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黑夜危机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20    作者:吕颜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可是翟家的千金小姐!”被一顿好骂的翟月立刻炸了起来,铁青着脸,愤怒的目光吃人般的盯着眼前诬陷自己的贵妇,根本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自己的银行卡会突然被冻结了,为什么公安机关打了电话到子曰会所说她涉嫌盗窃,而现在苦主都找上门来了和自己撒泼。

“千金小姐?我看你就是草包小姐,拿着我老公的钱出来挥霍,你爹当年怎么不把你直接给射到墙上去!省的你长大了不务正业,出来当小三,当情妇,丢人现眼!”贵妇的确泼辣,噼里啪啦一阵骂就像是开机光枪一般。

若是她气质差,五官丑,穿的衣服劣质一点,四周看热闹的人定然以为这个贵妇是假冒的,是被人花钱雇来故意捣乱的,毕竟翟月看起来的确像是个娇贵的千金小姐,那种从小到大富裕生活和优雅习惯养出来的气质不是那些暴发户的女儿可以假冒的。

但是这个贵妇虽然人到中年,但是保养的肤色白嫩,柳叶眉,丹凤眼,虽然怒火冲冲的骂人,但是那股泼辣劲还真的有几分火焰般的韵味,倒也不像是来诬陷翟月的,所以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傻眼了,也不知道该相信谁,最后一个个纯粹当看热闹了。

佟宝毕竟顶着翟月男朋友的名头,这会看到翟月被骂的狗血喷头,和一旁周淮对望一眼,刚好冲上前来将撒泼的贵妇给拉走,但是子曰会所的保镖却已经快速的上前挡住了两人。

“你们他妈的给我让开!”周淮就是暴躁脾气的,自己带来的人被欺负了,眉头一皱,暴戾的吼了一声,直接抬脚就向着保镖踹了过去。

周淮是在军区混大的,小时候开始就带着军区大院的孩子一起打架闹事,少年时期更是跟着警卫员学了些拳脚,直接去挑了外面道上的小混混,性子一来,直接都敢动刀动枪,最后被周将军给丢到了军区收性子。

但是即使在军区,周淮却也是那凶狠暴戾的性子,毕竟在云南那边的圈子里,他可以算是taizi党里的太子dang,虽然够义气,但是脾气太粗暴,看不顺眼的抬手就打,张嘴就骂,虽然有点忌惮子曰会所,可是翟月被人给阴了,周淮暴怒的狠着脸,阴霾着眼神直接就和保镖干了起来。

佟宝可是实打实的官三代,身手也算是普通,毕竟只是打架闹事,所以刚一动手就被保镖给制服了,这边翟月正恼火的厉害,但是她却不可能和这个贵妇一样对骂,结果一扭头就看到一旁吃着哈密瓜看热闹的沈书意。

“是你!是你陷害我!沈书意!”尖叫的骂了起来,翟月整个人向着沈书意冲了过去,她说自己怎么被人这么陷害了,原来是沈书意!这个贱人!

看热闹也能被殃及池鱼,再看翟月那狰狞恶毒的眼神,沈书意吧唧吧唧的啃着哈密瓜,今年自己果真是流年不利,躺着也中枪,也不知道是谁阴了翟月一把,结果给算计到了自己身上。

“滚!”冷沉着峻脸,谭宸冰冷的声音冷酷的响起,看着翟月这么凶狠毒辣的模样,谭宸就不由的想起小时候的沈书意是不是也是这样被人欺负,不管什么事都是她的错,被沈家父母,被沈素卿那个女人,被翟月这样的女人欺负。

“你……”不得不说冷着面瘫脸的谭宸气势很是慑人,阴沉的凤眸冷厉的迸发出嗜血的寒光,那肃杀的气息宛若出鞘即将染血的利剑。

翟月猛的停了下来,愤怒却又惶恐的看着谭宸,浑身忍不住的一个颤抖,太恐怖,翟月都感觉自己随时都会被谭宸给撕碎了。

沈书意抬头看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谭宸,挺拔的背影显得那么的安全而可靠,即使他知道自己不需要保护的,却依旧义无反顾的将自己当孩子一般护在身后,这是一种极其窝心的幸福感觉。

因为周经理和莫念去了包间商谈下一季度的毛料原石的供应数量,所以出事之后,工作人员原本是要去找周经理的,结果袁子渊刚好走了过来,虽然他的脚有点瘸,但是那种气势依旧震慑,似笑非笑的开口,“怎么回事?”

保镖立刻停下了动作,四周的客人对袁子渊也是笑着颔首致意,能在黑道上立足比起在白道上立足更艰难,更不用说子曰会所可是一块大肥肉,不要子曰会所下属的其他娱乐休闲场所,就单单是这里每年的营业额都可以抵得上一家上市公司。

尤其是子曰会所当年易主之后,顾家退了出去,其他人的心思立刻都活了过来,谁不想分一杯羹,更何况袁子渊接手子曰会所的时候,袁子渊孤身一人来了源城,没有身份没有背景,虽然大家也有些忌惮,但是各种暗算不断,不停的想要从子曰会所挖人,也想过从白道上下手,工商卫生包括警方三天两天的来查。

可是袁子渊也不是好欺负的,单枪匹马直接挑了几个黑帮老大的老巢,刀子架在对方脖子上,阴冷的开口,“要财那也是需要有命来花的。”

弱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袁子渊孤身一人,死了他一个就等于全家都死绝了,所以谁也不敢真拿着自己的老命和袁子渊斗,被杀了那他的地盘钱财都是便宜其他人了,所以袁子渊就靠着自己拼命十三郎的狠劲接手了子曰会所。

虽然黑道中人不敢和袁子渊动手,但是不代表他们真的原因放弃到嘴的肥肉,原本想着袁子渊这狠戾劲和血腥的性子,想要经营好子曰会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说不定到时候他自己就开不下去破产了,所有人都翘首等待着。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看起来是拼命十三郎的袁子渊却是个手腕灵活,左右逢源的主,白道上的不关系不出一个月都被他打点好了,子曰会所的生意也开始恢复,甚至有超越以前的趋势,而重新进入子曰会做的保镖保安那一个个都是和袁子渊一样,都是练家子。

有眼尖的人就发现这些人身上都带着伤,走路的步伐都是一样的,绝对是从部队退役回来的,原本的心思都立刻被掐灭了,大家隐约都明白子曰会所估计和军方有什么关系,而因为这些会所的保镖都是响当当的汉子,来会所里工作的女服务员也越来越多。

在其他地方,经常会被客人给欺辱,没有人身安全,可是在子曰会所这里不同,保镖身手极好,但是却不会欺凌会所的女员工,而且会所的女员工也是分类别的,愿意卖身的是一类,有些人就是普通的服务员。

当然,如果有卖身之后想要从良的,同样可以在会所工作,而且也不担心被以前的顾客找麻烦,不少女员工都直接和保镖谈恋爱结婚了,然后发现这些威武狠戾的保镖就是纸老虎,看起来气势十足,但是却格外的单纯,对女人更是宠的和宝一样,员工工作努力了生意自然就更加好了。

“和你们会所没有关系,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阴老子!”周淮气喘吁吁的开口,他身手还算不错的,当然这也是和他对打的保镖并没有完全出全力,暴虐着一张年轻的脸,满身的悍匪之气,周淮狠狠抹了一把脸,恶狠狠的目光看向沈书意和谭宸,但是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有能力找到人陷害翟月,而且还通过公安机关动的手?

上校就是为了那个姑娘?袁子渊好奇的看了一眼刚啃完哈密瓜的沈书意,这边她刚吃完了,谭宸却已经将面纸递了个过去给沈书意擦手,体贴入微到让袁子渊感觉世界都玄幻了,那真的是他的上校吗?那个在战场上杀伐果决,冷血绝情的上校?

看什么看!谭宸目光锐利的向着袁子渊射了过去,霸道十足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宣布对她的所属权!

上校,你这也太小气了吧?就是看了一眼而已,好吧,是两眼!袁子渊被瞪的很是无辜,而一旁沈书意自然敏锐的察觉到了袁子渊和谭宸之间那份联系,她原本就比任何人在敏锐。

当年在龙组训练时就是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环境,她都必须高度戒备,一草一木的波动都要纳入眼中。

难道这是谭宸做的?沈书意突然错愕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一旁还耍泼的贵妇,这会估计是骂累了,正拿着果汁喝着,虽然她还是表现气愤难平的样子,但是看向袁子渊的眼神带着熟悉和尊敬,应该是会所里的人,所以这都是谭宸安排的。

哭笑不得之下,沈书意看了一眼面瘫着峻脸的谭宸,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翟月就算真的死在他面前,谭宸都懒得看一眼,可是为了给自己出气,谭宸竟然会这样去算计报复一个女人。

“谢谢。”压低了声音开口,沈书意抬手主动握住了谭宸的大手,刚碰到他的手,瞬间就被反握住了,谭宸的手很大,掌心略带着粗糙,骨节分明中蕴藏着力量,这是一个男人的手,让人感觉安心可靠的大手。

谭宸很高兴沈书意的主动亲近,原本冷峻的眉眼里带着喜悦,得意的看了一眼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的袁子渊,自己的人谁也抢不走!

上校,你真的幼稚了!袁子渊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谭宸这两种极端的性格对比之下,袁子渊忽然有点担心的看向一旁的沈书意,如果她知道上校实际上的性子是冷酷狠绝,杀人不见血,即使杀的是敌人,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都会害怕一个手上沾满了鲜血的男人。

这应该是谭宸的部下,否则不会有这样担心的眼神,沈书意坚定的抓着谭宸的手,回给袁子渊一个安心的笑容,她绝对不会伤害到谭宸的。

好精明的姑娘家!袁子渊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是如此的敏锐,自己只是隐晦的看了一眼,她却已经洞悉了自己心里头的想法,这让袁子渊顿悟沈书意绝对不是普通人,那么自己的担心也就是多余的了。

嫂子好!无声无息的用眼神示意问好着,袁子渊这才仔细的打量着沈书意,不同于娇惯贵气的翟月,沈书意看起来和很多城市白领女孩很相似,只是肤色更加的白皙水嫩,一双大眼睛黑润幽深,笑起来的时候喜欢抿着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看起来很知性和聪慧,真的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果真是个懂得隐藏的高手。也对,如果真的是普通人,估计上校也看不上眼。

“小意!”这边刚警告了袁子渊,可是谭宸就发现两人竟然互相对视着,似乎在做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精神交流,谭宸立刻垮了峻脸,握着沈书意的手微微用力的收紧了几分,面瘫峻脸上黑眸定定的看着沈书意,袁子渊有什么可以看的,油嘴滑舌,身手也没有自己好!

沈书意扭头看着一脸醋意,却偏偏还是冷酷的板着脸的谭宸,就用那一声深邃的黑眸可怜巴巴的瞅着自己,沈书意感觉如果这会自己摸摸谭宸的头,他会不会高兴的甩甩尾巴。

“那是你的朋友,我就打个招呼。”声音压的低,沈书意笑着解释了一句,对于谭宸偶然这种幼稚的态度很是无奈,但是每一次却都是十足的包容。

“不用。”原来是因为自己才和袁子渊打招呼的,谭宸阴霾的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情极度的愉悦。

有了袁子渊出面,翟月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毕竟她可是搬出了翟父出来,而四周其他宾客多少也知道N市的翟家,毕竟源城虽然发展的很好,但是依靠的是旅游是这些休闲场所,但是N市的发展靠的是实业,而翟父在N市也算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

可是远在N市的翟父当知道自己女儿在源城丢了这么大一个脸,再加上翟月将脏水都泼到沈书意的头上,翟父更是气的直冒火,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沈家大宅。

“沈勋,不是我这个当姐夫的说你,但是你看看沈书意,她像个什么样子,和其他男人在会所里鬼混,竟然还结识不三不四的人诬陷小月。”翟父态度很是恶劣,气的够呛。

他原本就看不上沈家,毕竟沈家已经没落了,不过是自己的妻子和沈勋的妻子是姐妹,所以才有了这一层亲戚关系。

再加上沈勋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让翟父帮忙,翟父这才算是认下了这门亲戚,这些年走动也是女人之间的事情,可是这一次沈书意竟然犯到自己宝贝女儿的头上,翟父怎么都要出这口恶气。

“她已经离家了。”沈勋面色也是一沉,目光看向桌子上的一张五千万的支票,脸色就更是难看,他根本不知道这支票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支票是用信封装着,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到了沈勋的书桌上,信封上只写了三个字:抚养费。一想到此,沈勋就想到沈书意离家的那一天谭宸说的话,他竟然真的拿出五千万来卖断他们父女关系,这让沈勋气的厉害。

纵然他话说的再狠,再要将沈书意赶走,可是那终究是他沈家的女儿,可是沈勋没有想到沈书意却无情无义到这样的地步,让谭宸用五千万来卖断父女关系,以为有钱就是万能的吗?小意为什么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贪财贪婪,之前想要侵占独吞天依服饰,现在又是这样,这五千万她到底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想到沈书意过去可能结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还有沈书意那精湛的身手,沈勋脸色苍白的难看,而翟父的电话几乎算是火上浇油。

“那我不管,沈勋,你现在立刻打电话给沈书意,让她当着众人的面给小月道歉,挽回小月的面子,否则我不能保证给素卿看身体的那个神秘中医能不能找到。”翟父不屑的冷哼一声,带着盛气凌人的架势,一个小小的沈家敢对自己的宝贝女儿下黑手,也不看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笑到最后。

沈勋倏地站起身来,一提到沈素卿,沈勋表情立刻严肃起来,“那个中医一定要找到,这关系到了素卿的身体,小意那里我会让他给小月道歉的。”

“那就好,我们原本就是亲戚,我也不想将关系闹僵,就这样吧,我等着小月的电话呢。”等到了满意的答案,翟父咔的一声挂了电话,转而又打了电话给翟月,语调带着宠溺,“小月宝贝,放心,爸已经给沈家人说了,一会就让沈书意给你当众道歉。”

“爸,我要让沈书意给我跪着磕头!”虽然袁子渊出面解决了问题,但是翟月知道自己的脸是丢光了,这事如果传回了N市,她就真的不用出去见人了,这会听到翟父的话心里头才舒坦了一点,毒辣的目光看向角落里接起电话的沈书意,翟月阴狠一笑,“爸,一会我再和你说,我先挂了。”

“这里是袁子渊的,所以之前我算计翟月买了那么多毛料也算是便宜自家人了。”沈书意笑了起来,难怪之前说到这里时谭宸眼神有点不对。

“是我的。”谭宸沉声的开口,看着沈书意陡然之间瞪大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凤眸,难道自己在小意眼中很差?比袁子渊还要差?

“你还会做生意赚钱?”沈书意目瞪口呆着,怎么看谭宸这张面瘫脸都不像是会理财赚钱的,至少在沈书意看来谭宸更适合在战场上厮杀。

果真被看低了,谭宸无奈的摸了摸沈书意的头,虽然之前谭宸不认为自己会找个姑娘家结婚,他一直没有这个打算,甚至想都没有想过,但是他总不可能一直找家里拿钱用。

关于谭宸的婚事,谭骥炎和童瞳之前也提过一次,容温也说过一次,可是谭宸是真的想都没有想过,他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和一个陌生女人在一起生活的场景,甚至会同处一室共睡一张床,更何况他还领导着【绝杀】,虽然谭宸身手极好,但是也不能保证每一个任务里自己都会活着回来,所以就更不用去祸害一个陌生的女人。

但是谭宸对沈书意真的是一见倾心,那种感觉很微妙,就认定了这个人,她的一颦一笑都是赏心悦目,吸引着谭宸的注意力,让他想要护着宠着这个人,尤其是了解沈书意之后,知道她在沈家过的很不好,谭宸更是占有欲十足的要将人给揽到自己身边保护着宠爱着。

原本以为两个陌生人在一起必定会不习惯,其他人都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更不用说谭宸这样冷酷面瘫的性子,但是这一切发生的却是如此自然而然,似乎他和小意已经认识了一辈子一般,相处的是那么的融洽。

摸摸鼻子,好吧,谭宸也会赚钱的,沈书意一抬头,却见不远处翟月正阴森森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不单单是怨恨还有得意?难道之前被气的脑子坏了,这边刚想着,手机却已经响了起来。

看到熟悉的号码,沈书意诧异的一愣,刚刚轻松愉悦的心情瞬间就消失了,这些年来,沈父主动打给沈书意的电话一双手都能数过来,抬头看着得意不已的翟月,沈书意明白过来沈父的这一通电话是因为什么了。

原来除了自己,爸对谁都好,至少比自己好!不用接这个电话沈书意都知道沈父会在电话里说什么,原本以为不在意了,可是这会想笑却还是笑不出来。

“挂了。”谭宸一看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再加上刚刚沈书意说了她和翟月表姐妹的关系,这会看到沈父打电话过来,谭宸冷着峻脸,这电话绝对是兴师问罪的,心里头不由更加心疼沈书意,为什么沈家人可以偏心到如此地步。

“没事,我去接一下。”看到谭宸因为自己而黑着脸,沈书意不由笑了起来,握了握他的手示意谭宸不用担心自己,这才拿起电话向着安静的角落里走了过去,“爸,什么事?”

“你问我什么事?你为什么要用那样下三滥的手段去陷害小月!”沈父愤怒的话在电话里响起,一想到翟父说沈书意竟然找了一个泼妇陷害翟月,诬陷翟月和有夫之妇生活,当情人当小三,沈父情绪几乎要失控,他这一生光明磊落,即使经商那也是正正经经的做生意。

可是他的女儿却好的不学学坏的,这种卑劣下贱的行事都可以用在自己的家人身上,如果这件事被传出去,沈父明白翟月的名声是坏了,日后说不定都会影响到她的婚事,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翟月和小意不和,所以他的女儿就这么恶毒的报复。

果真和以前一样,出了事肯定是自己的错,为什么其他家长在孩子出事之后,第一反应是护着自家孩子,极其护短的家长就不说了,就算普通家长他也会先问清楚情况,而不是这样劈头盖脸的责问,直接落实了自己的罪名。

“爸,你打电话过来就是兴师问罪的话那我就挂了,这可是长途,贵着呢。”慢悠悠的开口,沈书意靠着角落的柱子上悠然的笑着,表情带着几分苦涩,不过当余光瞄到谭宸远远的看向自己时,沈书意回给他一个明亮的笑容,只是有点难受而已,她已经习惯了,也会渐渐的淡忘掉沈家人。

“立刻去给小月道歉!”沈父再好的脾气这会也忍不住的咆哮起来,教子无妨这四个字让沈父都恨不能时间倒转回来,那么他会严厉的教育主管女儿,而不是让他在外面胡作非为。

“那我就先挂了。”沈书意平静的开口,有些厌倦的想要挂断电话,可是手机里沈父的声音再次暴怒的响了起来。

“道歉!你难道不知道翟家在给素卿寻找中医调理身体吗?”沈父气急败坏的开口,却也顾不得其他了,沈父虽然修身养性,但是却也看透人心,他明白翟父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他位高权重,认识的人多,翟父听人说起北京城有一个中医,医术一绝,只是行踪隐匿,但是为了沈素卿的身体,沈父还是带了重礼上门拜托翟父帮忙打探。

怔了片刻,沈书意却连说话都懒得开口了,直接挂断了手机,犹豫了一下,关了机,大步向着谭宸走了过去,如果在以前,说不定自己还会气的又杠上了,但是如今虽然还是有点难受,却已经不是那么不能接受了,因为有些人,不管你如何的用心,他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你再怎么付出都是这样的结果。

“曹四斌的下落有了一点线索,我们过去。”谭宸站起身来,若不是沈父这一通电话,他必定会让沈书意在会所里继续玩一下,毕竟她之前赌石时很是喜欢,可是此刻,谭宸只想着找个事让沈书意分心,至少不要为了沈家人难受。

“有线索了?那我们过去。”沈书意点了点头,他们来源城最开始的打算就是为了找曹四斌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和龙组扯上了关系,但是幕后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以曹四斌这条线索还是不能放弃的。

翟月原本还得意洋洋的等着沈书意给自己道歉,谁知道等了半天之后,沈书意直接和谭宸要离开了,那是?突然的,当看到莫念冷漠着脸庞向着沈书意走过去时,翟月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是之前她查了很久却半点线索都没有查到的那个神秘黑暗的男人。

“我们也跟过去。”虽然不知道沈书意三人要到什么地方去,但是翟月却不愿意和莫念再次擦身而过,眼睛里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嚣张,这一次她一定要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源城经济很发达,同样也很乱,除了富丽堂皇的一面之后,暗中却也隐匿着肮脏黑暗的一面,来源城之前,谭宸就让袁子渊帮忙调查曹四斌的下落,虽然很隐秘,却还是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曹四斌藏在这片贫民区的一间民房里。

“有埋伏!”刚下了车,因为这边巷子太多太乱,车子开不进来,沈书意走了几步之后立刻敏锐的察觉出四周有种不平静的危险,这是沈书意本能的直觉和反应,即使她还没有发现隐藏的敌人,但是本能的感觉提醒她这里很危险。

“小心。”谭宸握了握沈书意的手,然后大步一个上前,而莫念则是退到了最后,将沈书意留在了中间最安全的位置。

黑暗里,路灯杆倒是都在,可是灯泡都坏了,四周是一片黑暗,当三个人走到其中一条巷子里时,突然汽车发动的声音响起,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子快速的将车身一横,挡住了巷子口,而从黑暗里此刻已经蹿出了数十条身影,手里拿着锋利的匕首,黑暗的夜色之下,匕首映射着森寒的月光。

“别动!”异口同声着,谭宸和莫念同时将沈书意推到两人身后,两道修长的背影挡在了沈书意的面前,面对着冲过来的十多个高手,而沈书意背后是一堵墙,除非这些人踩过谭宸和莫念的尸体,否则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伤到沈书意一分一毫。

明明三个人呈现三角形的阵型才是最安全牢固的战斗方式,可是这两个男人却将自己当成小白兔一般护到了身后!沈书意无奈的看着打斗的谭宸和莫念,翻了个白眼,目光向着不远处的黑暗里扫了一眼,那是一幢老旧的居民楼,二楼还亮着灯。

白亮的灯光快速的闪了三下,这是龙组的一个暗号,沈书意判断的果真不错,这个巷子最有利的狙击位置已经被陆纪年带人占领了,他们这会正在暗中看热闹,或许可以说是坐收渔翁之利。

“啧啧,这样的敏锐力还真是惊人。”陆纪年坐在藤椅上,透过望远镜远远的看着被护在谭宸和莫念身后的沈书意,龙组的人对于危险的感知强过任何人,但是沈书意的这种程度却还是少之又少,几乎都快算得上是一种异能了。

“头,你说H国这些人为什么围堵他们?”叶寒不明白的开口,虽然在芯片丢了之后,陆纪年先是电话回去通知了上面,然后在源城开始戒严,钉死所有外国的间谍和可疑人员,这个时候任何人想要通过海关出境回到H国都不太容易。

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这是因为陆纪年丢了芯片,所以一寸土一寸土的在源城开始查找,估计连上面的人都不知道其实芯片虽然说丢了,但是也不算是丢了,至少还在军营里。

“谭宸肯定用了什么办法将芯片给藏起来了,在部队里H国的内奸没有办法拿到芯片,毕竟那可是军营,赵临海看着老实,但是能据守在源城,赵临海可不是个软角色,部队里的内奸担心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暴露自己,到时候芯片的下落反而提前暴露了,所以这些人只能曲线救国了,先找谭宸和沈书意的麻烦。”陆纪年点了一支烟优哉游哉的抽了起来,俊美的脸上带着危险的笑容,半点看不出他的担心。

“有可能谭宸将那些纨绔少爷的行李都锁了起来,毕竟到了军区就该好好训练,那些纨绔少爷的东西都被收缴了,这也是合情合理,所以他们攻击谭宸是为了拿钥匙。”陆纪年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一会开一会关,再次看了一眼打斗圈里的谭宸,“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想要重伤了谭宸,这样赵临海肯定要彻查这件事,没有谭宸和赵临海的管教压制,那些少爷们肯定会要闹腾,再加上有心人的唆使,一闹起来内奸就可以浑水摸鱼的将芯片给拿走。”

“也对,他们刚刚还在子曰会所闹事了,这会出门被人报复也是情理之中,当然,源城这一块原本就混乱。”叶寒明白的点了点头,不过H国的算盘只怕是落空了,不管是偷钥匙还是打伤谭宸一行根本都行不通。

“果真出来打黑枪的了。”陆纪年眼神一凛,将手里的香烟和打火机都丢到了一旁,快速的站起身来走到他的狙击枪前,目光透过瞄准仪迅速的向着黑暗里搜索着。

为了确保可以直接伤到谭宸等人,H国的确是出动了不少人,可是却没有想到谭宸和莫念身手惊人的恐怖,出手都是必杀的凶狠,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却已经直接斩杀了六个人。

黑暗里,沈书意快速的眯起眼,手中却已经多了一把银色的手枪,和谭宸打了一个招呼,借着黑暗的遮掩,身影快速的向着巷子里挪了过去。

陆纪年透过瞄准仪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沈书意的动作,宛若黑暗里的使者,整个人已经和夜色融为了一体,动作迅速的向着被锁定的目标靠近着,莞尔一笑,看来是不需要自己动手了。

似乎是察觉到身后有人,正潜伏的敌人本能的一个回头,只感觉眼前银光一闪而过,森冷的光芒是如此的冰冷,快如闪电的动作之后,男人的喉咙却已经被割破。

出手必杀!无声无息!鲜血飞溅的喷涌而出,沈书意在割断对方喉咙时已经快速的收刀掠到了对方身后将敌人倒下的尸体接住,悄然无声的放在地上,然后继续向着下一个可能潜伏敌人的地点走了过去。

“头,沈小姐的军刀很特别。”叶寒快速的开口,沈书意速度太快,他只看到沈书意收刀的那一刻,银亮的军刀沾染着鲜血,刀刃的弧度极大,刃口锋利到极致,横刀一抹,直接割断敌人的脖子,出手的力度把握的精准,所以只割断了气候和动脉,却没有伤到颈骨,这样出刀杀人和收刀只需要短短一秒钟不到的时间。

“嗯,这种军刀是偷袭的利器,不过龙组的人一般用的还是军刺居多。”陆纪年自然也注意到了沈书意的军刀,只是龙组的特殊性决定他们的武器更多的都是为了保护,而沈书意的军刀倒更像是国安部那些间谍门使用的武器。

看到谭宸和莫念已经快要胜了,暗中潜伏的另一个敌人也察觉到今晚上的任务失败了,联络另一个潜伏的同伴离开,可惜却没有回到之后,男人瞬间明白对方被狙杀了,那么自己也很有危险,男人快速的将枪收了起来,身影跃入了夜色之中,一面对着联络器开口,“任务失败,撤退中。”

黑暗里,男人跑的很快,甚至快要忘记隐匿自己的行踪,但是他一直有种惊恐的感觉,似乎被死神给盯上了一般,这种危险的感觉让男人更加迅速的奔跑着,但是危险的气息却是如影随形。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翟月皱着眉头开口,嫌恶的看着脏污的路面,到处都是乱扔的垃圾,原本他们是跟着过来的,结果下车之后就跟丢了人。

“喂,你有没有看到……”佟宝看着从黑暗巷子里冲出来的男人,随即快速的开口,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却被男人那阴沉的眼神看的一愣,好恐怖的目光,嗜血而虐杀。

“小心!”周淮终究是在部队里待的时间多,虽然是混日子的,但是却还是比佟宝敏锐一点,感觉出男人的不对劲,周淮快速的将佟宝拉了过来,拔出手枪。

可是他的动作太慢了,手枪刚拔出来,根本没有来得及瞄准,周淮只感觉眼前人影一闪,手腕剧烈一痛,手枪却已经被男人给反手夺了过去,而这么一迟缓,沈书意也赶了过来。

知道无法逃走!男人一脚将周淮踢倒在地,一手迅速的抓住一旁根本没有反应的翟月,枪口冰冷的对准了翟月的太阳穴。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