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子曰会所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9    作者:吕颜

入夜之后的源城显得格外的热闹,尤其是因为和H国隔海相望,不少国外游客也会在游玩过H国之后,直接源城进入中国境内游玩,所以源城这个旅游胜地,度假天堂就是入境游客的第一站,而酒吧街这边更是热闹非凡。

“先生,小姐晚上好,麻烦请出示贵宾卡。”电梯小姐柔声的开口,面带着微笑,面容姣好,性感的V字领职业套装包裹着丰腴的身材。

低头鞠躬行礼时,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弹跳而出,可是虽然妩媚却不给人放荡的感觉,由此可见这一家会所绝对非同一般,毕竟一个迎宾小姐都是气质极佳的美女。

莫念拿出了一张黑色镶钻的会员卡,电梯小姐眼中迅速的滑过一丝惊诧,这可是传说中的尊卡,传说这家上百年老字号的会所成立之初只发出去了五张尊卡,而每一个拥有尊卡的人可以直接在会所里调动五千万之下的资金,在整个源城所有的黑道帮派里,这一张尊卡几乎就是通行证。即使杀人放火了也可以离开。

子曰会所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最早的雏形是酒吧,后来是KTV,最早负责会所的老板是一个爱好孔孟学的儒雅男人,一袭长衫,风度翩然,完全看不出他是经营酒吧会所的,而且还取了个雅致的名字:子曰。

到后来,子曰会所规模越来越大,甚至还有了可以在黑白两道通用的尊卡,可是传说只是传说,并没有人真的见过这种尊卡卡。

只是在公司的员工手册首页有尊卡卡的图鉴,让每一个会所的员工不要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可是大家真的只当这个是传说而已,毕竟这些年来谁也没有见到过。

进了电梯之后,莫念按下楼层,电梯直接下行向着地下二层,叮的一声响,当电梯门再次打开之后,金碧辉煌的走廊上是一个个双手负在身后,身姿笔挺,眼神凌厉的保镖,这架势越发的让人感觉这里不太寻常,只怕是有黑道成分,这些黑色西装的保镖腰间都是鼓鼓的,想来都是配备了手枪。

“每周四都有一场赌石会。”莫念沉声的开口,领着沈书意向着大厅走了过去,估计一般人都不会想到在会所的地下二层还有这样大规模的赌石,第一眼看去像是西方宴会的布局,不过长长的桌子上摆放的不是美酒佳肴,而是一块一块的赌石毛料。

每一张长桌边都站着面容姣好的女工作人员,而穿着清凉性感的侍应生则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客人在谈论着什么,偶然从托盘里端过香槟酒碰杯说笑。

“莫先生。”负责的周经理错愕的一愣,随即快速的迎了过来,目光里带着对莫念的敬畏,“老板正在包间里见客,今晚上有一场赌局,我立刻去通知老板。”

“不用,等子渊忙完了再说。”莫念冷沉的峻脸,目光快速的扫了一眼四周,很多都是周边黑白两道的大佬富商们,他过来是像袁子渊打听曹四斌的下落,既然他有事,莫念不在乎多等一下。

赌字古往今来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而子曰会所的地下赌石更是南方这边的最大的一个场所,而莫念正是这一家会所幕后老板袁子渊的供货商。

如今的原石籽料越来越少了,更不用说品相极好的老坑玻璃种之内的,而莫五爷几乎控制着整个中国地区所有的原石渠道,珠宝商们也都知道如果得罪了莫五爷,那么就等着从这一行被赶出去。

而暗地里,莫五爷同样操控着从东南亚入境的毒品线路,比起毒品泛滥,私藏夹带成风,政府方面也宁愿由莫五爷来稳定这个根本不可能取缔的毒品销售,至少每一年可以控制毒品流入境的数量。

更何况莫五爷虽然在国内,但是莫家真正的势力却是在东南亚这边,一旦动了莫五爷,那么整个毒品市场将会呈现一片混乱的局面,到时候可就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去四处看看。”沈书意看了一眼和周经理寒暄的莫念,微微一笑向着周经理点头憨厚之后,自己倒是兴趣十足的向着这一块块的的毛料原石走了过去。

当年在龙组的时候,为了训练直觉和敏锐力,沈书意都不知道自己赌了多少次毛料原石,当初训练的时候他们还戏称以后即使退休了,那也算是个赌石界的老手了,至少是衣食无忧了。

赌石,除了最专业的知识之外,还有一个就是靠运气,运气这东西有时候感觉还真的很邪乎,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但凡牵扯到了赌就有些玄乎了,很多时候赌石的人依靠的也是一种直觉。

而身为龙组一员,当年的教官恨不能将沈书意他们送去实验室改造一番,最大可能的激发每个人的第六感应。

而沈书意他们当年也的确接受了一些很科学的实验,人类对大脑的认识还是太浅薄,普通人的大脑只开发出了10,左右,余下的90,多都处于休眠状态,若是能将这部分的大脑再开发一些出来,想必人类社会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所以这些年各个国家也都在研究这个课题,不单单是为了文明科技的发展,也是为了人类最古老的话题增加寿命,所以龙组旗下一个实验室专门负责这个实验课题的研究,而沈书意他们都接受过一些实验。

而经过这些年的专业训练,沈书意对于危险的确有一种本能的直觉反应,而除了日常的训练和战斗之外,赌石也是锻炼人直觉的最好办法之一,只是从离开龙组之后,沈书意就再没有碰过赌石这一块了。

果真是由莫念直接供应的毛料原石,品相极好,出绿的可能性也很大,而且至少有一半是老坑出来的,这让沈书意不由诧异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和周经理交谈的莫念。

有的时候,沈书意能感觉到莫念对自己很熟悉很熟悉,但是如果有人跟踪过自己,沈书意不可能不知道的,当然也不排除有些跟踪高手,毕竟术业有专攻,可是莫念找这样的跟踪高手跟踪自己做什么呢?

沈书意仔细的看了看眼前一块足球大小的红褐色毛料,一旁的礼仪小姐立刻将专业的工具放在托盘里给沈书意递了过来,虽然是赌石,但是也需要借助工具仔细的观察,这样切出翡翠的可能性才会高一些。

“你怎么在这里?”诧异的女音响起,翟月皱着眉头嫌恶的看着沈书意,对于这个表姐妹,翟月从小到大都看不起,但是沈书意偏偏比她这个翟家的千金小姐还要狂还要傲。

明明被姨妈和姨夫嫌弃厌恶,却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巴结自己,而曾经在少女时期的翟月很多次都如同娇贵的小公主一般出现在沈书意面前,炫耀她收了多少礼物,多少男生爱慕暗恋自己,翟家父母如何的宠爱她。

可是沈书意直接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有时候听的烦了直接拍拍屁股走人,这让翟月对不识好歹的沈书意就更加痛恨了,尤其是秦炜烜还经常出现在沈书意身边,对她很是照顾,当初十四位的翟月已经出落的楚楚动人,而秦炜烜年轻帅气,带着成功者的沉稳睿智,不同于翟月身边那些只知道靠着家里关系耀武扬威的纨绔子弟。

翟月并不是说真的喜欢秦炜烜,可是她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所有男人都围着自己转的状态,所以她一度经常出现在沈家,想要将秦炜烜勾走,但是秦炜烜对待翟月却只是如同妹妹一般,不管翟月如何明示暗示,甚至有一次在酒吧故意喝醉了酒勾搭秦炜烜过来,主动献身,秦炜烜却还是拒绝了。

这让看了热闹的沈书意乐了好几天,翟月就更是痛恨一无所有,但是却偏偏高傲清高的沈书意,后来翟月年龄增长了,外面的世界太美好,她自然就没有时间来纠缠沈书意。

毕竟当初是清楚年少,才会整天缠着沈书意想要看她羡慕嫉妒自己的可怜眼神,然后她就可以如同女王一般高高在上的将沈书意踩在脚底下,可惜一直到如今,翟月却还是没有成功,沈书意很多时候都懒得理会翟月。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难道你以为就你有身份背景,我就没有了?”沈书意放下毛料,双手环着胸口,笑眯眯的看着挑衅的翟月,摇摇头,一副看幼稚小丫头的眼神,“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

“呵呵,沈书意你这是吹牛不打草稿?你凭什么和我比,我可是翟家的千金小姐,是N市圈子里的小公主,你算什么东西?就算是素卿在这里,她也不敢和我这么说话。”翟月一看沈书意这慵懒懒的笑容,就气的牙痒痒。

这个女人虽然姿色不错,但是沈家不过是一介商贾,而且还是越来越没落的商家,天依服饰虽然在服装界还是占有一席之地,可是却还是慢慢的在没落了,沈素卿还算是沈家的大小姐,可是她沈书意算什么?

“我听素卿说你貌似勾搭了一个野男人,穷当兵的,沈书意你真的傻了吧唧的甩了秦炜烜和这个野男人出去住了?沈书意,怎么又你这么白痴的人?”翟月讥讽的冷笑起来,以前多少还算是沈家的小女儿,虽然不受宠,但是还有秦炜烜这个男朋友?可是如今呢,难道跟个小连长去当连长夫人?

谭宸看起来很穷很挫吗?沈书意抿了抿嘴角,看了一眼满脸讥讽嘲笑的翟月,难道这些人眼睛都是白长的吗?就谭宸那板着面瘫脸的气势,只怕不是一般的家族可以培养出这样我行我素的强大气场,沈书意都感觉自己真的将天给捅个窟窿,谭宸都能想办法给补上。

但是为什么沈素卿和翟月都认为谭宸一无是处呢?果真还是自己比较慧眼识珠,或许这也算是从龙组离开的福利,锻炼出了敏锐的直觉和过人的第六反应,所以自己一眼就看出谭宸面瘫背后的强大,捡到宝了啊,虽然这个宝贝面瘫了一点,但是丝毫不影响他是宝的本质。

“你笑什么?”翟月就最痛的就是沈书意的笑容和眼神,明明是一无所有的穷困,可是她偏偏还能熠熠着一双黑眸,笑的恣意快乐。

“谭宸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穷。”沈书意好心的解释了一句,多少也该维护一下谭宸在外面的形象的,至少能在揽月苑有用那么一套房子,价值就是几百万了,会穷才奇怪呢,不过说起来自己好像是挺穷的,沈家的家产沈书意已经决定不要了,就当她便宜沈素卿了。

自己因为谭宸还是变了,以前的时候,沈书意却是固执的要争下沈家的家产的,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家产他干嘛不要便宜沈素卿,可是现在,突然感觉之前自己那么固执倒是挺无聊的,浪费时间和精力,或许真的不那么在乎沈家的人了,就连心思都懒得用到他们身上。

要不今天就赌几块毛料吧,总不能以后送谭宸一个礼物还得让他拿钱刷谭宸的银行卡,想到此,沈书意立刻斗志昂扬起来,快速的看着眼前的毛料,价格都不菲,毕竟很多是从老坑出来的,一块毛料都得三四十万。

“沈书意你就不要丢人现眼了,就你还会赌石?想要一夜暴富那也要稍微有点脑子,更何况你有钱买得起毛料吗?”翟月毫不客气的嗤笑着,故意将声音说的有一点大,好让四周的人都能听见,看沈书意的笑话,当然如果能逼着沈书意为了面子买下毛料,到时候切垮了,损失了钱财还丢了面子就更好了。

“麻烦将这位话痨的小姐请到一边去,她打扰到我看毛料了。”沈书意优雅一笑的对着一旁的礼仪小姐开口,若是其他场合,沈书意说这话有点不合时宜。

毕竟除非是你的身份背景特别厉害,强大到可以让主办方不惜罪客人也要遵从你的命令,但是这里是赌石的地方,看毛料需要安静需要思考,所以一般内行人都有默认的规矩,在对方看毛料的时候绝对不可以打扰,而且有个先来后到的规矩,除非对方不要了,否则即使这块毛料品相再好,你也不能出手。

沈书意狡黠一笑,对着脸色不虞的翟月摇摇头,她可以用谭宸的身价来打包票,翟月被自己这么一激怒,肯定要出手买自己看中的毛料,只是为了出一口恶气。

“你算什么东西!”翟月果真气的脸色铁青,狰狞的表情,恶狠狠的看着赶驱赶自己的沈书意,而一旁的礼仪小姐则是走了过来。“这位小姐,我们这里毛料很多,你可以换个地方继续看,请不要打扰到其他客人,谢谢。”

能进入子曰会所的礼仪小姐也都是很有眼力劲的,刚刚她就看到了周经理亲自过来接待那边的那位先生,态度很是尊敬,而沈书意是和莫念一起过来的,所以礼仪小姐自然以沈书意为尊,更何况沈书意的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

“她看中哪块了,我加倍价钱买下来!”翟月气呼呼的开口,抓着手提包的豆蔻素手狠狠的用力收紧,指甲都快要将手提包给掐破了。

果真上当了!沈书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惋惜无比的看了一眼大放厥词的翟月,看来她应该是过来源城玩的,而这些纨绔少爷千金们估计也是知道子曰会所的名气,会所大厦下面地下二层有个赌石的场所,所以才过来凑热闹的,而翟月必定是半点都不知道赌石界默认的规矩,以为有钱就可以横行霸道了。

“你笑什么?”翟月虽然被气的狠了,但是多少也感觉出四周看向自己的人目光里带着鄙视带着嘲笑,尤其是一些女人的视线就更为轻视了,这让翟月不由的皱起眉头,她从小到大顺风顺水惯了,还没有这么憋屈过,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沈书意也懒得理会翟月了,偶然欺负一下就行了,沈书意目光停留在左边的一块黄褐色的毛料上,比起其他的毛料,这一块个头小了很多,也就柚子那么大,乍一看品相极好,皮制粗厚,毛料表面还能摸出那种粗糙的黄褐色沙粒的,很有可能出绿,但是毛料后面却突然断出了一条蟒带,蟒带一出,这一块毛料就算是毁了。

而且沈书意拿起放大镜打着手电筒仔细的照了照,蟒带上没有松花,即使意外的切出了翡翠,只怕成色水头也会很差,更有可能只是一片绿层。

还真是挺有意思的,从前面看绝对是一块极好的毛料,但是毛料后半部分看相极差,两个极端出现在了同一块毛料上,沈书意将工具放到了托盘上,素白的指尖轻轻的抚摸着毛料,那种跃跃欲试的直觉沈书意很熟悉,这是一种本能的直觉,似乎催促着她购买下这一块毛料。

“沈书意,你该不会穷到没钱了,所以就挑了这么一块最小的毛料吧?”翟月嘲讽的笑了起来,比起那些动辄几十万,甚至在中间还有三块镇场之宝的价值百万的毛料,沈书意看中的这一块真的太小了,所以价格也是极其便宜的。

“我看你还是回家算了,不要出来丢人现眼,要是有认识姨妈和姨夫的朋友在这里,沈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翟月得意的笑着,打击着没有钱却打肿脸充胖子的沈书意,不过她到底是怎么进来这样高级场合的?

翟月也是因为佟宝和周淮的关系才能进入这里,一般来这里赌石的人非富即贵,消费下来上百万刷刷的没有了,翟月他们虽然也算是花钱如流水,但是真的几百万玩乐一场也是有点吃力的,所以一般的纨绔子弟也不来这些消钱窟。

不过因为周淮是从云南过来的,那边是中国最大的玉石交易场地,周淮的父亲可是成都军区的一把手,周淮自小也混迹在这些场合,对赌石也知道一些皮毛,所以知道源城这边有个子曰会所,而且里面还有赌石,就打了电话给在云南那边的狐朋狗友,转了两次关系才有资格进了会所的赌石场,毕竟这里的一张会员卡都是五百万之上的入门资格。

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原本专注的沈书意快速的抬起头转过身向着身后看了过去,人群之中,谭宸笔挺的身影在一群缺少锻炼的富商权贵之中显得格外的抢眼,他还是习惯的板着峻朗的面瘫脸,面无表情,可是那一双幽深的黑眸却紧紧的注视着沈书意,一步一步带着几分急切快速的走了过来。

笑容从嘴角缓缓的绽放开,沈书意挑了挑眉梢,脆生开口,带着自己都没有注意的雀跃和欢喜,“你怎么过来了?”毕竟龙组丢的东西还在王少华的行李里,谭宸竟然只能的丢下正事离开军区了。

谭宸看着沈书意那毫不掩饰的笑容,原本冷峻的脸部线条也柔软了下来,看了一眼长桌上的毛料,漠然冷厉的目光看向一旁得意洋洋的翟月,没有危险,小意一只手都能捏死,谭宸直截了当的收回目光无视了翟月的存在。

翟月看到谭宸的时候的确有种惊艳的感觉,身边充斥的都是那些少爷们,吃喝嫖赌,虽然玩的开玩的疯,但是对翟月而言总缺少了一点什么。

虽然她目前和佟宝走的很近,被圈子里的人戏称为一对,可是佟宝虽然会玩有权有势,但是对比一下,翟月发现她更喜欢的是那种成熟稳重的男人,而之前在咖啡厅和沈书意起冲突的时候,翟月见到了莫念一次,那一眼,翟月就感觉到心动了。

可是之后不管怎么查,根本就查不到莫念任何消息,再次看到谭宸,翟月并不认识,但是这不妨碍她对谭宸的喜欢,虽然板着冷脸,但是翟月喜欢的就是这种冷酷狠戾的男人,太够味了,当然,莫念她更喜欢,那种黑暗的邪恶气息,如同黑暗世界里的尊卡,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就该征服男人。

“看中哪一块了。”根本就无视着翟月那种带着欣赏和想要征服自己的眼光,谭宸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沈书意身上,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男人特有的质感磁性,“选中了就买下。”

“这位先生,我想沈小姐只怕没有那么多钱买下这些毛料原石,更何况赌石就是一个赌字,很有可能就会堵垮。”翟月挺直了身体,带着几分骄纵向着谭宸卖弄着自己不久前听周淮说的一些关于赌石的知识。

“我很穷,就够买这一块的。”沈书意笑着指了指这一块柚子大小的毛料,很独特,很吸引沈书意的目光,当然这一小块也至少要十五万左右。

“不用你出钱。”谭宸诧异的看了一眼哭穷的沈书意,峻冷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快速的从口袋里拿出钱包,然后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沈书意,“家用。”

之前谭宸不是没有想起来将银行卡给沈书意,只是因为他很少用钱,所以谭宸名下的钱都被谭亦拿过去投资了,直到沈书意搬到揽月苑之后,谭宸立刻就打了电话给谭亦让他把一些钱给打到银行卡上,方便沈书意使用,只是因为金额有点大,谭亦忙了几天才将一些钱从投资那里退了出来。

“谭宸,沈书意?你们怎么在这里?”佟宝和周淮他们虽然也有钱,但是花几十万堵一块毛料,很有可能就打水漂了,所以他们倒也没有什么大兴趣,纯粹过来见识的,可是谁想到竟然冤家路窄的又碰到了谭宸和沈书意。

“他就是谭宸?”翟月声音拔尖了几分,有些嫉妒有些愤怒的看着沈书意,翟月一直感觉沈书意是傻到家了,秦炜烜也算是个优质好男人,她竟然还分手了,去找一个又穷又挫的当兵的,到现在才是一个小连长。

难道翟月还认为谭宸长的奇形怪状的吗?沈书意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晃了晃手里的银行卡,忽然有点好奇了,也不知道谭宸有多少身价。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沈书意会习惯的和人保持距离,这种性格里透露出来的冷淡和疏离,或许也是在龙组多年的结果,所以即使和秦炜烜认识这么多年,甚至都算是男女朋友,可是依旧分的很清,沈书意不会用秦炜烜的钱,也不会去过问秦氏集团的利润。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和谭宸在一起之后,沈书意却习惯的将他当成了自己人,偶然会孩子气,会闹腾一下,而当谭宸将银行卡递过来的之后,沈书意很随意的就接了下来,好像他们真的是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家人一般,不分你我,这种感觉真的很窝心。

“一个穷当兵的,你有多少钱?还想赌石,不要让人笑掉大牙吧。”佟宝讥讽的笑了起来,鄙视的从谭宸手里的钱夹扫到沈书意手里抓着的银行卡,他都不敢随便赌石,几百万呼啦一下就没了,结果谭宸这个穷当兵的竟然还敢玩这个?

“钱不需要很多的,说不定我运气好,赌了一块就涨了,这样本钱利润都回来了。”沈书意笑着开口,谭宸的突然出现让沈书意心情愉悦着,以前她以为两个人即使结婚了,那也是有自己的空间的,天天黏在一起,肯定得厌烦。

可是看到谭宸找过来了,那种喜悦的被重视的感觉让沈书意即使看到找碴的佟宝和周淮,都是心情极好,将谭宸的银行卡给收了起来,她也是想要看看自己的直觉还是不是那么灵。

“这就是拉蛤蟆趴脚面,吓不死我们也想要恶心死我们呢,什么东西,你们也懂赌石?”周淮一脸悍匪之气,不屑的冷哼一声,他可是从全国最大的赌石地云南过来的,他都不敢赌,也就是这些想要一夜暴富的人以为钱就这么好赚。

“其实赌石这东西看运气也看人品,有些人人品太渣,自然会切垮了。”沈书意回了一句,拍了拍谭宸的手,指着一旁的看中的毛料,“就这一块吧。”

赌局和竞拍才是子曰会所的重头戏,现在这些摆放的原石毛料都是供客人挑选的,看中了可以带回去,也可以当场解石,图个乐子,所以一旁的礼仪小姐看到谭宸和沈书意选定了毛料之后,立刻领着两人过去一旁划账了。

“这一点重我拿着就行。”看到谭宸将自己刚要抱起来的毛料给抢先拿了过去,沈书意无奈的开口,斜着眼瞅着谭宸,这一点点重,莫过于二三十斤而已,自己一只手也能拿得动。

“有我在。”依旧面瘫着峻脸,谭宸理所当然的开口,有他在,这些需要动力气的活怎么可能让小意动手,男人天生就该保护爱护疼惜女人的。

心头一暖,沈书意也不强求,伸过手主动的挽住了谭宸的胳膊,对上他瞬间柔软的表情,感觉又好笑又动容,“走吧。”她难道对谭宸很差吗?为什么每一次稍微主动一点,谭宸都会喜上眉梢,难道谭宸从小到大是很缺爱?

“你说我们会出绿还是堵垮?”付了帐,到了专门解石的房间,沈书意回头看了看谭宸,这块毛料她也不能肯定,只是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催促的自己。

“无所谓。”谭宸对赌石了解的并不多,这块毛料很独特,一半品相很不错,一半出现了不带送花的蟒带,所以谭宸是真的看不出,“瞳会知道。”

“谁?”沈书意看着正擦拭的解石师傅,听到谭宸的回头诧异的回头看向他,瞳?一般称呼别人一个字的人很少,太过于亲昵,有时候还会感觉有点矫情,能让谭宸这个面瘫脸脱口而出的名字,沈书意将注意力都放回到了谭宸身上。

原本峻冷的脸庞似乎因为想到了童瞳而显得很是柔软,谭宸沉声开口,“瞳很喜欢玉石翡翠,是雕刻师,也会赌石。”

糖果那丫头就是为了以后衣食无忧,所以其他东西不学没有关系,但是赌石一定要学,没钱了就去赌几块,一本万利,让谭家众人对糖果这诡异的思维很是无语,难道糖果这丫头以为赌石就是大街上捡石头,随便弄一块都能切出翡翠来,那么翡翠估计就是白菜萝卜的价格了。

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虽然知道谭宸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还会招惹其他人,他不是这样的性格,但是沈书意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贯来理智冷静的自己,突然在听到谭宸如此亲密的说起另一个人的名字,还是这样的单字来称呼,心里头有种晦涩的感觉,钝钝的,很难受,可是面子上却不显,依旧面带着微笑。

果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沈书意暗自骂了自己一句,站着了身体,不满的瞅了瞅谭宸,语调里带着浓浓的酸味,“叫的这么亲密?”

“亲密?”谭宸看着表情明显不对劲的沈书意,她气鼓鼓着脸颊,粉色的红唇微微的嘟着,一副兴师问罪的凶悍模样,难道小意吃醋了?

对于吃醋这东西谭宸太熟悉了,谭骥炎这个父亲绝对是个醋坛子,谭宸和谭亦笑的时候,即使黏着童瞳,谭骥炎这个父亲都会黑着脸,恨不能将几个孩子丢到无人区去,所以转念一想,谭宸依旧板着面瘫脸,一本正经的回答,“嗯,一直都这样叫。”

沈书意原本就对自己孩子气的质问感觉有点丢脸,明明都是个大人了,在谭宸面前偶然却会这样的闹腾,可是问之后,沈书意更多的是期待谭宸的解释,却没有想到听到的答案和自己预期的差太远了,心突然就凉了,如同泼了冷水一般,难受的让沈书意感觉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小姐,还继续擦石吗?”淋了水,解石的师傅看了一下,依旧是白花花的石头层,并没有看到出绿,不过这毛料原本就不大,继续擦石也可以的,可是师傅感觉估计是堵垮了。

“哦,好的,继续擦吧。”沈书意强撑起笑容快速的回了一句,脸色有点苍白,笑容垮在了脸上,她没有想到谭宸的一句话对自己的影响就这么大了。

“小意?”谭宸原本以为自己模棱两口的回答一下,想要看看沈书意吃醋的模样,可是却没有想到她表情却突然晦暗了下来,笑容也显得僵硬,谭宸面瘫脸一沉,不由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急忙道歉着,“瞳是我母亲。”【写这一句话的时候好别扭啊。】

“你妈妈?”沈书意一愣,只感觉自己听错了,可是随即猛然的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瞪着面瘫脸的谭宸,“有你这么称呼你妈妈的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什么暧昧关系呢!

凶悍着一张脸,沈书意气呼呼的瞪着谭宸,咬牙切齿着,刚刚的失落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让沈书意忽然想笑,可是却又不甘心被谭宸给戏耍了,所以依旧虎着小脸不高兴的别过头,视线专注的看着解石师傅擦石。

“小意。”谭宸深邃的黑眸里带着宠溺的温情看着耍小性子不理会自己的沈书意,大手快速的握住了她的手,虽然沈书意努力的挣了一下,不过谭宸握的紧,虽然不至于痛,但是想要挣脱开是不可能的。

“你信不信我把你的钱都给赌掉!”沈书意回过头瞪了一眼谭宸,又快速的扭过头,依旧板着姣好的面容,这个面瘫脸坏的狠,现在不给他扳过来,那以后还得了。

“没有关系,要赌多少都可以。”谭宸宠溺的拍了拍沈书意的头,她要花掉多少钱都没有关系,这些钱都是他让谭亦投资赚的,虽然谭宸也需要提供一些精准的信息和资料,不过谭宸的投资目光很是精准的,所以虽然具体操控都是谭亦在弄,但是谭宸也提供了不少内幕消息、。

尤其是国外的一些内幕,毕竟如今世界各国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凑密切,国外的一些政局变动都会影响到经济的发展,也会间接的影响到中国的经济,所以谭宸也算是借着一流的情报以权谋私了一下。

就连谭骥炎这个父亲都不知道谭宸在外也有几个死党,虽然他们并不完全清楚【绝杀】的情况,但是知道谭宸手里头有这么一个组织,情报消息精准,而很多人也会从谭宸这里买一些机密消息,谭宸也会酌情放出一些消息,也会趁机打探一些内幕消息。

国际上的其他人只知道中国有一个新成立的情报组织,但是完全不知道这个组织是什么人建立和管理的,只知道只要出的起价格,那么你想知道M国总统穿什么内裤,是三角的还是平角的,什么颜色都可以查到。

而【绝杀】的第二重身份,好几次任务里,成员成功的躲避开了外国情报组织的追查,毕竟只是中国境内的情报组织,和中国军政两届无关,所以并没有多追查,谭宸这就是典型的闷声发财,顺便多津贴一下每年的军费。

听着谭宸这样纵容的话,沈书意低着头笑了起来,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孩子气了,可是还是有点不解气之下,沈书意抬手在谭宸的腰上狠狠的掐了几下,谭宸依旧面瘫着冷脸,放纵着沈书意的闹腾。

一旁解石的师傅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他握着磨石的手都有点颤抖,眼前这个男人面瘫着脸,肃杀着眼神,即使没有被他看一眼,解石师傅都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却诧异的发现沈书意竟然敢不给谭宸好脸色。

这年头可不比以前,很多男人没有了担当,和女人一样娇气,也有些男人更是火起来了直接就打起了老婆孩子,虽然让人感觉很无耻,但是这的确是现实,解石师傅都担心谭宸突然就怒了起来,谁知道即使被掐了,却是甘之如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你这样称呼你母亲,不会感觉到别扭吗?”沈书意低声的开口,还是感觉有点怪异,在国外父母之间也有称呼名字的,但是在国内几乎没有人会这么称呼自己的长辈。

“不会,这样可以气到我父亲。”谭宸肯定的开口,面瘫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他的记忆很好,所以七岁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每一次谭宸这样亲昵的称呼童瞳,谭骥炎这个父亲就黑着脸,恨不能将谭宸给拉过来打一顿屁股。

可是那个时候,谭骥炎也就算了,毕竟还是个孩子,七岁的孩子,但是等谭宸长大之后,还是一样称呼童瞳,尤其是在外面的时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情侣,谭骥炎直接开了家庭会议,这个称呼必须得改过来!

为此父子两人又打了一场,切磋了一下,谭亦邪魅的笑着,在一旁当甩手裁判,最后谭宸倒是妥协了,人前不会这样称呼,人后谭骥炎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你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和你父亲这么闹?”沈书意回过头诧异的打量着面瘫着峻脸的谭宸,这个男人看起来如此的冷酷而强大,却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和自己的父亲闹腾。

“他年纪更大!”不屑的冷哼一声,谭宸板着脸,看了看沈书意,峻脸垮了下来,语调微微拖长,带着几分丧气和灰败,“小意,你维护他不维护我!”

“你给我够了啊。”沈书意被谭宸语调给惊的浑身直发毛,没好气的看着装可怜的谭宸,这个男人顶着这么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气场冷酷,眼刀子都能杀死人,还给自己装可怜,沈书意只要想想就知道当年谭骥炎肯定因为这个儿子很憋屈,不过这样才是一家人吧?亲密的一家人。

谭宸看着表情微微有点失落的沈书意,明白她是想到了沈家人,大手一个用力将沈书意直接给揽到了怀抱里,霸道的揽着她的腰,低下头,亲昵的在沈书意耳边开口,“小意,你还有我。”

所以忘掉沈家那些人,而谭亦已经将钱给送过去沈家了,谭亦的钱汇到账之后,谭宸立刻派人送了一张五千万的支票给沈父,当然是背着沈书意给的,谁让他的小意看起来大方,可是有时候却贪财的很,要是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

但是对谭宸而言,这五千万也算是给沈父沈母的抚养费,不管如何,他们终究将小意给养大了,这是他欠沈父沈母的,只是之后,小意的一切都归自己管,和他们再没有任何的关系。

“出绿了!”这边解石师傅高兴的道喜着,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擦出翡翠来了,冷水一泼冲去了石头粉末之后,在石头中间露出一点点的红色。

在清水的浸润之下,红的妖娆,闪烁着耀眼的光泽,很有可能是难得一见的紅翡,而且水头应该很足,如果没有杂质的话,那可是真的是大涨。

翟月和佟宝还有周淮逛了一大圈之后,其实也没有什么看头,赌石真的有兴趣的人才愿意整天研究着完全看不到内里的石头毛料,外行人一看都感觉是一样的,不都是石头嘛,谁知道能不能切出翡翠来。

原本翟月还想要过来嘲笑一下沈书意,谁知道这边竟然传出来特大喜讯,竟然切出了水头足价值不低于两百万的冰种红翡。

“看吧,你赚了啊。”沈书意也是喜笑颜开,她也没有想到会切出这么好的红翡,原本只感觉这石头很独特,一边好一边差,算是两个极端,谁知道竟然还真的切出翡翠来了。

看着沈书意这样笑容满满的模样,谭宸想了想决定留下来继续竞拍下面的毛料原石,而其他人也都来了兴致,今晚上虽然也切出了好几块翡翠,有的价值还高一些,但是这样冰种的红翡很独特,所以反倒是博了头彩。

“很赚钱?”翟月嫉妒的看了一眼站在谭宸身边的沈书意,她走了什么好运气,竟然还真的切出翡翠来了,翟月倒也不是在乎这一点钱,关键是她感觉沈书意压了自己一头,如果今天切出翡翠的人是自己,回去稍微一说,估计所有人都羡慕死自己。

“价格不错,至少能卖到两百万,如果有人竞买的话,估计还能升到两百五十万。”周淮毕竟懂一些,虽然也是一脸的不屑,不过还是挺佩服沈书意的好运气的,十赌九输,赌石赌的倾家荡产,无家可归的人太多,真正能赚钱的人是极少数的。

红翡并不是很大,大约有苹果大小,不过关键是水头足的冰种,艳红的色泽在灯光之下如梦如幻,带着鲜血般的魅惑,晶莹剔透,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闪耀了所有人的眼睛。

来子曰会所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所以即使有人想要这块翡翠,也不会真的开口要买的,毕竟来这里的人都不缺钱,谁也不会将这么一块如此难得的红翡给卖出去。

沈书意握着红翡,瞄了一眼嫉妒的脸都扭曲的翟月,恶趣味的摆摆手,挑衅一笑,被激怒的翟月脸色瞬间变的更加难看了,她原本是不准备赌石的,不懂赌石,贸然出手只会亏死,但是被沈书意故意这么一激怒,翟月一把拉过一旁的佟宝,“走,我们也弄几块石头玩玩,不就是钱嘛。”翟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哎,让会所老板占便宜了。”看着踩着高跟鞋咚咚离开去血拼买毛料的翟月,沈书意感叹的开口,不过知足常乐,自己也赚到了,这可是红翡啊,如同炽热的火焰。

谭宸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却没有开口说什么,依旧板着面瘫脸,正高兴的沈书意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谭宸那微微一闪的深邃眸光。

翟月也不知道是被沈书意的好运气给刺激到了,还是因为妒忌谭宸看起来并不是又穷又挫的当兵的,所以一口气呼啦一下买了五块毛料,加起来一百多万。

可是赌石果真是人品问题,当五块毛料都切出了白花花的石头层之后,连个片层的绿都没有看到,翟月的一百多万短短半个小时就打了水漂,还不带一点声响的。

“高兴了?”给沈书意递过果盘里的西瓜和哈密瓜,谭宸看着一边吃水果,一边乐淘淘看热闹的沈书意,将小意从沈家带出来果真是对的,在沈家的小意太压抑,总是在无形中竖立起一身的刺,可是这样古灵精怪,笑的轻松惬意的才是小意的本性。

“快乐永远都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尤其痛苦的还算是我儿时的仇敌。”沈书意感慨的开口,哈密瓜还真是甜,果真是国外进口过来的水果,味道比起国内那些打了催熟剂和其他化学药品的水果口感好太多了。

“她欺负过你?”倏地一下,谭宸原本轻松的峻脸在瞬间冰冷下来,鹰隼般的黑眸里闪烁着寒光,谭宸最无奈的就是他认识沈书意太迟太迟,让她一个人固执的在沈家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明知道可以离开的,却因为血缘关系,因为渴望那一点点亲情,却一直没有离开,一直期待着却又被伤害着。

原本谭宸来的时候看了翟月一眼,一个瘦弱到沈书意一拳头都可以打死的女人,谭宸也懒得在意,即使她眼神有些的仇视和恶劣,但是谭宸没有想到翟月和沈书意竟然从小就认识,而且还欺负过沈书意。

“你认为她能欺负我?”看着谭宸突然变脸,阴沉阴沉的目光都可以结冰渣子了,眼神更是锐利的骇人,沈书意直接将一旁的哈密瓜递给了一旁的谭宸,被宠爱保护的幸福之下,笑容愈加的明艳,“我可没有那么傻的被欺负,只是无关痛痒的冷嘲热讽而已,吃水果,味道很不错。”

“以后不会了。”谭宸一字一字沉声的开口,有他在,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小意身上,即使是冷嘲热讽也不行,至于那个女人?

谭宸冷酷的抿了抿薄唇,将沈书意递过来的哈密瓜吃了一口之后又递还给了沈书意,“太甜,你吃,不要浪费。”

来这里赌石的人动辄都是上百万的花费,浪费这一小块哈密瓜难道还有人会指责自己?沈书意看了一眼被咬了一口的哈密瓜,再看着一旁认真叮嘱自己不可以浪费的谭宸,沈书意站起身来,目光滴溜溜的看了看四周,他们是在角落里坐着的,再加上翟月这会被刺激到疯癫了,又去买毛料,所以大家的目光也都被吸引过去了。

沈书意快速的在谭宸的薄唇上啃了一口,晃动着手里的哈密瓜,“现在可以浪费了吗?”他什么时候还这么含蓄的弄什么间接接吻?自己比起谭宸可大方多了。

眼眸沉了沉,谭宸压下想要继续亲吻的渴望,宠溺的摸了一下沈书意的头,“我去打个电话,马上回来。”

摆摆手,示意谭宸离开去忙自己的事,沈书意继续啃着哈密瓜看翟月疯狂的买毛料,可惜啊,这是别人的地盘,而且莫念和会所的老板很熟,否则沈书意真想拍个视频出来,然后给弄到网上去。

银监会富家女几百万狂赌石!这么惊悚的标题一出,估计翟家就要被查一查了,不过如果真曝光了,会所老板肯定会受影响,所以还是算了吧,看翟月将巨款打水漂吧,想当年自己摸了多少石头,下了多少次老坑的矿坑,就是为了找感觉,赌石如果真的这么容易赚,那所有人都去赌石了。

谭宸直接向着最里面的一条走廊走了过去,把守的保镖快速的拦下了谭宸,可是在他拿出了黑色镶钻的尊卡时,保镖一愣,随即恭敬的开口道歉,“对不起,先生。”

“子渊在哪里?”冷沉着嗓音,没有面对沈书意时的温和,谭宸肃杀着峻脸,神色冷漠,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保镖都不敢抬头。

“老板和几个客人在包间里,我立刻去通知。”保镖快速的回答,之前他看到周经理过来一趟了,好像是说有贵客过来了,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传说中尊卡的持有者。

“不用。”简短利落的回答,谭宸直接迈开步子向着包间的方向走了过去,而刚好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袁子渊正快速的出来。

他之前才知道莫家少爷竟然亲自过来了,正准备去迎接,毕竟会所里所有的毛料原石都是依靠莫家来拿回来的,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关键是毛料的品相极好,出绿高,所以袁子渊这才出来准备亲自却见莫念。

“上校?”袁子渊几乎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怎么可能在这里看到上校呢?可是看着谭宸那一张峻冷的脸庞,袁子渊立刻站直了身体,虽然他的右腿有一点跛,但是依旧像是一个笔挺的军人,再次掷地有声的开口,“上校。”

“很精神。”看着昔日因为受伤差一点一蹶不振,最后不得不退伍的部下,谭宸冷厉的气势收敛了一些,当初谭宸就是看中了袁子渊的激灵,善于变通,所以将人调到了。

可是在一年的任务里,袁子渊为了完成任务,不顾自身的安全去引爆炸药,最后虽然救回来了,可是右脚却受伤而来,只能退伍。

有一段时间,袁子渊自甘堕落的喝酒抽烟,醉生梦死,突然被迫离开了,袁子渊感觉一切的希望都没有了,那是他的家,有和他并肩作战的兄弟,可是大家依旧在战场上拼搏,而自己却不得不退下来,这份痛苦其他人无法体会。

子曰会所以前是顾家的产业,可惜负责人却承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可是侵吞会所里的钱财,这件事是丢给顾钧澈负责的,他宅的厉害,直接将事情拜托给了谭宸,事情解决之后,会所需要新的负责人来打理,谭宸直接将袁子渊丢了过来,日后如果再有部下受伤退役,至少都可以有个去处,也可以保证衣食无忧。

更重要的是这里是源城,和H国隔海相望,袁子渊在这里不但经营着子曰会所,也负责收集情报,所以虽然离开了,但是至少还在另一个战场上,还可以和他的兄弟们并肩作战。

“一会那个女人继续刷卡买毛料的时候,做一下手脚,冻结她的卡。”谭宸沉声的开口,虽然小意说了不用在意,但是既然都是欺负过小意的人,谭宸绝对不会大方的放过对方。

上校和一个女人过不去?袁子渊呆愣愣的看着谭宸,该不会是有谁伪装成了上校吧,这个过去即使炮弹落到身边眉头走不皱一下的上校,竟然让自己做手脚暗算一个女人?

“有问题?”谭宸眉头一皱,冷酷的气势瞬间展扬开来,所有欺负过小意的人,过去自己不在,但是现在,谭宸冷冷的眯着凤眸,他会替小意连本带利的讨要回来的!他家的小意只有自己可以偶然欺负一下,其他人也要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这个胆子!

“没有问题。”袁子渊快速的回答,即使脸可以弄一张一模一样的,但是上校这份冰冷骇人的气势绝对是其他人模仿不来的,可是上校为什么和一个女人过不去啊?袁子渊突然感觉自己的心里头跟猫爪了一样的好奇。

翟月的确有点疯魔了,尤其是看到沈书意一边吃着水果,一边乐淘淘的把玩着那一块火焰般的红翡,更是气的怒火中烧,不管如何,她今天一定要赌出一块翡翠来,而且价格要比沈书意的更好,让她再也不能得意。

翟月感觉个头大的,价格更高的毛料原石出绿的可能性更大,所以都是选择最快的,尤其是眼前这一块足足有六十万,当然了,如果真的出绿了的话,也是可以瞬间回本的,这就是看个人的运气了,当然套用沈书意的话就是看每个人的人品了,人品太渣,老天都不帮忙。

“沈书意,我有的是钱。”翟月得意洋洋的开口,挑衅的看着一旁的沈书意,不过是苹果大小的一块红翡翠,她有什么可以得以显摆的,自己会比沈书意差吗?

“是,你有的是钱,你老爹我姨妈贪污受贿来的钱。”沈书意眯眼笑着,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心情好,自然就是牙尖嘴利,打击敌人那是毫不留情。

“你!”翟月愤怒的攥紧了手,要不是这里是子曰会所,带他们进来的人三令五申不可以在会所里捣乱生事,否则死了都是白死了,翟月这会肯定会让佟宝和周淮狠狠的教训一顿沈书意。、

“抱歉,这位小姐,你的银行卡被冻结了,而且有公安机关刚刚打过来的电话,说您的银行卡是一位失主被盗窃的财物。”这边一个工作人员快速的开口,目光怀疑的看了一眼翟月,原本以为是千金大小姐,哪里想到竟然会是个小偷,还这么张狂的来会所赌石,用的还是被盗的银行卡。

“你们胡说,这是我的银行卡,怎么可能是盗窃来的?我偷来的银行卡,难道失主还会告诉我密码吗?”原本就气的厉害,这会就更是如此了,翟月怒或冲天的尖叫起来,只感觉被狠狠的羞辱了,自己的银行卡怎么可能成为盗窃所得。

“抱歉,小姐,这是刚刚公安机关通知我们的。”一旁工作人员依旧冷着脸开口,他们是接到了公安机关的电话。

这边佟宝和周淮也皱着眉头过来了,想要快速的解释清楚,毕竟他们这会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大家指指点点的,让周淮和佟宝只感觉面子都丢光了,但是这里又不是N市,他们也只是圈子里的小辈,真到了源城搬出家世即使有人知道,但是也需要去查证。

“用我的银行卡。”佟宝快速的开口,皱着眉头将自己的银行卡给递了过去,公安这一块是怎么搞的,毕竟佟宝他们是知道翟月百分百不可能偷东西的。

可惜这边佟宝的银行卡刚付了帐,一旁大门口一个贵妇却已经迅速的冲了过来,表情有点失控,直接向着翟月冲了过来,“就是你这个小贱人和我老公勾勾搭搭,他都可以当你爸爸了,你还要不要脸!”

“这是我家的银行卡,你什么时候偷走的!幸好老娘报警了!”贵妇一边骂着,一边将银行卡抢了过来,表情凶狠,因为事发突然,翟月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贵妇一顿好骂,整个人直接傻眼了。

------题外话------

突然发现谭宸也不是好人那,呵呵,谢谢亲们的票票,虽然月票离上榜还很遥远,但是亲们的心意和鼓励支持颜都收到了,谢谢,颜一定会努力码字更新的,抱抱大家。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