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真正叛徒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2    作者:吕颜

“将人带到联华路五和街。”郝金丽关上办公室的门,一边用变音器对着手机另一头的下属野狼下达着命令,“会有人前来接应你的。”

谭亦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他之前用的依旧是H国间谍的身份和陆纪年通了电话,目的就是为了取信郝金丽,用降低源城的警备等级为条件,从而得到出卖了文教授消息的国安部的内奸身份。

因为芯片的下落,陆纪年和沈书意都知道,而且芯片在海战团等于是在谭宸的眼皮底下,所以即使降低了警备等级,谭亦丝毫不用担心芯片会被H国取走,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夜鹰竟然要将沈书意带走,果真要取得夜鹰的完全信任是极其困难的。

“你准备好,明天早上九点,我们会有所行动。明天的行动计划晚些时候我会发给你。”郝金丽挂了谭亦的电话,推了推鼻梁上老式的黑框眼镜,随着敲门声响起,郝金丽快速的收敛了刚刚厉色,转为了老好人的模样,“进来。”

“郝副经理,这个季度公司的办公室用品清单出来了,你看一下。”随着办公室门的推开,一个女员工走了进来,不屑的看了一眼郝金丽,一个又矮又胖的老女人,不过是因为当初公司成立之初就在公司上班,因为没有能力,所以也不敢跳槽,一直就在公司里干。

可是谁知道公司发展越来越好,这个矮胖的老女人竟然成了公司元老级别的人物,虽然没有能力,但是总裁还是很照顾着老女人,成了采购部的副经理,而且照这个趋势下去,估计这个老女人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待十年八年的,哼,要不是因为是总裁直接任命的,这个老女人虽然没有能力,但是做事太小心谨慎,倒是抓不到把柄将她给赶下台。

“好,我看看。”郝金丽一点都看不出什么上级领导的架子,即使眼前的女员工傲慢的厉害,态度也不好,郝金丽也没有在意接过单子看了看,忽然目光停留在A4的打印纸这一栏,诧异的开口,“怎么这个季度用了这么多的打印纸和油墨?”

“我怎么知道,这都是办公室里的人用的,估计是公司业务好了,需要用的纸张多了吧。”眉头一挑,女员工不屑的冷哼一声。

这个老女人还真是龟毛,采购部的人谁不会趁机捞取一点好处利润,可是就这个老女人连一张纸都管的严格,整个采购部都弄的怨声载道的。

“这个打印机的维修费怎么又两万多?”诧异着,郝金丽翻开清单,看着到维修费这一块,上个月维修费才五千不到,可是这个月却足足翻了几倍。

“我又不是负责维修东西的,郝副经理你不放心,直接去负责的厂家去询问,我只负责记录清单。”女员工口气很冲的回了一句,直接转身就离开了,这个老女人还真是多管闲事,又不是花她的钱还这么斤斤计较做什么!

郝金丽看到女员工出了办公室之后,这才将厂家的地址和电话都记录到了随身的本子上,拿了包走出了办公室,“小刘,有什么事你负责一下,我去厂家询问以下维修费的问题。”

看着郝金丽离开之后,采购部的几个员工都凑到了一起交头接耳的说了起来,无非是郝金丽太龟毛,假清高,她倒是一点油水都不捞,那是因为每年年底,总裁都会包一个大红包给她,可是他们这些小员工有什么?不捞白不捞!

郝金丽离开公司之后,直接上了公交车,如果有人看到也以为她是去了厂家,可是郝金丽坐了两站路之后就下车了,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和郝金丽看起来完全不相同的老妇开着车慢悠悠的行驶在马路上,汽车行驶的方向正是联华路的五和街。

院落里,虽然阳光已经明亮的洒落下来了,但是这片民居四周都种植了十几二十年的大树,蓊绿蓊绿的枝叶遮天蔽日的抵挡住了夏日燥热的阳光,所以四周倒是很清凉,栀子花的花香飘散在四周,让人没有办法想象在源城这样喧闹而繁荣的城市里,却也有这么静谧的一片民居,似乎时间都行走的格外缓慢。

谭亦靠在窗口边,俊美邪魅的脸上带着沉思,嘴角一直带着似笑非笑的浅笑,白色的衬衫之下是瘦削的瘦长身影,微风透过窗棱吹拂着他额前的刘海,让一张英俊的脸完全展露出来,优雅不凡,邪魅俊逸。

“嫂子,我要是将你给弄丢了,哥肯定得宰了我。”谭亦无奈的叹息着,转过头,阴影在他完美的侧脸上勾勒出暗黑的光影,只余下那一声带着无奈的叹息声悠远而漫长。

沈书意坐在藤椅上静静的思考着,她在谭亦这里是绝对的安全,可是如果真的离开谭亦了,虽然有危险,但是不至于致命,因为夜鹰必定会想要利用自己来威胁谭宸谈交易,但是却可以让谭亦更加取信夜鹰。

“送我过去。”权衡利弊之后,沈书意平静的开口,柔和的目光里没有任何的畏惧之色,笑了笑,“放心,我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即使冒险了一点也值得。”

“虽然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哥要是知道了……”谭亦苦着俊脸,和沈书意对望一眼,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谭宸要是知道了,必定会震怒。

谭宸和沈书意、谭亦 同,他是绝对不会让沈书意去冒险的,即使没有生命安全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在每一个危险的任务里,即使事先部署的再周密再安全,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安全。

所以谭宸就是知道这一点,他绝对不可能让沈书意涉险,可是沈书意和谭亦则是会权衡利弊,所以他们两个倒是意见一致,虽然事后很有可能要承受谭宸的怒火。

“放心,我会劝谭宸的,不会让你死的很惨。”看到谭亦这个邪魅俊美的男人也如此忌惮,担心谭宸事后的报复,沈书意好心情的笑了起来,安慰的看着表情无奈的谭亦。

“长嫂如母,这个人情我绝对受得起。”干巴巴的接过话,谭亦开始想着谭宸的怒火到底会到达什么等级。

谭亦这些年很少看到谭宸动怒,当初有个不知所谓的女人因为看上了谭骥炎,所以直接找到童瞳放话,让童瞳识时务一点,不要阻碍她和谭骥炎之间的爱情,那一次谭宸是真的震怒了,直接将谭骥炎一颗牙齿给打掉了,后来,谭亦几乎很少看到谭宸有什么情绪波动。

谭宸小时候便是沉默寡言,到了国安部训练之后,人愈加的沉默,面无表情的板着面瘫脸,除了【绝杀】的任务和家人,谭宸几乎和其他外人是没有什么交流的,如今谭宸如此在乎沈书意,谭亦明白沈书意就是谭宸的逆鳞,而他却要让沈书意陷入到危险里。

谭亦给自己做了不少伪装,原本邪魅俊逸的脸庞因为特殊的易容膏,让脸看起来带着暗黄,换了一个最普通的边框眼镜,原本黑色短发这会则是一本正经的给梳到了脑后,黑色西装,领带,皮鞋擦的一尘不染。

特质的衬衫下面是略微挺起来的啤酒肚,伪装之后的谭亦看起来就像是那些在公司里最容易被人忽视的男职员,有种郁郁不得志的颓废,和之前的邪魅俊美判若两人。

而沈书意也一扫之前的精神奕奕,似乎是被囚禁关押了一天一夜,头发凌乱着,眼下是一夜没有睡好的黑眼圈,而沈书意的手腕被绳索给捆起来了,这会她正模仿普通人被帮助之后的挣脱动作,剧烈的摩擦之下,手腕上雪白的肌肤立刻被粗绳给磨蹭的红肿起来,有些地方还被蹭掉了表皮,殷红的渗透出血丝来。

哥一定会宰了自己的!谭亦看着如此“敬业”的沈书意,开始谋算着,等事情一结束之后,自己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逃回北京城去。

“夜鹰很谨慎,所以你身上不能带武器,这些银针是特质的,这颗药丸你吞下,这样即使给你注射了什么针剂,都可以保持清醒,如果真有为危险了立刻结束任务。”谭亦手腕一动,掌心里赫然多了一排尖细的银针。

有些银针上涂的是麻药,有的银针上是最危险的眼镜蛇的毒液,谭亦将银针别到了沈书意的身上,细细的交待了一番,又将一个微型的联络器藏到了沈书意的头发里,上面有定位器,谭亦会一直追踪者沈书意的下落,准备妥当之后这才出发。

谭亦开着车到了联华路五和街这边,将车子停到了指定的一个汽车修理部,接头的人和谭亦交接了暗号之后,立刻将蒙着了眼睛,还在惊恐挣扎,看起来狼狈不堪的沈书意给塞到了自己的汽车后座上,而接头的男人也随即递了一个档案袋给谭亦,发动汽车离开了。

将档案袋放到了副驾驶位置上,谭亦小心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也发动汽车离开了,直到此刻,伪装成老妇人的郝金丽才现身,这一次的任务非常重要,所以她必须小心谨慎,而且源城这边查的太严,一不小心就可能是功亏一篑!

后座上车门是全锁住的,沈书意又被捆绑住了手脚,所以开车的男人并没有多在意什么,直接将车子开了出去,四十多分钟之后,汽车停在了源城郊外一处废旧的仓库,这边靠着海,很是荒芜。

以前是准备在海边建立一个大型的海上游乐设施,可是为了保护环境,工程被叫停了,所以四周只是围墙给围了起来,设备都撤走了,只余下一些仓库和垃圾还在。

谭亦想到的果真没有错,在到达了目的地之后,男人直接拿出了一个针筒,一手抓着沈书意的胳膊,将药剂注射到了沈书意的身体里。

这种药剂和肌肉舒缓剂的效用差不多,但是药性要轻微一些,对付普通人是足够了,可以让人四肢疲软无力,意识有些迷糊不清,看管的人质被注射了药剂之后绝对没有办法自救更不可能逃走。

曹四斌?被粗鲁的推进了门摔在地上,铁门哐当一声给锁住了,沈书意这才打量着只有一扇不足五十厘米小窗户的房间,而在角落里蜷缩的一个皮包骨头的男人,乱糟糟的,若是在外面看到了,只以为是个乞丐,估计任谁也没有办法将这个落魄惊恐的不停颤抖的男人和过去依仗着曹家的势力在N市横行霸道的曹四斌联系到一起。

脚上的绳索已经被解开了,不过手腕还是被捆绑起来的,沈书意从地上坐起身来,看了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曹四斌,他整个人士惊吓过度,甚至没有认出沈书意来。

“曹经理?”沈书意低声的开口,用这种熟悉的称呼想要唤醒曹四斌的理智。

“不要杀我!”颤抖着身体,曹四斌不停的往墙角边蜷缩着,瘦了很多,原本红光满面的脸上这会是皮包骨头了,惊恐的目光看向沈书意。

“曹经理!”皱了皱眉头,沈书意再次的开口,笑容和煦,目光柔和,清朗的声音悦耳动听着,蕴藏着让人平静和安心的力量。

惊恐不安的曹四斌愣了愣,似乎很诧异竟然还有人会称呼自己曹经理,涣散惊恐的目光慢慢的聚焦看向沈书意,曹四斌渐渐冷静下来,满脸的诧异,结巴的开口,“你……你怎么在这里?”

“放心,我也是被他们给抓过来的。”沈书意笑了起来,态度平和,先让曹四斌感觉有生存下去的希望,这才继续道,“我虽然被抓了,但是谭宸会来救我们的,所以我们一定能平安出去的,曹经理,你怎么被抓的?”

“我?”曹四斌一直慢慢的回想着,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头上悬着一把刀,却不知道这把刀什么时候会落下来,这种恐惧将曹四斌给折磨的几乎精神失常,再加上因为被注射了药剂,之后吃的饭菜里也有这种药粉,四肢疲软无力,意识有些迷糊不清,这才导致曹四斌的精神状态如此差。

“我是在机场被抓走的。”曹四斌原本带着假身份和从张望那里的一百五十万,这笔钱虽然不够多,但是也够曹四斌挥霍了,所以曹四斌买了机票准备离开N市的,他一直密切的注意着桃州古镇的消息,张望被杀果真没有被发现,可是就在候机厅的时候,突然来了四个黑色西装的男人。

曹四斌毕竟之前也算是混黑道的,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曹四斌开始大喊大叫着,可是即使机场的保安和工作人员过来了,曹四斌不知道来抓自己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只是他们在对机场工作人员说了什么之后,曹四斌就被抓走了,然后关押到了一间黑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每天都有人将食物送进来。

没有严刑逼供,没有审问,什么都没有,就这样关着,曹四斌几乎都以为会被关一辈子,可是有一天吃了饭之后,曹四斌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再醒来的时候肚子饿的咕咕叫,四肢无力,曹四斌知道自己之前晕了,至少昏厥了十几二十个小时,否则他不会感觉这么。

而曹四斌这些天一直都被关押在这个郊外的废旧仓库里,没有人和他说一句话,每天的食物也少的几乎都吃不饱,曹四斌越想越恐怖,尤其是想到了张望被杀的那一幕,黑夜里,那个男人阴狠嗜血的眼神,曹四斌总担心有一天自己也会这样被杀了。

“你是说你看到了杀害张望的凶手?”沈书意沉思者,曹四斌当天夜里也是住到了张望在宾馆所开的房间里,自己过去偷欠条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张望,这说来曹四斌是后来才进房间的,估计曹四斌过来也是因为和张望合伙坑了枫红集团分赃。

半夜杀手杀了张望之后,曹四斌既然看见了,那么杀手必定也是知道的,可是他却没有再杀了曹四斌灭口,看来这个杀手所听令的幕后人身份必定非同一般,杀死一两个人完全不在意,而且还放任曹四斌第二天去了火葬场偷了假身份证证明。

然后去了公安部买通了人将死亡户口给撤销了,曹四斌之后又取了钱,买机票准备离开N市,而幕后的人半点不担心曹四斌会将张望被杀的消息报告给警方,直到曹四斌到达机场之后才将人给抓起来了,这样的随意,没有任何周密的部署和计划,这真的很像一种戏耍和玩弄,猫抓老鼠一般,将老鼠放走,等老鼠跑几步之后,再抓回来再放走。

“你仔细想想那些抓你的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沈书意最想不通的就是这一点,张望和曹四斌这两个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绝对不可能和龙组的任务牵扯到一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自己还没有琢磨透的地方。

曹四斌努力的回想着,之前一直是一个人被关押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种绝望几乎将曹四斌给弄的精神崩溃,所以这会他倒是很听沈书意的话仔细回想着,忽然眼睛一亮,曹四斌开口,“我记得他们说话的口腔很正,像是北方人,绝对不是N市这边南方的口音。”

北京城?张望被杀,曹四斌被抓,幕后人将这个杀人的罪名嫁祸给自己,目的是为了戏耍秦炜煊吧,而且还是在机场光明正大的抓人,只要一查就能查出来是什么人抓的曹四斌囚禁的他,这绝对不是一个计划周详的高层叛徒会做的事情,太粗陋,破绽百出。

沈书意沉思者,被绑起的收拨了额前散落的刘海,张望被杀,曹四斌被抓,这更像是某个纨绔大少和秦炜煊过不去,来戏耍秦炜煊,可是后来必定因为什么原因,曹四斌的事情被国安部中的某个高层叛徒知道了,利用了曹四斌当炮灰,将自己和谭宸引来源城,顺便将王少华他们一起引过来,那么这一切都通顺了!

如果真的继续彻查下去,只会查到戏耍秦炜煊的这个京城权贵大少,如果真有黑锅也是他的家族背的,反而保护了真正的叛徒!

不知道谭亦能不能拿到这一次出卖文教授行踪的叛徒,沈书意也知道曹四斌其实也就是个炮灰,也问不出什么情况来了,所以沈书意就不再开口靠着墙壁闭目养神的休息着,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夜鹰准备如何将芯片从海战团里拿走,不过幸好谭亦是个双面间谍,否则这一次的任务就危险多了。

第二天。

海战团。

或许是因为谭宸昨晚上对王少华、魏子想要立功做事却被谭宸训斥了一顿之后,王少华回到了宿舍之后,直接发动了这一次前来的二十多个少爷连的少爷们,为了不丢脸,不让谭宸看轻他们,他们这一次一定要发狠的训练,让谭宸知道他们不只是一群不学无术的纨绔大少,终有一天他们一定能狠狠的揍谭宸一顿,打的他没有力气还手。

“四团六连全体集合。”阳光之下,谭宸冷厉的声音威严的响起,他也换上了最普通的军装,身高体长,五官峻冷,那种威严肃杀的气势感染了要发愤图强的这群少爷们,一个个挺直了身体,努力的将自己站成一杆枪。

“报告连长,四团六连集合完毕,请指示!”声音洪亮着,尤其是一旁还集合着海战团三连的士兵,王少华大声的开口,带着几分嘶吼的力度,在打败谭宸之前,他们首先要让其他人都看看他们少爷连的改变。

“报告连长,海战一团三连集合完毕,请指示!”同样是不服输的个性,海战团这边一起训练的三连连长也大声的开口,比起王少华那白皙的皮肤,三连的连长更像是个兵。

三连的人其实都有点不服气,即使是集体训练,为什么他们三连要听从谭宸的指挥,谭宸是连长,难道他们三连的连长就不是了吗?更何况他们三连还是整个海战团最优秀的连队,可是这是赵临海下达的命令,身为军人,他们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执行命令,所以三连连长还是依照命令向谭宸汇报着。

“归队!全体成员负重二十公斤,二十公里越野跑,四号沙滩集合。”谭宸冷厉的目光扫过全部的队员,冷声的下达着命令。

王少华等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极为难看,恶狠狠的目光瞪向谭宸,他们虽然想要奋发图强,但是一口吃不了大胖子,不要说负重二十公里,就算是不负重徒步二十公里,他们也是吃不消的,尤其是这么热的大太阳底下。

可是看着三连所有士兵已经整装待发的迈开步子跑了起来,王少华看了看所有等待自己指示的少爷们,一咬牙,率先迈开了,他就他妈的不相信了,自己会输给这些混蛋?跑就跑,有种谭宸跑死自己!

背上背了二十公斤的装备,刚跑了几步,有的少爷就脚步踉跄起来,差一点给摔了个狗啃泥,他们在N市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训练过,突然和海战团最优秀的三连一起训练,根本是找罪受。

可是看着三连那些士兵鄙夷嘲笑的眼神,都不需要谭宸说什么,王少华他们都吞不下这口气,这样被人瞧不起,这可是丢脸丢大了。

“你们给我听好了,就算是用爬的也给老子爬完这二十公里!”王少华发狠的开口,咬着牙,凶狠的目光瞪着四周这一群想要哀怨连天的少爷,“都他妈的给老子跑起来。”

一般教官不会跟着跑操,直接上了吉普车优哉游哉的开去终点的集合处,可是谭宸却跟着王少华等人慢慢的跑了起来。

海战团三连的人平常训练任务都这样,所以跑起来没有什么困难,但是王少华他们这些少爷连就不同了,才跑了十来分钟,却一个个已经气喘吁吁的,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了,胸口如同老式风箱一般上下起伏着,阳光刺眼而灼热的照射下来,身上的军装片刻就被汗水给湿透了。

连滚带爬,有些人都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次,趴在地上的时候都想直接就这么睡死在地上,海战团三连的人早就跑的不见踪影了,对比之下,劳累的众人却也是如此赤裸裸的明白了自己的无能和虚弱。

王少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谭宸,他依旧跑在队伍的最前面,每一次迈出的步伐都是相同的,距离相同,频率相同,那一张让王少华看不惯的面瘫脸上神色正常,这么烈的日头,不要说喘粗气了,谭宸身上都没有怎么出汗,闲庭散步一般,宛若无法战胜的王者。

这曾经经历了多少艰难困苦的训练,才能达到谭宸这么变态的程度!王少华口干舌燥着,水壶里的水早就喝光了,之前一个少爷太渴了,咕噜咕噜将一水壶的水都给灌了下去,之后根本没有水喝了,其他人的水也都是保自己都不够,更不用说支援其他人。

王少华终究还是将自己水壶里的水倒了一半出去,这会他自己也已经喉咙干的冒火,双腿重的跟灌了铅一样,别说跑了,每迈动一个步子都需要惊人的意志力,可是王少华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他如果倒下去了后面这些人都得跟着自己一起倒下去。

所以王少华只能死死的硬撑着,不时吼几嗓子说是骂更多的是为了激起大家不服输的战意,让他们坚持跑下来,即使爬也要爬到终点的四号沙滩去集合,否则他们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谭宸将自己的水壶拿了下来直接丢给了一旁舔着嘴唇的王少华,依旧面无表情的向前小跑着,错愕的一愣,接住满满一大壶的水,王少华不敢相信的看着跑在前面的谭宸,目光复杂的闪烁了一下,终究还是打开盖子大口的喝了一口水,“都他妈的给老子鼓起精神来,向前跑,跑不死你们!”

其实说累是真的累,三两个互相搀扶着,连滚带爬的向着终点走了过去,真的挺过那个极限之后,反而感觉没有那么难坚持了。

四号沙滩终点集合处,海战团三连的士兵早就集合在一起了,体力也因为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恢复过来了,“连长,你说那些白斩鸡少爷们是不是早就退缩回去了?”

“我看估计是跑不到十分钟就溜了,也不知道团长为什么让我们跟这些少爷一起训练?”三连的士兵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言语里都只是不屑和轻视。

可是当十多分钟之后,谭宸的身影出现在三连士兵的视线里,最先发现的士兵咦了一声,不敢相信的看着谭宸,而在谭宸身后,远远的跟着二十多个身影,样子很是狼狈,但是竟然没有一个人临阵退缩,也没有一个人落下,所有人都咬着牙硬撑的赶了上来。

“老子终于到了!”王少华如同孩子一般嗷嗷的叫了起来,也顾不得三连士兵诧异的目光,直接向着海水冲了过去,扑通一声扑在了海里,清凉之夏,那一身的燥热和汗水都似乎被洗去了一样。

接二连三着,魏子等人也都跟着嗷嗷叫着,眼睛亮的厉害,扑通扑通下水饺一样都扑到了海里,溅起一片一片的水花,若是之前,王少华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想想自己竟然真的能负重二十公斤跑完二十公里了。

可是当他们真的一步一步的坚持下来之后,才发现原来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那种从心底升起的骄傲和自豪让这群纨绔少爷们喜悦的露出孩子气的笑容。

小意的下落依旧成谜,陆纪年那里没有消息,袁子渊也花了力气去查,可是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谭宸知道沈书意是自己离开的,可是源城这样复杂而危险的氛围之下,谭宸总是担心沈书意会受伤。

正思索着,突然有水花迎面泼了过来,谭宸身影快速的一动,几乎在瞬间就换了一个地方,水花落在了沙滩上,正偷袭谭宸的王少华挫败的看着谭宸,这个男人面瘫着峻脸,面无表情,眼神冷沉而漠然,让王少华总感觉谭宸根本看不起他们,所以总是逆反的想要和谭宸对着干。

但是隐隐的,王少华又感觉出谭宸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恶,可是对于谭宸躲开了自己泼过去的水花,王少华依旧不甘心,但是谭宸的峻脸太有震慑力了,阴霾阴霾着,峻挺的眉宇微不可察的蹙了起来,让王少华再没有胆子敢偷袭谭宸第二次。

魏子这会正在注意着何群,还是没有办法相信何群竟然故意散布消息,唆使他们来了源城,似乎察觉到了魏子的目光,何群快速的避开头,让魏子脸色更加的难看。

“好了,有什么可看的,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他!”冷哼一声,王少华一把搂过魏子的肩膀,不屑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何群。

当初王少华是看不上怯弱的何群,偏偏魏子好心将人给收在身边,还担心自己离开去了军区之后,何家的人变本加厉的欺负何群,又对何家施压将何群一起带到了军区。

可是何群的良心根本就是被狗吃了,竟然反过来利用他们,王少华阴霾着眼神狠狠的看了一眼何群,安慰的拍了拍魏子的肩膀,他们这些纨绔少爷虽然作恶多端,但是绝对讲究兄弟义气的。

三连的士兵多少也是诧异这群少爷们竟然也都坚持下来了,不过之后他们还继续训练,可是王少华这些人虽然跃跃欲试的想要宸刮目相看,可是谭宸直接无视了这群大少爷们。

“海战一团三连集合。”冷沉的声音威严的响起,谭宸站在一旁,眼前是一连快速列队集合的士兵,对于王少华这些少爷竟然也能坚持下来,三连的士兵是诧异的很,但是绝对不会佩服,毕竟他们日常的训练量比这个可是大多了。

但是不得不说当看到谭宸面不改色的跑完全程,呼吸依旧均匀着,这让三连的士兵还是狠狠的震惊了一下,就算是他们的连长跑完全程也有些的累的,可是谭宸却根本一点事都没有,这会谭宸突然让他们集合,所有人也都有些的紧绷,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训练。

“前方五百米发现敌人火力点,负重匍匐前进。”谭宸冷声的开口,【绝杀】的训练多全方位的,所以即使海战的训练,谭宸也是精通,既然到了海战团,即使这不是自己的士兵,但是谭宸依旧想要尽可能的训练这些士兵,让他们提高作战能力,减少日后受伤牺牲的可能性。

王少华等人刚刚还在不甘心谭宸竟然撇下他们不管,这会听到谭宸的命令,一个个不由的庆幸幸好谭宸没有理会他们,四号沙滩的地上满是砂砾,而且沙滩阻力太大,真的趴在地上匍匐前进很困难,如果再提升速度的话就更加困难。

三连的士兵齐刷刷的匍匐在沙滩上,第一队二十个士兵快速的向前匍匐趴着,身影灵活如同一条蛇,迅速前进的同时还要避开沙滩上锋利的石块,也要密切注意警备四周,第一队匍匐爬出二十米之后,第二队立刻跟上,没有怨言没有质疑,只有百分百的执行命令。

谭宸面瘫着峻脸,可是目光却迅速的注意着每一个士兵爬行时的姿势,不足的地方,一个小时之后,当谭宸开始的点解结束之后,三连的士兵看向谭宸的目光里却已经充满了浓浓的敬畏之色。

谭宸并不是他们的连长,却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注意到了每个人训练中的不足之处,而且还言简意赅的点了出来,附带如何解决的办法。

这需要多么敏锐的观察力,而且他们可是整整一个连的士兵,一百零六个人,没有一个人缺漏了,每一个人的点评都是精准的卡住了他的弱点和不足之处,三连的连长更是崇拜的看向谭宸,海战团和陆战不同,很多训练办法都不一样。

谭宸是从N市军区过来的,那属于陆战队的,但是这会三连连长都怀疑谭宸其实根本是海战的,而同样有疑问的士兵也问出口了,谁知道谭宸竟然真的是陆战的,但是对于海战比他们这些海战团的人更加的了解精通。

“那可是我们的连长。”王少华这边少爷连的少爷们不满的开口,虽然他们经常和谭宸对着干,但是心里头其实很佩服谭宸的,这会看到谭宸和三连的士兵打成了一片,立刻酸了起来。

“放心,他们在眼巴巴的凑上去也没用,半个月之后我们就走了!”一个少爷哈哈大笑的开口,这可是他们少爷连的连长。

“他妈的你们就这么一点出息,等以后你们也有这么强,回去之后给老子好好训练,保管你们家的老头子都乐的将谭宸当活佛给供着。”王少华也笑了起来,敬佩的看着阳光之下的谭宸,终于有一天,他也会迎头赶上,和谭宸并肩而战!

时间过的很快,当三连和少爷连的人向回赶着的时候,何群渐渐的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他性子怯弱,又是何家不被承认的私生子,要不是魏子护着,这些大少爷们根本看不起何群,所以何群有意落后之后,也没有人在意,三三两两的说笑离开了。

“谭连长。”犹豫的开口,连张狂的王少华对谭宸都有些的忌惮和畏惧,更不用说何群了,只要看到谭宸那冷峻的脸庞,眼神肃杀的骇人,何群就不敢开口。

“什么事?”依旧是冷沉的嗓音,冷漠着峻脸,谭宸很是平静的看了一眼何群,从今天训练开始,谭宸就注意到了何群几个小时都一直不时的在暗处看着自己,似乎有什么想要说却又不敢,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我……”何群犹豫着,低着头,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谭宸并没有催促而是向着暗中的角落走了过去,何群跟了,四周无人之下,何群猛的抬起头,似乎是鼓足了勇气,“谭连长,我知道有人要害魏少……不是,魏千翔。”

说出来了就感觉心里头的大石落了下来,何群看着面无表情的谭宸,虽然平日里很是畏惧,可是谭宸的峻脸,那种威严冷漠的正义却给人一种安心信任的感觉,何群继续的开口,“这是之前在N市的时候,我妈生病我请假回何家的时候意外听到的消息。”

何群的母亲只是一个情妇,甚至是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情妇,虽然生下了何群,但是何群在何家的地位比一个佣人都要差,何群的母亲也根本就是个佣人,之所以会将他们接到何家居住,那也是因为何家怕这母子两人在外面太落魄,到时候胡乱说败坏了何家的名声,干脆将人带回了何家,即使当佣人,至少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不用担心他们敢乱说。

何群母亲生病的时候,根本没有钱去医院看医生,佣人还有工资可以领,还可以请假,可是何群母子简直是包身工,何群回来之后只能硬着头皮去找自己名义上的父亲,让他们给钱好让自己带母亲去医院看病。

书房的门并没有关上,因为何家父子在书房里谈话,何群也不敢擅自打扰,刚准备先下楼等一会再上来,却没有想到竟然听到了提到了魏子的名字。

尤其是提到了要除掉魏子,确立魏子的二哥为继承人,而何家父子之所以谈话,是想趁着机会将何群这个何家的污点也一并给除掉,何群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父亲和大哥要杀掉自己而难受,他更担心的是魏子。

何家父子大致的说了一下,无非是魏家有人准备煽动魏子和王少华他们趁着谭宸离开军区之后,煽动他们和军区里的普通士兵闹事打架,趁着混乱派人混进去杀了魏子。

当然顺带的何家也会趁机派人进去将何群也给弄死,反正这群大少爷们在军区都是打架斗殴,只是这一次严重了一点,出了人命,刚好倒霉被打死的人士魏子而已,查是查不出来的。

因为这个消息太过于震惊之下,何群刚想要下楼,却被佣人给看见了,何家父子神色大变的冲了出来,将何群给拽到了书房里,何群的大哥一看消息败露了,直接要杀了何群杀人灭口。

但是何父知道何群如今和魏子走的近,人突然死在了何家,难保魏子会查出什么来,所以就用何母的安全威胁何群,不准泄露消息,否则何群的母亲就会第一个见阎王,当然了,作为威逼利诱的利,他们不会再杀了何群,留下他一条狗命。

何群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军区,魏子还特意过来问何群他母亲的身体怎么样,他认识医院的院长可以帮忙给何群的母亲看病,何群更加不可能看着魏子被杀,但是何群也知道这些少爷们的脾气,只要有人故意一挑唆肯定会打起来,到时候趁着混乱杀人太简单了。

可是何群也不敢真的告诉魏子真相,何群母亲的性命还握在何家人手里,犹豫不决之下,何群突然想起谭宸要去源城,所以何群也就趁机将这个消息给散布出来了。

果真这群大少爷们在军区里早就呆腻了,更何况源城可是度假天堂,所以才有了后面王少华他们威逼袁德民这个团长,又给家里打电话来军区施压,说是要去源城拉练学习,终于一群人也跟着谭宸和沈书意来了源城。

“你担心有人在这里还会对魏子动手?”谭宸没有想到何群竟然是为了保护魏子,不过看着何群这一张虽然怯弱却很是真诚的脸庞,谭宸知道何群并没有说谎,刚刚他一直注意着何群说话时的眼神和肢体动作。

“是。”何群点了点头,这些大家族看起来风光,可是背地里却格外的肮脏黑暗,何群自己就宁愿是一个普通家庭出生的孩子,而且魏家既然有人想要除掉魏子,一次不行,肯定还有第二次,何群是真的担心。

但是魏子这些大少爷们太张狂,根本不将这些放在心上,或许他们是太自大,根本不相信有人会杀了自己,所以在何群发现谭宸的强大和可靠之后,何群终于忍不住的向谭宸寻求帮助,这也等于将自己的母亲安危置于危险之中。

“出来吧。”冷声的开口,谭宸深邃的凤眸看了一眼拐角处,从何群过来时,王少华和魏子就偷偷摸摸的跟了过来,何群因为太过于紧张,所以没有发现,但是谭宸早就知晓了。

“你个傻蛋!”魏子快步的走了过来,看着错愕的何群,忍不住的上前一把将人给抱住,这个笨蛋,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说,而且他为了保护自己,竟然罔顾自己母亲的安全,魏子动容的拍了拍何群清瘦的后背,“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魏子的兄弟,你放心你母亲我会让人给救出来的。”

王少华站在一旁并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谭宸,这个男人真的太强了,他明明和魏子这么小心的靠近,离的还有些远,只是能听到和何群的话而已,但是谭宸却还是发现了,何群之所以告诉谭宸而不是自己,也不是魏子,也是因为何群知道他们都是纨绔大少,平日里除了吃喝嫖赌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的能力,可是谭宸不同,何群信任他,海战团三连的士兵崇拜他,即使不愿意承认,王少华却也从心里头敬佩谭宸。

“魏子,你二哥真的要除掉你?”王少华和魏子可以算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铁兄弟,何群既然没有说谎,那么何家父子说的就是真的,魏家真的有人要除掉魏子,好让魏子的二哥成为继承人。

“不会,何家父子被人利用了,这是一条假消息。”魏子正犹豫着要不要说话,但是谭宸却已经开口了,不管是张望还是曹四斌,还是如今的何家父子都被人给利用了。

“连长,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魏子错愕的看着谭宸,不明白谭宸为什么如此肯定,毕竟大家族里继承人之间的竞争都是十分激烈,兄弟阋墙什么的也不是没有。

谭宸并没有再开口,将所有零散的线索都汇总分析整理着,何家父子收到的只是假消息,是幕后的叛徒利用何群将王少华他们煽动到源城来。

张望和曹四斌的事情,最开始只是为了陷害小意,做这件事的人可能是秦炜煊的敌人,毕竟当时小意和秦炜煊还是恋人,杀害张望的罪名说是难为小意,更大的可能是因为要刁难秦炜煊。

而在陆纪年接到任务要到源城的时候,真正的幕后黑手,这个叛徒开始利用周边的一切资源,他将曹四斌从秦炜煊敌人手里劫持走带到了源城,并且将消息放了出来,自己和小意必定会要到源城来。

这个叛徒再利用何家父子,给何家父子放出了假消息,让何群听到这一幕,然后利用何群要保护魏子的心思将王少华和魏子也煽动到了源城来,做完这些之后,叛徒只需要将一切消息卖给H国的间谍,他就可以安全的退出来,而H国的间谍会接手所有的行动,H国成功之后,童啸想要让文教授来改善土壤环境的计划就失败了。

陆纪年之前说有H国的间谍和他联系上了,用这个叛徒的信息来换取源城戒备等级的下调,毕竟是H国的间谍他们不在意这个叛徒的死活,他们需要的只是拿到陆纪年丢掉的芯片然后带回H国,毕竟芯片里记录着文教授早年的一些研究实验资料,而且芯片也是取信文教授的凭证。

谭宸可以肯定H国交换过来的叛徒资料并不可能真正的查到内奸叛徒,很有可能查到的是秦炜煊在北京城的敌人,或者是查到何家父子身上,这个真正的叛徒隐匿的极深,只怕所有事情查清楚之后也没有办法确认对方的身份。

“我二哥不可能做这件事的,他也不可能成为魏家的继承人。”看到谭宸是不会主动解释什么的,魏子只能自己开口,“我大哥从商去了,我二哥虽然表现极好,但是他并不是魏家的孩子,当年我妈生我二哥的时候,孩子一落地就因为脐带绕脖子窒息死亡了,为了不让我妈难受,刚好医院里有个出生的婴儿被丢弃到了厕所里,我爸和爷爷刚好知道了,就将这个婴儿给要了过来,这就是我二哥。”

而这件事除了魏子他们三兄弟,还有魏子的父亲和爷爷,其他外人都不知道,包括魏子的母亲都不知道这件事,所以魏子一听到何群说是二哥要除掉自己继承魏家,魏子就明白这绝对是假消息。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