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秦家旧事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6    作者:吕颜

“于毓?嗯,之前几天有事离开了,需要立刻过来公司,好,等我半个小时。”沈书意挂了电话,抱歉的看了一眼一旁的谭宸,原本今天是准备去花鸟市场,可是于毓的一通电话过来了需要沈书意立刻去一趟瑞凡公司,听起来还有些的紧急。

“没事,我等你忙好了。”谭宸峻冷的脸上并没有失望之色,宠溺的拍了拍沈书意的头,大多数时候沈书意太冷静理智,而谭宸更喜欢逗沈书意,看到她气呼呼或许笑的前俯后仰的模样。

“别摸我的头,又不是小孩子。”不满的瞪了谭宸一眼,却没有避开他的手,谭宸的手很大,手指强劲有力,掌心暖暖的,落在头上的时候有种说不出来的暖意和安心,沈书意每一次虽然都很是严厉的提醒谭宸,可惜谭宸当场都会答应下来,之后又直接忘到脑后了,对沈书意总喜欢“动手动脚”。

“嗯。”指尖下是沈书意顺滑的头发,谭宸低沉的应了一声,可是大手半点没有从沈书意的头上挪开,看着她不满的皱鼻子瞪眼睛,谭宸深邃的黑眸里快速的闪过一丝宠溺的笑意。

嗯了你倒是将手给挪开啊!沈书意没好气的看着依旧板着面瘫脸的谭宸,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一物降一物,沈书意算是彻底见识到了,她反正被谭宸给吃的死死的!

看着沈书意气鼓鼓的脸颊,原本就是唇红齿白的白嫩模样,这么一生气的模样着实可爱的紧,谭宸手倒是移开了,只不过手指转移到了沈书意的脸上,爱不释手的轻轻的掐了一下,沈书意看起来瘦,可是脸上却有肉,捏起来软绵绵的。

沈书意脸颊上柔软的触感让谭宸不由的眯了眯深沉的凤眸,小时候谭宸的确喜欢黏着童瞳,那是一种亲近也是一种喜欢,当然,有时候也是为了看谭骥炎这个父亲生气的样子,父子之间总有些说不清楚的敌视,似乎是互相看不顺眼。

可是去了国安部训练了十年回来之后,谭宸对童瞳的感情依旧很依恋,但是却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会黏着童瞳,更多的时候谭宸都是沉默的在一旁看着一家人之间的其乐融融。

他原本生性就冷漠,谭宸有记忆很早,那个时候在森林里,跟在母狼后面,等母狼杀了猎物,谭宸就会跟着喝生血,吃一点生肉,更多的时候他会在森林里找些野果子,天冷的时候,猎物少了,野果更没有了,所以谭宸蜷缩在冰冷黑暗的山洞里挨饿的时间更多。

直到七岁那年被童瞳带回北京城之后,但是小时候养成的那种野兽般的性格却依旧没有改变,谭宸有时候也会诧异谭骥炎这个父亲竟然也会有那么幼稚的时候,明明在政界运筹帷幄,杀伐果决,可是回家之后,却无时无刻的想要黏着童瞳,当初为了童瞳晚上是陪两个孩子睡,父子三人又是制定规则又是比赛。

想到这里,谭宸峻冷的面瘫脸不由的柔软了下来,此刻,谭宸终于明白了,当你将一个人放在心尖上时,无时无刻都会想着对方,想要亲近,想要肢体接触,每一次拥抱的时候,谭宸甚至都需要克制着,否则他真的有种想要将沈书意揉碎融入到自己骨血里的疯狂冲动。

去源城之前沈书意是向瑞凡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后来因为被谭亦带走了,手机也都关机了,于毓突然这么紧急的找自己,只怕是亚特兰蒂斯的游戏出了什么问题。

“我陪你过去?”谭宸沉声的开口,并不想和沈书意分开,可是瑞凡公司是秦氏下属的游戏公司,秦炜烜那个男人肯定也会在,谭宸危险的沉了沉眼神,之前张望被杀,曹四斌失踪,这些事都是秦家那个少爷秦天朗所为,而秦炜烜竟然是秦家的私生子。

“不用,你先去花鸟市场那边,我如果不能很快回来,你和文教授先挑选一些花盆和花卉还有种子回来。”沈书意笑着开口,清和黑润的眼睛里滑过一丝思虑,如果只是普通事,于毓不会不在电话里说明而是坚持让自己去公司一趟,想必事情很棘手。

一想到文教授那个糟老头,谭宸直接黑了面瘫脸,文教授不但脾气古怪而且还犟,偏偏年纪又是一大把了,谭宸生平第一次拿文教授没有办法,赶也赶不走,而且文教授也习惯了谭宸那浑身的寒气和要将自己给凌迟处死的凶狠眼神,看多了就不怕了,绝对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就你这样子像什么?哪个当兵的军人不在部队里,天天黏着女人像什么样!”看到沈书意和谭宸下楼,而文教授却被严令禁止上楼。

谭宸对文教授放话了,如果他敢到楼上来,谭宸绝对将文教授拎起来丢到院子外的那个一米多高,八十多厘米直径的绿色大垃圾桶里,然后盖上盖子。

文教授当时就气的牙痒痒,可是看着谭宸冷峻的面瘫脸,眼神肃杀,他绝对是说到做到的,文教授就怎么都不敢和谭宸对着干了,这个臭小子真的敢将自己给拎出去丢垃圾桶里。

谭宸冷眼扫过文教授,霸道的牵着沈书意的手直接离开,文教授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咚咚的跟了过来,原本还想要凑到沈书意和谭宸中间,可是对上谭宸那黑沉森冷的警告目光,文教授哼哼两声,倒也不敢真的太闹腾,只能跟在两个人身后。

这边谭宸刚将副驾驶的车门给打开,文教授蹭的一下从谭宸的胳膊下钻了过去,直接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回头挑衅的看着谭宸,“我坐这里。”

“下来!”黑着面瘫脸,谭宸皱着眉头,抓住车门的大手收紧了几分,这个该死的糟老头!

“我就不下来!”文教授双手用力的抓紧了座椅,得瑟的笑着,他才不要下来!有本事这个臭小子来硬的,想来H国的人对自己多看重,就这个臭小子每天还敢将自己当仇人看!还敢威胁要将自己给丢垃圾桶里。

“我坐后面就行了。”沈书意无奈的笑着,头痛的看着又杠上的两个人,文教授果真是老小孩的性子,竟然还真的和谭宸杠上了,看着冷着脸,危险着眼神的谭宸,沈书意笑着拉了拉他的大手打圆场,“我就坐后面。”

谭宸回握住沈书意的手,看着露出挑衅笑容的文教授,冷着面瘫脸牵着沈书意直接转身向着后面的车库走了过去。

“还有车?”沈书意疑惑的看了一眼谭宸,之前谭宸开的一直都是那辆被沈书意给蹭掉了车漆的越野车,而且谭宸这性格也很适合这样的越野风格。

打开车库的车门,一辆崭新的布加迪EB威龙16。4PurSang,售价至少三千万,而这种“纯血统”的特别限量版,纯手工打制,速度更是所有跑车中的王者,全球限量生产五辆。

对于这种顶级的汽车品牌,尤其是限量的车型,并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得到,很多时候则是反过来的筛选车主,如果认为车主并不是真正爱车人士,配不上这种顶级的的品牌跑车,那么即使你出十倍的价格这辆车也不会卖给你。

“你得有多少钱?”沈书意吞了吞口水,扭过头,无比震惊的看着一旁冷着面瘫脸的谭宸,他家是亿万富豪吧?这种顶级跑车就丢在车库里吃灰尘,太暴殄天物了。

“够用。”谭宸看了一眼瞠目结舌的沈书意,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打车副驾驶的车门让沈书意坐了进去,自己也坐到了驾驶的位置上。

“你……你这个国家的蛀虫!你们得贪污多少钱才能买得起这车?”原本以为胜利的文教授这一下气呼呼的走了过来,虽然文教授并不懂车,对他而言只要是四个轮子的能在马路上开就行,但是任谁一眼就能看得出这两银和蓝亮色的布加迪威龙价值不菲。

闷着老脸,文教授打开后座车门坐了进来,原本总是和谭宸对着干的文教授这一下则是不发一言的坐在车子里,精神萎靡,神情里带着愤慨之色。

谭宸瞄了一眼后座,随即沉默的发动汽车离开了,副驾驶位的沈书意回头看着绷着脸闷闷的文教授,安慰的劝解道:“那个我听陆纪年说了,教授你父母的事情上面已经彻查了,最迟这几天就会有结果出来了。”

“有什么用?人死都死了。”文教授冷冷的开口,事情即使已经过了几十年,可是文教授依旧记得自己被送去H国的那一天,明明说了最迟一个月就会一家团聚,“凶手也都死了。难道去报复他们的子孙后代?”

可是文教授的父母却因为提交了环境报告到了中央高层,导致了整个工业城计划的流产,所以事后被打击报复,说是车祸意外死亡,车祸肇事者司机也当场死亡了。

可是高层的人都心知肚明这是打击报复,也是警告其他学者,只做自己的学问研究就好了,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文教授父母的下场就是他们日后的结局。

时隔多年,文教授虽然没有将仇恨的种子种在心里,可是一看到谭宸这豪车,再想到谭宸如今只是军区的连长,这样的豪车必定是贪污受贿得来的,而整个中国这样贪污受贿的官员又有多少?

“他们欠你一个道歉!”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如今文教授都已经头发胡子都白了,凶手更是早已经死了,可是他们的后代依旧欠文教授一句道歉。

“不稀罕。”文教授冷哼两声,转过头看向窗户外不再开口,沈书意刚想要再劝几句,可是一旁开车的谭宸却握住了沈书意的手,示意她不用劝了。

五分钟之后。

“副驾驶有什么了不起的!出车祸的时候副驾驶最危险!”憋了五分钟没有开口,结果沈书意也不哄着自己了,文教授再次气愤的吐着酸话,恨恨的看了一眼谭宸,都是这个臭小子从中作梗!否则今晚上他怎么也能骗沈家丫头给自己做最喜欢吃的糖醋鲤鱼了,和鱼丸汤了。

嘴角勾着笑,沈书意对着谭宸眨了眨眼,他果真挺了解文教授的,就知道教授即使生气,那也是来的快去的快,这会又憋不住说话了。

“沈丫头,你得意个什么劲?”文教授不甘心的嚷了起来,这没良心的丫头,都不知道安慰自己几句!都是被这个臭小子给带坏了!

“教授,晚上你要吃什么,我来做。”沈书意笑着开口,看着立刻趾高气扬,得意不已的文教授,无奈的笑了起来,果真是个老小孩。

而这边沈书意的话一出口,文教授是高兴了,开车的谭宸立刻转过头来,黑沉沉的凤眸就这么看着沈书意,一副被冷落的委屈模样。

“你不挑食。”沈书意无奈的看着谭宸,他都不挑食,不管自己做什么,谭宸都吃的光光的,当然了,这让沈书意也有一种幸福满足感,可是谭宸是真的不挑食,什么菜都吃。

“单独做一样,我们两个吃。”警告的看了一眼又要炸起来抗议的文教授,谭宸的确不挑食,但是亲疏有别,所以他要和小意单独吃一样菜,至于文教授有多远滚多远。

“你这个黑心肠的臭小子!我要去纪检委!立法委!还有要去军区举报你!”文教授气的绷着脸,愤怒的盯着开车的谭宸,“你这个臭小子凭什么不让我吃!”

谭宸根本都不理会抗议的文教授,反正他知道小意更在乎的是自己,至于这个糟老头子,小意不过是心肠太好,而且这个糟老头太坏折腾,早晚有一天谭宸会趁着半夜将人敲晕给丢到直升机上将人给弄回北京城去。

又来了!看着又杠上的两人,沈书意笑了起来,幸好到了瑞凡公司了,每一次两个人都是这样,文教授根本就闲不住,总是找茬,而谭宸常常用武力镇压结束,要不就是彻底无视叫嚣的文教授,让文教授更是气的怒火中烧的闹腾起来。

当这一辆限量版的布加迪威龙出现在瑞凡公司门口时,刚走到大门口的秦炜烜和沈素卿都诧异的愣住了,这车子太抢眼,流畅的车身线条,完美的外形,阳光之下,车身反射着璀璨的光芒,虽然谭宸车速不慢,可是刹车一踩之后,汽车瞬间就停了下来,足可以知道这辆车的性能有多么强悍。

当年秦天朗就想要这一款布加迪威龙,可惜秦家即使有钱,毕竟是从政,也不到这样挥霍的时候,毕竟这一款车就要几千万,所以秦天朗并没有如意,而一直派人盯着秦家的秦炜烜知道之后,就暗自发誓,终究有一天,他一定要开着这辆布加迪威龙回秦家。

让秦天朗看看即使不是秦家的嫡子,但是他秦炜烜不比任何人差,靠着自己的双手他秦炜烜也可以将秦天朗踩在脚底下。

瑞凡公司的前台接待小姐,包括柳经理、于毓等人这会都出来接待秦炜烜,等在大门口来迎接秦炜烜的到来,众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被这辆奢华的跑车所吸引。

“不要下车,我自己开车门就行了。”沈书意一直以为谭宸这样的男人是不在乎那些所谓的绅士风度的,可是有的涵养和尊贵却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而谭宸即使冷着一张面瘫脸却依旧有种尊贵,这也是为什么沈书意第一眼看到谭宸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冷着脸的男人绝对不简单。

其实谭宸也并没有这么注意到细节,也没有那么多的绅士风度,他只是更喜欢和沈书意在一起,喜欢照顾沈书意,所以真的爱一个人宠一个人的时候,不是甜言蜜语,而是数十年如一日在细节上的照顾和宠爱。

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知道你的身体需要注意什么,天冷了会让你添衣服,冬天会将你冰凉的双脚夹在他的腿间给你取暖。

一下车,看着齐刷刷射过来的目光,沈书意微微一笑,关上车门对着谭宸摆摆手,目送着他开车离开之后,这才态度从容的向着脸色各异的众人走了过去。

沈书意!沈素卿震惊的看着下车的沈书意,如同骄傲的女王一般,打开豪车的车门,在众目睽睽之下优雅的下车,可是自己才是沈家的公主,为什么沈书意这个不受宠的丫头竟然结识了这么有钱的朋友。

黑着脸,秦炜烜一瞬间从记忆里拉回思绪,愤怒的攥紧了拳头,阴沉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沈书意,她说搬走就搬离了沈家和谭宸同居,如今更是坐这样的豪车来公司,为什么离开自己之后,沈书意却可以过的这么惬意?那自己算什么?过去这些年自己的付出又算什么!

“既然人都来了,现在就去会议室。”阴沉的目光狠狠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之后,秦炜烜又恢复了冷静睿智的一面,沉声开口之后,大步的向着电梯走了过去。

其与众人也都跟了过去,只是几个瑞凡公司的高层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看沈书意,而一旁原本想要吸引中人目光,努力维系自己日后秦氏总裁夫人的沈素卿这会却被众人给忽视了,这让沈素卿不由嫉妒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踩着高根鞋快速的追上了秦炜烜。

“怎么了?”明显感觉到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很诡异,尤其是柳经理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沈书意和于毓并肩走着,低声问了问他。

“游戏被泄露了,仙剑诀的副本在凹凸公司今天早上的发布的游戏里出现了,之前我们发布的只是亚特兰蒂斯的内部公测,如果是游戏上市的话,那么瑞凡就等于是侵权,整款游戏都有可能被禁止发行。”

于毓低声的开口,看了一眼沈书意,却见她只是诧异了一下,神色未变,便也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凹凸公司起家更早,也算是游戏产业中的龙头老大,而瑞凡公司后来居上,再加上有秦氏这个大财团支持着,业绩已经远远超过凹凸公司了,而这一次凹凸公司上线的游戏开头就是仙剑诀的打斗场景,那些华丽而完美的剑招在网上已经是赞声一片。

可是于毓一直负责亚特兰蒂斯游戏的开发,他清楚凹凸公司的这些打斗场景,只是仙剑诀还没有修改过的雏形,沈书意将仙剑诀的剑招完善之后,其余的设计都交给了汪明来处理。

而凹凸公司拿到的也只是最粗糙的原稿,但是却已经引起了赞声一片,于毓忽然很期待亚特兰蒂斯这款游戏问世之后在游戏界造成的反响。

沈书意无声的勾了勾嘴角,目光看向亲密的走在秦炜烜身侧的沈素卿,她这个挂名秘书都过来了,难道就是为了看自己被众人声讨?可惜了,这点小伎俩沈书意还不放在眼里。

会议室气氛显得有点紧绷,众人从布加迪威龙的震惊里收回情绪,目光若有若无的瞄了一眼如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沈书意,她和于毓坐在一起,面带浅笑,态度柔和,显得冷静而精明,这让众人都有些的怀疑沈书意的是不是太镇定了?

“将投影仪打开。”秦炜烜冷冷的开口,冰冷的目光盯着一旁如同自己是陌生人的沈书意,原本自己还准备借着这件事和小意示好,让小意不要这么倔强。

可是看沈书意这么无视自己的态度,秦炜烜阴霾着脸庞,森寒的目光诡谲而狠戾,小意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自己也不会客气了,否则小意都会一直这样无视自己,她以为有了谭宸就万事无忧了吗?

“是的,总裁。”沈素卿柔柔的笑了起来,白色的连衣长裙,略显得苍白的脸上气息柔美,带着大家闺秀的风雅,对着众人柔柔的一笑,打开了电脑和投影仪,将凹凸公司的今天早上才上线的游戏调了出来。

虽然只是放了短短十分钟,但是熟悉亚特兰蒂斯这款游戏的瑞凡公司的高管们都知道,这不仅仅是雷同了,根本就是如出一辙,而凹凸公司已经抢先一步发行游戏了,那么瑞凡公司再发行的话,那么就等于是侵权是抄袭,这件事绝对非同一般,所以秦炜烜这个总裁都亲自到了瑞凡公司。

“沈总监,我想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公司研发的游戏为什么会被泄露!”等沈素卿按下暂停开关之后,秦炜烜冷酷的开口,直接将矛头直指沈书意。

言辞冷厉,态度冰冷,指责的目光异常的无情,而随着秦炜烜这话一出,其他人倏地一下也将质问的眼神看向沈书意。

得意的一笑,沈素卿挑衅的看着被千夫所指的沈书意,她还以为炜烜哥会维护她吗?炜烜哥可是公私分明,而且这么大的事情,炜烜哥更加不会维护沈书意了。

于毓诧异的愣了一下,虽然这件事涉嫌到了公司机密被泄露,但是并不一定泄露的人就是沈总监,秦总裁竟然这么说,这就等于是落实了沈总监泄露公司机密的罪名,之前秦总裁不是还在追求沈总监吗?

被众人这么凌厉而凶狠的目光盯着,沈书意悠然一笑的站起身来,看着众人道,“就目前的情况看,一种可能是有人泄露了公司机密,将亚特兰蒂斯游戏卖给了凹凸公司,第二种可能是公司有人涉嫌抄袭凹凸公司的创意,所以有可能的涉事人员应该不少,不知道为什么总裁直接就认为是我泄露了公司机密?”

“沈总监,你是负责这款游戏的开发,现在出了这样严重的问题,沈总监你难道要推卸责任吗?”不等秦炜烜开口,柳经理率先刁难,不管是什么原因,沈书意身为总监这都是她的责任。

“我的确监管不利,但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是我,所以这个黑锅我是不会背的,当然了,我也有义务和责任找出泄露公司机密的人,因为这个涉嫌抄袭的古武打斗技巧和招数是我和于组长还有汪明一起负责的设计的。”

沈书意平静的开口,目光精明而犀利的扫过在场的众人,停留沈素卿的脸上,她果真对自己想要赶尽杀绝,可是自己难道上辈子和沈素卿是死敌,所以这辈子她对自己是不死不休的纠缠。

“我也相信沈总监不会泄露公司机密的,至于凹凸公司是怎么窃取到了仙剑诀的打斗副本,还需要调查清楚。”于毓冷静的开口,站起身来,“凹凸公司抢先发行的这款游戏,只是仙剑诀最初的版本,之后我和沈总监又重新改善了很多。”

于毓拿过移动硬盘走向投影仪前面的电脑,将硬盘接上,仙剑诀最后完善的版本更加的华丽而完美,流畅的剑招,配上了声音和场景,青峰长剑出鞘便带着一股肃杀饮血的杀气。

如果说凹凸公司发行的游戏剑招只是三流的剑术,那么仙剑诀绝对是江湖人人争夺的绝世剑诀,没有对比之下,也许会认为凹凸公司的剑招真的不错,但是对比之后,优劣变知。

“那说不定有人为了赚钱,将仙剑诀最开始的雏形版本卖给了凹凸公司,这样既不涉及到侵权,也让自己大赚了一笔,我可是听业内人士说了,凹凸公司为了买下这个剑招的设计支付了二十万。”得到柳经理的暗示,瑞凡公司一个高管薄凉的开口,含沙射影的隐晦沈书意还是为了钱出卖了瑞凡公司。

“二十万?不知道有没有银行汇款记录呢?无凭无据的这可是诋毁和污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沈书意笑了起来,却也懒得在这里继续争辩浪费口水了,早知道还不如和谭宸去花鸟市场来选购布置庭院的花盆和花卉。

“小意你有什么好办法?”沈素卿状似关心的开口,目光期待的看着被冤枉的沈书意,眼中却是阴冷的笑容,再等几分钟商业犯罪科的人就会过来了,自己倒要看看沈书意如何给自己洗清楚罪名!

等沈素卿刚说完,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了,众人回头看了过去,却见是柳经理的秘书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抱歉打扰了,秦总裁,柳经理,外面三位先生说是商业犯罪调查科的警官,他们接到凹凸公司的举报,说凹凸公司有员工和沈总监贩卖商业机密,将凹凸公司今天早上发布上线的游戏设计卖给了沈总监,三位警官是过来调查案子的。”

秘书快速的关上门,这才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沈书意,牵扯到了商业犯罪可就麻烦了,虽然量刑不会很重,但是简历上一旦有了这个污点,这辈子是不用指望继续能在商界工作任职了。

秦炜烜眉头一皱,没有想到竟然会牵扯到商业犯罪调查科,而就在这时,秦炜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打开手机一看,峻脸倏地一下沉了,手机上写了几句话:张望被杀的案子有人顶罪,那这一次呢?下一次找人跟踪记得多出一点佣金,不要这么小家子气,请一个真正的高手,一会我有礼物快递给你。

秦天朗!秦炜烜攥着手机的手用力的收紧,张望被杀竟然是秦天朗干的!难怪这几天他都没有收到关于秦天朗的消息!他派过去跟踪秦天朗的人一定是被发现了!是秦天朗通知的商业犯罪调查科!想要趁机刁难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本事救下沈书意?

秦炜烜冷酷的笑了起来,可惜了秦天朗虽然在北京城有权有势,可是这里是N市,而小意背后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莫五爷,真的出事了也好,正好是自己表现的机会,也好让自己和莫五爷制造见面的契机!

张望的事情可是莫家出面找了人顶罪的,那么这一次即使有秦天朗插手,但是莫家可不是好惹的!秦天朗这一次可是踢到铁板了。

“请犯罪调查科的人进来。”秦炜烜站起身来向着柳经理他们示意,一边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温柔的开口,“小意,你不要怪我刚刚对你指责,毕竟我们需要公私分明,不管你放心,我是绝对不相信你会贩卖公司机密的,商业犯罪调查科这边我来应付,你不用担心。”

沈书意诧异的看了一眼秦炜烜,之前他可是疾言厉色的质问自己,现在为什么话锋立刻就转了?秦炜烜看着挑着眉头,白嫩着一张脸微微诧异的沈书意,没有了往日的冷静,反而显得有几分娇憨,这让秦炜烜不由的心头一悸,伸过手想要拍拍沈书意的头。

快速的侧开头避开了,沈书意收回目光站起身来,拉开了和秦炜烜的距离,她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分开了,就不需要纠缠不休了。

秦炜烜眼神一狠,可是迅速的将愤怒的情绪压了下来,将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而柳经理等人也都相继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不过对秦炜烜这样模棱两口的态度有些的捉摸不透。

“沈小姐,你涉嫌到商业犯罪,请和我们回去一趟。”带队的警官走了过来,态度冷漠,阴冷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想必来之前已经有了简单的调查,所以一眼就认出了沈书意,看都没有看一旁的沈素卿。

“请稍等一下,沈小姐的代理律师马上就要过来了,有什么问题等律师过来了再说。”知道这些人是秦天朗的人,秦炜烜也没有什么好态度,强势的开口接过话,态度明显是要保护沈书意。

“抱歉秦先生,这件案子证据确凿,即使有律师过来了也是不能保释的。”带队的警官冷着声音,态度冷硬,丝毫不给秦炜烜面子。

“证据确凿?那我这个当事人可以知道是什么证据吗?”沈书意笑了开口,她一开始以为这件事是沈素卿给弄出来的,可是看这些警察明显知道秦炜烜的身份,但是却对秦炜烜却也是如此态度恶劣,沈素卿绝对没有这个能力,沈素卿即使陷害自己,至多也就和凹凸公司的人合作,贿赂负责案子的警察。

可是秦炜烜的身份摆在这里了,这些人即使收了好处也不会对秦炜烜这样态度恶劣,而且看沈素卿刚刚诧异的模样,似乎她也是很惊诧在N市竟然还有人敢如此对秦炜烜,这样的无礼。

“是啊,不知道有什么证据证明小意涉嫌商业犯罪?”秦炜烜也是冷冷的开口,被一个小小的警察这样无视着,这一定是秦天朗做的手脚!想要压死自己,那也要看看秦天朗的手能不能伸到N市!

一旁的一个警察将文件袋拿了过来,从里面抽出了几张复印件递了过去,冷冷的讥讽着,“这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吗?”

沈书意接过文件复印件看了起来,上面一个是自己的银行账户信息,上面有精准的二十万的汇款,而另一张也是银行开具的一个汇款记录,上面汇款的人正是凹凸公司被抓的员工:马胜。

还有几张是照片的复印件,有几张照的比较模糊,但是大致可以看得出是沈书意和陌生男人,正是凹凸公司的马胜,而另一张清晰的照片是沈书意和马胜的见面的画面,两个人的脸都很清楚。

“照片的真伪我们还需要鉴定。”秦炜烜的确了解沈书意,她绝对不可能做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之前秦炜烜疾言厉色的指责,也是因为沈书意无视了自己,秦炜烜才想要小小的报复一下沈书意。

可是现在不同了,秦天朗牵扯进来了,那么莫五爷势必也会牵扯进来,而秦炜烜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和莫家接触,如果能得到莫家的帮忙,那么秦天朗想要针对自己,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这是我们调查科的事情,和秦先生你无关,请不要干涉我们查案子!”带队的警官不屑的看了一眼对自己指手画脚的秦炜烜,这件案子可是上面特意交代下来的,就凭他一个秦氏公司的总裁就想要干涉,哼

!不自量力!

“那行,我和你们走一趟,律师方面我会请人过来的。”沈书意看着明显仇视秦炜烜的几个警察,这些人不仅仅是针对自己,更像是针对秦炜烜吧,这和之前张望被杀的案子倒是如出一辙,都是借着自己来打击刁难秦炜烜。

难道又是秦家的人?之前回N市的时候,谭亦用野狼这个代号和陆纪年又通了一次话,将涉及到文教授这件案子里的内奸给说了出来,正是京城秦家,而陆纪年的龙组调查非常的迅速,直接就查出了秦炜烜和京城秦家的关系。

当年,秦天朗的父亲秦恒风流成性,秦恒据说大学时曾经有一个初恋情人,可是秦家这样的大家族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即使秦恒苦苦跪了三天三夜,秦家依旧不同意这个灰姑娘和秦恒在一起。

而这件事当时在圈子里都传开了,秦恒的未婚妻是曾家的小女儿,直接成为了整个圈子里的笑柄,曾莹雪迁怒到了秦家,曾家也开始对秦家打击报复,秦恒的父亲也知道秦家的确理亏,所以为了挽回曾家的面子,秦恒的父亲直接让人将秦恒初恋的灰姑娘送的远远的。

可是负责这件事的人被曾莹雪给收买了,原本要被送走的灰姑娘被几个大汉轮jian之后,受不了打击在见到秦恒最后一面的时候,当着他的面跳楼自杀了,曾莹雪找回了面子,和秦恒也顺利结婚了。

可是结婚之后的秦恒却用风流成性来报复曾莹雪,而秦炜烜的母亲就这样遇到了王子般的秦恒,为了出手阔气、优雅如同王子的秦恒抛弃了自己的老公,和秦恒偷情约会后有了秦炜烜这个孩子。

知道自己怀孕的秦母高兴的厉害,直接和自己的老公摊牌离婚,要跟着秦恒去北京,成为秦家的太太,可是等到了北京城之后,秦母才渐渐明白自己是秦恒报复的工具。

而秦天朗的母亲可是曾家的小姐,手段厉害,秦母被整的生死不如,将所有恶劣情绪都报复到了出生的秦炜烜身上。

因为秦恒的出轨,曾莹雪将秦炜烜接到了秦家,当猪狗般的虐待着,发泄着自己的恶劣情绪,秦天朗从小更是厌恶这个私生子的弟弟,抬手就打,张口就骂,孩子之间的欺辱很多时候最为伤人,而秦炜烜就这样慢慢的长大,从小的时候秦炜烜就立下誓言要打败秦家,打败秦天朗,将秦家踩在脚下!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