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王者对碰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曹四斌失踪了,确切的说是人间蒸发了,之前从银行那边也拿到了一段录像,证实监控录像里戴着帽子和墨镜提空了一百五十现金的人正是曹四斌。

可是之后关煦桡从桃州古镇这边的派出所户籍里查找到了其中一个因为死亡而销户,可是后来又修改过来的身份,而曹四斌用的正是这个假身份。

原本找到了曹四斌用的假身份证,再根据这个线索找人就方便多了,首先曹四斌不可能提着一百五十万的现金到处跑,他一定会用这个新的身份证重新在银行开户,而且入住宾馆酒店什么的都要出示身份证,但是在关煦桡和沈书意广泛撒网找了整整两天,却依旧是消息全无。

“曹四斌不可能藏的这么深,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出了意外。”沈书意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电脑,靠在沙发上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一个人主要生活在这个社会上就有痕迹,可惜曹四斌这一次真的消息全无,看了一眼同样疲倦的关煦桡,“你说他该不会是跑到哪个山窝窝里去躲着吧,怎么就找不到人呢。”

“真跑去荒无人烟的山窝窝里,不要说一百五十万了,一年估计都用不掉五万块钱,曹四斌大手大脚的过惯了好日子,他吃不了这个苦,要不是被人给抓了软禁或者灭口了,要不就是还有人在追查曹四斌的下落,他害怕了躲起来了,我们这才找不到线索。”

关煦桡也累的够呛,他利用公安系统这边在全国的派出所都发了网上通缉令,也通知了顾钧澈,让顾家帮忙在黑道上留意,毕竟之前曹四斌借着曹家的名头也是在黑道上混日子的。

但是黑白两道都找不到曹四斌的下落,让张望被杀这个原本普通的凶杀案现在倒是显得扑朔迷离,不要说沈书意诧异,连关煦桡也开始怀疑这幕后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杀了张望嫁祸给小意,黑客入侵枫红集团的电脑系统,这一桩桩的事情看起来像是针对小意的,可是力度却又不够,并没有赶尽杀绝,让关煦桡都有点怀疑牵扯其中的莫念了,但是从旁观者的角度而言,关煦桡也感觉莫念并不像是幕后黑手。

正想着,沈书意的手机响了起来,沈书意怔了一下,而一旁的关煦桡一看沈书意这表情立刻就想到了莫念,他们在N市这么大的动静去找曹四斌,莫念不可能不知道的。

“是我。”嘶哑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莫念阴沉着一张峻冷的脸庞,“曹四斌在源城。”

“源城?”沈书意诧异的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明白了,曹四斌会选择源城的原因,源城和H国隔海相望,这里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很多H国的人也经常来源城旅游,经济发达,交通便捷,人员流动很多,的确是藏身的最好地方。

“还有人在查找曹四斌的下落,过去的话注意保密。”莫念接着开口,将该说的话说完之后,却也没有挂断手机,就这么静静的听着电话另一头轻微的呼吸声。

“我知道了,谢谢你。”沈书意快速的看了一眼关煦桡从电脑上调出来的源城的资料,源城除了主岛之外,还有几个岛屿,海上的风光极好,的确是有钱人的度假天堂。

“不用。”简短的回了一句,莫念看着眼前刚刚属下送过来的调查资料,皱着眉头思索着,峻冷的脸庞上表情带着几分的犹豫,最终又归为了平静,“如果道谢的话,就请我吃一顿饭吧。”

“啊?”沈书意傻眼了,而一旁的关煦桡听到电话里的莫念的话之后,立刻揶揄的笑了起来,同情无比的看着傻眼的沈书意,要是让谭宸哥知道还不得被醋给酸死,不过关煦桡转念一想,谭宸如果吃醋了,倒霉的不是沈书意而是自己之后,关煦桡就怎么都笑不出来了。

“那好,我住在揽月苑。”沈书意有些无奈的回了一句,不过她还是不认为莫念会是敌人,就冲着之前莫念帮了那么多次忙,请他吃一顿饭也是情理之中。

“我知道了,中午见。”挂了电话,莫念看着办公桌上的相框,伸手过去拿了起来,相框里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剪着齐耳的短发,一双乌黑水润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神采飞扬,露出浅浅的两个小酒窝,因为是抓拍的照片,所以照片里的小女孩是侧过头看向远方的,其实如今的沈书意和照片里的小女孩五官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少爷,五爷让你过去一趟。”书房的门被敲响,门口是莫念的随扈,语调里带着无比的尊敬和敬畏,他们都是少爷亲自选的人,从小就是陪着少爷一起长大一起训练的,所以即使是莫五爷,他们也只是尊敬,但是所有的忠心都是给的莫念。

轻轻的擦拭着相框上不存在的灰尘,莫念将相框摆好了,这才站起身来,峻冷的一张脸庞漠然的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莫家大宅是一处占地极大的别墅,而因为修身养性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莫念来处理,莫五爷独住在别墅后面的庭院里。

向着花园的木门是开着的,莫安远正在茶几上煮着茶,虽然被所有莫家人称为五爷,但是其实也就四十来岁,风华正茂,只是身上带着浓郁的肃杀之气,肤色黝黑,眼神锐利如刀,那一身凌厉的悍匪之气,让人似乎看到了战争时期的一代枭雄,杀伐果决,嗜血冷绝。

“师傅。”即使面对收养自己,将自己从鬼窟里救出来的莫安远,莫念也还是一贯冰冷如冰的面容,只是神色之间带着尊敬之色。

“坐。”莫安远示意莫念坐下来,自己依旧慢条斯理的煮着茶,这个年头有这样闲情逸致的人不多,烧水煮茶一般也就是在茶艺展示才会有,更何况莫安远即使是执壶煮茶,但是那份冷血肃杀的气势依旧凛冽的骇人。

莫念坐了下来,笔挺着身体,保持着沉默,等到十来分钟之后,莫安远将一杯茶递了过来,莫念双手接过,茶香四溢,莫念低头喝了一口,将茶杯放到了茶几上,等待着莫安远的指示。

“小念你还能喝出一点各种茶的味道,我就是牛饮,当年在缅甸越南的时候,喝的不是茶喝的是一种怀念,即使我是在异国他乡出生的,但是身为中国人,骨子里终究是舍不下这份血统。”莫安远喝了一口茶,幽深目光看着眼前的莫念,“小意生活的如何?”

“杀害张望的罪名已经洗清了,谭宸初步的调查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小意现在离开了沈家住到了揽月苑。”莫念平静的回答,当年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派人暗中保护小意的一切,那些照片他收集了很多很多,莫念可以说是看着沈书意长大的。

“嗯,注意周家。”莫安远那锐利的悍匪气势却显得温柔了很多,即使从没有真正的见过面,说过话,但是知道那个孩子在健康平安的长大,这一切就足够了。

“小念,你怪我吗?要不是为了保护小意,你的手和喉咙也不会……”这是莫安远一辈子的愧疚,对于眼前这个孩子,他真的亏欠了很多。

当年如果不是为了小意,不是为了替小意抵挡那未知的危险和灾难,莫安远不会救下年幼的莫念,他给了他很多,但是同样的,也让莫念陷入到了危险里,断掉了一截小拇指,喉咙被大火给烧伤了,身上也留下了至今都无法愈合的疤痕。

“师傅,我的命是小意的,我很高兴可以替小意承担这一切。”没有怨念,没有愤慨不平,莫念静静的开口,目光从左手断掉的小拇指上扫过,缺失了这一节对莫念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可是如果这是发生在小意的身上,那么莫念将无法原谅自己,那是他生存下来的意义和信仰,是他这一生里可以付出生命保护的人。

“去吧,适当的时候可以透露一些给小意知道,她已经长大了,甚至还有很多我们不曾查出来的一面,而且如今我们也在N市立足了,越南缅甸的一切都离我们很远了。”带着几分的感慨,莫安远看向庭院,风乍起,栀子花花香随风而来,这样安逸而平静的生活是当年根本无法想象的。

“师傅,我过去了。”莫念端起茶杯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才起身对着莫安远恭敬的颔首,笔挺的身影向着门外走了过去,莫念并不准备告诉沈书意那些她不曾知道的事情,有人在追杀曹四斌,从张望的死开始,莫念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所以那天晚上他才会出现在桃州古镇,这么多年过去了,莫念却担心有些人还是不死心,他们还想要查出小意的身世,想要将小意拉到他们权力争斗的漩涡里,但是莫念是绝对不准有人打破沈书意平静的生活。

N市军区。

“什么事?”谭宸冷着脸看着眼前打了自己十几个电话的团长袁德明,冰冷着面瘫脸,虽然是面无表情,可是那低沉的声音可以听得出他的不悦。

关煦桡还是住在揽月苑,这是沈书意说的,谭宸纵然有些吃醋,但是毕竟也是自己的弟弟,关煦桡不喜欢住宾馆,一时半刻也找不到房子,所以谭宸只能答应让关煦桡住下来,不过要尽快去买房子装修,而谭宸还没有和沈书意好好相处,袁德明的电话就一个接着一个打了过来。

“你小子还问我什么事?你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袁德明火大的吼了两嗓子,气势凶狠,可惜若是其他人或许会有点惧怕,谭宸却是面不改色。

“有事就说!”掷地有声的催促嗓音,谭宸嫌恶的看了一眼啰嗦却不说正事的袁德明,他再在这里废话,谭宸都准备直接转身离开了。

“你自己看看,投诉都投诉到老子头上来了,说老子管教不严,治下无方!”看着谭宸真的有离开的趋势了,袁德明挫败的深吸了一口烟,将一份文件粗鲁的向着谭宸丢了过去,嗤笑一声,“你他妈的怎么惹到这些白骨精的女人,就你这熊样,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个许小姐半个小时后来军区等着你说清楚有没有商业犯罪,你小子给老子老老实实的道歉,来部队没有几天,你他妈的给老子惹了多少事出来了。”

谭宸打开文件看了一眼,果真是投诉,之前在枫红集团,许如玉刁难沈书意不成之后,直接派了保安过来围堵,谭宸二话不说的将人就给放倒了带着沈书意扬长而去,许如玉当时就气的脸色铁青,不找回这个面子她在枫红集团那就真的被人给嘲笑死了。

沈书意和谭宸的身份倒是挺好查的,可是要刁难沈书意却不太容易,毕竟她只是在瑞凡公司上班,传闻秦氏集团的总裁还在追求沈书意,瑞凡公司是秦氏下属企业,所以许如玉也明白报复沈书意是不现实了,倒是谭宸这里有了突破口,谭宸身为部队的军官,却打架斗殴,这可是典型的违法乱纪。

许如玉陪了政府高官刘秘书一晚上,吹了吹枕边风,再给谭宸扣上一个盗取商业机密,商业犯罪的名头,刘秘书既然睡了许如玉,再加上谭宸只是个小连长,屁关系背景都没有,立刻就得瑟起来,扬言一定会给许如玉找回场子,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投诉,半个小时之后这个这个市委办公室刘秘书将和许如玉一起来调查这件事。

“你也相信?”明显不屑的眼神,谭宸将文件丢到了桌子上,袁德明除非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相信这份投诉,而且小意并没有进入枫红集团的内部系统,她只是将财务部这边关于张望的账户资料给复印出来了。

“你管老子相信不相信,老子就知道这个刘秘书要和许如玉一起过来了,你小子要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老子可没有精力给你擦屁股。”袁德明咆哮几声,突然不怀好意的嘿嘿笑着,啧啧,看到谭宸这个小子不痛快,袁德明就感觉自己痛快多了。

之前是耀武扬威的谢家人,现在又来了一个办公室刘秘书,这个混小子怎么这么容易惹祸,难道是被少爷连那边的那些兔崽子给带坏了,不过谢鸿那个混蛋如今成了太监,袁德明可是感觉太痛快了。

谢鸿和袁德明最开始不认识,但是后来谢鸿在武装部之后,不少N市退役专业的军人也都分到了武装部,成了谢鸿的手下,谢鸿那个老混蛋根本就是个渣子,袁德明手里从部队出去的不少人被恶整之后,不愿意同流合污,最后都丢了工作。

而且好几次谢鸿看中了对方的妻子,想要图谋不轨,结果被打了一顿,也幸好袁德明在部队有点关系,将他手下的兵给护住了,否则就因为打了谢鸿都差一点被弄去蹲大牢了。

所以知道谭宸暴打了谢鸿,还废了他的子孙根,袁德明立刻就给过去那几个老部下打了电话,恶人有恶报,终究是对的,谭宸这个混小子就是来磨这些恶人的。

“谭宸,你真的看中沈家姑娘了?你小子会谈恋爱吗?”袁德明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之前暴打谢鸿那一次是因为沈家姑娘,当然了,袁德明如果在场也会补上几脚的,对个姑娘家动手算什么东西。

这一次许如玉这事听说也是因为沈家姑娘,所以袁德明都好奇了这沈家姑娘到底有多么想不开才和谭宸这混蛋谈恋爱,天天对着这一张面瘫脸,沈家姑娘不会厌烦吗?不会想对着谭宸的面瘫脸上揍几拳头。

看着袁德明那过分幸灾乐祸的笑容,谭宸冷着脸站在一旁,在部队终究还是讲究规矩的,这事不解决了,袁德明绝对能一天打上上百个电话将自己给叫回部队来,小意中午还做了饭,谭宸看了一眼时间,一定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解决这件事,然后回家吃饭。

部队是不分时间段的训练,碰到一个变态教官那就更悲催了,什么,大中午的太阳太晒?你以为来部队度假的,太阳都晒不了,你还战场杀人?你他妈的是去战场丢人吧?大清早的老子要睡觉,大家都睡觉,训练个屁。

得,十点钟开始,太阳正猛烈,然后开始汗流浃背的训练,不将你晒成非洲人,那是太阳不给力,教官坐在军车里优哉游哉的看着,不服气的,行,等你到了教官的位置,你要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当然了,在整个部队里,少爷连的人是不用训练的,他们只要不惹事那就是谢天谢地了,中午十点半就去食堂吃早中饭,早上睡的太迟,这会正好过来早饭中饭一起解决。

“呦,这不是刘秘书吗?怎么来部队还带着辣妹?”少爷连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食堂开发,刚好看到一辆政府牌照的奥迪车停在了一旁,随着车门的打开,后座上刘秘书和许如玉一起走下了车,刚好和少爷连的人碰到了一起。

“你是?原来是王首长的爱孙,王少你好,你好。”刘秘书原本是趾高气扬的下了车,刚听到有人叫自己,还一脸不高兴的。

部队这些人就是一群穿着军装的流氓,除了打架斗狠之外,什么素质都没有,可是一看这群少爷们养的白白嫩嫩的,军装穿的吊儿郎当的,手里还夹着烟,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军人,而打招呼的这个王少刘秘书自然认识,过年的时候陪市委书记去王首长家走动,就遇到了王少。

“这女人够辣的,前凸后翘,是不是来慰问慰问哥几个的?”这边不等王少开口,另一个少爷轻佻的走上前来,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许如玉,吹起了个响亮的口哨。

“你当人家是慰an妇呢?歇歇吧,都被人家老男人啃过了,你还正是重口味,一只破鞋还稀罕了,改天老子带你去外面好好见识见识。”一旁的人附和的笑了起来,不屑的目光看着脸色微变,却依旧撑着笑容的许如玉。

这样虚伪做作的女人他们见识太多了,都玩腻了,有点钱有点权,什么都敢玩,偏偏就是出来卖的货色,却还伪装清高,一副圣女的模样,看的都想要吐。

听着四周哄堂大笑的嘲讽声,不要说被叫做老男人的刘秘书不高兴,一旁许如玉更是怒火中烧,可是直到眼前这些纨绔少爷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所以许如玉攥紧了手,依旧保持着危险自如的模样。

“这年头好女人太少了。”一个少爷无比感慨的开口,年轻的脸上带着跋扈的张扬,“全中国那么多的女人,老子才玩了多少个啊,竟然就找不到好女人了。”

“你他妈的只找chu女开bao,去重新投胎回古代吧。”一拳头毫不客气的砸到了少爷的肩膀上,四周又是哄笑声响起。

他们过去玩的太放肆,得,直接被丢到军营里来训练了,虽然说对这些少爷而言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们,可是毕竟玩的太多了,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空虚,否则他们也不会真的窝在部队里,早就出去逍遥快活了。

“刘秘书,到底过来是什么事?”王少抽了一口烟,撇了撇嘴角开口询问,日子过的太他妈的憋屈了,什么都没意思,正好找点事找点乐子。

“没什么大事,涉嫌到了商业犯罪,那个叫谭宸的小连长。”许秘书点头哈腰的回答着,真是晦气,竟然碰到这群吃喝嫖赌的大少爷们。

一听到谭宸的名字,所有少爷连的人都怔了一下,说实话他们也不是真的就怕了谭宸,但是这群少爷们也是有骨气和风骨的,每一次报复谭宸反而被揍了,倒是激起了他们的雄心壮志,誓死要报复回来,虽然到如今还是没有成功。

可是不得不说他们还真的很佩服谭宸的,他一个人,他们这个少爷连可是几十人,却愣是拿谭宸没有办法,但是谭宸那面瘫脸太招惹仇恨值了,每一次赢了,却看都不看这些被揍的少爷们一眼,冷着面瘫脸直接转身离开,让这群少爷们憋屈的都快要骂天了,他们不怕输,也不怕被打,但是这种被无视的感觉太可恨了,这一次听到谭宸涉及商业犯罪,这些少爷们就是用脚趾头想想也不可能,那个面瘫脸男人他还会去商业犯罪,他有这份闲心那才是奇怪。

“既然如此,我们就跟着过去瞧瞧,怎么说也是我们部队里的人,是吧,哥几个?”王少率先开口,少爷们对望一眼,各自都明白王少的打算,他们是不打算插一脚,但是想要看看刘秘书碰的一鼻子灰的场面,每一次都是他们被谭宸那面瘫脸给无视了,这一次终于轮到他们去看热闹了。

袁德明的办公室其实还挺大的,但是刘秘书和许如玉到来不算,还加了少爷连的这群大少爷们,整个办公室立刻就显得拥挤了不少。

“团长大人,你不用理会我们,你有事就处理,我们就是来看热闹的。”王少吊儿郎当的开口,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准备看热闹,可惜啊,要是再弄几个鸡爪子来啃啃就更带劲了。

其他人也笑着说了一句,各自找个地方坐了下来,真的就是来看热闹的,袁德明气的牙痒痒,火大的咆哮,“你们这群兔崽子,当老子的办公室是戏院吗?还来看热闹,要不要老子给你们准备茶水和点心?”

“那就算了,您老那一点破茶叶,跟树叶没有什么两样,我们还真的看不上。”王少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他们从小到大吃的喝的都是顶级的特供,袁德明的茶叶他们还真的看不上眼。

王少话一出口,其他的少爷们立刻捧腹大笑起来,气的袁德明铁青着脸,火大的看着一旁的谭宸,可惜谭宸依旧面瘫着一张峻脸,这些少爷们就算将袁德明办公室给拆了,也别指望谭宸会多说一句话。

“袁团长,这就是谭宸?身位军人,竟然逞凶斗狠的打架,还窃取商业机密,这要是有什么泄露出去了,就是几百几千万的损失!”刘秘书自然不可能听着这些少爷们在这里调笑,转而对着袁德明开口,眯着小眼睛,镜片后的目光打量了看了一眼谭宸,倒是有几分气势,可惜了,对于刘秘书而言手里的权力可是比个人的力量重多了,他要弄死一个小连长那就是几句话的事情。

“不错,这就是谭宸,有事你们当面说,老子也不是法官,不管你们的破事。”袁德明也决定看热闹了,往椅子上一倒和王少他们一样看起了热闹。

袁德明不理会这事,刘秘书自然是喜上眉梢,袁德明对手底下的兵可是看重的很,当年袁德明手底下的专业退伍分到了武警大队和谢鸿闹了起来,那一次谢鸿借着公事将男人给支走了,上门想要强bao他老婆,也幸好那女人性子烈,叫骂声里惊醒了邻居报了警。

男人回来之后将谢鸿给狠狠的揍了一顿,虽然只是中度伤害,休养一个月也就没事了,可是谢家有人有背景,愣是说男人是谋杀未遂,要判处十年以上的刑期,最后还是袁德明出面解决了这事,如今袁德明不理会谭宸的事情,刘秘书就更加有恃无恐了。

“谭连长,你收受了多少贿赂和好处,竟然借着查案子的名义去枫红集团窃取商业机密,谭连长你可是部队服役军人,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军人也能充当警察的只能去查案子了。”刘秘书打着官腔,大帽子直接向着谭宸扣了下来。

谭宸看都没有看刘秘书,不知道小意有没有去市场买菜,谭宸之前是约定和沈书意一起去菜市场的,可惜被袁德明的电话叫来部队之后,这会时间都给耽搁了,说不定煦桡陪着小意去了菜市场,这么一想,谭宸黑着脸,中午该弄个什么借口将煦桡丢出去,最好让他出去吃饭。

“你看哪里?”说了一通话,结果谭宸连个眼神都没有看过去,刘秘书愤怒的一拍桌子,满脸的官态,就是袁德明还得和自己客客气气的,这么一个小连长竟然这么大的架子!

王少他们噗嗤一声都笑了起来,他们也算是有点明白谭宸了,他那性子就是面瘫,不在意的人和事根本不可能多看一眼,“刘秘书,你就算是跳脱衣舞,谭连长估计都懒得赏你个眼神。”

被嘲笑的刘秘书脸色铁青,愤怒的看着无视自己的谭宸,深呼吸着,“袁团长,这就是你手下的兵?”

“别看我,老子都拿这个混小子没有办法,你自己解决,刚刚我可是说了这些破事我不管,你们自己处理。”袁德明摆摆手,这点破事他才不会管,一个市委秘书在其他人面前或许是个大官,但是就谭宸这面瘫,袁德明估计就是军区总司令过来了,谭宸依旧不甩你一眼。

“谭连长,你这是涉嫌犯罪!”刘秘书加重了语调,对于谭宸这软硬不吃的性子,刘秘书都恨的直咬牙,偏偏不管他说什么,谭宸都懒得看他一眼,视线一直停留在一旁的钟面上。

“刘秘书,我认为谭宸身为国家军人,应该不会故意做这样的事情,只怕他是被人给利用了,才会在不知不觉里犯下了错误。”许如玉脆生的开口,优雅微笑着,她对谭宸可没有什么仇视,关键是沈书意那个女人太嚣张了!

如果只牵扯到谭宸,他根本都不会多浪费口水,和袁德明原定的时间一到直接转身走人,可是当许如玉刻意的提起了沈书意的名字,谭宸目光瞬间阴冷下来,板着面瘫脸,冷气从黑眸里迸发而出,“你想做什么?”

果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不单单是袁德明来了精神,一旁王少等人那也是睁大了眼睛,之前北郊山林搜山那一次,谭宸就因为沈书意被谢鸿给打了,当场将谢鸿断了双手双脚,最后还一脚踢断了他的命根子,这会竟然还有人不怕死的将沈书意给提出来,这可是谭宸的软肋,是他疼着护着宠着的人,哪里轮到其他人来说沈书意的不是。

不怕谭宸发怒生气,刘秘书还就是怕谭宸没反应,跟个石雕像似的,刘秘书也不可能真的将人给抓起来,现在一看谭宸对这个沈书意如此的在乎,刘秘书奸诈的笑了起来,“原来还有幕后指使人。”

“你敢碰小意一下试试看!”冰冷着声音呢,谭宸瞬间宛若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黑面阎王,阴沉着面瘫脸,凤眸冷厉的骇人,深邃的眼眸深处如同看不见底的漩涡,直接要将刘秘书给拖进去给吞噬掉。

“你……你敢威胁……我?”刘秘书声音有点结巴,虽然他并不怕谭宸,但是他怕谭宸太冲动,一下子把自己给做掉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谭连长,你这是公然威胁政府官员,你这是犯罪!”唯恐抓不到谭宸和沈书意的把柄,许如玉得意的笑着,精明的目光看着冷怒的谭宸,这个男人虽然冲动了一点,鲁莽了一点,可是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身上流露出来的那股男子气概的确让女人心动。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谭宸这一生在乎的人和事不多,和沈书意见到的第一眼,谭宸就将人放到了心上,护着她,宠着她,想要看她和自己孩子气一样的闹腾,所以谭宸绝对容不得任何人将恶意的目的打到沈书意身上。

“你小子可别在老子的办公室杀人。”一看谭宸这阴冷骇人的眼神,尖锐的如同捕捉猎物的猎豹一样,透露着凶残和嗜血,袁德明倏地一下站起身来。

他是愿意看热闹,也乐意看到刘秘书被谭宸给无视,但是这里可是部队,谭宸真的做了什么事那可就麻烦了,毕竟袁德明看来谭宸的确是个好兵,虽然他也不知道谭宸能力这么强来N市军区做什么?这些纨绔少爷们也算是历练,收收性子,但是谭宸这样的尖刀兵,根本不需要这些。

谭宸停下走向刘秘书的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拉住自己的袁德明,面瘫脸上满是不屑之色,看白痴的看着袁德明,“我是军人,不是杀手。”

他难道自制力差到随时随地都会杀人吗?真要是弄出这么多事来,虽然谭宸是不会有麻烦的,但是少不了要被谭骥炎这个父亲给冷嘲热讽一般。

谭宸还掌控着【绝杀】,他是个优秀的军人,不是杀人狂,而且刘秘书这样的跳梁小丑也轮不到谭宸来动手,他还嫌弃脏了他的手。

他们只要不动沈书意,谭宸都离得理会叫嚣的刘秘书,当然了,如果他们自己找死,谭宸也有的是办法让刘秘书悔不当初。

被谭宸当白痴看着,袁德明纠结着表情松开抓着谭宸胳膊的手,自己也的确有点反应过大了,毕竟谭宸虽然面瘫了一点,但是少爷连的那些人一直都在挑衅,到现在还不都是一个个活蹦乱跳的,谭宸也不会真的没脑子的乱杀人。

可是是自己的错吗?袁德明不满的瞪了一眼谭宸,他刚刚那眼神阴沉骇人的几乎要将刘秘书给撕碎,所以不单单是袁德明误会了,直接承受谭宸冰冷骇人眼神的刘秘书已经吓的双腿发抖,脸色苍白,哆嗦着嘴唇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有什么冲着我来,你敢对小意动手,谢鸿就是你的下场。”谭宸冷声一字一字的开口,鹰隼般的眸子眼光凌厉如芒的盯着吓倒的刘秘书,也幸好小意身手很好,所以谭宸倒不用担心这些人会用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沈书意。

毕竟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谭宸即使自己不能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陪着,也会暗中调一两个高手保护着,不过沈书意身手很好,而且她对危险的感知特别敏锐,谭宸倒是安心不少。

谢鸿的名字一出,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下意识的合拢了双腿,被揍了没事,几天就痊愈了,断手断脚虽然痛,但是也有长好的一天,可是被一脚给废了命根子成了太监,那可是男人一辈子的阴。

,这一刻,袁德明突然发现谭宸这个面瘫脸还真是阴险,他原本以为被激怒的谭宸会直接动手干掉刘秘书,谁知道他也会威胁人,而且还是用所有男人最害怕的命根子来威胁。

刘秘书讪讪着哆嗦着,却没有敢再开口,谭宸的眼神太慑人,阴沉到极点,让刘秘书这个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官场老油子明白谭宸是真的说到做到。

而且他既然敢这么嚣张,只怕也是有嚣张的本事,虽然刘秘书是不知道谭宸的背景是什么,之前稍微查了一下什么都没有查到,但是切身体验之下,刘秘书绝对不敢和谭宸对着来。

沈书意是接到许如玉的电话的,让她立刻来军区,带着命令的高傲口吻说这番话时,许如玉正在刘秘书的车子上,许如玉只是吞不下这一口气,倒也不至于真的做出什么来,她就是想让沈书意低三下四的对自己低头道歉。  其实许如玉这时已经偏执了,一想到沈书意遇到事了,有谭宸这么优质的男人在她身后给她当靠山,而同样是公司白领,许如玉爬到技术部主任的位置付出了多少辛劳,就算为了出这口恶气,她还得脱光了衣服去陪刘秘书这个老男人睡觉。

刘秘书这些政府官员应酬太多,身体又差,但是一个个却色心不死,在床上的时候用尽了方法折腾许如玉好满足他身为男人的尊严和骄傲,其实根本就是没用的东西,硬不到几分钟就软下来了。

可是被折腾的许如玉不但不能表现出没有被满足的状态,反而得放开嗓子又是哭又是叫的求饶,只要做戏将刘秘书哄的高兴了,这才能让这些人给自己出头。

沈书意从揽月苑出来时,莫念已经过来了,虽然说是午饭,但是十点钟也太早了一点,刚好许如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了,沈书意绝对不是认为自己是闲的无聊才会要去军区一趟,而莫念二话不说的就上了车,让沈书意也不好意思赶人,所以一起就来了军区。

不得不说当沈书意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满满一屋子的人也是吓了一跳,这么多看热闹的?目光直接停留在背对着自己的谭宸身上,这个男人永远都是最显眼的,那种冷酷肃杀的气势绝对是吸引人的眼球。

“小意?”谭宸是不知道许如玉还打了电话给沈书意将她给叫过来了,可是那凤眸里一闪而过的喜悦在看到一旁的莫念时,咻的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也是谭宸和莫念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

丢下一旁吓的哆嗦的刘秘书,谭宸视线停留在莫念身上,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普通角色,那种阴邪的黑暗气息,只怕是手里头沾过不少人命,是真正在黑暗里游走的王者。

而不管之前调查了多少,莫念第一眼也发现谭宸比自己想象的要强悍很多,虽然他的体魄并不像袁德明那样粗壮魁梧,因为个子高,远远看起来反而显得有点瘦削,可是这种精瘦是力量锤炼到了极致才能形成的,多一分少一分都不成。

更让莫念惊诧的是谭宸的周身的气势,冷漠至极,面瘫着峻脸,冷厉着深黑的眼眸,锐利如刀,宛若即将出鞘的尖刀利刃,那种杀气并不是普通的军人可以拥有的。

莫念自己就曾经无数在最危险的枪战里生活,所以他从谭宸的身上也看到了这种在枪林弹雨、血雨腥风里锻造出来的王者气势,但是不同于自己的黑暗,谭宸即使再冷酷,可是身上却透露着世家子弟的尊贵,带着浩然正气。

王见王!那种对峙,那种厮杀是在无形之中的,等沈书意感觉现场过于沉默时,谭宸和莫念同时都收回了目光,两个人虽然都有些诧异对方的强大,但是同样的,不喜欢对方的态度倒同样如出一辙。

“那什么,这事刘秘书到底怎么解决?真的牵扯到商业犯罪的话,刘秘书你可以秉公处理。”袁德明唯恐天下不乱着,看了一眼沈书意,笑着将手里的文件晃了晃。

他就不相信姓刘的这会还敢说谭宸涉及商业犯罪,真以为和平年代部队的里的势力就比不上地方政府了,任由他们随便的对部队军人泼脏水。、

“商业犯罪?”莫念还真的不知道这事,这几天他一直在查找曹四斌的下落,还有幕后人的情况,而且莫念知道有谭宸在沈书意的身边,她的安全不用担心。

冰冷着嗓音,莫念快步的走了过来,直接拿过袁德明手里的文件快速的翻看着,冰冷的峻脸上眼神越来越冷,莫念转而看向一旁的许如玉,“就是你诬陷小意涉嫌商业犯罪?”

莫念和谭宸不同,谭宸的气势威震慑人,可是莫念太冷,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是黑暗世界里的王者,冷冷的一眼扫过来,就让人感觉被黑暗和邪恶笼罩着,阴森的感觉让人不由的毛骨悚人。

“这不是诬陷,我们是有理有据的。”挺直了腰杆,强撑去冷静开口回答,许如玉嫉妒的看了一眼从头到尾都不需要开口,就有一个一个的好男人给她出头当靠山的沈书意,心里头的毒蛇愤怒的吐着杏子,让许如玉恨不能将沈书意的一切都抢回来!

“枫红集团技术部主任许如玉。”莫念的声音带着被烈火灼烧的嘶哑,冰冷的峻脸,冷冷的目光没有温度的看了一眼许如玉,拿出手机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五分钟之后,许如玉手机响起,就地免职的消息让许如玉脸色倏地一下苍白成了白纸一般,承受不住这个结果的一个后退,背靠着桌子,呆愣愣的半点没有回过神来,就地免职,这对许如玉而言可谓是晴天霹雳,她并不是怕找不到工作。

可是许如玉丢不起这个脸,尤其是在沈书意面前,这就好像自己气势汹汹的来找沈书意的麻烦,结果刚上门,反而被沈书意给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这让许如玉心里头极度的不平衡,凭什么?

沈书意能力比自己强吗?学历比自己高吗?可是为什么她就是这么顺风顺水,出了事,就有人护着宠着,而自己机关算尽却落得一个被就地免职的下场,她不服气!就算日后找到的工作比枫红集团的职位更高,但是许如玉还是咽不下这口恶气,越看沈书意越愤怒。

“谭宸,这小子可比你厉害多了,釜底抽薪这一招干的漂亮。”袁德明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谭宸的肩膀,打击这个这个纵然自己吃瘪无奈的部下,比起谭宸冷着脸威胁人,莫念一个电话就直接解决了许如玉,的确高杆了很多。

谭宸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动用谭家的力量来解决这些事情,这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更多的是为了让他们这些小辈多历练,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问题,否则全都凭借着家族势力,那么日后被人给算计了阴了都可能不知道。

但是看着袁德明那欠扁的笑容,再看着莫念那一脸淡漠冷然的样子,谭宸突然也拿出了手机,所有人包括少爷连的人都诧异的一愣,果真是来对了,这真的有好戏看啊!

“谭宸?”沈书意走了过来,无奈的看着负气的谭宸,即使他和关煦桡都没有说过,但是沈书意能猜测出谭宸和关煦桡的家世绝对不一般,许如玉已经被莫念一个电话就地免职了,而谭宸这会也拿出手机,那么倒霉的肯定是刘秘书了。

和许如玉不同,她只是枫红集团技术部的主任,即使没有理由被免职了,那也是无伤大雅的小事情,可是刘秘书毕竟是市委秘书,如果真的没有任何原因的被免职,这样影响的确不太好,所以沈书意才会开口。

“没事。”谭宸看得出沈书意的担心,他倒也不是意气用事,当然谭宸这个面瘫脸是绝对不愿意承认他会被莫念比下去,在沈书意面前丢了面子才会准备打电话。

但是因为所有的调查都知道谭宸是没有身份和背景的,所以不管是周家,还是这个没有浮出水面的幕后人,甚至包括这个小小的市委秘书都敢找自己和小意的麻烦,谭宸决定直接来一个大的震一震,杀鸡儆猴,这样日后可以减少很多麻烦,那些人再想要动手的时候也要掂量掂量一下。

沈书意这才安心的站在一旁,刘秘书呆愣愣的看着打电话的谭宸,心里头有种不安的感觉,可是转念一想谭宸就是个小小的连长,即使立过几次军功又怎么样?军方可干涉不到政界,更何况自己可不是那些七品芝麻小官,自己可是市委秘书!

袁德明也瞪大了一双牛眼看着谭宸,他自然是感觉出谭宸这小子藏的很深,就那一身的本事也不是普通军区可以训练出来的,而且谭宸来N市军区也不是为了升职,更像是插科打诨,即使让他成了少爷连的连长,谭宸也没有意见,所以袁德明总感觉谭宸背后不简单,否则谢家怎么突然就这么销声匿迹的不追究了。

想当年,谢鸿告他的手下谋杀未遂,为了这个案子,袁德明的老脸都给豁出去了,求爹爹拜奶奶,这才将人给保下了,但是谢鸿出了这样的事情,被谭宸给废了命根子,J省谢家竟然一点动作都没有。

谢老头倒是来找了谢鸿一次,不过被他给打发了,事情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平息了,说谭宸没有人当靠山,袁德明是不相信的。

而少爷连的这群纨绔大少爷们也都翘首以待的等着谭宸打电话,他们虽然在家里无法无天,在外面也是横行霸道,毕竟他们的圈子里都是些有身份的人,军政商三界都涉及到了,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是一个电话摆平。

但是即使是王少他们也是有分寸的,有些祸可以闯,但是有些事是绝对不能做的,弄不好还会波及到家族,而刘秘书虽然王少不将他放在眼里,但是一个电话,没有理由就罢黜一个市府官员是绝对不可能的,家里头也不可能任由他们这么胡作非为。

谭宸是走到外面打电话的,可是走了几步之后,面瘫着脸又转身返回,让一众看热闹的人都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要是其他人,他们还认为对方是虚张声势,其实就是个大草包,可是谭宸这个面瘫脸绝对不是!可是他不是出去打电话,要罢黜刘秘书吗?为什么又折返回来了?

谭宸一手拿着手机,无视着众人,一手霸道的握住了沈书意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霸道的将人给直接拉出了办公室,这么多男人在这里,还有莫念这个情敌在,谭宸就算是打电话也要将人给牢牢的拴在自己身边。

“我靠!”王少第一个反应过来,毫不客气的骂了一句,他一直以为谭宸这个面瘫脸天塌了都不眨一下眼,结果竟然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他出去打个电话,又不是十年八年不回来,有必要防狼一般将人姑娘家给带出去吗?

袁德明嘴角抽搐着,他突然感觉当初谭宸只是废了谢鸿命根子绝对是手下留情了,以这个混小子的变态的占有欲,真杀人了也不为过。

“什么事?”谭骥炎正在开会,所以这会他主动开口了,否则等谭宸这个混小子开口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给刘秘书就地免职。”谭宸直截了当的开口,杀鸡儆猴就是为了震慑一下N市的这些人。

“你以为你是谁啊?”谭骥炎直接被气乐了,这个小子一年到头不打几个电话,结果电话回来除了帮忙还是帮忙。

谭骥炎对着于靖一个眼神示意,起身向着会议室外走了过去,低沉的声音显得很是冷厉无情,“如果你拿到这个刘秘书的罪证,还需要通过纪检委的立案,然后调查,这些手续走一遍,至少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还是快的。”

“你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眉头皱了起来,谭宸嫌恶的开口,谭骥炎和谭宸一样都是有事说事,干净利落,可是这会却废话一大片,明显就是故意刁难。

“求人办事就不要这么嚣张。”冷哼两声,谭骥炎看了一眼于靖从电脑上调出来的资料,只是市委办公室一个小小的秘书,而且于靖也快速的将一些更为机密的资料调了出来。

当初谭宸直接被调到了N市之后,谭骥炎已经示意于靖将N市的水给摸清楚了,虽然N市不比北京城,但是世家很多,关系也是盘根错节的复杂,而于靖办事很谨慎仔细,不需要注意的人他都划分出去了。

而这个刘秘书则是被归为不择手段,积极钻营向上爬的一类,比较好收买,罪证也很多,往往坏人比好人更容易掌控和利益,好人有风骨节操,可是坏人只需要有利益驱使,什么事情都会做。

“什么条件?”谭宸冷着声音开口,虽然不得不承认,但是谭宸知道在很多方面自己比起谭宸还是差了很多,谭家在政界的关系都是在谭骥炎手里经营发展起来的。

“将谭亦给弄走。”谭骥炎也不和谭宸客气,谭宸这个混小子终于走了,可是谭亦竟然还整天赖在家里,一想到这个,谭骥炎就黑着峻脸。

如今的谭亦邪魅腹黑,狡猾至极,谭骥炎都需要和谭亦斗智斗勇了,但是真的将人给打发走了,童瞳也不高兴,所以自然是利用谭宸来当扮演黑脸。

“可以。”挂了电话,谭宸握着沈书意的手紧了紧,“走吧,我们去买菜。”

“可是?”挫败着,沈书意无力的看着一脸认真的谭宸,他们就这么走了?丢下那一屋子里的人,好吧,要是没有莫念,就这样走就走了,可是关键是莫念中午还要吃午饭,总不能将人丢在军区。

“小意,我被欺压了。”谭宸垮着峻脸,黯淡着眼神,握着沈书意的手不松开,失落落的,虽然还是那一模一样的面瘫峻脸,可是从谭宸的眼神,从他的语调就能让人看得出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还是那种不屑开口解释,一个人将所有委屈吞下的面瘫大孩子。

“电话里头的是?”沈书意最无力的就是谭宸这样的一面,一双原本冷漠犀利的凤眸这会却可怜巴巴的,再加上谭宸的脸是极其峻美的,所以这表情直接戳中了沈书意的萌点。

“我父亲。”一提到谭骥炎,谭宸的脸色就委屈了,当年他和谭骥炎为了争抢童瞳,被谭骥炎给欺负了,谭宸也从来不会和童瞳说,只会加倍的锻炼,争取有一天将谭骥炎给打败,可是如今过了这些年,谭宸却会露出这么可怜被欺负的一面。

“可是约了莫念中午过来吃饭,你看他也帮了我们这么多次,将人丢下来太不礼貌了。”沈书意硬着头皮开口,她多说一个字,谭宸的脸就灰败了一分,所以说完之后,沈书意都想要哭了,谭宸还是板着面瘫脸威严冷酷的时候更好。

“我去叫人。”似乎明白沈书意是不会丢下莫念的,谭宸松开沈书意的转身向着办公室走了过去,刚刚无辜可怜的表情咻的一下转为了怒火蒸腾,该死的莫念!

推开门,对上屋子里众人的眼神,谭宸冷冷的看着莫念,“小意喊你回家吃饭!”

“嗯。”同样是简短的回答,莫念和谭宸一样的冷漠,直接向着门口走了过来,自然没有忽略谭宸眼中那份敌意。

“我给钱,你出去吃,不管吃什么吃多少,我给钱。”不死心着,谭宸还是想要将莫念给赶走,虽然在看到莫念之后,谭宸也感觉这个男人是不会背地里对沈书意下黑手,但是即使相信莫念,不代表他会喜欢这个男人。

“你出去吃,我付两倍的钱。”明明该是极其幼稚的对话,估计连小学生都不会这么孩子气的斗气,可是谭宸说了,莫念也是一本正经的回答。

眼神再次猛烈的撞击在一起,无声的战斗开始又结束,谭宸知道莫念是不会退缩的,转身出门,莫念迈开脚步跟了过来。

沈书意头痛的看着走过来的两个男人,对着这一张面瘫,一张冷酷的脸吃饭,会不会消化不良,明明这两个男人该是理智而成熟的,可是凑到一起之后,沈书意感觉似乎看到两个背着小书包,板着脸,早熟的小男孩和同自己一样优秀的同学正在暗中较劲,谁也不认输,谁也不服气谁。

被丢下的众人在办公室里对望着,为什么谭宸打了个一个电话就扯到回家吃饭上去了,刘秘书不是还好好的坐在这里吗?到底有没有被罢黜?难道谭宸真的是虚张声势?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