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安全归来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5    作者:吕颜

“什么?你要先走!你敢一个人逃跑试试看!我现在就出去让他们给抓住!”岛上的建设只开发了一半就停工了,所以残留着很多废弃的建筑,而此刻,文教授气呼呼的开口,绷着满是皱纹的老脸,不满的看着要先离开的沈书意。

沈书意正蹲在地上将食物和水拿出来,把背包放好,听到文教授无比人性的话,无奈的笑了起来,虽然文教授这话说的狠,带着几分无理取闹,沈书意将东西放好,看着气呼呼的文教授,“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全,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在这里躲起来,我去外面,如果有人搜过来了我会将人给引开,这样你和我都安全,再说了带着教授你一起跑那危险系数可是直线上升。”“你……你要去就去,哼!”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文教授气恼的直瞪眼,一屁股在地上坐了下来,不理会笑容和美的沈书意,这个丫头敢把自己当成累赘!到时候自己就离家出走,看她还敢不敢轻视自己!

“这把手枪你拿着,枪口对准着外面的入口,如果有陌生人来了,你就扣动扳机,子弹已经上膛了,枪口不要对着自己。”即使也算是陌生人,但是能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还关心着自己,沈书意柔和的笑了笑,将多余的一把手枪递给了文教授。

藏身的地方是一处半倒塌的墙体,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区域,四周长满了荒草,不容易被发现,黑暗里,沈书意小心翼翼将四周被踩的杂草扶了起来,将脚印给抹去,将藏身的地方伪装的像是没有人来过之后,清瘦的身影快速的向着黑暗里掠了过去。

再次潜回了别墅,沈书意躺在床上,她这样做的确有些的危险,但是至少可以减少文教授被发现的可能性,如果自己不见了,岛上的H国间谍肯定立刻就想到了文教授,到时候必定大肆搜查。

可是沈书意冒险回来之后,就等于是制造了一个假象,文教授那里有没有人监视着,即使到明天发现文教授不在平房里,也只会以为他是不是去外面打扫街道了,岛上很大,这样拖延时间是最安全的办法,而且沈书意也成功的将自己伪装成了被抓来的,手无弱鸡之力的普通姑娘家。

黑暗里,沈书意侧耳细听着,外面传来噪杂的脚步声,沈书意迅速的坐起身来,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半了,这个时候为什么有人在别墅里集合?

沈书意悄然的下了床的,打开窗户,流出一条细缝向着外面看了过去,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很是狼狈的从外面走了过来,庭院里只有一盏光线黯淡的路灯,惨白的光芒之下,谭亦脸上带着伤,浑身是一股暴戾的怒气,嗜血的眼神疯狂的有些骇人,再加上他一身的狼狈就显得更阴冷骇人。

院子里也有其他人收到夜鹰的命令来集合,这会看到谭亦过来了,想到谭亦那嗜好杀人分尸的凶残一幕,不由的一个个都退让开了距离,以前就有一个人和野狼不和,出言不逊冲撞了野狼,而代价就是直接被野狼的飞刀给割破了喉咙。

虽然当时夜鹰知道这件事之后也很震怒,可是死的人已经死了,就没有价值了,可是野狼虽然凶残嗜血,但是他还有价值,这也是夜鹰冷酷现实的地方,虽然野狼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处罚,对比起来不过是小儿科,从此之后H国潜入在中国的间谍都没有人敢和野狼正面冲突。

沈书意轻轻的扣了一下窗户玻璃,其他人毕竟没有在意,所以这细微的一声响自然就忽视了,可是谭亦知道沈书意被扣押软禁在岛上,所以一上岛之后就全神贯注的戒备着,到了别墅回廊下时,这一声响自然引起了谭亦的警觉。

目光快速的向着发声处看了过去,黑暗里窗户玻璃后面,沈书意再次轻敲了一下窗户,声音很小,正是军方惯用的摩斯密码。

谭亦仔细的聆听着,脚步放缓了一些,然后眼神陡然之间一变,快速的对着沈书意打了个手势,就匆匆的推开门进去了,摩斯密码的意思很明确:文教授在岛上,已安全转移。谭亦忽然明白为什么夜鹰要将沈书意带到兰坪岛上了。

如果用沈书意来当人质,夜鹰竟然找到了文教授,那么如果用沈书意当成人质来威胁,夜鹰肯定会制造一种败战的假象而仓皇离开,可是谁也不知道他随行一起离开的人里面会有文教授。

二楼书房。

当谭亦一脸煞气的推开门,看到坐在椅子上缓缓转过身来的郝金丽时,诧异的一愣,语调不善,带着几分戾气,“你是夜鹰?你之前用了变音器?”

和谭亦联络的夜鹰一直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嗓音,而且说话的方式都是男人的方式,所以即使精明如同谭亦也没有察觉到夜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其貌不扬,又矮又胖的中年女人,看起来倒像是个无害的欧巴桑。

“芯片呢?”郝金丽半点不在意谭亦的愤怒,她最需要的就是芯片,如今文教授已经在岛上了,再难道芯片,可以连夜离开兰坪岛,即使中间被中国海战团的军队围堵了,郝金丽就可以用沈书意当人质,安全的回到H国的海域,毕竟只有半个小时的行程,只要快一点就会很安全的。

而且兰坪岛这个据点一直都没有暴露,郝金丽自己也就来过几次,所以说不定中国海军根本不知道自己离开了,等他们收到消息的时候自己已经带着芯片和文教授到达了H国的海域。

“就是为了这个东西?”,满脸的不屑和怒意,谭亦手中此刻多了一块芯片,一抹脸上还在流血的伤口,阴冷的目光盯着有些迫不及待的郝金丽,“你甚至没有告诉我任务目标,就让我带着一批人在海战团制造混乱,利用我当诱饵吸引中国海军的注意力,那个钱宏他妈的差一点开船将我的快艇给撞翻了!”

安静的书房里,谭亦浑身的戾气压都压不住,他之前的任务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在中国海战团的部队里支制造混乱,不死那是侥幸,而且为了完成任务,钱宏是准备牺牲谭亦的。

“这个芯片很重要!野狼,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不过你放心这一次任务之后,我就会回到H国,以后在中国的H国间谍都由你来负责。”郝金丽已经习惯了野狼这种桀骜不驯的性格,而且这一次任务的确危险,野狼也算是立了大功,而郝金丽凭借芯片和文教授的功绩回到H国之后,直接可以转为明面上的工作去军区任职了,毕竟她年纪也大了,在中国的间谍都会交给谭亦来管理。

“真的?”谭亦怒火消散了几分,又看了看手里的芯片,冷血一笑。“你现在就和上面联系,我不打算回去了,直接去源城,谭宸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这就是野狼的性格,睚眦必报!郝金丽点头笑了起来,“好,我现在就将你的功勋报上去,你暂时是整个中国地区的总负责人,等我正式离职之后,你的任命书也会下达。”

郝金丽并没有生气,相反的她很高兴野狼可以接手自己的工作,这并不是郝金丽正的如此大方,而是她在中国潜伏了快二十年了,如今回到军部任职之后,如果换其他人来接手自己的工作,那么她以前在中国建立的势力等于是拱手送人了,郝金丽自然是不甘心的,再说了她也需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可是如果是野狼接手就不同了,野狼性子狂傲,嗜血疯狂,但是并没有绝对的功利心,而且野狼是自己的部下,即使郝金丽回到军部了,但是在中国地区的势力也等于还是郝金丽的,所以一举两得之下,加上谭亦的确立了大功,郝金丽就顺水推舟的提拔了谭亦,也算是为了平息谭亦的怒火,毕竟这个任务的确是太危险了。

“我休息一晚上,明天天一亮就走。”听到郝金丽的确将自己的功勋报了上去,也确认自己暂代郝金丽在中国地区的职务,谭亦将手里的芯片丢了过去,转身向着书房外走了过去,似乎对芯片里有什么东西一点都不好奇。

这如果芯片没有丢还好一点,如果真的丢了?谭亦一边下楼一边思索着,不知道陆纪年会不会抓狂?嫂子是自己从陆纪年那里劫持走的,芯片又是自己交给夜鹰的,野狼这个代号估计将要成为陆纪年这辈子对痛恨的敌人了。

芯片果真是真的!书房里郝金里面带着狂喜之色,小心翼翼的将芯片给收了起来,开始和H国军方联系上,准备在一个小时之后撤离兰坪岛,而做为胜利的果实,郝金丽将会带上文教授和芯片一起光荣的回到H国。

黑暗里,在远离兰坪岛还有两海里的海面上,整装待发的队伍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只等着命令下达之后,他们将会秘密潜入到兰坪岛上,占领这个岛屿,清剿海岛上所有的敌人。

“你竟然将芯片又给送回去了?”陆纪年修长好看的指间夹着香烟,似笑非笑的看着冷沉着面瘫脸的谭宸,暗黑的海绵上,谭宸整个人都融入到了黑暗的夜色之中,只留下一种强大而冷酷的气场,如同即将出鞘的利剑,带着磅礴的力量撕破敌人的壁垒。

可是陆纪年还是很生气,生气到他的笑容都有些的变味了,这些年里,陆纪年年纪轻轻已经在龙组到达了顶峰的状态,可是第一次,陆纪年感觉如此挫败,芯片虽然一直在他的控制之下,但是如果没有谭宸在海战团接应,那么H国即使无法将芯片带走,但是海战团也会损失惨重。

谭宸这个男人是完全属于战场上的铁血军人,海战团虽然在爆炸和火灾里有些损失,可是只有两个轻伤,一个重伤,没有人死亡,活捉了H国四个敌人,其余八人都被当场击毙了。

而在公海上的那一场战役,钱宏这个叛徒当场就被谭宸给击毙了,其余事先埋伏的敌人也都被剿杀了,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成功,但是一想到谭宸竟然用一个“失误”的名头告诉自己芯片丢了,被带回了H国的大本营兰坪岛,陆纪年就恨不能撕毁谭宸这面无表情的冷脸,他当自己是小孩子嘛?用这么烂的借口就想要糊弄自己,难道谭宸就不能找点好的借口!

“你要可以自己抢回来。”谭宸冷沉着声音,幽深的目光透过望远镜遥遥的观察着两海里外的兰坪岛,黑暗的海上,兰坪岛上几乎看不到什么灯光,谭宸制定的战略是奇袭,尽可能在不惊动敌人的情况之下,剿杀敌人。

“一小组三个狙击手呈三角形无死角的队形,从北面海滩登陆之后,负责守卫沙滩,如果有敌人潜逃出来,狙杀!一小组其他人埋伏,猎杀狙击手漏杀的敌人。”打着手电筒,为了防止被兰坪岛上的敌人发现了行踪,谭宸继续的指着手中的地图下达着命令。

“二小组和三小组由陆纪年带队,潜入到岛上,务必保证不要惊动敌人,实行暗杀计划。”虽然兰坪岛上的地形图并不精准,之前兰坪岛因为开发建设,岛上多了很多建筑物,但是谭宸可以确定H国的敌人在拿到谭亦带过去的芯片之后很快就会撤离,所以岛上的敌人应该比较集中,这样暗杀起来也方便很多。

“四小组听从我的命令,正面攻击,五号小组负责支援。”当将作战计划制定好之后,谭宸一声令下,五个小组,一百号人直接跳入到了海中,向着兰坪岛快速的游了过去。

黑暗里,只有划水的轻微声音,被海浪声完美的遮掩了,而郝金丽也准备彻底了,所以防守戒备上就松了一点,丝毫不知道谭宸已经带领五个小组的队伍正向着兰坪岛发起了奇袭。

海绵上,一个一个的黑影迅速在到达海滩上之后,快速的按照之前的命令行动起来了,无声无息的,可以看得出这一支队伍的强大。

狙击手已经到位,一号小组也都隐藏埋伏起来,陆纪年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带着龙组的下属和其他从海战团抽调出来的精锐军人迅速的向着岛上扩散开,地毯式的开始了暗杀行动。

谭宸让侦查兵快速的侦查地形,他需要确定整个兰坪岛上敌人的大本营,然后等待陆纪年的信号,战斗才会真正的打响。

黑暗里,一个一个的身影如同行走在暗夜里的鬼魅一般,送手里的军刀迅速的收割着敌人的性命,然后将尸体藏匿到角落里,继续前进,而这段时间,侦察兵也快速的收集着情报反馈给谭宸。

当第一声枪声响起之后,谭宸峻冷着面瘫脸,冷沉的下达着进攻的命令,枪声四起,真正的攻击这个时候才开始,而之前有了陆纪年的奇袭,郝金丽这边只准备撤退,秩序有些的混乱,更是被偷袭个正着,死亡惨重,而谭宸的正面攻击就更加可怕了。

枪击声伴随着小型的火箭炮爆炸的声音响彻天际,整个兰坪岛上都被谭宸带来的信息兵封锁了,任何电磁波信号都无法发送出去,交叉的火力网,更是让H国的敌人即使想要突围,可是却也是一场的惊险。

郝金丽恨的攥紧了手,将手枪收了起来,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偷袭,可是看着夜色之下,自己的手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谭宸带领的士兵将战线一步一步的拉近,郝金丽便明白一切都完了,她只是间谍,并不是真正指挥战役的将军,在谭宸这样优秀的铁血军官的强力攻击之下,除了失败只有失败。、

“小姐,你没事吧?”咚咚的敲响了门,在沈书意苍白着脸打开门之后,郝金丽也是一副被吓坏的样子,急切的开口,“小姐,我们快逃吧,外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可是……”沈书意犹豫着,看了看郝金丽,看来她果真还留有后手,只怕兰坪岛上还有密道一类的,否则郝金丽不会直接丢下自己的人就逃走了。

“先逃出去再说。”要不是担心带着沈书意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旦反抗起来,会耽误到郝金丽逃走的时间,她绝对会用手枪威胁着沈书意这个人质,可是目前郝金丽还是希望沈书意可以配合着自己一起逃走,这样会省掉很多的麻烦。

“那好。”枪声越来越近了,黑暗里,显得很是恐怖,沈书意点了点头,亮晶晶的目光很是信任郝金丽,跟着她一起向着门外走了过去。

猫着腰,郝金丽在兰坪岛上有两百个手下,可是被陆纪年偷袭暗杀了至少六七十人,剩下的这些人都是间谍和一些亡命之徒的恐怖分子,或许单枪匹马还有点本事,但是这种正规的战斗,他们根本不堪一击,谭宸带来的士兵虽然不是顶尖的,但是他们可都是接受了专业的军事化训练,再加上有谭宸坐镇指挥,所以完全清剿所有的敌人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们先去哪里?”黑暗里,突然一道冰冷暴戾的声音响起,谭亦快速的掠了过来,有点气喘吁吁的,看起来他也是刚刚从战斗的第一线退了下来。

郝金丽一看到谭亦眼神一变,不过快速的对着谭亦使了个眼色,颤巍巍的开口,“我们就是想要逃出去,真的,只是想要逃出去容易。”有了野狼过来也好,多个人多个保障,如果沈书意这个人质不听话的话,郝金丽直接可以用武力威胁了。

“你们知道从哪里可以逃走?我跟你们一起走!”谭亦不动声色的对着郝金丽点了点头,手里的手枪还冒着火药味,让郝金丽更加惶恐的点了点头。

沈书意无聊的翻了个白眼,这果真是间谍生涯,一个一个都是做戏的高手,你骗过来我骗过去,不过沈书意和谭亦一样,他们都想要看看郝金丽最后的底牌和逃生通道。

“还有一个种菜的环卫工老头,我们要一起将他带走。”郝金丽低声的开口,快速的和谭亦沈书意向着别墅外逃走了过去,在围墙右侧有一个活动门,墙壁上都是爬山虎,若不是仔细看根本不知道在爬山虎的绿色的藤蔓中间竟然还隐匿着一道小门。

战斗的枪声倒是越来越远了,陆纪年带着的人在黑暗里穿梭着,可是谭亦每一次都抢先一步的避开,三个人有惊无险的到了文教授的小平房。

“你们两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我进去看看,否则不要怪我子弹不长眼!”阴狠至极的放出了狠话,谭亦将枪口对着沈书意和郝金丽的额头比划了一下,直接一脚踹开了门,妆模作样的找了一圈之后又快速的出来了,“没有人,我们立刻就去你说的通道!”

文教授竟然不见了!丝毫没有怀疑到谭亦,郝金丽挫败的一咬牙,率先迈开了步子,想来是听到枪击声跑走躲起来了,虽然不甘心,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可是郝金丽也明白兰坪岛即将不保,所以她只能趁乱离开否则就连芯片都保不下来了。

走到一处小巷子里,郝金丽快速的打开了一个下水道的井盖,刚准备要进去,沈书意突然身体一个后退,戒备的目光盯着郝金丽,“你到底是谁?”

“沈小姐果真精明,现在就发现不对劲了,可是太迟了,下去!”郝金丽眼神一冷,手里却多了一把手枪,枪口阴森森的对准沈书意,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中年妇女,负责打扫和煮饭,即使会带着沈书意一起离开危险的别墅,但是绝对不会知道这么隐秘的逃生通道。

“你?”似乎有些的不甘心,沈书意愤怒的目光几乎要实质化的喷出火来,可惜在枪口的逼迫之下,只能屈服的第一个下了下水道,而郝金丽是真的相信了谭亦,所以她随即也跟着下去了,让谭亦负责殿后。

拿出了荧光棒,黑暗的下水管道里有着淡淡的绿色光芒,管道很大,郝金丽逼迫着沈书意一直想着前面走着,二十多分钟之后,竟然到达了一个天然的山洞,这里涨潮的时候就会被海水灌满,落潮之后,海水退了,山洞就显出了圆形,在山洞里有一艘船,这正好郝金丽最后的逃生手段。

要不要动手?沈书意无声的询问着一旁的谭亦,这个密道,包括密道旁一个武器库都被找到了,如今郝金丽已经准备连夜出海,如果能到达H国海域更好,即使不行,她也准备和H国联系上,让他们过来接应,而郝金丽的这艘船也是有正规的合法证件,所以到时候即使冲突了,中国海军也没有权利扣下H国的船只。

等等!谭亦摇摇头,他这会如果活捉了郝金丽,但是兰坪岛被攻陷,谭亦这个野狼代号的间谍身份想要再取信H国就有点困难了,毕竟所有人都出事了,只有野狼一个人是安全逃出来的,不管怎么样,估计H国的人都不会信任谭亦,所以谭亦还需要郝金丽出海之后,离开了谭宸他们信号屏蔽的范围里,将情情况汇报给H国,然后再动手。

这样即使郝金丽被杀了,H国的人也只会以为是她和谭亦在逃亡之后,被中国海军追捕上,然后出了事,这样谭亦就不会被人怀疑了。

明白谭亦的用意,沈书意没有拒绝,任由谭亦将自己给押到了船上,穿是从兰坪岛南面的悬崖下开出去的,黑暗里,谭宸带领的后援队伍都是守在唯一可以入岛的北面沙滩,而南面都是高耸的悬崖峭壁,根本没有人会想到郝金丽会在这里有一个秘密山洞,开船快速的出了海。

出了信号屏bi器的范围之后,郝金丽立刻联系了H国的海军,“我是夜鹰,听到请回答,我是夜鹰,听到请回答。”

“这里是鸟巢,夜鹰请回报情况!”另一头立刻传来了H国海军一个少将的声音,之前兰坪岛突然失去了所有的消息,H国立刻警觉到了不对劲,但是因为海域问题,H国虽然整军待发,但是绝对不可能侵入到中国海域来营救,这不仅仅是国际问题了,直接可以引起两国开战,所以只能焦急的等待着郝金丽的消息。

“兰坪岛被敌人攻占,目标任务下落不明,夜鹰请求归巢。”郝金丽很是不甘心的开口,谭宸果真厉害,竟然在这么多的时间里就摸到了兰坪岛。

其实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郝金丽是有些怀疑谭亦的,但是想到芯片还在自己这里,随即就感觉是自己多心了,野狼怎么可能将敌人引到兰坪岛上来,这绝对不可能!

可是就在郝金丽还想要回答时,远处有直升机的轰鸣声响起,郝金丽快速的拿出望远镜看了过去,两架直升机正快速的向着船只这边飞来,明亮的找探照灯将海面给照射的明亮。

“怎么回事?”谭亦脸色一变,戒备的目光肃杀而嗜血的在郝金丽和沈书意的身上来回移动着,似乎在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出卖了自己,否则为什么突然有中国海军直升机追了过来,而船只的速度再快也是没有办法和直升机相比的。

被谭宸的枪口指着,郝金丽并没有任何的不悦,相反的她更加相信谭亦了,只是阴沉的目光倏地一下转向了沈书意,自己手里的枪也对准了沈书意,阴冷的逼问着,“说,你身上是不是不有跟踪器?”

“否则你以为为什么谭宸会这么快找到我,为什么我一点不反抗的跟着你们上船离开?”被两把枪同时指着,沈书意优雅的笑了起来,目光平静到了极点,看着愤怒的郝金丽,余光瞄了一眼一旁的还没有挂断的通话设备,突然向着郝金丽发难。

沈书意速度太快,郝金丽只顾着逃亡,即使刚刚怀疑沈书意身上藏匿了跟踪器,但是却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有这么快的身手,砰的一声枪声响起,沈书意抬手就夺下了郝金丽手里的手枪,直接对着她的大腿开了一枪。

“别动,在动我就杀了她了!”控枪的技术是一流的精湛,沈书意朗然的轻笑着,枪口已经对准了郝金丽的太阳穴,而谭亦的手枪也指着沈书意的额头,三个人呈现出紧绷的氛围,谁也不敢轻易的动一下,但是直升机的轰鸣声倒是越来越近了。

“夜鹰,立刻让野狼带着目标任务泅渡回来!”通信设备里,虽然并不没有看到船上发生的一切,但是H国的人知道郝金丽受伤了,随着枪声响起的那一刻,郝金丽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

原本郝金丽的身手就比不上野狼,如今受伤了,就更不可能比得上野狼了,所以H国将领立刻放弃了郝金丽,想要让谭亦带着芯片快速的回来,而郝金丽如果可以拖住沈书意和直升机上的中国海军就更好了。

脸色倏地一下苍白,郝金丽知道自己被放弃了,不甘心,可是看了看谭亦,终究还是服从了命令,一瞬间,郝金丽不顾沈书意的枪口向着她扑了过来,而芯片无声无息的丢给了谭亦。

谭亦快速的跃入了海中,船上的空间并不大,郝金丽用自己的身体当堵住了枪口,种了两枪之后,郝金丽也摸出了身上佩戴的第二把手枪,和沈书意对峙着,而黑幽幽的大海里已经找不到谭亦的踪迹了,这里离H国的海域已经近了不少,可惜沈书意被郝金丽给拖住了,没有办法通知直升机上的中国海军追击跳海游走的谭亦。

天色明亮,海面已经归为了平静,郝金丽被成功抓捕了,而谭亦则是顺利的逃亡了,不管是海战团还是陆纪年都将野狼当成了头号敌人,他也成为了国安部里重要的一个间谍分子,而郝金丽的被抓,也让谭亦成了H国可以信任的间谍。

尤其是芯片里虽然有不少手稿和实验数据资料,但是文教授优哉游哉的开口,“芯片丢了就丢了,上面的数据很多都是失败的数据,芯片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所以谭亦,绰号野狼是带着芯片被H国的船接应回去的,成功的取代了郝金丽的位置,成为了H国在中国地区间谍的负责人。

N市,揽月苑。

“我不走,我告诉你们这个丫头不给我当助手,我哪里都不去!”文教授气呼呼的开口,直接将前来接自己的中科院的院长和国安部的两个特工都直接给轰出门了,他去北京城做什么?那里气候可是干燥的厉害,风沙严重,N市可是气候适宜,最适合做实验的,所以文教授大手一挥,直接赖在揽月苑不走了。

谭宸冷着脸看着文教授,浑身寒气直冒,好不容易和沈书意回到N市了,结果却多了这个老头夹在中间,让谭宸浑身的冷气飕飕的往外冒。

“看什么看?臭小子,我告诉你,你就是个小连长,我可不怕你!”文教授牛脾气也上来了,皱巴巴着满是皱纹的老脸和谭宸大眼瞪着小眼!

“谭连长,那个你冷静一点,这些搞科研的专家脾气都不太好。”一旁国安部的特工苦哈哈的开口劝着,这一次文教授的任务原本该是国安部负责的,可是因为国安部出了内奸,这才导致事情变的棘手了。

而源城发生的一切他们也都知道了,不得不佩服谭宸这个连长的作战能力,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很多军区的训练虽然也艰苦,但是基本都是纸上谈兵,很多士兵都没有真正的上过战场,可是谭宸一个连长却成功的强攻了兰坪岛,甚至创造了没有一个人死亡的完美战争记录,这绝对可以拿到一等战功,可是他们也发现了谭宸的脾气的确不太好,可是文教授还偏偏不怕死的搅和,国安部的特工真的担心谭宸一怒起来,一拳头把文教授给揍了。

“三个小时!”谭宸站起身来,冷冷的下着最后的通牒,起身向着厨房走了过去,沈书意这会正在准备早饭,原本已经可以吃了,可是中科院的院长和两个特工连夜过来带文教授离开回北京,他们也都没有吃,沈书意自然又重新回到厨房弄点早饭。

“怎么了?你和文教授还真的杠上了?”回过头来,看着板着脸,一脸不高兴的谭宸,沈书意笑着将鸡蛋倒进了锅里,因为多了三个人,弄其他的早饭费时间,也担心他们会吃不饱,所以沈书意直接炒个蛋炒饭当早餐。

板着面瘫脸,谭宸闷闷的走到沈书意身边,看着笑容满面的轻松模样,倒也没有那么气了,修长的身影就这么靠在琉璃台前,深邃的目光专注的看着沈书意熟练的炒饭,表情一点一点的柔软下来。

回给谭宸一个笑容,沈书意继续忙碌起来,心里头却有着从未有过的暖意和轻松,以前在沈家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做饭,那种感觉即使沈书意不愿意承认,却也是寂寞的,可是余光瞄了一眼靠在一旁看着自己做饭的谭宸,多了一个人的陪伴,即使是家长里短的琐碎事,却也显得很温馨。

“沈丫头,你就会弄这个?我不吃蛋炒饭,我要吃培根!烤的香香的培根火腿!”文教授也懒得理会外面喋喋不休的中科院院长,太啰嗦了,啰嗦到文教授直接白眼一瞪,起身跑到厨房里来了,在岛上的时候,都是蔬菜居多,这会闻着饭香,文教授立刻感觉肚子饿的咕咕叫了。

“出去!”原本谭宸很享受和沈书意之间这种淡淡的温馨感觉,要不是谭宸不敢做什么菜都能烧出浓浓的甜味来,他都直接帮沈书意的帮来做饭了,所以谭宸这会只能站在一旁等着,给沈书意递碟子拿东西倒也配合的很融洽,结果文教授的这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就出现了。

“我偏不出去!有种你揍我啊!”文教授挑衅的笑着,得意洋洋的瞅着谭宸,他就不相信这个满身冷气的臭小子还真的敢揍自己!

可是……

“哇哇,你这个臭小子,放我下来!”文教授哇哇的叫了起来,后领口直接被谭宸给拎住了,如同拎小孩一般,谭宸冷着面瘫脸直接将文教授拎到厨房门口,丢出去,转身利落的关上厨房的玻璃门!

噗嗤一声,沈书意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挫败的看着如此孩子气的谭宸,他竟然将文教授直接给拎出厨房里,一想到这画面,沈书意笑的眼泪都渗了出来,谭宸原本就高,身材修长,面色冷峻,文教授毕竟老了,花白着头发和胡子,佝偻着身体,带着厚厚的眼镜,就这么被谭宸给拎出去了。

“他不经打。”谭宸走了过来,大手轻轻的擦过沈书意渗透着泪水的眼角,闷闷的抱怨着,如果是谭骥炎这个父亲,谭宸还可以和谭骥炎切磋一下,可是文教授毕竟是个普通人,谭宸一拳头下去那肯定得死人的,所以对这么一个棘手人物,谭宸第一次很是无奈,打也不能打,骂也骂不走,脸皮还忒厚。

“真的打了,估计国安部的特工还不得将我们给干掉。”沈书意笑着看着皱着眉头不高兴的谭宸,踮起脚,轻轻的抚平了他蹙起的眉头,或许是谭宸这样冷酷的板着面瘫脸生气的峻脸太可爱了,活像是受了气,却没有办法说的大男孩,沈书意轻轻的在谭宸的薄唇上亲了一下,“好了,不生气,不生气,我们要尊老爱幼。”

唇上是柔软的触感,谭宸眼神沉了沉,一手迅速的抱住沈书意的腰,霸道的掌控了主动权再次亲了回来,谭宸原本是准备将文教授给弄晕丢给国安部的特工带回北京的,可是看着沈书意似乎很喜欢看自己和文教授对着来,甚至还主动的亲吻了自己,谭宸决定要将文教授留下来了。

轻柔的吻带着温情和缱绻,沈书意慢慢的闭上眼,脸上升起了娇羞的红晕,谭宸的手臂很有力,揽在腰上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安全,淡淡的属于谭宸的气息,很舒服,沈书意无声的笑了起来,面容幸福而柔软,小手也主动的抱住了谭宸。

而得到鼓励的谭宸更是霸道而狂野的加深了这个吻,但是那种珍惜呵护的情谊却依旧可以让被吻的沈书意感觉到,心也在这一刻慢慢的沉沦,直到锅里蛋炒饭冒出了焦味。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