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炮灰命运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哥,你跟着我过去不合适。”关煦桡头温和俊逸的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他去枫红集团是警察查案子,可是谭宸哥是军区的,虽然看起来倒也像是警察,但是枫红集团的人也不是善茬,要是知道谭宸哥不是警察却跟着查案,到时候佟海峰一旦知道这一点,关煦桡查到的证据在法庭上也都是无效的。

“你想和小意单独处?”阴测测的嗓音响起,谭宸冰冷着面瘫脸,凤眸危险的眯了起来,慑人的寒光从眼瞳里迸发而出,似乎关煦桡只要敢点头,谭宸直接就将人干掉!

什么叫做有理说不清就是这样的意思!关煦桡头痛的看了一眼谭宸,无奈的解释,“不是,小意虽然不算是杀人嫌疑犯了,但是她跟着过去也不太方便,不过小意说她有突破口可以让枫红集团的人招供。”所以关煦桡才让沈书意一起过去枫红集团。

“一起。”谭宸冷着声音直接结束了没有意义的对话,不管如何,他是不会让小意和煦桡单独出去的,谭宸现在再次深刻的明白当初谭骥炎对自己和谭亦苦大仇深的原因了,一想到自己的人却和其他男人一起出去,一起说话,不管是什么关系都不行。

沈书意在一旁抿唇笑着,她是对谭宸这个面瘫脸没有办法了,这会看到关煦桡无奈的样子,沈书意只感觉痛快了不少,快乐就是要建立在其他人的痛苦之上的。

小意!你果真不厚道!关煦桡只能认命,不过一看沈书意这幸灾乐祸的笑容,关煦桡突然可以想象日后自己的日子将会多么的痛苦,小意这么精明,偶然还喜欢作怪,再加上谭宸哥这个大冰山当靠山,关煦桡决定一会打个电话通知北京城的那群发小死党们,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再一次看到关煦桡和沈书意之间“眉来眼去”的,不对,是煦桡先看的小意,谭宸面瘫着峻脸,开始考虑着要不要将关煦桡给拉出去切磋一下,当然这一次谭宸绝对不会用什么苦肉计了。

“那我们就走吧。”只能妥协的关煦桡带着身后的沈书意和谭宸一起去枫红集团,张望被杀这个案子,虽然张望结了不少仇家,毕竟在道上混的人哪可能没有仇家,不过宾馆的门并没有被撬开,而且张望是在熟睡时被杀的,直接扭断了颈骨,干净利落,如此看来一般人是没有这个本事的,倒很像是专业杀手做的。

枫红集团。

李经理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待的沈书意和谭宸他们,之前这间办公室是曹四斌的,不过在他被开除出了枫红集团之后,李经理就走马上任了,所有拆迁的事宜也都是由他来负责的。

“请坐,关警官,沈小姐据说还是之前案子的嫌疑人?她跟着一起来查案子没有关系吗?”李经理笑着开口,目光从沈书意的身上掠过,又看向一旁冷着面瘫脸的谭宸,“这位先生也是警察?”

关煦桡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温和一笑,“张望的案子沈小姐已经洗清了罪名,我们今天过来是例行公事的调查案情的,至于这位,李经理就当是沈小姐的保镖就行了,毕竟现在世道不安全,之前沈小姐在枫红集团的地下停车场还被人给挟持走了,虽然停车场的监控录像都被人删除了,不过在垃圾桶里可是发现了沈小姐衣服的燃烧后的残留物,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对枫红集团的名誉可不太好。”

“呵呵,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关警官的消息果真比我这个坐办公室的灵通多了。”被威胁着,李经理也只能无视黑面阎王一般的谭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精明的开口道,“不知道关警官今天来是想要询问什么?”

“是这样的,之前张望因为拆迁的事情和枫红集团起了冲突,后来听说和解了,所以我想知道具体和解的证据。”关煦桡拿出了笔准备记录口供,如果张望是枫红集团杀的,那么自然不可能给张望赔偿金。

“这个我们不方便透露,毕竟牵扯到了公司机密,一旦泄露出去,会造成整个拆迁工程的停滞,损失一天都是上百万的钱,关警官你多包涵。”李经理笑着打着马虎眼,“如果关警官还有其他问题的话,我们一定配合调查,当然了,我们公司也有专门的律师团队,所以我已经叫了马律师过来了,只要不牵扯到公司机密,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说枫红集团和拆迁户签署的第一份合约上面有漏洞,所以第一批签约的拆迁户得到的赔偿金比第二批签约的少了很多。”沈书意笑着开口,看着李经理脸色一变就知道这件事果真是真的,张望之前就是依靠这个来要挟枫红集团多要赔偿金的。

“沈小姐你想要怎么办?”脸色垮了下来,李经理重重的放下茶杯,一想到这件事他就一头的恼火,之前的合约也都是公司的律师团队拟定的,这么大的漏洞明显就是人为的。

而当初负责这件事的人是曹四斌,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必定是曹四斌收买了律师团队里的人,弄了这一份合约,忽悠那些不懂法律专业知识的平头老百姓还行,但是如果真的闹起来,第一份合约都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

那么第一批拆迁的人都可以毁约,这对枫红集团而言不但耽误了拆迁的工期,在资金上也要多付出一大笔的钱,原本以为张望和曹四斌闷头发了财讹诈了一百五十万之后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了,谁知道沈书意竟然也知道。

“枫红集团有没有买凶杀人?”沈书意眼神凌厉的看向李经理,却见他神色未变,心里头猜测要不就是李经理的资格还不够知道这件事,否则不可能连眼神都没有变化。

“不可能,公司已经付出了一百五十万的封口费。”李经理斩钉截铁的否定了沈书意的问话,也不端架子,也不说一句留一句了,李经理坦然的开口,“为了一百五十万来杀人灭口太不值得,也许对普通人而言一百五十万也算是天价了,说不定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但是对枫红集团而言,一百五十万只是个小数目,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多招惹麻烦的。”

“难道枫红集团就不担心张望是个无底洞,用这件事不断的要挟?”沈书意虽然心里头已经信了三分,可是还是得有确切的证据。

“如果连一个小混混都摆不平,枫红集团也不会是百年的家族式企业了,沈小姐你如果想要怀疑的话还是去怀疑曹四斌吧,说不定分账不均起了冲突也是有的。”李经理笑着开口,他可是看了沈书意在枫红集团的实习资料,虽然年纪轻轻,才毕业的大学生,看起来也年轻漂亮,但是这份沉着冷静可比很多职场老人还要厉害,可惜去了瑞凡公司,否则李经理都想要将人给挖过来。

“既然枫红集团付了帐,就让我们去财务那边看一下账,李经理你也可以放心,我们只是查案子,不会干涉枫红集团的拆迁。”关煦桡笑着站起身来,如果今天没有拆迁合约漏洞当要挟,只怕就没有这么顺利了。

“我亲自带你们过去。”李经理点了点头,拿起电话通知了财务那边的人员,一边引导着三人一起过去,看了一眼笑容平淡的沈书意,“沈小姐有没有兴趣来枫红集团工作?待遇绝对不比在瑞凡公司差。”

“多谢李经理厚爱了,不过我目前还不准备换工作的。”沈书意倒也没有想到李经理竟然会挖墙角,想来除了曹四斌因为黑道的背景进入枫红集团工作之外,枫红集团其他的高管都是相当厉害的角色。

“沈小姐可以多考虑一下,瑞凡公司虽然很不错,但是和枫红集团比起来那可是不是在同一个档次上的,而且听闻沈小姐和秦总的关系不太好,在瑞凡公司工作也有诸多不方便的。”李经理笑着开口,商场中的人情报自然是最精准的,而且想让沈书意过来工作,不仅仅是爱才,毕竟有才能的人多了去的,李经理没有忘记上一次看到沈书意,她是和周子安一起过来的,而且周少那样尊贵的身份对沈小姐却是另眼相待,如果能将人挖到枫红公司来上班,日后和政府部门有关事宜,只要沈小姐出面必定事半功倍。

谭宸黑着脸看着和沈书意说话的李经理,可是一想到这是沈书意的工作,谭宸知道自己不应该干涉的,即使他心里头已经恼火的厉害。

关煦桡原本是想要劝谭宸的,以谭宸的霸道和占有欲,沈书意和其他人这样亲密的交谈说话,肯定是不高兴的,所以关煦桡就担心谭宸的性子太直,反而会因为干涉过多和沈书意产生了矛盾,可是却差异的发现谭宸虽然冷着脸,寒着眼神,实质化的眼刀子都要将李经理的后背给戳的千疮百孔,但是竟然还是压制住了火气,什么都没有说的跟在后面。

“真的不用了,谢谢。”对人人的目光格外的敏锐,所以沈书意自然也感觉到身后谭宸那散发出来的黑色怨气,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稍微放慢了脚步拉开和李经理的距离,变成和谭宸并肩而行,垂落在身侧的手勾住了谭宸的手,刚碰到却在瞬间就被谭宸的大手给牢牢的掌控在了掌心里。

一瞬间,谭宸脸上就变成了阴转晴,虽然还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是凤眸里眼神却带着柔软,原本紧抿的薄唇也微微的勾了一下。

关煦桡自然是目睹了这一幕,看了一眼那交握在一起的双手不由的笑了起来,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谭宸哥虽然性子冷而且直,可是为了小意却能压住,而以小意的精明和聪慧,她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主动的和谭宸哥走在一起还握住了他的手。

财务这边事先接到了李经理的电话,所以沈书意他们过来时立刻就打开了电脑页面,要将这一笔一百五十万的汇款记录给调出来,可是刚要打开页面,突然,电脑屏幕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原本刚打开的页面瞬间就被关闭了。

“这是怎么了?”李经理皱着眉头询问着,给张望汇了一百五十万这件事他也不需要保密,可是现在电脑如果出问题了,反而会让人怀疑,感觉枫红集团这是欲盖弥彰。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李经理,你稍等一下。”财会人员重新打开页面,可是鼠标却根本不受控制,即使点到了页面也没有反应,而电脑屏幕上开始自动的跳出几个黑色的小窗口,上面是看不懂的程序代码。

“有病毒入侵了电脑了,让一下,我来。”沈书意一看到这样的页面就知道不对劲了,有人在入侵枫红集团的电脑系统。

财会人员还傻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谭宸却一只手直接拎着了他的后领口,拎小鸡一般将人直接给丢到一旁去了,而沈书意也快速的坐了下来,双手迅速的敲击在电脑键盘上。

整个财会办公室的电脑系统都被在一瞬间被黑了,有人开始通知公司技术部负责电脑系统维护和安全的人员,当然更多的人都是诧异的看戏看向沈书意。

电脑屏幕已经彻底黑了,只有那一个个的小窗口还悬浮在屏幕上,沈书意快速的敲击着键盘输入一行一行的代码,“我需要进入数据终端的通行证和密码。”

“我立刻让人过来帮忙。”李经理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事发突然,但是如果财务这边的系统如果被毁了,说不定枫红集团就背上了杀人灭口的罪名,更不用说枫红集团的电脑系统里有很多的机密,如果被黑客入侵了,这些机密资料一旦传了出去,对枫红集团将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果然是高手!沈书意皱了皱眉头看着跳跃的程序代码,这是一种新型潜伏型病毒,估计之前就已经入侵了电脑系统,在有人调出给张望汇款的这个页面时就激活了病毒,会迅速的吞噬所有的资料,只需要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黑客的战斗素来都是杀人无形之中,弥漫着看不见的烟硝,沈书意放弃了直接杀死对方病毒的举动,而是先将资料快速的复制到自己刚刚建立的一个安全页面里,而对方黑客似乎也察觉到了沈书意的意图,也立刻就放弃了攻击其他系统,直接将战场转移到了沈书意这个刚刚建立的安全页面系统。

如果是枫红集团负责安检的人发现了病毒,他们第一选择就是保护公司的机密,这样对方黑客就完全将张望这个页面的所有资料都吞噬了,可是沈书意反其道而行,对方黑客也立刻放弃了无谓的攻击,因为他并不需要攻击枫红集团的系统,他和沈书意的目的是一样的,只是张望这个汇款页面的所有资料。

难道钧澈说之前碰到了一个黑客高手,就是小意?关煦桡诧异的看着平静着面容,嘴角染着冷笑的沈书意,这一刻的沈书意和平日里的柔和完全不同,眼神锐利,带着杀伐果决的气势,手指快速而精准的敲击在键盘上,程序代码飞快的被输入,此消彼长之下,这一场黑客战似乎越来越灼热。

“将打印机重新开启一下。”沈书意快速的开口,之前打印机和电脑是相连的,电脑黑掉之后,打印机这边也停止了工作,而沈书意才建立的安全页面正在被对方的黑客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但是沈书意完全不担心对方会侵入自己建立的安全网。

随着打印机的运转声响起,之前张望汇款的这个页面消息完全被打印出来了,看着还在攻击自己防火墙的黑客,沈书意笑了起来,干净利落的直接将电脑关机了,她需要的东西已经拿到手了。

“我立刻让人去查这个账号。”关煦桡看着手里打印出来的资料,是建设银行的银行账号,户主的名字也是陌生的,想来是张望和曹四斌他们用其他人的身份开了这个账号。

“李经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财务部的人可以进入公司系统数据终端?如果机密资料被泄露怎么办?”咚咚的脚步声响起之后,枫红集团负责电脑系统安全的技术部主任跑了过来,许如玉高傲的挑着眉梢,表情不悦的看向李经理。

“是这样的,沈小姐是为了抢救一份财务部这边的文件才会用我的通行证和密码进入了公司系统数据终端。”李经理看了一眼很是年轻的许如玉,她大约三十岁左右,踩着高跟鞋,利落的短发,性感十足的职业套装,妆容得体的脸上却带着精明的锐利,眼神微微的挑着看人,很是刻薄犀利的感觉,能如此年轻就坐到了主任的位置,的确是个精明厉害的女人。

“李经理,你是职场菜鸟吗?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嗤笑一声,许如玉眉头皱了皱,目光锐利的看向沈书意,带着明显的不屑,“就是你在这里危言耸听?枫红集团的系统是最安全的,我们的防火墙根本没有检测到有黑客入侵的消息,是不是你借着这个理由盗窃了我们公司的机密资料。”

“许主任,你是说没有检测到黑客入侵的记录?”李经理皱了皱眉头,他很精明,自然不认为沈书意想要进入枫红集团内部盗取什么机密资料。可是公司的系统安全也是众所周知的,怎么刚好这么巧合的就在查阅给张望的汇款时发现了病毒。

“当然了,否则李经理你以为公司花这么多钱每年维护系统是做什么的?我已经叫了保安,也通知了高层,现在技术部在检测整个公司的系统,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李经理你将通行证和密码给了一个外人!”眼尖嘴利的指责着,许如玉表情越来越冷,盛气凌人的看了看沈书意,又看了看身侧的关煦桡和谭宸,眼睛微微亮了几分,竟然两个如此出色的男人!

不同于公司里的那些高管一个个都挺着啤酒肚,秃了地中海,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的,谭宸虽然一身的冷漠,但是那一张英俊的脸庞,那种外露的威压和正义的气势,让许如玉微微的动心了几分,而关煦桡看起来更为的年轻,虽然只是穿着最普通的休闲装,气息儒雅,笑容温和,有种君子端方、温润如玉的俊美。

“这种病毒早些天就已经入侵到了系统里潜伏着,直到被激活之后才会发挥作用,因为是潜伏型的一种病毒,对方黑客这才避开了枫红集团的防火墙,并没有触动警报。”明显看到许如玉的目光停留在谭宸的脸上,带着欣赏,笑的也很勾人带着几分挑逗,沈书意莞尔一笑,一边解释着一边对着谭宸开口,“麻烦给我倒杯水。”

在所有人看来谭宸更像是一个保镖,肃杀冰冷的独行侠,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让人畏惧,可是当沈书意开口之后,谭宸没有任何被冒犯被轻视的感觉,反而快速的离开,片刻之后手里端着一杯水回来,依旧是那一张面无表情的面瘫脸,但是是个人都看出来他对沈书意的不同。

接过水喝了一口,沈书意看着明显不悦的许如玉,忽然踮起脚,吧唧一下亲在了谭宸的脸颊上,“谢谢。”不仅仅是谭宸霸道占有欲强盛,沈书意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不遑多让。

许如玉脸色倏地一下黑了下来,阴狠的目光看着挑衅的沈书意,很多时候女人和女人之间的仇恨值需要一眼就能结下,尤其是职场的女人,因为太艰辛太累太苦,所以许如玉爬到主任这个位置之后,到如今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她太精明能干,比她差的男人许如玉嫌弃的看不上。

比许如玉职位更高的男人,他们喜欢的是小家碧玉,乖巧懂事的女孩子,不需要这么精明厉害的女人来当老婆,所以许如玉就这么被剩下了,而看到沈书意的第一眼,许如玉凭自己这么多年职场锻炼出来的眼神就看得出沈书意和自己是一类人,一样的精明一样的能干。

但是比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心酸辛劳,沈书意连个淡妆都没有化,看起来只是普通的亚麻长裤和民族风的休闲上衣,但是这个品牌许如玉看过,国内就有,一套衣服就要三四千。

而且沈书意的脸保养的太好了,娇嫩娇嫩的,掐一下都感觉能掐出水花来,她眉宇清秀,面容姣好,笑起来带着甜甜的小梨涡,她和谭宸之间的相处有种外人无法介入的默契,

而许如玉知道自己卸了妆之后的样子,常年的应酬,皮肤早就完了,熬夜加班,黑眼圈极重,压力太大,许如玉都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好男人来倾诉,可是对比一下沈书意,许如玉阴狠着眼神,凭什么眼前这个女人可以过的这么富有,还有一个一看就不好惹的男人,而自己却需要用一切的辛劳来换回这份工资。

这个仇结的有点莫名其妙,沈书意刚刚也是脑子一发热,看到许如玉对着谭宸放电,勾引谭宸,所以才会吧唧一下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了谭宸一口,这会想想还真是挺无聊的。

“那么李经理,资料我们已经拿到了,我们就先走了。”恢复正常的沈书意微笑的对李经理开口道别,还是快点查出这个账户信息比较重要,枫红集团没有杀人灭口,那么曹四斌的嫌疑就最大了,不是分赃不均,张望被杀的现场保持的太完好,没有打斗的迹象,很有可能是曹四斌早就买通了杀手,等钱一到账户上就立刻杀了张望。

但是刚刚那个入侵黑客可是个高手,枫红集团的系统非常的牢固,一般黑客想要无声无息的入侵非常不容易,曹四斌难道还买通了技术部的其他人,但是他完全可以直接将这个份资料删除,没有必要等到自己来查的时候激活病毒,沈书意总感觉这其中还有不对劲的地方。

“你们已经涉嫌到了公司内部安全,想要就这么走了?”许如玉尖锐着声音冷声的开口,高傲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至于你说的黑客入侵情况,要等我们公司的技术部的人调查清楚了再说。”

“许主任,我们是警察在查案,所以我们完全有权利访问枫红集团的数据终端。”关煦桡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他倒这会也是感觉莫名其妙的,这个许主任突然就对小意发难,而且还像是仇人一般,可是她们也不认识,这个仇到底怎么结的?

“原来是关警官,不知道这两位也是警察吗?”看到关煦桡的警官证许主任诧异的愣了一下,在她看来关煦桡更像是某个世家的公子,看起来很是温雅尊贵,一般人家绝对养不出这份气度来,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警察,但是沈书意百分百不可能是警察,否则刚刚李经理会直接说明情况的。

果真怕什么来什么!关煦桡就知道带着谭宸和沈书意来查案子肯定不行,名不正言不顺,即使幸好枫红集团没有买凶杀人,否则即使调查出来了什么线索那也是无效的。

“走。”谭宸看得出沈书意并不想留下来了,而且他们需要的账户信息也已经拿到了,冷漠的看了一眼对沈书意有敌意的许如玉,谭宸直截了当的开口,他们要走谁也拦不住。

“站住!你们既然不是警察,就没有权利入侵枫红集团的数据终端,我严重怀疑你们这是商业犯罪,借着查案子的名头来窃取商业机密!”许如玉快速的开口,冷眼看着微笑自如的沈书意,她还能笑得出来!

谭宸都懒得看一眼突然乱吠的许如玉,握住了沈书意的手直接将人牵着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冷傲的背影,肃杀的狠戾气势,让财会部的其他人都刷的一下冒出了星星眼吧,好强势的男人,太有男人味了!平日里他们可没有少受许主任的欺凌,冷嘲热讽,果真是风水轮流转。

今天如果是秦炜烜在这里,他绝对不会如同谭宸这样拉着自己就走,秦炜烜太精明圆滑,当然了,他也不可能跟着自己过来,如果真的出事了,他的第一反应永远都是该怎么做不会留下把柄,不会对秦氏集团造成不好的影响,考虑周全之后,即使会让沈书意受了委屈,秦炜烜也是事业第一,他不会冲动,不会热血,不会为了沈书意不顾一切。

可是看着拉着自己就走的谭宸,沈书意明白不管他有没有什么家世背景,谭宸永远都是谭宸,他不屑这些阴谋算计,他将自己的意愿放在首位,这种被人放在心尖上宠爱保护的感觉真的会让人上瘾,即使沈书意自己也有办法来化解许如玉的刁难,可是女人终究是感性的,谭宸这样最直白的保护让沈书意不但不会感觉他行事莽撞,反而只会感动。

“保卫科的人呢?”许如玉气的尖叫了起来,踩着高跟鞋咚咚的追了出去,关煦桡无奈的叹息一声,其实小意倒不会惹事,反而是谭宸哥太会招惹仇恨值了,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枫红集团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这边沈书意和谭宸出了电梯,一楼的保安都已经快速的拦了过来,将两个人团团的围住,而许如玉和关煦桡他们也从第二部电梯走了出来,保卫科的科长快速的走了过去,带着谄媚和讨好,“许主任,这是怎么了?”

“这些人涉嫌盗窃公司内部机密资料,你说怎么了?”许如玉其实并不是冲动的女人,否则她就爬不到今天这个位置,可是或许天生和沈书意不对盘,看到沈书意这么悠闲的享受富裕的生活,有一个优秀的男人当她的依靠,许如玉只不过想要刁难一下。

结果沈书意竟然这么不识趣,不但不道歉,不服软,反而故意的让谭宸给她倒水,还吧唧亲了谭宸一下,这样的秀恩爱彻底刺激到了到如今还是小姑独处的许如玉,再加上谭宸那种无视她的态度,让许如玉更是接受不了,所以事情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变成这样了。

“关警官,既然这两位并不是警察,我想关警官今天在枫红集团的取证也是违法法律程序的吧?”许如玉的确是个厉害的女人,她精明的一笑,目光看向一旁和煦温雅的关煦桡,这可是一个把柄,“所以关警官应该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的,否则对关警官你的影响可不太好,现在能当上警察,公务员最怕的就是有把柄在外面,网络这么发达,如果有人将今天的事情闹出去了,关警官只怕会被处分吧。”

“许主任大可放心,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的,我只是来调查取证的。”关煦桡不厚道的将沈书意和谭宸给出卖了,就准谭宸哥一吃醋就将自己拉出去切磋狠狠的教训一顿,难道不准自己稍微幸灾乐祸的报复回去吗?

不要说只是枫红集团的保卫科,就是真正的从部队出来的特种兵,谭宸也是不放在眼里了,看着这些人直接拦住自己和沈书意,气势汹汹,来者不善,谭宸一手握着沈书意的手将人稍微向着自己身后带了过去,然后毫不客气的就动手了。

保卫科的人虽然看起来是人高马大的,但是和谭宸完全没有可比性,刷刷几下,所有人都躺在地上痛的嗷嗷叫了起来,谭宸下手不算太狠,但是也够他们喝一壶的,被打的地方如同是被铁棍给抽了一般,虽然不至于痛到爬不起来的地步,但是这个时候谁爬起来再冲过去找揍那就真的脑子进水了。

谭宸从头至尾都没有看一眼气的脸色狰狞的许如玉,霸道的牵着沈书意的手扬长而去,关煦桡温和一笑和李经理说了一声也快速的跟了过去,他们可是开同一辆车过来的,谭宸哥该不会小气的将自己给丢下来吧。

可是当关煦桡刚走到停车场这边,谭宸却已经开着车从他身边直接掠过,半点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让关煦桡挫败的直摇头,谭宸哥根本就是一个醋坛子,他有本事将小意给藏起来不和其他人见面!为什么谭宸个吃醋倒霉的人却成了自己。

关煦桡拿出了手机快速的拨通了谭亦的电话,“谭亦哥,我告诉你,谭宸哥绝对是个醋坛子!”关煦桡挫败的招了一辆出租车回去,噼里啪啦将事情说了一遍。

    “煦桡,你说的这个人真是我哥?我怎么感觉像是个傻了吧唧的二愣子?”电话另一头谭亦邪魅的笑了起来,声音略显得魅惑沙哑。

为了博取同情而使苦肉计,让煦桡狠揍一顿,二话不说的就和保安动手打架,还小心眼的将煦桡丢在停车场,就是因为不高兴煦桡和沈家姑娘在同一辆车上,谭亦怎么都没有办法想象这是自己印象里那个面瘫着脸,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的谭宸。

“你来了就知道了,除了面对小意之外,其他时候倒是没有变,今晚上我估计还得流落街头了。”吃醋吃到这份上,关煦桡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辜,躺着也中枪的典型,即使同住一个屋檐之下,但是又不是睡同一个房间,而且自己是那种会撬兄弟墙角的混蛋吗?而且小意也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姑娘家,也不知道谭宸哥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不会和沈家姑娘求情?”谭亦还是没有办法想象谭宸谈恋爱的样子,哥会浪漫吗?会说情话?会和沈家姑娘约会,花前月下?所以怎么想谭亦都想象不出来,不过那份霸道和占有欲倒是真的,毕竟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个绝对是遗传的。

“你以为小意是个善茬,不熟悉的时候还好一点,比较好说话,熟悉之后才知道小意骨子里坏的狠。”关煦桡半点不认为沈书意是个善良角色,虽然看起来都是谭宸哥在追求小意,在退让包容,但是关煦桡看得出,沈书意对谭宸是真的很好。

就拿今天这事来说吧,一般姑娘家是不会愿意看到谭宸和保安大动干戈的,明明可以用文明的方式可以解决,不需要谭宸哥动用武力,可是小意明知道这一点,她也可以用其他方式解决,可是她却默认着谭宸哥动手,这说明她知道谭宸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直接动手,这也是她的退让和包容。

而且在沈家的时候,关煦桡是知道沈勋被气的昏倒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小意还是在乎沈家人,要不是为了谭宸哥,她是不会搬出来住的,可是她为了照顾谭宸哥的感受还是搬了出来,也没有将负面情绪迁怒到谭宸哥身上,关煦桡只要仔细一想就明白在明面上是谭宸在迁就照顾沈书意,但是在细节上却都是沈书意在照顾谭宸,不想让谭宸不高兴,顺着谭宸的行事方法。

揽月苑。

关煦桡迟了大约十分钟回来了,客厅里,沈书意正抱着笔记本在查这个账户的消息,看到关煦桡回来了,沈书意抬头笑了一下算是招呼了,半点没有感觉将人给丢在停车场多么的不厚道。

谭宸依旧面瘫着冷脸,看了一眼关煦桡,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估计是不高兴关煦桡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当电灯泡了,难道他是故意这么快赶回来和小意相处?咻的一下,谭宸危险的眯着黑眸。

“我回来继续查案子。”关煦桡无奈的开口,这两人还真是有夫妻相,搭配的太完美了,可是如果被欺负的人不是自己,关煦桡倒是有闲心看热闹,还有谭宸哥那眼刀子就不能收收吗?

“整理行李,搬出去。”有女人没兄弟,谭宸冷声的开口,一想到沈书意在家里,不管是忙碌,还是闲着,这些画面都会被关煦桡给看见,谭宸就感觉自己这会应该上楼给关煦桡打包行李,然后将人给赶出去。

“哥,我还要查案子,有些事也需要和小意讨论一下,分析案情。”关煦桡挫败的看着谭宸,谭亦哥还不相信谭宸哥会这么幼稚,看吧,这会就冷面阎王的要将自己给赶走了。

难怪爸说当年谭叔经常将糖果丢给妈和白阿姨照看,谭叔连自己的宝贝女儿糖果都能丢出去,不准打扰他和瞳阿姨的二人世界,这会看到谭宸赶自己出门,关煦桡感觉太正常了。

“这个账户上的钱都被清空转移出去了,在枫红集团转入了一百五十万到账户上之后,第二天早上钱就被全部转移出去了,而转出去的账户户头上的现金都被提空了。”沈书意入侵了银行的系统,这才发现张望被杀的第二天早上钱都被转移走了,可是因为事情过了好几天了,估计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能这么快的将钱提走,这个人一定是曹四斌。”关煦桡也侧过身看向沈书意的笔记本电脑,张望一个小混混为什么会知道拆迁合约有漏洞,而且枫红集团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唯一的可能就是曹四斌为了套取枫红集团的钱,所以和张望合作,在张望拿到钱之后将人给杀了,第二天一大早就将钱给提空了,人间蒸发了。

“我想到了,之前我和谭宸去火葬厂的时候,有人给了五万块钱贿赂了火葬厂的员工,偷取了其中一个死人的身份资料,如果再到公安系统户籍簿将这个死者资料死亡信息改过来,那么曹四斌完全可以用这个假身份,带着他提取的钱在外面重新生活。”沈书意脑子里灵光一闪,这才想起之前火葬厂的那一幕,之前是为了查找孙大刚父母的尸体,当时她只以为是有人想要窃取假的身份,所以也没有多在意,只以为是时间上的巧合。

“这么看来曹四斌很早就对张望动了杀机,他买凶杀人之后,再用了火葬厂死者的假身份证给自己重新弄了身份,拿着钱外逃了。”关煦桡仔细的推敲着,这一切都很合情合理,曹四斌之前在N市耀武扬威,甚至能进入枫红集团工作都是因为曹家的背景。

可是在曹四斌当初想要潜规则小意之后,谭宸哥在黑道上逼迫曹家将曹四斌给赶了出来,没有了曹家的庇护,曹四斌就什么都不是了,他当初得罪了那么多人,如今肯定很怕被人报复,所以才会设计杀了张望,拿着钱和新的身份离开了N市,甚至可能离开了J省。

“黑客的事情说不通。”谭宸话不多,但是一开口却是一针见血,所有的一切都合情合理,唯独黑客这一块说不过去,曹四斌说白了只是一个二世祖,借着曹家背景逍遥的混混,他买凶杀人有可能,但是之前入侵枫红集团系统的黑客绝对是个高手,这样的黑客高手不要说曹四斌有没有渠道认识,就算曹四斌想要抹去一切的证据,这样的黑客高手费用也是不低的。

关煦桡也是精明的人,一点就通,他也想到了这一点,看向一旁的沈书意,“如果是你来做这件事,需要雇主开多少钱?”

“按照行业规矩,少于五十万是不可能答应的,而且这样没有挑战性的任务,一般是不会接的。”沈书意也是想不通这一点,黑客圈子有属于他们的规矩,一般真正的黑客高手都愿意去攻克那些高难度的系统,很多也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挑战,所以即使入侵了之后,他们也会退出来,不会窃取任何资料,有时候还会将系统的漏洞给补上。

今天沈书意对上的这个黑客,绝对是个高手,那种潜伏型的病毒能避开枫红集团的防火墙和警报系统的检查,足可以明白对方技术的高杆,这样的黑客高手即使为了钱,没有五十万他们也不会接活的,而曹四斌绝对不会愿意为了抹去这个账户信息而出五十万,毕竟他已经有了新的身份外逃了,即使被人查出来是曹四斌杀的张望也无所谓的,花这个钱不值得。

“如果不是曹四斌做的,那么暗中这个人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杀了张望?他的目的呢?”关煦桡沉着脸思索着,明明感觉只是一件普通的杀人案件,张望也只是个混混,平日里死就死了,可是为什么有人绕这么大的圈子,将张望给杀了,而且还高价聘请黑客高手,但是并没有立刻消除账户信息,反而是潜伏型的病毒,似乎是故意等沈书意来枫红集团调查,有种引君入瓮的意味。

“张望的死,小意影响最大,这个人是针对小意的。”黑着脸,谭宸肃杀的眼神冰冷的骇人,他的直觉告诉自己,暗中这个只伸出一点黑手的幕后人要针对的人正是沈书意,如果没有莫念让人出来顶罪自首,那么沈书意就是杀害张望的第一嫌疑人。

看到谭宸和关煦桡都看向自己,沈书意笑了笑,她在龙组的情况不可能暴露出来的,而且平日里她即使得罪了人也只是沈素卿而已,绝对不可能得罪这么厉害的敌人,需要对方花这么大的代价来报复自己,而且幕后黑手说是报复,可是并不是来势汹汹,似乎只是一场游戏而已,至少沈书意没有感觉到太大的敌意,否则她不会没有察觉的。

“先找到曹四斌再说。”张望已经死了,曹四斌是这个案子的最重要的证人,关煦桡走到一旁拨通了电话,让人去查找曹四斌的下落。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沈书意笑着看着盯着自己不眨眼的谭宸,幸好他虽然板着面瘫脸,但是并没有什么杀气,否则沈书意还真是有点吃不消,谭宸这张脸太震慑力太强悍了。

“莫念!”冷着声音,谭宸丢出莫念的名字,如果说这一切都是针对沈书意的,但是对方并没有真的下杀手,否则莫念怎么可能轻易的派出人来顶罪,谭宸怎么想都感觉莫念在那个时间出现在桃州古镇,和沈书意还住同一个宾馆,刚好也是凌晨三点离开,这太巧合了。

“不可能是他的。”沈书意摇摇头,她可以怀疑任何一个潜在的敌人,但是说是莫念,沈书意并不相信,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莫念对她并没有任何的敌意。

“他在破坏你和秦炜烜之间的感情。”身为男人,谭宸总感觉莫念对沈书意太好了,好的有点过分,而且刚好都在重要的场合帮助沈书意,世界上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第一次莫念和沈书意见面就是在桃州古镇,当时是莫念开车将沈书意送回了天依服饰,阻止了记者发布会的召开,半路上关煦桡被警方的人带走,沈书意差一点也被扣押了,如果不是莫念的势力极大,沈书意绝对赶不回来。

之后在日式餐厅,山内积井对沈书意灌酒用强,刚好莫念也在隔壁的餐厅,这样的事情太巧合,还有之后五华路的赛车,也是莫念陪着沈书意一起上的车,谢鸿的父亲赶到现场之后还想诬陷沈书意,但是莫念又出面说是自己开的车,沈书意只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这些事一桩桩的摆出来之后,谭宸怎么想都不认为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莫念分明是在故意的接近,一次一次的给沈书意解决危机。

“不会是他的。”虽然沈书意也感觉这些事太巧合了,巧合的让人感觉是刻意而为之,但是沈书意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曾经在龙组的时候,她的直觉就是最好的,这种直觉被开发出来之后,虽然不至于像是那种科幻的超能力,但是很多时候沈书意的直觉比起普通人要高很多,莫念对自己没有任何的邪念,也没有恶意。

“你相信他,不相信我?”谭宸看着这么维护莫念的沈书意,脸色暗沉着,有些的伤心,虽然他知道这些只是推测,没有证据,但是沈书意却选择相信一个外人。

“煦桡,我们切磋一下。”倏地一下站起身来,谭宸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么的烦躁,情绪几乎有点失控,但是他也不想和沈书意吵起来,所以冰冷的目光看向刚打好电话的关煦桡。

“我可以选择说不骂?”躺着也中枪的关煦桡无奈的看着谭宸和沈书意,他们谈恋爱,有矛盾了,为什么倒霉的人却是自己?这什么世道啊,“小意?”

“那什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放心,谭宸有分寸的,最多只是皮肉伤。”沈书意眯眼一笑,抱歉的对着关煦桡摇摇头,她也看得出谭宸在不高兴,脸阴沉的厉害,可是沈书意还是不相信莫念杀了张望来陷害自己,但是看谭宸这憋着气的样子,不发泄出来对身体不好,所以沈书意不厚道的将关煦桡给牺牲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