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爆炸开始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3    作者:吕颜

一辆军用大卡车行驶在路上,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车子在马路上震动着,方向盘有点失控的打滑,幸好司机反应速度很快,踩了刹车将车子停了下来,估计是军用卡车的前轮不知道因为什么爆胎了,“小马,我下去看看,天气太热,估计是爆胎了。”

打开车门,开车的司机师傅跳了下来,蹲在路边检查着车轮,而马路两旁的树林里,几个身影正埋伏着,其中一人手持着麻醉枪,手指扣动扳机,麻醉弹从枪筒里射了出去。

麻醉弹正中检查车轮胎是不是爆胎的司机后背上,药性很强,被射中之后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呼救声,整个人就倒在地上昏厥了过去。

而路边快速的窜出了一条身影,穿着和昏厥的司机同样的绿色军装,将军帽拉低了盖住了额头之后,迅速的移到了副驾驶位置这边敲了敲车门。

“怎么了?要换胎吗?”副驾驶位置的小马不疑有他,快速的打开车门下车,可是刚下来,却已经被潜伏在一旁的敌人快速的愣住了脖子,敌人手中抓着一个针筒,迅速的扎向了小马的脖子,等了三两秒钟,确定小马身体疲软的昏厥过去之后,将人丢在了地上,对着不远处的林子里打了个手势。

数十条身影快速的从林子里跃了过来,都是装着整齐的军装,肤色黝黑,看起来和海战团的士兵没有什么区别,连细节处都是完美无缺。

看着地上两个被麻醉剂麻醉的两人,一旁的一个敌人快速的拿出了匕首,银色的匕首在日光之下反射着锐利的光芒,刀锋极薄,阴狠着目光直接向着其中一人的脖子处扎了过去,可是半途却被一只略显得苍白瘦削的修长大手给拦截了下来。

“头?”被谭亦给拦了下来,男人收回匕首,不解的看着一旁的阻止自己灭口的谭亦,这两个人不灭口,如果被其他人发现,或者中途自己醒过来,那么他们今天的行动就功亏一篑了。

“将人绑了丢到车子里,必要的时候当人质。”谭亦冷冷的目光冷酷的看了一眼敢质疑自己的下属,勾着嘴角危险的笑了起来,气息危险,“还是说你认为在任务里你可以不听从指挥擅自行动?”

“不敢!”男人被谭亦这种邪恶的眼神看的浑身一抖,快速的开口回答了一句,他们之前并不属于野狼负责,但是野狼的名头他们都是知道的,随性狷狂,为所欲为,听说每一次任务里,死在野狼手下的人都很惨,连个全尸都没有,野狼嗜血,一手漂亮的飞刀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分尸,审问出需要的情报之后,野狼都会将分割的尸体丢到山林里喂野兽,美其名曰回归大自然。

听到谭亦的话,一旁两个人快速的将另个昏厥的司机给绑了个结实,用胶带封住了嘴巴丢到了卡车里,将卡车里装的两床被子拿了出来,将两个人的身影塞了进去,严严实实的绝对不会被轻易发现。其他人也都上了车子,汽车再次向着海战团的方向开了过去。

在快要到达海战团时,原本在卡车里的十多个人快速的下了车钻到了车底下,每个人手中都有一种特殊的磁性手套,这种手套内部是一种金属制成的,可以产生巨大的磁性,将人完全吸附在车底下,顺利的潜伏进海战团。

海战团门口的哨兵看到军用卡车过来了快速的抬手示意卡车停下来检查,而门口负责车辆登记的士兵也过来了敬礼,“你好,请出示证件。”

“这是我们的证件。”谭亦打开了驾驶位的车窗,将相关的出入军区的证明文件都递了过去,另一个哨兵上了车开始仔细检查了一下,之前两个被麻药昏厥的司机都被塞到了其中的纸箱里,所以哨兵查了一下也没有检查出什么可疑处来,也跳下了车。

而出入证明也都没有问题,无惊无险的放行,谭亦笑着将车开进了军区向着仓库的方向慢慢的开了过去,这个时间段正是军区训练的时间里,所以军区里除了巡视的士兵之外,人并不是很多,等卡车慢慢停下来之后,原本藏匿在车下的敌人快速的钻了出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除了面孔是生面孔之外,和其他士兵没有什么不同。

“咦,这一次不是说是小马过来的吗?”后勤处仓库负责的士兵诧异的看了一眼生面孔的谭亦和另一个男人,不过打量了一下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只是有点诧异而已怎么临时换人了。

“小马他姐姐今天下楼跌了一下,紧急送医院去了,难产,母子都有危险,小马今天一大早就请假去医院了,所以我们才能接替的。”面不改色的回答,谭亦笑了笑,神情镇定,眼神平和,出发之前他们已经做了精细的调查。

“呦,怎么就摔了?我之前还听小马说要给他未出世的小侄子取个好名字呢。”谭亦这么一说立刻就取信了问话的士兵,毕竟他也是听小马得瑟的说过自己的小侄子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出生了。

这边仓库的人正在核对这一次送过来的军需品的数量,谭亦和另一个司机也在一旁帮忙着,而仓库这边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穿着笔挺的军装,肤色带着常年吹海风的黝黑和粗糙。

“钱营长?你怎么亲自过来了?”负责仓库的士兵快速的行了个军礼,毕竟各个营缺少什么,一般都是将清单报上来,然后他们仓库亲自给送过去。

而如果是急需要的东西,也会让士兵过来取,毕竟每年都有新兵蛋子来军区,绝对不需要正营级的钱宏亲自过来仓库拿东西。

“这几天的任务紧,那群小兔崽子都给训的脱了层皮,一个个和老子耍心眼了,他妈的,老子竟然还中招了,止血消炎的药膏都到了吧,这一次老子非得狠狠的将他们训一顿。”钱宏朗声笑着开口,看了看四周,和一旁的谭亦目光快速的撞到了一起之后,不动声色的再次转开。

海战队的训练和陆战队一样,也会经常受伤,训练狠了,药品肯定是不够用的,所以钱宏这才亲自过来拿后勤仓库这边领些药品回去,有些是止血消炎的药,在外训练根本不可能带军医随性,所有受伤了都是自己做简单的处理,毕竟伤口被海水一泡很容易发炎。

“刚刚送来了,我过去拿。”海战团的人都知道钱宏这个营长不容易,他以前可是陆战队的,如今能升为营长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钱营长,麻烦你签个字。”

就在仓库的士兵拿药的时候,谭亦快速的将一袋子白色晶体递给了钱宏,而钱宏也快速的接过放到了军装裤的口袋里,拿过递过来的笔,迅速的在下面签了自己的名字,将药膏也顺手接了过来,“那行,你们忙,我先回去了。”

这边顺利的完成了交接的事宜,谭亦准备开车离开,可是发动了几下,发动机轰鸣了几声之后彻底熄火了,谭亦挫败的从车窗探出头来,“果真是小马的爱车,熄火罢工了。”

“我来试试看。”仓库的士兵笑着开口,等谭亦下来之后,自己坐了上去,发动了几下,果真彻底熄火了,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坏了,“估计要修一下了,我去找人过来。”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行,哪个司机不会修车,只是耽误出去的时间了,还要麻烦你帮我去报告一下。”谭亦连忙笑着摆摆手,将袖子给卷了起来准备自己来修车。

“那行,我去报告一下,没事的,你慢慢修,中午我去食堂替你们将中饭给打回来。”半点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仓库士兵笑着开口,不打扰谭亦修车子,自己回了仓库区打电话,军区的管理都非常严格,出入的人员管理就更加严格了,谭亦车子坏了,耽误了出去的时间,所以势必要上报一下。

钱宏在半路上看到一个自己手下的士兵,将药膏给他带回去之后,自己手里拿着一罐烫伤的药膏向着炊事营这边走了过去,还没有到午饭时间,所以这会炊事营正在洗菜切菜,菜刀在砧板上哆的咚咚响。

“钱营长来找海大厨吗?他正在后面呢。”有熟悉的士兵热情的开口,钱宏虽然是从陆战队转到海战队的,但是人很努力上进,如今已经是营长级别了,而且没有一点架子,和下面的士兵的打的火热,不管是门口的哨兵,还是后勤的士兵,连炊事班这个其他士兵都有些瞧不起的士兵,钱宏都混的很熟。

在部队里,一般只有身手太弱,表现太差的士兵才会被调到炊事班,都是每个排里最差的士兵,所以基本上其他士兵都有些的瞧不起炊事班的人,但是钱宏一贯来是一视同仁,所以和炊事班的人处的非常融洽。

大家都在各忙各的的,也没有人会防备着钱宏,钱宏向着里面走了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裤子口袋里的白色结晶给拿了出来,仔细一看和灶台上的食盐没有什么不同。

眼快手快,借着自己身体的遮挡,钱宏迅速的将透明塑料袋里的白色晶体倒进了食盐里,将空袋子给揣回了裤子口袋,径自的向着海大厨走了过去,笑着开口,“诺,托人在外面给你带的烫伤药,效果特好。”

“谢谢钱营长了。”海大厨正在弄鱼丸,听到钱宏的声音,快速的将脏污的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感激的接过钱宏给自己带的烫伤药。

在厨房里忙活,被烫伤是常有的事,后勤处这边也有烫伤药,但是毕竟会烫伤的基本都是炊事班的人,部队里人都瞧不起他们,自然不可能给准备上好的烫伤药,所以偶尔这么一提之后,钱宏就答应从外面给弄点上好的烫伤药过来,如果用起来很好,之后再给海大厨他们弄点。

“都是自家兄弟,谢什么,那行,你们忙我也要回去看着那群兔崽子。”钱宏不在意摆摆手,这个时间段炊事班的确很忙,海大厨也点了点头,暗自决定等有空的时候一定好好的弄点好东西给钱宏吃吃看,在海边吃海鲜还是很容易的,味道好不好,那就得看厨子的烹饪水平了。

虽然之前何群已经对着谭宸坦白了,何群是担心即使到了海战团,说不定魏家也会派人过来暗杀魏子,毕竟这边临着大海,真的弄死一个人太容易了,直接丢到海里连个尸体都找不到。

又担心即使在海战团平安无事,但是回到N市军区之后,魏家还是会有人对付魏子,所以纠结犹豫之后还是告诉了谭宸,想要让谭宸帮忙处理这事,毕竟不管少爷连的人如何胡闹,他们毕竟也是谭宸手底下的兵,谭宸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不过从谭宸和魏子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只是假消息,何群一直紧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也只有何家父子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还将何群的母亲给关了起来,魏子已经打了电话回去通知魏家人将何群的母亲从何家给弄出来,护住她的安全。

“连长,你说他们到底什么时候会行动?”王少华心里头跟猫爪似的,在火车上的时候他一开始不知道有人要利用自己的行李来运东西,只当时被人故意给找茬了,知道之后,王少华和魏子可是将行李仔仔细细给查了一遍,屁都没有找到。

再加上何群给的这个假消息,王少华就用他的小弟弟来保证他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大阴谋,可是谭宸根本是半个字不透露,纠结的王少华恨不能找谭宸干一架,这种知道一点点,却又不知道具体的秘密,太纠结了。

“海战团这边管理的很森严,想要做什么也不太容易,不过一旦做了,肯定声势浩大。”魏子其实也好奇的厉害,他们都年轻,没有经过真正的历练,心智还是很幼稚的,可是魏子也明白他们这些少爷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谭宸不可能将这名重要的事情和他们说的。

谭宸并没有开口回答王少华和魏子的话,而是打开了眼前的笔记本电脑,王少华这些少爷们的行李都被封存了,但是谭宸毕竟是他们的带队连长,而且在战术战略上有着卓越不凡的见识,所以赵临海恨不能将谭宸所会的东西都给挖空,连夜让人给谭宸弄了笔记本过来,上面有不少海战团的训练计划以及一些小型演习战役的战略计划,希望谭宸有时间给看看帮忙提点一下。

可是此刻谭宸并没有看这些训练计划,强劲有力的手指快速的敲击在键盘上,原本的电脑屏幕一闪之后,呈现黑色的状态,而谭宸正在输入一些程序代码,准备绕过海战团的防卫系统,准备调取监控录像。

敌暗我明之下,谭宸明白要掌控主动权只能比敌人更先一步行动,而海战团的所有士兵都有详细的资料,谭宸将所有的士兵的照片都调了出来,编程制作了一个面部识别系统,将这些士兵的脸部面貌参数都输入到了程序里,再和监控视频里出现的人物进行比对。

如果两者有重合的直接会被系统忽略掉,系统只会将监控画面里出现过的陌生脸孔识别出来,而这些人必定是外来人员,谭宸知道海战团里虽然有内奸,但是人数绝对不会超过两个,想要将间谍混迹到部队里不容易,所以如果H国有什么行动的话,势必会外来人员,而谭宸编译的程序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黑客?王少华和魏子错愕的对望一眼,没有想到谭宸这个看起来铁血无情的军人竟然还是个高端技术人才,部队里也有不少的技术型人才,现在的战役不再是过去那种小米加步枪的血拼,打完炮弹之后打子弹,子弹都打完了,直接拼刺刀上战场。

现在各种洲际巡航弹可以大范围的精准打击军事目标,更不用说如今已经研究出了粒子武器和声波武器,更是杀伤力极强,所以王少华他们虽然对谭宸的身手很佩服,但是多少还是有点不以为然,毕竟谭宸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他能和导弹相提并论吗?

如今决定战役胜利的关键不再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更重要的因素是军事武器,高科技的强大军事武器才是战争胜利的关键,所以部队里很多尖端技术型人才比起单兵作战能力强悍的军人吃香多了。

毕竟身手强悍的军人可以通过训练取得,在一千个人里,在一万个人里,终究能找到的,可是优秀的技术型人才说不定十万人里才能找到一个,百分百的香饽饽,王少华和魏子知道谭宸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军人,虽然并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调到了N市军区,但是不管如何他们一直认为谭宸只是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的优秀军人,根本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还有如此精湛的黑客本事,愈发的佩服眼前这个冷着面瘫脸,寡言少语的强大男人。

滴滴的警报声响起,谭宸冷沉着峻脸,快速的将几段监控视频调了出来,“咦,这是军区用品运送的车辆?”王少华很熟悉这种军用卡车,他和魏子这群少爷们曾经就爬过军区的空卡车偷偷的溜到了N市市区潇洒去了。

视频里显示的画面是大门口,在经过检查之后,军用大卡车就开进了军区,画面转换到了后勤处仓库这边,这会谭亦正和负责仓库的军人正在点数军需用品的数量。

谭亦?谭宸诧异着,深邃的凤眸微微的沉了一下,虽然外在的五官和面容都改变了,身形也有一些细微的变化,但是毕竟是熟悉的兄弟,谭宸一眼就认出了伪装的谭亦。

小意的失踪?难怪陆纪年和莫念那里一直都查不到任何的消息,谭亦什么时候成了H国的间谍?谭宸快速的在脑海里思索着,大手停止了敲击键盘,转而拨通了谭骥炎的电话。

“你和沈家姑娘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对于这段时间谭宸这个混小子频频打电话回来,谭骥炎这个父亲已经习惯了,文教授这件事虽然不算大事,但是却关系到了民计民生,而且是从北京城这边出了问题,谭骥炎这几天正在排查。

“谭亦在源城。”谭宸冷声的开口,语调不悦,他之前去了国安部训练了十年,回到北京城之后,后来去着手组建【绝杀】这一支中国军区真正的尖刀利刃,太过于忙碌了之下,谭宸和谭亦之间的交流也就少了。

谭宸一直以为谭亦更喜欢的是从政,和谭骥炎这个父亲一样热衷政界,政界比起军界更加的危险,说是如履薄冰也是半点不夸张的,在军区,只要有显赫的功勋,有能力,一般军人都可以再军界立足,只要不犯大错误基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政界就不同了,风云变幻,政界的关系更是千丝万缕的复杂,盘根错节的交缠在一起,稍有不慎,即使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子出事了,很有可能串联出一些列的问题,最后撼动整棵大树。

所以很早之前谭宸就决定自己一定会在军界立足,站稳脚跟,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给从政的谭亦保驾护航,也可以庇护关煦桡这些弟弟们,让他们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后顾之忧,虽然是和平年代,但是军方的势力依旧是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

可是谭宸如今都建立了【绝杀】,但是谭亦却没有真正的进入政界,谭宸也不在意,谭亦是他的弟弟,他想要做什么他这个当哥的一定会鼎力支持,给他提供一切便利。

谭亦想什么都不做,谭宸也不会说什么,只要谭亦这个弟弟高兴就好,可是谭宸是真的没有想到谭亦竟然当了H国的间谍,从事这样高危险的任务,稍有不慎,必定会万劫不复。

“谭亦那个臭小子!”谭骥炎就知道瞒不住谭宸,冷冷的开口斥了一句,从政想要一步一步爬上来的确不容易,即使谭亦可以继承谭骥炎的势力,但是谭骥炎不能保证对自己效忠的部下日后一定会效忠谭亦,他们必须看到谭亦的能力,确定自己跟着谭亦不会站错队。

谭亦选择了最危险却也是最快的一条路,最开始的时候谭亦是瞒着谭骥炎和童瞳的,怕他们担心,毕竟从事间谍活动太危险,很多时候敌国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证据,他们认为你很可疑,那么宁可错杀,不可放过,都是冷血无情的灭口。

可是想要瞒住谭骥炎太难,最后还是谭骥炎帮忙打着圆谎,这才和谭亦瞒过了童瞳,不过为此,谭骥炎还是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谭亦,比起其他世家那些纸知道吃喝玩乐,胡作非为的少爷们,谭宸和谭亦选择的都是最为危险的一条路。

“你知道却没有阻止?”谭宸冷着面瘫脸,他自己可以涉险,却无法看着自己在意的家人从事如此危险的任务,更何况当年他离开家去国安部训练就是为了日后可以一步一步的强大,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却没有想到在自己离家之后,谭亦竟然走上这么危险至极的道路。

“你小子当年要离开去国安部训练我拦你了吗?谭亦那臭小子和你根本就是一个样。”被指责了,谭骥炎冷声的开口回了一句。

小时候这两个小鬼就执拗的厉害,长大之后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是糖果这丫头好,整天都待在家,什么危险的事情都不会去做。

谭亦在某种程度上比谭宸更难搞定,谭宸的一切都是直来直往的,可是谭亦的花花心思就多了,心机城府都厉害,和谭骥炎这个父亲经常斗智斗勇,谭亦早慧聪睿,他既然决定走这一条路谭骥炎也是拦不住的。

“那是我弟弟!”谭宸蹙着眉头,冷冷的开口,谭亦如今既然能复杂H国的任务,必定已经取得了H国的信任,职位不低,但是谭宸明白这需要经历多少的危险和艰难才能走到这一步。

“也是我儿子,不会出事,即使身份暴露了,我会联系H国的人直接交易,不会让谭亦出事的,倒是你,子弹无眼,你要是受伤了让小瞳难受了,我直接将你调到北极的军事研究所和北极熊作伴。”

“不要告诉瞳。”谭宸也知道谭亦一旦下定了决心做什么事,谭骥炎也是拦不住的,可是终究还是会担心,不过谭亦的身手不错,容叔一定知道这件事,所以即使真的暴露了,谭亦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至多用国安部这些年抓到的H国间谍交换。

挂了谭宸的电话,谭骥炎看向眼前一身唐装,邪魅依旧的何鸣,当年北京城最神秘何家的家主,那个曾经被称为疯子的何鸣在叶瑾之这个小舅舅回来之后,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

从过去那个狂狷的何家家主转为了二十四孝的好外甥,而在叶瑾之回来的第三年,他终究还是态度软化了,默认了何鸣的感情和他的陪伴。

或许叶瑾之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但是至少他们是家人,相依为命的家人,叶瑾之在北京城开了一家书店,卖一些古物,一般都是古书、孤本居多,也有搜罗到的一些乐谱字画什么的,何鸣发动了何家所有的力量搜找这些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就连谭骥炎和童瞳的四合院都被何鸣给洗劫了一遍,所有能带走的东西都给他给弄走了,最后还是叶瑾之看不下去了,也舍不得责备如同孩子一般讨自己欢喜的何鸣,虽然将东西都还了回来,但是也默认何鸣经常陪着自己过来柳叶胡同这边来玩,顺道好好欣赏这些古物。

“莫五爷这个人很奇怪,我没有深查,不过这绝对是个人物。”何鸣悠哉的靠在椅子上,看了一眼谭骥炎,当年叶瑾之在R国的小岛上被囚困了多年,最后还是童瞳阴差阳错的到了岛上,最后将岛给炸毁了,将叶瑾之给安全救了出来。

叶瑾之这些年一直很感激童瞳当年的恩情,再加上叶瑾之也知道何鸣的感情,他这辈子是不可能结婚的,也不可能有孩子了,所以当年谭家的谭亦和糖果,还有后来关煦桡他们这些小孩子,叶瑾之喜欢的厉害,对这些小辈就更加关心了。

谭宸这一次在源城这边的确很是凶险,谭骥炎也在北京城排查国安部里将消息卖给H国的叛徒,何鸣无意中说了起来,叶瑾之就上心了,让何鸣去查,毕竟事情是从N市发生的,所以何鸣一查之后竟然查到了神秘莫测的莫五爷。

不过因为谭宸和莫念这一次是一起去的源城,何鸣也没有深查莫五爷,直接过来和谭骥炎说一声,至于到底要不要继续查就让谭骥炎来做决定。

“无妨,让谭宸自己去处理。”谭骥炎翻看着眼前的文件,何鸣的确没有查到多少,但是莫五爷在N市的地位的确是非同一般,各方面对他都很是避讳。

沉着峻脸,谭骥炎大致的翻了一下,N市的水果真深,深藏不露的势力太多,好多百年之上的大家族也都隐匿其中。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录了音回去让瑾之自己听,否则他还说是我不帮忙,出了事和我也是无关的。”站起身来,何鸣邪肆一笑,晃动了一下手机转身离开,他才不要因为谭宸这些小辈和瑾之闹冷战,更不想叶瑾之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些小辈身上。

办公室里,谭骥炎将何鸣带过来的关于莫五爷的简单资料放到了一旁,打开抽屉,又抽出了一份加密的档案袋,谭骥炎将里面的文件拿了出来。

他没有深入的调查过沈书意,虽然谭家的背景非同一般,但是既然是谭宸看上的人,谭骥炎相信谭宸那种野兽般的直觉,他绝对不会看上一个可能是其他国家的间谍,或者是其他派系安插到谭宸身边别有用心的人。

但是谭骥炎还是从容温那里调了一个小组的人过去,主要是防止有了突发事故,救援不及,毕竟关家的人一直在暗中虎视眈眈的,虽然谭骥炎不认为关家的人真的敢对关煦桡和谭宸动手,但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谭骥炎还是派了人过去了,连同沈书意都给保护起来。

这些人是国安部已经退役的优秀特工,虽然他们的退休金已经可以保证一辈子衣食无忧,但是很多人有些不习惯突然成了一个普通人,慢节奏的生活让他们失去了重心,所以谭骥炎就将这些退役的人安插到各个地方,有的成了普通培训机构的教练,有些去了私人的保全公司,也有人成了一些人的保镖,按照给人的需要将这些人都给安排到了合适的地方。

他们并没有打扰到谭宸和沈书意,只是潜伏在暗中,密切注意着N市的局面,如果真的出现危险了,这才会现身,而也是这些人发现有人远远的保护着沈书意,一查之下发现是莫五爷安排过来的这个人。

最让谭骥炎震惊的是这个保护沈书意的男人已经在佣兵界消失了快二十年,是当年佣兵界的一个传奇式人物,最擅长的就是跟踪和侦查,曾经有人说这个佣兵之王已经隐退了,也有人说佣兵之王死在了非洲大陆上。

众说纷纭,但是足足有二十年的时间里,佣兵之王没有再出现在世人面前,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在N市,而且还是暗中保护沈书意,时间竟然已经有十多年了,甚至可能当年隐退之后,佣兵之王就可是在暗中保护沈书意,这让谭骥炎不得不怀疑沈书意身份的特殊性。

佣兵之王在国安部也有一份机密资料,传说他当年曾经是一名顶级的侦察兵,是从台湾过来的,这样一个顶尖的人物却保护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十几二十年,绝对不是为了钱,谭骥炎将机密文件再次收了起来,这些事就让谭宸自己去担心吧。

海战团早就将谭宸的事给传了好几遍了,海战一团三连可是整个海战团的顶尖部分,三连的人对谭宸都是敬畏的不得了,尤其是每个人都得到了谭宸的指点,更让其他人羡慕的厉害,也暗自懊恼为什么谭宸这么优秀的军官却是王少华这群少爷们的连长,如果留在他们海战团该有多好。

士兵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发奋的训练,中午时分,食堂这边已经热闹起来了,也有些士兵还在训练,所以并没有过来吃中饭,可是饭后半个小时,一开始只是一个人肚子有点痛,还以为是训练的太狠了,这会暴饮暴食了一大顿胃承受不了了。

可是之后陆陆续续的有人肚子痛了起来,恶心想吐,状况严重的人已经开始出现晕眩和昏厥了,赵临海立刻派人封锁了炊事班,军医正在全力检查抢救。

可是就在慌乱的一刻,外面突然传来砰的一声爆炸声,火光冲天,后勤处仓库这边浓烟四起,警报声尖锐刺耳的响了起来,赵临海脸色陡然之间一变。“三连,你负责厨房这边,其他人跟我过来。”

“是!”三连连长大声的回答,接下了命令,三连今天因为训练任务紧,所以吃饭来的比较迟,刚刚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因为食物中毒而倒下了,所以三连的人都还没有吃饭。

“通知谭连长,让他带少爷连的人立刻过来!”赵临海快速的向着外面跑了过去,后勤处这边已经是浓烟滚滚了,之前谭宸一直没有说,但是赵临海也知道有点不对劲,一个小时之前谭宸让赵临海在军区的几个地方安排人手,也没有说什么事。

赵临海虽然诧异,不过还是按照谭宸的话安排了海战团一些精锐士兵过去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闹的这么大,食物中毒,刚刚军医说了初步判断是亚硝酸盐中毒,并不严重,看来这些人只是为了在军区制造混乱,肯定和谭宸封存的行李有关。

“哇,连长,你可别想要将我们丢下!”爆炸声一响起,王少华和魏子就兴奋起来了,果真来了,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王少华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个大事,说不定他还可以立功,回家给老头子炫耀一下。

“你跟过去挡子弹吗?”冷冷的开口,谭宸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过度兴奋的王少华,虽然他可以肯定谭亦既然在,应该会减少伤亡,可是还有十多个生面孔混进军区了,王少华他们这些大少爷们如果出去了,直接就被H国的这些恐怖分子给宰了。

“我……”王少华笑容凝固在脸上,谭宸的眼神太过于犀利,让王少华突然明白这不是过去自己在圈子里的打架闹事,这是真正的危险,会死人的危险。

就在这时,谭宸面色一沉,身影快速的一动,角落里一个偷袭的恐怖分子还没有来得及开枪,谭宸却已经反手夺过了他手里的手枪,枪口对着恐怖分子的腿上开了两枪,阴狠眼神的恐怖分子痛苦的喊了一声,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左右两个膝盖上是两个血粼粼的伤口。

“将人看押起来,去食堂那边帮忙,注意安全!”头也不回的开口,谭宸将夺过来的手枪丢给了王少华,冷峻的身影已经迅速的远去。

“少华,我们去食堂,现在过去只是添乱而已。”魏子安慰的拍了拍王少华的肩膀,他知道少华在不甘心,可是这些人都是恐怖分子,他们是真的潜入军区杀人的极端危险恐怖分子,刚刚如果不是谭连长躲避的快,那么这个恐怖分子枪口的子弹就会对着谭宸射过来。

军区好几个地方都发生了爆炸,不过因为事先安排了军区精锐的士兵在这边,爆发和火灾发生之后,这些恐怖分子原本想要趁着混乱杀人,可是却已经快速的被控制住了,负隅顽抗的恐怖分子,军区这边执行着谭宸的军令格杀勿论。

而封存行李的这边也发生了爆炸,一道身影快速的潜入进了弥漫着烟尘的房间里,用手里的检测仪快速的找到了芯片,钱宏将芯片小心的收好,他知道自己的卧底生涯已经结束了,今天去了厨房,又去了后勤处的仓库,所以只要一查就等于暴露了,所以钱宏最后的任务就是将芯片带到公海上,避开海战团的追捕。

“东北角的快艇我已经准备好了。”将芯片收好之后,钱宏快速的对着联络器另一头的野狼开口,这是他声东击西的战略,让谭亦逃走引开所有人的注意力,所有人都会追捕谭亦,而钱宏也会加入追捕的队伍里。

而等到了公海之上,钱宏如果能救下谭亦就救下,如果不行,钱宏就准备金蝉脱壳,这样说不定还能弄上一个因公牺牲的军功,而钱宏就可以完美的将芯片带出去,而郝金丽甚至都没有和谭亦说今天潜入军区制造混乱是为了什么。

所以这些制造混乱的恐怖分子即使被抓了,郝金丽也不担心会被审问出什么来,芯片到手之后,H国就可以全力寻找文教授的下落,芯片在手胜算就大了一倍都不止,即使找不到文教授,芯片里记录的原始实验资料和数据给破译之后,也将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收到。”谭亦快速的在混乱中穿梭者,向着东北角的海边飞快的跑了过去,而其他人,谭亦明白都是被牺牲的棋子,这一次的任务等于是自杀式的袭击。

而谭亦明白自己如果能活着离开,那么夜鹰或许会真正的信任自己,如果自己死在了这一次的任务里,只能算自己倒霉,当然了,比起那些恐怖分子,谭亦明白自己也算是待遇好一点了,至少可以有逃跑的机会,这也是间谍活动危险的地方,随时随地都可能因为任务而死亡。

可是为什么跑到现在没有看到一个自己带过来的恐怖分子呢?谭亦疑惑的看了一眼三点钟的方向,浓烟已经被人给扑灭了,但是按理说这里有自己派过来的恐怖分子,即使他们不一定能活着离开,但是至少会有打斗发生的。

毕竟这一次的任务是死亡式奇袭,死亡是肯定的,跟着谭亦过来的这些人都是一些真正的军国主义者,当然对H国来说他们是英雄,但是对中国人而言这些人就是极端恐怖分子。

哥一定是发现了自己的行踪?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谭亦不由的加快了脚步,一定被哥给发现了,难怪今天虽然制造出了混乱,爆炸和火灾,可是却没有枪击声,谭亦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些恐怖分子只怕放火之后就被谭宸派人给干掉了,所以虽然看起来混乱,但是没有打斗没有枪击声。

因为钱宏这个内奸在暗中的帮忙,谭亦过来时,这边只有两个士兵,谭亦直接将人给敲晕了拖到了角落里,自己快速的上了一艘快艇,将码力加到了最大,快艇带出一串的浪花,直接向着更为宽广的海域冲了过去。

而钱宏带领着十多个人也赶了过来,“立刻锁定目标,出海追击!”钱宏下达着命令,登上了一艘小型巡逻艇,十多个士兵也快速的上了船,可是就在这时谭宸也赶了过来,钱宏目光沉了沉,却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追了过来。

“营长,要开火吗?”一个士兵请示着,虽然这是小型的巡逻艇,但是也配备了重型机关枪,只要距离合适就可以连续扫击,不过快艇不但速度快,也灵活,射击不一定就能击中敌人。

谭宸沉默的抿着薄唇,而一旁的钱宏快速的开口,“不用,我们将人活捉。”钱宏担心真的开枪射击了,如果野狼被射杀了,那么钱宏就没有机会到达公海,那么芯片就带不出去了。

谭宸深沉的黑眸冷冷的看着钱宏,让钱宏只感觉心里头一惊,可是随即又安下心来,虽然事后能查出自己是内奸,但是短时间里,军营这么混乱,绝对不可能查到自己身上,只是谭宸看起来面色太冷,神情太过于冷厉,所以钱宏才感觉谭宸看自己的目光过于震慑,犀利的似乎能看透自己的伪装一般。

海风吹拂着,浪花不断的翻滚,谭亦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眉头直皱,谭亦已经可以想象自己悲惨的境地了,虽然这一次自己是绝对不会被牺牲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哥一定会狠狠的揍自己一顿。

——分隔线——

“这是什么地方?”沈书意被从废旧的仓库带出来之后,车马劳顿的辗转了一整个白天之后,就到达了这个小岛,源城应该还在戒严,沈书意明白自己还在源城,应该是源城的某个岛屿上。

下了船之后,沈书意发现这里还没有完全的被开发出来,是某个还在建设的岛屿,有着浓郁的异国风情,是仿照马尔代夫这个度假天堂建造的,四周都是高耸的椰子树,碧绿的草场,西式的建筑,不知道H国的间谍将自己带来这里做什么。

“抱歉,小姐,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负责你的一日三餐。”说话的是中年女人,穿着很是朴素,像是岛屿上的土著民,说话还带着一种口音,不过语速很慢,沈书意倒是可以听懂。

“我知道了,谢谢。”沈书意笑着开口,比起之前被关押在废旧仓库里,在这里沈书意倒是有完全的自由了,估计是因为这个岛屿还没有被开发出来,都在H国间谍的控制之下,所以不担心沈书意真的能逃走,更何况她身上被注射了药剂,四肢疲软无力,是绝对没有办法从别墅里逃出去的。

“有什么需要小姐你可以叫我,我是负责打扫这个别墅的,一直到现在没有人过来住。”中年女人憨憨一笑的开口,将托盘里的水果放在了桌子上,这才转身离开了,将安静的空间留给沈书意。

夜鹰将自己从谭亦手里接走又辗转到了这里,沈书意坐在窗户边思考着,夜鹰应该是想用自己来做交易,可是为什么是这么一个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的岛屿,难道这里是H国间谍的大本营,那么这里离H国应该很近了。

今天的药剂药性已经快过去了,但是并没有人过来再给自己注射,沈书意吃了一个苹果之后,起身向着院子走了过去,暗中沈书意可以感觉到隐匿的人,在这样一个岛屿上,四面都是海想要逃出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小姐,你要出去吗?小心一点,晚上估计要有雷阵雨了。”正在打扫的中年女人看见走出来的沈书意,善意的笑了笑,提醒沈书意注意回来的时间。

“好的,我知道了。”这些人竟然如此放任自己自由活动,沈书意感觉越来越疑惑了,慢悠悠的出了门,小岛因为还没有完全开发,绿化极好,到处都是生机盎然的绿色。

“让让!”推着垃圾车,一个糟老头脾气暴躁的开口,推了推厚厚的眼镜,开始清理垃圾桶里的垃圾,拿过扫把将掉落在周边的垃圾也都用扫了起来倒进了垃圾车里。

比起糟老头那黑乎乎的脸和手臂,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的指尖却又茧子厚厚的堆积着,沈书意诧异的侧开身让着老头清理着垃圾,老头动作还挺熟练,三两下就将垃圾给清理到了垃圾车里,然后推着垃圾车向着街道上走了过去。

沈书意看了看自己的手,在食指指尖和中指处的茧子一般都是因为写字拿笔太多而造成的,再加上他鼻梁上那厚厚的眼镜,沈书意怎么看都感觉有点不对劲,闲着也是无事之下,沈书意跟着老头走了过去。

老头看都没有看沈书意一眼,继续将被风垂落的树叶给清理干净倒到垃圾车里,岛上没有开发出来,所以人很少,也没有多少垃圾,走了一遍之后老头直接将垃圾板车停到了一间普通的塑钢搭建的平房前面。

“你跟着我干什么?”态度恶劣的开口,老头皱着眉头,满是皱纹的脸上表情很是不悦的瞪着沈书意,不明白她一路跟着自己回来做什么。

“我只是顺着道路四处走走。”沈书意笑着回了一句,看了一眼平房,前面是几块规划整齐的菜地,西红柿红艳艳的挂在枝桠上,黄瓜藏匿在藤蔓之间,还有一些青豆苗长的挺好,只有半尺来高,看得出涨势良好,而最角落里一下块菜地上种的竟然是红薯。

“走了走了。”老头怀疑的看了看沈书意,可惜她笑容和煦,眼神干净而透彻,让老头即使想要发脾气,却也没有理由,只能不耐烦的挥手赶人。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