,不能保释!”冯队强硬的开口,反正这事是上面特意交代下来的,自己这样刁难沈书意绝对没有错。

“小意,这位是你的律师?”秦炜煊终于找到了和莫念接触的机会,深邃的黑眸看了看莫念,随即走上前来伸出手,“你好,小意信任你我相信你一定是最好的律师,律师费用请不用担心,出了什么事我都会担着,请务必先将小意给保释出来。”

炜煊哥竟然还是这么护着沈书意?沈素卿错愕的看着秦炜煊那峻挺的背影,狠狠的咬着嘴唇,满脸的不甘和嫉妒,为什么到现在炜煊哥还要护着沈书意!

被沈素卿那两道恶毒的眼神给嫉妒的瞪着,沈书意无关痛痒的笑了笑,看着和莫念主动说话的秦炜煊,突然的,一个大胆的猜测浮上了心头。

沈书意一直认为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可以图谋的,可是分手之后,秦炜煊却一次一次的退让,想要复合,让沈书意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可是不管沈书意怎么想都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让秦炜煊记挂,就算是沈家日后也是留给沈素卿的,沈书意自己即使有能力,也不可能靠自己赚来千万上亿的家产,而且秦炜煊也很少让沈书意插手他的生意,所以沈书意是真的不明白,但是此刻,看着莫念那英俊却冷漠的侧脸,沈书意突然怀疑秦炜煊的目的是不是莫念。

冷冷的看了一眼主动打招呼的秦炜煊,莫念冷漠的收回目光,直接无视着秦炜煊伸过来的手,冷眼看着如审讯室里的沈家三人,对比起来,这些人却没有和小意认识没有多久的谭宸对小意来得好!

莫念以前知道沈书意在沈家的情况,也曾想将沈书意从沈家带出来,可是莫五爷当初却否定了,沈书意的性格并不是逆来顺受,所以沈家即使那样苛刻的不待见沈书意,她依旧过的很好。

莫五爷虽然希望沈书意有一个更好的生活,但是接来莫家并不现实,莫家的背景太过于复杂,而且莫五爷也不敢让那些人知道沈书意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莫五爷和莫念都明白,沈书意其实有能力离开沈家,可是她一直都眷恋着沈家,毕竟那是她的家,是她的家人,所以沈书意没有选择离开,莫五爷也尊重沈书意的决定,并没有干涉到沈书意的生活。

如今莫念知道莫家依旧不合适将沈书意接出来,而且沈书意也不一定会接受莫家这样没有理由的庇护,可是谭宸却直接将小意就带出了沈家,想到这里,莫念不由的感觉有点的心酸,他保护了这么多年的人,突然之间就好像要失去了一般。

当初即使小意和秦炜煊在一起快十年了,莫念都没有这种感觉,可是如今莫念却感觉沈书意会离自己越来越远,这种自己守候的人呗另一个男人给抢走的感觉直接让莫念森冷了峻脸。

被莫念无视着,秦炜煊有一瞬间的愤怒,这种被人轻视的感觉,让秦炜煊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秦家,他是秦家的耻辱,是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是被所有人欺辱却不敢反抗的弱小,可是看着莫念那森寒的峻脸,秦炜煊还是将愤怒给忍了下来,他不能和莫家的人起冲突,他必须借助莫家的力量来扳倒秦家!

“谭宸做什么去了?”沈书意低声的询问着莫念,他会过来肯定是谭宸联系的,而连沈素卿都过来了,谭宸不可能到现在都没有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应该是去法院那边了。”莫念的确是接到谭宸的电话,然后收到了谭宸发过来的几张沈书意和马胜会面的合成假照片,莫念第一时间就过来商罪科这边了,谭宸电话里说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下迟些过来。

莫念明白谭宸必定是走正规的程序去了,毕竟要保释,即使莫念说这些照片是伪造的是合成的,也有数据来验证,但是这些还需要法院法官的核准认可,出具合法的文件,商罪科这边才可能放人。

“爸,炜煊哥,我忽然想起来,上一次小意将笔记本给了谭宸在用,我相信小意绝对不会出卖商业机密背叛炜煊哥的,会不会是谭宸嫉妒炜煊哥想要报复,所以……”余下的话没有再说,沈素卿犹豫又担心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小意,俗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和谭宸才认识多久,也不了解他的为人。”

沈父一听这话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之前他好不容易改变了对谭宸的看法,可是那一张支票让沈父再次痛恨起谭宸来,生平最厌恶这种依仗着家世背景仗势欺人,用钱来压人的纨绔子弟,如今再听沈素卿这么一说,沈父更感觉很有可能就是谭宸所为。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莫念可是律师,有些话一旦说出来了就要负法律责任,更何况到底是什么人和凹凸集团私下交易,出卖了商业机密,我一定会查出来的。”笑呵呵的开口,沈书意双手环着胸口,话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可是目光却锐利如刀的紧盯着沈素卿,之前自己就说过,沈素卿最好不要干这事,否则这出卖商业机密,涉嫌犯罪的罪名她是逃不了了!

被沈书意看的心头一颤,沈素卿攥紧了手,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原本只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将沈书意给弄出瑞帆公司,让她不要有机会勾引炜煊哥,可是沈素卿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突然闹的这么严重,到那时沈素卿相信必定是沈书意又不长眼的得罪了什么人,否则怎么会有人暗中对付她呢?

之前张望被杀的案子,沈书意只是侥幸逃过了一劫,这一次即使有人想要给沈书意顶罪那也是没用的,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是指明了沈书意,而且连炜煊哥都很为难,沈素卿压下不安的情绪,缓缓的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沈书意这一次想要逃脱可不容易!

“好了,家属都必须离开了,已经过了探视时间,犯人要被羁押起来了。”冯队快速的开口,冷着脸过来赶人,虽然沈书意和她的律师倒是振振有词,可是在绝对的权利面前,证据就***是个屁,黑白颠倒的前例太多了,就算她是清白的,可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白的也能让你被泼上一身脏水,想要洗清楚可没有那么容易。

沈勋愤怒的看着半点不知道悔改,还一脸浅笑的沈书意,死不悔改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素卿,扶着你妈我们回去!我们沈家没有这样的女儿!既然她犯了法,那么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沈勋绝对不会干涉司法公正!”

“爸,这话是你说的,你最好不要忘记!”沈书意笑着开口,目光平静的看着脸色阴沉的沈父,他今天不管自己的死活,那么日后,就不要指望自己来管沈素卿的死活!

沈书意看的清楚透彻,既然是秦天朗插手这件事了,如果不能成功,秦天朗绝对会将罪名都推下来将自己给洗的干干净净,这些圈子里的少爷们虽然为所欲为,但是办事还是很谨慎小心的,绝对不可能给自己留下什么污点。

所以沈素卿绝对会被当成替罪羔羊,虽然沈素卿也做了不少事,可是没有秦天朗的介入,沈素卿估计不会坐牢,但是如今事情被闹大了,沈素卿想要全身而退可没有那么容易。

“是,这话是我说的,我沈勋光明磊落,既然你犯罪了,那么就接受法律的制裁,即使你没有犯罪,为什么会被抓进来?还是不是因为你胡作非为,结识一些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否则为什么会有人来陷害你!”一字一字,沈父冷冷的开口,失望的看了一眼还平静着笑容不知道悔改的沈书意,直接转过身,“素卿,我们回去,就当沈家没有这个女儿,反正沈家的脸已经被她给丢尽了!”

秦炜煊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愤怒要离开的沈父,快速的上前将人给拦下来了,“沈伯父,你不要和小意计较,她只是性子太倔强,今天这事我们不给小意出头,那么小意就真的要坐牢了。”

沈勋摇摇头,看着面带担忧的秦炜煊,这么好的男人,小意却放弃了,偏要跟着谭宸,“炜煊,小意的事情你不要管,她这是自作自受,我的女儿耽误了你这么多年,也幸好你没有和小意在一起,如果你愿意,可以和素卿交往看看,她比小意好太多了!”

一旁听到这话的沈素卿不由面露喜色,期待的看着秦炜煊,可惜秦炜煊却并没有说话,只是眸光深沉的凝望着沈书意,似乎依旧舍不得割舍这段感情。

僵持里,突然谭宸和关煦桡大步的向着审讯室这边走了过来,谭宸冷眼看着站在门口的沈家三人,面瘫的峻脸上带着不悦,“你们来做什么?小意和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五千万的抚养费谭宸之前就让人给沈家送过去了,为的就是让沈书意日后安心一点,不要认为自己还亏欠了沈家什么。

“你!”原本就生气的沈父再次被谭宸气的脸色铁青,怒声开口,“我为什么要过来?要不是素卿担心这个没良心的东西,苦苦哀求,我为什么要过来?我早就说过了沈家没有这样的女儿!”

“你知道就好。”谭宸倒是很满意这个答案,径自的推开堵着门口的沈家人,直接看向审讯室里的沈书意,那原本面无表情的峻脸在瞬间柔软下来,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关切,“我来了。”

“现在已经过了家属探视的时间,无关人员请立刻离开!”这边沈家人还没有走,又来了两个人,冯队冷声的赶着人,只可惜谭宸看起来太有震慑力,让冯队也只敢口头上赶人,却不敢真的动手动脚。

“这是法院刚刚开具的文件,所有的证据都是伪造的。”谭宸冰冷的凤眸扫了一眼叫嚣的冯队,将手里的文件直接甩了过去,这样漏洞百出、粗制劣造的照片也敢拿来当证据,看来商罪科的这些人果真都被秦家给收买了,所以才敢如此颠倒是非,黑白不分!

冯队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谭宸,快速的打开文件看了起来,脸色瞬间就变了,果真是法院那边开具的合法文件,右下角甚至还有法官的签名和公章!可是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拿到这些照片的,又是去了哪里鉴定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前后不过两个小时而已。

“煦桡,你办你的案子。”谭宸冷声的开口,凤眸冷漠的看了一眼表情很是失望的沈素卿,面瘫脸上带着冷酷的绝情,竟然一而再的针对小意,真当小意是好欺负的吗!

“沈素卿,你涉嫌伪造证据,捏造事实诬陷他人,请和我去公安局走一趟。”关煦桡朗声的开口,看着脸色陡然大变的沈素卿,俊逸的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意,可是却冷酷无情的拿出了手铐。

“这是怎么回事?沈书意,你到底在干什么?”沈勋愤怒的骂了起来,一旁一直无视沈书意存在的沈母此刻脸色也是苍白一变,毕竟沈书意被抓甚至被判刑,沈母都不会在意的看一眼,可是此刻被抓起来的人将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了。

“冯队,至于你说的凹凸公司和瑞帆公司之间的商业泄密和犯罪,我想也是沈素卿所为,不过我已经请示了局长,这两个案子将会并案处理,有我们公安机关为主调查,商罪科负责协查,相关手续一会就会送到商罪科。”关煦桡平静的开口,将逮捕令在沈素卿的面前展示开,“有什么问题和我会局里之后再交代。”

“你们无凭无据,凭什么抓人!?”又惊又恐,沈素卿尖锐的声音反驳起来,愤怒的盯着一旁的沈书意,一定是她,一定是沈书意做的!可是她有什么证据来指认自己!

“不见棺材不掉泪!”谭宸冷冷的丢出一句话来,看着还想要狡辩的沈素卿,冷沉着面瘫脸看向一旁的惊诧的不知道如何反应的冯队,“拿个笔记本电脑过来。”

五分钟之后。

谭宸调出了沈素卿的通话记录,指着其中经常通话长达几十分钟的一个人名,“这是凹凸公司的部门经理,他已经招供了,是沈素卿主动联系上他,用小意的名义和他交涉,将仙剑诀的剑招卖给了凹凸公司,获利二十万元。”

“这是沈素卿购买新的手机卡的记录和移动公司的笔迹还有柜台的监控录像,这是沈素卿用小意的身份证复印件开的银行卡资料。”

“这是和凹凸公司交易完成二十分钟之后,伪装的沈素卿将钱给取了出来,又在车子里换了装,去另一个银行将钱存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上……”

谭宸低沉却冷漠的声音回响在审讯室里,笔记本屏幕上画面不断的变换着,却都是沈素卿最开始去移动公司购买了新的电话卡,然后联系上了凹凸公司的部门经理,谈好交易之后,沈素卿将拷贝了仙剑诀的硬盘放到了公园某处的长椅上,然后离开,凹凸公司的经理过来拿走了硬盘,之后沈素卿又伪装了一下,去银行将钱给取了出来。

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可以收集到这么多的证据,不管是监控证据,还是笔迹,或者银行开具的资料信息,铁证如山之下,沈素卿绝对是在劫难逃。

众人不得不惊叹谭宸的办事能力,但是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脸上血色尽褪的沈素卿身上,沈书意淡淡的看着沈素卿,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爸,我不想坐牢!”沈素卿内心早已经惶恐成一片,可是沈素卿却还是强制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么多的证据,沈素卿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脱罪,所以沈素卿倏地一下泪流满面,哀求的看向一旁震惊的无法回神的沈父。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