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深夜出逃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5    作者:吕颜

沈书意的确有些的诧异和奇怪,为什么要将自己带到这个没有完全开发出来的小岛上,如果这个岛是在H国间谍的掌控之下,把自己丢在小岛上的确是不用担心自己会逃走,毕竟四面都是海,而且岛上都是H国的间谍。

当然了,估计源城的人要找自己的也更加困难,毕竟这个岛差不多就是天然的牢笼了,所以H国的间谍也许认为这样比较安全吧,需要利用自己的时候再将自己给拉出去当人质。

“你又来做什么?”糟老头皱着眉头,厌恶的看着不请自来的沈书意,哼哼两声,直接转过身不理会沈书意,自己拿起一旁的塑料桶开始给几块菜地里的蔬菜浇水。

“为什么每样蔬菜就这种这么一点?”沈书意也不在意老头的白眼,好奇的观察着这几快涨势极好的蔬菜,每样菜种的都不多,不过品种倒是齐全,而不远处的几块菜地上蔬菜则是差了很多,蔫蔫的,有的叶子都枯黄了。

“我难道看起来像是猪吗?一个人能吃那么多蔬菜,肯定是每样种上一点!”老头恶狠狠的开口,故意用力的拿起水瓢舀水,有点浑浊略带着骚臭味的浇菜水直接飞溅到了沈书意的腿上和脚上。

“你用尿液来浇菜?”好吧,沈书意知道这是人体肥料,可是看着那红艳艳的西红柿,看着那青青的带着小刺的黄瓜,黄瓜顶端还开了一朵小黄花,沈书意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这样怎么吃的下去。

“无知!难道用化肥农药浇灌出来的你才认为好吃,这是纯天然的有机肥料!我们老祖宗过去那么多年都是这样吃着长大的!”老头砰的一下将水瓢摔在了水桶里,搀和着尿液的水珠立刻飞溅而出,沈书意眼明手快的一个侧身躲避,这才避免被溅的一头一脸。

而脾气暴躁的老头只顾得发火,浑然忘记了自己离水桶其实是最近的,这么用力的一摔水瓢之后,沈书意倒是避开了,可是老头自己被溅了个满头满脸,几滴水滴顺着他满是皱纹的额头滴落下来。

“你还敢笑,你给我站住!”估计也是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再加上一旁沈书意错愕一愣之后,噗嗤一声朗笑起来,老头彻底怒了,如同被点燃的炮仗一般,拿起水瓢舀了一瓢水就开始追赶沈书意,别看他虽然年纪一大把了,可是体力倒是好的很。

“你这是无理取闹!”沈书意其实这几天一直有点烦躁,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有些担心谭宸,芯片在海战团里,那么H国的间谍势必会想办法将都芯片拿走,到时候牺牲和死亡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明知道不该担心谭宸的安全的,可是却总是忍不住的去胡思乱想,结果被老头这么一闹腾,沈书意的情绪倒是缓解了不少。

十分钟之后,沈书意倒是气息如常,不过一旁的老头可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怒瞪着一双眼盯着沈书意,可是偏偏追又追不到,骂也不管用,而且沈书意脸上还带着柔和明朗的笑容,让老头更是恨的牙痒痒,一扭头直接向着自己的菜地走了过去。

沈书意这一次倒是没有再继续去纠缠老头,转身优哉游哉的向着海边走了过去,天气很是晴朗,湛蓝的海水清澈而深邃,丝毫看不出昨夜的海上是狂风巨浪。

没有船想要出海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沈书意留下来除了帮谭意掩饰双面间谍的身份之外,也是为了用普通人的身份迷惑H国的间谍,从而让局势的发展向着有利的方向进行,但是突然被带到这个岛上,沈书意还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也不知道谭宸那边怎么样了?消息全无的感觉实在太憋屈了!沈书意叹息一声,躺在了沙滩上,身后一棵高耸的树木枝叶茂盛的挡住了阳光,谭宸那个面瘫脸要是知道自己和谭亦“同流合污”,不知道会不会很生气?

有人过来了!沈书意依旧眯着眼眼小憩着,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正是之前负责别墅卫生和伙食的中年女人,依旧是带着礼貌和恭敬,“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是吗?那好我们回去吧。”沈书意站起身来,余光瞄了一眼走在自己身后的中年女人,突然的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啊?我是问了人,有人看到小姐来沙滩这边了。”中年女人没有一点迟疑的开口回答,“小姐,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没有船是没有办法离开的。”

“嗯,我明白,我只是四处走走而已。”沈书意眯眼轻笑,一丝精锐的目光从眼眸深处一闪而过,而走到岛中间之后,沈书意发现暗中监视自己的人竟然只剩下一个了。

沈书意不动声色提快了走路的步伐,而身后的中年女人也跟了上来,不快不慢,保持着一米的安全距离,如果沈书意只是个普通人,她绝对不会注意到这个细微的地方。

这一米的距离是安全距离,沈书意如果突然回身攻击,后面的人可以瞬间躲避开,太近,会有生命危险,太远又显得疏离,这个距离是长年从事近身跟踪养成的习惯,如果是面对一个高手,或许会意识到,但是沈书意表现出来的一直是一个无害而冷静理智的普通女孩子,所以中年女人也就忽略了。

海岛上风有些的大,走到一处房子外墙处,沈书意手中不知道何时有了一粒小石头,借着转弯造成的视觉盲角,沈书意快速的将手里的小石子给弹了出去,正中围墙上面摆放的一盆种植着绿色藤蔓的花盆。

无声的勾着嘴角笑着,沈书意继续朝前走,而跟在她身后的中年女人却没有这么幸运了,花盆晃悠了一下直接向着下面砸了过来,中年女人原本淳朴老实的脸上目光微微一沉,手迅速的一动接过了花盆,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往前走的沈书意,快速的将花盆轻轻放在了地上,脚步不动声色的加快了几分,悄然无声的将和沈书意的距离再次缩短为一米的安全距离。

从老头的平房经过时,老头正蹲在地上给蔬菜松土,沈书意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那一块块涨势极好的蔬菜,脑海里有了一个惊人的假设,或许这就是H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

看什么看!老头抬头恶狠狠的瞪着沈书意,可惜他的表情再凶狠,对上沈书意那优哉游哉的笑容时,依旧让老头气的牙痒痒,他脾气怪癖,以前谁敢和他对着干,偏偏拿沈书意一点办法都没有。

海上。

这里离公海很近,而最近的一处海岛虽然隶属源城,是中国的岛屿,但是经常也有H国的渔民越界过来捕鱼,这种海域纠纷年年不断,源城附属外的其他岛屿都开发的极好,不管是海岛旅游,还是渔业海产品都发展迅速。

可是这一处占地面积不大的兰坪岛却因为紧邻着中国和H国,常常有H国的渔民过来捕鱼登岛,也经常和海战团的海上巡逻艇发生冲突,导致兰坪岛一直都没有开发,直到三年前有个富商决定在投资建立一个和马尔代夫媲美的海上度假胜地,兰坪岛才算有了发展,不过后来听说这个富商在股市亏了不少钱,原本火热的投资建设今年就给搁置下来了,兰坪岛只被开发建设了一半,工期也就停了下来。

“哥,我已经很惨了。”谭亦这会看起来的确有些的惨,邪魅俊美的脸上多了一道被子弹擦伤的血痕,肩膀也因为巨大撞击而受伤了,再加上身上的衣服也是被烟火给熏烧的破破烂烂,整个人看起来绝对是个落难的王子殿下,可是现在的谭意是易容伪装的H国间谍野狼,所以看起来倒像是个带着几分狠戾血腥的孤狼,只是看起来有点惨而已。

“伤不要处理?”谭宸冷着面瘫脸,看起来威严而冷漠,可是听起来冰冷的语调里却有着对谭亦的关心,原本谭亦是不会受伤的。

之前在海上,谭宸也上了钱宏的巡逻艇和十来个士兵一起追捕登上了快艇的谭亦,之所以没有直接抓捕钱宏,是因为谭宸需要将钱宏安排在海上前来救援的H国的敌人一举抓捕。

所以有惊无险之下,谭亦终于逃到了公海之上,而H国的船只也迅速的冲了过来,围堵谭宸他们所在的巡逻艇,激烈的交战,虽然巡逻艇上的士兵也已经通知了赵临海,但是海战团里也是一团糟,支援部队虽然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但是至少需要二十分钟,而这二十分钟是钱宏金蝉脱壳的最好时机。

敌众我寡,毕竟H国在公海这边是等待多时就是为了接应钱宏将芯片带走,所以谭宸的压力骤增,而钱宏也是一马当先,甚至枪杀了几个H国的人,夺取了敌人的一艘船,然后加足马力向着谭亦的快艇冲撞了过去,。

钱宏原准备将谭亦直接杀了灭口,自己趁机跳入海中,而两条船撞击造成的爆炸可以制造出他已经生还逃走的假象,可是千算万算之下,谭宸却直接开枪猎杀了根本没有防备的钱宏。

其他士兵包括H国的敌人都傻眼了,谁也没有想到谭宸这么做的目的,幸好赵临海通过船上的无线电联络了他们,让他们一切听从谭宸的指挥,而对于钱宏的被枪杀,谭宸只冷漠的丢出两个字,“叛徒。”

H国的敌人前来接应的是钱宏和谭亦,如今死了一个任务目标之后,只能全力营救谭亦,可惜最后被谭宸和谭亦一个里应外合,直接剿杀了全部敌人,而谭亦之所以会受伤也是故意而为之,好回去继续取信夜鹰。

“哥,我已经联络了夜鹰,他就在那边的海岛上。”透过望远镜,谭亦远远的看着湛蓝海域中的兰坪岛,虽然谭亦也猜测不出来夜鹰为什么选择这个岛屿,甚至将沈书意也带过去了,但是想要知道情况,谭亦只能继续用野狼的间谍身份进入岛上。

“将芯片带上,注意安全。”谭宸沉着脸走了过来拍了拍谭亦的肩膀,虽然他不喜欢谭亦选择这么危险的一条路,但是这是谭亦的选择,谭宸这个当哥哥的需要做的就是保护他的安全。

“陆纪年一定会杀了我的。”雨过天晴!谭亦邪魅一笑,接过谭宸递过来的芯片,这可是陆纪年的命根子,他要是知道哥将芯片从钱宏那里拿到了,却又被哥当成保命符给了自己。

谭亦再回到兰坪岛的确很危险,间谍原本就多疑,一旦有了怀疑,宁可错杀,也是绝对不会放过,而且这一次钱宏和其他敌人都被谭宸给剿杀了,只有谭亦一个人受伤回来,虽然夜鹰也会认为这是因为野狼身手极好,才逃过这一劫。

但是更多的却还是怀疑和试探,可是谭宸将芯片给了谭亦那就不同了,带回了芯片,夜鹰是绝对不会怀疑谭亦的忠诚度的,这是这样一来却是非常的冒险,兰坪岛很有可能就是夜鹰的一个大本营,这里离H国的海域只有半个小时的行程,一旦夜鹰拿到了芯片回到了H国,那么事情就真的复杂了。

“哥,你放心夜鹰将嫂子也带到了兰坪岛上,很有可能是用嫂子的安全威胁哥你放行,让我们安全的回到H国海域。”谭亦一开始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要将沈书意冒险从源城带过来,但是如今一想却也是明白了,可是夜鹰就肯定钱宏能拿到芯片吗?如果拿不到芯片,沈书意又被带到了兰坪岛上,若是之后被营救走,兰坪岛这个据点就曝光了,所以谭亦感觉这其中还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没有想到的。

听到沈书意的名字,谭宸那原本冰冷的面瘫脸却不由自觉的柔软了几分,可是一想到沈书意此刻的在敌人的大本营里,谭宸不由冷冷的看了一眼笑的心虚的谭亦,要不是看他这会已经是一身伤的狼狈,谭宸绝对会六亲不认的狠狠的揍谭亦一拳头。

幸好自己聪明,在昨天的战斗里故意受伤好博取哥的同情心!谭亦悄然的松了一口气,就是怕谭宸事后震怒,当然了也是为了取信夜鹰,谭亦这才受的伤,但是不管如何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时间慢慢的暗沉下来,海面归为了平静,谭亦独自上了一条破烂的快艇,这真是昨天H国敌人过来支援钱宏的船只,船上还有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是谭亦为了做戏而从谭宸那里要过来的,他们两个人逃出来了,可惜其中一个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在了快艇上,活口只余下谭亦一人。

“野狼呼叫夜鹰,野狼呼叫夜鹰!”黑暗的海面上,谭亦的声音显得很是疲惫,但是那股暴戾血腥的愤怒却通过联络器传递给了另一边的夜鹰。

“这里是夜鹰。”别墅的书房里,郝金丽的声音听过变音器在夜色里响起,低沉冷酷的男中音,挺起啦很是冰冷,没有一点的感情,正是夜鹰展露给在外的气势。

“钱宏已经死亡,不过临死之前他将一个电子芯片塞给了我,其他人也都被谭宸给杀了!”说到这里,谭亦的声音阴狠的震怒着,野狼在所有H国间谍的认知里都是狂妄而嗜血的,他经手的任务每个目标任务都是死无全尸,被完美的分尸之后,将尸块丢给了山林里的野兽啃食,美其名曰不留下一点线索和痕迹。

可是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野狼太过于冷血,性格扭曲才造成这样变态的虐杀心理,可是野狼是高傲的,夜鹰也一直很欣赏野狼的能力,只可惜他的性子就像是孤傲的狼,桀骜不驯,为所欲为,太难管教之下,夜鹰虽然信任野狼,但是并不会将特别重要的任务交给野狼。

而听着野狼那愤怒不甘的声音,夜鹰明白野狼这是第一次失败,可是对夜鹰来说不管野狼是失败了,还是牺牲了,只要他将芯片带回来了这个任务就成功了。

只可惜钱宏这个间谍已经牺牲了,夜鹰知道钱宏能爬到如今的军衔不容易,可惜这一次文教授的任务太重要,即使牺牲了钱宏也是值得的,而野狼的身手极其强悍,是所有间谍里最好的一个,所以钱宏临死将芯片交给野狼,夜鹰也没有什么奇怪,毕竟这么危险的任务里,如果有人可以活下来,那一定是非野狼莫属。

“我将坐标发给你,没有人跟踪的话,立刻过来和我汇合。”果真和谭宸推测的一样,只要有了芯片,谭亦是绝对安全的,夜鹰这一次终于完全信任谭亦了,将兰坪岛的经纬度报给了谭亦,让他过来汇合,他们将要连夜离开兰坪岛回到H国。

而此刻郝金丽正在房间里和谭亦通话,丝毫不知道沈书意却已经悄然无声的避开了别墅外的人,快速的向着之前那个老头的平凡快速的掠了过去。

借着黑暗和大树的遮掩,沈书意一路直行到了平凡这边,屋子里亮着灯,四周并没有藏匿任何人,也对,整个兰坪岛都在H国的控制之下,自然不用再派人过来监视,相反的,如果这个监视反而会让文教授起疑心,到时候更加麻烦。

黑暗里,沈书意蹲在菜地上,从一旁的棍子拨开了下面的土,她白天就发现了,虽然大部分的蔬菜都是涨势极好,但是也有几小块地方的蔬菜蔫蔫的,似乎要枯死了一般,若是其他人只当是有的蔬菜成活率高一些,可是沈书意却留了个心眼。

小心的将枯死的蔬菜下面的泥土给扒开,用手指拈了一点起来,搓了搓,放在鼻子下仔细的闻了闻,虽然没有精密的仪器检测这份土壤,但是对比涨势良好的蔬菜下面的土壤,明显气味有着细微的不同,应该是土壤里有了重金属,导致蔬菜快要枯死了,如果这个时候再打农药和营养素什么的,也许蔬菜也能活,但是这样的蔬菜吃了对人体百分百有害。

更不用说土壤一旦被污染,这些重金属的离子会渗透到土壤里,长此以往之后,从污染土地上种出来的蔬菜和庄稼都含有对人体有毒的重金属,而文教授这一生的研究都是如何解决土壤里重金属的污染,如何修复被污染的土壤。

屋子里还亮着灯,文教授正仔细的看着自己观察记录的数据,虽然没有仪器,没有助手,但是只要有土地,有蔬菜文教授就可以进行实验,而他的很多实验材料都是从垃圾桶里收回来的。

岛上的人之以为这是一个清洁工,脾气不好,过的很清贫,院子里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蔬菜,绝对没有人会想到这竟然是会让中国和H国出动了大量人力物力寻找的文教授。

“你……你是什么人?”惊吓的猛然站起身来,差点将手里的钢笔都给甩了出去,文教授真的被吓到了,任谁大晚上的正在专注的看资料和数据,突然眼前多了一道人影,窗户和门都没有任何声音,人吓人果真吓死人。

“呃,我以为你胆子挺大。”知道闯了祸的沈书意摸了摸鼻子,抱歉的看了一眼被吓到脸色都白的文教授,白天看文教授那么精神十足的追着自己,沈书意也就顽劣的准备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知道将人给吓到了。

文教授立刻七窍生烟的怒了起来,颤抖着一只手指着眼前表情很是无辜的沈书意,然后愤怒的咆哮起来,“我……”

“嘘,保持安静。”一看文教授要怒吼了,沈书意不得不快速上前捂住了文教授的嘴巴,虽然说平房四周没有什么监视的人,估计是夜鹰不想让文教授知道他的身份已经被看穿了,所以才没有安排人过来监视着,但是大晚上的文教授这么中气十足的一声吼叫,说不定就会引来暗中的敌人。

“你到底是谁?”文教授退后了两步,戒备的看着沈书意,板着满是皱纹的老脸,虽然脾气依旧很恶劣,态度极差,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疏离和防备。

文教授之所以能安全的避开中国和H国间谍的追捕,这也是因为三十年前,文教授的研究还没有出成果的时候,他来兰坪岛考察,而当时的兰坪岛根本没有被开发出来,岛上还都是最普通的原著民,有的种田种地,有的打渔贩卖海产品。

文教授和岛上的一个老农民成了莫逆之交,甚至还弄了个假身份在岛上买了这幢平房和四周的土地,尔后文教授有时间的时候都会来兰坪岛上,渐渐的,岛上的年轻人更多的是外出了,只余下老一辈的人还住在岛上,文教授竟然也成了老一辈里的人,年轻人虽然对文教授有印象,但是认识的不多,甚至以为他就是岛上的原著民。

可是后来文教授实验取得了重大成果之后,文教授也就没有时间来兰坪岛了,不过他的房子和土地一直是莫逆之交的老农民给他看管着。

而这样一晃又是三十年了,如今文教授在回国途中被H国的间谍阻拦,文教授一个人逃开了之后,无处可去之下就想到了快三十年没有过来的兰坪岛,虽然岛上的原著民剩下的很少了,但是他们多少还是知道文教授的,只当他是在外过不下去了回岛上养老了。

可是因为岛上如今被开发建设了,虽然工期停了下来,可是很多土地都被征用了,岛上的人就给文教授找了这个环卫工的工作,其实很轻松,毕竟岛上的居民真的不多,工程又停工了,也没有多少垃圾,至少可以保证文教授的生活无忧,而文教授又在房子前面开辟了菜地,大家都没有任何的怀疑,即使外面找文教授已经找翻天了。

郝金丽一开始也不知道文教授在哪里,重心都是放在源城的,毕竟源城旅游的人很多,环境嘈杂,真的想要藏匿还是很容易的,可是谁知道文教授的下落就是找不到。

而陆纪年因为丢失了芯片之后,对整个源城都戒严了,郝金丽也不敢大范围的查找文教授,担心到时候即使自己将人给找出来了,可是功劳却被陆纪年给抢夺了,毕竟源城可是陆纪年的地盘。

郝金丽将重心都放在了芯片上,部署计划着将芯片先带回H国,结果没有想到竟然在兰坪岛上意外的看到了文教授,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为了不让文教授怀疑,郝金丽并没有戳穿文教授的身份。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这里可是H国间谍的大本营,我是他们抓来的人质。”沈书意无奈的看着表情震惊的文教授,她就知道文教授这么镇定的在兰坪岛上住下来,根本不知道自己阴差阳错的进入了H国间谍的大本营,否则他就是个脾气暴躁的老头子,还拿尿水泼自己,怎么可能这么淡定。

“那又怎么样!我就喜欢待这里!”明显感觉自己被沈书意给鄙视了,文教授雪白的眉毛一皱,气呼呼的回了一句,扭过头不看沈书意,他哪里知道兰坪岛竟然是H国间谍的大本营。

“还说我,你不也是被关在这里了,我们没有没有什么两样!”估计是丢了面子了,文教授老脸又转了回来,嘲笑的打击着沈书意,得意洋洋的开口,“我可是在自己过来的,你可是被抓来的,对比一下,你可比我逊色多了。”

“所以我这只狡兔就要死了,你还在这里得意。”沈书意看着完全孩子气十足的文教授,之前听陆纪年还有谭亦都说了文教授非常的龟毛,孤僻,很难相处,翻起脸来六亲不认,所以如果没有芯片,他就谁都不相信,如果H国人拿着芯片,他就到H国去,任性的让人无语,陆纪年他们都推测文教授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当年自己父母的被迫惨死,所以才会对中国有些的怨恨。

可是这会看着老小孩的文教授,沈书意已经可以肯定他绝对是故意这么刁难的,虽然头发眉毛都白了,可是脾气可不小。

“你刚说我是走狗?”文教授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响起中古的一句古话:狡兔死,走狗烹!立刻的,文教授再次怒了起来,瞪着一双眼恶狠狠的盯着沈书意。

“我只是打个比喻,话说我们不用浪费时间在这里抬杠了。”没有察觉到文教授身份的时候,沈书意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带到了兰坪岛,如今沈书意可以肯定,夜鹰肯定是准备带着文教授撤退了,到时候用自己当人质要挟谭宸他们放行,而谭宸他们绝对不知道文教授已经被夜鹰给抓到了。

所以再留在岛上就非常危险了,而且今天早上开始,四周盯梢的人少了很多,沈书意明白他们肯定是在做准备,短时间里肯定要离开兰坪岛的,所以沈书意不能将文教授留在岛上了,即使四面都是海不能逃走,至少要躲避起来,等到谭宸他们到岛上来。

“我为什么要逃?他们可不会伤害我,倒是你,哼哼,说不定将你剁碎了丢海里喂鲨鱼!”文教授看着沈书意沉思的脸,不由得意的挑衅着,啧啧,敢和自己斗!这个小丫头还太嫩了。

“不,你错了,他们不会杀我的,他们还要用我当人质好方便他们离开,否则要杀早就杀了,不会浪费精力冒险将我带到兰坪岛上,可是如果不能将教授你带走,他们一定会干掉你,这就是鱼死网破。”瞄了一眼还得意的文教授,沈书意无比诚恳的阐述目前的危险局面,当然这清越的声音里夹带着笑意,怎么听都有几分的揶揄和调侃。

文教授一愣,不满的看着笑眯眯的沈书意,只感觉心里头一把火燥热的燃烧了起来,可是偏偏拿沈书意又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憋屈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耍着性子,“我哪里都不去,有本事他们就杀了我。”

沈书意眯着眼睛,原本和善带笑的表情这会却显得有些的危险,让被盯着的文教授再次的炸了起来,戒备的瞪着沈书意,“你想要干什么?”

“不用担心教授,我只是在想是说服你和我一起走避免被杀好一点呢,还是直接打晕你将你扛走比较容易。”回给文教授一个无辜至极的笑容,沈书意眯着眼睛笑着,眉眼弯弯,脸颊上带着浅浅的酒窝,可惜却愣是给人几分危险至极的感觉。

文教授被气的脸色铁青着,一想到自己被敲晕了被沈书意扛着,终究还是一咬牙,“我和你走!”这一次文教授决定了一定要回到中国,然后想要让他改善被污染的土壤,可以,让这个丫头给自己当助手,文教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沈书意,开始快速的收拾自己的文件和资料。

“我去装一些食物和水,最迟还有一天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一想到谭宸,沈书意确信只要躲过这一天,谭宸绝对会过来兰坪岛了,所以她需要的只是保护好文教授,在谭宸过来之前不要让文教授被夜鹰给抓走。

背了一些水果和速食的面包、方便面,装了两瓶子矿泉水,沈书意将文教授整理出来的资料也放到了背包了,“走吧,小心一点。”

黑暗里,文教授看着走在前面的沈书意,突然愣住了,自己为什么要相信这个丫头?他可是谁都不相信的,否则就不会一个人留在兰坪岛上,要是心情不高兴了,即使芯片出现了,文教授说不定也不会露面。

而且这个丫头说她是被抓来岛上的,但是之前她还跟着自己对着干,害的自己追了十多分钟,人质有这么自由吗?而且看沈书意动作熟练的避开暗中可能存在的人,尤其是刚刚沈书意让文教授停下来,两人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文教授正诧异的看着黑暗了,不要说人了,连阿猫阿狗都没有看见。

可是一分钟之后,一个男人快速的在黑暗里走过,文教授这才惊诧的明白沈书意绝对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怎么可能这么敏锐,既然如此,她怎么会被抓到了岛上?明明就是漏洞百出,为什么自己就跟着她一起出来了?

“等一下,我去弄点武器。”黑暗里,沈书意将背包轻轻的放在了地上,低声的叮嘱了文教授一声,身影快速的向着路边走了过去,迅速的攀爬上了一旁的一棵大树,虽然身上带着谭亦给的银针,但是面对H国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敌人,没有枪太吃亏了。

当又一个在暗中巡视的人经过时,沈书意屏住了呼吸,忽然从树上跳了下来,敌人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脖子却已经被勒住了,沈书意用力的一个扭动,咔嚓一声,颈骨断裂,男人无声无息的被杀了,沈书意迅速的将尸体拖到了角落了,搜出了他身上的两把手枪和一把军刺之后,快速的将人扛到了肩膀上。

在文教授错愕的目光里,扛着一百三四十斤的男人尸体,沈书意却动作灵活的爬到了树上,将尸体固定在了树枝之间,这样至少可以减少被发现的可能。

“我决定了,以后就让你当我的保镖!”文教授再次跟在沈书意背后向着岛上还没有开发的林子和废旧的建筑工地走了过去。

“保镖?”沈书意诧异的回头看着身后得意的文教授,虽然在龙组她的确从事的就是保镖的工作,更多的时候都是在暗处,可是沈书意可不准备再从操就业,她目前的兴趣还是赚钱,最好比天依服饰的年利润更高,否则自己多少一点不甘心那,尤其是沈素卿那得意洋洋的模样。

“怎么?你敢不答应?你要是不答应,我立刻就不走了。”文教授一本正经的耍着无奈,他虽然性格孤僻,龟毛,但是真的和谁看对眼了,那就立刻本性展露无遗,百分百的老无赖。

反正他有本事,他不怕沈书意不答应,到时候也由不得她不答应,一想到沈书意不得不屈服跟在自己后面当保镖当助手,文教授突然感觉回到中国也不错,他一辈子都醉心研究和实验,没有结婚,没有朋友,没有孩子,而如今研究出了成果,反而感觉心里头突然空了一般,而沈书意刚好合了文教授的胃口。

“等我们能活着离开再说吧。”沈书意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对于文教授她是没有办法了,但是不是还有谭宸吗?沈书意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亮晶晶的一双眼,“我是无所谓了,不过还是要一个人同意才行。”

“谁?你的领导?他敢不同意,我就不做实验不做研究,不带学生!”文教授理直气壮的哼哼两声,他可是一点都不怕!这些人花费这么多力气找自己回国,不就是为了改善日渐严重被污染的土壤环境,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自己,还敢让自己来给他们效力?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嗯,他叫谭宸,如果他同意了,我绝对没有二话。”沈书意笑着点了点头,一想到文教授这个老小孩被谭宸那一张面瘫脸给噎的说不出话来,沈书意就感觉这画面绝对喜感。

跟在沈书意后面,文教授总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沈书意给戏耍了,可是仔细回想了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文教授决定了不管如何回到中国之后,他一定要让这个丫头给自己当保镖当助理当佣人!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