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再次陷害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7    作者:吕颜

秦炜煊从小就将愤怒和仇恨压在了心底最深处,他伪装的怯弱无能的模样,最开始被欺负的秦炜煊是愤怒的,他愤恨不甘着,即使秦天朗是父亲的儿子,是嫡子,可是自己也是父亲的儿子,虽然是私生子,但是他们身上都流淌着父亲的血液,都是秦家的子孙。

可是小时候的秦炜煊并不明白这些北京城的大家族,很多时候比起封建的世族更加的封建而保守,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嫡庶有别。

而不被家族承认的私生子那就等于是家族的耻辱,更何况曾家的势力比起秦家还要更加的强盛,秦炜煊父亲秦恒和曾莹雪的婚事,那是秦家高攀了曾家。

所以秦天朗从一出生就注定了秦家日后的继承人,是曾家和秦家盛宠的小辈,可是秦炜煊只是一个情妇生的私生子,而且这个情妇还是有夫之妇,是上不了台面的普通身份,秦恒用这样一个平庸而贪财的女人的确侮辱到了曾莹雪,可是这一切的报复和灾难都打击报复到了身为私生子的秦炜煊身上。

从最开始愤怒不甘的反抗,到后来渐渐明白,父亲是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只当他们母子是侮辱曾莹雪的工具,母亲无力反抗之下,将一切的怨气也都责怪到了秦炜煊身上,如果不是怀了秦炜煊,那么她怎么可能抛弃丈夫跟着秦恒来到北京城,等待她的不是阔太太的生活,而是生死不如的刁难和折磨。

秦炜煊也终于在反抗被镇压被狠狠折磨之后慢慢明白过来这个道理,曾莹雪和秦天朗母子两个人要弄死自己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秦炜煊所有的棱角和尖刺都被磨平了,他开始自暴自弃,开始怯弱,开始讨好和谄媚。

而秦天朗也渐渐的厌恶了没有性格和脾气的秦炜煊,欺负一个怯弱无能不敢反抗的人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而压抑了本性的秦炜煊也渐渐的在秦家过上了影子般的生活,被所有秦家的人无视着。直到进入小学之后,秦天朗遇到这一生里最大的救星,神秘的J先生。

秦炜煊对J先生的知道的甚少,但是J先生和秦家有仇,所以才会帮助同样被秦家欺辱的秦炜煊,因为某些原因,J先生并不能依靠自己出面报仇,所以他要培养秦炜煊,给他提供最好的条件,给予他所有能给予的帮助,只需要秦炜煊有朝一日可以报复秦家。

秦炜煊不是没有怀疑过J先生,可是他只是秦家任谁都可以欺辱打压的私生子,连秦家养的一条狗都不如,秦炜煊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可以让J先生图谋的,别无选择之下,秦炜煊只能选择相信神秘的J先生。

秦炜煊在J先生的帮助之下,高一的那一年就离开了北京城到了N市这个仅次于北京城,同样水很深、百年世家隐匿其中的N市。

而秦炜煊也从认识了J先生之后就开始全面的学习,即使才是一名高中生,可是秦炜煊却丝毫不比一个小型公司的老板能力差,J先生也拿出了两百万给秦炜煊开始进入股市。

股市和赌石一样,风险极大,不要说两百万,就是两千万也可能血本无归,可是秦炜煊综合国际形势和局面,分析国内的金融市场,短短半年时间已经让两百万翻出来。

而大学毕业之后,秦炜煊就开始进入商界发展,一开始这个大一的学生经商根本不被任何人注意,可是亲炜煊就如同一匹杀入商界的黑马,崭露头角,大展风采。

很多商界的人,包括沈父这样的老一辈都非常佩服秦炜煊精准的投资方向,这其中虽然有秦炜煊自身的因素,同样也是因为J先生一直在暗中帮助秦炜煊,透露一些极其重要的机密消息给他,把握了政策的大致方向,秦炜煊的生意才会如此的成功。

秦炜煊判断J先生在北京城,想必也是一个大人物,和秦家有仇的人势必也不是普通人,而且这些机密消息也是那些高层才能知道的。

有了J先生暗中给秦炜煊保驾护航,秦炜煊的秦氏集团蒸蒸日上,秦炜煊也终于扬眉吐气了,可是这些还不够,比起秦家,比起秦天朗,秦炜煊知道这些还不够,还不足以让他打败秦家报仇雪恨。

秦炜煊在到了N市之后的第二年,也是高二那年就因为意外和沈书意认识了,从而和沈家也搭上了关系,沈父对秦炜煊很是欣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秦炜煊正是这样的典型,而秦炜煊最开始认识沈书意也是因为发现沈书意在沈家和自己当初在秦家的困境是如出一辙。

可是等到J先生将沈书意和莫五爷有着外人不清楚的关系时,秦炜煊终于下定决心和沈书意交往,秦炜煊正忧虑着不管秦氏集团如何壮大,但是想要扳倒秦家还是太困难了,可是莫五爷神秘莫测,在N市知晓的人也很少,可是秦炜煊知道即使是周子安的父亲市长周栋他们对莫五爷也是敬畏非常,莫五爷绝对不是池中之物,而这也是秦炜煊决定和沈书意交往的最重要的因素。

随车一起向着商业犯罪调查科那边赶了过去,汽车里,秦炜煊拉回思绪,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沈书意,既然是秦天朗想要刁难自己,而且还是用小意当打击报复的工具,那么这一次的事情必定非常棘手,只怕是证据确凿,想要翻案绝对不容易。

“小意,你不用担心,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凹凸公司将你拖下水的!”秦炜煊低声的开口,俊逸的脸上目光温柔而深情的看着处事不惊的沈书意,秦炜煊已经想到办法接近莫五爷了。

“不用了,我会自己解决。”淡然的一笑,沈书意的回答礼貌却疏离,无形之中也拉开了和秦炜煊的距离,按理说泄露仙剑诀的人肯定是沈素卿,可是沈素卿绝对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再看秦炜煊之前阴霾愤怒的表情,再加上商业犯罪调查科的人对秦炜煊那种无视而轻蔑的态度,沈书意再次有了躺着也中枪的感觉。这绝对是张望被杀,杀人犯的罪名被嫁祸到自己身上一模一样。

今天这事只怕也是秦家的人刁难秦炜煊,而自己被打上了秦炜煊的标签,所以秦家的人恶趣味的不找秦炜煊,反而间接的找上自己打击报复。

“小意,这件事谭宸绝对解决不了,这是商界的事情,即使你单方面的要和我分手,但是我也绝对不会看着你被人报复,更何况凹凸公司这样做只是为了打压瑞帆公司,也等于是间接的挑衅秦氏集团。”不得不说沈书意的处事不惊,淡定自若让秦炜煊不由的欣赏,而秦炜煊并不打算泄露秦天朗和秦家的事情,只是将这件事的罪名推到了凹凸公司。

沈书意抬起头,汽车晦暗的光线之下,秦炜煊俊逸着一张脸,神情温柔,可是出口的话却是欺瞒,沈书意勾着嘴角笑了笑,却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以秦炜煊的精明他只怕早就知道是秦家的人暗中在对付他。

之前谭宸因为孙大刚的事情回了北京城,那一次在酒吧里,谭宸维护着童瞳被人给拍了下来,原本是监视投拍秦天朗的,拍到了谭宸真的只是意外,可是秦炜煊当天晚上就将这段截取的录像给沈书意看了,告诉沈书意谭宸在北京城有女朋友。

当时沈书意和谭宸之间的感情并没有说开,可是此刻再次想起这件事,沈书意也就想通了。秦炜煊怎么可能跟踪到谭宸,而那群闹事的纨绔子弟里就有秦天朗,想必是秦炜煊一直派人在暗中跟踪调查者秦天朗,而意外的拍到了谭宸。

秦炜煊看着沈书意无动于衷的模样,刚想要再开口说什么,可是沈书意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正是谭宸打过来的电话,估计是问自己是不是结束了工作可以去花鸟市场,沈书意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压低了声音接起电话,“那个暂时没有办法回来了,遇到一点事……”

两分钟之后,当沈书意将商业犯罪调查科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了谭宸听之后,“你和秦炜煊没有关系了!”电话另一头,谭宸冷冷的开口,低沉醇厚的嗓音里满是浓浓的醋味,对于沈书意身上被打上了秦炜煊的标签,让谭宸格外的不满。

之前因为张望的事情导致文教授事情的发生,谭宸并没有追究秦家的责任,毕竟秦天朗只是为了报复秦炜煊,所以将曹四斌给囚禁了,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秦天朗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和圈子里的发小们说起过。

因此这事也就被有心人给知道了,利用了秦炜煊制造了文教授的事情,谭宸原本认为秦天朗和秦炜煊不和,他也懒得理会秦家的事情,可是秦天朗一而再的为了打击秦炜煊而故意牵扯到沈书意身上,让所有人都认为沈书意和秦炜煊是一体的,谭宸直接黑了面瘫脸,眼神危险,秦天朗他可以报复秦炜煊,但是不要牵扯到小意。

“我知道,晚上等我回来做饭。”沈书意听着手机另一头谭宸那闷闷不悦的声音,眼睛里不由得染上了笑意,这种被人在乎的窝心感觉如同蜜一般甜在了心里头,沈书意即使不用猜也能想象得出谭宸那一张面瘫脸有多么的不高兴。

“不用,我过来接你。”谭宸将手里头选中的一个红陶瓷的花盆直接塞到了文教授的手里,迈开步子向着停车场走了过去。

挂上沈书意的电话,谭宸原准备拨通谭亦的号码,可是想到谭亦这会可能还在H国,因为谭亦身份的特殊,谭宸决定还是让沐沐帮忙查一下,他对北京城圈子里的这些世家子弟还是很了解的。

谭宸当年八岁就离开了北京城去了国安部训练,过了十年才回来,再加上谭宸的性子原本就冷漠,沉默寡言,之后又组建了【绝杀】,和北京城的这些圈子里的权贵少爷们都没有接触和来往。

谭亦倒是一直都活动在圈子里,有什么事情问谭亦他绝对知道,可是谭亦这会还在H国那边处理郝金丽被捕之后,H国间谍的事宜,因为芯片被谭亦成功的带回了H国,完全取信了H国。

而且H国为了文教授和芯片的事情被杀被抓了很多人,所以谭亦需要重新选一些间谍重新潜伏到中国来,这些人日后也将是谭亦的心腹,谭宸这个时候也不方便找谭亦。

“谭宸哥,有什么事?”电话另一头传来悦耳动听的男音,不同于谭宸的低沉,也不同于关煦桡的清朗质感,沐谭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年轻,清清雅雅的,很像是那些耽美广播剧里绝色小受的音色,格外的清和而温柔,可是那一张酷似沐放的绝美俊脸上的表情却带着几分诡谲的精明和腹黑的算计。

“查一下秦天朗的资料传给我。”谭宸低沉浑厚的响起,虽然文教授的事情最后牵扯到了秦家,但是秦天朗只是为了打击报复秦炜煊而被有心人给利用了,谭宸也不准备做什么,只是需要让秦天朗明白小意是自己的,和秦炜煊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秦天朗要怎么对付秦炜煊都是他们秦家的事情,但是再将小意给牵扯进来,谭宸绝对会让秦天朗吃不完兜着走!

“谭宸哥你怎么知道我能查到秦天朗的资料?”沐沐眯了眯漂亮的桃花眼,俊美倾城的脸颊上带着款款的笑意,自己还以为做的很隐秘的,谭宸哥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就算知道也该是谭亦哥知道啊,谭宸哥都忙的厉害,很少过问他们的事情,即使出了什么事,沐沐他们也是习惯向谭亦请求帮忙,却没有想到谭宸竟然如此了解自己的事情。

“你和糖果别有了危险。”谭宸低沉的嗓音里多了一份关切的严厉,他原本以为糖果最爱的就是宅在家里,结果这丫头竟然在组建情报组织,而钧澈貌似还入伙了。

至于沐谭,他曾经说要去当天王巨星,圆沐放这个父亲年轻时不能圆的梦,可是实际上这个看起来漂亮精致的沐沐竟然直接干上了杀手这一行,甚至和糖果还有顾钧澈三人还结盟,一定要成立一个最大最隐秘的杀手组织。

糖果负责坐镇总部,在谭宸还有顾钧澈、沐沐看来糖果这绝对是为了找给隐秘的地方宅着,混吃混喝等死,当然了,还有其他人给自己赚钱。

沐沐决定日后用自己天皇巨星的身份当掩护,成为一流的杀手,估计连谭景御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竟然不想从军而是想要当杀手。

顾钧澈这性子绝对没有办法继承顾家,顾家日后必定会让顾岸这个哥哥来继承,顾钧宸最喜欢的就是电脑,所以他负责调查搜集情报,也算是幕后人。

“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谭宸再次叮嘱的开口,谭亦从事了间谍这一行异常危险,糖果他们这几个竟然直接成立了杀手组织,谭宸都不知道这几个孩子是不是太闲了,所以表面上一个个乖巧听话懂事,暗地里却都是进入了黑暗世界,不过自己都察觉了,家里的大人们也早就知道了,也就糖果他们以为自己做的多隐秘。

也不想想容叔目前总管着国安部,而顾家依旧是整个黑帮的龙头老大,即使是新成立的杀手组织,容叔和顾叔他们的部下也会仔细的查一查,如果没有任何的威胁,那么自然不会干涉,但是日后如果真的壮大了,势必会在国安部和顾家都会有个备案。

“真的吗?谭宸哥你帮忙物色几个人当教官替我训练一下人。”沐沐高兴的提高了声音,谭宸哥找的人一定是作战经验丰富,手里头都是真的沾过血的老兵,作战经验丰富不是纸上谈兵的浮夸,而且保密性肯定是极好的,这可是解决了自己一个大难题,沐谭笑着开口,声音清脆悦耳,“谭宸哥,你放心,秦天朗的事情我替你和嫂子解决了,你在N市也不方便。”

“嗯。”谭宸答应下来,既然沐沐他们决定入手杀手这一行,谭宸自然要物色几个好一点的,经验丰富的人过去,从而保障他们几个小辈们的安全,想必容叔和顾叔他们没有干涉,但是暗地里也是派了人的。

这边沈书意已经到达了商业犯罪调查科,直接被带到了一间审讯室,而之前他们已经拿了一些相关证据的复印件,刚好沈书意过来时,凹凸公司被抓捕的员工马胜正好结束了审问。

“警官,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是她,是沈书意找上我的,她说绝对不会出事,所以我才出了二十万买下了仙剑诀的游戏剑招,我真的是被她给连累的,她才是主犯,我只是从犯。”马胜是一个中年男人,有些的偏瘦,一看到沈书意立刻噼里啪啦的将脏水给泼了过去,言辞恳切,再加上犯罪调查科搜集到的证据,沈书意这一下还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位先生,你能具体说清楚我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你交易的吗?”沈书意笑着开口,神色平静,眼神干净而透亮,清朗的声音很是悦耳。

可是一步一步向着诬陷自己的马胜走过去时,那原本清和的眼神陡然之间锐利起来,精光的光芒从眼中迸发而出,“记得说的详细清楚一点,这样诬陷才能成功。”

“我们见面的次数极少,你是在电话里和我联络的,事发之后,我害怕被警方给查到,所以讲手机给丢了,你说不定也是用的一次性手机,至于我们见面的几个地点我都和警方的人说了,也有照片为证据。”马胜迅速的接过话,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笑的很是精明的沈书意,但是因为事先练习了很久,所以说的很是流畅。

“废话这么多做什么?你是犯人可不是警察!”带队的警察皱着眉头,冷冷的看着说话的沈书意,这可是上面交待下来一定要处理好,至于沈书意,带队的警察可不管她是不是无辜的,这年头有权有势,死的都能变成活的。

带队的警察依旧记得当年他刚警校毕业的那一年,北京城里几个少爷在酒吧里喝酒,看中了一个服务员,直接将人强行拖去酒吧给强了,事发之后,即使警方介入调查了又如何,“第一个强bao不算lun奸”的脱罪理由警方都给出来了。

而原本该是被判重刑的几个少爷,可是风声大雨点小,不到三天所有新闻都不敢再报道这件案子,最后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所有人给淡忘了。

当年带队的警察才毕业,意气风发,他曾经说过自己绝对不会因为权贵而折腰屈服,可是如今,带队的警察早已经忘记了当年那样血性正直的自己。

“我目前只算是犯罪嫌疑人,所以警官请注意你的用词。”沈书意声音冷了几分,警告了一眼沉着脸的警察,肯定的开口道:“这些证据我很怀疑,尤其是照片的真伪。”

“小意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暂时不要和他们起冲突。”秦炜煊低声的开口提醒着沈书意,心里头则在思索着该怎么提示小意去联系莫五爷,还有那个莫念,他之前和小意还见了几次面。

“那就麻烦你替我查一下到底是谁将仙剑诀的副本卖给了凹凸集团。”沈书意平静的开口,清澈的目光似乎锐利的看到了秦炜煊的眼底,直逼人心。

仙剑诀的副本绝对和沈素卿脱不了干洗,秦天朗估计只是暗中又推了一把,事情才会变成这样,不过沈书意怀疑秦炜煊根本没有怀疑到沈素卿身上。

秦炜煊一怔,下意识的想要回避沈书意的眼神,可是却还是点了点头,“小意你放心我一定会查出来真正犯人是谁的。”虽然他已经知道这件事是秦天朗所为。

他还不知道沈素卿吧?如果查了出来,秦炜煊还会这样信誓旦旦的和自己保证吗?不过秦天朗既然要对付自己,有可能替沈素卿将所有的证据都给抹去了。

不过秦天朗既然有心刁难,还有一种可能,他根本没有抹去沈素卿和凹凸公司交易的证据,反而会让证据浮出水面,到时候秦炜煊只要一查就能查到,这样一来秦炜煊就面临着两种选择,是说出真相让自己脱罪,还是掩埋真相保护沈素卿。

“那好,我现在就让人去查。”秦炜煊答应下来,转而走到一旁拿出手机,准备调查一下,想试试看到底能不能查出什么,虽然秦炜煊并不认为秦天朗会留下漏洞,但是做戏做全套,小意这么精明自己不能让她看出了破绽。

审讯室。

“沈小姐,你是玩我的吧?你竟然能记住这几天这个时间段你在做什么事情?而且还记得如此清楚,连细节都描述的这样清楚,这是你为了给自己脱罪事先编排好的借口吧?”嗤笑的开口,带队的警察鄙夷的看着回答流畅的沈书意。

几张沈书意和马胜见面的照片都是监控录像给抓拍的,上面清楚的显示着时间,而沈书意说这些照片都是PS合成的,而她也快速的说出了当天这个时间段自己在做什么。

“警官,你不能否认有些人天生记忆力极好,每天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话,他都能记住,而恰好我正是其中一个。”沈书意悠然的靠在椅子上,挑了挑下巴笑的很是优雅。

身为龙族的一员,必须具备惊人的记忆力,要能熟记每一张从自己眼前走过去的面孔,这样才能杜绝危险的发生,防止有杀收顶着陌生的面孔混进来,而沈书意只要仔细回想,那么一天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和什么人碰面了,在什么时间段,她都可以如同电脑一般精准的还原出来。

“你以为你是过目不忘吗?”带队的警官啪的一下将记号笔拍在了桌子上,撒谎也要有个限度,还过目不忘?如果真的有这么多人过目不忘,那么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天才了。

“那就试试看吧。”沈书意拿过一旁记录的口供,让带队的警察接过去,沈书意从第一行开始复述起来,警察问了什么话,她是怎么回答的,一字不漏,一字不差的还原了出来。

这一下不但带队的警察傻眼了,连同审讯室单面玻璃后面正在听审讯过程的商业犯罪调查科的一把手也直接愣住了,看向一旁负责电脑记录的警察,“她说的准确吗?”

“一字不差。”电脑记录的警察一边听着一边比对着,呆呆的回答了一句,如果沈书意真的有这么惊人的记忆力,那么她指正那些见面照片是合成伪造的,也就等于有了证据,因为沈书意可以精准的还原自己当天这个时间段在哪里做了什么,这样即使上了法庭,法官也有可能会采信沈书意的辩护。

带队的警察听到耳麦里的话,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快速的站起身离开了,两分钟之后,带队的警察再次回来,将手里头一本刚刚发下来的中国公安系统的白皮书丢给了沈书意。

“十分钟。”笑了笑,沈书意翻开目录开始看了起来,十分钟之后将十几页的白皮书丢给了带队的警察,而随着他的随即提问,沈书意精准无误的复述出这个页面的内容。

“即使这样,也不能证明这照片就是合成的哦,也有可能是你在说谎!”警察阴冷着眼神开口,反正还有银行汇款的记录,还有鳌头公司员工马胜的指控,沈书意想要脱罪可没有那么容易。

“其实我更加怀疑调查科警察的办案能力!”这边没有回答警官的提问,沈书意言辞犀利的反问了回去,“这些照片既然是合成的,我想调查科的技术员应该能甄别出真伪吧?为什么将几张合成的照片当成了证据,如果都这样查案子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将任何人都和杀人现场的尸体PS合成到一起?”

“我们的调查科的技术员可都是真正的电脑高手,他们既然已经查证了,那么这些照片就不可能是作假的,唯一可能的原因是沈书意你在说谎!想要给自己脱罪!”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带队的警察猛然的站起身来,暴怒的对着沈书意低吼着。

“虽然我不得不承认这些照片合成的技术很高明,但是它们都是假的,这一张照片,你能看到玻璃上反射的太阳,这个时候应该是傍晚时分,这是路边树下的影子,这是我和马胜的影子,根据光影的系数来计算,警官,你为什么同一张照片上,马胜的影子和路边梧桐树影子的比例是相同的,可是我的影子却足足短了十厘米。”

沈书意平静的开口,拿过签字笔快速的在桌子上写下了一连串的数学计算公式,抬头一笑,“这说明马胜的确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了这里,但是我的照片是被人给移过来合成的,虽然细节上做的很像,甚至在玻璃上还有我的身体投影,可是地上的影子比例却不对,短了十厘米,对方终究还是大意马虎了一点。”

“至于这一章照片,合成的就更差了,虽然我和马胜的脸部都有些的晦暗模糊,但是大致可以看出是我们两个人,可是在光线的处理上,马胜的确是坐在这里,但是将我的照片PS上来时,光线处理的明显有问题。”

带队的警察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个案子是上面交待下来的,所以这些证据肯定都是伪造的,但是却伪造的人证物证皆有,沈书意想要翻案是很难的,可是被沈书意这么一说,这些合成照片破绽的地方都被精确的点了出来。

再加上沈书意可以精准的还原当天这个时间段她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这个案子如果真的上了法庭,沈书意绝对会无罪释放,她甚至可以反过来状告犯罪调查科的渎职,毕竟这些证据都是伪造的,而他们抓捕沈书意的证据来使用,这可是证据确凿的渎职和玩忽职守。

如果他们用这些证据上法庭给沈书意定罪,只要沈书意无罪释放,这些证据反而是犯罪调查科渎职和玩忽职守的铁证,如果不用这些证据,那么又怎么完成上面的交待来给沈书意定罪。

“即使你再狡辩,还有银行的记录和马胜的口供!”咬牙切齿着,带队的警察恶狠狠的开口,将银行的汇款记录复印件给拿了出来,啪的一声拍在了沈书意的面前,“你可要看清楚了,这是你的名字,这是你的存折账户,一点都没有错!这一张是马胜二十万的汇款记录!”

“警官,如果我现在给你的账户上汇款二十万,我能说你收受贿赂吗?”摇摇头,沈书意优雅的笑着,“只凭着汇款记录根本无法说明任何问题,我可以说是马胜想要诬陷我,所以恶意给我的账户上汇了二十万,我本人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至于马胜的口供,同理可证,他绝对是要诬陷我,片面之词就当成证据的话,那么以后只要两个人起了冲突,都可以直接指证对方杀人未遂了?”

这边沈书意正在给自己辩护,而北京城。

从知道沈书意的存在之后,柳叶胡同的众人第一反应谁家姑娘这么想不开,竟然看上谭宸了,这不是找虐吗?再之后众人都齐刷刷的涌起了好奇心,心里头跟猫抓了似的,连谭骥炎这个父亲都很好奇沈书意到底是个什么性格模样的姑娘家,天天对着谭宸那张面瘫脸不会闷吗?

但是为了不耽误谭宸的终身大事,也害怕他们真的齐刷刷的涌去了N市之后将沈家姑娘给吓跑了,所以众人只能按耐住了好奇心,但是却密切关注着谭宸和沈书意的一切消息,尤其是文教授失踪的事情爆出来之后,众人更是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陆纪年送回了从H国间谍野狼那里换回来的消息,查到了秦天朗身上,但是众人也都知道秦天朗只是被利用的一颗棋子,所以也就没有人继续追究秦天朗了。

可是谁曾想谭宸竟然又让沐谭来查秦天朗,想来是秦天朗又是为了打击报复秦炜煊,所以再次将事情给牵扯到了沈书意,所以谭宸才会让沐谭帮忙调查。

“糖果,秦天朗还真是想不开啊,竟然又惹到沈家姑娘了,谭宸哥这一次可恼火了,直接让我调查秦天朗,我将事情给揽下来了。”谭宸的电话一贯来都是简短,事情说结束了就挂断电话,所以沐沐直接一个电话拨给了糖果。

“你和我大哥说什么条件了?”糖果懒洋洋的开口,正窝在藤椅上啃着一颗苹果,她真的很想去N市,可是爸严令禁止自己过去打扰大哥谈恋爱,怕将沈家姑娘给吓走了。

糖果不满的捏了捏圆润润的脸蛋,自己有那么可怕吗?怎么也没有大哥可怕啊?沈家姑娘天天对着大哥的面瘫脸都不会害怕,难道还会害怕自己吗?

“让谭宸哥给我们找几个人过来训练一下。”沐沐一边开口,一边开始着手调查秦天朗,不知道秦天朗又干了什么傻事了,文教授的事情才结束,竟然傻了吧唧的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还在这里穷折腾。

沐沐勾着嘴唇危险的笑了起来,绝色倾城的脸庞上目光显得格外的诡谲,还真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明明之前谭宸哥都没有追究了,秦天朗竟然还傻到家没有发现自己被人给利用了,差一点都连累了整个秦家,竟然还敢来第二次。

“沐沐我来制定训练计划,让顾岸给我们弄点好武器回组织,你查一下出了什么事,晚上叫上钧澈,我们三个人过去会会秦天朗,把我未来的嫂子给吓走了,我看秦天朗拿什么陪我大哥。”糖果不想弄复杂的训练计划,所以毫不客气的将繁琐的事丢给了沐沐。

反正沐沐看起来纯良无比,跟可爱的小兔子似的,可是也就谭谭这个大哥才会认为沐沐善良可欺,出个门都担心沐沐会被人贩子给拐跑了。

其实在糖果看来沐沐绝对是一肚子的坏水,和自家二哥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训练计划虽然都很科学,可是一个个却是不折磨死人不偿命。

沐沐顶着纯良、精致的小白兔表情,装可爱装乖巧的和你说话聊天,等套出你的弱点,让你将掏心窝子的话都给说出来之后,那变态的训练计划也就量身打造的出炉了。

怕蛇胆小的,行,锻炼胆量很容易,天知道你睡觉的屋子被放进来多少条蛇了,被窝里,浴室里,冰箱里,一定会整的你看不到蛇才感觉奇怪,这个弱点自然而然的被克服了。

耐力不够的?直接将你敲晕了丢到沙漠无人区,茫茫黄沙,死了被掩埋了好几年都没有人会发现你被掩埋在黄沙下的尸体,再没有耐力的人为了活下去,都得迈开腿一步一步的行走在无人的沙漠里。

总之,糖果明白但凡是沐沐经手训练的人,一个个都是百分百的全能型人才,应对各种危机的反应速度和动作都是一流的,现在缺少的就是实打实的本事和经验,毕竟投机取巧并不能真正的取胜,想要胜利需要的还是真才实学,所以糖果也很烦恼,但是也不敢将这事向家里寻求帮助,既然谭宸愿意帮忙,而且都没有责骂一声,糖果和沐沐都高兴的厉害。

所以勉为其难的去酒吧庆祝一下,至于秦天朗这个大笨蛋,糖果顽劣的笑了起来,顺便就教训教训,反正沐沐肯定是闲的手痒了,还有钧澈也该拉出来走动走动,梅雨季节都宅在家里估计都要生霉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