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引君入瓮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7    作者:吕颜

中午时分,菜市场。

一般的白领阶层更喜欢去商场的蔬菜区去购买蔬菜,毕竟比起市场,商场的蔬菜区看起来要干净很多,但是居家过日子的人更喜欢来的是市场,蔬菜肉类鱼类齐全,菜也新鲜,选择面更广。

“这是买菜?我怎么感觉像是黑社会去争夺地盘?”站在市场门口的阴影里,关煦桡揶揄的看向表情很是无奈的沈书意。

却见她的左边是冷邪着脸庞的莫念,那种黑暗的气息一看就不是善类。右边是面瘫着脸的谭宸,虽然不像莫念那样透露着黑暗阴沉的一面,但是面无表情的板着面瘫脸,那种冷肃凛冽的慑人气势,同样是见者回避,被夹在中间的沈书意除了无奈的笑着,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吃什么,自己挑,我只负责煮。”沈书意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调侃自己的关煦桡,目光左右瞄了一下,沈书意叹息着,她都不明白谭宸和莫念是不是八字不合,所以凑到一块就是冰山撞冰山,王者见王者,不死不休的肃杀紧绷。

让沈书意真想将两个人都丢回车子里,她一个人过来买菜。可是不管是谭宸,还是莫念,都是那种冷着脸不为所动的狠角色,所以沈书意只能任由他们跟着,形成了这么怪异的阵型来市场买菜。

沈书意三两步追上关煦桡,无视着身后四道慑人的目光,而同样被这尖利的眼刀子给瞪着的关煦桡扯着嘴角笑着,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还真是恐怖,谭宸哥和莫念都要将自己的后背给戳的千疮百孔了。

“小意,我不挑食。”简短利索的沉声开口,谭宸霸道而固执的站到了沈书意身边,他不挑食,所以小意煮什么他就吃什么,所以不需要离开小意去挑自己喜欢吃的蔬菜。

莫念连话都没有说再次霸占了沈书意的左侧,至于关煦桡很炮灰的被两尊大冰山直接给挤到角落里去了,关煦桡莞尔一笑自己去挑自己爱吃的食材去了,反正今天他是不会再靠近小意三尺之内,免得被冰山给冻死。

“西红柿多少钱一斤?”努力无视左右两侧的两座大冰山,沈书意看着一旁红艳艳的西红柿,正好做一个西红柿炒鸡蛋。

“三块五。”这边菜摊上的老板正在玩手机,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语气有点冲,有些的不耐烦,菜摊老板刚好和网友聊天聊到兴致正浓,结果沈书意就开口打断了。

“这么贵?”这个时候蔬菜正上市,N市虽然是发达的城市,但是郊外也有不少的农家,经常会将自家种植的蔬菜送到市场来卖,所以沈书意才会经常来菜市,比起商场那些大棚里的蔬菜,农户自己种植的蔬菜要鲜美很多。

“不买就不要问,烦不……烦……”老板不满的吼了一嗓子,抬头刚要瞪着沈书意,结果就看见她身边两尊大佛咻的一下冷了脸,眼刀子刷刷的射了过来。

菜摊老板原本就整天吃喝嫖赌,是老板娘做生意,今天孩子生病,老板娘回家去给孩子熬中药去了,这才让老板过来看摊子,比起其他摊子火热的生意,老板不满的态度和随口乱开价差不多将所有的客人都给赶走了,刚好碰到沈书意也算是踢到铁板了。

“老板,西红柿多少钱一斤?”沈书意压着笑,白皙的面容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都不需要自己砍价了,有谭宸和莫念在,绝对是杀价利器。

似乎是发现了沈书意那柔和小脸上的轻松笑意,谭宸和莫念如出一辙的继续冷着脸,眼神更加凶狠了,锐利的目光刀子一般盯着菜摊老板,肃杀冷血的气势都能将小孩子给吓哭。

“两块八……不,两块一斤。”菜摊老板哆嗦的开口,吞了吞口水,颤颤巍巍的拿出个塑料袋递给了沈书意,“要多少?”

“香葱呢?”拿了三个西红柿放到了袋子里,谭宸那边冰箱都空了,所以沈书意还需要买不少的东西。

“不要钱,是添头……生姜也不要钱……大葱也不要钱?”菜摊老板被吓的有点哆嗦,快速的将香葱生姜什么的抓了一大把放到了袋子里,赶快将瘟神给送走,他都可以将菜摊不要了。

“茄子吃吗?”回头看向身后放冷气的两座大冰山,沈书意也懒得多跑了,其他菜摊上的蔬菜经过早上的热闹之后,品相好的都被挑走了,唯独这个菜摊上的蔬菜因为老板态度恶劣漫天开价所以都没有什么人挑,这会看起来卖相很好也很新鲜。

最后当沈书意买了一大袋子的蔬菜外加香葱这些添头就用了十八块钱,谭宸和莫念这才收回冷眼和满身的寒气,心满意足的护送着沈书意继续去肉类那边继续买食材,当然,两个冰山男人随时准备板着脸放着寒气继续给沈书意杀价。

“谭亦哥,你看到了吧?谭宸哥竟然这么幼稚!”关煦桡对着一直视频通话的手机忍禁不禁的开口,之前谭亦哥还不相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谭亦哥该相信谭宸恋爱的时候智商直接跌倒负数了,竟然对着菜摊老板板着脸威震恐吓。

关煦桡只要一想到谭宸和莫念这两个男人竟然和菜摊老板杠上了,冷着脸逼着对方白送了那么多的香葱生姜大葱什么的,关煦桡就感觉这个世界真的玄幻了,以这两个男人的钱买几卡车大葱生姜都可以,却偏偏在这边大材小用的放冷气,杀价于无形之中。

那是谭宸那小子?谭亦刚去洗手间了手机是丢在桌子上,所以电话响起之后,谭骥炎刚接起,却已经是视频通话的状态,而另一头正是谭宸板着面瘫脸威慑菜摊老板的一幕,谭骥炎威严冷峻的脸庞上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揉了揉眉心,他这一下是真的相信谭宸谈恋爱了。

可是为什么这个小子谈恋爱就变的这么幼稚?谭骥炎一直记得在谭宸七岁那年才到北京城的时候,他和谭亦一样都是个刺头,脾气又倔又臭,沉默寡言,次次都和自己对着干,可是现在对比一下,谭骥炎都怀疑谭宸是不是倒着长的,小时候早熟老成,结果越大越幼稚了。

“煦桡。”谭骥炎沉声开口,惊吓的拿着手机的关煦桡一惊,猛然的绷直了身体,表情严肃了敬畏了许多,“谭叔?”为什么不是谭亦哥?自己拨打的是谭亦的手机号码啊。

“嗯,最近在N市多注意一点,那边不太平,有些势力在蠢蠢欲动。”谭骥炎冷沉着嗓音开口,比起北京城复杂的关系圈,N市的水更深更浑,很多世家藏的太深,所以在情况未明之下,局面倒是有些晦暗不明的难以预测,“告诉谭宸小心一点。”

虽然谭骥炎和关曜他们这些大家长都很赞成小辈们自己出去发展,家族的势力的确可以庇护他们直到接手权力的那一天,但是站得越高往往跌的越狠,如果这些小辈们在掌权之后不能稳固江山,那谭骥炎宁愿这些小辈们平平安安的过一生,即使平凡一点也无所谓。

但是他们既然都有不愿意靠着家族势力的庇护,要靠自己闯出一片天来那就更好了,日后将手里的权力下放,谭骥炎他们也不用担心谭宸这些小辈会被其他热闹拿捏住,掌控不了局势,所以谭骥炎和关曜他们都是在暗中注意着,但是绝对不会轻易干涉,只要不涉及到生命安全,所以的危机和考验都让谭宸他们自己去处理。

“是,我知道了谭叔,我会告诉谭宸哥的。”关煦桡温和俊逸的脸上快速的划过一丝凌厉之色,他不由的想到了张望被杀,曹四斌的下落不明,这一切的幕后似乎都有一只看不见的幕后黑手在操控着,如今听到谭骥炎这么一点拨,关煦桡也明白如今N市真的不太平了。

等关煦桡结束了和谭骥炎的通话找到沈书意和谭宸时,他们正在买鸡,谭宸快速的向着关煦桡走了过来,视线从他的手机上扫过,冷沉着嗓音问关煦桡,“出了什么事?”

“谭叔说最近N市不太平,让我们多注意一点。”心虚的厉害,关煦桡快速的将手机给收了回来,他还以为谭宸哥只顾着对菜摊老板放冷气,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是注意到自己偷偷的拿手机开了视频通讯,明明自己就非常谨慎小心了,而且当时也是站在谭宸哥的视觉死角上,谭宸哥他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下午我和小意会去一趟源城,你留在N市小心一点,有什么事联系容叔国安部在N市的人,其他事情需要帮忙的话找顾岸。”谭宸峻冷着脸庞,深邃的凤眸里眼神锐利,N市的水果真很深1最开始他怀疑的是莫念,可是见到人之后,谭宸相信自己的判断,莫念不是幕后黑手。

不过沐沐之前才发来了消息,莫念的背景很深,如果深挖的话,势必会惊动莫念,当初莫念也派人查了自己,但是后来就收手了,因此谭宸也让沐沐停止了继续挖掘,莫念暂且算是朋友,这份信任还是必须的,谭宸不在乎莫念是什么人,只要他对沈书意没有恶意就行了。

“源城好像也有点不太平,H国的间谍这几天在源城很活跃。”关煦桡平静的开口,这个消息还是糖果那丫头发过来的,关煦桡都有些奇怪糖果那丫头平生的愿望就是吃饱喝足宅在家里睡觉,她竟然会知道最近源城间谍活动的情况,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知的消息。

毕竟一牵扯到间谍特工,这些消息都会非常的广泛而繁复,需要整理归纳总结然后才能得出一点结果,否则潜入他国的间谍早就被抓的干干净净了,而关煦桡一想到糖果整天抱着苹果啃,口袋里能掏出各式各样的零食,怎么想都没有办将糖果和复杂隐秘的间谍活动联系到一起。

源城虽然是旅游度假的天堂,但是因为和H国隔海相望,过了海关手续之后,两国来往很方便,再加上游客众多,人流量大,让从H国入境的间谍提供了最好的掩护。

“曹四斌的事情不可能牵扯到了H国,有人在将我们往源城引。”虽然目前所有的线索都是散的,但是谭宸以极其敏锐的军事角度还是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劲。

在【绝杀】的这些年里,谭宸虽然只是负责着训练所有【绝杀】的成员,其他的管理都交给了凌浩然负责,但是因为【绝杀】处理的都是一些极其机密的任务,很多都牵扯到了恐怖袭击,国际之间力量的角逐和争斗,谭宸对这些隐匿的阴谋有着敏锐的直觉和判断。

也许普通的人永远都没有办法想象在这样的和平年代,竟然也存在着诸多的危机,而【绝杀】处理的都是这些最为紧急最为危险的任务,每年谭宸手里的死亡名额就说明了【绝杀】任务的高度危险性,即使那么精锐的军人,以一敌百,可是每年都有人会牺牲在战场上。

选中了一只仔鸡回去炒青豆,沈书意回头目光向着角落里的谭宸和关煦桡看了过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沈书意能感觉谭宸神情的严肃和冷厉,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诡谲了。

“不用担心,他能应付。”莫念嘶哑着声音开口,目光定定的看着担心沈书意,过去那么多年,莫念都只是看着照片,甚至连详细的调查都没有,就是为了不侵犯沈书意的**权,莫念也担心有一天沈书意知道会反感会生气,所以他只是派了人远远的留意着,偶然抓拍一些照片,知道她过的很好,平安健康就行了。

莫念原本以为会这样一直过下去,看着她和秦炜烜结婚生子,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的,却没有想到谭宸突然出现了,那么强势而霸道的介入了沈书意的生活,而秦炜烜的所作所为也让莫念越来越失望。

莫念毕竟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打扰到小意的生活,可是如今却又有人在暗中兴风作浪,局势危险而诡谲莫测,所以莫念这才以陌生人的角色出现在沈书意的生活里。

“我知道。”笑着点了点头,沈书意远远的看着冷沉着峻脸思考的谭宸,这个面瘫男人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有些的霸道,偶然还挺幼稚的,可是当他展露凌厉威慑的一面时,让人宛若看到站在云端睥睨苍生的王者,杀伐果决,决胜疆场。

其实沈书意也渐渐明白谭宸只怕是从小就接受了最为严格的训练,所以才会养成这样的性格,在属于他的战场上,谭宸绝对是攻无不克的王者,可是在平日生活里,谭宸的性子太冷,并不擅长与人相处,所以很多时候行事作风冷硬强势,甚至在其他人看来还有些的莽撞没有分寸,可是沈书意明白那都是因为谭宸在意自己,想要护着自己,所以才会如此。

回到揽月苑,谭宸直接跟着进了厨房,手里抓着一把香葱,挑衅的看着莫念,浑身冒着赶人的冷气,既然不会做这些,就不要来厨房里碍眼。

莫念冷眼看着得意的谭宸,终于还是转身向着客厅走了过去,无视身后胜利姿态的谭宸,只不过会择菜切菜而已,他用得着这么得意吗?

“坐吧等吃不是更好。”关煦桡笑着打趣着,目光温润,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他一来不会做家务,二来也没有兴趣当电灯泡进厨房碍着谭宸的眼,所以老老实实的忙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莫念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关煦桡手里的文件,眉头一挑,峻冷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关煦桡手里的文件竟然是关于N市这些隐匿世家的资料,有些还非常机密,不过他们当初既然能找到赵大元出面,必然也是有很多的渠道。

“这是沐沐刚刚发回来的,毕竟N市水太深,总要知己知彼。”抬起头,关煦桡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莫念,温和一笑,“不过你放心,我们没有查你。”这是朋友之间的信任。

“我不会伤害她的。”莫念嘶哑的声音透露着让人相信的真诚,至于关煦桡的话,莫念自然是相信的,如果真的有人调查自己,莫念不会不知道的。

莫念看着温润如玉的关煦桡,这个男人如此的年轻,俊逸的脸庞,原本该是肆意张狂的飞扬风采,可是他却已经如此的沉稳,世家子弟能有这样的气度真的很少见,所以不单单是谭骥炎,只怕关煦桡的身份也是非同一般。

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关煦桡虽然好奇莫念对沈书意的重视,但是这事让谭宸哥来烦就行了,关煦桡只要知道莫念不是敌人是朋友就可以了。

这一顿午餐因为之前许如玉和刘秘书的耽搁,再加上在菜市场买菜耽搁了一下,吃饭的时候都已经十二点半了,沈书意的厨艺还算不错,再加上眼前的三个男人都不挑食,估计也没有人敢挑食,所以一顿饭倒也吃的其乐融融。

“你也过去源城?”沈书意正喝着排骨玉米汤,听到莫念的话诧异的抬头头看向他,源城离N市挺远的,再加上暗中有幕后黑手一直在,所以沈书意和谭宸决定坐火车过去,这样就很难查到他们的行踪。

“嗯。”莫念肯定的回答,他的确不太放心,源城的关系太复杂,莫念也需要确认在这一次幕后人有没有那些人的插手,小意的身份一旦曝光,那将是巨大的麻烦,莫念看了一眼谭宸和关煦桡,即使他们家世背景极其强大,只怕也是没有办法插手的,所以莫念必须保证沈书意的身份不会被人给查出来。

谭宸冷沉着黑眸看了一眼莫念,然后默认了他的跟从,这让沈书意和关煦桡都诧异的瞪大眼睛,竟然就这么同意了?谭宸不该很面瘫,很霸道,有着极其强烈的占有欲吗?怎么会同意莫念也跟着一起去源城,原本沈书意和关煦桡都以为莫念也要去源城,谭宸和莫念肯定又得杠上,互相用眼刀子杀着对方,他们都做好当和事老劝架的准备了,结果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结束了。

“多一个人,安全。”如果没有危险,谭宸都可能将莫念给敲晕了,绝对不会让他跟着一起去源城,但是连谭骥炎都让自己注意安全,谭宸也知道源城这边只怕非常的危险。

曹四斌说不定是被人引起源城的,但是为了查清楚张望被杀的案子,沈书意和谭宸都必须走一趟源城,不管是引君入瓮也好,还是在源城部署了天罗地网,这一次谭宸和沈书意肯定是要过去的,多一个莫念也等于是多了一份保障。

看来源城只怕会非常危险!饭后,关煦桡很悲催的被留下来刷碗,莫念回了一趟莫家,有些事需要交待一下,因为谭宸这些天的不务正业,袁德明再次一小时打了四五十个电话将谭宸给叫回了军区,明明在电话里就能说的事情,袁德明偏偏恶趣味的要让谭宸回军区再口述。

楼上的卧房,沈书意打开行李箱,将塑料的底板拿了下来,下面是她惯用的银色手枪,这是特制的手枪,子弹射出的速度比起寻常手枪要快了不少。手枪枪托下面有一个龙的繁体字,这是龙组特有的标志,而每个龙组成员都配备了一把属于自己的武器。

沈书意将手枪拆开成一堆零件,慢慢的擦拭包养着,片刻之后装上子弹,拿起手枪瞄准的这一瞬间,沈书意整个人褪去了平日里的平静柔和,眼神锐利而阴寒,点点杀机凝聚其中。

龙组的人一旦动手都是一击必杀,从来不会留下活口,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一旦有人暗杀,留下活口虽然可能让人顺藤摸瓜的查清楚幕后指使者,但是更有可能引发更大的危险,这些前来暗杀的杀手都是带着必死的决心,一击不致命的话,他们可能还会发起第二次攻击,有的人甚至自己身上就绑着炸弹,所以龙组的成员,只要出手,必杀。

手枪旁是一把锋利的军用匕首,同样是银色的材质特制的,匕首的底部也是一个繁体的龙字,一旁的数字正是沈书意当年在龙组的代号,匕首的刀身散发出银亮的寒光,蒸腾的血腥杀气内敛其中。

将匕首绑到了左边小腿上,手枪别到了腰后,宽松的衣摆垂落下来正好掩盖住了,沈书意将行李箱还原好,原本她以为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再拿起手枪,却没有想到还是有用到的这一天。

床边的床头柜里还有一把枪,不过只是普通型号的手枪,沈书意将手枪放到了双肩包里,拿过放在地板上的行李向着楼下走了过去,去源城有一班下午三点的火车,火车站人多杂乱,很难被跟踪。

莫念将事情布置下去了就来和沈书意谭宸汇合,可是当看到谭宸身后那一批少爷连的二十多个纨绔大少们,沈书意傻眼了,再一看谭宸的脸更是黑的不能再黑了,袁德明说谭宸既然这么有时间,正好带着这群少爷们去源城那边的一个海战团锻炼锻炼,否则就不给谭宸批假。

“呦,沈小姐,你看我们谭连长整天黑着一张老脸,闷的厉害,你选择谭连长当男朋友还不如选择我。”王少华快速的走了过来,嬉皮笑脸的对着沈书意开口。

谭宸冷眼看着撬自己墙角的王少华,危险的眯了眯黑眸,不过倒是没有生气,这一点自信他还是有的,小意是绝对不会看上这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少爷的。

虽然说是到源城的海战团拉练,但是对这些纨绔少爷们而言那就是过家家酒,是去放风需求刺激,更何况这个海战团正是王少的舅舅负责的。所以王少在知道谭宸要请假去源城的时候。王少立刻找到袁德明,要带着自己的几个兄弟出去拉练。

当然了袁德明如果不答应,那么等谭宸离开N市之后,少爷连的这群大少爷们会将军区给闹腾的乌烟瘴气,而且王少华直接给王首长打了电话,自家孙子这么上进了,王首长可是高兴的厉害,直接给N市军区的一把手打了电话,所以少爷连外出去源城的拉练行动就这么决定下来了,当然,袁德明也是闷着头高兴着,恨不能放几串鞭炮庆祝一下,将这群大少爷们给送出去了,简直是谢天谢地,军区终于可以清净几天了。

去源城这个度假天堂度假,一般人首选的就是飞机,四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到了,而如果为了省钱的话,一般人也会选择高铁或者动车,不过到源城也有一列普通的火车,速度很慢,一天一夜才能到达源城,这是为了照顾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出行方便才开通的列车。

当初就有人想要取消这种普通列车,可是后来事情闹的有点大,虽然去源城度假的人都舍得花钱坐更好的车子,选择服务更优的交通工具,但是不管多富裕的地方也是有穷人的,所以这列普通列车倒是没有停运,一直运行着,票价低廉,环境自然很差,嘈杂不说而且有些的脏乱,夏天火车里也没有空调,就过道里有电风扇吹着,闷热之下都要人的老命。

王少华这些少爷们还没有坐过这么差的列车,一开始在人头攒动的火车站,还比较新奇热闹,毕竟王少华年龄最大,也就二十二岁,年纪小的才十**岁,没有体验过的环境自然有些新奇,外加几分高高在上的得意,可是当列车到站开始检票之后。

“我靠,你他妈的赶着去投胎啊……”一个少爷被后面的人撞的踉跄了几下,火大的骂了起来,可是人就跟疯了一半,咻咻的往前挤着,别说你要人算账了,转身回头都难,人挤着人向前走着。

“他妈的,谁敢挤老子”王少华也是暴躁的厉害,这么多人,满身的汗味,拥挤之下,肢体碰触的,格外的难受不说,也不知道谁扛着那种红白蓝的大塑胶袋,里面装着棉被什么的,直接向着王少华的头撞了过去。

“不跑快一点,就没有位置,只能坐过道或者站到厕所门口了。”沈书意笑着大声开口,提醒着脸色难看的一众少爷们,而有了谭宸和莫念一左一右的护着,沈书意倒没有被人群给冲撞挤压到。

沈书意调侃的话一出,王少华等人一想到要站二十四个小时,或者站在味道难闻的厕所门口,所以原本就扭曲的脸上更加的难看了,眼睛一瞪,心一狠,也顾不得自己大少爷的纨绔身份,直接都卯足了劲向前冲着。

他们只带了个小包和一个装衣服的行李袋,再加上平日里也都是逞凶斗狠的角色,力量也是有的,真的冲挤起来,倒是挺强的,至少比起普通人强了很多。

十多分钟之后,列车缓缓发动,这些少爷们的确很强悍,竟然一个个都抢到了位置,得意洋洋的看着后上车的谭宸,“老大,位置可都没有了,不过厕所那边还比较闲,可以站人的。”

少爷连的之后二十几个人被挤的分开到了三四个车厢,王少华抢的比较快,这会正和他从小到大的发小魏千翔坐在一起,挑着眉梢看着谭宸,一脚还架到了最面的硬皮座位上。

“这位小哥,麻烦你挪挪脚。”一旁的一个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男人憨厚的开口,陪着笑容,想要坐下来,可是王少华的脚就这么架在座位上给挡住了。

“不想死的给我滚一边去!”王少华眉头一皱,冷声斥责着,他被挤了多少次,被踩了多少脚,还和魏子冷眼赶走了两个人,这才抢到了这个空位置,这些人竟然还敢让自己让让!嫌命长了吧?

“去其他地方找位置,不行站厕所那边去,我哥们心情可不太好。”魏子哈哈大笑着,说实话今天这么挤火车还真是别样的体验,之前他们虽然知道春运的时候人山人海的,可是和他们这些纨绔大少太过遥远。

他们去哪里都是飞机,再不行开车过去,即使坐动车那也是豪华包厢,这么挤火车,人山人海的还真是够呛,所以王少华这些少爷们难得傲娇了,老子挤的一身臭汗才抢到的座位,多么光荣,多么难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给!

男人还想开口,可是一看王少华他们这气场就知道是不好惹的,犹豫了一下,拎着行李向着车厢里面再次挤了过去,毕竟有些人一看就是不能得罪的。

“沈小姐,如何?赏个脸坐下?”王少华畅快的开口,鄙视的看着一旁的谭宸和莫念,他们倒是知道护着沈小姐上车,但是从检票口到上车不过十来分钟,可是有了座位,那可是二十四小时的亲密接触,王少华感觉自己太聪明了,直接将谭宸和莫念给比了下去,“这个位置只有女士可以坐下,老大你和这位莫先生麻烦去找其他座位吧。”

沈书意笑着看着洋洋得意的王少华,真的没有办法想象这样不着调的士兵是谭宸的手下,沈书意晃动了一下手里的车票,平静无比的开口,“其实是要对票入座的。”

所以即使先抢到了位置也是没用的,都是凭票入座,当然了,如果车厢很空,多余的位置也可以随便坐的,但是按照今天这人数看来,只怕是没有多余的位置,王少华他们即使抢到了座位,但是一会其他乘客拿着票过来了也要让开的。

“我他妈的,那这些人挤个屁啊?”王少华炸了起来,火大的一撸头发,暴躁的厉害,火车票他都不知道塞哪里去了,这还凭票入座,那之前挤个屁啊!

“国人的习惯而已。”看着眼前这个两个大少孩子气的骂天,沈书意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他们坐飞机肯定是一等舱,坐动车也都是豪华包厢,所以第一次坐这种普通火车,人一多都挤了起来,也就跟着挤了起来,半点不知道还有凭票入座这回事。

“你刚刚是故意的?”魏少脸色也不好看,他们刚刚可是挤的够呛,没有风度的和一群普通人拥挤推搡着,好不容易抢到座位了,还没有得瑟显摆,结果竟然是被沈书意给戏耍了,毕竟之前是她说的不挤快一点就没有位置坐了。

“谁管是不是凭票入座,老子今天就要定这个位置了,有种的将老子给干掉,这个位置就给他!”王少华一屁股坐了下来,有点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他们脑子一热的就挤了起来,早知道他们就慢悠悠的晃进来了,还挤个屁啊!

谭宸看了一眼王少华和魏子,拉着沈书意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这种普通列车的座位是三个人坐的,谭宸让沈书意坐到靠窗户的位置之后,自己也坐了下来,让莫念只能坐在最外面,隔绝他和沈书意的接触。

王少华这会也懒得和谭宸叫板了,郁闷的厉害,一看沈书意那亮晶晶的含着笑意的眼神,却又没法子生气,虽然被戏弄了一下,但是只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其实刚刚王少华还挺得意的,至少他可比谭宸快一步抢到位置了,这会有点心里不平衡而已。

果真随着列车启动之后,有人拿着车票找到了王少华这里,不过沈书意他们找出了自己的车票,让他们去坐他们应该坐的座位,也算是换坐了,再加上谭宸这些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所以只是换个座,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可是当一个脸色阴沉的年轻男人找过来时,他看了看号码,对了一下自己手里的车票,再看着瞪着牛眼表情不悦的王少华,阴阳怪气的开口,“这个位置是我的。”

“六车厢五号座位你过去坐。”虽然火车里有点闷热,但是将车窗打开之后,风吹了进来,看着外面绿意黯然的景色,王少华倒也恢复了精神,正打电话给其他几个少爷们炫耀,询问他们有没有抢到位置,还得瑟显摆一下自己的丰功伟绩,他和魏子可是直接抢到了六个空位,他们坐了两个,余下三个还给了谭宸和沈书意。

这会王少华看了一眼找座位的阴沉男人,直接回了一句,打发对方走人,继续打着电话,“你们这群兔崽子,小爷我和魏子是你们能比的,还三个人挤一起,我和魏子两个人,宽敞的很。”

“不换,这是我位置!”阴沉男人厌恶的看了一眼纨绔十足的王少华,将行李放在了脚步,固执的站在原地,阴沉的眼神不悦的看着王少华。

“一会好你小子说,我这里还碰到个极品小愤青,正和小爷卯上了。”王少华说了一句,咔嚓一声挂了电话,将手机丢在火车两个座位中间的不锈钢小桌子上,眉头一挑,纨绔十足的看着阴沉青年,“你丫的听不到懂人话是不是?没看见小爷这会在打电话吗?爱坐哪坐哪去,小爷今天心情好,懒得理你。”

“小子,赶快去吧,王少心情好,否则你想要离开可没这么容易。”魏子心情也挺好,虽然被沈书意给戏弄了一下,不过当沈书意从双肩包里拿出了一袋一袋的零嘴,魏子再看其他座位上的人也都拿出了吃的,这才明白在火车上是要准备小零食的,路程太长,时间多,吃点东西正好打发时间,所以魏子这会一边啃着鸡爪一边赶人。

“你们不要以为有权有势就了不起了,欺人太甚!我偏不换位置,让开,这可是我的座位,我的火车票上就是这个座位!”阴沉男人愤慨的骂了起来,阴郁着眼神,双手攥紧成拳头,“你们这些人除了靠父母之外,有什么了不起的!”

“呦,小子,你还真够种,小爷就是拼爹你还能怎么着?不服气啊?直接一头撞死自己,重新找个女人肚子投胎,说不定你也是个二代三代,也可以嚣张霸道。”王少华怒极反笑了起来,他们虽然都是依靠着家里为所欲为,但是真的被人拿出来说了还是跌面子的,尤其是当着谭宸的面,对比一下,王少华他们的确只是拼爹,除去了家世就什么都不是了。

“现在你他妈的的就是个P民,是穷**丝,就给老子滚远一点!”王少华声音陡然之间凶狠起来,砰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刚要抬脚踹过去,不过倒是被一旁的莫念眼明手快的拦了下来。

阴沉青年估计是被突然暴怒的王少华个吓了一跳,快速的后腿了几步撞到了对面的座位上,愤怒的狰狞着脸,可是王少华看起来阴狠暴戾,阴沉青年脸上铁青着,却也不敢真的和王少华对上。

莫念并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是王少华如果真的打人了,到时候车警肯定会过来,莫念是嫌麻烦,所以制止住了王少华,将人赶走就行了。

“你们等着!”阴沉青年愤怒的一瞪眼,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了,原本嘈杂的车厢这会显得格外的安静,毕竟每一次看到这些纨绔少爷欺负人,都会引起民愤,可是谭宸和莫念的气场太强,过于震慑之下,其他人也不敢多嘴说什么,而且王少华和魏子嚣张起来那也是响当当的气场。

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阴沉青年咚咚的跑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火车乘警,阴沉青年来势汹汹的向着王少华走了过来,“就是这个人占了我的位置!”

“这位同志,我们是对号入座,所以麻烦请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女乘警礼貌一笑,也有些诧异王少华他们展露出来的气质,这样的人怎么会坐这么普通的车子,明明一个小时之前就有一列高铁,飞机班次也多。

“是吗?我们怎么不知道自己座位座错了,你将车票拿出来我看一下。”王少华嘻嘻哈哈的开口,倒是收敛了刚刚嚣张跋扈的气势,向着阴沉青年伸过手,眼光向着坐在窗户口的沈书意看了过去。

沈书意无奈一笑,倒也是配合的打开了窗户,阴沉青年不疑有诈,将车票递给了王少华,他看了一眼,嘿嘿一笑,快速的一个转身手一松,指尖的车票立刻被风给吹走了。

“得,真是不小心啊,这车票没有了,我自己明明就是这个座位,你眼神不太好,估计是看错了,自己去找个地方窝着,被他妈的没事找小爷晦气!”王少华阴冷一笑,赞赏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啧啧,这会王少华越来越感觉沈书意和谭宸在一起真的是糟蹋了啊,找谁也好过这个闷沉的面瘫脸。

“你们!你们……”阴沉青年气的浑身直发抖,怒火冲冲的看着王少华,却也不敢真动手,只能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乘警,“我不管,这就是我的位置,他刚刚那样做根本就是做贼心虚!”

“车上还有位置,你坐哪里不是一样,更何况我们五个人也是坐一起的,你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沈书意笑着开口,看似平静的目光却透露着几分锐利之色,一般人遇到王少华这样的纨绔少爷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会自己找揍。

而且只是换个座位而已,在火车、飞机上都挺正常的,他反而纠缠不休,普通人都以为他有些的愤青,有些的执拗,可是沈书意知道暗中有一只无形的黑手正在布局着,所以谨慎小心之下,沈书意自然就留心了,而眼前这个阴沉青年有些不对劲,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暴露了出什么疑点,所以沈书意也就任由王少华这么显摆的耍威风。

“这位同志,要不你就换个位置坐啊,他们也是五个人一起的。”乘警转而劝着一旁的阴沉青年,今天这趟车上人挺多的,但是位置还是够的,而且王少华他们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乘警也不想车上闹出事来。

“你们这是官官相护!”阴沉青年愤怒的叫喊了起来,愤慨的盯着乘警,怒吼的咆哮,“凭什么?凭什么要让我换座位!我买的票就是这个位置!”

“行啊,你把票拿出来,别说哥几个欺负你。”王少华得瑟的笑着,摇晃了手中啃了一半的鸡爪,平日里碰到这样的人,王少华绝对二话不说的踹去一脚,而开始火车车厢太闷热,开了窗户才好一点,王少华也懒得动手了,热出一身臭汗都没有地方去洗澡,“没有车票就滚远一点,不要污染了小爷呼吸的空气。”

阴沉青年怒不可遏着,浑身气的直发抖,刚想要冲过去,却被一旁的乘警眼明手快的抓住了,四周的其他乘客也是带拉带劝着,毕竟空位还是有的,何必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惹上不能惹的人,被打了一顿可不划算。

“就是有你们这些怕事的人,现在社会治安才越来越坏!”阴沉青年愤怒的开口,叫嚣的骂了起来,王少华眼神一狠,阴沉青年后怕的一个瑟缩,虽然还是不甘心,却也只能骂骂咧咧的随着乘警离开了,可是离去时那眼神却阴冷的骇人。

沈书意和一旁的谭宸对望一眼,彼此将心里头的怀疑压了下来,虽然坐火车可以避开跟踪,但是只怕他们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可是这是开往源城的车子,暗中的人用曹四斌将他们引去到底为了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