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抽丝剥茧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8    作者:吕颜

芯片上的定位仪一直显示在王少华的行李包里,陆纪年虽然命令在源城的所有人待命,一级戒备,其实自己倒是优哉游哉的躺在卧铺上,终于在下午四点半到达了源城,即使已经是傍晚十分了,可是源城的火车站还是热闹的很,人头攒动,不少人拿着行李上下车,来旅游的游客居多。

芯片上有定位仪这事除了陆纪年之外就负责定位仪的叶寒知道,芯片是当年的老特工给文教授弄的,想要打开芯片,除了密码之外,随意启动都会让芯片自行销毁。

陆纪年拿到芯片之后,他是不知道密码的,他的任务是将用芯片和文教授联络上,文教授自然知道芯片的密码,可是为了安全起见,陆纪年也的大胆,他让叶寒破译了芯片密码,丝毫不担心叶寒一个不慎会导致芯片销毁。

顶着莫大的压力,在陆纪年似笑非笑的锐利眼神之下,叶寒终究不负所托给芯片装上了定位,这会芯片被偷之后,叶寒无比敬佩的看向陆纪年,头果真是算无遗策,否则这会芯片可真的是丢了。

陆纪年很年轻,却已经是龙组中最精锐的一员,很多次危险至极的任务也都是陆纪年负责处理的,他年轻却沉稳,虽然看起来带着几分懒散,可是遮掩不住目光深处的锐利之色,这一次陆纪年也是赌了一场大的,说不定还真的能抓到幕后的黑手。

即使H国有间谍渗入到了国安部里,那也只是双面间谍而已,上一次保护文教授回国被H国人袭击,陆纪年明白国安部里的双面间谍也只是小角色,只怕暗中还有真正的黑手在,至于叛国陆纪年倒是不相信,可是出卖了文教授的消息给H国倒是真的。

这些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极快,可是伴随而来的却是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空气水流土地,这也导致如今的民众对食品安全和居住环境的安全越来越重视,而中央高层也不再一味的发展经济而忽略人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文教授是H籍华人,文教授的父母就是研究环境科学方面的专家,当年因为在一份重要的经济建设会议上提出反对意见,文教授父母拿出了他们对于构建新型工业城而会在环境方面造成的危险报告,想要阻止工业城的建设。

可惜早些年发展经济远比保护环境更为重要,文教授父母详细的报告书并没有被采纳,而忧心忡忡的文教授父母只能将报告书提交到了国家环保总局,重工业的污染对环境的影响太大太严重,尤其是建立工业城的选址是要填埋当地几百公顷的农田和山林,一反一复之下,整个城市的生态系统都会被破坏,对环境的污染更是不可预估。

原本工业城的建设是可以得到国家财政部的拨款和支持的,但是因为文教授父母的这份报告书搁置之后,文教授父母就成了众矢之的,这其中牵扯到了太多太多的利益纠纷,当年文教授只有五岁,被父母秘密送到了H国一个最为信任的同学那里。

而文教授的父母终究没有逃过这一劫,他们最后还是因为“意外事故”死亡了,不过在死亡之前,他们却将报告书对着媒体大众公布出来,求仁得仁,他们虽然死了,但是这份报告书被民众知晓之后,工业城的计划被永久搁置了,也保证了这个城市的环境安全。

文教授在H国长大,唯一带出国的除了父母给他的遗产之外,最宝贵的是他父母这些年的研究资料,笔记手稿,和一些实验数据,而文教授在多年之后也终于研究出了最新型的改善土壤中重金属污染的办法,即使当年他的父母是被自己的祖国的人给迫害的,但是文教授骨子里流淌的终究是中国人的血液。

在老特工长达五年的说服和帮助之下,文教授决定带着成功的实验数据回国,如果文教授能安全回来,将他的实验推广开来,那么至少解决了土地重金属污染这一块,而作为环境保护和研究的泰山北斗,文教授的才能才是更为重要的财富,国内想要改善日益恶化的环境,绝对少不了文教授的帮忙。

可是政治的斗争牺牲的永远都是普通民众的利益,文教授回国这件事是童啸首肯,谭骥炎暗中鼎力支持的,可以想象如果能解决土地重金属污染的这个难题,至少普通民众不用再担心从地上收获上来的粮食蔬菜会带有金属污染,这会是童啸政绩上积极辉煌的一笔。

可是自然也有人不愿意童啸如此成功,所以才会暗中将文教授的消息泄露给了H国,借刀杀人来抹杀童啸即将而来的政绩,H国自然不愿意将文教授放走,所以H国决定先拦截。

能将文教授抓捕更好,留在本国,他们不担心文教授不将研究成果交待出来,实在不行的话,那就鱼死网破,H国宁愿杀了文教授却也不会让文教授安全回国的。

龙组基本不出其他外援任务的,这也是为了龙组的机密性,只是文教授这事对童啸而言不仅仅是因为政绩,更多的是因为童啸想要让文教授的研究继续下去,慢慢的改变国内已经越来越严重的环境污染,能修复多少就修复多少,否则童啸也不可能让龙组来接手。

沈书意一行出了火车站,就看见了车站外挂着军牌的几辆车,“舅舅,你怎么亲自过来了。”王少华看到自己的舅舅赵临海不由的面带喜色,快速的迎了过去,很是高兴,“舅舅,怎么样,我结实了不少吧。”

“你小子。”赵临海是个中年男人,常年在海边驻扎,所以被海风吹的肤色黝黑,笑着看了一眼王少华,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即大步的向着谭宸走了过去,虽然也诧异的看了一眼阴冷气息的莫念,但是并没有多在意什么,“谭连长,少华这小子给你添麻烦了。”

“嗯。”在谭宸看来王少华的确很麻烦,他原本是陪沈书意过来查找曹四斌下落的,结果王少华带着身后那群少爷们都跟了过来,说是来拉练的,学习海上作战,其实谭宸感觉就是给自己添麻烦。

估计没有想到谭宸还真的认为王少华是个麻烦,赵临海笑容僵硬而来一下,随即还是朗然的笑了起来,毕竟部队里像谭宸这样冷漠性子的军人很多,赵临海也没有多在意,更何况老爷子都说了如今在N市军区,也就谭宸这个连长能压住这群无法无天的少爷们,赵临海对谭宸还是很客气的,“车子过来了,我们就上车吧。”

沈书意目光向着四周看了一眼,陆纪年并没有出现,叶寒也没有出现,他竟然这么相信自己?沈书意相信自己的纸条让谭宸递过去之后,陆纪年之后又来了车厢见到自己了,必定会打电话回龙组,他应该知道自己当年的事情,却还是信任自己,这让沈书意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不管她在不在龙组,终究是希望龙组的任务可以顺利的完成。

在临上车之前,沈书意目光陡然之间向着七点钟方向看了一眼,随后上了车关上车门,几辆军车快速的离开了火车站,谭宸带着王少华这群少爷们过来海战团拉练,而沈书意和莫念是没有资格进入军区入住的。

“谭连长,这位小姐和先生我们给安排了军区外不远的招待所。”车子开到了招待所这边,赵临海从副驾驶的位置上回过头来,刚一说完话立刻感觉汽车里温度咻的一下降低了很多。

谭宸自然是知道部队里的规定,沉声开口,“我也住招待所。”

“不是吧?难道就让我们住部队里?不行,我们也要住招待所。”王少华直接嚷了起来,住部队里多麻烦,条条框框的规矩,王少华他们只是顶着来海战团拉练的名头过来源城游玩的,难道还真的要进海战团训练?那不是找罪受吗?海风吹起来可是要人命的。

“胡闹!”赵临海一看就是个很和善的中年男人,可是真板着脸的时候还是有一份肃杀的气势,警告的看了一眼后座上直吆喝的王少华,“你们竟然过来了就老老实实的在海上训练一些天,不要整天就想着瞎胡闹。”

“舅舅。”王少华不满的哼哼两声,算了,反正到时候再从部队溜出来就行了,王少华决定一下车就和魏子他们制定一下旅游行程,训练什么的直接抛脑后了。

“那我们就下车了。”沈书意打开车门,虽然龙组的任务也牵扯到了源城,但是对沈书意而言首要的是找到曹四斌的下落。

“谭连长,你?”赵临海犹豫的看着同样要下车的谭宸,说实话即使是赵临海也拿王少华这些纨绔少爷没有办法,说是来训练,估计也是为了出来玩的,谭宸这么一走,赵临海可以想象这些纨绔少爷在军区将会多么无法无天的闹腾。

沈书意回头看了一眼车上的谭宸,视线快速的扫了一下王少华,龙组被偷的东西还藏在王少华的行李里,所以这个时候谭宸还是该跟着去军区。

“等我回来。”犹豫了那么一瞬间,谭宸沉声的开口,即使不愿意让沈书意和莫念独处,但是目前而言还是东西比较重要,更何况这其中还牵扯到了国家安全。

冷着面瘫脸,谭宸快速的向着不远处的一幢大厦看了过去,眼神锐利如芒,如果不是陆纪年他们保护失利,自己也不需要和小意分开了。

军车向着军营开了过去,沈书意和莫念拿着行李向着招待所走了进去,可是临进门的那一瞬间,莫念也向着刚刚谭宸看过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而沈书意则是向着另一边快速的扫了一眼。

“头,这些都是什么人呢?他们绝对发现了我们的踪迹了。”大厦里一个龙组的手下对着联络器哇哇的叫了起来,刚刚谭宸那一眼着实让人胆颤心惊,明明他是用望远镜在窗口观察的,对方怎么能有这么恐怖的敏锐观察力。

“废话,你小子以为自己是天上有地上无的人才,现在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相对的另一座大厦里,陆纪年吊儿郎当的靠在椅子上,手里夹着一支烟,没好气的骂了几声,目光看向叶寒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东西还没有动?”

“是,头,看来军区里有内奸。”陆纪年危险十足的眯着桃花眼笑着,寒气从眼眸深处一闪而过,如果他没有冒险的在芯片上加了定位跟踪系统,那么他这回估计在源城到处找芯片和文教授的下落。

而芯片却安然无恙的进入了军区,海战团这边没有都有出海巡防的任务,到了公海之上,H国的人就可以安全无虞的将芯片带走,而陆纪年即使盯死了所有源城活动的间谍,也是找不到芯片的下落了。

陆纪年站起身来,弹了弹身上的烟灰,“叶寒,你继续盯着,芯片那里有谭宸在,不用担心东西会丢了,我出去一趟。”

招待所里,沈书意将行李整理了一下,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就看见不请自来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陆纪年,“还有什么事?”

“龙组的女成员可是凤毛麟角,再加上为了保密性,所以即使谈个女朋友,也是要政审,当年开除你的长官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就算犯了错误,不能出任务了,至少也能做内勤吧,竟然将肥水流到外人田了。”陆纪年回头龇牙笑着,俊帅的脸上表情极其的遗憾,啧啧,龙组里多少男人都打着光棍,这么好的对象竟然就这么被开除走了。

笑容微微的纠结了一下,沈书意擦拭着头发,懒得理会不着调的陆纪年,莫念说吃了晚饭之后再出去找曹四斌的下落,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人,明明应该是两件没有任何关联的事情却偏偏扯到一起了。

等了半天没有等到沈书意回答,陆纪年无奈的摇头叹息着,“哎,那个面瘫脸有什么好的?一看起来就不好相处,你要不要重新考虑换个对象。”

“你太闲了吧?东西丢了真没有关系?”沈书意没好气的开口回了一句,接过陆纪年丢过来的文件快速的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表情凝重起来,再次抬起头时,那笑容依旧,可是神色却已经锐利起来,如同出了鞘的利剑,“你怀疑是有人针对谭宸?”

“这不是我怀疑的问题。”一看到沈书意变脸,那种利剑出鞘的锐利让陆纪年玩味的笑了起来,晃悠着翘起来的二郎腿,完全没有一点丢了芯片的焦急,“这些人为什么盯上你们?这肯定不是随机挑的人选,只怕是一上车就盯上了你们,从我们这里偷走东西之后,直接就借着检查行李的名头将东西放到了你们的行李包里,然后再借着你们安全无虞的带去军区,军区肯定有内奸,再将东西拿到手从公海离开,我就算把源城给封锁到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东西也早就秘密的被送去H国了。”

沈书意合上文件再次丢给了一旁椅子上没个正经模样的陆纪年,平静的道,“你猜错了,他们盯上的不是谭宸,而应该是王少华。”

“那个王首长家的宝贝孙子?怎么说?”陆纪年犹豫了一下,不过盯上谭宸还是盯上王少华其实没有什么差别的,东西被偷之后若是放到其他人身上,不一定能安全的抵达源城,而且东西丢了之后,H国的间谍肯定知道自己会戒严源城,源城等于是天罗地网,他们想要将芯片安全的送出去可能性也是极小的,所以放到谭宸他们的行李中,再由公海将芯片送出去绝对万无一失的安全。

“我和谭宸是准备来源城找一个人,王少华他们是后来知道了这个消息,估计是有心人故意怂恿他们一起来源城的。”沈书意将半干的头发扎了起来,看了一眼沉思的陆纪年继续道,“谭宸和我都很警觉,他们不可能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将东西塞到我们的行李里,可是王少华他们这些纨绔少爷们则简单多了,容易被激怒,也好方便他们动手,而且我和谭宸是不准备来海战团的,所以即使他们在军区里安排了人也是没用的,可是王少华他们想要跟出来只能打着到海战团拉练的名义,这样H国间谍的计划才能实施下去。”

“我会派人去N市军区查查的,当然,也有可能这群少爷里有内奸。”陆纪年玩味的笑着,这可是步步为营的算计,不由看了一眼沈书意,“你们来源城是为了找这个曹四斌?对方就这么将你们先引向源城,再怂恿王少华这群大少爷们跟过来。”

“表面上看是这样,但是中间有想不透的地方,张望被杀是好多天之前的事情,对方不可能这么早布局的,倒像是龙组的任务发出之后,对方将这两件事给搅和到了一起,所以才将曹四斌给引过来的。”沈书意一直认为曹四斌和张望被杀的事情一开始和龙组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只是后来发生了文教授的事情,幕后黑手这才重新部署设局了,将曹四斌在源城的消息发布出来,引诱着自己和谭宸来源城,再怂恿王少华来源城,这样事情才说的通。

“看来我们背后算计的是同一个人。”陆纪年一手摩挲着下巴,精睿的目光里闪烁着推理和思虑,“按理说利用张望被杀的事情来陷害你,只是小把戏,对方要试探的绝对不是谭宸。”

陆纪年明白以谭家的势力,这种杀人嫁祸的把戏完全不够看,幕黑人绝对没有必要这么做,可是不是因为谭宸,又是因为什么人来故意陷害沈书意呢?

沈书意同样也是这样想的,张望的死只是一种戏弄,幕后人如同端着酒,优雅的坐在座位上看着戏,不是因为自己,也不是因为谭宸,更不可能是因为莫念,这样戏耍自己,给自己嫁祸杀人的罪名是为了戏耍秦炜烜!

“看来你想到了?”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陆纪年原本只想着查出幕后黑手,当然,陆纪年也明白这些人办事是不可能留下什么把柄的,所以他也不指望真的能抓到大鱼,但是至少可以清除掉一些H国的间谍。

看着陆纪年那狐狸般的阴险笑容,沈书意咧嘴一笑,“是想到了,不过只是猜测,所以暂时还不能说。”

“你耍我呢?”咻的一下啊,陆纪年还是这一张阴险的笑脸,可是神色却陡然之间冰冷了很多,桃花眼里迸射而出的目光危险到极点。

“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沈书意不需要服从上级命令,当然了,最主要的是沈书意只是猜测幕后人用张望被杀的罪名戏耍自己,是不是因为秦炜烜,这个还需要证实,如果是的话,秦炜烜背后果真有自己不曾发现的秘密。

陆纪年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好奇的打量着沈书意,当年她是因为重大失误是背开除出的龙组,牵扯到了四个龙组成员的死亡,陆纪年打了电话回龙组,电话里沉默了大约一分多钟这才简短的说了一下,不过却保证沈书意完全可以信任。

当年,沈书意和龙组成员执行一个机密任务时,曾经判断失误,将一名十二岁的恐怖分子当成了无辜民众,她只是将人敲晕了并没有当场击毙,可是等战斗最灼热化的时候,后方阵营传来了爆炸声,四名轻伤正在包扎的龙组成员全部丧生在爆炸里,当时唯一可能做这件事的只有那个被击晕的小男孩。

很有可能是小男孩在被击晕之后再次苏醒,拉了手雷,导致当场四名龙组成员的死亡,而如果沈书意不是判断他是无辜民众,而是直接击毙对方,就完全可以避免这一次的伤害,龙组成员,出手必杀,宁愿错杀一人,也绝对不放过一个敌人,可是沈书意在那一刻妇人之仁了,她坚定的相信这个男孩子只是普通人,不是恐怖分子,可是血一般的事实证明了沈书意错了,她太相信她的直觉。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沈书意走过去打开门看着门口的莫念,不由回头看了一眼,陆纪年却已经消失不见了,一旁的窗户打开着,只余下风吹拂着窗帘。

“吃过饭,我们出去一趟。”莫念嘶哑着声音,源城因为和H国隔海相望,所以环境是极其的复杂,莫念在源城也有一些人脉关系,茫茫人海里查找曹四斌的下落还是得询问当地这些地头蛇,至于龙组的事情,莫念并不准备插手,他的立场也不适合插手。

“行。”沈书意走了回去将窗户玻璃给关上了,龙组的人身手矫健的都可以当梁上君子了,陆纪年?沈书意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眸,龙组里那个曾经的传说,原本她以为会是一个和谭宸差不多的冷酷肃穆的人,却没有到陆纪年看起来比较像个痞子纨绔少爷。

这边王少华、魏子这群纨绔少爷都到了海战团,毕竟不是陆战队,海战队的军人看起来一个个都被晒的跟黑炭头似的,再加海风这么一吹,皮肤粗糙的很,对比之下,王少华这些少爷们哪里像是军人,更像是去酒吧会所嬉闹的大少爷,有几个白皙的皮肤都嫩的跟女人似的。

“谭连长,我估计你的兵里有那么一个或者两个内奸啊,所以就劳烦你给找出来吧。”听着电话里陆纪年那每个正经的声音,谭宸看了一眼不远处嘻嘻哈哈的王少华等人,沉了沉眼神将电话挂断了。

“那明天就开始训练吧,特训半个月。”赵临海看谭宸挂了电话,这才将一旁的训练计划递给了谭宸,赵临海是个军人,他也娇惯王少华这个外甥,可是毕竟是军人,日后是需要继承王家的,该有的训练和磨练还是必须的。

“训练任务翻倍,明天和其他连队一起训练。”谭宸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训练计划表,陆纪年不说谭宸想到了这一点,既然有人煽动王少华和魏子他们来源城,那么就不要再指望可以逃出去!

“四团六连全体集合!”谭宸冰冷的提高了音量,快速的向着一群嘻嘻哈哈当逛街看热闹的少爷们走了过去,过去这些天谭宸的威严还是有的,所以少爷连的人虽然诧异的愣了一下,可是一看谭宸那一张冰冷的面瘫脸,还是快速的站好了队伍。

知道有N市陆战队的人过来,海战团的人还是很好奇的,可是当看到这群大少爷们,看他们的穿着,那走路的姿势,说话时调笑的样子,所有海战团的人几乎都傻眼了,这些真的是N市陆战队最精锐的四团的士兵?

谭宸看了一眼地上大大小小的名牌行李包,神色冷漠至极,“王少华,将所有行李收起来,封存,十五天的训练吃喝住和海战团一样!”

“什么?”谭宸话一出口,下面的大少爷们立刻哇哇的抗议起来了,他们虽然说是军人,但是可是所谓的少爷连,没有人管着,平日里吃的都比普通士兵好,穿的也都是自己带过来的衣服,要是穿这些粗糙又不透气的军装,大夏天的还不热死人。

“谁有意见负重二十公斤,三十公里越野跑!”冷着脸,谭宸目光迅速的从乍然消声的少爷们身上刀子般的掠过一遍,为了确保东西可以顺利的到达海战团,怂恿王少华他们过来的人必定也藏匿其中,锐利的眼神看了一眼站在最后排左边角落的一个年轻男人。

似乎是察觉到谭宸的目光,年轻的男人怯怯的瞥了一眼,随即绷直了身体,似乎努力的想要在谭宸面前表现良好。

“得,你是连长你说了算。”王少华是见识过谭宸的厉害的,当初他对付谢鸿的时候可是半点没有留手,这会王少华也只能挨个的将所有的行李都给拎了过来,丢到了中间空地上,二十多个行李包堆成了一团。

“报告连长,所有的行李都收上来了!”王少华也不是傻的,他来军区就是纯粹混日子的,他也看得出谭宸来军区也是混日子的,否则以谭宸的身手部队还不都是抢着要,怎么可能让他和自己这些纨绔们混日子。

平日里王少华他们只要不触犯到谭宸的底线,他是不会管他们的,可是今天突然就让他们收拾行李,以后和海战团的人吃住都一样,王少华聪明的察觉到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否则谭宸绝对不会这么做。

“赵团长,给我们一间空屋子将这些行李收起来,直到训练结束之后再拿出来。”谭宸看了一眼不断对自己使眼色的王少华,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

“是,命令收到!”这边赵临海还没有开口,王少华却已经大声的回答着,倒有几分肃杀的气势,可是一看这么多的行李,王少华垮了脸,“报告连长,我能和魏子……不,魏千翔一起收拾行李吗?我保证完成任务,将行李封存好,将门锁上,钥匙交给连长你保管!”

“其他人站军姿一个小时!”谭宸点了点头,这边王少华屁颠屁颠的和魏子两个人当起了搬运工,其他少爷们虽然有些不愿意站军姿,但是他们为首的王少华都乖乖听话了,自然也不敢胡来,只是一个个一开始还站的笔挺,慢慢的就歪了,没个正形。

海边的日头还是很大,即使已经五点钟了,但是火辣辣的太阳照晒之下,估计今天这些人真的会被晒的脱层皮,谭宸同样笔挺着身姿,如同一杆枪,冷沉着峻脸,目光刚毅而漠然。

不远处,一个士兵快速的看了一眼谭宸这边,看着充当搬运工的王少华和魏子将行李都收走了,表情不由凝重了几分,目光狠狠的看了一眼背对自己的谭宸,这一下事情棘手了!不是说这些都是少爷连的少爷们,出来都是吃喝玩乐的,怎么会站起了军姿,连同他们的行李都被封存了。

似乎察觉到了背后有人在看着自己,谭宸快速的转过身来,峻冷着面瘫脸,肃杀的眼神瞬间向着角落里看了过去。

好险!偷看的人在谭宸回身的那一瞬间就快速的离开了,可是心还砰砰的跳动着,即使没有正面对上,但是他也能感觉到谭宸身上那股冰冷如刀的冷酷气势。

“你说谭宸要干嘛?他该不会真的把我们训练成一对精英吧?我可没兴趣进部队,都是些男人,我还不得憋死啊。”魏子将行李都丢到了地上,不解的看了一眼搬行李搬的挺高兴的王少华,“喂,有什么事说吧。”

“你想谭宸根本就懒得管我们对不对?只要我们不在军区太闹腾,谭宸根本不管我们,可是为什么他突然让我们站军姿,还让我们将行李特意都收走封存起来。”王少华打开自己的行李快速的检查着,仔仔细细,连内裤都拿了出来抖动了几下,没有什么东西啊。

“你是说有人在我们的行李里藏了东西?”魏子这一下也想起了火车上的一幕,帮着王少华检查着行李,可是五分钟之后,两个人泄气了,屁都找不到,都是王少华自己的东西。

“肯定有关系的,算了,将东西都放好,把门锁起来,我们静观其变。”王少华没有找到什么东西,但是却坏心的将自己包里的东西和其中一个包里的东西给换了过来,“走吧。”

将门关上上了锁,看着手中的钥匙,王少华嘿嘿一笑和魏子两人快速的返回了操场,“报告连长,任务完成,请求归队!”

“归队!”谭宸接过钥匙,一旁王少华和魏子咻的一下蹿回了队伍里,站的笔直,之前都是游戏人生的过日子,这会突然有了点事情可以做,王少华和魏子都兴奋的厉害。

“连长,我不行了,我要中暑了,晒死我了!”一个少爷终于受不了的叫唤起来,抬头看了看明晃晃的太阳,明明该是傍晚十分了,为什么太阳大的和中午一样,身上都要烤焦脱皮了。

“站着,躺着。”谭宸冷声开口,目光漠然的看着叫唤的少爷,他如果站不住了,谭宸不介意动手将人打晕丢在地上继续晒完一个小时。

王少华也晒的够呛,不过还是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谭宸的确很招惹仇恨值,但是王少华不得不承认疼宸的强大,所以倒也听从命令的站直了身体。

抗议的少爷知道谭宸绝对是说到做到,讪讪的哼了一声,却也不敢真的招惹谭宸,真被打晕了丢地上那才是丢脸丢大发了。

赵临海远远的看着人群里的王少华,果真是一物降一物,这个王家的小魔王,连老爷子都拿他没有办法,少华这孩子很聪明,但是从小被姐姐和老太太给娇惯着养大了,人不大但是却脾气不小,三天一小祸,五天一大祸,一惹出了事,老爷子和姐夫都还没有来得及训人,姐姐和老太太倒是先发威了,结果性子越来越野,越来越难管教。

最后老爷子也知道没有法子了,终究还是不顾老太太和姐姐的反对,直接将人给到了军区里,如今看来果真是对的,赵临海看了一眼谭宸,冷酷的峻脸,眼神锐利,即使这些少爷们站的东倒西歪的,谭宸却依旧面无表情,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池中之物。

一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随着谭宸一声解散,站累的众人直接向着不远处的水龙头冲了过去,一个个捧起水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他们原本就是南方人居多,更是受不了这样的大太阳,直接站了一个小时,皮都要被晒掉了。

“连长,连长,你给我说说出什么事了?”这边给谭宸安排的是单人宿舍,在火车上没有好好休息,到了部队直接又站了半个小时军姿,谭宸刚冲了个澡出来就看见王少华和魏子两人做贼般的从门口进来,还特意回头看了看四周,唯恐被人给跟踪了一般。

冷眼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两人,谭宸板着面瘫脸走到一旁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沈书意给谭宸发了一条短信,说晚上和莫念会去查一下曹四斌的下落。

“连长,你放心,你这么玉树临风,文成武略,潇洒峻朗,小意绝对不会因为和莫先生独处了一下就投像敌营的。”王少华贫嘴的拍着马屁,啧啧,连长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自己到如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呢!

“连长,是不是我们行李里有什么东西?所以你才让我们将行礼都给封存起来了?”魏子也好奇的心里头跟猫爪的一样,说不定这可是重案要案,要是立功了,回家就可以显摆显摆了。

“你们是听谁说我要过来源城的?”谭宸将手机放了下来,目光犀利的看向一旁的王少华和魏子。

“我和魏子那天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在说这事,好像是从袁德明那里听到的,然后我和魏子就过去了,让袁德明安排我们也来源城一趟,还给家里打了电话。”王少华回忆了一下,那天下午宿舍里乱糟糟的,大家都在说这事,也说源城的风景不错,女人很多,尤其是很多H国的美女都会在源城游玩,所以在军区待的浑身都要长霉的王少华等人立刻就想办法跟了过来。

“连长,是有人故意放出消息的。”王少华想到这一点,咻的一下黑了脸,少爷连的人都是他兄弟,平日里大家吃喝玩乐在一起,这会被人当枪给使了,王少华脸色自然不好看,倏地站起身来,“我他妈的去问问看当天是谁第一个放出风声来的。”

“坐下!”谭宸沉声开口,查是查不出来的,也有可能这个人也是被人给唆使,或者挑拨利用的,毕竟他们都是世家子弟,平日里都是吃喝玩乐,虽然也经常闯祸,但是终究是世家出来的孩子,年龄又偏小,都没有真正的掌控权力,按理说不可能策反他们当间谍的。

或者是有人用了其他借口或者理由,所以在不知不觉之下才被利用了,唆使着王少华他们来了源城,谭宸沉着峻脸,看着暴怒的王少华,“这几天你注意一下,很有可能会有什么事发生,还有何群这个人是什么情况?”

“不可能是何群的!”魏子率先开口,他性子比较烈,够义气够兄弟,何群算起来是他们这群人里身份最低的一个,因为何群是何家的私生子,从小是情妇养在外面的,性子怯弱,个性也软。

之前何群还被何家的正牌嫡子大哥给骗到了酒吧里,差一点就被一个醉鬼给强了,还是魏子刚好去洗手间顺手救了人,而何群喊了一声谢谢魏少,魏子还诧异怎么会认识自己,一问之下才知道是何家在外面的私生子。

魏子看何群乖乖巧巧的,也就收在身边,出来玩吃饭的时候都将人带上了,何群也听话,开车买东西都跑的咚咚响,魏子要来军区历练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他原本是准备去找何群,将他住的别墅的钥匙丢给他,让何群帮忙看家,结果却听到何家大少在放话,等魏子他们离开之后,何群的保护伞就没有了,之前不敢收拾,是因为何群攀上了魏子和王少华这两棵大树,等他们一走,自然是变本加厉的报复。

魏子没有想到自己当时一时心软,只是照顾了一下何群,反而给他添了麻烦,所以魏子和魏爸直接开口了要何群跟着来军区,他习惯了何群的照顾,他的胃不好,经常要吃胃药,三餐也得正常,否则胃病肯定会犯,而魏子和王少华一疯起来哪里还记得吃药,所以他在军区里没个人在身边是绝对不行的,魏子吃的胃药还都在何群那里。

每一次魏子吃晚饭,何群都会乖巧的将胃药和温水递过来,然后又悄悄的离开,只是远远的站在角落里,并不真正的介入王少华和魏子的圈子里,更像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仆人。

何家自然是愿意的,何群只是个不上台面的私生子,要是有能力也就罢了,偏偏还是那么怯弱的性子,如果在军区和王少华、魏子关系更深厚了,对何家也只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自然让何群跟着来军区了。

“你们注意一下何群的情绪,不要打草惊蛇。”听魏子这么说完,谭宸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何群这样软弱的性子,想必是被人给威胁了,那么少爷连的人是不用注意了,不过海战团里肯定有内奸,这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必须抓住的。

“连长,要不我去通知我舅舅过来,看看谁最可疑,有可能是H国的内奸!”王少华只感觉这是拍美国谍战电影,扑朔迷离的,兴趣蹭蹭的冒上来了。

“不行,保密。”谭宸冷声拒绝了,不是他不相信赵临海,可是这件事只怕牵扯到了重要高层,赵临海是王家一派的人,王家这些年一直保持着中立,谭宸并不能确定王家有没有投靠某个派系,赵临海有没有可能听命行事。

“我舅舅不可能叛国的!”王少华表情一愣,陡然的拔高了音调,铁青着脸,愤怒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谭宸,一字一字的开口,“我舅舅绝对可以信任!”

“不是叛国,而是权力的争斗和角逐。”谭宸很是冷静,并没有在意王少华愤怒的表情,身为一名军人,谭宸一贯都是直来直往的,可是他却知道政客却不同,政客为了利益,为了权力,可以牺牲普通民众的安全和生命,所以谭宸并不喜欢政界,反而军界更让他适应,听从命令,不折不扣的执行命令,这就是他的使命和责任。

魏子拉了拉站起身来的王少华,“冷静一点,连长不是说何团战叛国了,有可能是立场不同。”魏子的二姐也是从政的,所以他多少明白谭宸的顾虑,因为效忠不同的派系,虽然不可能真的叛国,但是在有些时候还是会选择和敌人合作,打击自己的政敌,从而给自己赢得利益。

“我知道了。”虽然还是有点不高兴,但是王少华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看了一眼面瘫脸的谭宸,快速的和魏子出了谭宸的宿舍,“我们去盯着,看看是谁想要撬锁去翻我们的行李。”

谭宸既然让自己将行李都封存起来了,那么肯定东西还在,只是自己没有找到,王少华攥紧了拳头,他不会让谭宸看扁自己的。

“会不会打草惊蛇?”魏子有点的担心,他们只是一群纨绔少爷们,没有真正的进入圈子,如果贸然行动,很有可能会破坏整个计划。

“放心,我们小心一点,用望远镜盯着,不会被人察觉到的,再说他们利用了我们,肯定想不到我们还会反过来监视他们。”王少华年轻的脸上泛出跃跃欲试的自信光芒,既然谭宸不说,他就自己来查!

------题外话------

这几天高温那,亲们注意身体,多喝点水,不要中暑了,呜呜,好热啊。

快要月底了,还有月票的亲们,大方的将月票投给颜吧,谢谢,抱抱,么么。O(∩_∩)O~

终于写顺了,明天颜一定努力爆发,至少更新一万五千字,亲们,月票投过来吧,呵呵。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