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间谍活动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1    作者:吕颜

“放开……放开她!”周淮被一脚踹的狠了,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碰的一声撞到了墙壁又滑落在地上,腹部剧烈的痛着,周淮整个人在地上痛的蜷缩着身体抽搐着,可是那年轻张狂的脸上却还是带着暴怒,愤恨的看着挟持了翟月的男人。

巷子里很暗,没有路灯,只有夜幕之中的月亮将惨白的光芒洒落下来,周淮刚结巴的说完一句话,只感觉喉咙一腥,哇的一下,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闷声痛苦的呛咳着。

佟宝惊恐的看着挟持的危险男人,他是背对着男人站着的,但是却一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呼吸都给屏住了,佟宝虽然是嚣张霸道的少爷性子,但是毕竟只是在N市的圈子里,即使打架斗殴那也只是普通人和普通人之间,真的打狠了砸个酒瓶子就冲上去了,偶然也会动刀子。

但是N市里的这些少爷们也都知道,再怎么闹腾,只要不出人命那都是好摆平的,可是一旦出了人命,处理不好,媒体闹大了,影响大了,那就有些麻烦了。

至少政敌会揪着这事不撒手,所以佟宝这些少爷们再嚣张跋扈,那也是不敢真的闹出人命的,所以突然看到男人拿着枪抵着翟月的头,一脚将周淮给踹的吐血,佟宝整个人都有些吓傻了,更别提要救下翟月了。

“你……你……要干什么……”翟月再张狂也只是个女人,平日里都是被宠着捧着,这会突然被人用枪顶着太阳穴,整个人脸都苍白的失去了血色,浑身不停的颤抖,腿也开始打弯。

男人一手勒住了翟月的脖子,右手握紧了手枪抵在她的太阳穴上,冰冷森寒的目光戒备的看向黑暗的巷子里,一阵风吹了过来,云层遮掩住了月亮,让原本就黑暗的巷子就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了,愈发显得阴森诡谲。

沈书意静静的潜伏在巷子里,整个人几乎和黑暗融为了一体,身为龙组的一员,身为一个顶尖的保镖随扈,沈书意的任务就是保护,让自己完全和外界环境糅合在一起,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随扈身处暗中密切观察监视着四周,戒备着可能发生的一切危险,所以当她认真起来时,巷子外的男人甚至发现不了沈书意的踪影,但是那种危险的感觉却是如鲠在喉,怎么都无法忽视掉。

“不许动!”呵斥着被挟持的翟月,压低的声音带着惊弓之鸟的惶恐,男人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沈书意带来的气势太危险压迫,让男人隐约的明白如果一不小心,他就会如同之前失去了联系的同伴一样,无声无息的死在黑暗里。

强行带着翟月一步一步的后退着,男人完全将自己的身体缩到了翟月的身后,他神经高度的紧绷,所以力气过大之下,几乎要将翟月勒的不能呼吸,可是男人也顾不得什么了,他能感觉到沈书意就在巷子里,在黑暗的某处,随时都可能扑出来取走自己的性命。

沈书意将手中的匕首收了起来,又重新换回了她的手枪,可是男人太谨慎小心,整个人都缩到了翟月的身后,让沈书意想要瞄准对方都有些的困难。

“头,我们都不需要活口吗?”叶寒一直在暗中密切注意观察着所发生的一切,沈书意身为龙组的一员,出手必杀也就算了,可是谭宸和莫念在徒手对敌,可是却都是必杀的狠绝,再这样下去就只有这挟持了人质的男人是活口了,虽然叶寒不认为抓到了活口可以问出什么情况来。

毕竟这些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间谍,嘴巴硬的狠,但是抓一个是一个,试试看总是好的,说不定还可以问出一点什么消息和秘密出来。

“这倒是都杀了,我们怎么和上面交差,毕竟芯片可是在我们手里头给弄丢的。”陆纪年慵懒懒的回了一句,痞子味十足的勾了勾嘴角,“那行,你对沈书意打个招呼,让她配合一下抓个活口回来,要怎么审讯那是国安部的事情了,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

陆纪年拿起自己的狙击枪直接离开了房间向着楼顶走了过去,沈书意和男人都出了瞄准的范围,所以陆纪年只能去顶楼占据最有利的位置,而且抓一两个人质回去也算是交差了,省的那些人啰啰嗦嗦的没完没了。

“是,头。”叶寒拿出了一旁的龙组专用的手电筒,走到阳台这边,快速的将光线对准了沈书意的方向,迅速的在对面的大厦上打出了口令。

男人太过于紧张,只知道挟持着翟月想要安全撤退,丝毫没有注意到叶寒用手电筒的光芒打出来的口令。

五、四、三、二、一!当沈书意默念到一的时候,楼顶处一颗子弹划破夜空快速的飞射过来,而原本潜伏的沈书意也在瞬间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咻的一下,身影快速的从黑暗里飞掠而出。

男人抓着手枪的右肩膀剧烈一痛,子弹飞快的冲击力之下,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开了两步,而沈书意的速度只怕比子弹慢了不到三秒钟,几乎在男人后退的那一刻,整个人已经掠了过来,一拳狠戾的挥向了男人的太阳穴,左手一个反扭夺下了男人手中的手枪。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从叶寒打出了口令,到陆纪年开枪狙击,沈书意上前击晕敌人,即使他们从没有合作过,却也是配合的天衣无缝,分秒不差。

被子弹带出来的鲜血喷射到了脸庞上,翟月啊的一声尖利的惨叫着,眼睛一翻倒在地上昏了过去,而亲眼目睹了黑暗里子弹射中男人肩膀这惊险一幕的佟宝整个人都吓傻了,呆愣愣的,半天没有任何反应。

“是你?”周淮脸色依旧很是苍白,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胃部剧烈的抽痛着,让周淮再次摔趴在地上,只是眼神震惊而复杂的看着沈书意,她的速度真快,子弹刚射中了男人,她已经将男人给击晕了。

如果再快一步,说不定子弹就射到了沈书意身上,如果迟缓了几秒钟,中枪的男人已经反应过来,那么不管是翟月还是周淮他们都很有可能被男人给杀了,而有这样精湛到骇人地步的身手,周淮在成都军区的时候也看到过,但是那都是军区里的尖刀利刃,是真正的兵王,成千上万里人才会出那么一个两个。

“记住,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今天晚上你们也没有来过这条巷子。”沈书意确定男人完全昏厥过去,没有半个小时都醒不来,这才平静无比的向着周淮和佟宝开口叮嘱了一声。

看了看昏厥在地的翟月,沈书意脚尖踢了踢,莞尔一笑带着几分恶趣味,还真是被吓的晕过去了,看向稍微镇定一点的周淮,冷静的开口,“同样的话我希望你转告给翟月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想你是从军区出来的势必明白。”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凭什么听你的!”佟宝终于反应过来,太过惊吓之后,这下回过神来,整个人情绪都有些失控,直接对着沈书意吼了起来,“我们要和什么人说话轮得到你来管吗?”

沈书意优雅的笑着,双手环着胸口,好笑的看着危险过后又耍横嚣张的佟宝,挑了挑眉梢,“你知道吗?这种情况之下,我如果杀了你们,毁尸灭迹,那么你们三个就算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永远成为失踪人口。”

必要的时候灭口是必须的,即使很残忍,但是有些时候必须做出一些选择,当然,这会陆纪年和龙组并没有暴露出来,沈书意这么说也是恐吓的成分居多,算是稍微小小的报复打击一下佟宝这些少爷们的嚣张气焰。

“哼?让我们永远成为失踪人口?”如同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佟宝虽然还苍白着脸,却还是不屑的哈哈大笑起来,“我还没有听到过这么可笑的笑话,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可是佟海峰,你敢让我消失?”

“相信我,如果我要让你消失,你不要说尸体了,身上一块碎衣服,一根头发丝都不会让佟局长找到的,彻彻底底的消失你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并不是危言耸听,沈书意很是平静的笑着,可是黑暗里,这话听起来却有种毛骨悚然的惊恐感觉。

“我知道了,我们不会多说一个字的。”佟宝还不甘心的想要说什么,周淮直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佟宝不是部队里的人,所以他不明白,但是周淮可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这些特殊的部门,不管是军情六处九处,还是国安部的情报组织,如果他们想要一个人消失,绝对会做的天衣无缝,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不过要说佟宝只是N市圈子里的一个大少爷,他爹只是一个公安局副局长。

周淮明白自己老爹是周将军,沈书意只要动手,那么今晚上他们就会成为源城的失踪人口,即使周将军在源城的每一寸土地都给翻了一遍,也不会找到任何消息,这就是彻底消失,抹去你最后一次活在世界上的所有痕迹。

沈书意倒是很满意周淮的回答,看了看他,主动的伸过手。“还能站起来吧,你估计是胃出血了,需要去医院。”

周淮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原本是想要自己爬起来的,可是刚一动,胃部再次剧烈的抽痛着,浑身都痛的冒出冷汗了,根本没有办法起身,只能握住了沈书意的手,借着她的力量站了起来。

“谢谢。”虽然一直和沈书意和谭宸不对盘,但是周淮还是粗声粗气的道了一声谢,踉跄着步子向着不甘心的佟宝走了过来,“还愣住做什么,将翟月扛起来,我们走。”

佟宝有些诧异周淮这个脾气比自己还要暴躁三分,凶狠暴虐的大少竟然对沈书意这么忌惮,可是周淮的脸色太难看,佟宝也不敢真的和周淮干起来,所以还是将昏厥在地上的翟月给扛到了肩膀上。

周淮看了一眼地上被沈书意击晕的男人,却也明白今晚上如果不是沈书意出手帮忙,他们三个就算是死在这里了,如果这个任务很机密,周淮他们即使死了,说不定死亡消息也会因为任务的保密性而一直压着不发,有可能三五年之后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

“你们这也太凶残了一点,这可都是人命,难道不知道留个活口吗?”陆纪年优哉游哉的晃到了黑暗的巷子里,看着地上十来具尸体,挑了挑眉梢,不是脖子被扭断了,就是匕首扎到了心脏里,要不就是颈动脉被割断,凶残的让陆纪年都咋舌,这两个男人还真不是好惹的。,够血腥够凶残。

谭宸和莫念在某种程度的确很相似,只是谭宸这一生都是接受的最正规最严格的军事化训练,而莫念却是从小困苦,被莫五爷救出来之后,莫念的精湛身手实在一次又一次血雨腥风里锻炼出来的,杀的人多了,为了活下来,所以莫念出手也是必杀的凶狠,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我说……”陆纪年再次开口,可惜两个冷峻漠然的男人却已经直接转身离开向着巷子外走了过去,去找寻沈书意了,被抛下的陆纪年摸了摸鼻子,仰头看着黑暗的夜空,“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人诚不欺我!”

“叶寒,找人过来将这些尸体给处理了,看看能不能从尸体上找出什么东西,然后等外面那个人质审问之后,将人和尸体都打包给上面送过去。”对着联络器开口,陆纪年毫不客气的将事情丢给了叶寒,自己也快步向着巷子口走了过去。

可是当陆纪年到了巷子外时只感觉一股阴冷骇人的杀气扑面而来,陆纪年一愣,却见眼前的谭宸和莫念阴寒着脸,眼神阴鹜的骇人,周身狂暴的怒气根本压不住。

而空荡荡的巷子里之前被沈书意打晕的男人此刻却已经死了,心脏处多了一把锐利的匕首,只余下手柄在外面,嫣红的鲜血缓缓的从伤口渗透出来,可是四周却没有了沈书意的下落。

“没有打斗的痕迹,是自己走的。”看了一眼谭宸,这会陆纪年都有些的忌惮,谭宸的气势太过于震慑,阴沉阴沉的目光刀子一般的锐利,让陆纪年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能让自己都如此忌惮的人,这个男人可真不简单。

谭宸攥紧着拳头,砰的一声拳背直接撞击到了一旁冰冷的墙壁上,而手背关节也在瞬间红肿起来,阴霾着俊脸,谭宸虽然怒到极点,可是却依旧很冷静,他是那种越危险越冷静理智的性格,如果不是自愿离开的,谭宸明白没有人可以再这么短的时间里将沈书意带走,即使是谭宸自己这样的高手都不可能将沈书意无声无息的带走。

“啧啧,难道会是旧情人?”陆纪年玩味的笑了起来,沈书意的身手似乎并没有因为离开龙组多年而生涩,之前看她动手的时候,尤其是使用军刀的时候,那种凌厉的气势让陆纪年明白即使沈书意因为那样的原因被迫离开龙组,可是老头子对她可是依旧万分喜欢,即使离开多年还有这样精湛的身手,那如果一直在龙组的话,陆纪年明白沈书意只怕职位不会比自己低。

倏地一下,谭宸转过头来,阴冷骇人的目光吃人般的盯着陆纪年,这一瞬间,任何人都能感觉到谭宸那狠绝的戾气,似乎随时都可能将眼前罪魁祸首的陆纪年给撕的粉碎。

“喂喂,开玩笑而已。”被看的后背一冷,陆纪年快速的开口,这男人还真是恐怖,这眼神和那种荒原上最凶狠暴虐的凶狼没有两样。

陆纪年看了看身边同样冷着脸的莫念,啧啧两声,感慨的开口,“他这是听不懂玩笑话?”这幸好还不会迁怒,否则自己还不是很惨,肯定会被狠揍一顿,虽然陆纪年感觉谭宸更想要宰了自己,谁让是自己将他们牵扯进来的呢。

“能听懂不代表不生气。”莫念知道沈书意是自己离开的,倒也没有那么的担心了,不过对待嬉皮笑脸的陆纪年同样,莫念发现谭宸至少靠谱多了。

看着冷骇着脸庞,眼神阴鹜的谭宸,再看着表情漠然的莫念,陆纪年摸摸鼻子,这两个男人还真是无趣到了极点,也不知道沈书意是怎么和他们认识的,不会感觉到太冷了吗?

“对了,你们说小意她为什么就这么离开了,连个口讯都没有留下。”陆纪年目光里快速的划过一丝沉思,如果只是认识的人,为什么不等他们过来说一声,可如果是陌生人,现场怎么可能连打斗的迹象都没有。

“查一下有什么可疑的人过来源城了。”谭宸虽然还是寒着峻脸,看向陆纪年的目光也是冰冷的嗜血,不过却还是压住了火气,准备查找失踪的沈书意。

“放心,东西‘丢了’之后,整个源城就被封锁了,不管什么人进来了,我都能查到。”陆纪年得意的开口,拿出手机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将事情给交待下去了。

挂了电话之后,陆纪年突然就愣住,他为什么要听谭宸这个面瘫脸的,论起来他只是部队的一个小连长,自己可是龙组的头,论其军衔至少也算是少将级别了。

谭宸这会正在和袁子渊打电话,“查一下H国在这边的间谍,有没有抓到什么人。”谭宸不认为沈书意是被H国的间谍给抓走的,之前的打斗,虽然这些间谍身手不错,但是比起来绝对不是小意的对手,小意是主动离开的,那么必定是她熟悉的人,可是谭宸却依旧不放心,即使陆纪年已经开始在查了,谭宸也让袁子渊调查所有在源城各国的间谍活动。

“我说之前那两个纨绔少爷和千金小姐已经离开了,说不定他们知道点什么。”虽然陆纪年不认为周淮他们真的看到了什么,但是毕竟也算是一条线索,不放过没一条线索,小心谨慎是龙组的行事准则。

谭宸挂了电话直接向着黑暗里走了过去,莫念也同时迈开步子,再次被丢下的陆纪年无奈的在两人身后开口,“你们多少让我跟着啊,比起审讯我可比你们强多了,而且你们知道他们在哪里吗?我知道他们去医院了。”

“闭嘴!”谭宸回头冷斥了一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莫念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陆纪年三两步赶了过来,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上,大老爷般的一挥手,“走吧,去源城最好的医院。”

一间很普通的小院落,房子有点老旧了,院子里种植了一棵桂花树,角落里是两棵栀子花,白色的花朵香味飘远,让人深闻一下有种心旷神怡的愉悦。

“嫂子,你就不担心我对你不利吗?”朗声开口,谭亦邪魅的笑着,戴着眼镜,俊美的脸微微显得有点瘦削,他肤色很白,刘海散落在饱满的额前,笑起来眯着狭长的凤眸,给人一种优雅的气息,将腹黑和精明完美的藏匿在了优雅尊贵的背后。

“你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所以即使你要动手,胜负的概率也是一半对一半而已,更何况,你没有恶意。”沈书意平静的道,其实每一次被陌生人突然叫嫂子,沈书意都有些的无奈。

谭宸到底有多少发小兄弟,而且一个个都用一种好奇而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让沈书意都要怀疑难道在他们看来谭宸真的难相处吗?所以即使谈个恋爱,都像是天降奇观一般。

谭亦不是没有见过自信的人,在北京城的圈子里,谭亦和关煦桡几人被称为京城六少,虽然和其他太zi党不同,他们并不太惹是生非,可是人不风流枉少年,谭亦看起来优雅,肚子里可是一肚子的坏水,自然也就随着关煦桡他们偶然闹腾,见识的人自然也是多。

可是沈书意却非常不同,她给人一种沉静而聪慧的感觉,看起来非常的精明能干,可是眼神却同样干净透彻,笑起来的时候露出脸颊上的两个梨涡,笑容真诚,这是一个聪明却干净简单的姑娘家,说起来和白阿姨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你和谭宸是兄弟?”在谭亦打量自己的同时,沈书意也同样打量着对方,说实话,第一眼看起来两个人真的不像是兄弟,谭宸太冷漠,我行我素,狠戾果决。

可是谭亦却精明的像一只优雅的狐狸,笑起来很有味道,眯着凤眸,优雅却邪魅,让人感觉这个看起来瘦削,面色带着几分苍白的男人确实深不可测,诡谲非凡。

“为什么不是发小,而是兄弟?”谭亦眉头微微一挑,笑着开口,还真是有几分诧异,毕竟他和哥没有血缘关系,再加上给人的感觉绝对是天壤之别,很少有人能看出来他们是兄弟,沈家姑娘真的很聪明,而且很敏锐。

“关煦桡和之前那个喜欢电脑的顾钧澈都比谭宸小,而且他们面对谭宸的时候都有些的敬畏。”可是眼前这个优雅的男人不同,他虽然看起来很危险,诡谲莫测,但是沈书意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而且他说起谭宸时表情很平静,没有那种敬畏之色。

谭宸和谭亦是一起长大的,虽然中间分开了快十年了,但是这份情谊并没有因此而生疏,更何况这兄弟两人在小时候常常是一起联手和谭骥炎这个父亲对着干,感情自然深厚。

从国安部训练归来之后的谭宸身上带着凛冽的肃杀冷气,再加上谭宸的性格天生就冷酷漠然,沉默寡言,所以第一次见到谭宸的关许煦桡他们在佩服仰慕谭宸的同时,却也有些的敬畏。

毕竟谭宸归来之后,这些小辈们的身手都是谭宸给狠狠磨练了一番,虽然身手好了许多,不过对谭宸这个冷厉的“教官”更加的敬畏了。

“暂时需要嫂子你在这里住几天,我来源城的目的是为了调查国安部出现了内奸的事情。”谭亦笑了笑,他之所以来源城最主要的目的可是为了看看沈书意,当然完成任务也是目的之一。

原本文教授引渡回国的一切消息都是极其机密的,可是中途却被H国的间谍堵截,护送文教授的特工都牺牲了,任务的失败说明国安部出现了叛徒,将消息卖给了H国。

所以任务也就交到了龙组陆纪年手中,毕竟龙组的人是绝对不可能背叛的,而国安部出现了叛徒,甚至可能是某个高层,而陆纪年又将芯片丢掉的消息送回了北京城,虽然龙组没有叛徒,但是陆纪年他们也等于是被盯上了,而且陆纪年的身份不适合查这件事。

最后谭亦争取到了这一次的调查任务,直接是中央高层委任的特派员,谭亦看了一眼响起来的手机,对着沈书意一个眼神示意,自己快速的接起了电话,脱口而出的是一口流利的H国语言。

他竟然是潜伏在H国的双间谍?沈书意诧异的看了一眼谭亦,间谍特工什么的虽然危险,但是谨慎小心一点,也是有安全保障的,可是双面间谍就不同了,那是等于潜伏在满是敌人的危险圈子里,一个不下心就可能被发现。

而且想要探查到敌国内部的机密消息,那必须是非常高的职位才能窃取到情报,可是谭亦看起来如此年轻,却已经和H国的间谍高层联系上,足可以明白谭亦如今的地位也是不低的。

“其他人全军覆没,被活捉的我也解决了,是,人我抓回来了。”谭亦快速的开口,之前被沈书意击晕的那个男人就是被谭亦给一刀命中心脏给击杀的,其他的人也都被谭宸和莫念给杀了。

又是一阵H国语言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之后,谭亦挂了手机,邪魅一笑,“暂时需要让嫂子当我的人质了。”

为了任务,谭亦和沈书意都是一类人,可以牺牲可以放弃,也许在很多小的方面谭亦和沈书意都是精于谋算,说不定看起来还有点奸猾,给人城府太深的错觉。

但是在民族大义面前,谭亦和沈书意却比任何人都要冷静都要理智,所以两个人才默契的没有告诉谭宸,毕竟谭亦只是双面间谍,H国在源城还有一个间谍头子夜鹰,是谭亦他们的负责人,非常的隐秘,深藏不露,所以谭亦想要趁机立功,让自己更加取信于H国的间谍组织,谭亦他也是不得不小心谨慎。

如果谭宸知道了,说不定这些H国的间谍会察觉到什么,所以谭亦只能选择隐瞒了谭宸,包括陆纪年和莫念,如果不是因为计划需要沈书意配合,而且沈书意身手太好,谭亦没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给捉走,否则谭亦甚至不会在沈书意的面前暴露出来,日后即使事情完成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谭亦也参与其中了。

一幢看似普通的公司大厦办公室里,女人挂了电话,将变音器收到了手提包里,只怕谭亦都没有发觉他一直联系的直属上司,源城这边,甚至包括中国大陆大部分城市里H国间谍的负责任竟然是一个女人,一个看起来有些发胖,身材臃肿,带着几分职场中年女性的精明圆滑的女人:夜鹰。

女人坐了下来,办公桌上的金属姓名牌上写着郝金丽,职位是副经理,郝金丽翻开眼前的文件,可是思绪却在沉思,因为得到了内部消息,所以他们才能顺利的将芯片从陆纪年那里偷了出来,藏匿到了王少华的行李里,顺便的带到了海战团。

郝金丽阴险的笑了起来,只怕中国人打破头都想不到他们丢失的芯片现在正安全的在海战团里,而源城早已经戒严了,郝金丽知道芯片一旦丢失了,整个源城只怕森严的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所以她才重新布局了,也算是铤而走险,让芯片从公海上运送回到H国,但是却没有想到谭宸竟然严格的训练那些少爷们,他们所带的行李都被封存起来了,钥匙也被谭宸给收起来了。

知道芯片在什么地方,但是想要拿到有些的冒险,毕竟那里可是海战团,是赵临海直属的部队,一旦暴露了,那就是功亏一篑,芯片就等于重新回到中国人手里,所以郝金丽也不敢轻举妄动,却又担心陆纪年早晚会查出芯片的下落,时间紧迫之下,郝金丽立刻重新部署了一番。

她派人密切监视着谭宸和沈书意一行人的举动,然后利用曹四斌的关系再次将人给引到了巷子里,原本想要重伤谭宸,如果能搜到钥匙就更好了,因为这里是源城,赵临海看起来老实,可是治下严格。

为了杜绝王少华他们不好好的训练的念头,所以他们的行李包括行李里的手机平板电脑什么的都封存起来了。而这个锁也是特制的锁,没有钥匙只要强行撬锁,立刻回启动锁芯里的警报器。

杜绝王少华这群少爷可能去撬锁偷自己的行李念头,可是赵临海不经意的一手,却给郝金丽平添了巨大的麻烦,撬锁是绝对不行的,很有可能暴露她安插到军区里的间谍。

想要将间谍安插到部队里,让郝金丽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整整五年的时间,这个间谍才调到了海战团,职位也不算低,可以探查到一些消息,如果暴露了,再想要安插间谍进海战团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所以郝金丽就打算着如果能偷到谭宸身上的钥匙最好,实在不行将谭宸重伤,如此一来赵临海势必要调查这件事,而海战团里没有了谭宸和赵临海,到时候稍微再制造一点事端,趁着混乱将芯片给取出来,这可是万无一失,但是郝金丽没有想到谭宸和莫念竟然狙杀了她所有派出去人,还活捉到了一个。

幸好郝金丽一直有些不放心,所以在小心谨慎之下,郝金丽动用了她最信任的一个部下,代号野狼,而野狼也终于不负她所托,不但将活捉的人质击杀了,甚至还将沈书意给绑架回来了,虽然没有重伤到谭宸,但是有人质在手,日后行动也方便一些。

只是如今,郝金丽需要重新计划部署了,毕竟已经惊动了谭出和莫念,如何将芯片从封存的行李里拿出来,然后带到公海上交给自己的人,如何利用手中的人质让谭宸妥协,这一切都需要好好计划部署。

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

高级病房里,翟月脸色依旧苍白着,双手捧着杯子喝着水,一想到不久之前被人用枪抵着太阳穴,自己很有可能就死在了枪口之下,翟月就想要离开危险的源城回到N市。

“我要回去!立刻就回去了。”翟月声音有点尖锐的开口,手指用力攥紧着手里的茶杯,抬起头,原本娇贵,盛气凌人的脸上神色是苍白,发丝有点凌乱,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的狼狈。

“好,我们立刻就回去。”佟宝也吓得够呛,他虽然一直和沈书意过不去,当然了,在N市的时候佟海峰也警告过佟宝不要找沈书意的麻烦,关煦桡的背景非同一般,能请得到赵大元出山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善类。

但是在N市横行霸道惯了的佟宝又怎么可能听从佟海峰的话,当然了,他也懒得主动花时间和精力去刁难沈书意,可是如果真的碰上了,佟宝可不准备善了,但是今晚上之后,佟宝却再也不敢招惹沈书意。

此刻只要闭上眼睛,佟宝脑海里就浮现出沈书意从黑暗的巷子里如同死神一般快速的掠了出来,身影迅速的几乎不像是人类,那一双眼睛冰冷而嗜血,一拳头直接击中了男人的太阳穴,一手反扭住男人握枪的右手,咔嚓一声,佟宝都感觉自己清楚的听到了手腕骨头被拗断的渗人声音,佟宝可以肯定沈书意如果真的要杀自己,绝对不费吹灰之力。

周淮被一脚踹的胃出血,刚刚才结束了检查,不算太严重,但是必须要打点滴消炎,而且需要留院观察一晚上,如果没事了才可以出院回家休养,这会看着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要离开的翟月和佟宝,周淮不屑的冷哼一声。

“要走你们走!”不要说周淮现在的身体还需要住院观察,就算身体没事,周淮也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他虽然暴虐虽然嚣张跋扈,脾气被惯的很差,但是毕竟是从军区大院出来的,周淮身上还是有几分血性的,看着想要逃走的佟宝和翟月,周淮嫌恶的板着脸,这他妈的算什么兄弟!自己果真是瞎了狗眼!

“可是你……我……”佟宝听出周淮话里的不高兴,犹豫了一下,他和周淮真的是臭味相投,两个人在一起玩的非常好,这会看着周淮那冰冷的眼神,佟宝不由的迟疑了,但是一想到源城的危险,佟宝皱着眉头看着周淮,“要不我们一起离开!只是胃出血,不是大病,我们回N市的医院再治疗。”

“老子没有你们这么孬种,快滚,不要脏了老子的眼睛。”冷嗤一声,周淮不屑的闭上眼睛,他可是看得清楚,今晚上在巷子里的时候,佟宝如果不是被吓傻了,他绝对会丢下自己先跑,可是周淮当时即使再害怕,却也不会当孬种丢下自己的兄弟只顾自己逃命。

“我们走吧。”翟月可是被翟叫娇惯长大的千金小姐,原本今晚上的惊吓之下,翟月情绪就不好,再加上周淮那明显鄙视不屑的语调,翟月脾气也上来了,眉头一挑拉着佟宝就要离开这个危险的是非之地。

佟宝多少有点犹豫,这不仅仅是周淮是周子安的表弟,发生危险了,他们将周淮一个人丢在源城,关键是佟宝和周淮处的太好,突然这样做,佟宝也感觉自己不够仗义。

“走吧!”声音尖锐的拔高,翟月不高兴的看着犹豫不决的佟宝,他难道还想要留下来,说不定那些人什么时候又回来了!自己还年轻,她可不想真的把命丢在人生地不熟的源城。

一狠心,佟宝刚准备走,突然安静里,病房外的走廊里有着沉稳的脚步声一声一声的传了过来,如同是踩在人的心头上一样,翟月脸色苍白的一变,抓着佟宝胳膊的手忍不住的收紧再收紧,惶恐不安的哆嗦起来。

周淮也有点不安,毕竟之前黑暗巷子里的一幕太过于惊恐,此刻他的胃还痛的如同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给掐成一团,周淮知道那一脚的力度有多大,甚至可能直接将自己的内脏器官给踢碎。

病房的门被推开,在病房里三人惊恐的目光里,谭宸峻冷的面瘫脸出现在了三个人的眼前,冷厉的目光冰寒的没有一点的温度,周身更是笼罩着因为沈书意失踪而造成的慑人阴冷杀气。

“你们来做什么?”佟宝和翟月早就因为之前的事情吓破胆了,对沈书意都有了忌惮,更不用说凛冽着峻脸,阴霾着眼神的谭宸,所以倒是周淮还撑起了气势开口。

陆纪年是不方便出面的,所以他留在汽车里,让莫念帮忙弄了个探头,所以这会病房里的一幕清晰的出现在他的笔记本屏幕上。

一手夹着烟,陆纪年笑着看着三个吓的脸色都苍白的纨绔子弟,人和人真的没有办法比,看沈书意那一身精湛的身手,再看翟月瑟缩的躲在佟宝背后的怂样,谭宸还真是有福气,龙组可没有多少女同志,尤其身手还那么好,警觉度甚至高于龙组的其他成员的女同志,便宜谭宸了。

“之前看到的重新说一遍。”低沉冷厉的嗓音响起,谭宸冰冷的目光扫过三人,最后停留在还算冷静的周淮身上,峻脸冷酷而危险,“说。”

周淮虽然不知道谭宸和沈书意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之前周子安那样针对两人却也没有成功,尤其是之前被算计的那个孙大刚,他杀人的证据都是确凿,又有周家在里面运作,周淮虽然不知道最后孙大刚如何了,周子安也没有再说起这件事,也没有再针对谭宸和沈书意,周淮就明白他们绝对不简单。

“我们到达巷子里的时候……”周淮慢慢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之后在沈书意严令禁止他们对今晚上的事情保密之后,周淮他们就离开了巷子来到了医院。

“看来他们的确不知道。”陆纪年拨通了谭宸的手机,慢悠悠的开口,语调带着几分冷凝的肃杀,虽然话语里依旧染着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以为我才是那只黄雀,却没有想到我后面还有人,他应该一直在,等这三个纨绔离开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沈小姐跟着他离开了。”

这辈子,从来都是陆纪年算计别人,这还是他第一次失误,陆纪年一直以为自己在暗中坐收渔翁之利,却没有想到竟然暗中还藏匿着其他人,虽然这个人不可能是H国的人,毕竟如果是敌人,沈书意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跟着对方离开。

但是这种无法掌控全局的感觉还真是不好,陆纪年危险的眯了眯凤眸,一道寒光从眼眸深处一闪而过,不知道这个幕后人是哪部分的?军情九处,还是六处的,又或者是国安部重新派了人过来,不管如何,陆纪年都和这个人杠上了。

谭宸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看都没有看到被吓坏的三人,冷酷的转身离开,莫念也跟着一起离开,虽然他们都知道沈书意是自己离开的,应该不会有危险,但是只要人还是下落不明,谭宸和莫念怎么都没有办法真的放下心来。

谭宸黑着脸回到了海战团,黑暗里,只有四周的路灯还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有一个连正在夜间突袭训练,哨子声一响,呼啦一下,三分钟不到的时间,不少士兵却已经背着野战包快速的跑到了操场上集合。

谭宸向着分配给自己的宿舍这边走了过去,黑暗里,原本就凌厉的目光瞬间冰冷的一寒,身影快速的向着暗中飞快的掠了过去。

“连长!我靠,吓死小爷了。”王少华只感觉背后一寒,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谭宸挥出来的拳头差一点击中了王少华的太阳穴,也幸好谭宸从背后看出了他的身影,在最后一刻改变了出拳的方向,也将力度收了回来,否则这一拳头下去王少华估计得晕上半天。

谭宸看了一眼躲在树丛里的王少华和魏子,两人倒是夜行装备齐全,拿着望远镜正密切注意着封存行李的房间,一旁还放着两把信号枪,估计真的有什么人鬼鬼祟祟来撬锁,王少华和魏子直接对着夜空打信号枪,然后再过去抓内奸。

“回去。”冷声的开口,谭宸收回了目光,冰冷着面瘫脸。

“我们不回去!凭什么让我们回去啊!”王少华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这么不近人情,不但不表扬他们也就算了,竟然还冷着脸赶他们离开,他们可是在这里窝了几个小时,都不知道被蚊子吸走多少血了。

“连长,我们不能平白让人给利用了,再说我们这样守株待兔,也不损失什么,至少可以监视着有没有人过来撬锁。”魏子拉了拉和谭宸呛声的王少华,魏子知道谭宸是担心他们这样会打草惊蛇,但是就这样被人利用了,尤其这个人还可能是何群,魏子也憋屈的厉害,但是却还是记得谭宸的命令没有去质问何群。

可是魏子留心之后也发现了何群的确有点不对劲,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在自己四周跟前跟后的,虽然跟着,但是也不完全靠近,在自己需要吃胃药的时候,需要喝水的时候,何群才会出现,以前何群虽然总是有点怯弱,但是魏子发现何群现在神色不对,眼神躲闪着,不时向着四周看,好像很害怕什么,明显就是心里头压着事。

谭宸冷着脸,眼神冰寒的没有温度,就这么冷酷的看着王少华和魏子,“你们以为这样潜伏的就没有人会发现?”

谭宸走到这边之后,就立刻感觉到了树丛这边有人藏匿着,因为知道这里是海战团,所以谭宸只是直接动的拳脚,如果是在外面,或者是任务里,谭宸甚至可能直接就开枪了。

“你看不起我们?”倏地一下炸毛了,王少华将望远镜往地上一摔,暴怒着脸,脖子上青筋粗梗的凸起,幸亏是被魏子给拉住了,否则直接就冲上来和谭宸打起来了,虽然胜利的可能性直接为负数。

谭宸并没有开口,面瘫着峻脸,冰冷的目光漠然而不屑的看着勃然大怒的王少华,许久之后,冷冷的转过身,峻挺的背影向着黑暗走了过去。

被谭宸无视着,被谭宸轻蔑着,王少华粗重的喘息着,拳头因为攥的太紧而颤抖着,“我他妈的跟你没完!”这辈子王少华还没有这么憋屈过,被人当垃圾一般的看着。

“少华,谭连长瞧不起我们。”魏子虽然有些的愤怒,可是看着谭宸渐渐远去的背影,魏子突然就冷静下来了,为什么瞧不起?因为他们的确没有让谭宸瞧得起的资本。

如果没有了家事背景,他们还有什么?只怕和操场上那些正在整装待发的士兵一样,只有凭借着能力爬上来,谭宸的确有蔑视他们的资本,如果谭宸没有能力,早就被他们这些胡作非为的少爷们给整的哭爹喊娘了,早被周家的人给弄的滚出N市军区了,可是谭宸依旧好好的在这里,凭借的就是他的实力。

“我靠,什么玩意!”王少华依旧怒火冲冲,可是声调却明显下降了很多,他还是第一次想要靠着自己的本事将军区里的内奸给抓住,不单单是因为这个内奸唆使了何群将他们煽动来到了源城,也因为这个内奸是叛国者,王少华身为王家的人,骨子里流淌的终究是中国人的血液,这样卖国求荣的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可是王少华没有想到谭宸直接一瓢冷水泼了下来,虽然愤怒,可是愤怒之后,王少华看着沉思的魏子,是啊,他们有什么可以得意了不起的,刚刚如果谭宸如果是敌人,几秒钟之内就秒杀了他们两个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走吧,我们回去,这个锁是特制的,锁芯里安装了警报器,只要有人撬锁立刻会被发现。”魏子拍了拍王少华的肩膀,蹲下身将地上的装备收了起来。

“我他妈的的偏要好好的活个人样出来,早晚有一天,老子要狠狠的揍谭宸那个死面瘫一顿,看他还有什么可张狂的!”王少华发狠的开口,快速的将东西给收拾了起来,“魏子,我们也老大不小了,混不了几年了,现在是老头子他们顶着,等他们老了,王家和魏家就要靠我们了。”

“是,不仅仅是我们,还有那群混蛋好日子也差不多该结束了,都他们的是爷们,凭什么让连长看不起我们!”魏子朗声的笑了起来,仰头看着暗黑的天空,浩瀚的夜空,心似乎有种飞扬的感觉,“少华,我们还年轻,不管做什么都来得及。”

“是,老子就不相信这辈子就揍不到谭宸!”王少华张狂的大笑着,一手拎着监视的装备,一手勾着魏子的肩膀,带着年少轻狂的豪迈向着宿舍楼走了过去。

等到两人远去了,黑暗里,一棵粗壮的大树后面,谭宸走了出现,依旧是那一张冷峻的面瘫脸,可是眼神却没有了之前的冷酷无情。

“王家会感谢谭连长你对少华的教导的。”同样站在一旁的还有一直没有露面的赵临海,王少华那性子太张狂,不可一世,可是着实在谭宸手里吃了不少闷亏,而谭宸的打击和轻视反而激起了王少华不服输的战意。

“不用客气。”冷沉着嗓音开口,谭宸这才真正的向着住宿的方向走了过去。

还真是冷漠的性子,不过谭宸绝对是一名优秀的军人!赵临海笑了笑,也转过身离开了,虽然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可是赵临海还是相信谭宸的。

第二天,阳光明亮的洒落在海面上,源城的天气很好,这个季节也适合来海边,玩水不会太冷,普通游客都很庆幸有这么一个好天气可以来源城度假,丝毫不曾察觉到整个源城的氛围很是诡异。

对上面报告芯片因为内奸而被偷走之后,下落不明之下,陆纪年直接将源城给封的死死的,务必就是一只苍蝇过境都要查清楚是哪里来的苍蝇,而其他各国潜伏的间谍也察觉到了源城不对劲的气息,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紧绷,立刻开始四处活动,打探到底出了什么事。

找不到芯片没有关系,找到文教授也行,也算是釜底抽薪,即使得罪了性格有些孤僻怪异的文教授,但是至少不用让文教授被H国给抓走了,可是源城草木皆兵之下,文教授根本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陆纪年派人四处搜查的时候,顺便帮沈书意和谭宸去查曹四斌的下落。

“头,曹四斌真的是一个实打实的炮灰。”叶寒笑嘻嘻的开口,电脑屏幕上正是曹四斌的调查资料,因为芯片的事情,所以曹四斌才被幕后黑手引到了源城,从而将沈书意和谭宸也引过来,再间接怂恿王少华他们过来,然后在火车上将芯片偷走之后,趁机放到了王少华的行李里,再从军区将芯片拿走,趁着巡逻艇巡海的时候,在公海上将芯片送出境,而曹四斌从始至终都算是个被利用的炮灰。

“炮灰也是没有死的炮灰,如果真的死了,曹四斌在源城的消息就放不出来了。”陆纪年嘴巴里叼着烟,牛仔裤,灰色t恤,眯着丹凤眼,看起来带着几分痞子味。

“头,有人入侵我的电脑?”刚还想要在开口说什么,突然电脑屏幕一闪,系统防火墙发出了警报,叶寒双手快速的敲击着电脑屏幕,竟然有人入侵自己的电脑,这绝对是一个黑客高手。

陆纪年眉头一挑,将香烟掐灭的丢在烟灰缸里,快速的站起身来走到了叶寒背后,叶寒可是龙组真正的电脑高手,否则就不可能避开芯片上的特殊系统在芯片上装有定位系统,能有人入侵到叶寒的电脑里,那绝对是顶尖的高手。

安静的房间里,阳光斜斜的透过窗帘照射进来,叶寒视线快速的扫过屏幕上跳动的代码,一边迅速的敲击着键盘加强防火墙,目光微微的闪烁了一下,叶寒眉头一皱,刚刚他想要趁机入侵对方的系统,可是刚一有所动作,立刻就被对方发现了。

“头,对方要求和我们对话。”看到发过来的通话窗口,叶寒愣了一下,回头看向身后的陆纪年,“对方并没有真的入侵我的电脑,不过我也没有办法反跟踪过去。”

“接通。”陆纪年玩味的笑了起来,源城的事情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随着对话的接通,电脑里传来没有经过任何改变的清朗嗓音,很是好听,听起来说话的男人也很年轻,嗓音里还夹带着淡淡的笑意,如果是在其他场合遇到,肯定会忍不住说对方很和善。

“冒昧打扰了,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兴趣合作。”谭亦笑着开口,对于沈书意的电脑技术的确有些的敬佩,谭宸哥去了一趟N市就遇到这么一个能干的嫂子,自己是不是也该出去晃悠几下,说不定也能碰到一个两个。

“哦,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合作呢?”陆纪年同样露出狐狸般的笑容,听这个口气,陆纪年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H国的间谍,否则其他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在源城。

毕竟陆纪年带领龙组的一个小组过来源城就是为了文教授的事情,其他人不可能知道陆纪年和龙组的存在,对方找上门来了,想必还是因为文教授和芯片的事情从而找到的陆纪年。

“很简单,各取所需,各凭本事。”谭亦爽快的回答,即使没有见面,只听着声音,谭亦也能感觉出对方绝对不是个善茬,可是是哪个部门的呢?

国安部出了内奸之后,芯片的事情就由其他部门接手了,即使谭亦动用了不少关系,却也是没有查出来到底是什么部门在负责文教授和芯片的事情。

“具体来说我帮助阁下查清楚贵国的内奸,而作为报酬,阁下撤销在源城的一级戒备,将戒备等级降到二级。”谭亦优雅的笑着,即使将芯片给拿到了,但是拿不出源城也是枉然,而谭宸也准备趁机博取郝金丽更多的信任,“至于阁下丢失的东西和文教授,大家各凭本事如何?”

“好,成交。”陆纪年很是干脆的答应了,让叶寒切断了通话,如果能查到是什么人出卖了消息,即使这个人并不可能是真正的幕后人,但是至少也是幕后人的左膀右臂,能斩断一个是一个。

H国的间谍以为自己不知道芯片在什么地方,所以才开出了这样的交易条件,陆纪年只需要将海战团给盯死,就不怕芯片被带出境到H国,更何况文教授还在源城里藏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失败。

沈书意也切断了通话,快速的输入了几行代码,确定陆纪年和叶寒不会追踪过来,这才将笔记本给关机了,看向一旁嘴角勾着邪魅算计笑容的谭亦,“你准备用这个条件博取你上级夜鹰的信任?”

“嗯,芯片目前所在地只有夜鹰知道,这个是非常机密的,他没有告诉我,也没有告诉其他人,而负责这件事的所有人也根本不清楚偷取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海战团的内应只接到夜鹰的命令行事,他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藏在王少华的行李里。”谭亦点了点头,这件事H国做的非常机密,除了总负责的夜鹰之外,其他人都是听从命令行事。

就像是一道流水线一般,有的人制作汽车的轮胎,有的人制作底盘,有的人制作方向盘,大家知晓的只是自己做负责的这一部分,至于最后的成品到底是什么,只有最顶端的夜鹰才知道。只是这一次很可惜,夜鹰失算了,他并不清楚其实陆纪年和沈书意他们早就知道到了芯片就在王少华的行李里。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