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内衣问题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6    作者:吕颜

他不是部队出来的是搬家公司出来的专业人士吧?沈书意无语的地上已经被打包好的行李,自己只是将厨房给收拾了一下,将早上的锅碗给洗了,谭宸竟然已经将她的行李都打包从楼下拿了下来。

“你想反悔?”危险的眯着黑眸,谭宸板着面瘫脸盯着沈书意,浑身的寒气咻咻的往外面冒着,其实谭宸也只是面色很难看,如果小意真的不愿意搬家?

是将人打晕了带回去?不行,谭宸自己直接在心里头否定了这个决定,他是绝对不舍得将眼前的人给敲晕,那自己陪着也住在这里?一想到秦炜烜每天在自己和沈书意的眼前晃悠,还顶着青梅竹马的名义,谭宸脸黑的可以滴出水来,浑身的冷气让四周的空气都冻结了。

“没有。”被盯的浑身直发毛,沈书意不满的瞅了一眼谭宸,他幸好说自己和他现在是恋人关系,这要是没有关系,沈书意都怀疑谭宸是不是要武力镇压。

瞬间,春暖花开,空气里的寒气消失的无影无踪,谭宸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面瘫模样,目光快速的看向客厅,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东西要被打包带走。

这变脸也太快了一点,沈书意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打开地上的行李,结果就看见了行李箱里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内衣裤!轰的一下,脸爆红,沈书意手僵硬的落在箱子上,表情狠狠的扭曲了又扭曲,不要告诉自己这是他给自己整理收拾的?她的粉色小蕾丝内衣和内裤……

“谭宸?!”沈书意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她饶是脸皮再厚再镇定,这会也是红了一张脸,火大却又无奈的瞪着还准备收拾行李的谭宸,什么叫做克星,沈书意这下总算是明白了。

突然听到沈书意这样情绪激动的声音,谭宸转过身来,黑眸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从耳尖红到脖子处的羞赧景象,黑眸微微一沉,一股说不出来的悸动瞬间撞击到了心脏上,谭宸猛然的压住了呼吸,再看着沈书意手边的行李箱,依旧是一张面无表情的面瘫脸,嗓音低沉而无辜,“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沈书意火大的吼了起来,什么里子面子都不管了,沈书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红着一张脸挫败的瞪着谭宸,“你竟然给我收拾我的内衣!”

要是其他衣服也就算了,可是一想到自己抽屉里的内衣都是谭宸拿出来折叠好然后放到行李箱的,沈书意的脸火烧火燎的直接可以煎鸡蛋了。

“有什么不对?”面瘫着脸,谭宸是真的不明白什么沈书意怎么突然就跟吃了炸药一样,整个人都暴躁起来了,当然了,对于这样红着脸,上跳下窜恨不能咬自己几口的沈书意,谭宸倒是很喜欢看到的,比起平日里那么冷静理智的模样可爱多了,虽然他还是不知道她到底在恼火什么。

“你!”一口心头血真的差一点吐了出来,沈书意咬着牙看着太过于无辜的谭宸,面瘫最大的技能就是杀人于无形之中,而此刻沈书意深呼吸着,拍了拍自己上下起伏的胸口,再次转过身背对着谭宸,将行李箱拉练快速的拉了起来,她要是再和这个面瘫说话她就是脑子进水了。

随后沈书意开始快速的收拾行李,冷着一张脸,虽然她板着脸的时候一点不像谭宸这么可怕,在谭宸看来生气的沈书意鼓鼓着腮帮,努力无视着自己的存在,噼里啪啦的快速收拾剩下的行李,虽然被无视了,谭宸有点不痛快,不过一想到沈书意这么快速的收拾行李离开沈家离开秦炜烜,所以这一点不痛快就被谭宸给压了下来。

至于沈书意为什么会生气,谭宸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但是面瘫脸沉了沉,谭宸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沈书意不高兴。

沈父出了沈书意居住的小楼之后,突然就昏厥了,家庭医生快速的赶了过来,因为沈素卿的身体不好,所以林医生也就一直住在沈家大宅这边。

“不用担心,只是情绪波动太大才导致的昏厥,打了一针,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林医生给沈父检查完之后,这才转过身对着担忧的众人开口,并没有看到沈书意着小女儿在,林医生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奇怪,有时候他都感觉自己都像是沈家的一员,可是沈书意却像是沈家的客人,独处在小楼那边,怪异的狠。

“谢谢林医生。”沈素卿微笑的致谢的,温柔给给沈勋拉了拉薄被,坐在床边握住了沈勋的手,因为低着头,所以众人只当沈素卿是担心突然昏厥的沈父,却没有看到沈素卿眼底阴狠而毒辣的嫉妒之色。

她一直以为爸和妈都不喜欢沈书意,都不在意沈书意的,毕竟从小到大她设计了这么多次,做了这么多,所有人讨厌沈书意是肯定的,而沈书意如今和爸的关系更是势如水火,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今天沈书意还被赶出了沈家,可是看到沈父突然昏厥,沈素卿才明白原来沈父竟然还是这么在意沈书意这个女儿的,否则怎么会因为她而被气的昏倒,上辈子自己什么都没有做,所以沈家的一切都给了沈书意,这辈子,自己做了这么多,爸爸竟然还是在意沈书意,看来自己做的还不够!

“林医生,我送你出去。”秦炜烜看了一眼昏倒的沈父,心里头已经有了算计,小意其实很在乎沈伯父的,如今沈伯父昏厥了,秦炜烜俊朗的脸庞上快速的闪过一丝笑意,他不相信小意会如此狠心。

“麻烦秦先生了。”林医生收拾好了药箱就跟着秦炜烜一起走了出去,秦炜烜腰上的伤口恢复的很好,这几天也是林医生帮忙给检查的,对于沈书意和秦炜烜的关系,沈家的人都知道,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们看到的都是秦炜烜很沈素卿这个大小姐在一起你侬我侬,男才女貌更像是一对恋人,所以沈家虽然就这么几个人,但是气氛还真的有些诡异。

秦炜烜送林医生出门之后再次向着沈书意的小楼走了过去,张望被杀这件案子秦炜烜自然不相信是沈书意做的,这么一想,秦炜烜不由想起那天早上他回宾馆时,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突然有个人从电梯里冲了出来,神色惶恐的直接跑走了。

当时秦炜烜也没有多想什么,只当是个没有素质的人,可是现在一想,秦炜烜精明的发现不对劲了,他已经打电话让人查找宾馆的录像,不过张望被杀之后,宾馆的录像都被警方给带走了,秦炜烜想要查看也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其实这个小楼住了这么多年,突然舍弃,沈书意其实是不舍得,就像是这么多年,她明知道在这个家里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是不管想了多少次,想要一走了之,终究还是舍不得,如今却真的到了这一地步。

“小意。”秦炜烜看着站在庭院里的沈书意,绿意盎然的小院,二层的木质小楼,沈书意就这么站在阴凉的树荫之下,黯淡的光影在她的身上勾勒出黑暗的气息,沈书意回头看了过来,面色清冷,神色疏离,让秦炜烜扬起的笑容也僵硬在了脸上。

“小意!”秦炜烜快步走了过来,突然失去的感觉很难受,似乎从心里头挖走了什么,秦炜烜沉着俊脸走到沈书意面前站定,就是因为了解,所以秦炜烜才知道沈书意这一次是真的放弃了,连天依服饰都不要了,就这么走了,黑眸定定的锁住沈书意的脸,五官秀美,肤色白嫩,沈书意脸上带着疏离的笑容,看起来那么的沉静而美好,可是秦炜烜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陌生和距离。

“这些年,谢谢你。”沈书意笑了起来,淡淡的开口,这个人曾经陪伴着自己快十年了,虽然聚少离多,虽然大家都没有交心,可是十年的时间终究很漫长,她最青春年华的年纪里都有这个男人的存在,只是如今却要将这个人从自己的生活里完完全全的剥离出去了。

谭宸刚将行李放到了车子上,再回到小楼这边搬行李的时候就看见秦炜烜又来了,更让谭宸愤怒的时一直对着自己板着脸不说话冷战的沈书意竟然对着秦炜烜笑了,眉眼弯弯,还露出脸颊上两个小小的梨涡,咻的一下,谭宸黑着脸快速的走了过来。

一看到谭宸,沈书意就想到他竟然给自己收拾内衣裤,所以刚刚扬起的笑容瞬间消失了,看到沈书意对秦炜烜笑,对自己却是一张冷脸,谭宸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秦炜烜,虽然还是板着一张面瘫脸,但是却已经开始在心里头思考着如何将秦炜烜给干掉!

秦炜烜不傻,沈书意如果真的生气,真的恨一个人,她不会和你摆脸色,她只会当你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会和你说话,会和你微笑,但是却永远将你排斥在心门之外,很沈书意在一起的这些年来,虽然她也因为素卿的事情和自己闹过吵过,却从来没有这样孩子气的一面,气鼓鼓着脸,皱着眉头,一副凶狠十足的小刺猬模样,小意竟然对谭宸这么的亲近!

“小意,沈伯父刚刚昏过去了,小意,你这么聪明,你该知道,沈伯父即使话说的难听可是心里头却还是在乎你的。”秦炜烜一看沈书意目瞪口呆的模样,就知道沈勋果真是沈书意的弱点,秦炜烜沉声的开口,带着语重心长的劝解,“小意,你难道真的要这么固执的离开?即使沈伯父说的只是气话,小意,我不想你有一天后悔,子欲养而亲不待。”

沈书意听到沈父昏厥的消息时,心里头被针扎了一下,她如果真的恨,就不会在沈家待了这么久都没有离开,沈家的家产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沈书意并不是多富有,只是经历了太多事情之后,钱财于她而言不过是身外物。

一看沈书意的表情,谭宸凤眸阴霾的看着一旁得意洋洋的秦炜烜,拳头攥个嘎嘣响,谭宸知道秦炜烜是故意的,故意的挑衅,故意的当着自己的面将小意留下来。

秦炜烜并不怕谭宸揍自己,相反的,对沈书意的了解让秦炜烜甚至很高兴谭宸可以揍自己,这样一来的话,小意对谭宸肯定不喜,当然了,秦炜烜也相信谭宸不会傻到在沈书意的面前打自己,只要是个人有脑子都不会这么做。

不过日后自己出去的话只怕身边要多带几个保镖了,谭宸这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可怕,不是那种勃然大怒,谭宸脸色并没有变化,还是面无表情的面瘫,但是眼神却阴沉的骇人,似乎要将自己给活活的撕裂开。

可是当身体被谭宸一拳头给打飞出去之后,秦炜烜就傻眼了,他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这么没有脑子,竟然这么冲动,突然就对自己挥拳相向。

“不准反悔!”谭宸看都不看被打飞出去的秦炜烜,双手按住沈书意的肩膀,一字一字的从薄唇里出来,冷着峻脸,表情严肃。

沈书意并不准备反悔,东西都收拾好了,她自然不会留在沈家了,可是一想到谭宸刚刚给自己收拾内衣裤,而且他还一副根本不知道错在哪里的样子,沈书意毫不客气的拿掉肩膀上的手。

秦炜烜得意的笑了,即使嘴角挂着血迹,谭宸一瞬间失落下来,眼神黯淡,可是瞬间又霸道而张狂的扬起气势,不管如何,他都会将小意带走的,实在不行就敲晕,即使小意之后肯定会生气,但是谭宸也做好了道歉的准备。

沈书意回到屋子里将自己的双肩包还有一个行李袋给提了出来,转身关了门,直接无视着院子里的两个男人就离开了,一步一步的离开沈家。

“小意?”秦炜烜错愕的一愣,快速的爬了起来向着沈书意追了过去,谭宸还想着如果敲晕了沈书意,怎么让她消气,就看见秦炜烜追着沈书意跑过去了,谭宸看了一眼被锁上的大门,面瘫脸上闪过得意的神色,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可是为什么小意还杂生自己的气?

沈书意将行李丢到了后座上,拉开驾驶位的车门,她原本是想要直接就开车离开的,至于谭宸!就让那个面瘫脸自己走回揽月苑!可是终究还是迟疑了,而这么一犹豫,秦炜烜也追了上来。

“小意,我知道一点关于张望被杀的线索。”既然沈伯父的死无法让小意回心转意,所以秦炜烜立刻就改变了战略,决定用张望被杀案件的线索让沈书意留下来。

秦炜烜知道谢鸿和关煦桡突然离开是因为这个案子有人去了公安局自首,但是这个凶手只怕是顶罪的,而小意竟然就这么任由其他人给自己顶罪,秦炜烜知道这不是因为沈书意自私,而是因为她过于理智,她会自己去将案子给查清楚,这是小意的原则。

沈书意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秦炜烜,他竟然用这个来要挟自己?以前的自己怎么就那么傻呢?明明知道这个男人太有心计,不择手段,可是还眷恋那一股温暖,如今,突然看清楚了一切,倒感觉自己骥当年有点的可笑,或许是那个时候太年轻,总是有些年少轻狂的。

“有线索就麻烦先公安机关去说,这是身为公民的责任和义务。”一字一字的开口,无视着秦炜烜陡变的脸色,沈书意关上了车门,而谭宸也快速的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汽车直接离开了沈家向着揽月苑开了过去,关煦桡这会正在揽月苑里,中午午休,下午他准备直接在家里好好的理顺张望被杀的案子,顶罪的这个凶手掌握了很多张望被杀案件的细节线索,关煦桡明白这不是因为他是凶手,只怕是莫念也掌握了所有张望被杀的情况,所以这个凶手才会知道的这么详细,想来莫念果真是有能力滔天。

沈书意在生气,很生气!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谭宸皱着眉头看着生气的沈书意,谭宸接触的女人并不多,糖果从小就被家里宠着,没有人会惹她生气,瞳也不会生气,即使生气了也会说出来。

而秦清和十一,一个是性格太冷,而且关曜这么在乎秦清,自然不可能让秦清生气,顾凛墨简直就是忠犬的代表,十一也总是笑面迎人,当然了,至于私下里之间的小矛盾,谭宸这个小辈也就不清楚了。

所以谭宸是第一次看到沈书意这么生气,偏偏她还什么都不说,就冷着脸,这让谭宸想要开口却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是不说什么的话,谭宸自己也有些的难受。

“你在不高兴?不愿意搬家?”这辈子,谭宸都没有用过这么小心翼翼的语调,带着几分试探,估计要是被关煦桡他们知道了,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哪里是他们认识的面瘫脸。

沈书意专心致志的开着车,依旧气鼓鼓的脸,她倒并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太尴尬了,当然了,也有几分懊恼,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谭宸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沈书意却真的有些孩子气的耍性子。

“因为我打了秦炜烜?”谭宸再次的开口,虽然知道这不可能,但是说出来之后,谭宸的脸色立刻冷了几分,秦炜烜三个字就让谭宸厌恶的厉害。

沈书意哼了两声,瞄了一眼谭宸,继续转过头开车,明知道这样谭宸会误会,可是自己不痛快,这个面瘫脸男人最好也不要痛快!

竟然是因为秦炜烜?谭宸突然一手拉过汽车手刹,一手打过方向盘,将车子快速的向着路边靠了起来,他动作太突然,沈书意也吓了一跳,眼明手快的将方向盘给正了过来,一脚踩在刹车上,汽车晃悠了几下稳妥的停在了马路边上。

“你……”沈书意眼睛猛然的瞪大,唇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席卷而来,让沈书意脑子里嗡的一下空白了,脸上的温度急剧的飙升上来。

谭宸黑着脸,一手揽过沈书意的肩膀,一手抱着她的腰,薄唇重重的吻在了沈书意的唇上,原本只是准备不让沈书意说出让自己失控的话来,可是当碰触到这么柔软的唇时,尤其沈书意瞪大了一双乌黑的眼睛,近距离之下,那瞳孔之中只有自己的脸映在其中,谭宸立刻满足了。

原本蜻蜓点水的一吻变的缠绵起来,谭宸试探的含住了沈书意的下唇,用舌尖摩挲描绘着她的唇线,牙齿微微的啃咬着,拉扯着,可是沈书意牙关紧闭,有点失望之下,谭宸倒没有近一步进攻,只是满满的吮吸着沈书意的唇,这样柔柔软软的触感,那种满足的感觉,谭宸突然明白为什么谭骥炎总是喜欢抱着瞳,而且还不准自己和谭亦和瞳亲密。

他当咬QQ糖呢?沈书意脸上已经烧的滚热,心脏砰砰的跳动着,似乎要从胸口蹦出来,而谭宸一会啃,一会咬的,让理智回归的沈书意挫败的狠狠的张开嘴,咬了一下。

没有任何的防备,谭宸痛的嘶了一下,唇上是尖锐的痛,而沈书意也快速的侧开,手刹一拉,一脚踩油门上,汽车呼啦一下飙了出去。

好像咬的太重了?余光不由的扫了一眼,谭宸这会正擦拭着嘴角的血迹,沈书意红着脸,可是那种忐忑不安,外加羞赧燥热的感觉之下,沈书意只能继续板着脸无视着,压抑着心里头的那种悸动。

好像更生气了!谭宸唇上有一点点的痛,毕竟被沈书意给咬破了唇角,看了一眼脸色更加难看的沈书意,谭宸纠结了,面瘫脸上满是无奈之色,他真的不知道沈书意为什么生气,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冲动的将人给抱住然后吻了上去,当然了,这会谭宸是半点不后悔,这感觉真的太好了。

当初见到小意的时候自己就该抱住人狠狠的吻上去,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机会!谭宸黑沉沉的目光饿狼般盯着沈书意被吻的樱红而有点肿的嘴,那种软软糯糯的感觉,带着淡淡的甜味,谭宸呼吸沉了沉,当初在部队的时候,因为没有女人,所以很多时候男人也会挤到一起互相帮忙打手枪。

这样的事情部队里太常见,谭宸也撞见过好几次,他可以明白生理需要时的发泄,但是却不明白为什么到最后两个男人竟然吻到一起了,当时谭宸就感觉太恶心了,没有感情就这么亲密的接吻,可是这会谭宸总算是开窍了,只会愈加的后悔自己为什么到今天才发现这一点。

沈书意即使内心里早已经翻滚的厉害,但是面上不显,依旧一路平稳的将车子开回了揽月苑,关煦桡正在客厅里看卷宗,张望的关系有些复杂,他毕竟是个小混混,所以认识的人很多,三教九流的都有,结仇的也不少,也不知道是普通的仇杀,还是为了其他目的。

“哥,小意,你们回来了。”听到开门声,关煦桡抬头一笑的打了一声照顾,继续看着卷宗,思考着案件,也因此没有发现沈书意和谭宸之间到不对劲的氛围。

沈书意以为自己的东西不多,可是衣服什么的一装,还是有满满的三大箱行李,鉴于沈书意板着脸在生气,谭宸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充当搬运工将行李给搬到了楼上。

“住哪个房间?”谭宸终于找了个话题开口,这边还是很大的,除了谭宸自己的房间和糖果的房间之外,还有几间客房,其中关煦桡就住了一间。

沈书意不说话,搬着行李,脸上的红晕终于都褪去了,只是心里头依旧有点慌乱,小鹿乱撞一般,让沈书意都鄙视自己,不就是吻了一下,又不是没有吻过,那么激动,那么脑子发热做什么。

“住我房间。”看沈书意不说话,谭宸直接将行李搬到自己的房间里来了,当初谭亦说要买大床,否则以后两个人睡不方便,谭宸当时是很无所谓的,对于谭亦说的两个人睡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如今瞄了一眼身后的沈书意。

谭宸一想到晚上两个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将人给抱在怀里,看着她乖巧温顺的依靠着自己,当然,如果可以亲吻就更好了。

不说话!沈书意差一点就开口反驳了,可是却还是咬着牙不说话,住主卧就主卧,到时候见谭宸给赶出去睡客房!自己还没有问她之前那房间里满满一柜子的女装是什么人的?还有他回北京的时候,和谁去的酒吧!

这边沈书意还在神游,谭宸却已经打开了行李箱,将沈书意的内衣裤拿了出来,放到自己的抽屉里,他的衣服并不多,所以抽屉空了很多,这会将沈书意的衣物一放下去,立刻满了,这种感觉真不错。

“……”沈书意深呼吸着,恶狠狠的看着拿着自己内衣裤出来的谭宸,眼刀子咻咻的向着他的后背射了过去,自己果真是脑子进水了!为什么要将装着内衣裤的箱子让谭宸提进来了!

内裤并不太占地方,但是文胸就比较占地了,谭宸将自己的袜子给挪了地方,然后将沈书意的内衣都摆了进去,已经无语的沈书意同手同脚的转身出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再待下去自己一定会神经错乱的。

小意到底为什么生气?不是因为搬家,也不是因为秦炜烜,那就是因为自己,可是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啊?谭宸皱着眉头将衣物收拾好,原本是准备打电话给谭亦的,可是想到小一辈里没有谁谈恋爱了,谭宸犹豫了一下拨通了谭骥炎的电话。

几秒钟之后电话被接通,谭宸没有开口,而电话另一头谭骥炎这个父亲同样也没有开口,不过倒是很诧异谭宸这个面瘫脸儿子竟然会给自己打电话。

许久的沉默,电话里是低低的呼吸声,这样只是浪费电话费而已,谭骥炎威严的峻脸上终于闪过一丝无奈,比起面瘫,谭宸绝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低沉浑厚的嗓音在手机里响起。“什么事?”

“小意生气了。”直截了当的阐述事实,谭宸也开口回答,而且好像很生气,这让谭宸绷着脸,有些无奈又有些的挫败,毕竟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沈书意这么生气。

“你欺负沈家姑娘了?”对于这一点,谭骥炎一点都不怀疑,就谭宸这沉默寡言的面瘫脸,不将人给气死那才是奇怪。

“没有。”语调微沉,谭宸有些不悦,他怎么可能欺负小意,她受一点委屈自己都舍不得,果真不该打电话给谭骥炎的,但是却也没有刻意求教的人。

“将事情说一遍。”估计是自己将人给欺负了,但是谭宸还没有发现,谭骥炎对于谭宸这性子也很是无奈,否则当初他就不会和容温商量之后决定将人丢到部队去历练,为的就是让谭宸多接触普通人。

谭宸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边,电话另一头的谭骥炎也皱着眉头思索着,看样子还真的没有欺负人,也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而且沈家姑娘看起来很冷静理智,既然她决定离开沈家了,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一点生气,这个小子肯定还做了什么。

“不知道,我挂了。”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谭骥炎的回答,谭宸决定还是自己下楼亲自去问沈书意。

“等一下,是你帮忙收拾的行李?”谭骥炎突然感觉自己抓住了重点,威严冷酷的脸庞扭曲了一下,该不会是自己猜测的那样吧?

“嗯。”为了让沈书意搬家,谭宸是第一时间就将所有的行李都收拾好了,让沈书意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不过收拾行李有什么不对吗?峻脸上眉头一皱,“小意是不是不喜欢我动她的东西?”

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的隐私和空间,当然了,谭宸是没有的,他不在意沈书意碰自己的东西,否则也不会让人住到自己的房间里来,可是小意肯定有的,否则当初秦炜烜都没有碰过小意的笔记本电脑。

“她的内衣也是你收拾。”谭骥炎已经不需要多开口说什么了,揉了揉太阳穴,这才认识几天,搬家同居也就算了,连内衣都是谭宸收拾的?沈家姑娘没有将这小子当色狼给打出去已经是涵养极好了。

“有什么问题?”谭宸不解的看着抽屉里沈书意的内衣物,自己只是帮忙收拾了而已,难道不行吗?

“你会让煦桡给沈家姑娘收拾内衣吗?”谭骥炎突然头痛的离开,为什么他要和这个混小子在电话里讨论沈家姑娘内衣的问题,不过日后这个头痛混小子就丢给沈家姑娘接收吧,不要将人给气跑了就行。

“不行!”斩钉截铁的声音响起,谭宸怒火蹭的一下冒了出来,只要一想到关煦桡,不对,任何其他男人会碰沈书意这么贴身的衣服,谭宸的脸黑的跟锅灰一般。

呦,这火气还真大!谭骥炎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打击着自己的儿子,“所以同样的道理,沈家姑娘也是这么认为的!”煦桡不能砰,这个混小子当然也不能碰了。

“我和煦桡不同。”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谭宸想起刚刚沈书意离开时那砰的一声关门声,好像自己当时就在整理这些内衣。

“你们有什么不同?”毫不客气的反问了回去,谭骥炎这会是真的相信谭宸在谈恋爱了,这霸道的占有欲还真是像极了谭家人。

“我和小意是恋人!”谭宸理所当然的开口,这能相同吗?自己和小意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而且刚刚他们还接吻了。

“沈家姑娘答应了?”严重怀疑的态度,虽然谭骥炎和谭宸不对盘,但是这可是自己的儿子,对于谭宸的性格,谭骥炎还是非常清楚的,不要看他一脸理所当然的说什么恋人,还帮忙收拾贴身的衣服,谭骥炎都怀疑这是谭宸这个小面摊一厢情愿的。

刚想要回答,可是话到了嘴边突然顿了下来,谭宸脸色一点一点的阴沉下来,现在仔细一想谭宸却发现沈书意竟然从来没有正面的回答自己。

电话另一头的沉默让谭骥炎很高兴的笑了起来,低沉浑厚的嗓音格外的畅快,这个混小子果真踢到铁板了,“所以你们根本不算是什么恋人,和普通人一样,你突然去收拾沈家姑娘的东西,她自然不高兴,没有给你巴掌那是沈家姑娘涵养好,算是便宜你小子了,听说沈家姑娘可有一个谈了十年男朋友,为什么她要选择你?”

咔的一声,谭宸直接挂断了电话,余下的行李也不收拾了,快速的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而楼下,沈书意为了避免自己互相乱想正和关煦桡讨论着案情。

“有没有可能是枫红集团派人杀了张望,之前张望知道合约上有漏洞,为了可以继续开发下去,枫红集团很有可能买凶杀人。”沈书意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枫红集团,这样大的世家企业,真的弄死一个小混混太正常了,如果不是因为牵扯到自己,估计张望即使被杀了也没有人会在意,不过是一个小混混而已,公安局这边只当一个没有侦破的案子存档就行了。

“很有可能,张望勒索了枫红集团,他又掌握着这个秘密。”关煦桡肯定的点了点头,只感觉背后一道寒意射了过来,疑惑的回头一看,却发现谭宸黑着脸,满脸怒容的瞪着自己。

谭宸哥就算是要和小意同居,那也要给自己搬家的时限那!关煦桡无奈的摇头苦笑着,谭宸哥黑着脸的气势真的很吓人,而一旁沈书意却连头都没有抬继续看着文件,这让关煦桡立刻发现了不对劲,这是怎么了?难道吵架了?

不过小意这么理智冷静的性格,谭宸哥根本就是个面瘫,这样能吵起来吗?谭宸走下楼来,为了避免自己被迁怒,关煦桡立刻抱着卷宗退到了一旁,将位置让了出来,好奇的在一旁看着热闹。

“你不愿意让我给你收拾整理内衣?”谭宸知道沈书意在生气,因为她根本不和自己说话,可是谭宸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有这么严重。

“咳咳!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关煦桡一口气没有吸上来,直接呛咳了起来,对着怒容满面的谭宸摆摆手,他感觉自己真的听到不可思议的内幕了,谭宸哥竟然给小意整理内衣?关煦桡不淡定的猛咳着,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谭亦哥他们呢,不知道会不会惹怒谭宸哥和小意,然后被杀人灭口。

“我保证不说!”这边关煦桡还在犹豫着,沈书意危险的目光咻的一下看了过来,关煦桡立刻绷直了身体,笑的那叫一个坦诚,果真小意和谭宸哥一样的危险。

谭宸其实也发现了自己和沈书意有时候沟通不良,但是她和关煦桡却很有默契,往往都不需要开口说什么,他们都知道对方要表达的意思,这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再加上之前谭骥炎假设让关煦桡给沈书意收拾内衣。

“煦桡,出来,我们练练手。”冷着声音开口,谭宸终于还是迁怒了,沈书意不理自己,甚至不开口和自己说话,这会再看着关煦桡和沈书意之间的默契,谭宸很是危险的看向被迁怒的关煦桡。

沈书意依旧低着头看卷宗,之前秦炜烜说有关于案子的线索,也不知道是什么线索,至于谭宸和关煦桡,沈书意直接将两人当成空气了。

“哥,我下午还要出去查案子。”谭宸一贯都是说一不二的,关煦桡无奈的起身,一会不知道会被打成什么模样,果真看热闹是要付出代价的。

十五分钟之后。

院子里,关煦桡傻眼了,他如今可是完好的不能再完好了,至于一撅一拐走回屋子的谭宸,关煦桡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谭宸哥竟然知道用苦肉计?

你?沈书意也怀疑是枫红集团杀的张望,结果一抬头就看见谭宸走了过来,小腿明显受伤了,走起路来都有些瘸了,而谭宸的脸上也挨了一拳头,嘴角还流淌着血迹。

“没事。”谭宸坐到了沙发上,估计是牵扯到腰间的伤口,痛的嘶了一声,卷起上衣下摆看了看,果真腰侧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红肿,是刚刚关煦桡踢的,当然了,明明能躲过去,谭宸倒是直接凑上去给关煦桡踢了,甚至还放出狠话,不打的狠一点,那么谭宸就要对关煦桡下狠手了。

是谭宸哥被揍还是自己被揍?关煦桡只犹豫了三秒钟,毫不客气的就动手了,所以谭宸也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惨样,拿起茶几上的纸巾擦拭嘴角的血迹时,肩膀估计也受伤了,动作显得有点僵硬。

“你是笨蛋吗?”沈书意气的吼了起来,更多的倒是心疼,关煦桡肯定是不会下狠手的,但是被打成这样了,肯定是谭宸要求的,明知道他这是苦肉计,但是沈书意还是心疼的离开,这个笨蛋!

起身从洗手间里拿出了毛巾出来,看着谭宸那面瘫脸上傻啦吧唧的神色,沈书意挫败的厉害,心里头却也是软软的,不过为了杜绝这种情况的再次发生,沈书意狠狠的开口,“下一次你再受伤试试看!”

“我不是故意的,心里有事,所以心不在焉,煦桡就趁机下黑手。”谭宸一本正经的开口,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将罪责都推给了关煦桡。

刚准备进门的关煦桡僵硬在门外,那是他的谭宸哥吗?不会是被什么邪神附体了吧?这种明目张胆的陷害,谭宸哥竟然信手拈来?关煦桡正无语着,结果走进门来,就收到谭宸警告的视线,这让原本想要给自己洗清楚罪名的关煦桡彻底无语了,只能自认倒霉。

这边沈书意刚接过关煦桡递过来的药箱,刚准备给谭宸上药,结果谭宸竟然一个侧身避开了,沈书意小脸一沉,凶巴巴的看着谭宸,“你又在闹什么?”

谭宸哥怎么这么幼稚呢!关煦桡在一旁肯定的点了点头,之前让自己打了就算了,毕竟是苦肉计,可是现在小意都给谭宸哥上药了,怎么谭宸哥还会避开。

“小意,我们没有关系,普通朋友不能做这么亲密的事。”一字一字的开口,谭宸平静的看向沈书意,那幽深的黑眸深处满是期待和盼望。

关煦桡诧异的看着说这番话的谭宸,再转过头看向一旁脸色明显危险的沈书意,还是当看热闹的闲人吧。

“是啊,那就不用上药了。”沈书意冷笑着开口,将刚拿出来的药瓶又丢到了药箱里,谁怕谁啊!不就是心疼了一点嘛,以前自己训练的时候受的伤可重多了。

谭宸失望的黯淡了眼神,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比起刚刚沈书意不说话的时候,这会她这样冷笑的模样,谭宸就更加烦躁了。

气氛瞬间冷凝下来,关煦桡连呼吸都给屏住了,说实话,他还真的没有怕过什么,但是这会关煦桡真相找个地缝钻进去逃走,这气氛太诡异了。

沈书意看了一眼依旧面无表情,但是明显失望至极的谭宸,受不了的瞪了他一眼,狠狠的在他受伤的腰上掐了一下,“是谁说我们是恋人的?现在怎么就成了普通朋友了?”

“小意,你答应和我成为恋人了?”瞬间,谭宸如同血加满了一样,黑眸亮的吓人,“小意,那是不是我们以后就可以接吻了,而你也不会咬我了。”

“谭宸!”沈书意笑容瞬间转为了怒容,可是看着明显高兴的谭宸,沈书意别过头,她就知道这个面瘫脸是来克自己的!

“这样的事情可以拿出来说吗?”沈书意阴阴的开口,掐着谭宸的腰再次的用力旋转了一下,这个笨蛋!

“煦桡,你怎么还在这里?”谭宸也不在乎腰上的痛,冷着脸看着一旁的关煦桡,的确,这样私密的事情只有自己和小意能说,煦桡一直在这里算什么?难道他真的对小意有什么念头?

“小意,你也太狠了一点。”被无辜迁怒的关煦桡不满的看着一旁的沈书意,这也太护短了吧,是谭宸哥让自己打的,可是小意这会却故意将话题扯到自己身上,关煦桡一看谭宸这脸色就知道今晚上自己得露宿街头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