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争夺家产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等沈母几人终于给沈素卿扭伤的脚上药忙完了,佣人也将早餐重新热了再次端上餐桌,吃完早饭的沈书意已经起身,看着围着沈素卿转的几人,有那么一瞬间,沈书意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当年,只能站在角落里孤单的看着,如同她是这个家多出来的人。

不过如今的沈素卿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渴望父母疼爱和关心的小女孩,她也不会那么幼稚的故意去犯错,故意去闯祸来惹父母的注意,她的心在一次又一次的期待里已经枯死了。

只是当目光落在秦炜烜身上,看着他也是一脸担忧的站在沈素卿身边,沈书意慢慢的转过身离开,纤瘦的后背挺立的笔直,她想,或许有一天她也会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到绝望里放弃秦炜烜,如同当年她放弃沈家人一般,只是还没有到那一天,所以沈书意还不愿意放弃这唯一的温暖。

四月的天是蔚蓝蔚蓝的,草木在经过严冬之后都透出了新嫩的绿色,道路旁的草地上不知名的野花开的正艳丽,空气里都暖暖的带着春天的味道。

沈家大宅在半山腰,这也是当年低价还便宜的时候沈家老一辈直接圈了一大块的山地,建了沈家大宅,否则现在N市这寸土寸金的城市,即使郊区三环外的房价都到一万多一平米了,沈家现在韬光养晦还真的没能力购买这半山腰的房子。

沈书意骑着她用奖学金买的自行车悠然的向着和目的地骑了过去,骑了大约二十分钟,就看见等在法国梧桐树下,一脸不耐烦的蓝玉眉头直皱,看到沈书意终于来了,蓝玉脆声抱怨道,“你丫不能快一点吗?又不是没有车子,天天骑个破车。瞎得瑟”

“我高兴,权当锻炼身体。”从自行车上下来,沈书意眉眼之间都带着轻松的笑意,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性格直爽的蓝玉和自己这看起来就是一次刺的人成了死党。

不过套用蓝玉的话就是,她火眼晶晶一眼就看出了沈书意只不过是披着刺猬皮的小白兔,谁对她好,直接傻啦吧唧的给你掏心掏肺,沈书意忒会装,装的冷若冰霜,装的自私自利、生性刻薄,其实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欺负的小可怜而已。

“锻炼出一双小象腿?”鄙视的笑了起来,蓝玉侧着头目光从沈书意包裹在牛仔裤的小腿上扫过。

“不长小腿肚的女人给我滚远一点。”沈书意直接叫了起来,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

蓝玉动作迅速的跳开了,张扬的脸上笑的无比的畅快,沈书意长的绝对算是中上姿色的美人,再加上她总给人高高在上的不可亲近感觉,算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美女。

沈书意肤色白皙,最漂亮的是一双眉眼,弯弯的纤细的眉如同月牙一般,眉下一双眼,干净水亮,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都是弯弯的,活像是个开怀的小孩子。

再加上沈书意她容易上火,额头嘴角偶然会冒出痘子来,明明都已经是大学毕业生了,偏偏看起来还像是个稚气的高中生,总是带着几分叛逆和张狂。

沈书意实习的企业是一个不亚于秦氏公司的大企业——枫红集团,沈书意他们金融系这一届毕业给严格把关了,不管你平日里成绩多好,教授对你的评价多好,如果拿不到好的实习分,得,你就甭指望毕业了。之所以会弄成这样,这也是因为这一届N大换了个年轻的校长,据说之前在国外待了好些年,学习了外国的先进教学理念,严格执行宽进严出的毕业政策,绝对不让自己的手底下出那些高分低能的大学生。

而这事一经曝光之后,社会大众也是格外的关注,半年的实习阶段差不多结束了,现在拿到实习分和评价什么的,再回学校弄最后的手续,五六月份就能毕业了。

“其实这样也不错啊,学得好直接就被单位给录取了,都省了找工作的麻烦事。”蓝玉笑着调侃着,之前不少毕业生实习都是糊弄着学校玩的,随便找个地方实习就行了。

还有些毕业生的实习的材料和分数还是造假的,自己在家待了半年,然后让父母托关系去哪个企业集团弄个分数和材料回来教学校去就行了。

可是这一次不同,学校直接列出了两大张清单,单子上的单位任君选择,你有能力选哪个公司都行,但是必须是单子上全国五百强的大企业,想要托关系作假在这些大公司是行不通的。

“我不找工作。”沈书意淡淡的回了一句,骨子里的倔强冒了出来,沈素卿不是身体不好吗?所以她为什么要找工作,说不定哪天沈素卿就嗝屁了,她沈书意就是要继承沈家的家产。

“傻丫头,你们那沈家不是说留给沈素卿的?”看到沈书意又犯倔了,蓝玉有点的心疼,她的家境只是一般,不过一般的人家也有一般人家的温馨和谐,沈家那些事,沈书意从来不往外说,这丫头嘴巴比蚌壳还紧,受了委屈就自己死扛着。

不过四年的死党毕竟不是假的,沈书意四年没有和家人过过一次生日,四年的中秋节都是和蓝玉一起吃饭的,大年三十晚上的团圆饭吃过之后就挂在网上和自己聊天,蓝玉只要想想就知道沈家人有多么忽视沈书意这个女儿。

“她身体那么差,能打理天依服饰吗?”嘲讽的耸了耸肩膀,沈书意自嘲的笑着,同样是女儿,难道天生体弱多病就那么幸运吗?

什么都留给沈素卿,她身体不好,所以沈家早晚要交给她,这样以后即使嫁人了,也不会因为身体弱被婆家瞧不起,那自己呢?自己活该身体壮的如同牛一样,拍拍屁股就嫁出去,什么都没有吗?

“真给你,你要吗?”蓝玉笑着道,阳光之下,笑容灿烂,眼神却显得格外的犀利,直勾勾的盯着沈书意,似乎要看透她的伪装。

“不要,但是不给我我偏要抢过来!凭什么给沈素卿,我不是沈家的人啊,谁嫌钱多了扎手,脑子进水了吧。”这绝对是犯了倔的沈书意,不撞南墙不回头,她和沈素卿就死磕上了,她偏偏就要将沈氏给抢过来。

“你就不怕成你家公敌?沈素卿说天依服饰她不要,而你抢着要,到最后天依还是沈素卿的,这就是以退为进,你什么都捞不到不说,还背着个贪婪的恶名声。”蓝玉被沈书意这倔样子给气乐了,她绝对不傻,人精明剔透的狠,可是偏偏遇到沈家的事情就犯傻犯倔。

蓝玉看了看固执的沈书意,终究还是在意的吧,因为那毕竟是家人,在意了,所以才会犯傻,父母偏心从来都是最伤人的。

而沈家父母已经不能说是偏心了吧,他们对沈书意根本没有心。沈书意发烧烧到四十度,人事不知的在家躺了两天,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听到蓝玉的话,沈书意笑了起来,只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眼底深处那抹压抑的痛,轻扬的语调带着不羁的张狂,迎着阳光笑靥如花,“我还怕成公敌?我TMD早就是了,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我怕什么,我和他们闹到底!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就算是职业经理人打理着天依服饰,每年都有几千万的盈利,我干嘛不去争不去抢!干嘛要便宜沈素卿!”

“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进公司了,回见。”沈书意摆摆手径自的向着不远处枫红集团的大厦走了过去,阳光之下,崭新的办公大楼足足有二十六层高。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