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东西丢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8    作者:吕颜

火车上的确很热闹,聊天调侃的,打牌斗地主,甚至还有人带了棋盘和象棋,直接在火车上厮杀了起来,王少华、魏子和其他少爷们一开始还挺新奇的,可是坐的时间久了,车窗外是一成不变的风景,座位是硬皮座太硬,都磕屁股。

更不用说空气不太好,浑浊的厉害,也有人想要抽烟的,不过王少华这个大少爷,眼光一狠的瞪了过去,这节车厢倒没有人敢忤逆这位大少爷来抽烟了。

“为什么不买卧铺票?”夜色渐渐降临下来,王少华不满的瞪着对面的谭宸,对于谭宸这个连长,王少华他们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最开始的时候是想要狠狠的报复回去,杀杀谭宸的锐气,这个面瘫脸男人真的很招人仇视。

太目中无人,太冷酷漠然,可是在经历一系列的挫败打击之后,王少华他们这些大少爷也知道谭宸的确是个狠角色,丝毫不在意他们显赫的家世和背景,王少华他们虽然年轻了一点,张狂跋扈,但是也还是有脑子的。

仔细一琢磨之后,再看谭宸平日在军区里连袁德明这个团长都不理会,也渐渐明白过来谭宸只怕也是世家出来的,否则一般家庭,即使是一些高官家庭也养不出谭宸这冷傲的性子来。

再加上之前在北郊山林搜山那一次,谭宸对谢鸿动手的确太震慑了一点,王少华他们其实对谭宸也没有什么敌意了,只是很多时候因为年轻气盛总喜欢和谭宸对着干,虽然大都数时间的挑衅都被谭宸给无视了。

“没有。”冷沉的两个字,谭宸看了一眼也有些疲惫的沈书意,一手霸道的揽过她的肩膀,直接将沈书一的头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靠着我睡一下。”如果有卧铺票,谭宸自然也不舍得沈书意这样坐着休息。

“你这是事先预谋好的吗?趁机占小意的便宜?”王少华阴测测的笑了起来,毫不客气的对谭宸落井下石,估计就是故意不预订卧铺票,王少华和身旁的魏子对视一眼,看不出谭宸这个面瘫脸还挺有心计的。

这边王少华话一说完,莫念转过脸,目光危险的看向一旁的谭宸,眼中寒意陡然之间凝聚,原本就互相看不顺眼,这会再想到谭宸刚刚对沈书意亲昵的举动,莫念阴冷着脸。

谭宸丝毫不在意莫念那浑身的黑暗气息,依旧板着一张面瘫脸,微微动了一下身体想让沈书意靠的舒服一点,深邃的黑眸里目光静静的看向一旁想要起身浑身僵硬的沈书意。

“我就靠着座位睡一下就行了。”沈书意笑着坐直了身体,多少还是有一点不习惯突然和谭宸这么的亲昵,枕着对方的肩膀睡觉。

尤其还是六道目光灼热的盯着自己,王少华和魏子纯粹是看热闹,莫念的目光倒是深沉复杂了很多,似乎真的是担心谭宸借机占便宜吃豆腐,所以沈书意就算再累,被这么盯着看,她也绝对睡不着。

王少华和魏子一看谭宸吃瘪,那原本面无表情的面瘫脸都黑了几分,立刻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至于莫念虽然脸色依旧冷漠到极点,但是看到沈书意拒绝,莫念浑身的寒气也散去了很多,虽然他感觉谭宸不是敌人,但是也仅仅不是敌人而已,了解的太少,莫念也不放心就这么让沈书意和谭宸在一起,还需要时间多观察,更何况他们认识没有多久,而且莫念也怀疑谭宸的身份,说不定日后会因为谭宸而让小意被有些人给注意到。

看着沈书意直起身并不愿意靠着自己,有些的失望,谭宸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峻脸上神色显得黯淡了不少,让一旁原本只是婉拒的沈书意莫名的感觉到了心虚和愧疚,犹豫之下,沈书意放在膝盖上的手挪了下来,轻轻的覆到了谭宸的手背上。

因为视觉角度的关系,所以其他人并没有看到,可是却明显感觉到谭宸那原本板着的面瘫脸陡然之间由阴转晴,那原本的阴霾的气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此刻即使谭宸还是面无表情着,可是却让王少华他们感觉谭宸这会怎么看都显得有点傻。

“我坐着睡一下就行。”沈书意低声的解释了一下,看着谭宸那明显变好的脸色,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无视着他将自己的手当玩具把玩的幼稚动作。

“累了就靠着我睡。”谭宸点了点头,深邃的目光却看向斜对面的一对小情侣,女孩子估计也是累了,直接拖了凉鞋横躺到了座位上,大半个身体都睡到了男朋友的腿上,抱着他的腰睡的很沉,男青年靠着座位闭着眼睡着,双手抱着女朋友的腰和肩膀。

顺着谭宸的目光看了过去,再看见他眼中明显的羡慕之色,沈书意迅速的别过头装过没看见,她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了鞋子睡到谭宸身上。

小意果真不愿意!虽然知道是意料中的失望,但是谭宸还是有点羡慕,为什么小意就不愿意和自己黏在一起呢?难道是因为自己比较冷,太沉闷?这几天谭宸都仔细观察了,一般情侣都非常的亲密,手牵着手已经是最普通的了。

很多都是亲密的搂搂抱抱,吃东西的时候还会互相喂食,偶然还会在大街上打闹,可是仔细一想自己和沈书意的相处,谭宸总感觉缺少了很多,虽然他现在握着沈书意的手也感觉很高兴很满足,可是谭宸总想着沈书意可以更加依赖自己,和自己亲密一点,但是小意太冷静理智,从来不会这样做。

“我们认识这些天,已经牵手了,这算是正常进展。”感觉到谭宸那哀怨的眼神,若是其他人也就算了,偏偏他这一张面瘫脸,在车厢黯淡的光线里,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沈书意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思索了一下,谭宸一本正经的看着沈书意,“那什么时候可以亲密一点?”

一旁原本闭目养神的莫念倏地一下睁开眼,黑暗里眼神锐利的盯着谭宸,至于王少华和魏子这会正头靠着头呼呼大睡着,压根不知道谭宸和沈书意这会正在讨价还价。

“一个月,拥抱。”谭宸犹豫了一下,他其实感觉时间还可以再缩短一点,他既然认定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不离不弃的相守,可是想到沈书意,谭宸还是制定了一个月的时间,至于一旁莫念的冷气,谭宸直接无视了。

“嗯。”认命的点了点头,谭宸的眼神太认真,黑暗里带着专注,让沈书意动容的同时也不由的纵容了他开的时间。

“那接吻呢。”一想到这里,谭宸就不高兴了,除了那一次在车子里有了亲密的接触之外,小意虽然住在揽月苑,但是对待自己和对待煦桡都是一样的,连拥抱都没有更不用说其他亲密的动作了。

“我去一下洗手间。”为了杜绝谭宸继续说下去,沈书意尴尬的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谭宸,脸微微有点红,快速的走了出去,“我自己去就行了。”

谭宸倒是想要跟过去,可惜一旁的莫念却抬手将谭宸给拦了下来,目光不悦的盯着谭宸,谭宸看了一眼莫念,转过头看向车窗外,直接无视着。

黑暗的火车厢里有着火车行驶的声音,沈书意起身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过去,当眼前的一个人快速的小跑着撞到自己时,沈书意诧异的一愣,目光从男人的腰间快速的扫了一眼,那是手枪?

“抱歉。”撞到了人,男人却头也没有抬的说了一声抱歉之后,迅速的向着前面的车厢跑了过去,看起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显得有点焦躁。

谭宸不是故意没买卧铺票,而是所有的卧铺票都被抢光了,沈书意刚从洗手间里出来之后,不远处的车厢却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喊叫声,“抓小偷啊?”

想到之前撞到自己却快速跑开的男人,想到他腰间的手枪,沈书意向着闹事的车厢走了过去,却见一个矮小的男人正在快速的奔跑着,不时将一旁的旅客拽起来狠狠的推出去,现场直接乱成了一团。

而当矮小男人突然看到了沈书意,眼神诡异的一寒,迅速的向着沈书意冲了过来,他的手里还抓着匕首,看起来是想要挟持沈书意好方便自己脱身。

可惜矮个男人速度快,一旁一个男人速度却更快,直接抓起一旁旅客放在不锈钢台子上的一个苹果,狠狠的向着矮个青年的头部砸了过去,砸的很重也很准,矮个青年一个踉跄,再想抓沈书意,可是身后的男人却已经迅速的将人给擒拿住了。

原本其他几节车厢也随即传来了闹腾声,但是很快就平息了,火车车厢的人多杂乱,外加拥挤,所以除了这个被擒住的矮个青年,似乎其他车厢也出现了小偷,不过倒是没有抓到人。

男人肃杀的眼神凌厉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威慑的目光很是骇人,似乎在思考沈书意到底是无辜的旅客,还是这些人的同伙,不过在看到沈书意的身影时,男人突然响起刚刚在洗手间前面撞到的人似乎就是沈书意,所以不应该是同伙,大概只是被嘈杂声吸引过来的普通乘客,那种威慑的目光这才敛了下来。

“放开我!放开我!手要断了!”矮个青年痛苦的嚎叫起来,虽然被反扭住了胳膊的确很痛,但是看矮个青年这模样更像是做戏一般,大声的哀嚎着,“你们凭什么抓人?你们是警察吗?你们凭什么说我是小偷!我还说你们才是小偷呢!”

“闭嘴!”陆纪年冷着嗓音斥责着,大手一个用力,矮个青年这一下真的吃痛了,只能痛苦的狰狞着表情,脸色苍白,却没有力气再扯着嗓子嚎叫。

“头,东西丢了。”不远处从其他车厢快速的跑过来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脸色阴霾的骇人,向着陆纪年摇摇头,他们的东西竟然丢了,即使这么小心可是东西还是丢了,这说明他们内部果真有内奸,而这个内奸出卖了他们的消息,所以东西才会丢了。

叶寒暴躁的耙了耙头发,随着抬手的动作衣摆被拉扯了上来了几分,露出腰间匆忙别到腰后的手枪,东西丢了,这简直是他们的耻辱,尤其是在他们保护的眼皮子底下将东西给弄丢了。

陆纪年脸色也是一变,将矮个青年丢给了一旁汇报的手下,又看了一眼沈书意,随即收回目光,压低了声音,“先回车厢,其他人抓到了吗?”

两个人压着矮个男人越走越远,谈话声也渐渐远去了,沈书意目光诧异的看着远去的陆纪年和叶寒,表情有些的恍惚。

“姑娘,你没事吧?”一旁一个大婶看着晃神的沈书意,慈爱的拍了拍她的胳膊,安抚的开口,“没事,只是车厢似乎是出了小偷,刚刚才闹起来了,快回座位上去吧。”

“谢谢,我没事。”沈书意感激的一笑,收回了目光,她没有想到竟然会在火车上碰到龙组的人,虽然是完全陌生的面孔,但是刚刚那个高瘦青年别在腰间的手枪不会错,虽然只是快速的瞥到了一眼,但是那种特定的金属材质,应该是龙组武器室研发出来的。

沈书意猜测着到底出了什么事,而且看情况还很严重,可是却想到如今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了,自嘲的笑了笑,将所有的思绪压了下来,回到车厢这边却意外的发现车厢这边也闹腾的起来,而闹事的正是之前的那个阴沉青年。

“肯定是你们偷了我的钱包和手机!”车厢里的灯已经打开了,不少乘客都被吵闹给惊醒了,阴沉青年大喊大叫着,愤怒的目光瞪着眼前的谭宸几人。

“你他妈的够了啊?就你这穷酸样,我们会偷你的钱包?”王少华直接笑乐了起来,不屑的看着猴子般上蹿下跳的阴沉青年,之前前面几节车厢突然闹哄哄的,王少华和魏子也是闲着无聊,在火车上很难睡着,坐久了屁股又痛,刚好有热闹可以看,他们两个人自然也是跑过去凑热闹了。

听说是有小偷,火车上人流量大,有几个小偷也不奇怪,可惜等王少华和魏子赶到的时候,事态都平息了,车厢里满满的人都是看热闹的,但是就是不见小偷的踪影,乘警也在维护秩序,提醒大家小心自己的钱包和行李。

白跑了一趟没有看到热闹的王少华和魏子刚回到座位上,结果屁股还没有坐热,这个阴沉青年去已经大喊大叫的跑了过来,说自己的钱包和手机被偷了,而明显怀疑的人正是王少华他们。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故意的!既然你们说没有偷,将行李打开给我检查!”阴沉青年冷笑的质问着,看着王少华和魏子,“你们跑到我的车厢之后,我的钱包和手机就都不见了,还说不是你们偷的!”

“呦,刚刚小意可是也出了车厢的,说不定是她偷的呢?毕竟女孩子下手更加不会被人怀疑。”眼尖的看到了沈书意,王少华不怀好意的一笑,将沈书意给拖下水了。

可惜这边刚得意的笑着,一旁原本冷漠不管事的谭宸和莫念眼刀子咻的一下向着王少华射了过来,谭宸自然知道王少华虽然是个纨绔少爷,但是还不至于偷人钱包,这个阴沉青年一而再的纠缠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原本他还准备静观其变,却没有想到王少华竟然将小意给拖下水了。

“不要说你不是警察,就算你是警察也没有权利搜查普通民众的行李,侵犯他人隐私权。”沈书意无奈的看了一眼嘿嘿笑的王少华,平静而淡然的开口,目光带着几分锐利看向阴沉青年,“还是说你是想要趁机偷我们的东西?”

“你含血喷人!”阴沉青年被污蔑的愤怒叫了起来,攥紧着拳头想要向着沈书意挥过去,可是一旁的过来维持秩序的乘警已经快速的过来了,看了一眼王少华和阴沉青年,怎么又是招惹到这些大少爷们,乘警虽然不知道王少华他们的身份,但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王少华这行人不好惹,至于偷手机和钱包?

虽然火车上也有人经常伪装成各种各样的身份来行窃,然后逃避警察的追捕,但是那都是伪装,可是抛开王少华他们这种纨绔子弟的气息,就是谭宸和莫念这两个人一看也都是不好惹的,那种肃杀冰冷的气势,说他们会偷东西?乘警想想都感觉好笑,尤其是莫念手腕上的那块表,那可是瑞士名表,几百万的高级货。

“这位先生,你冷静一点,无凭无据,你这样是诽谤诬告。”乘警制止住了叫嚣的阴沉青年,之前他就留心着这节车厢,就是担心王少华这样的少爷会惹事,谁知道他们没有惹事,之前因为座位问题而起纠纷的阴沉青年倒是故意在惹事。

“你们这是官官相护!”阴沉青年一听乘警这么说话,就更加的愤怒了,叫嚣的叫骂起来,四周的乘客也都窃窃私语着,他们也不认为王少华和魏子他们还会去偷手机和钱包,一看那架势就是有钱人。

“怎么去这么久?”谭宸走到沈书意面前,王少华和魏子是后离开的,他们都回来了,沈书意才回来,而且神色明显有点不对劲。

“没事。”明显感觉到谭宸那面瘫脸上关切的神色,沈书意暖暖一笑,回头看向一旁还在劝解的乘警,“前面车厢里好像出现小偷了,还不止一个,估计是个盗窃团伙,说不定他的钱包是被那些小偷给偷走的。”

车上出了小偷乘警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原本他们也是要过去处理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列车长突然通知他们不用处理,维护好各个车厢的秩序就行了,乘警也明白只怕不单单是有小偷这么简单了。

“对啊,小伙子,我刚刚也听说前面车厢里有小偷了,说不定是他们给偷去的。”一旁的乘客也好心的劝了起来。

“你们说没有偷?为什么不让我检查行李?”阴沉青年被乘警给抓住了,挣脱不了,只能怒瞪着一双眼,愤怒的对着沈书意咆哮着,阴冷的笑着,“还是说你们心虚了,不敢了?”

“好,检查就检查!不过要是没有,你说怎么办吧?丢下一只手怎么样?”王少华站起身来,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匕首,啪的一声摔在了不锈钢的台子上,他倒想要看看这人到时候怎么收场。

“不行。”冷着声音,谭宸警告的看了一眼叫嚣的王少华,搜查行李肯定是不行的,不要说他和莫念的行李里都有武器,而且这个阴沉青年明显是不怀好意。

“怎么?不敢了?”阴沉青年似乎看到谭宸在心虚,得意的挑衅着,“为什么不敢?是不是你们做贼心虚了?没有偷,你把行李打开来,让我看看,没有的话,我给你们磕头赔罪!”

“好,孙子,老子就等着你给老子磕头!”王少华倒是真的杠上了,也顾不得谭宸的警告,将架子上的行李趴的一下丢在了座椅上,“你给老子睁大狗眼看着,到底有没有你的钱包和手机。”

沈书意握了一下谭宸的手,示意他不要阻止,龙组的人竟然会在火车上,想必也是因为有了任务,他们丢了东西,想来刚刚的混乱就是那些人趁机逃窜走了,东西丢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这个阴沉青年纠缠不休,沈书意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想要将龙组丢的东西趁机放到他们的行李里,利用自己将东西带下车。

“还有几个行李?”阴沉青年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和钱包,脸色扭曲的厉害,不甘心的指着一旁沈书意和谭宸、莫念的行李。

“好了。”乘警想来也知道这是一出闹剧,快速的制止了还要继续检查的阴沉青年,“既然找不到,就去其他车厢找一找。”

“想走?没有这么容易,你当小爷是这么容易被你唰着玩呢,磕头道歉!”王少华冷笑着,眼神一狠,他王少华还没有被人这么诬陷过呢。

“这就算了吧。”乘警犹豫的开口,看了看不罢休的王少华,真要人磕头有点过了,“要不就让他道个歉,也是丢了东西心里着急。”

“不行,磕头道歉,敢诬陷小爷是小偷,哼,胆子倒是不小!”王少华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冷冷一笑,拿过匕首把玩着,“不想磕头也行,那么就让小爷从你身上割块肉下来!”

沈书意静静的看着阴沉青年,她没有开口说什么,谭宸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莫念冷着眼观看着,神色更加淡漠,四周的乘客一开始就知道王少华不是善茬,这会话一说就感觉更是如此了,不是磕头道歉就是割下一块肉,这也太过了。

“割就割!”听着四周的噪杂议论声,阴沉青年突然吼了一嗓子,冲动之下,猛然的向着王少华冲了过去,力度之大,让一旁的乘警都没有办法制止住他,只能看着阴沉青年一把抢下了王少华手里把玩的匕首,狠狠的向着自己的肩膀给戳了下来,痛的惨叫一声,哆嗦着,脸色痛的扭曲,鲜血从肩膀上的伤口流淌下来,因为太冲动,所以刚刚那一下戳的有点狠,所以血是咻的一下涌了出来。

所有人都傻眼了,估计谁也没有想到阴沉青年真的这么冲动给了自己一刀,而且一看这个出血量只怕是戳到了动脉,如果不止血,只怕小命都要交待在这里。

“还愣着做什么,快找医生过来,拿毛巾给他按住伤口。”沈书意一直很冷静,迅速的对着一旁都有些傻眼的乘警开口,那一刀直接对着动脉刺下去的,他难道是想要借着重伤下车,而不是为了将偷的东西藏到他们的行李里?

一瞬间,车厢里再次闹腾起来,阴沉青年估计也知道怕了,脸色苍白成一片,躺在一旁乘客让出的座位上,不停的颤抖着,哆嗦的厉害。

王少华也没有想到会闹出人命来,说了一声晦气,直接坐了下来,车上虽然也有医生,但是伤到动脉不但需要立即止血,也需要输血,乘警报告给了列车长,准备在和总调度室汇报之后先将火车停下来,将失血过多的阴沉青年送往就近的医院。

火车依旧在行驶着,并没有减速,沈书意坐了下来,低着头沉思着,她知道她该去龙组成员所在的车厢,将阴沉青年的事情告诉他们。

“要做什么就去做。”谭宸握了握沈书意的手,随即松了开来,深邃的黑眸里带着浓浓的关切和信任,“如果不方便,我可以出面。”

谭宸知道沈书意隐瞒了一些东西,包括她精湛的身手,而且小意还是一个让钧澈都赞赏的黑客高手,谭宸原本只是等事态明朗下来,可是看沈书意明显是在犹豫着什么,这才开口。

“我……好吧,替我送个纸条。”沈书意点了点头,快速的拿出纸笔,迅速的在纸上把阴沉青年的事情写了一下,让谭宸帮忙送过去,如果是她送过去,或许龙组的人还不会相信,毕竟当年她是被迫离开龙组的。

谭宸将纸条折叠的放到了口袋里,起身离开了,莫念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依旧闭目眼神着。

十二号车厢。

“头,我们现在不追踪吗?”叶寒犹豫的看向一旁的陆纪年,他知道自己的性子有点毛躁,可是东西丢了,这可是大事,头也太冷静一点了吧。

“急什么。”陆纪年斜挑着眉梢笑了笑,背靠着身后的床,双手环着胸口思索着整件事情,有人将消息泄露出去这是肯定的。

之前文教授原本是准备秘密回国的,可是却在半途中被人阻截,护送文教授回国的几个国安部特工拼死牵制住了敌人,而文教授自此之后下落不明,当时,国安部就怀疑保护文教授回国的任务里有叛徒,而且职位不低,否则文教授的行踪不会泄露。

所以原本该是国安部的事情最后就换到了龙组的人来接手,毕竟在没有查出内奸之前,国安部也不敢私自行动了,而就在两天前,国安部接到了文教授的一个电话,之前的那一次阻截中,文教授已经开始不信任任何人了,所以他只相信当年成功说服他回国的一个老特工,而老特工正在国外,根本没有办法赶回来,所以文教授只相信当年他给老特工的那个实验材料的芯片。

成功拿到了芯片之后,陆纪年带着叶寒,还有龙组的四个外勤部的手下秘密上了开往源城的火车,文教授之前电话追踪到的地址就是源城。

陆纪年眯着眼睛危险的笑着,他没有想到暗中的人果真厉害,竟然知道他们在火车上,还制造的混乱将芯片给偷走了,虽然在芯片上装有定位跟踪器,但是陆纪年这会犹豫的是将芯片找出来,还是顺藤摸瓜找到盗窃的人,然后找出幕后的内奸叛徒。

“头,刚刚列车长说有人在车上受伤了,需要紧急停车送医治疗。”车厢的门被敲响,一个下属快速的向着陆纪年汇报着情况。

“只是巧合还是什么情况?”陆纪年玩味的笑了起来,难道是对方想要趁着受伤就医的名头下车,然后去源城将文教授接走?毕竟没有了芯片,就不能取得文教授的信任。

而如果现在将启动追踪芯片上的定位仪,即使他们安全到达了源城。但是不保证幕后的内奸不会再次动手,到时候他们已经知道芯片上有定位仪,一旦屏蔽了定位仪之后,陆纪年就真的回天乏术了,所以陆纪年才会犹豫,是暂时放弃寻找芯片,然后顺藤摸瓜的找出内奸,还是为了安全起见直接将芯片先拿回来,到达源城之后立刻去找失踪的文教授将人秘密带回北京城。

“什么人?”突然的,陆纪年桃花眼一冷,快速的向着门口掠了过去,迅速的打开了门,赫然看到了门口冷着面瘫脸的谭宸,莞尔一笑,陆纪年开口,“你是谁?”

一旁叶寒和刚刚汇报情况的下属可没有陆纪年这么大胆,两人谨慎的看向谭宸,一手放到了腰间,随时准备拔枪动手。

谭宸将纸条递了过去,依旧冷着面容不曾开口,不过却已经明白眼前这三个人都是个中高手,尤其是眼前的陆纪年,看起来年纪轻轻,带着几分雅痞,笑容和煦,可是那眼神却锐利如鹰,绝对是个狠戾的角色。

陆纪年诧异的看了看谭宸,将纸条打开快速的扫了一眼,忽然,笑容一顿,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视线停留在纸条最末端的那个特殊的繁体字龙上,这是龙组的标志,这说明写这个字条的人也是龙组的人,如此一来,陆纪年倒是可以放手一搏了。

“我知道了。”陆纪年优雅的笑了起来,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将纸条点燃烧毁,刚还想要说什么,谭宸却已经转身直接离开了,冷酷着峻脸,从始至终竟然没有说一句话。

“头,什么情况?”叶寒不解的看了看离开的谭宸,转而看向一旁的陆纪年,为什么他感觉头笑的很危险,似乎有什么人要倒霉了一般。

“不用管什么情况,你只需要知道老天爷是站在我们这边就行了。”陆纪年啪的一下一巴掌拍在叶寒头上,看向一旁的属下,“那个需要紧急停车就医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下属快速的说了一遍,不过是之前因为座位问题和几个纨绔大少起了冲突,之后对了手机和钱包之后,也不知道是真的怀疑王少华他们,还是别有目的,总之一时冲动的给了自己一刀,刚好不小心扎到动脉上,血流不止,所以才需要紧急停车就医。

“那行,告诉列车长就停车吧。”陆纪年听完下属的汇报,和纸条上写的很符合,陆纪年感觉这还真的是一场赌博,“叶寒,你启动定位仪,看看芯片有没有移动。”

“是,头。”叶寒快速的将笔记本拿了过来,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一阵敲打,“头,芯片没有移动的迹象,也没有发现有屏蔽设施。”

“行,你留在这里继续盯着,有什么事再汇报,我过去会会这个受伤需要送医的青年男人。”陆纪年朗然一笑,潇洒的对着叶寒摆摆手自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阴沉青年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了,虽然乘警也找到随车的医生给紧急医治了,但是情况危险,需要立刻送去医院,幸好总调度室那边已经有了回话,让他们可以紧急停车。

“好了,都会去坐好,有什么可看的!”乘警在车厢两边拦下要过来看热闹的乘客,只可惜总有人说是这个车厢里的,刚刚去厕所了,不停的有人进了车厢。

陆纪年就是撒谎大军中的一员,晃悠悠的进来之后,一屁股在魏子这边坐了下来,本来一个座位是可以坐下三个人的,魏子和王少华以他们的嚣张霸道,两个人成功的占领了这个座位,也没有其他人敢来坐下,结果陆纪年一坐下来,王少华和魏子都诧异的一瞪眼,还没有见过这么不长眼的。

果然是她!陆纪年眯眼一笑,目光定定的看着沈书意,之前意外的撞到这个人,之后抓捕其中一个罪犯的时候又碰到了,当时陆纪年还怀疑她是不是这些人的同伙,不过想起自己是在沈书意去洗手间的门口给撞到的,所以也就打消了这个疑虑,却完全没有想到竟然还碰到同伴了,可是如果是龙组的成员在出其他任务,那么陆纪年不可能不知道的,所以她应该已经离开龙组了,难道是去了军方?

可是陆纪年看了看冷着脸的谭宸,他看起来倒像是军方的人,可是这个同样漠然着一张脸,浑身冒着黑暗邪恶气息的男人,更像是黑道中人,至于自己身边这个两个纨绔大少,陆纪年直接忽略了。

陆纪年如果不出现,暗中的人才会诧异,毕竟丢了芯片,这可是大事,没有芯片,就没有办法将文教授给引出来,相反的暗中的人拿了芯片之后,就可以和文教授接头,取得他的信任将人给掳走,所以这边有人受伤需要紧急停车就医,很有可能就是借着这个机会将芯片给带下车,所以于情于理陆纪年都会过来一趟,探查情况。

火车终于停了下来,已经失血过多的阴沉青年昏迷了过去,被抬上了担架送了下去,火车在等待了十分钟之后再次重新行驶开往源城。

晃了一圈,陆纪年又优哉游哉的离开了,车厢里的人都在小声的讨论着阴沉青年的事情,沈书意在黑暗里凝眉思索着,龙组会出现在开往源城的火车上应该是意外碰到的,可是曹四斌被人引到了源城,让沈书意怎么都无法想象这两件事只是巧合。

可是如果不是巧合,那这件事情里到底有什么联系,沈书意只感觉目前确实一头的雾水,不过刚刚陆纪年离开的时候已经告诉了沈书意东西还在火车上,很有可能就在王少华的行李里,这说明是有人借着自己和王少华将东西带去源城。

可是为什么他们不自己将东西带走?是不放心,也对,阴沉青年虽然借着受伤下了车,但是很有可能一下车就被秘密监视了,东西是不可能交给其他人的。

那他们的其他同伙呢?火车上人多,到了源城之后完全可以将东西带下车,而且火车上那多的人,为什么就要选择了自己和汪少华他们,阴沉青年一上车就因为座位问题起了争执,所以他们的计划里早就将自己这一行人安排在了他们的计划里。

开往源城的火车在中途有好几次在小站停车,如果是将东西放到其他人身上,并不能保证他们的目的地就是源城,如果中途下车了,反而更麻烦,可是曹四斌的事明明就是将自己往源城引,难道是这些人事先知道龙组的人要上这一列火车,所以才将曹四斌在源城的消息放了出来,然后抢夺龙组保护的东西之后放到王少华的行李里。

这样等到达源城之后,再从王少华这里将东西给拿走,成功避开龙组的追捕,而谭宸带王少华是来源城拉练的,一下车应该就有海战图的人来接,如果在海战团里安排了人手,完全可以趁他们不注意将东西拿走,可是为什么要将自己扯进来呢?

“想不通?”沈书意越想越感觉烦,线索太凌乱,根本就想不透,所以气鼓鼓着脸,沈书意难得孩子气的看向一旁的谭宸,烦躁的厉害。

“不用多想,等到了源城就明白了。”压低了声音回答,谭宸拍了拍沈书意的手,“靠着我睡一下,不许想了。”

“哦。”沈书意应了一声,她虽然感觉想通了一点,但是还是有想不透的地方,至少张望是之前就被杀了,龙组的事情应该是最近才发生的,幕后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张望的死应该是陷害自己,但是并不像是多么的险恶,反而像是一种戏弄。

不想了,沈书意犹豫了一下还是靠到了谭宸的肩膀上闭着眼休息着,而谭宸微微僵硬了一下身体,随即立刻放松下来,手臂环住沈书意的肩膀,让她睡的更加舒服一点。

一旁莫念看了一眼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而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莫念感觉自己或许是想多了,并不是莫家的人针对小意,这样一来小意的身世就不会暴露出来。

------题外话------

更新迟了,呜呜,卡文卡的厉害啊……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